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2章-Pun……還在跟女朋友交往嗎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2章-Pun……還在跟女朋友交往嗎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2篇,好像小編分享的LoveSick為愛所困沒人在看呢!可憐兮兮,這部劇也是白月光呢!那時的captain演繹得好可愛,現在變成coolguy了,而White要調整飲食呀!現在那個胖呀!

CaptainWhite-- Greatest Day

足球比賽的那天終於到來啦,平時排練已經夠累的,想不到比賽那天更是累成人模狗樣的。一宿沒睡的我要處理很一堆事情,包括樂隊器材等各種種瑣碎小事。直到凌晨兩點才得以小睡,不料在兩點二十五分又被死Ohm叫叫醒,因為喇叭出瞭問題,搞毛啊,前天才檢修過的怎麼這會兒還是這樣。等買好瞭新的喇叭時間也差不多到現在瞭,所以我實際上隻睡瞭二十五分鐘,連雞都還沒叫我就跑來現場忙碌起來。
早上太陽就已經暴曬到不行,樂隊裡很多小學弟已經快要暈倒瞭,我必須馱著急救箱跑來跑去以防萬一。於是乎,我一手拿著對講機一手拎著急救箱,一邊還要處理一下時不時就會出故障的樂器,如果真有哪件東西臨時罷工我還得派個空閑的小弟去暹羅廣場買來……NND,簡直亂作一團。
“誒呀!!!別暈啊。”又怎麼瞭!還沒來得及說完,我一把扶住將要倒下的吹單簧管的Adam,他面無血色,看起來糟透瞭,我趕緊叫人拿濕毛巾過來給他擦拭。除瞭要像這樣照顧樂隊的小弟們外,還要留意對講機裡的聲音,隨時保持溝通,我也是要暈瞭的節奏…
“Bank呼叫No,樂隊準備的怎麼樣瞭?”我被耳機裡突然發出的聲音驚到瞭,於是馬上回過神來鄭重的對著對講機回答:“No回叫Bank,已經準備完畢。”
“好的,那預備開始。”
good…加油!我拍拍樂隊小弟的肩膀示意大傢演奏起來,接著通過對講機聯系不知死哪兒去的Film。
“No呼叫Film,一切準備就緒,可以叫大傢入場瞭。”
“Film回叫No,明白,這就開始。”你小子一定是去尋小妞瞭,面對這樣沒出息的朋友我也隻好搖搖頭。正打算帶領大傢走向預定的位置,對講機裡又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Eoen呼叫No,不要忘瞭我們的約定啊。”額,這傢夥真是…你又是從哪冒出來的啊??我傻愣著看著對講機,還是回復他。
“No回叫Eoen,嗯,等我先忙完瞭。”
話音剛落又一個聲音緊接傳來,“不要再玩對講機瞭…”聽到這個我就馬上放下對講機,引得眾小弟們詫異地回過頭來看我。
那正是Pun的聲音哇。
等到儀仗隊的小朋友們按次序進入體育場後,我也就沒什麼主要的責任瞭(因為接下來就輪到Film和Ohm管理)。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是去表演臺下面看著監控視屏,如果在隊伍行進過程中出現任何失誤,便能及時通知Film。
舞臺下面都是人,啦啦隊的,技術組的,策劃組的,個個都正兒八經的穿著制服。我向策劃組的Mark招招手,他此刻正埋頭修改新的展示方案,但是還有心情跟我打招呼(你倒真還有時間哈)。在Mark邊上的就是承擔今天技術工作的Mo,他正在和迎賓組的人聊天,手裡不知拿著什麼東西。看來今天忙的不止我一個啊。
我張頭脹腦的在找那重要的監控錄像,但還沒有飄蕩多久,就聽到高一的學弟Pang在叫我,“在這裡啊學長!”
我笑著跑過去坐在他邊上,屏幕上顯示的畫面正好是我們樂隊雄赳赳氣昂昂走進體育場,說實話我沒有認真地再監視屏幕,因為我正津津有味地和Pang學弟聊天,呵呵呵(絕對不要告訴Film和Ohm,知道不)
我當然也看到Pun正穿著工作服坐在我後面(他是技術組的,其實我也才剛知道原來他也穿制服哦)對此我並不上心,因為小爺現在忙著呢,可是喂喂Pan,跟你好端端的說話你怎麼突然就啞巴瞭?
“Pun學長有事嗎?”嚇????whaaaaat?我聽Pang這麼說不得不轉過身去朝我後背看,卻發現一張臉,Pun Phumipachn,正躡手躡腳地企圖坐過來,頭上還戴著麥克風耳機
“我能坐這兒嗎?咱倆換一下吧。”他這樣對Pang學弟說道,我強烈遏制住要打爆他腦殼的沖動,出於對學長的敬重Pang隻好起來跟Pun交換瞭工作。他這回又要玩什麼把戲,呵呵呵,他一邊放肆淫笑一邊脫下工作耳機遞給那位小學弟,“這個拿去,Eoen在二號窗上發號施令呢。”他這是在為瞭我荒廢工作啊。
“學弟能處理的瞭嗎?”我小心地問道,他卻笑得很放心,一邊拿起Pang的耳機戴上,現在他也和我一樣在聽11號窗的信號轉播瞭,“能,我不會看錯人的。”
Pun調整瞭一下電腦屏幕,從這個角度剛好能清晰地看到前行中的樂隊。同時Pun也展示出一個大大的微笑,“我比較懂你的心思。”
“就你會說話……”我佯裝要打他,看著清晰的畫面還是克制不得的笑出來,一邊向Film指出哪裡做的不到位。
時間過瞭不多久,樂隊的行進隊伍最終走過瞭體育場,我終於可以松口氣,一切進行的還算順利,出瞭Ngoi吹長笛出現2次小失誤,這小子還真是欠揍。
“呵———”
“今天任務結束啦!”Pun邊說邊把電腦屏幕擺正回去,但我說的還不確定,要說任務結束瞭其實也結束瞭,但是說還沒結束也還真沒結束,“Eoen那邊還有點事沒幹完。”
“嗯,他在對講機裡說什麼瞭嗎?”Pun逮住機會立馬問我,我也懶得避諱,“因為他幫我解決瞭社團鼓錢的問題,所以我答應他在他表演的時候從樂團這邊分點水給他,因為他之前抱怨沒有人送水。”我說完將要起身去做事,但是Pun一把拉我坐下,“那就沒有必要去瞭。”
“為什麼???”
當屏幕上顯示Eoen的啦啦隊進入體育場的時候我分明看到Pun在笑,啦啦隊的聲音吵的我很心煩,但是Pun今天的表現更讓我心煩。 “因為我…我幫你把錢還給Eoen瞭,連著那條項鏈一起。”他說得很迅速,接著對著對講機說道,“監控臺呼叫啦啦隊組,S-30錯瞭,看著點。”
“媽蛋!你就不能說清楚點嗎!!!!”我拉住他的衣袖讓他無法觸碰鍵盤,“我說的很清楚瞭~~”但是他還是跟我裝瘋賣笑,抽出手臂繼續擺弄那些鏡頭按鈕。
“你說什麼啊,錢還瞭?學校已經出錢給我們社團瞭?”
“還沒。”
“那你是怎麼還的錢?”
“就不告訴你……監視臺呼叫啦啦隊組,e-14。”你特麼就一拐彎抹角的混蛋,真是會攪屎啊……我真恨不得此生都用鼻孔看他,於是屁股一發力即可站瞭起來,“不管怎樣我都要去,我向他保證過。”
第二次就這麼又被他活生生拉下,手腳挺快啊你,“你會用監視器吧。”Pun突然就這麼問我,我點點頭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想穿制服是吧。”直到現在我還是不太敢確定該不該點頭,雖然心裡有千萬種聲音在喊我特麼超超超超超超超超想啊…我皺起眉頭緊盯著他看。
“別這麼看著我,我知道你想,跟我來…Dern,幫忙照看下,我去去就來。”他邊說邊站瞭起來,然後拉住我就走。
你究竟想幹什麼啊!!!!!!!!
我們兩個一直走到更衣室才停下,現在裡面沒人,大傢幾乎都去參加表演瞭,我皺著眉頭愣站著,他居然開始顧自己脫起瞭衣服。
“變態!!!!!!!!!!!!!!!!!你在幹什麼!!!!!!!!!!”你想強暴我我不要啊!!!!!地上硬…誒呀,我不願意啊!!!
他對我的喊叫置之不理,依舊顧自己淡定地脫去制服,見此情形我不得不緊閉雙目,一點都不想看見這污穢的一幕。沙沙的脫衣聲卻仍舊聽得一清二楚,一點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不久我感覺有什麼東西被丟到我肩上…我瞇起一隻眼睛偷瞄瞭下Pun,發現他還穿著白色的汗衫和拳擊褲。(註:記得Pun在No傢大床上的那條短褲吧,泰國人民以打泰拳為傲,拳擊褲在此可以理解為短褲~這是小科普,真的不是來吐槽的哦~)他微笑著一邊搖搖頭似乎在嘲笑我,“換吧,這個No你拿去穿。”呵……你說得倒輕巧,你穿制服所以裡面肯定也有穿衣褲!!但是我呢,汗衫牛仔的,裡面可就隻剩光光的肉瞭呀!!
“強盜鬼子,不要,我不想穿瞭。
“但我已經脫啦,快快,事情丟給Dern太久不好。”
我猶豫瞭一會,然後拿手指向他,“那你轉過去!”這話聽著有那麼搞笑嗎,居然能把你樂成那樣。
“害羞什麼啊……都……都是男生。”我知道他最先想說的是“都長一樣”他先前肯定有這麼想…誒呀,真是宇宙無敵超級大流氓啊!!我承認自己是個極易妥協的人,但是這回你想都不要想!我絲毫沒有跡象要放下示意他轉過去的手。
他還是笑著跟我說,“又不是讓你脫光光,把牛仔褲脫下來給我穿就行,衣服我可以穿自己的,至於我的制服你拿去用吧,不然你就變光混瞭!”
哦……天哪,我的腦子怎麼笨成這副樣子瞭。於是我才決定把褲子脫掉(放心,短褲還是有穿的)然後把它丟給Pun, 我們開始各顧各穿上都不屬於自己的衣服。
我看著自己穿上瞭心願已久的土黃色制服,盡管胸口不是那個自己夢寐以求“swasdikarn”字樣,而是“techque”,好吧,也差不多啦,“我穿上瞭就不會還給你瞭啊!”我嚇唬他。
“嗯,讓你穿回傢也行。”Pun說完就領著我離開瞭試衣間。
我回到監控屏前,然後向發愣的諸位笑笑,因為來的人居然是我而不是Pun,嘿嘿…哇哦…我要來真的瞭啊,操縱監視器哩,放心吧,都交給我!
我清清嗓子活動下筋骨,然後從地上拿起耳麥,戴到頭上,點開屏幕開始看表演。這會兒我居然看到Eoen正在和Kew說著什麼,然後……什麼情況……Pun拿著水正走過去。我忍不住“噗嗤”一聲笑瞭出來 ,當看到Eoen面對Pun送水來時那受寵若驚的神情,本來應該是我送過去的。他立刻通過11號對講機埋怨我欺騙瞭他,同時混合著Pun大笑的背景音。嗯,我也忍不住想笑(哈哈)但是笑不出,怕被湊的很慘。
隻得頻頻跟他道歉, 之後也沒有多再多想,因為坐在這裡以指揮者的身份看表演當然好過去下面照顧人啦。時間過的很快,所有的比賽和表演都引得現場聲浪連連,特別是當足球寶貝繞著球門轉圈時。另一種就是看臺上的觀眾向對方學校瘋狂的喊叫聲。連多年的老學長都不輸激情,按耐不住湊熱鬧去瞭,丟下所有的監察工作扔我一人負責(蒼天可鑒啊)。
頂替Pun的我不僅要監視屏幕還要隨時照料出問題的器材。好多次不得不走出去叫人,因為對講機裡人聲太嘈雜,有時根本聽不清楚誰是誰,還是自己親自跑過去省事。每次我出現在活動現場,Eoen就會湊過來,直到被他朋友嘲笑。這時Pun就會拿著食物和水努力擠過來插科打諢,看起來任勞任怨地伺候著Eoen,但我心裡清楚他其實厭煩得要死,真是比臺上的還要能演(哈哈!)工作雖然辛苦,但是看到大傢幹勁十足同心同力的樣子,我很欣慰。
Pun一直全程志願照顧Eoen,還時不時抽時間進來看看我,每次來都會帶著水和點心,我很懷疑他是不是指使學弟們去暹羅廣場買來的,因為這種牌子的面包(bread papa's)很好吃但是隻有在Paragon才有,表演臺那邊是沒得發的(不然Eoen就可以省下很多錢瞭)…問他好幾次他還死不承認,硬說是從展臺拿的,我隻好搖搖頭,真把我當傻子瞭啊。懶得跟他搞,面包真是好吃!
除瞭送水送面包,他還緊問不舍我累不累,急著想把衣服換回來嗎?人傢這會兒才懶得還你嘞!所以一直回答他沒關系。天漸漸暗下來,我方率先進球又引得一陣呼喊,直到最後我們都堅守住瞭自己的球門。場上分數牌顯示最終比分1-0,奠定瞭我們冠軍的根基,這是我們期待已久的勝利!
我和朋友們紛紛丟下耳麥,沖出去與臺下候補區的同志們激情相擁大聲喝彩。大傢一齊擁向操場大聲歡唱得勝歌還有校歌,運動場上到處充斥著我們獲勝的喜悅和歌聲,那激動的場面簡直溢於言表。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讓我們所有的疲憊和勞累瞬間煙消雲散。我看到每個人臉上熱淚縱橫,就連Pun也淚光閃閃。Brother主任高舉勝利的旗幟讓我們大傢在一片爆炸聲中激動而擁…我發誓自己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
……
比賽結束後,每個學校的學生還和自己的朋友留在操場上,互相慶祝和慰問工作(尤其是我們還奪冠哩)其實不論輸贏與否,我最高興的是可以見到很多其他學校的朋友,我剛和其他展臺的那些朋友分開(他們的校褲是黑色的,嘿嘿),比賽一結束他們就飛奔過來向我們學校表示祝賀,真是充分體現瞭運動精神。不管誰輸誰贏,友誼才是我們最終的所求,無所謂褲子的顏色,無所謂所在的學校。^_^
當我還在和另一撥前來道賀的學長聊天時(我又不是運動員,怎麼凈喜歡來找我)背後卻響起瞭熟悉的叫喊聲,打斷瞭對話..
“No!!!!!!人傢找你好久瞭!”媽呀!!這響動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的!!我開始懷疑Yuri在我身上偷偷安置瞭GPRS,不然怎麼可能在人山人海中瞄準到我- _-"
“喲,你這小子…這會兒居然給交到這麼可愛的女友,呵,去吧,下周回校見。”跟我聊天的Mot學長壞笑道,立馬結束交談,這下我能怎麼辦,隻能回笑看他離開,揮手告別“下回見啦學長^^;;;”
恭敬目送Mot學長走後,該解決眼前這個女子的事情瞭。“Yuri來找我有事嗎?”
“有啊…我才知道原來No也是工作人員啊!”我就知道穿成這樣會被誤解,因為Yuri知道我是樂團的幹活…不過就算我不說她也會逼供的,如此兩難的抉擇下我隻好從實招瞭…
“是Pun的,換的。”我看到的竟是Yuri令人不寒而栗的詭異的微笑。
我說錯什麼瞭嗎!?!?
她咧嘴笑瞭一下,接著挽住我的胳膊,“一起去吃飯吧。”哪能啊…………我看著她那張嬌嫩欲哭的臉,心裡瞬間湧上一股不祥的預感…
怎麼辦才好啊…我看著Yuri,此刻對講機裡小夥伴已經開始討論晚上的慶功宴瞭…

CaptainWhite-- inquired(被求無奈)

最終我還是拖著自己的肉身來到瞭這裡…這是一傢裝修風格很華麗的餐廳,就在我傢主幹道上,Yuri說瞭好幾回想來這兒吃飯卻連一次也沒來過(因為開店時間太晚),這個挑剔的女孩這下總算得償所願瞭。安頓好坐下來後我仍就迷惑不解,不是在哪的問題(反正和我傢一條街),而是不確定自己跟Yuri來這裡究竟要做什麼…?
我環顧四周,這傢店裝修得很時髦,不論是整體風格還是取的店名都很大方得體。這裡的裝飾品味和食物風味都是很有名的,我曾經和朋友們來吃過(兜裡有幾個錢時),有時老爸也會帶我來,但是今天有所不同的是,一起來的除瞭Yuri還有…
坐在另一頭的Pun和Em- -" “知道No和Pun關系這麼親密實在太好瞭,既然這樣Em我們就可以四人一起出發啦~”Yuri響亮的聲音還在耳邊回蕩,我又接到瞭來自Em沁人心脾的甜蜜微笑。聽完我覺得好生尷尬…不知道Pun聽瞭會是什麼感受,反正我一下子亂瞭方寸。 也許很多人都會懷疑我將要做出拒絕Yuri,Em,Pun的舉動…但是實際上我卻什麼都沒做,Yuri抓著我手臂的樣子讓我不知道該怎樣拒絕。結果Yuri還是和之前一樣一副肯定我會去的樣子(冤!?),每次都是這樣,莫名其妙就自動投入Yuri給我設置的圈套!! 一開始我隻是單純的認為就兩人出來幹幹脆脆地吃個飯,然後再平平靜靜的各自回傢。
哪裡會知道我實在太天真瞭…當Yuri自認為我會去(到底是去哪裡啊)時竟然還立即打電話叫來瞭Em,真是差點要瞭我的老命…Pun當然也跟來。 當開始瞭她們小女生之間的私人會晤…我們倆就隻能用眼神交流起來。本來打算去更衣室舉行換服儀式的,但是沒想到這回情形突然大變,活動一結束更衣室便湧進來一大幫人,大聲叫喊互扔衣服,房間都快被震塌瞭,脫個衣服都要折騰老半天,看來一時半會兒是停不下來瞭,實在是有心交卻無力換啊(尤其是Pun)--"
可惡的Pun又給我添亂,起先我猜他也許會穿制服去吃飯(我肯定會把褲子換回來的),結果…事實上,他還是穿著牛仔褲,天煞的混蛋!!!!!!
居然穿瞭一整天,我可憐的牛仔褲都是他的汗臭味,要命…討厭死瞭。
但是沒關系,讀者朋友們不用擔心我會吃虧,因為我現在已經把他的褲子給扒下來瞭,結結實實給瞭他一頓,嘎嘎嘎。
OK…回到飯桌上,我顧自己坐好,倆女生已經都把菜點好瞭,Pun和我都不需要浪費時間和腦力看有什麼…這真真是極好的,因為我們隻需要張大鱷魚嘴,來什麼吃什麼,安安靜靜的做個幸福的吃貨。
“Yuri給No夾隻愛吃的肥美多汁的豬腳啊。”Yuri轉過臉來對我微笑著說,我回瞭個發蒙的笑……誒…我什麼時候愛吃這個瞭?
“謝謝。”喜不喜歡反正都要瞭…-_-"…還不至於要跟如此美味的食物絕交…嘿嘿。
“哇嗚…Em也給Pun夾最喜歡吃的王牌炸**,有沒有很懂你啊?”這…到底是什麼力量促使女生們拼命如此!!見此我倆也隻能勉強擠出微笑,已經太多瞭。
我偷瞥瞭一眼笑著的Pun(情況跟我一樣),他跟我對視瞭一下,然後回答Em,“好啊…很感謝。”
我皺瞭下眉頭…他幹嘛搞的這麼扭扭捏捏的,我可一點不想幹預…這會兒我顧著自己內心的糾結(他這麼在意我是幾個意思),服務員就開始把剩下的美食一一端到我面前,我糾結的心思瞬間全無。
真好好好好好好好吃,一下把別的事拋諸腦後!
“這個給No—”Yuri快速用刀叉給我送來一個德風豬腳,這會兒Em也同樣不甘示弱給Pun夾去一大塊鮭魚凍…天哪!那是我的鮭魚凍!!!!!!
我一定要保持住自己的飯桌儀態,我必須要承擔起歷來的紳士精神,“吶,來…”我給Yuri夾瞭塊炸魷魚圈,她向Em展示得寵的笑容^^"…真是夠瞭…女孩間的較量…我忍不住輕輕笑出來。
Em臉色一沉,因為Pun仍舊忙著給大傢杯子裡加水,並沒有意識到要給Em夾食物。我偷偷拉拉他的衣角鄭重地提醒他,“Pun啊…不給Em夾點嗎?”看你怎麼辦,嘻嘻…
Pun轉過來做瞭個臉色讓我安靜一點,然後看他伸手盛瞭塊炸奶酪給Em,“這個怎樣,我隻顧著倒水瞭,對不起啊。”但那女生看起來還是不高興?
我皺皺眉頭,看來眼前這個朋友的老女友不好伺候啊,但是Pun仿佛還是沒有緊扣重點,因為之後他居然把自己盤裡的鮭魚凍分給我,“你能…能把你的德風豬腳給我嗎,換下。”真是馬不停蹄去作死的節奏啊…你另一廂房的還在吶。
“搞笑,哪個說要跟你換瞭,至於鮭魚凍嘛還是要謝謝啦,正是我想要的。”我邊說邊把魚肉送進嘴裡,然後護著豬腳不給Pun這個賊宼,引得他哀怨載桌,嘻嘻,活該..
“如果你要一個人獨享,你的豬腳就會和我的鮭魚在食道裡打架,然後砰!!!…”
“你以為是可樂和曼妥思啊…你是瘋瞭吧!!!!!!我的食道不是競技場不是用來打架的,白癡!!!!”真是可悲,我推翻Pun的謬論(就像第九頻道每周六的早間新聞裡能聽到那樣),然後還是把豬腳分瞭他一小點,他也把他那半塊鮭魚都給瞭我,haha…我也不是那麼斤斤計較個人是吧。
最終飯桌上的活動便被我們承包瞭,刀叉相向菜飛肉舞,一切在我倆的白色餐碟上火爆上演。這是什麼奇葩的打開方式?
餐桌上有段時間安靜得隻剩下男生間的喊鬧聲。Pun比我先發現氣氛不正,立刻停止抗爭,轉過去看Em,“怎麼瞭Em?為什麼不說話瞭,嗯?”
當我看到Em那依然沉重的臉色時,立馬也消停下去,同時也不忘回頭看看Yuri(敏感可真像病毒一樣會傳染啊),但是她看起來還是很友好,看起來正津津有味的看我和Pun的好戲。
“Pun給我炸奶酪幹什麼啊…Pun難道忘瞭我在減肥嗎?”誒呀,兄弟你多保重啊,傢務事小弟就不便插手瞭…我這樣想著,一邊抓起杯子猛的飲瞭一口,裝作什麼也沒聽到。
“哦…對不起啊。”他道瞭一會兒歉,很快又去盛別的食物,我看他利索地弄瞭點沙拉給她,“這個怎樣,Em的Rocket Salad,我記得,嘗下。”不虧是Pun少,完美hold住…正當我在探究Yuri的口味時,她已經自己抓瞭一把意大利面吃瞭起來。嗯,很好,這種不太用花心思討好的女生,我喜歡。
聽著對面那兩隻一個勁的道歉(Em氣的夠久的),最後Em終於在自己喜歡的涼拌海鮮粉面前露出瞭笑容,食物真的很美味,她笑的心滿意足。
而我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切,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手裡的刀叉瞬間變得很沉重,隻能來回扒拉盤子裡的米飯..
“No…No……No…………No!!!!!”嚇!!!?Yuri用力搖晃瞭一下我,把我嚇瞭一跳,我這是怎麼瞭,就像靈魂出竅似的,手裡還抓著刀叉,真是丟臉…我甩甩頭把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都趕走,然後回頭看叫我名字的那個人,“啊,說什麼啦??”
“可惜啦…多好的豬腳,我再給你夾吧。”
“不用啦,這些東西都很好吃。”我馬上回拒,她呵呵一笑。然後放下手中的刀叉,湊過去和Em講悄悄話。
“Em,就現在,快說吧,我等急咯。”好短短的突然聽Yuri說這樣的話,讓我和Pun一齊疑惑的望向兩女生,心裡緊張不安不知道女生們再做什麼安排。
Em看起來有點猶豫不決,轉過去輕碰Pun的肩膀,搞得Pun也不得不看著她,“有什麼事嗎?”
“Pun,下周末有空嗎?”盡管一頭霧水,Pun還是拿出手機認真翻看他的日程安排。
另一邊Yuri也緊追不舍,“No也看看啊。”她央求道,但是像我這樣的人會在手機裡留日程表嗎(就算占爆內存…也經常忘記)就算記住瞭到時也要忘光光。
Pun上下翻弄瞭兩三下手機,然後抬起頭回答,“有空呢,想去哪裡玩嗎?”Em一聽這回答就瞬間笑開瞭花,這時Yuri也不停蹭著我的肩,“No呢,No呢?”
“空的啊,有什麼事嗎?”真是要吊死我啊,到底賣的什麼藥好想知道啊!
我開口一發問,得到的卻是Yuri和Em很讓人費解的笑容,看起來似乎有個很怪異的答案在等著我們…看著那兩個女生詭異的相視一笑,我狂咽口水,似乎想要暗示我們什麼…到底在策劃什麼陰謀詭計啊喂!?
“Em快把那東西拿出來吧。”Yuri最先說話,她伸手過去抓住Em的手好像藏著什麼東西,“那東西”究竟是什麼東東?????好好的中學生怎麼城府建得這麼深!!
但我還來不及往下想,有個白白的東西就出現在我的面前…
那是優惠禮券,我正努力想看清是什麼禮券,Yuri看我滿臉疑惑就直接告訴我“Em從Serenade搞來的禮券,提供華欣度假勝地房間兩套哦,一起去啊啊啊啊啊啊。”Yuri此刻就像來自竹島的考拉叮在我的手臂上。
該怎麼辦啊…抬起頭剛好碰到Pun那傢夥奇怪的盯著我看的眼神,跟我此刻的眼神應該一樣吧,因為我也覺得有種壞壞的feel…四個人,折騰個開會能去哪兒啊…
“No到底怎麼想啊…去嘛!!!”能怎麼辦啊碰到Yuri這個自作主張綜合癥患者,這會兒又加上個擅長貢獻甜美笑容的Em,“Pun,去啦!”
我們作為男人哪裡有理由拒絕這些小少女呢!
吃飽喝足之後(為瞭討好這些女孩我們也是蠻拼的),買完那陶醉的四位數的單後,也到瞭該送女孩子們回傢的時間瞭。特地送她們上藍色的的車,因為據說安裝瞭GPS(消息純來自廣告),還給車牌照瞭相(夜深瞭,必須要確保安全才行)。
如果你們非要問親自上車送她們不行麼……………………因為我們接下來還有未完成的任務啊。
‘哦嚯~哦嚯~哦嚯~什麼也不需要想,值得去愛……那就放手去做’
車子才開離視線不到一會兒,手機突然叫瞭起來(在賽場工作那會兒,Pang學弟給我整的鈴聲),我慌忙掏出手機看到屏顯畫面上那張倒牌子的臉,對,就是Ohm。
“嘿羅…”
“去你媽的!!!!!!!!!!!!!!!”我擦!!!!!!!吼這麼大聲活膩歪瞭啊!!我驚的跳起惹得Pun發笑(這是好笑的事情嗎), 總之先罵爽瞭再回答他。
“你喊這麼激動是來找哥的麼!!!!!!!!在哪裡啊,嚎叫什麼!!”
“到店裡瞭!!!!!七大姑八大姨都齊瞭就差你全傢瞭!!!!!!!!!!!!”這犢子怎麼跟哥說話的呢,你還想見你祖師奶奶。
嗯,我和你祖師奶奶正要過去!!!兒孫們快出來準備好擦鞋接駕,二十分鐘後速到,起轎!!!!”我趕緊在他發飆之前掐斷電話,那邊都是音樂聲(不用說也知道預約的那傢店肯定也有放著新歌)夾雜著眾人的喊叫聲……這會兒估計這傢店肯定快給掀翻瞭。
“定的是哪傢店啊?”Pun一邊問一邊招手攔下車,我打開車門坐進去然後對著司機大哥說,“Lum園,謝謝。”
很快就到瞭預定的飯店……其實不用跟我說我也知道是哪傢店,因為他們經常來這兒,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選同一個地點,反正隻要有聚會活動來這兒就對瞭。
我和Pun一從車上下來就火速趕往大傢的集合點,大傢一見到我……哦嚯……嗯…那場面,全校出動嗎,光我認識的朋友就有已經有四五十個瞭。
“瞧,這小兩口!!!!!!嘿嘿嘿嘿嘿嘿嘿.”少根筋的ohm帶領大傢瞎起哄,像個醉佬(看來真醉瞭),我真恨不得拖他回傢幫他清醒清醒。而Pun隻是面露微笑,然後拉我過去摟住。
混蛋你這是在做什麼啊!!!!!!!!!!!!!這時又是一陣人聲鼎沸地動山搖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
“喂,Pun,你做的有點太過啦,No快來我這兒坐吧~”謝天謝地啊……救我出火海的竟然是Eoen,他正叫我坐到他身邊去。這時Pun那邊的朋友也在叫他去另一邊坐。 我在他們留給我的位置上坐瞭下來。這時已經聚集瞭五隊人馬,都是幫忙過足球比賽的事的,不管是走隊的,幹體力活的,上臺表演的,演奏音樂的,沒想到連沒有出力隻是過來慶祝勝利的人也有,誰讓我們是好兄弟呢^__^
但最出人意料的是,我居然看到瞭…
Golf那傢夥!!!!!!!!!!!!!!!!!!!!!!!!!!!!!!!!!
Golf也算我一個比較親密的朋友(曾經也在樂團幹事,但是此人生性慵懶不按時排練,被踢除瞭,真是……)他是個好人,平易近人,相親相愛(朋友們也都很喜歡他)陽光健氣,可惜他是個脾氣火爆易沖動的人,不太安分守已,總是惹是生非,其他學校的學長們都很看不慣他,常常被挨揍(好幾次害我也被拉下水),最不幸的是他和校長的侄子也有過節,去年這倒黴蛋就被勸退瞭(那會兒我們極度仇恨校長……到瞭現在我還是一樣怨恨他)
就算這樣我們也還是經常聯系,有時還會約出去玩,或者他直接來我傢找我,電話也打的很多。但是這段時間我倒是一直沒見過他(忙著籌備足球比賽的事),這下可算是見著瞭。
“你小子近來可好啊!最近都不見你人啊!!”我狂拍他幾下,馬上跟他打起瞭招呼。
“好著吶,新學校的妹子超正啊,我簡直心花怒放啊。”他一開口就拉起瞭仇恨,可不是嗎……哪像我們學校每天隻能男生對著男生看,簡直羨慕嫉妒恨啊。Golf已經轉校到素坤中學瞭(註:好吧,我瞎編的,求你們不要去查證。。。。。。)
“有福同享啊,幫我物色一枚哇!”這麼淫穢的話絕對不可能是我說的,不是ohm還能有誰,他滿嘴酒氣的湊過來。
“你不是已經有瞭嗎,再說我們學校的女生品味很高的.”
“??? ????!!!!找死啊!”(註:再次原諒本腐補不牢的腦洞,此處我覺得再美的中文都比不上韓語罵人經典)…嗯,Golf不愧有膽識,敢於把真話說出來,佩服佩服!哈哈,我差點笑岔氣。看Ohm此刻已經臉黑紅黑紅的,盡顯醉酒跡象(Ohm本來就是深色皮膚,隻是還沒到烏黑的程度而已)
當然這種人物設定不止Ohm一個,其他人紛紛不甘示弱的湧上來…“哎呀,我不求漂亮洋妞,我隻想要一個類似No傢的Yuri那樣的日本小女生,拜托拜托!” Film你真的夠瞭……少在爺面前放肆,我狠狠揍瞭他一腦袋,“誒喲…幹嘛打我,你還是把Yuri讓給我吧,你不是不想要瞭麼……那樣,你就能堂而皇之地嫁給Pun啦。”哎呀,這種滿嘴亂性胡說綜合癥患者怎麼國傢衛生部也不派人過來照顧一下!!!
‘哦嚯~哦嚯~哦嚯~什麼也不需要想,值得去愛……那就放手去做’
上蒼還沒來得及……沒來得及給我爆粗口回去的機會,話題中的女主人公就給我來電話瞭,應該是打過來問我回傢瞭沒吧……我一邊拿起手機一邊給Film一個“你小子給我等著”的表情,看見他給我做瞭個鬼臉我真想猛踹他幾腳。
我走出喧鬧的飯店,找個安靜的地方接Yuri的電話。她打過來告訴我已經到傢瞭,然後叮囑我少喝點酒,不要喝醉瞭,到傢之後給她發條sms……知道啦,我回復她,有人關心總比無人問津好嘍。
我正和Yuri通著電話,卻發現Golf也跟著出來瞭,臉上的神情還怪怪的,好像要告訴我什麼不太能接受的消息。
我覺得Golf不像是突然為瞭抽煙而出來的樣子,於是決定先不跟Yuri聊電話瞭,“那就先這樣吧,等會兒我回傢瞭給你短信……乖,晚安。”
見我掛瞭電話,Golf立刻給我遞瞭根煙過來,但我是個不抽煙的乖孩子,因為擔心嘴巴會變得不可愛……開玩笑啦,不會總那麼相信我說的話吧…我不抽隻是怕老爸會在我耳邊說個不停……
“不要啦,你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嗎?”我還真沒有看到過他像現在這麼嚴肅的樣子。
“你和Pun最近很要好嗎?”要死………問我這個煩不煩啊!!!要是別人來問我早罵過去瞭,但是看Golf這麼認真的神情,該不會是暗戀我吧?
“就……嗯,有點,你怎嘛啦?”他越是支支吾吾的樣子越是讓我有這種懷疑,他越是不說我就越是想知道,“你怎麼瞭,快告訴我啊…”速度講!!
“那傢夥……Pun……還在跟女朋友交往嗎?”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2篇就到這裏瞭, 其實嚴格上講是雙方都在出軌,那就分手好好尋找另外的壹半吧!所以呀!小編感慨,如果不那麽愛的話就不要在壹起,不然容易分手!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nNo同人耽美小說上一篇: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1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