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5章-Pun更不僅僅是我的朋友!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5章-Pun更不僅僅是我的朋友!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5篇! 劇裏的Em好像不是這麽的饑不可耐的吧!還是我斷片了?天啊!

The run back Truth

早上太陽透過窗簾曬進來,光線並沒有那麼強,因為我六點就起來關過一次…嗯…我到底想表明什麼來著?哦,後來再看手表已經顯示快九點啦,居然還沒有人起來。我抬起手來看瞭看時間,揉揉眼睛,然後再把手放回去。Pun一直枕著我的手臂,麻麻的讓我不得不抽出來活動下筋骨。看著Pun埋在我懷裡那張熟睡的臉,舒適愜意到不行。拜托適可而止瞭啊喂!

‘啪——’

“嗯——————…幹嘛打我!”臉還貼在我胸口就來不及得吼瞭一聲,隨即伸出腦袋來任我玩弄撫摸,“九點啦,你是要睡到太陽落山嗎?”

但是看他好像還沒有睡夠,他閉著眼睛聽我嘮叨,一邊伸手去摸床頭的手機,奈何摸不著。於是我把手腕湊到他眼前,讓他好好看看手表上的顯示的千真萬確的時間,“九……點啦——”我重復一邊,怕他眼屎障目看不清楚。他皺皺眉頭,象征性地看瞭下手表,然後把我的手抓瞭回去繼續墊在自己臉下,“十點再起。”

“額,你睡你的,老子餓瞭,要覓食去也。”不起來就算瞭,誰還求你啊!我不管他,打算把被他枕著的手抽出來,沒想到他連睡著都能使出這麼大力氣。他猛地拉我回到床上,好吧,前功盡棄。“不要…先陪我睡,十點再走。”Pun帶著鼻息的聲音從枕頭和我的手心之間傳來。“搞毛,爺很餓啊!”

“先睡。”

“先吃。”

“先睡。”

“吃啊。”

“睡………………”這老王八羔子,為什麼總跟我過不去啊!(我上輩子是造瞭什麼孽喲!?)我瞪瞭他一眼,他居然挑起眉毛敢回瞪我,你是吃瞭秤砣睡定瞭是吧…等會兒老子把你床給拆瞭信不信!

我撅起嘴咕噥道,一邊用另一隻空手抓遙控器,打算看電視打發時間。忍不瞭多長時間,肚子開始咕咕叫瞭。‘咕咕———————————’

大哥你聽到這淒涼的慘叫瞭嗎!我的肚子隨心所欲地叫喊著,終於喚醒瞭沉睡中的小王子,“你真的餓到這步田地瞭?”

“嗯。”

他突然這麼直白的問我(哎呀,羞死人),立即縱情狂笑起來(你給我等著),然後起身,坐在床上伸瞭個懶腰,“吃就吃吧,先沖個澡再說。”他不再聽我說什麼,抓起毛巾若無其事地朝浴室走去…嚇!?什麼情況…憑什麼這貨起得晚卻比我先用上瞭洗手間!

我搖頭瞭事,暫且擱置那傢夥的事情,把電視從外國電影換到瞭九臺的早間卡通片,解悶。“No~”瑪德,這又怎麼滴瞭,你幹嘛把頭探出來啊…我轉過去看Pun那張略帥的臉,那面部表情略微狡黠。“你怎麼回事?”別指望我能談吐高雅…不可能,我向來就這麼一(粗俗)人。看到Pun帶著笑容揮手示意我過去,老子當然懶得動啦,但是這傢夥一副堅持不懈的德性,我隻好過去看看,怕他再這樣揮下去手都得斷瞭。“你是在浴缸裡發現美人魚瞭咩?”我一邊碎碎念一邊拖著步子朝他走去,一不留神就被他拽瞭過去,鼻子被狠狠啄瞭一下,混蛋,牙還沒刷吶!

“morning kiss!”他迸出一句,啪的一聲將廁所門關上!完瞭…踩坑裡去瞭,嘻嘻嘻…這會兒我竟然會控制不住笑出來…嘻嘻嘻……嘻嘻嘻。“No!!!!Pun!!!!!快起床!!!!!去吃飯飯。”還沒來得及出浴室門,就聽見門那頭傳來女孩子們的呼喊聲,嗯…還真是時候到飯點瞭,一大早聽到Yuri這樣的喊叫聲我忍不住發笑。“怎麼瞭,girls,顧自己起來也不打個電話叫醒我們。”一打來房門就看到Yuri和Em已經梳洗打扮完畢,香噴噴地站在眼前瞭。而我還穿著睡衣(球褲),Yuri一見我就笑得無比歡快。“No初醒的樣子真是可愛啊,朦朧的睡眼,紅潤的嘴唇————”呃呃呃…這是誇男孩子的詞語嗎?我趕緊甩甩頭放大眼神,但是這嘴巴…該拿嘴巴怎麼辦嘛!

聽Pun洗瞭一會兒後,他也開門出來瞭,拿著已經擠上牙膏的牙刷遞給我,“牙都沒刷,怎麼就跟人聊上瞭。”哇哇哇哇,要我說什麼好,內心一陣凌亂,乖乖接過瞭牙刷。女孩們在房間裡愉快地看起瞭卡通片,等Pun和我兩人洗漱整理完畢,就一同出門吃早餐。也難說是早餐,因為看下手表現在已經過瞭十一點瞭,“再等一會兒就可以直接出去吃午飯瞭,這樣不是更好——”我輕聲嘀咕。(註:我忍不住跳出來發個冒號:你們中間兩小時都在幹什麼!!!)

Pun突然就轉過身來,“你就扯吧,不是你肚子叫的那麼大聲把我吵醒的嗎?”

“真的嗎,No!!!!!!”Yuri你理解能力不要這麼強好吧- _-"…Pun,我跟你沒完,你居然當著女孩子的面拿這事羞辱我,誒!!!

我們四人進入度假村價格不菲的飯店,就是懶得麻煩Pun開車大老遠的去吃一頓,再說天氣也這麼熱…嗯…如果Ohm看到這裡一定會跳進來狂扇我巴掌,他知道我這種人從來不怕麻煩別人(對我可是真愛啊),但如今…在這件事上,Yuri明顯能發揮的比我更出色。“Pun……人傢想吃面包。”哎呀嘛,我看她已經解決瞭盤子裡的食物,還企圖掙紮地發出這樣的聲音…怎麼樣,我就說自己不會看錯人吧,哈哈。“要去哪裡吃啊,Yuri,你不是買瞭很多來的嗎?”我幫Pun回答道,實在是怕麻煩他(真心的怕麻煩他),雖然外面還有很多好吃的。Yuri氣的臉都鼓瞭起來,“沒有啦……”她回嘴道,一邊伸手抓住Pun的手臂,企圖打動他。(額,你弄清楚這可是誰的男人啊)

“好不好嘛,Punnnnnn,來的路上我看見有一傢在買,陪我去買嘛———,反正下午度假村待著也沒什麼事可幹啊——”我暗自發笑,你怎麼知道下午沒事可幹,你能讀懂我的心思不成,呵呵。“那就去吧,Em要一起去嗎?”額,我差點忘瞭Pun這傢夥心慈手軟,擅長沒事找事。聽到答復,Yuri迷起眼朝我笑,像個獲勝者一樣…你就得瑟吧!

“不知道…我…想休息。”Pun身邊的女人溫柔的回答道,這話讓Yuri一下泄瞭氣,“哇……”這回該輪到我對Yuri擠眉弄眼得瑟不停瞭,哈哈,爽。“不過那也沒關系啊,Yuri和Pun去就行,我就在這裡等著好瞭。”額…為什麼聽Em說這話讓我有點覺得哪兒不對勁。Yuri聽完用力地點點頭,“那我就和Pun一起去啦,Em就和No在這裡…No也懶得去,對不?”啊…呃…

“OK,那就這麼愉快地決定啦…出發!”我就這樣再一次被Yuri推入瞭火坑,各位讀者朋友,Y____Y

***

他兩開車去瞭城裡之後,就隻剩下我和Em獨處一房…我來女生房裡給她作伴。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交談,頂多在一起看看電視而已。我坐在床尾按遙控器,而Em半躺半坐在床頭…事實上,我一直在留意防范我們之間的安全距離。“No和Yuri交往很長時間瞭吧。”但是,好端端的她偏偏向我提這種問題,讓我一下子無言以對…很久瞭嗎?

“不…不清楚啊。”

“有一個月啦,一年到瞭嗎?”嗯…我努力回想我們到底是從何時開始認識的…記得是六月吧,那時我們在修道院舉辦音樂會…究竟是何時我被Yuri當成瞭男友啊…真記不清瞭- _-"…

“還沒到呢…我也記不得瞭,憨憨—”我回答她,邊用笑聲來掩飾自己的窘態,還是不敢回頭看Em的表情。“No你這麼可愛…Yuri可真是幸運啊。”嗯………這句話聽起來怎麼怪怪的,但是我必須讓自己冷靜下來,把控住整個場面,“我朋友難道還不夠帥嗎,Em,哈哈哈。”

說話間我突然感覺到床開始搖晃起來,背後有什麼人正向我爬過來,“那種是帥…而No這樣的帥才叫可愛。”這是贊美我的詞嗎…?我疑惑不解地轉過身去看Em,卻發現她正向我爬過來,越來越近,我僵直著身體一動不敢動…最後隻得假裝回過頭來繼續若無其事地看電視,此刻我已經亂瞭陣腳六神無主瞭…那些之前Golf所說的話再次湧現在我腦海裡,那些我幾乎已經努力忘記的話,一下子又充斥回我大腦。但是Em沒有再靠近,她過來隻是想下床拿頭繩把自己那頭長長的秀發紮起來。接著便回過身來看著我的臉,露出微笑,“No知道嗎,去年No來我們學校參加音樂會,引得所有女生尖叫連連…我也很喜歡呢。”

“沒那麼好啦…我隻是來打醬油的。”

“才不是呢,No是那麼的可愛…這這,來,幫我把項鏈扣上,我看不見。”但我隻是覺得Em未免有點過瞭,一個勁地誇我可愛(作為男生當然想聽到“帥”這個詞啦,這樣才像話),我這樣想著,一邊還是走過去幫Em扣項鏈。一會兒功夫,那串項鏈關節就被扣進去瞭,但是當搞定的那刻,Em忽然轉過身來感謝我,讓我一下子沒來得及退開。“多謝啦!”這時我們之間距離已經不足一尺,面對著面,Em莞爾一笑讓我又一下子震驚不知所措,那有意的笑容絲毫沒有表現出任何焦慮不安,倒是我變成瞭唯一正在糾結該不該做抽身而退的一方。“No的小嘴真是紅潤…碰下行嗎?”Em帶著笑容,前傾過來,用手指觸碰我的嘴唇,我仿佛從她美麗的瞳孔裡看到瞭她想要誘惑我什麼。我絕對,絕對不會陪她胡鬧的…

“一起去外面踩沙子吧。”我移動身體避開她,一邊試著請她去外面別的地方,再這樣兩個人獨處下去恐怕不是好事。但是她一句“不要…腳疼還沒好。”就置我於一敗塗地。那副向我獻上的笑容,看起來充滿瞭穩操勝券的意味,塗抹著粉色唇彩的甜美嘴唇微啟,對我說道,“Yuri還要挑選很久的面包,才會回來。”

“是…”此時此刻,那些所有絞做一團讓我心神混亂的事情全都消散褪去,我模糊的意識裡隻留下那段視頻,正一段段循環,一幀幀再現,來來回回,驅趕不開。直到我眼見著Em脫下自己白色的汗衫,眼前的景象比Golf給我看的錄像裡更加真切…我驚愕地看著眼前的事實,真的不敢相信。呈現在我眼前的,是我朋友的女朋友,全身隻剩下白色的蕾絲紋胸,還有一條項鏈。“Em,你要做什麼…”這並不是問句,而是警示,提醒眼前這個女人保持理智,不要超越自己自己不該做的事情…但我得到的回復,隻是那充滿引誘的笑靨。“要是No不反對,我倒是很想跟No經常見面”輕軟綿柔的女性玉體向前一傾,貼進我的身體,接著抓過我的手環住她後背,就放在內衣外襯,“可以嗎…”

我深知這回不像那次Yuri的試探…我是男人…如何抗拒眼前千鈞一發的場面,如何保持懸崖勒馬的理智。Em迷人的體香危逼而來,不給我留一絲退路,跟著光滑潔凈的羊脂肌膚不斷磨蹭出花火,讓我剎那間神魂顛倒,意亂情迷。這一切都證明瞭Em不虧是一個玩弄情欲的絕頂高手。 

這是朋友的女友!

那個朋友是Pun!

Pun更不僅僅是我的朋友!

“Em!!!!!!!!!”我不能讓這種扭曲的情感繼續惡化下去。我這一聲大喊讓名字的主人驚瞭一跳,但仍然沒有阻止她繼續對我身體的侵略。“No也有感覺瞭啊…”

“Em!!!”我使出全身力氣將她推開,真的用瞭很大的力氣,我也不想這樣的,一看到Em痛苦的臉色,我就知道是男生的力氣把她弄疼瞭,但除此之外,我別無他法,我無法做到克制自己。我深吸瞭一口氣,然後拿起椅子上的毛巾蓋好Em的身體,“我就在隔壁房間,有事叫我就行,先休息吧!”因為實在無法再對她說出其他的話瞭。我理好自己的衣服,恢復原狀,然後打開門走瞭出去。事實上…

我真的沒什麼能跟她說的…

此刻,我頭腦中隻有一個人,Pun。Golf告訴我的一切,是真的。Because I kNow.

從華欣(逃)回來後,我第一個電話就打給Golf。事實上還在華欣的時候我就幾次沖動要打電話找他,但是Yuri一直纏著我,根本找不到合適的機會。到瞭晚上,又和Pun睡在一起,實在找不準時間飆電話過去,於是向Golf的求救熱線隻好遺憾取消。Golf聽完我的描述之後大喊一聲,“婊砸!!!!!她居然連你都敢動!!!!!!”額啊,你也太直白瞭吧…我也想不清楚她怎麼敢這麼亂來。“那賤貨本以為你也會乖乖就范,不料如意算盤竟然打錯瞭。”電話那頭Golf仍舊義憤填膺憤慨不休,但我不想理會,Em到底是個怎樣的人,隨便她,我唯一擔心的是Pun…我該怎麼辦,我不能坐視不管。越想越覺得狂躁,我和Pun曾經那麼糾心結肺到底是為瞭什麼,我們曾經落下的淚水到底有什麼意義。就為瞭把Pun還給那種女人嗎。作賤!!!!!!!

不知道Golf後來都唾罵瞭些什麼(我也沒怎麼用心聽),掛電話之前他丟下一句,打算周一傍晚來學校找我。而那天剛好是樂團首輪甄選的日子,我必須要留在社團。周一早上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來學校。因為昨晚Pun很晚才把我送到傢,再加上跟Golf通電話,長篇大論到凌晨兩三點,天蒙蒙亮為止(說真的,多半是廢話)。“矮嘛!!你怎麼看起來像具幹屍這麼疲乏無力噠,去瞭華欣才三天就把你精力榨光光啦!!”這張臭嘴真是,Ohm這個混球…我剛出現在教室裡,就聽到一陣犬吠聲。哪天才能不這麼討打啊,但是今天我沒有發功,實在使不出力氣修理他,隻好先把包裝袋砸向他那張臉。Ohm立即用手背擋住,“yearrrrrrrrr,還有禮物!!太贊啦,爺喜歡這個。Keng!!!快過來嘗嘗!!!”呃呵…這死狗叼骨頭的速度還真迅猛,Ohm愉快地搖著尾巴,還叫上Keng(正在講臺前說大話),看,我桌邊又多瞭一條搖晃的尾巴。“耶,魷魚啊,我喜歡,棒呆!!”說完Keng就迫不及待把手伸進袋子裡,我哭笑不得,“上周五我不在的時候,有什麼情況嗎”我翻開剛從書包裡拿出的書本,邊問到。“沒什麼,Mrs.phachari來問你,我已經幫你轉告她瞭,你逃課去瞭華欣。”我操—混蛋!!!!!損友!!!!

我轉過去盯著他看,他還想繼續打混,“嗯,這樣…你拿著這些魷魚送去給Mrs.phachari,她就不會生氣瞭,千萬不用感謝我們。”你不告訴我我也不會向你致謝瞭,墳淡!!!!!!“雜種,既然這樣這些都給Mrs.phachari好瞭,你倆別啃瞭。”我立馬奪回來,還不如給社團的小弟們吃。剛把魷魚放進課桌,就聽見Ohm和Keng失落地大喊大叫,活像兩隻喪傢犬。“人傢開玩笑的啦啦啦啦啦啦啦,人傢跟Mrs.phachari說你不酥服———”嘔…畜牲…不要這麼奶聲奶氣地叫,我寒毛都立起來瞭!我鼻孔朝他們,然後放出魷魚還給他們繼續啃。“來,這個這個,話說你的華欣遊怎樣啊…交往以來首次出擊。”才剛坐好,Keng那傢夥又再一次打開瞭新的話題,加上Ohm在一邊添油加醋頻頻點頭,嘴裡還塞著一片魷魚貪婪地咀嚼著(兩隻都是)。“搞定瞭嗎?”緊追不舍…我斜眼看瞭看他們,滿嘴零食還想提問。“搞定什麼啊,你們這倆混蛋!”

“全壘打!”Ohm突然直起身子,裝出全副武裝的氣勢,我真是怕瞭別人瞭,隻好拉住他的肩膀,拽他下來坐好,“泥垢瞭…打毛啊,我對Yuri從來沒有那種想法,你是知道的。”

“我草!!你倆都在一起睡瞭兩晚瞭,別告訴我什麼都沒發生啊!!!!你是甘地麼!!!!”喊這麼大聲是要把周圍的警察都驚動到嗎,這西斯…我猛一拍他腦子,杜絕他再亂想。“我們男女分房睡啦!”

一聽這話,Ohm和Keng頓時沒趣起來…你們怎麼回事啊,“我去——我還以為能夫妻雙雙把床還呢…你怎麼連招呼都不打就默默陪給Pun睡瞭.”我靠,混蛋Ohm,小點聲會死啊!!!

“你們無不無聊啊,就喜歡找事,為什麼總拿我和Pun開刀?”我邊說邊往嘴巴裡塞魷魚片,看他倆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那是因為…平白無故的,你們好的有點…非比尋常。”

“就是…也太‘平白無故’瞭!!毫無征兆的,兩個原本見面還隻停留在微微一笑階段的人,到瞭現在見面恨不得撲上去的程度。”你大爺啊…混球犢子!幫幫忙別這麼超分貝的叫喊,老子什麼時候那麼幹過!!!

“你別瞎嚷,我們隻是正常交談,他要幫忙處理我們社團的事啊。”

“但這件事不是已經過去瞭嗎,他幫助社團的職責已經完成啦,就你們鬧失蹤那次,還惹得小女友們紛紛飆電話來,進行到這種階段也還真是奇葩。”Ohm這個蠢貨居然還分析得頭頭是道,讓我無言以對…等到對付那些數學公式時,看你怎麼逐一擊破?

我正要反唇相譏,卻聽到Ohm在教室前面大聲喊我的名字。“喂,No!!Pun叫你!!!”真是不會做人,你想我送你一程嗎!!?直沖沖喊來又讓死Ohm和Keng笑得發顫,“看吧!我就說!!!現在這兩人如膠似漆不能一日不見,豈有此理…Pun這小子又來這裡抓我朋友瞭,兇猛啊Pun。”Ohm嘀咕個不停,好像被人傷到自尊瞭,但也沒見他有多少在乎我,還是眼前的魷魚片比較讓他上心…呵呵…這就是所謂的真愛啊!!但好像…他似乎提到如膠似漆什麼的???不管瞭。我搖搖頭舉步向教室外面走去,Pun正伸出頭不停招手喊我,催我趕緊出來…但是…拜托你不要這麼明目張膽的行嗎,沒看到我那些朋友們笑得異樣感十足嗎。“幹嘛?”我一走過去就問道。“確認樂團選拔賽的事。”嗯…Pun是來確認報名現場音樂會的事情的。我點點頭,可是…我剛跟Fi(學生會會長,又是他們樂隊的領唱)打電話說過這事,難道不是嗎?“我已經告訴Fi啦,你們樂隊難道沒有聊過嗎?”

“你打過來時他剛睡醒,他稀裡糊塗聽瞭些什麼都不知道。”額,得,這種樂隊我可以放棄嗎- _-"

我呵呵地笑,“今天傍晚…事務大樓社團教室…”當我又清楚地重復一遍時,發現他居然眼睛已經瞪成鵝蛋瞭。“該死!!這麼突然啊,我傢夥還沒帶來呢!!”阿彌陀佛…是你們樂隊頭頭自己沒聽我的,又不是我的錯!

看著Pun那張垂頭喪氣的臉,我頓時覺得自己大權在握,“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要來找我做主.”就是這樣,喵…怕瞭吧,社團社長威逼學生會會長…嘿嘿嘿…勝算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學生會秘書長已嚇的面色慘白,嘎嘎嘎。“你就記上我名字唄,No~”哎喲…裝得這麼楚楚可憐就想喚起本社長的憐憫之心嗎,管你使出什麼手段,我憑什麼必須得記。Pun抬起頭來,眼睛裡散發出閃閃光亮,賣弄可愛,“你愛的人誒…”

“滿嘴胡話!”我反唇相譏。“額,愛你的人也行…就醬.”你遣詞倒是輕松,接著他側身掏出口袋裡響起的手機,而我背靠著墻壁等他。‘I could be blown,I could be blue,I could be violet sky~’

‘嘀—’

“哈嘍,Em。”嗯……你愛的人,愛你的人,那又怎樣……我這樣想著,但,等等!!

那是Em!!!?

我的臉色告訴Pun不要接那個電話…救命,光聽到這個名字就能讓我立即氣絕身亡,我覺得自己渾身哆嗦,氣脈逆行,這一切都緊緊被Pun那張帥氣的臉所牽引。也許是我過於表露的神色讓Pun發覺出不對勁,他看著我怪異的表情皺皺眉頭,也許是我不擅長控制自己的情緒,每當心裡想著什麼臉上就會不經意間流露所有。此刻我覺得自己臉上寫著“不滿意”幾個大字,而Pun臉上同時也回應給我‘不理解’幾個大字。“Em…今天恐怕不行…嗯?…No嗎?”他看起來還在聊,但是那些話聽起來Em似乎問到瞭我!?問瞭什麼??為什麼要問啊???

我皺起眉頭看瞭一眼那張對兩邊都疑惑不解的臉,“No當然也在,他是這邊社團的社長,哈哈哈………啊?…”這會兒輪到Pun朝我皺眉頭,“來做什麼啊,又不好玩,有的都是我那些個朋友。”呵呵…聽Pun這些回答我也知道瞭電話那頭想要幹嘛,隻不過Em這麼做究竟是為瞭什麼。
好…Em…到瞭就告訴我,我會來門口接你。”我安靜地等著,直到Pun做完最後結束語掛瞭電話…我看著他把手機放回口袋,但他就像做錯事似的不敢和我對視,“你生氣瞭嗎…Em要過來。”

這會兒我發愣瞭?因為並不是Pun想的這樣。如果Pun認為我生氣是因為吃醋,我可以對著良心發誓絕對是他想錯瞭,我從來不曾妄想能成為Pun的一部分,哪怕是他手指的指甲,因為我是男生,我知道什麼就該是什麼…每天我都反復對自己說:我很知足,我們之間的關系,可以變成這樣;我很知足,我們之間不需要任何山盟海誓,照樣能夠覺得幸福;我很知足,我們之間經歷過床笫之歡的些許纏綿悱惻。我就是愛著當下的一切,憎恨往後的那些。我絕不容忍誰來傷害我最重要的那個人。
“沒,沒生你的氣…想多瞭。”也許這話聽起來沖滿怒氣,但這已經是我所能控制的極限瞭,我已經努力不去攪起Pun的擔憂。
“可以嗎?對不起…”他用粗壯的手掌撫摸我的頭發和肩膀,期望著我能點頭接受他的請求和道歉,“搞毛啊,沒關系啦,額,我要進去抄作業啦,周五請瞭病假的。”最後我把這個慌搬瞭出來(因為Ohm說現在身體好多瞭,沒什麼大礙),至少比站在這裡不理Pun強…他會不會因為這樣而錯認為我在生他氣?

“嗯…對不起吶,No?..”Pun再次道歉,這回我隻好點點頭,一邊輕輕拍拍他肩膀。“不要想太多啦。”我丟下最後一句話,然後轉身回教室。Em拖到現在才來學校找Pun,為什麼我竟不知道她的目的。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5篇就到這裏瞭,不知道從哪時起,這個世界定下了那麽多的條條框框,告訴您這是對的,那是錯的,男人不能愛男人,女人不能愛女人!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nNo同人耽美小說上一篇: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4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