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6章-Pun的情敵出現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6章-Pun的情敵出現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6篇! 講真,當時小編看劇的時候,還很喜歡Eoen的,因為很可愛,也很專情!不過No處理得很好,有跟他講清楚!可憐的Eoen,讓八月小哥哥治療妳吧!

Face to Face(碰面)

Mrs.meda剛宣佈下課,我藏在桌子裡的手機就響瞭,幸好混在嘈雜的人聲中,老師並沒有聽到手機和桌子搓澡似的劇烈震動。
我摸出手機一看,這個Golf還真會掐時間,“你到哪瞭?”
“快到瞭,出來接駕!”瑪德!你搞的好像不是從這裡出去的一樣。
“搞笑,你來事務大樓社團教室找我,我得去準備樂團預選工作瞭,懂?”
“那怎麼可以——,我犧牲泡妞的時間來找你,你必須出來迎接,到瞭,一會兒見!”這咋又是個我行我素不好好聽我話的人呢(人生已經如此的艱難,派個任我使喚的人來,可好!!?),他隨即掐斷電話,把我推入不得不整理行囊出去迎駕的境地。
“Ohm,社團的事先拜托你瞭,我立馬就回。”
可想而知必遭此貨痛罵,“納尼————,你又要死去哪!選拔馬上開始瞭呀!”
“嗯,是這樣的,Golf到瞭,我得出去接他。”
捕捉到這個名字,Ohm一下興奮起來,“really !?呃,快把這小子拖來給爺踹幾腳,那天他居然拿魚露當酒耍我,真是狗膽包天,必須好好教訓他一下,不,好幾下。”哈哈哈,你自己交友不慎,活該!!
我越過雕像,十萬火急地跑到校門口,緊張著手表上每嘀嗒一下就離選拔賽更近一秒,但是仍不見Golf的身影,“狗娘養的…不是說快到瞭嗎”我氣急敗壞地咒罵。
正在等他這當兒,眼前飄過一絲修道院校服的身影,引起瞭我的註意…誰??雖然距離很遠,但是絲毫沒有削弱那份優美。我緊盯著那白色的身影,隨著距離的逐漸拉近,不難想象此刻的自己激動得與別的男生一個德性。
但……
媽媽咪呀…我怎麼反應這麼遲鈍…Em已經走至校門,我隻好掉頭裝沒看見,實在是沒什麼能跟她聊的,但感覺她已經朝我看過來瞭。
此刻除瞭我,Yam學長,Suchat主任還有很多其他同學都放學湧出來瞭,隻是絲毫不見有長得像Pun的臉出現…看起來我和Em還得各等各的,但我可不想搭理她…這個女人做過的一切,已經耗盡瞭我所有對她的尊重和紳士風度。
我面朝校門,春暖花開,感受著不用搭理Em所帶來的快感,就是這樣,讓你也氣氣…我偷瞄瞭她幾眼,發現她確實表現地有些浮躁,嘿嘿嘿…看她那遮遮掩掩的樣子,我就知道她勉強自己來這裡找Pun,一定想監守著Pun,不給我靠近的機會,就怕我會告密。
所以是來打探一下我有沒有告狀的嘍(我才不是這種人)要告早在華欣就告瞭,要是我心腸能再狠點還用打電話叫Golf來共商大計嗎…不過話說這傢夥到底啥時來啊。
我在心裡詛咒瞭沒多久,就看到一輛的士停在馬路牙子邊,看到Golf半邊身子出現在車裡,正在給司機大叔付車錢,他收好找零便下瞭車,穿著私立學校的套裝,立即給瞭我一個大大的微笑。
呃,我才想起Em這會兒要是知道Golf曾經也是這裡的元老,她絕對會震驚到,嘻嘻嘻,這下有趣瞭…還差一個當事人沒到。
說曹操曹操就到啦,“誒呀,No,你怎麼跑這來瞭,Ohm這會兒正開罵呢。”猜到啦…Pun跑過來跟我們匯合,用很友好的口吻向我示以問候,呵呵,我轉過身去朝前來的Pun獻笑,他喘著氣跑近,遲鈍瞭一下,馬上又跑到Em那邊去接她。
Pun停下來喘瞭口氣,終於察覺到我邊上站著的人,“Golf!?順道來看我們的嗎?”沒錯…我心裡想著這下Em可以去演撞到鬼的女主角瞭(那臉色可不就像見到鬼瞭嗎)。
Golf也覺得現在劇情發展的越來越好玩瞭,“嗯,剛好收到No的邀請,就過來看看啦,話說你跑這兒來幹嘛,不用準備嗎?”果然是老薑,嘿嘿。
“哦…我來接Em…Em,這是Golf,學校校友,我和No都認識的。”我猜Golf和我一樣都很期待Em會說什麼…
“你好…初次見面,請多關照。”特麼……還真敢…
“Em看著有點眼熟啊。”但我們Golf也不是省油的燈,哈哈!我簡直崇拜到分分鐘想請工匠為你鑄造象征榮譽的獎牌,痛快極瞭!
Em目光一閃而過,仍不肯敗下陣來,“Pun曾經帶我來過這裡,也許見過呢。”棋逢對手…看來我必須請工匠師傅打造兩塊獎牌瞭。
但是還沒等故事朝更精彩的方向發展…驟然響起的手機鈴音打斷瞭劇情的深入。
‘哦嗚,哦嗚,哦嗚,一瞬間什麼都來不及想起,隻有可愛化作真理’(註:原諒我手機鈴聲什麼的翻得簡直雜亂無章_)
手機屏顯上映出Ohm的嘴角,“幹嘛…”接他的電話從來不需要浪費語氣。
“你死哪去啦!!!!!!時間要到瞭傻逼!!!!!!!!!!!!!!”我的耳朵…喊得這麼大聲連Golf都聽到瞭,那傢夥真是神嗓音,於是我隨聲附和馬上就到,而Golf也立馬推頂著我的後背。
“快快,身為社長可不能遲到。”
馬勒戈壁…“還不都是因為你啊!”我火速趕回社團教室,看見Ohm已經擺出兇神惡煞的面孔在等我瞭,哼,別想我會嚇到。
“什麼啊…我才離開一會兒,你就想我到不行瞭,非得飆電話來?”這個時候惹Ohm不亞於把自己推入危險的境地,但我還是要這麼做,於是我可憐的頭像是被榴蓮狠狠的砸瞭一下。
“小雜種,這個節骨眼上還敢跟爺耍流氓,給爺直溜溜滾去那邊,電源壞瞭。”操!得,先放過你小命,我趕緊拉著Golf坐到評委席後面,然後放下東西過去檢查Ohm所說的那個壞掉的電源箱。
我沒一會兒就擺弄好瞭,然後宣佈甄選開始…預選賽剛開幕,首組成員就上臺瞭,於是我叫齊所有的參賽樂團都擠在這個狹小的音樂社教室,35組已經是這裡能容納的極限瞭。所有樂隊都不允許帶自己的樂器上來(因為場地有限,而且調音太費時),必須用社團提供的樂器,但我還是擔心今晚得陪最後一組樂隊在這裡過夜瞭。
“我去…當真要讓每支樂隊表演兩首歌曲嗎?”開幕詞剛結束,我就已經開始在評委席上按耐不住略顯狂躁瞭。不料又被Ohm迎頭痛罵一頓,“不你丫的指明要兩首嗎!我早就說瞭一首就夠,你非要搞出在這過夜的節奏,找作啊”你就敗不下陣來是不…我那會兒是覺得光一首歌就做定論這不公平啊,但是從目前的情況看來,真正不公平的人反而是我們自己。Y__Y

時間流淌舉步維艱…我滿身疲憊,隻要有精彩的樂隊出現,我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豎耳傾聽,一邊還要為每首歌曲打下分數,這簡直就是累死人的活。我現在才體會到Orch學長(前音樂社社長)當年的感覺,我覺得自己還是比較走運的,幸好提早截止瞭報名時間,不然要真跟Orch學長當初那樣集滿50個組…還不如殺瞭我吧。(那時整整選瞭兩天啊,幾乎全程猛灌紅牛啊,你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啊有木有)
我聳聳肩酸疼的肩膀,一邊朝Pun所在樂隊的那個角落斜眼望去,坐瞭一排平頭男生,除此之外,我還看到Em那個漂亮的修道院女生也聚坐在一起,她選瞭靠門的位置,我看到她一直拉著Pun出去,回來時手上總是拿著各種水啦,點心啦,牛奶啦,之類的,她不是說要減肥的麼(註:出來澄清下,之前Em每每吃東西推三阻四的,是因為她正在減肥,並不是不喜歡吃,好吧,現在終於弄懂這個詞的意思啦,抱歉),或者她隻是想找借口把Pun拖去大老遠的地方,以為這樣就可以避免跟我面面相覷瞭。
每次我望向那邊,都能碰到Pun向我投來的無力的目光,帶著請求原諒的意味,讓我頭痛不已…我都說瞭多少遍啦!不要擺出這副歉意的死樣,我沒有生氣,也沒有吃尼瑪的醋—————你丫知不知道,就你邊上坐著的那個女的,那個蛇蠍心腸的女人,一直在欺騙你啊—————
額…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我還是努力讓自己保持常態吧。
“我說Pun似乎對你有點愧疚呢,他帶瞭外人過來…總愛朝你這邊看,瞧那失魂落魄的樣兒。”看吧…連坐在後面的Golf都看得出來,呵呵,幸好他不像Ohm那傢夥思想那麼齷齪。Golf見我搖搖頭,突然就面目猙獰起來,“我特麼真是忍不住要過去向Pun揭發事實瞭,怎麼辦才好。”
“哎呀!!冷靜。”他不僅僅是說說而已,已經做出一副要出動的架勢!你大爺的!我不得不迅速拽住他,因為他這人要是沖動起來誰都沒得好過。
這會兒初三小學弟的表演剛好結束(同樣很精彩),使我隻能放開Golf的袖口,轉過來報下一組的名字,“接下來是第15組…啦啦哥…你的名字真是雷人啊,Eoen。”正是Eoen的那支樂隊,大夥兒(特別是初一的小孩們)聽到這名字笑作一團,因為這取意也太直白瞭。這支樂隊是由上次球賽的啦啦隊員組成的,小學弟們常常在背後把“啦啦哥”戲稱為“雷哥(因為他像厲犬一樣嚴肅),連eoen自己也略有耳聞,但他並不生氣,他曾說自己要是還初一也會這麼叫的,哈哈哈(註:這個泰語段子太難翻瞭,我還是謙虛一點,出來自黑一下吧,哈哈,大傢還是專註看劇情吧,忽略不完美的細節~希望有大神能翻的更通俗易懂些)
他們調試瞭一下聲音(不用自作多情啦,本社長已經都調好瞭),然後開始表演第一首歌曲,曲名,Change來自Deftone樂團,我曾經聽Ohm常唱…呵…這下Ohm評委將給Eoen打爆滿分瞭啊!…瞧瞧,Ohm現在享受的不得瞭(就是經常我經常見到的那種享受狀),他老爸可是有名的管弦演奏傢,地位等同於大學管弦樂隊特級教師,虎父無犬子,Ohm當然也不孬,隻不過他一開始的蠢貨形象設定讓各位讀者朋友誤解瞭(說實話,他到底是不是個純蠢貨我也不確定),我偷瞄瞭一眼他的分數牌,不覺好笑。
“你徇私…”
“他唱的很好哇!”Ohm憤憤地解釋,一邊還遮住瞭分數牌。我隻能呵呵一笑,不過Eoen的樂團表演得的確很好,尤其是Eoen的領唱更是為表演加分不少,隻可惜這首歌太輕飄悠揚瞭點,我都快睡過去瞭。
正當我半夢半醒間,我聽到自己的名字從揚聲器裡傳出來,“No,快醒醒,還有一首歌吶。”額…Eoen這混蛋…敢這麼玩我…羞愧———————,我一下清醒過來,撓瞭撓頭,看他,這下大傢都在笑我瞭(你小子給我等著),我隻好仰頭喝瞭口水,緩解尷尬(和困意)。
Eoen私下裡給我表露瞭一個大大的笑臉,然後開始接下來的歌曲,“用心聽這首歌啊,No!”懷疑他會擔心我又偷偷睡過去。
鼓手先打瞭一段前奏,接著響起瞭吉他的伴奏,第二首歌就這樣開始瞭..

靠近,不讓自己靠太近,還沒奢望能夠靠近你,這樣的距離,沒關系
清晰,當一切變得清晰,也許還未及如此深刻,這樣的程度,也可以
允許我能靠你更近一點,一點點,你就會看見我心裡刻著,愛你
才明白這僅僅是我所想,那就讓我在夢中囈語,不要停息
哪怕最終都淡去,隻留下卑微的夢想,但我仍然選擇守候下去
隻怕再靠近一點,你將離我而去,離我的心遠去,不再回來
允許我能靠你更近一點,一點點,你就會看見我心裡刻著,愛你 哦…
啦…啦…啦…
才明白這僅僅是我所想,那就讓我在夢中囈語,不要停息
哪怕最終都淡去,隻留下卑微的夢想,但我仍然選擇守候下去
隻怕再靠近一點,你將離我而去,離我的心遠去,不再回來
哦…離我的心遠去,不再回來
不奢望靠近……

嗯——??
我喜歡Friday(夢想著能有boy哥-TraImang,那樣迷人的聲線)
但……………………………
為什麼Eoen唱歌要一直盯著我看,讓我好難為情,不得不避開他的視線看向別處哇!?
看起來不止我一人覺得這樣。
“Eoen你小子!你唱這歌是要向我們社團大boss示愛嗎!!!”怎麼可能…曲音剛落,Ohm就喊叫起來--"這個混賬東西…我真是要羞死瞭,你就不能躲在麥克風後面輕輕的叫嗎,我要羞死死死死死死死瞭。 我正暗自神傷的當兒,偷瞥瞭eoen一眼,這傢夥居然對Ohm的調侃面帶笑容…喂!!!!!!你就不能站出來撇清一下下嗎,我感謝你八輩祖宗啊,居然還愣在那裡任由Ohm這混蛋逗趣!!! Ohm這張臭嘴還不知停歇,完成分數登記後繼續打混,“但是Eoen啊,你失策啦,我們boss的真命天子正從那走過來吶,這下Pun勢必要打敗你啊”嗷你這隻混蛋!又掀起一輪高潮!!但他說的沒錯,我確實看見Pun氣宇軒昂地從Eoen背後走來,但其實隻不過是第16組樂隊準備好要出動瞭而已…我看Pun面帶微笑的樣子,並沒有反駁什麼,但是從Eoen身邊走過後,他來到那個位置,抓起吉他線,直梆梆地拉緊。 ‘呯!!’ “你這張狗嘴亂吠也不看好場合!!瞪大你狗眼看看,Pun學弟可是帶瞭女朋友來的!”
嗯,大哥,你太好瞭,就該狠狠揍他…我轉過身去朝Kew學長笑笑,學長用咖啡杯當武器痛痛快快響響當當給瞭Ohm一個深刻的教訓,Ohm隻好輕輕撫摸自己的腦袋瓜,可憐的不行。
“誒呀,對不起,我忘瞭。”Ohm頻頻向Pun做合十禮,惹得大傢又一陣亂笑,副秘書長也不得不迅速做回禮,連連擺手說沒不介意,也就這會兒他才沒有再看我… “這下怎麼辦,我要怎麼判定啊,要是不給這支樂隊晉級,怕是明年社團的預算就要縮減啦。”呃…該死的Ohm…你不跟他好好道歉,還背地裡亂胡話…說胡話還喊這麼響,站在學校門口都能聽到,大傢又是一陣狂笑。 這下Fi學長(學生會會長兼領唱)已經打開話筒瞭,然後響亮回擊道,“不讓我過,我也沒話說,但是有件事,我肯定不會給你們撥錢啦,跟你們的兩萬說再見吧。”這下完瞭…他居然直擊我們社團的軟肋,讓我大吃一驚,但是Ohm大笑起來儼然像個勝利者的姿態。
“才不怕呢,Pun已經自願剜肉幫助我們啦,哈哈哈。”你這傢夥提到這事幹嘛啊--
“真有此事!?”看起來Fi還不知道自己的秘書長幹瞭什麼,他的臉色極其震驚,當Pun點點頭確認Ohm說的都是真的。
Fi透過話筒揚聲器大聲咕囔,“Pun你小子…你真看上人No啦,是不是!”你又想怎樣!!最後你們還是把好端端的我拉下水,混蛋!!!!!!!!!!!!你們自己滾遠點好好玩,關我什麼事!這下…不管是初一的小學弟,還是高三的學長,甚至是那些不認識我的人,都集體噴笑,整個教室充斥著洪亮的笑聲,你們這都是什麼意思Y____Y誒……我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威信被這幫傢夥損的蕩然無存。
罵無所出,我隻好豎起中指,狠狠鄙視他們,但Pun還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擺弄瞭一陣他的吉他之後,轉身向他的鼓手(愛誰誰)示意,準備開始表演。
最終…他不再看向我。

甄選結束已經晚上十點瞭,真的快要瘋掉瞭!警衛大哥(註:之前那個Yam學長其實應該是指警衛,sorry啦)來來回回好多次,心想我們怎麼還不回傢,如果能回我們早回瞭啊,操!光是坐著聽就能把人累成狗,評委席上,我和Ohm不得不全程交接著打瞌睡。
等到最後打掃社團教室時,我一看手表,已經十點半瞭。現在隻有Golf和最後一組高一的小學弟留下來幫忙,其他樂團表演一結束就各回各傢各找各媽瞭,沒有哪個傻子願意待到結束(除瞭我們這些搞評委工作的T___T)
哦,倒是有那麼一個傻子,Eoen,他是唯一一個還在這兒的。現在正在那邊和Ohm一起收拾東西呢,是他自己說要幫忙的,如此甚好,我是絕不會拒絕這份誠意的。不像那些人,幫著幫著就幫回傢瞭。
至於說到Pun這傢夥…呵…表演完就立馬開溜瞭(你給我記著),走之前還讓他那邊某初三小學弟帶話來,說一會兒會回來接我,我猜他八成是去送Em瞭…呵呵,我原本決定讓那個小學弟轉告他不必瞭(太麻煩啦),但還沒來得及聽我回話,他就走出去瞭。
“該死,No,這裡有個沙發破瞭,現在修嗎,還是等明早。”Ohm一聲大叫打斷瞭我這些聯想,他此刻正站在教室後面放沙發的角落,為瞭防止遭到破壞我們還特意把沙發扛到那兒,不幸…悲劇還是發生瞭。
我氣急敗壞,“呃,修啊,等會兒。”正當我朝Ohm那邊回喊時,忽覺有人用力抽拉我的校服袖口…哇啊啊啊啊啊…居然是Golf這小子!嚇死我瞭,還以為招鬼瞭(額,差不多),他重重戳瞭幾下我的胳膊,一邊貼近我耳邊說到,“我得回去瞭,不然老爸要罵人瞭,你先過來一下!”額,差點都忘瞭他來的目的瞭,還真跟別人說的那樣,把他當成是來看熱鬧的瞭。
我一直帶他到教學樓下,才發現周圍漆黑一片,好心的警衛大哥還為我們酒瞭一盞燈,於是我們便走到那處光亮下。
“我算是明白瞭,就這麼跟他直說,也真是不出口。”Golf先發得言,我也好不到哪裡去,深深得嘆瞭口氣,“也對…要我也說不出口,不想說啊,弄得好像是我故意挑撥他倆分手似的。”
“我就說今天Em一定會想方設法阻止Pun過來找你談話,我恰好看到Pun要過來找你,但是總是被Em叫住。”這事我還真不知道,因為我那時正在挑選樂隊呢(好吧,在打盹兒),不過我現在算是知道瞭這女人還會使這種伎倆…她難道不知道我和Pun在學校有一整天的時間,隨時隨地有得是講話的時機。但今天傍晚Em一直殺到我們學校,難道還沒發現Pun毫不知情嗎,這不足以說明我不是個愛打小報告的人嗎…
“我不會向Pun揭發的…說不出口…”
“嗯…那怎麼辦,放任不管嗎..”Golf咬牙切齒的問到,我知道他也是擔心Pun,這是我很敬重他的一點,也許在那些老師眼裡,他是一個暴戾粗俗的問題學生,但對我們而言,他絕對是最值得交往的朋友,從對Pun這件事上就能看出,一個並沒那麼要好的朋友他都關心至此。
“我不會坐視不管的…等到時機成熟,我會想辦法讓他知道…”我邊回復邊輕拍他肩膀,見他點頭回應我,然後從褲兜裡摸出一張光盤。
“這個…你拿好,作為罪證,我從別的朋友那邊收集的,裡面有4個文件。”
“我操操操操操操操操操,四個文件麼!!!!!?”一個就已經能把人氣瘋瞭,現在一下子又來三個,快把我綁起來,不然我非得抽死Em不可。
“嗯…4段交媾視頻,這女的能啊…事實上,還不止這些,我怕Pun承受不瞭,就隻放瞭這些。”
“這些就已經無法承受瞭…我還是給他看一段吧。”我喃喃嘆息,一邊接過那驚悚的光盤。
Golf長噓一口氣,“隨你吧,先收好瞭。”他看瞭我一眼,然後拍瞭兩三下我的肩膀,給我鼓勵,“加油啊你,那我先回去瞭,這會兒老爸已經等著揍我瞭”
“我送你出去吧。”
“沒事,你回去修沙發墊吧,別今晚回不瞭傢瞭,嘿嘿。”這傢夥人都要走瞭還詛咒我,看著他走下教學樓的背影,我對他比瞭個中指。現在隻剩我一人,還有口袋裡收著的那張光盤。於是我再次回到瞭社團教室。
看到Ohm和眾小弟們一副要打道回府的樣子,“喂,都收拾好瞭嗎!?”我立即提出瞭抗議。
“快快,利索點,不然我可要在這兒過夜啦。”Ohm叉腰埋怨道,催促那些低年級的小朋友們趕緊收拾東西,我垂目看他,“就這麼回去瞭麼?”友!!!!盡!!!!!
“要回去瞭…對不住瞭,老娘發飆瞭,再不把Mam弟送回去,他那個華人阿嬤就要用中文罵我瞭,我又聽不懂”Ohm邊說邊轉過身去拍瞭一下他鄰傢小弟的腦門,那個胖小孩咧著嘴朝我笑,向要把他32顆牙齒都展示給我看,唉…我還能說什麼呢。
“額額,把其他學弟都好好送上車,保重吧你。”我委托他後,他便像隻鴨媽媽一樣身後緊緊跟著一排學弟走瞭出去,呵呵…這時的他簡直與平時判若兩人,眾學弟們都愛戴他到死,不知道怎麼回事,這種混蛋居然還挺有魅力的。
最終…隻剩我一人在社團教室瞭,手腕上的手表顯示此刻已經接近十一點瞭,我開始覺得maybe真得在這兒就寢瞭…墊子也還沒修好,哎…人森啊…
“No!!趕緊修好墊子,然後回傢啊!”媽呀呀呀呀呀呀呀,鬼咩!?誰在說話!!!!!?
我環顧四周,好奇從哪裡傳來的聲響,結果看到瞭還沒回傢的eoen,他正拿修墊子的工具給我,“你怎麼還沒回去!?”我心有餘悸地問他。
“怎麼能回去啊,把你一人留這兒麼?”他笑著說,可想而知,此刻的我已經感激涕零無以為報,終於有人留下來跟我作伴瞭,“太感謝啦!”

時間流逝,我仍舊忙手忙腳的扯著淡藍色沙發墊上的線頭…這該死的玩意兒,眼看著要縫好瞭可是還是沒縫住,難道是我的針法不準,因為現在的狀態隻是昏昏欲睡,眼皮快扛不住瞭。
身邊傳來Eoen翻漫畫書的聲音,一開始他當然也想幫我縫嘍,但是他實在是駕馭不瞭如此高深的縫補技術,險些把自己給縫進沙發裡瞭,我求他還是安分點,坐著陪陪我好瞭。
“No,你做這個真是厲害啊,都可以自己修沙發啦,願意來我傢做縫補工嗎?”額,你好好看你的漫畫書吧,幹嘛平白無故來招惹我,我隻發出呵呵一笑,連頭都不回過去看他。
“行啊,但我這樣的超級巨星,標價可是非常昂貴的—”
“隻要是No,多貴我都願意出。”嗯嚒!!!????一聽這話,我不得不轉過去看他,看他滿臉堆笑的樣子,我好想作嘔—————,這話聽起來怎麼把我當妓女似的。
“你不要這樣玩我,好吧,我心驚肉跳的,唱歌那會兒也是。”說真的,我早就想告訴他瞭,我心裡亂的很,混蛋,但是也隻能這樣…實在是說不出更多的話來。
隻聽Eoen大笑一陣,然後下巴靠在墊子上,就這麼看著我繼續縫…得,你是不打算看你的漫畫瞭是吧,但為什麼非得弄出這副盯著我看的德性吶,氣氛很緊張啊喂——“看毛啊看,看你的漫畫去,我緊張。”
但他果然還是肆無忌憚地大笑,根本無視我的回答,仍舊盯著我看,直到我不小心把針紮進瞭肉裡,嗷嗷嗷!!天煞的混蛋——都說瞭不要盯著我看!!瑪壁疼死我瞭。
“嗷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誒!對不起,這麼緊張啊!”你居然還有臉問…你試試一邊縫佈一邊被人盯著看的滋味,狗蛋Eoen,但他沒給我罵過去的機會,立即雙手握住我淌血的那隻手,俯下身來靠近我。
“瑪德,別這麼用力抓,疼啊!”我看見血就越覺得疼,不免大喊大罵起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怕疼還是怕流血,嗚嗚嗚…我擔心自己的腸子都要從那個洞裡湧出來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我顧自己忘情喊叫間(那個被針紮的傷口,我就是為這而叫的),Eoen拿來瞭毛巾幫我擦拭手上的血跡,“不就被針紮瞭下嘛,你怎麼搞得跟生小孩似的,太誇張瞭吧。”他一邊責備我一邊幫我的手指止血,還跟哄小孩似的往我傷口上吹氣,“一口仙氣到,寶寶不痛瞭。”
“你別這樣…我又不是智障兒童,傻逼!”
“啊,剛還看你跟弱智小孩似的哇哇大叫哈。”你個烏龜王八蛋…小心第一輪就把你們樂隊給刷下來,誰要你說我弱智來著,我凌厲地瞪瞭Eoen一眼,他好像預感到瞭什麼。
“我去——鬧著玩的,你別公報私仇對我們樂隊不利啊。”
“我正是這麼想的…”嘻嘻嘻
我不是真要害他性命,隻不過如果不讓他也見見血,我就對不起自己No大大的身份!!嘿嘿,混賬Eoen,你今天休想逃脫………
我一針刺向他的胳膊,沒想到他一個側身躲瞭過去,我胡刺亂插,而他微笑應對,混亂之間,喊叫連連。哈哈哈,誰要你嘲笑我,我一定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膽小鬼,不就紮一針嘛,幹嘛喊得跟生小孩似的,太誇張瞭吧。”耳熟不,這個句子,呵…隻要紮一下,你馬上就會知道瞭,是怎麼痛的!
Eoen滿地掙紮,但還不肯就范,“但是完全就是兩碼事啊啊啊,哈哈哈哈,喂喂喂,停停停停停停,我受不瞭瞭———,No——,我道歉,我道歉,再也不說瞭,好嘛,好嘛,放過我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喂喂喂,哈哈哈。”他又是哭又是笑,讓我更來勁兒瞭,現在縫墊子的事情已經暫且擱下瞭,因為這枚備用針頭當前首要任務是來協助我做出回擊,我們就這樣扭作一團,混合廝打在一起。
矮呀瑪的,可惡的Eoen你是想要我的命嗎!!!!!!!誒喲,哈哈哈,拜托你往我肚子上來一針吧,憋不住瞭,嘎嘎嘎
就在我纏著Eoen,忙於搶回針來刺他的手臂時………突然之間,社團教室的門“啪”的一聲推開!毫無征兆的。
我和Eoen大吃一驚(以為是鬼),立馬扭頭朝門看去,門那頭的居然是…
Pun Phumipachn…在十一點鐘的這個時候,又再一次出現,臉上掛著一絲怪異的怒氣。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6篇就到要是Eoen早點告白的話,或許結果會不壹樣吧!可愛情裏沒如果!悲傷的故事!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nNo同人耽美小說上一篇: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5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