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1章-多麼痛的領悟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1章-多麼痛的領悟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1篇, 明明相愛卻不能在壹起,這隔現實生活中小三戲碼的言情劇壹樣,但Pun跟No清楚彼此的位置,也在為此而努力疏遠彼此,啊!多麼痛的領悟!

CaptainWhite--HelPer(救星)

不知怎麼的,學校裡N多事情等著我。有什麼不同的方式能表達我有多忙嗎?除瞭一遍又一遍地重復“非常忙”之外?好吧,如果有的話告訴我,我會用那個詞…真的,我忙瘋瞭…
你們可能已經知道我乃堂堂音樂社社長大人,對嗎?嗯,好吧,我真不敢相信我還有時間來說這麼多廢話。距離足球比賽,已經不剩幾個星期瞭。
自我榮登音樂社社長之位以來,在處理團內事物期間,我一直都是為現場樂隊(live band)服役的,至於儀仗隊(marching band )我還真沒有什麼經歷,雖然有一些這方面的知識。不知道為什麼好端端的被我攤上這麼個事,叫我全力負責儀仗隊相關事宜,真是讓我神傷不已。隻好委托高年級的學長前輩們協助我處理棘手問題。
我們各種緊鑼密鼓的開始排練,一大早從七點開始小夥伴們就練起來,到瞭中午一起聚在社團教室解決午飯,傍晚呢也要搞到六點為止(甚至八九點都有)。早上我一般不太現身,除非在升旗儀式的時候過來看看他們唱國歌。中午我也不怎麼出來(之前甚至還躲起來玩UNO去瞭,因為這玩意兒是Film的癖好)。至於傍晚…我必須參加,因為我的出現能提升成員們的士氣,哈哈哈(我是這麼想的)。
這會兒社團裡鬧哄哄的,各種嘈雜的音樂聲混合在一起。(我都不好意思叫歌曲)期間還不時迸發出幾句我的斥責聲,實在是太不用心唱瞭…可想而知我是多麼的心急如焚狀啊。我隻想確保當天表演能Perfect到底,不要在另外3所學校面前丟臉,我的用心良苦弟弟們可曾知曉啊!(就算現在不理解,再給你們兩三年時間自然就明白瞭)
“No哥!!!!!!出事啦!怎麼辦啊!!!”媽的!我正在向讀者說明中,你們瞎嚷嚷什麼呢!!!我不用回頭看就知道來者定是Per和Not這兩個小子。我們學校的墻壁破壞者,因為他們向量的瘋狂聲音就是武器,我望瞭一眼這裡和那裡開始出現裂縫的墻壁。
“你們兩個到底想幹嘛..”我囑咐完樂隊小弟們繼續練習不要在意這倆人,然後扭過頭出去找他倆…這兩隻小畜牲就這麼氣喘籲籲的出現在我面前,癱靠在門上一副死裡逃生狀。
“No哥……Phui哥他……呼哧…呼哧…呼哧…”可憐Not一副想說說不出的樣子,想使勁抬起頭來卻一屁股癱坐瞭下去。
Per補上來,“Phui哥他…呼哧…呼哧…呼哧…”這個白癡說的更少    - -"…我今天還能問出個事情嗎!!!!!!!
“難不成Phui追殺過來瞭!!我必請求他賤收瞭你們抵換那兩萬銖,就現在!”我就是說說笑而已,但是沒想到他們竟然同時用手指向我這樣的大智者。
“啊…就是那樣啊…大哥!…Phui把鼓送來瞭,就在2003大樓。”天啊!!!!!我徹底搞砸瞭,不是嗎!!!!!!唉…我重心不穩地跌坐在Per和Not中間,全身動彈不得。
“怎麼辦啊,哥!要打電話求助Dew哥嗎?我們的儲備金還夠嗎?”Dew是12年級的,他是財務主管,直接受雇於Mrs. Patraporn旗下,但… “有是有,但是這些都是表演當天必須的服裝費和設備維護費,還有你們的福利,要很多錢!此外水燈節、現場比賽、聖誕節……艸!你知道的,去把Ngoi抓來,讓我踢他的屁股!”此時的社團正處於缺金少銀的艱難環節!!我看還是把自己賤賣得瞭!!!
“要我說還是打電話給Pun哥吧…你們不是很熟嗎?”
“你能不再說我們很熟嗎?!”他真的是直戳痛處…
“嗯?!為什麼?你們吵架瞭?”
“沒沒沒沒沒沒沒沒沒有!!!!!”我一口鹽汽水噴給Per,突然想起Pun曾說過會幫我搞定社團經費的事情,但是要點時間,因為撥款已經結束瞭…為此他還向我許諾過不管怎樣一切都包在他身上。(呵呵…他還真行啊)
“不想打擾他…他已經在幫我們瞭…Per!帶我去見Phui吧,由我親自跟他交談應該不至於對我動粗吧。”說完我深吸一口氣,拎起Per就走,無視他困惑咕噥地抱怨,就是想讓他帶我去!
我們直奔2003大樓,那是事務部門的地盤。根本沒有時間讓我平復心情,因為我已經看見Phui和他的人從遠處搬著鼓走來…媽的,我要是不幸遇難瞭請務必用國旗莊重的將我的遺體包裹好送至傢中。
“嗨,小No!好啊!”Phui隔老遠就迫不及待跟我打招呼… 不知道他會不會從我這張慘白的臉上看出什麼端倪來。 我跨著大步走過去,盡可能地微笑。“下…下午好啊,Phui…最…最近可好?”聽起來蠢極瞭,是吧--"
“好的很!足球比賽準備得怎樣啦,你會穿上一直想穿的制服嗎?哈哈哈。”切…問的這麼一針見血真的好嗎?T__T他是老前輩瞭,大我6-7屆,還是學生時代的他也在音樂社裡混。
“制服個毛啊,作為音樂社社長怎麼能去臺前瞎湊熱鬧呢,說來還真是有點遺憾啊。”但是他居然大聲笑我!這就是傳說中的建其樂於其悲之上麼!!!制服就是大傢的演出服,各種樣式應有盡有,啦啦隊服,迎賓服,清潔服,設計人員和技術人員的都有,就像消防服那樣的也有,土黃色的(那顏色官方叫什麼來著!?)看起來很酷,我做夢都想穿。(我想有一天我會成為一名消防員)
“嗯,我去年就聞出你的怨氣啦,你想加入供應團隊,但是Orch把你拖回樂團,看到那時你的樣子,我簡直笑得欲罷不能,哈哈哈。”Orch哥是去年的音樂社社長,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愛我至此,絲毫不許我離開他半步,每次有重要活動也必然會拉上我參加,直到他畢業後,傳位於我…可憐的我啊!…
“沒錯,那是我的夢想,知道嗎,我也想著有朝一日能夠穿上演出服!”
“不過眼看活動日漸近,對學校來說可是件大事啊,也是本校學生的夢想,更是樂隊幾屆成員們共同的夢想…”Phui邊說邊笑,我也不禁微笑起來…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接手這個社團的啊。
“今年一定盛況空前。”我一說完就被Phui用胳膊肘子捅瞭一下,這算是前輩對晚輩驕傲自大的懲罰吧,哈哈哈。但最終我擔心的話題還是開始瞭,“TMD,小子,別忙著吹牛,錢先付瞭,24000。”嚇!!!!!!!!!!!
現在該怎麼辦!!!!!!!!!!
“這…嗯……”
“別告訴我你沒有錢……”不說這個那還能說什麼呀!!!!
“就…我沒錢。”猜對瞭吧。
“你說笑的吧…Brother沒給你錢?”聽他這樣說我稍微松瞭一口氣,他也許…可以理解?
我撓撓頭,“是這樣的,學校最近在改造綠化,所以他們沒有很多錢。我們甚至不得不召開特別預算會議,僅僅是為本屆錦標賽。更不用說我們還自掏腰包。”
“該死!!學校看起來挺不錯,他們為什麼要改造?你們應該開始抗議。”
“是的,我們正在考慮遊行,從我們學校到修道院女院,你看怎麼樣?”
“好,我也去…混蛋,別轉移話題!親兄弟明算帳!”哎…我差點就成功轉移話題瞭…
“哥,我一定會付錢給你的,學生會的人向我保證他們會搞定,但是必須等幾天…可以嗎…拜~托~”我像隻水蛭纏著Phui健壯的手臂,希望能夠可愛到感動他~但他嫌肉麻推開瞭我,“夠瞭小No,你不是修道女院的女孩,我的雞皮疙瘩都起來瞭 ,別廢話!”Phui被我抱的直發抖。(說實話,起雞皮疙瘩的可不止你一個)。
“嗯,你可以先拿著鼓。但你本周能付錢嗎?我不想讓我爸罵我。我總是讓你們先提貨後付錢。”耶!!!!!!!我興奮得真想往Phui的臭臉狂親兩三下!!!!
“沒問題,哥!!”嘴上是說沒問題,但是不確定Pun能在一周內搞到錢………嘆氣,真是壓在音樂社社長心頭的一件麻煩事啊。
天黑瞭,我們的排練剛結束,我坐在F大樓前面的看臺上,垂著頭。(我的嗓子已經喊啞瞭,咳咳)。我也沒心情回傢,因為這種時候正是堵車高峰期(說實話去我傢的那條主幹道就沒有什麼時候不堵過。)所以最後隻好坐這小憩,玩玩魔方什麼的,反正也無事可做…我的意思是,我順便檢查瞭看臺,因為還沒有修理完畢。他們也不會去解決這些問題,就離開瞭。我完全不知道他們的計劃是什麼。
“No!大傢都回傢瞭嗎?”恍惚中有誰在叫我…我揚起眉毛停下手中的魔方,抬頭看瞭一眼,卻見一張棱角分明的臉龐,是Eoen,他正打算在我邊上坐下來…Eoen是今年拉拉隊的隊長,他很高大(因為他需要看守一坨低年級的),我喜歡他的酒窩,很可愛。
“嗯,剛結束,順便看一看你的啦啦隊有沒有進步。”我邊回答邊調整坐姿,以便於好好跟他說話。當我說完,聽到他活潑的笑聲。
“嘿…你有種,敢對我這麼說!”
“哈…我隻是逗你玩的,尊敬的社長殿下,哈哈!”我笑瞭,踢他的大腿,因為他坐的離我很近。不遠處,我聽見啦啦隊在被前輩罵,我想練習並不順利。
Eoen看瞭眼前的場景,說道,“真是可惜啊,想讓No來幫忙的,請你做副隊長。”不用瞭,謝謝……我隻想當個平民百姓,不想要任何頭銜名分,- *-我連忙搖瞭搖頭。
“現在你們樂隊怎麼樣?酷吧,我聽說今年他們要更多的鼓手?”Eoen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真是愁死人瞭,因為他也是要求更多的鼓手的人之一!
“是的,混蛋!我現在正愁著呢,新鼓剛到但是卻沒有錢付,我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哇哦!!真是個大麻煩!多少錢?”
“20000…大數目吧?”我邊回答邊向他擠擠眉毛,看他神情頓時呆滯住…呵呵…我當時知道預算被坎瞭整整20000也是這種表情。
“天哪…學校是沒給你們錢嗎?”談到這事,我就生氣。
“預算會議上,我們搞砸瞭,所以我們拿不到錢。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搞定…”我告訴他時,Pun的臉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先用我的墊上吧…”但是…什麼什麼什麼什麼什麼??是我聽錯瞭嗎!?此刻我的眼睛瞪得如鵝蛋般大。
我震驚地看著他,Eoen隻是微笑地望著我…於是我愈加懷疑是自己聽錯瞭,“你剛剛說什麼?MamyPoko?你說的是尿佈品牌?”
Eoen的仰頭大笑,他站起來抓住我,讓我也站起來。我呆呆地站著還是不明白,卻看到他轉過頭跟他那些還在排練的朋友們說,“我一會兒就回來!!”一對科學系的學生舉手示意,他們聽到瞭。
“跟我來…”你到底要做什麼!?當我親眼看著24000銖通過開泰銀行的ATM機轉賬到Phui哥的賬戶上時,我幾乎是要對Eoen俯首稱臣倒地膜拜親吻他的鞋尖!
“親!!!!!!!!謝謝!!!!!太謝謝您瞭!!!!!!”此話我已經不知道循環播放瞭幾百回瞭,對方隻是微笑的回應。
“你不用拜我!!!!”他躲開我緊握的雙手。可是為什麼,人傢感激涕零深入肺腑啊!!!!“嘿,我會及時還錢的,抱歉,真是麻煩你瞭。”
“嗯,沒事。”Eoen擺擺手,“不過有一事相求…”………嗯?…這話聽著怎麼這麼耳熟呢…
為什麼每次找人幫忙後都會要求我回報,我草!!
“行嗎?”他又問瞭一遍,我很猶豫地回答…因為我吸取瞭從Pun那得到的教訓“呃…是什麼啊…能幫一定幫…”
我看到他露齒而笑,我的心也隨之深深墜入懸崖…
“我想讓你………”
“………………”
“你……………………”
“混蛋!你倒是說啊!”就算我欠他認清,我還是忍不住罵他!
“哈哈哈,好吧,不逗你瞭…活動期間,你能從樂團帶些飲料過來嗎?”哦…就這事啊,居然也能說的悲壯如斯乎,既然是這樣我就瞬間放松地笑瞭。
“可以啊,但是水我也是從啦啦隊那分到的呀,你不是瘋瞭吧。”而且你已經有自己的飲料瞭。
“不是…我的意思是…在活動期間我可能會有點累…所以你可以照顧下我…給我拿些水和東西,我的意思是…我不想給供貨部門增加負擔瞭。”所以你的意思是讓我做你的私人管傢,給你端茶送水??…呵…真是個怪人。以前有人做過這個嗎?
雖然聽起來很奇怪,但我還是答應瞭,因為這不是什麼可怕的事情…更何況列隊走完也就沒我什麼事瞭…“嗯,成交!我會在活動期間呆在你身邊,但是我沒有制服啊。”就是表演服啦,啦啦隊都要穿的。像我這種專業醬油戶是不會跟你們一樣有制服的,可能要走汗衫牛仔屌絲風瞭T___T
“沒關系,你出現就好..”
呼……至少比Pun要求我做的容易多瞭,我何樂而不為呢。

CaptainWhite-- TheThing We Can. (我們的東西)

又是一天清晨,比賽越來越近瞭。我正在學生會的辦公室門前來回踱步,眼睛盯著自己的鞋,猶豫著自己該不該推門進去,這樣似乎太唐突瞭……越是這樣想越是徘徊不定,頭都暈瞭。恨不得能從理事大樓的地上撿起個什麼禮物才好,可是我這樣轉來轉去是在搞什麼啊?
我心裡一通亂想後決定掏出手機看著屏幕…嗯…社團經費這件事情必須要跟Pun好好談談,否則我會很麻煩的…怎麼辦呀?我該打給他嗎…但是……
其實…我有點想見他..
等等!!我在想什麼?!蠢貨!居然想人傢的男朋友!!我用指關節重重地敲瞭一下自己的腦袋,我決定撥打Pun電話號碼。
‘我們是朋友,這已足夠,即使隻能是相近的距離,那人也許不會介意…但無可挽回,因為你與她愛在先,我將隱藏一切…從我的眼中,你什麼也讀不到……’
呀………他的caller ring 該死的怎麼是這樣的,一聽到這首彩鈴我立刻把手機從耳朵上挪開。(誰唱的?我從來沒聽過。)還來不及疑惑太久,我就聽到Pun低沉的聲音。
“嗨,No?”
別那麼該死的有禮貌!很奇怪!
“你..在哪兒呢?”
“學生會辦公室,你在哪裡?要我去找你嗎?”你就不能矜持點嗎…我抬起頭望著面前巍然掛立著的學生會門牌咯咯地笑。“速見!”
真的是速見啊,因為我一推開門就迎接到Pun的目光,正受寵若驚地看著我。(他仍然拿著手機靠在耳邊,嘿嘿)。但是,辦公室裡並不隻有他一人而已,我差點忘瞭,這可不是私人辦公室啊, Fi(學生會會長)也在,Bank(我不知道他的職位),2個10年級的學生,還有……Eoen,啦啦隊隊長,正齊刷刷地抬起頭來看我。
“誒,No!你怎麼來瞭!”最先跟我打招呼的是Eoen,而Pun回過神來隻是沖我微微一笑,他把手機放進褲兜裡,對我說。“為什麼剛才不直接進來。”呵呵,Pun這句話一出,Eoen一下明白過來我是來誰的瞭。
我嘲弄地對Pun聳聳肩,然後轉過去對Eoen笑瞭笑,他正在清點一大堆項目。好吧,我想我的愛管閑事基因又被激發瞭。“什麼東西啊,Eoen!好大一袋啊!”
“這給看臺上小夥伴的紀念品。”他臉上掛著微笑回答我,然後他向我展示瞭一下,今年的紀念品是一串銀色的軍牌鏈,正面刻著校名而背面刻著“ALL IS ONE”的字樣!真漂亮!
“這個太太太酷瞭!!!!!!!!!好想要,如果有剩下的,給我一個吧!”一見到這些鏈子我就激動的爆發出占有欲(有這麼多呢)。把Eoen惹得哈哈大笑,因為我像隻貓咪一樣沒大沒小的抓著他的胳膊亂跳。
聽到Pun幹咳瞭幾聲,怎麼,哪裡不舒服麼?
“不必非要等到剩下的啊,No……”好端端的Eoen突如其來地說,我有點迷糊瞭。我松開他的手臂時,註意到他在口袋裡翻找。
“現在就可以給你。”Eoen可不是隨便說說,他居然真的從袋子裡拿出一條要遞給我!我的眼睛睜得幾乎跟他借錢時候一樣大。雖然我很興奮,但我還是留有一些良知的。
“什麼!我不能拿!!”我快速躲過這位啦啦隊隊長朝我脖子伸過來的那雙手,我的拒絕造成響亮的騷動。
“喲!!那些是屬於在看臺上工作的學弟學妹的禮物!我還是拿剩下來的吧,這樣不太好,兄弟。”我是說真的。我的意思是啦啦隊的每個參與足球賽的人都有的紀念品,但每一次參與者拿完之後,還是會有剩下的。這些紀念品是饋贈給那些放棄瞭休閑時間、自願和前輩一起工作的初中生們。(更別說他們還被責怪瞭很多次),其實他們並不是一定要像這樣為高年級生工作的。
但是Eoen似乎並不關心這些,他聳聳肩。“不管怎樣…遲早會剩下的…先給你也沒事,這樣別人就不能拿走你的瞭。”說完又再一次想把項鏈套進我脖子!媽呀……不管我怎麼努力移動自己的身體都逃脫不瞭Eoen的魔爪!!!!!!
“我不想要它!!!!!!!”
“沒事的…這個是拿來送人的,我不準備收回來。”被他得逞之後他就開始洋洋得意…我懵懵懂懂地摸著脖子上的項鏈,怎麼覺得又再一次被強迫瞭。
“學長,我先走瞭…”哦…那是Pun的聲音!!我差點忘瞭自己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我趕緊轉身面對Pun,但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立即走出瞭教室…該死!!!
“我下次還給你,Eoen!我先走瞭!!”
“Pun!!!Pun!!!!Pun!!!!!!混蛋Pun!!!”草…累死我瞭,他的長腿真是糟糕透瞭,走得這麼快,我就像在追逐一頭自由奔跑的水牛。真是一點都不懂得心疼身後的人,並不是說我經常鍛煉!難道你不知道這樣很累嗎?
“我是來問你關於社團經費的事情的啊!!!”追不上隻好喊出來,聲音在空曠無人的樓道裡傳過去,終於奏效瞭…Pun突然停下腳步,我逮著機會就沖上去,盡管他仍然背對著我不願轉過身來。
“你是怎麼瞭,今天這麼奇怪,身體不舒服嗎?”剛追上我就迫不及待把手背放到他脖子上感受體溫。(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怎樣的溫度才算正常的,我這樣做隻是因為通常情況下人們都這麼做。)但是Pun居然側身避開,不過他終於肯轉過身面對我瞭。
“社團經費出瞭什麼問題嗎…我正在努力幫忙,對不起。”嗯…Pun看起來很內疚,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她。無論如何,聽他這麼說,我心裡也舒服點瞭。我心裡很明白再怎麼說他也一直在幫助我,無論怎樣都不會對我食言的,今天我過來問話隻是想順便再看看他。
“你現在很著急嗎?“Pun又一次問我。這下反而讓我有點尷尬瞭,嘴巴厥厥但是心裡的話還是無法說出口…要怎麼說才好啊…
“嗯……一開始是的,因為Phui哥昨天把鼓送來瞭,要我一周內一定要付款……但是現在…呃…雖然還是急,但沒那麼著急瞭。”這…聽上去沒什麼意義,對吧?我自己都聽得一頭霧水。
“什麼意思,你本周內需要這筆錢?如果那樣的話先拿我的錢去吧。”哇嗚……我們學校怎麼遍地都是土豪少爺啊!!
“沒關系,沒關系。昨天幸好碰到Eoen瞭,他幫我先把錢匯過去瞭…隻不過…我想今晚就把錢還給他……拖太久,我也覺得不好意思。”我慢條斯理地解釋給他聽,卻發現他的臉色更加不對瞭。
“你……把事都跟Eoen講瞭…?”
“嗯…昨天傍晚恰好碰見他的。”
“你與他談瞭預算問題?”
“是的……我隻是在征求一些建議。”
“建議?”我開始有點反感他的一連串逼問瞭。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審問我!!!”我劈頭蓋臉的朝他喊去,但是他突然性情大變緊盯著我的,在他面前我覺得自己瞬間縮小成一顆網球……
為什麼他看起來那麼可怕呢?T__T
我被Pun的神情嚇至頻頻後退,因為他正步步緊逼而來,最終我被壓至墻角無處可逃…
糟糕…逃不瞭瞭,他會殺瞭我嗎?把我埋在混凝土裡銷毀罪證?!T__T
Pun的喉嚨裡發現嘶啞的聲音,好像是來自一個非常努力地抑制住自己聲音的人。
“你………………”我?..我什麼..
我回望著那對死死盯住我的眼睛,過瞭一會兒,他轉過來頭不再看我,我不禁松瞭一口氣。從來沒有看到過Pun這副樣子,那樣咄咄逼人的眼神……當我暗想他是不是冷靜下來瞭的時候..突然…
‘咚!!!!!!’
瘋瞭嗎!幹嘛要揍墻壁!!!!!!打壞瞭罰款又賴我頭上!!!!!!!我開玩笑的想著但是一點都不好笑,我雖然看不到Pun的臉,但是看這力道肯定是怒火中燒…Pun深吸瞭一口氣,開始說。
“你有事……為什麼不告訴我……”Pun質問我,眼神始終不肯看著我…我不太明白他想告訴我什麼。
“Pun你在說什麼啊?”
“所以……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嗎…”這是他最後說出的話,然後把手從墻上放瞭下來。我看不到他的臉,所以我無法肯定他現在的情緒,最後,他從我身邊走開瞭……
我不相信你?
今天一整天都在疲勞中度過,盡管我沒參與marching band的練習,但我仍有責任管理樂隊…更重要的是,我幾乎把樂隊裡所有的樂器都修瞭一遍,我覺得將來畢業瞭自己都能開一傢修理店瞭。
回到傢把書包丟床上,一看手表已經顯示10點瞭,我躺下,長長地嘆瞭一口氣。
今天中午關於Pun的事仍在困擾我…他居然說我不相信他…我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我承認在這件事上是自己做的不對,我應該先打電話通知他。我心裡很清楚,誰才是最願意幫我的人…我承認自己做錯事瞭,我傷瞭Pun的心因為我讓別人插手處理瞭這件本該由他處理的事情……
說實話,我隻是不希望成為Pun的負擔,因為我知道一直在盡最大努力幫助我的人是Pun;如果有人來要債,能滿心歡喜跑來給我送錢的人也必定隻有Pun;因為我百分百地相信Pun,所以從未糾結錢這件事,我堅信不管怎樣他都不會無視我所面臨的問題。
我絕對不是有意要讓Eoen攪入這件事的,那天和Eoen的交談也隻能勉強算是詢問意見,我甚至都沒有想過Eoen居然會向我伸出那樣重的援助之手(他自己也一定急需用那筆錢維持啦啦隊的日常活動)。
我從沒有想過讓誰參與進來,尤其是我和Pun之間的事情…
“該死!該死!該死…”想太多還是沒有一點頭緒,現在他一定很我的生氣(如果是我,我也會生氣啊)想到這裡我立刻起身穿好襪子,拿上我摩托車的鑰匙出瞭門。
“媽……我出去一下。”下樓時剛好撞見爸媽坐在一起看電影,見到他們向我揮手示意瞭我便馬上出去牽我的愛摩,帶它再次駛向開闊的世界。
但是剛牽出柵欄還沒來得及發動,就撞見一張慘白的臉,那傢夥正緊貼著大樹坐在我傢對面的花壇上,嚇得我一口氣差點過不來。“媽呀!!!!!!你搞什麼鬼呀,一聲不響的獨自坐在這!”
“你這是要去哪啊…”Pun發現我正要牽著愛摩出門,趕緊起身過來問我,這可讓我如何回答是好。
“你呢?為什麼還不回傢?”看他從頭到腳的儀表堂堂的樣子,校服、襪子、皮鞋、書包…這一切都暴露瞭他還沒回過傢的跡象。
“我…”他張開嘴想說什麼,但還是沉默瞭…我盯著他的眼睛他卻逃避我的回視,然後把書包放在我的摩托車背上,一副不想讓我走的樣子,“說你呢…你要去哪…”
基本上,問題被拋來拋去的,但我們都沒有回答- _-"…
我斜視瞭一眼他怒氣尚存的臉(你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你還在生我的氣?),我主動把書包從車背上拿開塞回他的手裡,把他整隻拉到摩托車後座上,“你餓瞭嗎?”他搖搖頭。“嗯,我…”不管瞭,我待他坐好就發動機車朝巷子裡開去。
……
我們倆個一直抄小道彎彎扭扭地從Akamai街(我傢)駛向Tonglor路(Pun傢),安全帽也沒帶,另一個身上還穿著校服(根據交規肯定是不給騎行上路的)但是沒關系,我爸有關系!(難道不是嗎?)哈哈,開玩笑,隻是每次停在街頭的時候我都很小心而已^^"
最後我們一直開到Tonglor路口和Sukumvit路交叉口,我決定停在一傢粥店門前,考慮到大半夜吃的太重不容易消化,還是吃點清淡的養養胃..
“你是打算在這裡喝粥嗎?那還不如去吃Oishi的自助…”Pun調侃到,當看到銅鑼粥店的招牌。我才懶得管他,因為我很飽,哈哈…不是啦,其實是這裡老板娘傢的女兒很漂亮,我喜歡來這兒吃,順便偷看她幾眼,嘿嘿。
端上來之後,我們倆就各顧各吃起自己碗裡的粥……我偷偷瞄瞭他一眼,是誰之前說不餓來著,這都埋頭開始動第二碗瞭…我似乎還記得有人埋怨這傢店貴來著,但是最終他還要瞭兩碗。我邊吃邊看著他滑稽的樣子,被Pun發現之後免不瞭挨幾下打,可憐我藏在桌底下腿。“有什麼好笑的?”
“我隱約聽到在我傢門口有人說過自己不餓來著。”我取笑他打發無聊,倒點百事可樂吸著。我的粥已經吃完瞭,Pun還在繼續他的第二碗,“嗯,你這種耳神是怎麼當上音樂社社長的啊。”哦,你還跟我開起玩笑瞭?
“混蛋!”我猛踢一下他的腿,把他嚇瞭一跳,差點被粥燙到嘴,我忍不住笑他。
“你隻會制造麻煩…跟個幼稚園的小朋友一樣,拿著,拿著。”我強忍住笑拉出紙巾遞給他,他正拿手背擦拭嘴角的污漬,很不情願的接過紙巾,“拜誰所賜啊?”嘿嘿嘿。
我們就這樣坐著相互戲弄地喝著粥(事實上隻有他在吃,我隻是在吸可樂)。直到Pun把最後的粥塞進嘴裡,終於舍得開金口大贊,“真美味啊,我還從沒有來這傢店吃過呢,隻是路過而已。”他告訴我。
“就在你傢路口啊。”我挖苦道,趕緊機智地把腿移開,就知道他接下來又來這招,“反應挺快啊你。”嗷嗚…他打不到又補打瞭一下,真是天煞的混蛋。
我看Pun咽下最後的一點粥,通過透明玻璃杯的底部可以看到他的笑容。“你要來看我,是不是?”呃,這個混蛋,為什麼他突然提起這件事?
我取笑地挑眉,吹著口哨,用這些代替回答他。我可以聽到微弱的笑聲,激起我的煩惱,我真想再踢他的小腿。
我們倆個沉默地坐著,我不敢看Pun太久…
“對不起啊…”但是最先打破沉靜的居然不是我!?……我驚得抬起頭立馬朝他看去,Pun為什麼要對我說抱歉!!?
“你為什麼向我道歉??”這句話從我的嘴唇以最快的速度脫口而出,我看著Pun抿著嘴似乎做好瞭長篇解釋的準備。
“就是我……今天中午朝你發脾氣,抱歉啊,我可能嚇到你瞭。”
“所以你是怎麼瞭?”
直到現在他才長舒一口氣,“因為你……你遇到麻煩事為什麼不來告訴我,卻偷偷地告訴Eoen那傢夥…他又是你的誰!我不會介意你社團的人幫你,但是Eoen 那傢夥算什麼!?為什麼讓他幫你,那我呢?在你眼裡我就那麼不中用嗎?”誒…這傢夥……似乎他在抑制什麼……他跟著這緊鑼密鼓的節奏想要埋怨我到底,我隻好故意裝作繼續給他倒水,擔心他會口幹而死。“不用麻煩…你先回答我再說”嗷嗚…人傢好心好意你還嫌我瞭,搞什麼鬼?
“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告訴Eoen的呀,那天他問我樂隊怎樣瞭,我就稍稍跟他抱怨瞭一下,誰知道他好端端的會突然拉我去ATM匯錢啊,已經8點瞭呀,我當時也很震驚。”
“那當Phui帶著東西來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大哥啊,你這是又要來沒事找事啊。
“就是因為我知道你一直在幫我啊,我一直相信你會真的拿錢給我的,我隻是不想催你,時機一到你肯定會馬上親自給我送來的…”我一邊回答一邊看他露出滿意的笑容,但一會兒又跟剛開始一樣沉下臉來,“然而,你卻需要Eoen的幫忙……”
“你TM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沒有。”我真想踢他小腿一次,我受夠瞭。
他大笑著躲開(但是沒逃脫),然後站瞭起來掏出褲帶裡的錢包。“這頓算我的……阿姨,請結帳。”他前段話是溫柔的對我說的,接著招手讓老板過來收錢。我跟著他站瞭起來,然後跟著他走瞭出去。
我看著前面寬闊的後背,讓我想說點什麼……
“我……也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的感受的..”
Pun釋懷的大笑是我此刻得到的最欣慰的回答,我也笑著回應他,接著Pun摟住我的肩膀雙雙結伴而去。我們兩個騎著摩托著在黑暗的夜裡顛簸,路上還有相當數量的機車在散漫的開著。終於我們回到瞭Pun傢那鍍金大鐵柵欄前(我們當然借助以往的經驗成功躲過瞭幾個警察),房子裡似乎還留有光亮,盡管已經接近午夜瞭,等進去估計也就後半夜瞭。
“你有沒有告訴別人,你會晚回傢嗎?”我一邊問他一邊熄火把車停好。
“說過瞭,跟Pan妹說瞭和你在一塊,嘿嘿”
“真是會給我找麻煩啊!”這個大混蛋…我抬腳想要踹他剛從車背上下來的屁股,但是他很快抽身躲過,笑著看著我。
“再見。”我猜他從不介意,我揮手跟他告別,然後重新發動機車打算回傢,如果他不叫我名字的話我可能早就開到大路上去瞭。
“No……”
“怎麼瞭?”我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過身,但是沒有聽到他的回答。除瞭Pun急促跑過來的腳步聲……我看到他伸過手來要朝我的脖子做什麼,“你到底要幹嘛!?”
“站著別動…”他的手在我脖子周邊擺動瞭一陣,當看到被取下的項鏈時我才恍然大悟,“你不覺得戴著屬於啦啦隊的東西很丟人嗎?”還真是啊,我也同意他的觀點。“我也這麼覺得,我忘瞭取下它,太忙瞭…謝謝你提醒我。”我邊說邊伸手打算將東西要回來,那是今天中午Eoen送我的掛飾。但是Pun這個混蛋卻面無表情的把鏈子塞進瞭自己的書包…這自以為是的混蛋。
“由我親自還給Eoen…”嗷嗚,你這傢夥真是窩火啊!我張大嘴巴不明就裡的看著他。
“我自己會還,快拿來。”東西被他收起來瞭,我隻好探出身子去抓從書包裡露出來的那半截項鏈,但是卻被他躲開瞭,臉上還掛著微笑,真是火大,長得高大就可以為所欲為瞭嗎?
“你呀就是不會拒絕別人,一會兒他又會強迫你戴上的,還是我還給他比較好。”他說完拍拍書包,看來是堅決不肯還我瞭…他說的也還真是,回過頭來再想想,發現我還真不是一個會忤逆人的人,隻要有強迫,我必然會妥協……看看Pun這件事就知道啦,要不然我也不至於搞成這樣。
“嗯,那幫我照看下。”
“以後不要誰給你什麼就接受什麼,特別是Eoen。”怎麼Pun說的這些話讓我有種怪怪的感覺……就好像,與其說他不滿意我接受啦啦隊的項鏈,還不如說他其實更不滿意我接受Eoen給的東西,諸如此類吧。
“Pun…”我輕輕呼喚他的名字,他轉過身來看著我。
“怎麼瞭?”Pun溫柔的回答讓我難以開口…
“我們實際上並不屬於彼此,你也知道的…”
雖然我說瞭那些話,也會不禁覺得揪心。那麼Pun呢?他會比我還要嚴重嗎…
不過,我一直說的這件事,我們都需要時刻提醒著自己。事實上…我隻需告訴自己,我能夠應付過來的事實,不是“我們”。
Pun回我一個落寞的微笑,然後再一次與我靠近…他精致的臉龐望向我,手緩緩地摸上我的臉頰,那麼輕柔溫柔…
“就因為我們談到瞭這事…這並不以為著我可以馬上忘記你。”他看著我的眼睛,同時給瞭我一個微笑。我不禁懷疑,如果我們僅以朋友的身份繼續下去呢,會不會也隻是一種奢求?
但還來不及說出口,Pun熟悉的那張臉漸漸地蓋過來,直到能感受到他輕噴在我臉上的氣息,我繃著身體緊緊閉上眼睛。感覺那份印在我滾燙額頭上的溫暖與柔軟…然後任由它褪去。
我取笑般挑起眉毛,緩解這種尷尬,“我們可能能夠做到的,嘿嘿。”
“不過比什麼都沒有要好…”Pun就這樣回答我,然後揮手跟我告別,表示他已經準備好要回去瞭,“路上小心。”
“嗯..再見。”
我不知道這是多麼尖銳的疼痛,這些感情掩埋瞭我內心中的真正含義..我真的不知道。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1篇就到這裏瞭, 那英的壹首《領悟》:啊!多麽痛的領悟 妳曾是我的全部,只願妳掙脫情的枷鎖,愛的束縛 任意追逐,別再為愛受苦!正好可以闡述!此外White多保重自己呀!不能再放縱自己變胖啦!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nNo同人耽美小說上一篇: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十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