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十章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十章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十篇, 妳有女朋友,我也有“女朋友”,所以我們不能有任何超越朋友的關系,2020悲傷故事,愛是什麽?

We have to..(我們必須如此..)

飯菜下肚啤酒飲盡,我和Pun也真是達到開掛狀態瞭,一小時後才離開飯店。我借著店裡的樂隊搞瞭個小型音樂會,展現瞭自己作為音樂社團會長的能力。我們連唱瞭12首歌(是的,一打)我玩吉他,演唱,敲鍵盤,打架子鼓,甚至還有合低音,我樣樣都染指瞭…嚯嚯…不是我吹牛,泰式傳統樂器、樂隊樂器和管弦樂器,我統統hold得住,要不然我怎麼會有音樂社社長的頭銜呢?哈哈哈。(如果我是清醒的話我絕不會做這些事,真是羞死人瞭。)
當我們走進餐廳時,我們引起瞭巨大的轟動。但當我們離開的時候,我們造成瞭更大的反響,哈哈哈。我們伴著高校女生的尖叫聲,離開餐廳。她們幾乎無法坐著,我們演奏的歌曲改變瞭這餐廳正規的概念,使其在眨眼之間變成瞭一個小酒吧…嗯…每張桌子都有飲料。你不能指望我們玩一些輕音樂,否則大傢會睡著的。
我們買完單離開的時候已經半夜瞭,老板還給我們打瞭半價優惠。嘿,不知道是誰的功勞,是我的藍校褲給邦盛的女士們一個迷你演唱會?還是Pun,帥得如此引人註目,使得那些大學女生和阿姨都打電話叫朋友過來這裡吃飯,把小店擠得滿滿的。
無論如何,我們帶著滿足的笑容開車離開餐廳的。Pun開著他的雙門本田沿著海灘公路一直往前緩緩地駛著,天窗打開著,我能欣賞到一輪美麗的圓月。
多麼美好的夜晚,我真舍不得讓它過去…玩遊戲的時候我們可以按下暫停鍵,但是為什麼人生就沒有這樣的功能呢?
我偷偷看瞭Pun一眼,發現他的臉上也掛著同樣的笑容。
我們兩人繞著海岸慢慢地開著,當我們喝完瞭從7 – Eleven便利店買的3、4罐啤酒之後,終於入住瞭一傢酒店。盡管以邦盛的標準來說,它很昂貴,但是Pun那張VISA金卡完全沒有問題。
“回去的時候我把錢給你。”在去房間的路上,我拍著他的肩膀說。他用哈哈大笑回應我,接著拍瞭一下我的腦袋!
你要知道,如果我尿床,你也會濕的,你這個混蛋!
“別擔心,我會從你們社團的經費裡扣除的。”什麼!你小子行啊!!我怒視吹著口哨而去的Pun,接著打開17號房門。如果我能用背包敲他的頭,我一定會做的,但是背包太重瞭,我不想傷到我的手臂。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太棒瞭~”門一開我就丟下背包,沖過去打開玻璃門讓海風吹進來。此時Pun正忙著確認門已鎖好。我不知道他是擔心有人可能會近來,還是他怕我會逃跑。
我站在陽臺上,呼吸著迎面而來的海風,突然覺得身後有雙溫暖的手臂正慢慢伸進來緊緊的環住瞭我的腰,不一會兒那張臉也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看瞭一眼Pun,聳聳肩,讓他的臉上下抖動,真好玩。
“流氓!剛到就想對我下手,沒門!哼哼!”就是不如你所願,嘿嘿。
“你才是流氓,我什麼都還沒有做。”知道他一定會反駁的,他的聲音低沉的從我肩上傳來,因為他的臉還靠在我的肩上。聽到這句話我就笑瞭,手從欄桿上放下,轉而抓住Pun正抱著我的那雙手。“怎麼瞭啊?”好端端的進來就這樣抱我肯定有什麼事。
“我們就這樣待會兒,行嗎……”Pun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脆弱,讓我意識到應該停止淘氣瞭。於是我乖乖把自己的頭靠過去,站在原地,就這麼靜靜的由他抱著,直到他想停下為止……
“如果我的腳抽筋瞭,那你要負責…”
‘我可以是棕色,我可以是藍色,我可以是紫色的天空~’
我們以這種擁抱姿勢站瞭好久好久,直到Pun那部黑色手機響起來才打破瞭這份寧靜。我轉過頭看到那部諾基亞手機在桌子上震動著,周圍都是Pun隨手放著的東西..
“我忘記關機瞭…”他低沉抱怨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響起,然後松開瞭我的腰。這場景讓我一下子想到傍晚和Yuri的對話..
我看著那個身著軍綠色汗衫的身影向手機的方向走去,但他似乎並沒有要接電話的打算。
“嘿!那是關機鍵,笨蛋!!!”我看到Pun仍然摁向關機按鈕,我趕緊過去,敲他的腦袋,想讓他回神,他立馬打瞭我的額頭作為回報。“我就是要關掉呀,笨蛋…”
但不要以為我會就此罷休。最後,我直接把手機給搶瞭過來(手機還在響著),我正好瞥瞭屏幕一眼,上面顯示出Em的照片,我突然心中莫名的刺痛。“Em打來的,你為什麼要關機?”
手機的主人迅速避開我的目光……………
‘你為什麼不喜歡我?你為什麼不喜歡我?你為什麼不出來?’…………
手機鈴聲最終安靜下去,Pun抓住機會,迅速關掉手機。
‘誰可以在每小時都聽話?我是人,不是電視劇演員~’
我看瞭一眼在背包旁邊響著鈴聲的iPhone,我覺得好笑。
“丈夫離傢出走瞭,看來每個人都試著與他取得聯系,嘿嘿…”正當我要過去接Yuri的電話時,Pun突然像猴子一樣,把我的手機搶走瞭。他無視我的反對關瞭機,絲毫不理會張大瞭嘴站在一邊的我。
“嘿!!你看仔細瞭,那可是我的手機…”我這會兒已經火冒三丈瞭,到底是誰教他這麼沒有禮貌的。
但似乎我的抗議對Pun沒有任何作用,他面無表情地把我的iphone扔到床上。當我正要破口大罵時,他卻抓住我,緊緊地抱住。
如果不是被他顫抖的肩膀嚇到,我肯定會反抗到底的……………
“怎麼瞭Pun?”
這個抱著我的人渾身顫抖,聲音沙啞…“今晚隻有我們好嗎…不要讓別人來打擾…”
“………………”
我呆愣地看著Pun的一側,他那麼固執地抱著我讓我覺得很詫異…原先胸口的火氣頓時全無,取而代之的都是些莫名其妙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東西。我試著向前看,但是我看不到路,隻有死胡同..
老實說,在這種情況下,我是局外人…Pun和我,甚至不能用“我們”這個詞說明我和他之間有什麼事情發生,也不應該有任何事發生,而且他和我之間絕不會有任何事發生。不管有多少這樣的感覺存在,在我眼前,所有我能看到的,隻有Pun和Em,他們應該比現在更幸福。
我覺得自己像是抱著個榴蓮…越是想要抱緊,卻越是把自己搞得更痛。這種相擁的痛讓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
“不要因為我而影響到你和Em的關系…說真的。”這是我此時此刻最想要告訴他的…
Pun搖搖頭,仍然埋在我的胸前。“我和Em之間的問題和你沒有關系…是我自己的問題…”他的聲音顫抖又充滿瞭困惑,就像有事情處理不當,圍著我的手臂也陣陣發抖,他這樣子到底是怎麼瞭,我很揪心。
也許我不該讓事情再糟糕下去..
“你們…你們之間出什麼問題瞭嗎?”我很想聽他的回答…他沉默瞭片刻,然後對我說。
“我真是個混蛋…我已經有Em瞭,還要來招惹你…”
“真正的混蛋不會自稱是混蛋…來吧,讓我們坐下來談談。”我嘆瞭口氣,伸出手拉住他,讓他坐在床上。
Pun緊閉雙唇,盯著床單,不願意抬頭看我“…我…對不起..”
“為什麼道歉?告訴我。”
“我和Em…已經發生關系瞭..”最後,他終於說出來瞭…盡管我已經知道…但從Pun嘴裡說出來比Yuri跟我說的還要痛十倍,我感覺就像被人當頭打瞭一棒…因為太痛而麻木。我眼神飄忽瞭片刻,然後回頭看著他的臉。“嗯…還有嗎?”
Pun再一次深吸一口氣,但是這一次他居然抬起頭來對視我的眼睛,“但是我又無法控制自己…當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看到他眼中的痛苦…我不禁想到,Pun是不是也能從我眼裡看出同樣的悲傷。
Pun嘴唇顫動還想繼續說下去,但我開始覺得我不再想聽他告訴我的話。“我不能離開Em,但是和你在一起,我覺得………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說到這Pun垂下瞭頭,床單也隨之被抓的起褶..見此情形我便輕輕伸過去溫柔地握住他的手。
因為我知道,我需要這麼做。
“聽我說…”這是我人生中最艱難的一次挑戰..
“Em是女孩子…她已經失節瞭,你不能就這樣離開她…你必須回到她身邊好好照顧她…至於我,我是男生,我沒有什麼可失去的。”我以為我說的很正常,合乎邏輯,但沒想到Pun的反應就像聽瞭鬼故事一樣猛的抬起頭。
“No…別說瞭…”他的聲音有一絲恫嚇,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向他屈服..我微笑著繼續面對這累人的挑戰。
“去找些膠水,粘上我的嘴…就讓我們之間的這些事消散而去吧,我並不在意。”我面帶笑容看著他。Pun張嘴想要反駁,但還是比我慢瞭一步。“我再說一次,爺不是女的,你這個混蛋!!!”話剛撂下,我的手腕就被Pun用力抓緊。
“No你明白嗎?和這沒有關系…不是誰是誰的問題,而是我究竟都做瞭些什麼,No你懂不懂啊!”那對銳利的雙目緊盯著我,使我不敢把目光移開,我看著那烏黑深邃的雙目,突然感覺如此陌生。Pun繼續說道。“那些發生過的一切,請你不要告訴我,你要離開…”
我從束縛中把手抽出來,用盡全身力氣迫使自己笑出聲來。“哈哈哈…你這個混蛋……不要像個紳士。你是想皈依伊斯蘭教,這樣你就可以有多個妻子麼?”盡管我覺得身上沒有一絲力氣,但我仍然需要繼續把話講完..
“別忘瞭,我也有女朋友的…最近我一直忙著足球的事情,樂隊也有一大堆事情。你也看到瞭,我沒有空閑時間當你的男朋友。太累瞭,還拿不到加班費。”這難道不有趣嗎…但他沒有笑…我擠出一個笑給他,即使我的眼淚即將奪眶而出。
我能從Pun的眼神裡讀出他要對我說的話。
我也知道Pun肯定懂,我的眼神裡那些想要傳達給他的話。
我想沒有別的東西需要討論瞭..
我和Pun就這麼靜靜地凝視彼此,我的情緒已經走至極點..我承認自己已經再也承受不瞭瞭。
“Pun!”這個名字脫口而出,我投入他的懷抱,緊緊地抱著他。Pun遲疑地摟著我。我知道此刻自己再無其他力氣。
心裡有個自私的聲音在說,我不想放他走。
“No…?”
“你…”
“怎麼瞭..”
“天亮之前…請別放開我,好嗎?”
相愛未用分秒…分別卻如此煎熬。

The chosen way(選擇)

早上五點我們離開瞭邦盛,(你信麼?如果我告訴你我從來沒有在雞鳴之前如此精神過。)我們有充足的時間可以共進早餐。幸運的是,並沒有堵車,我們順利返回瞭曼谷。
Pun把他那輛Honda Civic系雙門跑車停在校門附近,剛好8點能趕上進校門。我偷瞄到Mrs.Wantana和Mr.Bancha正在檢查學生有沒有把襯衫放到短褲裡。
說到這個,我自覺地將襯衫塞進褲子裡,可不想一大清早就挨罵。
“你遲到真的沒事嗎?”我一邊整理衣服一邊問駕駛座上那個仍舊穿著平時衣服的人。我們開車直接從邦盛到學校,沒有順道回過各自的傢。
Pun聽到我說的話,給瞭我一個放心的微笑,“沒事的,你最好快點瞭。”
“嗯…回傢小心。早上有很多警察巡邏。你都還沒有駕照呢,你這個白癡。”
“我看起來比我的年齡大,沒事的。”嘿,自嘲式的幽默..
“知道就好…”我輕笑著轉過身拿起後座的黑色背包,再轉回來時竟撞見Pun靠過來的臉。
我伸出手輕撫Pun比一般高中生還要長的發絲,同時,他捧住我的臉,讓我無法逃脫。
“Pun…”唇齒之間我輕呼出他的名字,直到他終於停下來望著我的臉,才依依不舍地撤離。
我朝他微笑,我想給他一個深情的微笑,發自我的內心。
“我該走瞭。”
聽不清身後依稀傳來的呼喚是什麼,我隻知道,當我關上車門的那刻,No和Pun的故事也該結束瞭..
“喲,No!!”我不用回頭看也知道是誰在喊我的名字,我停下來等Ohm和Rotkeng,他倆正拽著書包氣喘籲籲的跑來上學…有趣的是,每當我來的早,這些傢夥也早。每當我遲到,他們也遲到,真是展現瞭深厚的友誼。
“混蛋,怎麼瞭?你們怎麼擺脫老師的?”
“不就為跑來這兒嘛,跟逃命似的。”Ohm邊說邊把襯衫從褲子裡扯出來,衣襟比80歲老奶奶的胸部還要低。我以他為榜樣,從短褲裡拉出襯衫。襯衫塞進短褲內超級不舒服,你懂的!!
“到底發生瞭什麼事?為什麼Pun會送你來,他把車停哪兒?”什……什麼!!!!!?!我正忙著把襯衫從褲子裡扯出來,聽到這話瞬間抬起瞭頭看Rotkeng,眼珠子都差點爆出來瞭…他是怎麼知道我和Pun一起來學校的!!!!!!!!?
“我敢打賭,他們一起過夜瞭,要不然這混蛋就不會這樣背個背包來上學。”該死的Ohm一擊即中。我差點絆倒摔倒頭…說真的,這種事情腦子裡想想就好瞭,還說的這麼大聲找死啊。
“還真是誒?!你和Pun走這麼親近啦,我才剛知道!”快給爺閉嘴,我才有很多問題要問你呢。
“你怎麼會知道我和Pun一起來的?”
“我看到那是Pun的車啊,黑色雙門思域,車牌8899,來自泰國國會大廈和朱拉隆功大學的出入許可證。”呀…聽他描述的細節,即使是真正的車主也會擔憂。他知道太多瞭,看來我還是向Rotkeng投降吧。
“嗯,你贏瞭,我的確是和Pun一塊來的。”高興瞭吧?呵呵…我略帶點頭痛的回答道,大清早就被抓住瞭…等等…我被抓住瞭??…
他們TMD看到瞭什麼!!!!!!!!
我瞥瞭一眼變得安靜的Rotkeng和Ohm。Ohm忙著解開ipod耳機線,Rotkeng隻是在看他的手機,似乎一切正常,沒有引起任何懷疑。但是…我要確定..
“你看到Pun在車上?”我拐彎抹角地問。然而,Ohm仍然在試著解開他的耳機,Rotkeng仍在看手機,他們都搖頭回答。
“怎麼可能?那車渾身連著玻璃都是黑漆漆的,我隻知道那是他的車,是因為我記得他的車牌號和窗上的許可證。哦,虛驚一場…好險…
“怎麼,難道你和Pun還在車上茍合不成。”這是那個王八蛋Ohm的聲音,他最會出賣朋友瞭…我狂踩他一腳,讓他狂吠“啊!!!!!!!!!!”
“下次看我不用小醜鞋塞爛你的臭嘴!”我威脅Ohm,惹得Rotkeng大笑…嚴格來說,他是在聽到我和Pun茍合這句話時才笑的。(誰會那麼做啊!!!!那車這麼靠近地面……嗯!!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過你是怎麼和Pun走這麼近的,兩年前,我拉你去參加他的生日會,你還不願意呢。”都走到教學樓瞭,該死的Rotkeng繼續審問我。我一時語塞,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向他解釋才好。
“我們是因為社團的預算才親近起來的,他一直在幫助我。”
“用屁股做交易啊!”靠!混蛋Ohm!!你是真的想品嘗一下被小醜鞋塞爆嘴巴的滋味是吧。我左看右看,是否有初中生在身邊(那些倒黴蛋,會被穿著小醜鞋和漫畫皮帶作為懲罰)但是我沒看到,所以我用自己的鞋子來教訓他。
可想而知,他就像被神咒召喚一樣一溜煙跑沒影瞭。
“該死的Ohm…”我咒罵著他,而Rotkeng在背後笑。現在是我們的午休時間,因為剛結束一場由Brother監考的社會學考試(全程蒙的),根據教室一貫條例是該放松身心的時候瞭。
教室裡所有的課桌都被排開,正中間留出巨大的活動空間作為我們競技的場地…這是能自如發揮手腳的必要條件之一。
哦,我們不是要打架^^"…這可是男校,但我們是一群小雞…這是我們要玩的..
“你完蛋瞭…蠢Keng!” Pong大聲喊道,Keng已經繞著桌子跑瞭5、6圈瞭(我暈)。他一言不發,繼續繞圈,6、7次瞭。他希望找到一塊可以拿掉的積木,但不會讓塔倒下..
是的,我們正在玩層層疊,大約有10個人左右。幸運的是,我是第一個開始的,抽走的木條是中間的那塊。但是現在我不覺得幸運瞭,因為Keng和Ohm之後,又輪到我瞭。
我要怎麼發揮聰明才智才能確保塔不會塌啊!!!!嗚嗚嗚…起碼現在不能倒啊,拜托瞭!ToT…
“笨蛋,我已經等瞭這麼長時間,非洲象都生瞭。我去幫助接生再回來都來得及。”Rotkeng急躁,而Keng還在磨時間…當然…他是這麼說別人的,但輪到他時,他也花瞭這麼長時間選擇,我們的午休時間快結束瞭。
“是的,你可以走瞭,給你一輛自行車好吧,我還可以再玩久點。”
“艸,你是要選擇一個,還是要我踢翻這該死的塔?”
“好啦好啦,我現在就選!!”他說完,不假思索地趕緊抽出塔塊。(看上去Rotkeng輕擊瞭塔)。房間裡的每個人都屏住呼吸。這座塔來回搖擺,非常危險,似乎隨時會倒!
“呼!呼!呼!”白癡Ohm在向塔吹氣,希望塔在Keng的回合崩塌,這是我們的慣用伎倆,但是這次Keng發現及時,於是用他43媽的皮鞋踢Ohm的胯下。“混蛋!!!!”
然而,喊得越響,地板上的振動越大。積木塔來回搖擺的更厲害瞭。“喲!喲!喲!”你到底在喊什麼?都是因為你,地板都在震動瞭,蠢Keng。
我焦急地看著向左向右傾斜的塔塊。Keng大張著嘴,大到約有四隻蒼蠅可以停在他的喉嚨裡。他慢慢地閉上嘴,現在看來,塔架穩定瞭。
“耶!!!!!!!!!!!!!!!!!!!!!!!!!!!!!!”老實說,你高興得就像第一次做飯給你媽媽吃…
我瞥瞭一眼,看著愚蠢的Keng,他像超人一樣在房間裡跑瞭5圈瞭,好像個奧林匹克運動員。(下次你試著尊重一下四周,混蛋。)然後他轉身,下一個是Kom。
“死啦…死定啦…可惡…”我向Kom做口型告知他,他直接打瞭我的頭。見鬼,我不該說的。 
Kom有玩的精神,這是第三輪上場瞭。(我看可以舉行告別儀式瞭)。我聽到另一個剛吃午飯回來的同學說。
“No!!有人找你!!”誰啊?
“快去快去,我不想看著你愚蠢的臉。”你這該死的Kom,還怪到爺頭上瞭!我聽瞭這話給他屁股一腳,然後飛快地奔出門口,想著可能是marching band的小學弟在中午排練的時候遇到問題瞭吧,我必定會全力相助。
但是,我眼前這個很明顯比對付一個完整的marching band還難……………………學生會秘書長站在這裡等我。
…我盯著這個今天早上才跟我分手的人,臉上帶著奇怪的表情,我試著盡可能自然的微笑…
“你有什麼事嗎?如果是來討要募捐的,那麼對不起,這個教室很窮,我們無法給任何東西。”我直戳他們學生會的痛處,借此來取笑Pun。因為學校最近需要大量的修補和改進,給學生會權利壓榨不良學生,比如我們這種貪玩的…我算是明白瞭…Pun這傢夥是準備讓我做劊子手幫他勒索錢財…哎呀呀…Pun用指關節打我作“獎勵”。哎,我剛被Kom敲過。
“錢肯定是要收的,但不是現在。”呀…這不是我想聽到的。“你考得怎麼樣?”這也不是我想聽到的-_-"……
“我做得不錯,你什麼時候回學校的?”我努力讓自己像平時一樣和他交談。(但事實上,這樣的交談還真不尋常,因為我和他從沒有在教室門前談過話)。當我提到他的行程時,發現Pun的臉色不太好。
“我才剛到,我差點被抓住瞭,幸好車多,我一踩油門就溜瞭,哈哈。”這種事值得自豪嗎,你個變態…我斜眼怒視他…我都告訴過他,別開車的…
我張著嘴巴想罵他點什麼,卻撞上瞭他投過來目光,好端端的幹嘛搞這麼落魄的盯著我。
我們站在那裡沉默瞭一段時間,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覺得現在…就是伸出手觸摸他..都不能做..
“死No!!!來救駕啊,被Kom這小子逃脫瞭!!!”見鬼啦!!!!Keng幽怨的哭嚎聲從教室裡飄來,我寒毛直豎,不禁整個轉過身去看他。
“嗯嗯,我馬上來,這小子這麼囂張啊!!!…額,Pun,還有什麼事嗎?”我朝裡面喊完後接著回過頭來問Pun,Pun隻好無奈搖搖頭像個不速之客。
“如果沒有其他事的話,我要回去玩遊戲瞭..再見。”我不等到他回答,馬上沖回臨時的戰場。
我想現在應該這樣..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十篇就到這裏瞭, 看著NoPun的故事,真的很痛心,這就是為愛所困吧!愛情伴隨的是悲傷跟快樂,那我們需要去衡量獲取的快樂跟悲傷是多少麽!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nNo同人耽美小說上一篇: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九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