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7章-我也喜歡你!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7章-我也喜歡你!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7篇! 這壹幕真的經典,在教學樓下面,Pun回應的那句我也喜歡妳!劇裏的White跟No他兩真的演繹得很棒呀!

justaslip…(無心之過)

“還沒弄好嗎…那我去外面等吧。”五分鐘前..Pun丟下這句話,頭也不回的走瞭,沒有跨進教室半步..
我和Eoen互相傻眼,意識到該停止玩鬧,認真修補坐墊瞭,這會兒已經跟不上手表的時間瞭。
“Pun還回來幹嘛啊?”在我拉扯墊子當兒,響起Eoen的疑問聲..嗯嚒…我也沒想到他還真的說話算話回來接我瞭。
“不知道,他說過要回來,沒想到來真的”我抱怨,手裡還忙著穿插線頭,並沒有抬頭看Eoen對我這句話所做出的表情。
“額,我還是去把他叫進來吧,外面蚊子多。”嗯…這麼做也好,我在心裡贊同Eoen的想法,但是沒有說出來,因為我已經聽到Eoen開門出去的聲音瞭。
你丫就這麼狠心把我一人丟這兒瞭麼麼麼麼麼麼麼麼,沖動是魔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事以至此,我隻好飛速抽插手裡的針線,Eoen一走周圍頓時顯得死氣沉沉,我毛骨悚然地瞟顧四周…媽呀……以前也沒見這教室這麼邪門兇煞過啊,在一片濃暗中,這種窺視感真是折磨人到不行……就像置身在外籍鬼片的場景裡。
還是速速縫完奔回傢為妙!我內心不斷安慰自己,一邊迷著眼睛看墊子上被針紮出來的一個又一個窟窿眼兒,這個節骨眼兒上,為瞭效率已經顧不得美不美觀瞭(難道以前美過?),老子要回傢————
我一邊忙著針飛線舞,一邊在心裡咒罵混蛋Eoen怎麼死去那麼久,說好要把Pun叫進來坐的,難不成他倆已經勾肩搭背的溜回傢瞭!!再這麼胡思亂想下去絕壁是浪費時間,我決心還是顧眼前縫補墊子的事情為宜,管他娘的倆人死哪幹嘛去,統統以後再論。
我奮力縫搏,不久就把這條長沙發修補完畢,盡管看起來技藝沒專業人士高超(我隻是發揮一般水平,能把它們搭牢就成),但也比請師傅過來維修好,還有好多事情嗷嗷待等社團經費補喂呢。
我滿意的欣賞著自己的成就,然後收拾針線包,放回工具箱裡,再掃視一輪這個房間,除我以外,隻有各種樂器,樂譜,還有眾小弟們堆在這裡的私人物品。
Eoen說好的帶Pun進來呢T____T你騙我!!!
我內心懼恨交加的想著,同時狂塞好物品,迫不及待挎包奪門而出,簡直恐慌萬狀,撒腿就跑。
就在我蹲身穿鞋之即,一道詭異的黑影在樓道裡向我走來,心臟幾乎驟然凝固,這種時候還有哪個無聊的傢夥半夜跑出來嚇我,但我隻是覺得那個兇殘的影子漸漸朝我逼近…
擦你媽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爸比媽咪救命啊!!!!我知錯啦,我以前不該那麼頑皮搗蛋,不該那麼遲才回傢,不該騎著摩托瞎逛到半夜,不該不打電話就留宿朋友傢,從今往後,我一定乖乖在傢做個聽話的孩子,不再惹爸媽生氣啦!!!老爸你這會兒一定要來救你寶貝兒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T[]T!
正當我精神分裂分分鐘有撞墻念頭之時,有個什麼暖哄哄的東西觸碰瞭我一下,把我已經分裂的精神頃刻間碾碎成粉末!媽呀……這會兒要死翹翹啦!!!
“No!!!!!縮在這裡抖什麼啊,不想回傢瞭麼!!!”真特麼見鬼…這熟悉的聲音是怎麼回事…我一鎮一鎮地轉向背後聲源處,卻看見該死的Eoen和Pun已經笑彎瞭腰,瑪德!!!!!!!
“麻痹!!我以為你們已經回去瞭!!!嚇死爹瞭!!!”
“這傢夥居然怕鬼,明天給你好好傳頌一下。”Eoen這賤人盡興的取笑我,呃呃呃,你啊你,別說你不怕啊!
“還不都是你,混賬Eoen!跟Pun死去哪啦,不說一聲就消失瞭,我才以為你們都回去瞭啊。”我邊說邊打掉指在我面前充滿嘲笑的那根指頭,繼續掙紮著把鞋穿進去,卻又聽到Pun傳來的笑聲。
“聊得有點投入吶。”堂堂學生會秘書長居然能和拉拉隊隊長(註:有親建議翻成聯誼社社長,我覺得很棒啊,可是怎麼辦我同時也希望e君萌萌噠)聊得這麼投緣,這下,Eoen也開始爽朗的大笑起來,這會兒我們已經朝學校大門走去瞭。
走至學校馬路邊,Eoen才回頭問我們,“呃…你們怎麼回去呢,Pun你是要去送No的吧”
“嗯”(註:此處硬塞旁白:冷艷高貴少爺范兒,嘻嘻,因為這一行實在是太空曠嘍———)
我看Eoen若有所思的樣子,才想到他傢不與我們一個方向,“那Eoen你怎麼回傢啊。”
“我待會兒自己打的回去,嗯,你們路上保重啊。”他邊回答邊攔下剛好開來的出租車,看著開遠的車子我也隻能揮個手告別,最終隻剩下我和Pun還在等車。
我瞥見他略帶倦意的臉,有點擔心,“來回跑不累嗎?”這位少爺臉色這麼難看,萬一要是鬧不舒服瞭,又來一次突擊暈倒,遭罪的可是我啊。
“沒事,總不能讓你一個人回去吧。”但……額呵呵呵呵呵呵,你倒是個很稱職的男主角啊!喲……又來這招賺取我感動的眼淚。
我深呼一口氣,“我一直都一個人回傢的啊,你特麼少來。”才開瞭頭,一輛出租車就正好駛瞭過來,Pun笑完就去攔車瞭。
“司機大哥,麻煩去一號大街…”Pun對司機師傅說,看來他要送我回傢,因為他傢是在銅鑼路,司機應瞭一聲,接著Pun拉開車門,示意我坐進去……女士優先麼,實在是太困瞭沒法思考這麼多,於是我就很快鉆瞭進去。
車載音響裡司機大哥放著輕輕的流行音樂,我側耳傾聽,舒緩的節奏,帶來一股怪異的瞌睡感。
反正Pun也認得我傢,我就可以放心睡大覺,不用張望到瞭哪裡..隨著這樣的念頭,我沉重的眼皮再也扛不住,立馬垂下。
正當我遊離在半夢半醒間,耳旁卻響起Pun那熟悉的神采奕奕的聲音,“今天累嗎?”
“嗯…”但我這會兒困得隻剩這點力氣回答。
Pun仍要問下去,“今天我表現的怎麼樣,還能接受吧?”
“嗯…”都說瞭我隻剩這麼點力氣瞭嘛。
“你餓瞭嗎,要去哪裡吃點什麼嗎?”
誒……真囉嗦啊…我搖搖頭,這會兒我真是困到想死的心都有瞭..
看來Pun還是沒有意識到我的困境,“去喝銅鑼粥,行嗎?”
“不……”你丫懂不懂啊,爺想安靜睡會兒啊。
Pun這才安靜瞭一會,接著又說起話來,“No…你是生我氣瞭嗎…”
搞毛啊!我不覺清醒瞭一點,心裡嚎叫生毛氣啊,思前想後都找不到生氣的理由啊,你真是喜歡沒事找事啊,再說可憐我都困成這副德行瞭,哪裡還有功夫想這種問題,“沒有…”
“誒呀…Em的事……真是對不起…”對不起?又對不起什麼瞭呀…Em的事?又關Em什麼事情啊…?
我隻是皺瞭下眉頭並沒有回答什麼,反正又不是什麼大事情,隻不過這次Pun的誤會還真是搞大瞭。
你還真是沒完沒瞭瞭,為自己長篇解釋起來,“她就是這樣的人,說來就一定要來,就算我說不她還是會來的,你是知道的呀,No。”
“嗯…”啊..這種事…我才沒有放在心上呢,我當然知道啦。
“No……你別這樣啊…”你在這樣,我可就真真生氣瞭!
“什麼啊…”我開始冒火氣…
“去送Em,是我應盡的義務,而對於你,我是真心想來送的,No…不要再生氣瞭。”
現在的你真是把學生會秘書長的牌子都倒光瞭,都說瞭沒什麼就是沒什麼瞭啊!!你真是把我的忍耐力揮發至極限瞭,我立即睜眼怒目而視,瞪著他的臉。
嘴裡就拋出一句,“我壓根兒沒想什麼,也壓根兒沒說什麼,你盡管去接Em,隨你心意想送她去哪就送她去哪,這都是你自己的事,懂不,我真的沒有什麼好想的!”哼!…我這麼說你總明白瞭吧,可以放我睡會兒瞭麼。說完我就(自以為)覺得他應該明白瞭,然後閉上眼睛接著睡。
但還沒開始進入狀態呢,Pun平靜的聲音又響起來瞭,他說..
“誒…是我自作多情,以為你會在意…但我卻忘瞭,對你而言我其實什麼也不是…我比不上Eoen的好。”啊,要瘋瞭,你又扯到什麼去瞭…因為這句話我又不得不撐開眼皮,對著那張古怪的臉皺眉頭。
“你在說什麼啊?”但還沒等到回復,出租車就已經停靠在我傢大門前瞭。
Pun把書包遞給我,然後說瞭一句,“No,晚安。”那張說話的臉看上去是那麼的軟弱無助,氣力耗竭。
困頓,困惑,是我此刻所有的狀態。
我這是又做錯瞭什麼嗎?
不管瞭,困的要命,當務之急是趕緊上床睡覺ZZzz


嗯…六點,一覺睡到大天亮,活力四射朝氣蓬勃的No君滿血復活replaying,嚯嚯嚯…說到昨晚是怎麼回來的,還真記不太清瞭,隻知道Pun坐taxi送我回來,一到傢門口我就迫不及待脫掉鞋襪,奔房上床(澡都沒洗),特麼想死周公瞭!!!!!
睡瞭一覺心情大好,再加上樂團征選工作也圓滿完成,真是讓人無比欣慰。
一大早來學校的路上,我就紅光滿面春風得意。而正當我發著紅光拂著春風之際,我看到Pun正在執行他身為秘書長的職責,抱著一堆文件交往辦事大樓…這是多麼純粹自然的偶遇,不需要借助任何借口和計謀。這麼想著,於是我便立即主動跟他揮手打招呼。
但………………他沒有回我…隻是停下來看瞭我一眼,然後抱著公文進瞭教室…
你媽蛋搞什麼鬼?
當我發愣時Win學弟(Per的好基友,社團小弟)剛好經過,對我畢恭畢敬地躬身合十敬禮…哼麼…Pun是沒見到我還是見到鬼瞭?…去他的…我回瞭個禮,然後跟著Win一起走向教學樓,心裡仍舊帶著訝異。
之後這件事情一直嗡嗡響在我腦子裡…很明顯,Pun不願理睬我,這讓我好生吃瞭一驚,以往的每個早晨他都會跟我揮手回應的。而在進教室之前,他居然昂首闊步從我身邊擦過,連掃都不掃我一眼!?你到底搞什麼鬼!!!!!難不成老花啦???去尼瑪的…對於你這回的忽視我已經不覺任何傷心難過,有的隻是困惑和迷茫…媽痹我是對你做過什麼瞭啊!!!
我決定借助送議程表的機會再次驗證一下他這種不尋常的行為,這回我積極主動承擔起送文件的事務(一般情況下我多數會派小弟們去),以此證明這傢夥到底是不是有意不鳥我(特地拖上Ohm作見證)。當我們終於來到他面前時,他正神情專註地坐著打印文檔,那雙眼睛緊盯著呲呲響著的打印機,隻是冷冷放話,“把文件擱在桌上就行”。
納尼!?
操…你是想怎樣啊!
我氣急敗壞的從學生會教室出來他絕對是故意不理我的,沒錯!連Ohm都看出來瞭,他對我說,“你們小兩口是吵架瞭麼,不管他是你老公還是老婆,你趕緊的給我道歉去,我真是受夠你倆瞭。”臥槽槽槽槽槽,憑什麼我要去道歉!!是我的錯麼!!!!!!!!
一整個上午都過得極其鬱悶的,因為這個傢夥一直擺出這副可惡的臉孔…無論在哪裡碰見他都免不瞭吃他的冷眼(到底怎麼瞭哇!),是我不小心踩著你尾巴瞭還是咋地?你敢對我白眼那我也勢必白眼相待,不過還沒過癮他就掉頭就走瞭,我隻好把氣撒在那些礙眼者身上。今天恐怕大傢都會覺得我神經質瞭,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情緒也這麼糟糕,哎..
“你到底對他做瞭什麼,好好想想,白癡…”最後Ohm終於忍受不瞭瞭(因為他是最大的受害者,誰讓他坐我旁邊),午間休息的時候他開口問我,明顯是對我這種自早上開始就一發不可收拾的焦躁情緒感到厭煩極瞭。我要是能知道對Pun做瞭什麼,還會像現在這麼慪火嗎!!
“我怎麼知道啊,我什麼都沒做啊,操…煩!”
“昨晚他難道真的又回來接你瞭?”
“嗯,來瞭。”
“泰國好夫夫啊,你倆真不愧是…那期間你是做瞭什麼讓他不滿意的事瞭麼?”
“狗屁!他坐的士送我回傢,我太困瞭,記不太清…額,我困啊,隻依稀記得他想跟我說話來著,但我實在太困瞭沒能順他心意…”
“然後嘞,好好想想,白癡!”Ohm居然如此關心起我來瞭,但事實上,怎麼可能!他問完這一句就顧自己撈起碗裡的湯粉,留下我這個傻叉暗自傷神。
至於…提到在車上還發生瞭什麼…“發生瞭什麼啊…臥槽…一直纏著我跟他聊天啊,直至戳到我的飆點啊,於是我就……我就…………”
“我壓根兒沒想什麼,也壓根兒沒說什麼,你盡管去接Em,隨你心意想送她去哪就送她去哪,這都是你自己的事,懂不,我真的沒有什麼好想的!”
額咊咊咊…這會兒我才恍然大悟…記憶襲來,在腦海中不斷循環播放這句話……我太特麼混蛋瞭…終於意識到這話說得有多重。
“喂,你…”我回過神來立馬叫Ohm。
“怎樣?”
“我終於想起自己做瞭什麼瞭。”
“真錯瞭?…”Ohm籲瞭一口氣,搖頭望著我,厭煩死瞭。
他放下手裡的筷子,“那就快去向你的大丈夫還是小老婆什麼的道歉,我真是受夠你倆瞭,快去,否則我可揍你瞭。註意表情到位,態度端正,就像我在拿著我成績單的老媽面前一樣。快去道歉,現在立即馬上!”這傢夥真是…嘴上趕我還不夠,硬是在桌子底下踹瞭我凳子一腳,再拽!…你爸是李剛又怎樣。這一踢可把跟我坐一條長凳的那幾個小學弟嚇壞瞭,Ohm的腳力可不是蓋的。
“蠢貨!看你把小學弟嚇的!”
“恩,你趕緊的給我走,我也要去社團教室瞭,得教Mik吹小號。”
“喂你小子,那可是Film的人。”
“是他自己吹不來才叫我代勞的,你少來給我扯事,快找你相好去。”Ohm邊說邊不耐煩地揮手打發我,接著站起來去還餐盤…我也隻好站起來拍瞭兩下他的肩膀。
“嗯,那下午見啦。”
“嗯嗯。”他連連趕我,於是我們便分道揚鑣,各走各的。
從食堂出來後,我躊躇前往學生會教室,還沒想好要去哪裡找那個Ohm口口聲聲說的相好…他在食堂吃過飯瞭嗎?但是我並沒有看到他啊,像Pun這樣的大號人物要是出現在某個地方,並不難發現。還是他又跑到修道院那邊去吃瞭?…怎麼辦呢…我是不是該先給他打個電話?…臥瞭個去…要是我被那麼大聲的吼到,我絕壁當下就把那誰直接拉黑名單瞭…呵呵呵
我一犯困起來竟然如此嘴賤賤賤賤賤賤賤賤賤賤,賤無人性!
我狂敲自己的腦袋以此懲戒口無遮攔的自己。正當我走往那個方向走去時,碰巧瞥見不遠處學生會會長大人的背影。
我立馬拔腿朝他狂奔而去,“哥!!!!!”
“啊!!嚇我一大跳!!有什麼事嗎,No?我們樂團晉級瞭吧。”喂!這傢夥居然敢向我打探虛實……我看著他咧牙笑相,皺瞭皺眉頭。
“開什麼玩笑!結果都沒還沒出來!學長知道Pun在哪嗎?”我隻是單純過來問你這個事兒的。
他驚訝地看著我,好像這話根本不該由我口中問出,“我說這小子不是跟你走最近嗎…連你都不知道我又怎麼可能知道呢?”
“瑪德,那傢夥在跟我慪氣呢,現在不知道躲哪兒去瞭,求學長幫我打個電話問問唄,好嘛好嘛~”我此刻化身為一個討要玩具的三歲小女孩,抓著哥哥的手臂撒嬌,萬幸碰到的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哥哥,其實我一般隻要使出這招基本都能獲得自己想要的。
“你們這對…又是怎麼瞭嘛…等會兒,No。”嘻嘻嘻,尊敬的會長殿下您覺得我還不錯是吧…我乖巧的等著學長撥通他秘書的的號碼,不一會兒電話那頭就有回應。
“Pun啊,在哪啊………嗯啊,在哪………在體育館是吧,好的,那你等會兒再走………嗯嗯,沒什麼,一會兒會叫人過去找你…嗯吶,站著別亂跑,就來瞭……呵呵,嗯嗯。”
“太感謝你瞭,學長大哥!!!!”我一把摟住他的脖子,使勁搖晃,以次動作代替我所有的語言答復(這招果然有效…接著立馬趕往電話裡所說的那個體育館)。
等我到瞭那兒,果然看到Pun也在,他已經換上瞭運動褲,看起來正等著上體育課…雖然他慌忙的瞟瞭我一眼,但我確定他看到瞭我…你能不能停止這種幼稚的遊戲啊!
我不知所措的站瞭一會兒,聽到有人叫我,“嗨,No!!!!”但那並不是Pun,而是他同班朋友Dam,剛從上學期期末從我們社團退出,因為傢裡人的責罵讓他無法忍受,他傢就想著讓他用功讀書,其實我老爸也經常抱怨,但我…不聽,哈哈哈哈(老爸,我真是對不住你啊)
“你怎麼回事啊,Dam,也不來社團看看我們啊你。”他朝我走來,我便應聲跟他打招呼,一邊偷偷瞄瞭一眼Pun,發現他已經逃去和朋友們玩起瞭籃球,真的是一下都不願意看我。
他輕輕拍打我的肩,“你別瞎說,我去啦,是你自己不常在社團裡待著,算什麼社長啊。”嘔,是這樣嗎,哈哈哈,好吧,我確實忽隱忽現行蹤不定的,幸好有社神Ohm幫我打點一切事宜,不然我怕是已經被那些學長們吊起來來來回回抽瞭無數邊瞭。我呵呵地笑,接著他又問道,
“你到底來這兒做什麼啊,找誰嗎?”
“嗯,我來找Pun,你幫我喊他一聲,這傢夥傲嬌死瞭。”我還沒忘記在句末加上損他的話,嘿嘿嘿…因為他就是這麼傲嬌,都不願聽我解釋。
“你們怎麼啦?”Dam被搞的有點迷糊起來,但是還是轉過身去幫我叫他,“Pun!Pun!!!!Pun!!!!!!Pun!!!!!!!!媽逼死Pun!!!!!!!!!!!!!”你看…我就說此人一貫傲嬌屬性…在場所有人都聽到瞭,就他一人耳聾。Dam扯開嗓門大喊,我都要懷疑他的喉嚨是不是快要裂開瞭。
“這該死的東西還真難伺候,等我去幫你伺候下。”最後反而把Dam惹火瞭,他講完這句話真就輕輕走到籃球場上朝Pun腦門就是一掌,簡直是大快人心。
他們兩人在一起嘰裡咕嚕一會兒,然後Pun才頂著一張厭倦氣的臉向我走來…額額額,怎麼辦,要說啥。
“有事嗎,No。”誒呀我去…開場就拋出這麼個寬泛的命題,這得花個長篇幅才能道完歉啊。
我決定采用經典回復例句..“你…在幹嘛?”
但他的回復也很隨便,“遊泳啊…”傻逼啊啊啊啊啊啊,拜托你專業點行不,嚴肅點!
“賤………”一句賤人還沒說出口我恍然過來自己今天的任務是來道歉的,於是隻能改口,“見你玩的很開心啊。”及時改口也行..
Pun愣瞭一下,意識到自己剛才說的不對,如果他每次犯傲嬌病時都像這回一樣對我不理不睬,也不願意跟我打鬧瞭…我會很傷心的..
我抓瞭抓頭,下決心要切入正題,“你這傢夥…生氣瞭嗎,昨晚那些話我真不是有意要說的,我…我隻是太困瞭…你不要這樣好不好。”
“……………”安靜的…沒有任何訊息從那位尊貴的少爺身上發散出來…我主動開始長篇解釋,而這回卻變成他不用心聽瞭,他轉過去跟他球場上的那些朋友點頭示意瞭什麼,然後再轉過來,冷淡的跟我說:
“No,還有什麼事沒…我得走瞭。”委屈…從午休到現在,就這麼跟我聊一會兒也不行嗎。
但我不想勉強他,怕他會厭煩我。
“嗯…你去吧…”我隻能這麼回答,心裡憋屈的不得瞭,當看到Pun真的轉過身去要走瞭,心就塞住瞭。
還來不及多想,我就已經伸手拉住瞭他,“糟瞭…”
“什麼……”他轉過來略帶怒氣的問我..Y___Y我感覺自己瞬間怯懦下來,為瞭掩飾自己的窘態,我從包裡掏啊掏,掏出幾粒糖果含片他。
“吶…含在嘴裡防瞌睡的,拿去。”這個可貴啦!
我遞給他,但是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什麼,我看到Pun嘴角滑過一絲微笑,然後又很快恢復原來的緊繃狀態。“嗯…謝啦!”他就講瞭這兩句話,然後接過糖果離開瞭…這傢夥真是冥頑不化。
我都這麼積極主動的跑來跟你道歉瞭,你居然還不消氣,那這個歉也沒必要道瞭,愛要不要!!!!

ourday.(基情燃燒的日子)

“怎樣瞭,你相好氣消瞭沒?”一到教室就立刻被Ohm問住…擦擦擦,你丫怎麼回來的比我還早啊,到底有沒有去教Mik吹小號。
“別提瞭,你怎麼這麼快回來瞭?”
“我讓那小子回去吹簫瞭,想吹小號以後再說。”原來如此…我看著Ohm兇著一張臉就好想笑,他是那種對待朋友像春天般的溫暖,對待眾小弟卻像秋風掃落葉般殘酷無情的人,說不上好不好,不過有時做的絕對比我好。終於知道還有一個和我一樣的倒黴鬼,我立馬破涕為笑,坐到位子上,拿出課本準備學習。
“看你這表情,一準悲劇瞭。”Ohm轉過去顧自己翻書包,一邊呢喃有詞,我當即轉過去看他。
“怎樣,我表情怎樣!”
“我靠,難看到死,你自己照照鏡子看。”罵罵就算瞭,還揪人傢臉做什麼,王八蛋…我是成年人瞭啊喂喂喂喂喂喂喂
“我怎麼照都是一塌糊塗的帥,擦…”
“切~,是鏡子會撒謊還是你根本就審美畸形啊”操你這混蛋…居然如此放肆。
“真心的問你…你和那個Pun之間是不是有什麼?”好端端的,Ohm非得哪壺不開提哪壺!我要是現在口裡有水一定當場噴過去!算你小子幸運,水到中午就被喝完瞭。我隻能用出乎意料的眼神瞪他。
“什…什麼…是…什麼…??”
Ohm搖搖頭,當面指向我的臉,“不是我說你啊……地球人都看得出你那反常的行為…你到底和Pun是怎麼瞭啊,我看你們兩個今天都特麼行為反常。”看來要被他逮著重點瞭…Ohm用從未有過的眼神緊盯著我看,我左躲右閃卻發現自己根本逃離不瞭。
“就是朋友唄…”
“真的?”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鬧脾氣的是我,你還會這麼跟我道歉嗎?”
“會……會啊…”哎…不好說,我聽見來自內心深處的另一種吶喊聲,踹死你都來不及。
Ohm斜目而對,接著說,“我是不會和你鬧脾氣的,朋友之間哪有什麼好吵鬧的。”呃……
我還是不敢朝Ohm看,依舊重復剛才所說的。
“我們隻是朋友…”(註,暹羅附體有木有!!!!!!)
說完不久就聽見Ohm嘆瞭口氣,然後他搖瞭搖頭,轉過去好好看起瞭書。
“這是你的事情,你不願告訴我,那你就等著自生自滅吧。”
“喂喂喂喂,什麼啊啊啊啊。”連你也來瞎湊和,我又得罪瞭一個嗎!!蒼天啊啊啊T___T
我板著臉坐著,腦袋裡反復思考我和Pun到底是什麼關系…嗯麼……我們真的是朋友啊!盡管有時候我們的確會做出一些出格的事來,但我們之間的關系依舊被框鎖在“朋友”這個詞匯裡…欸……越想,心越累。
還沒等我想出個所以然來,就有一隻粗糙的手在我頭上摸瞭兩三下。
“等你什麼時候想告訴我瞭,我都會在旁邊傾聽的”
說這話的時候,Ohm並沒有向我看,但我一直都知道,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__^

傍晚放學後,我們說好一起去社團教室統計關於LiveContest樂隊的評選結果,真是太頭痛瞭,因為出彩的樂隊太多瞭,但是整整35組樂隊啊,不管是評委還是觀眾都聽到要吐瞭(昨天我就是分分鐘要撞墻的狀態)
“今年Orch學長勢必能拔得頭籌啊,光是預選賽就這麼牛逼瞭”Art看著AllStar樂隊的分數說道,就是Orch學長所在的樂隊,而Orch又是前任音樂社社長,就連我也不得不贊嘆他真的很厲害。
“你不要輕視其他樂隊啊,表演當天說不定會出現黑馬。”我邊說邊拿起下一張分數表。
這時又輪到Per不停叫嚷起來,“哇啊…學長……快看是Eoen學長的樂隊…”這小子…跟你有什麼關系嗎…你瞎激動做什麼?我轉身疑惑的看著他。
“你幹嘛啊?”
“Eoen學長這首歌可是為您而唱的啊,嘻嘻嘻嘻。”臥靠靠靠靠靠靠,混小子!!!!你皮癢是不是,我馬上就感覺到那天不在場的那些學長都紛紛轉過來朝我看瞭。
“真的假的!Eoen,拉拉隊隊長那個!?”--"….你想怎樣 趕緊解釋為妙,“Per這小子嘴賤,學長腦殘瞭連這都信。” “靠,我還真信瞭,來,怎麼回事,Per,跟哥好好說說。”尼瑪…Pong學長您管太寬瞭…咱還能接著愉快的工作麼,感激涕零…T___T “學長,是這樣的…Eoen學長啊,第一首唱的是外文歌,然後No學長就睡過去瞭。完瞭後Eoen學長就把No學長叫醒,還告訴他註意聽下一首,然後他就唱《靠近》給No學長聽啦,那寵溺的小眼神裡頭,我分明看到瞭愛意啊愛意……愛愛愛,意意意,哇哦哦哦哦。”我見Per滿嘴胡言亂語,立馬過去拔掉瞭他的麥,不然事態必將惡化下去。 “Per,你無不無聊啊,我叫你來是為瞭統計分數,不是來散播謠言的,你趕緊拿上這坨滾去那邊給我記,別把分數搞混瞭,混小子,再胡思亂想要你好看。”但是等他速度忙完手上的活,留出足夠的時間跟Pong學長繼續繪聲繪色描述這件事--"…這小屁孩…
我們沒用多長時間就把最終分數結果理出來瞭,35組樂隊還剩下15組,對另外那20支樂隊真是深感抱歉,希望你們來年再接再厲踴躍參與。
最終名單出來瞭,我便使喚Ngoi(社奴)拿去打印出來,至於我們還有要事相商,就是坐下來嘻嘻哈哈聊天(此時此刻這可是頭等大事),打印出來之後就貼在瞭社團門上,方便每一個樂隊都看到挑選結果。
我走過去想看看都有哪些樂隊入圍,名單上都已經確定最終結果瞭…我一行行慢慢地掃過去,發現Eoen和Pun的樂隊都在裡面…果然…Pun的樂隊想當然是必須在的,要是不給通過我們社團就完瞭(開玩笑啦,他們也很厲害的,哇哈哈)
我盯著那個叫Fia的社團名…(他們真給自己起這種稱號…鬼知道是什麼意思),一想到他們的吉他手這會兒還頂著張快餿瞭的臉,我不禁又開始瞭猶豫不決是不是該……
不…我不是去道歉的……
我隻是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而已…僅此而已……………哈!

我跟在場的所有兄弟好友說去廁所,馬上回來,而事實上要去的地方遠多瞭…說完我匆忙穿上鞋子急急跑下瞭綜合樓,目標辦事大樓妥妥的,但…………這傢夥居然躺在籃球場看臺上。
我一邊看著他一邊快步向他跑去…呵呵…Pun少爺睡在看臺上不會嫌臟嗎,這種事一般隻有野小孩才會做(我算一個)。我一直走至那張閉著眼的臉前,剛想弄醒他,他居然自己一下睜開瞭眼睛!!
“誒!!!!!!!!!”結果受到驚嚇的反而是我,你個挨千刀的,魂都要給你嚇沒瞭!
看Pun自己也沒少嚇著,一睜眼居然會看到我,他慢慢起身還拍拍身子,但沒有完全拍幹凈,我就幫瞭他一把,但他躲瞭過去…心塞…你還在跟我鬧別扭啊!
“No有事嗎…”依舊是那種冷酷的語氣,我很不快的斜視瞭他一眼,厚著臉皮坐到他邊上,誰叫他沒邀請我。
“你呀睡這裡幹嘛,放著學生會辦公室涼爽的空調不要,喜歡躺這裡來。”我還是用很正常的聲音問他,就像一切都沒發生過,隻是那張英氣的臉失去瞭表情…
“嗯…”靠……所以還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嘍…你還真是難伺候的主。
我瞟瞭他一眼,他還是不願意看我,讓我腦海裡頓時湧現出一個一年級小朋友踢完球在操場上乖乖的等媽媽來接的場景,而我們的秘書長大人此刻就是這樣!…Pun依舊緊繃著側臉,讓我不知所措,隻好低頭盯著自己的皮鞋看,以此代替Pun那張臭臉(嗯…他們還真是一個德性啊)
“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傢啊…”我問的很不經意,期待能賞個回答。
“不知道。”
“一起回去吧…”
“…………………”但他沉默瞭………這是怎麼個意思啊……T__T
我越挫越勇,繼續挑戰,“我給你的糖吃瞭嗎…”
“…………………“隻聽到一陣寒風吹過,還有這個一年級的踢球寶寶T______T
喂喂喂喂…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瞭啊喂,簡直要抓狂瞭,我狠下心抬起頭看他,卻見一道微笑從他臉上一閃而過……納?納尼?…他氣消瞭麼…?
見此情形我立馬抓住機會擠過去用小拇指戳戳他的手背(不要問我哪裡學來的這招,我也不知道。)“欸…對不起啦…不要生氣嘛…我真不是故意那樣說的,隻是因為太困瞭而已…好嘛好嘛~”我不停地戳啊戳啊,覺得他的手已經開始按耐不住瞭,但還是強硬著把頭扭到另一邊,呵呵呵,你還真能擺架子!!
我心一橫,從看臺上跳瞭起來,停在他面前的那級臺階上,但無論我如何努力讓他面對我的臉,他還是堅持扭來扭去不跟我對視,這妖精…磨人到死啊,你這嬌羞的小模樣簡直就是小女生附體,你敢不敢承認啊。
“和好啦…帥哥……待會兒請你吃點心嘍…好不好嘛嘛嘛~”我努力用食物引誘他(通常這招對我很有效),但Pun仍舊扭扭捏捏若即若離,他嘆完氣然後忽得一下又轉開去,讓我火氣忍不住冒瞭上來,我的忍耐已經用光瞭,現在是時候爆發瞭。
“哼!你自己看著辦!!!我走瞭,我隻是來告訴你你們樂隊通過甄選瞭,開心瞭吧。”哼!致歉如此已經算是仁至義盡瞭,你見過我平時這樣嗎…還是回社團好瞭!!我吼完,轉身正打算往回走,Pun及時抓住瞭我的手臂
“喂…………你就不能再繼續道歉嗎…很可愛吶。”嚯,你這傢夥還有臉說…這下終於肯看我啦…可是我已經不想回來跟你聊瞭。
Pun又用力拉瞭我兩三下,讓我轉回去,但別以為我會輕易就范…呵呵
“欸……我不生氣啦…再也不跟你鬧別扭瞭…不要這樣啦,No…和好怎樣……欸…先轉過來好不好——”他搖晃著我的手臂,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氧啊,嘻嘻…但這不失為反攻之機。
“請吃雪糕,要不要啊,一起去校門口吧。”嗯…這個提議不錯,但還是不夠有吸引力。
“Oishi的自助…”我請求…結果某人當然歡喜地點頭回應啦。
“反正價格差不多。”擦…你道歉有沒有誠意的啊?但也算瞭,站這麼久,累瞭。終於我又心甘情願的坐回他身邊。
Pun咧嘴對我示笑,“移過來點,像剛才一樣,我喜歡。”求你別吃瞭我才好,大哥!!
我絲毫不給他留情面,“剛才怎樣瞭,我記不得瞭。”
“你給我等著…”他捂自嘀咕惹得我笑瞭出來,然後我們就靜靜地坐著,看低年級的小孩們踢球。
終於我鼓起勇氣問他,“你…沒有想多瞭吧…昨晚的事。”…我總覺得我們之間有很深的誤會,但Pun隻是轉過來對我笑著,“什麼事啊?”
拜托很多事啊好不好-_-"…
“就所有這些啊..”
聽到這裡,Pun微微一笑(註:很傾城。。。。手抽勿理。。。),“如果是你在車上罵我這件事,我沒在生氣啊,哈哈哈…是我該說對不起,我隻顧自己,根本沒有想到你可能會累,想睡覺。”這傢夥,怎麼現在突然這麼少女心起來,待會兒怕是又要纏綿起來…我輕撞瞭一下他的腿,就當是懲罰吧,沒想到卻被他躲過瞭,真是老奸巨猾!
“你不是有意那麼說的,是吧。”他揚起眉毛問我,我揚起眉毛回他。
“嗯啊…至於Em的事我真的沒有多想..那是你的私事。”因為我其實一直都知道自己並不屬於你…但隻要我們能每天在一起就很好瞭,他又開始沉默不語…
Pun長籲瞭一口氣,接著開口說,“但是Eoen的事…我倒是真的很生氣。”我靠..好端端你又非扯到別人身上去,我很鬱悶啊!“他的樂隊也通過瞭吧。”又開始扯瞭!?
“通過瞭…你特麼在氣啥啊,別告訴我你也是這麼想的,我和他並沒有什麼啊喂。”我終於覺悟過來最大的誤會出自哪裡瞭(全社團的人也拿這個開我玩笑),但Pun的表情還是很憤懣。
“不是…我隻是在氣我自己…”
嚇!?你說個蝦米?
我皺眉頭看他那張一本正經的臉,然後他轉過來對上我的視線,“我…我氣我自己不能為你唱歌…氣我自己彈不好吉他…我更氣我自己……氣我自己在昨晚沒能擠出時間來陪你…我…對不起你。”他真摯的眼神瞬間包裹住我,讓我無處可逃。
“我去!你想這麼多幹嘛!!”我立刻拍瞭兩下他的肩,“我才沒有想那些呢,你不是也能勉強接受我嗎?”但Pun認真的眼神仍舊堅定,沒有消散。
“我沒有勉強…我是用心的…”額…越聽越不對勁..
Pun又是一聲長嘆,然後接著對我說,“No………………如果Eoen告訴你他喜歡你…你會怎麼說?”你這麼問是什麼意思啊!我使出一招如來神掌(註:不是我亂扯,原著就是這樣)打在他腦門上,這就是我的回答,受罰吧!!
他有點生氣瞭,這下輪到我做清晰的呈詞,“混蛋Pun…你聽好瞭…”我希望接下來說的話,能夠讓他更加理解我。
“我不是gay………你不要以為每個對我示好的男生,我都會接受,不要這麼看不起我…”
“對不起…”Pun遮遮掩掩的回答,像個知錯的人…他的眼神躲避不敢正視我,肯定也沒有發現我嘴角掛著的笑容。
我站起身來,背對著他,屏住呼吸,對他說出瞭最後的話。
“我喜歡的男生…就隻有你一個…請一定要記住。”說完趕緊撤!!!!我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沖回綜合大樓(與看臺距離不遠,我們還能看得到對方),回來之後又看瞭Pun一眼,他臉上原本帶著怒氣現在掛滿瞭明亮的笑容,朝我大聲喊。
“我也喜歡你!!!!!!!!!”
瘋子!!!!喊毛啊…羞死人!!!!!!!!!!!
我對他比瞭個中指,然後立刻閃回社團教室。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7篇就到No說我只喜歡妳壹個男的,因為我不是gay,不是任何男生來告白都會接受的!這個情話是滿分滿分的!也是真摯到不行了!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nNo同人耽美小說上一篇: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6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