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8章-而我也同樣愛著Pun啊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8章-而我也同樣愛著Pun啊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8篇! 這壹幕真的經典, No確實蠻搶手的,誰叫他那麽可愛又善良呢!從他朋友會不請自來他家這個環節,就足以表明他人氣很佳,哈哈!

CHAOS 35:We’re the same(彼此彼此)

日子一晃又到周五,一周將盡。我正在奮筆疾書(抄Keng的作業),還有Ohm(抄的是Palm的),目聞四面,耳顧八方,焦急的盼望著準七點Keng能及時沖進教室(打電話催他速速來)還等著他的英語作業來救濟呢,該死的索馬裡(註:老師?)佈置的作業太難瞭,加上這一周忙著調皮搗蛋根本不想做,誒…自己的汗自己擦吧。
“死Palm,我說這句話他寫錯瞭吧,你把Keng的拿來我看下。”說完他就翻起Keng的作業,探到我身邊來張望,他看瞭不一會兒,我的手機就響瞭。
‘求諸位神仙各路菩薩顯靈保佑,要金得金,要銀得銀啊啊啊,求賜富貴與吉祥’我喜歡把換手機鈴聲當成課餘消遣(反正閑著也是閑著),Ohm白瞭我一眼,手繼續奮筆抄寫。
“你的手機鈴聲還能在民族風一點嗎?”滾…老子就喜歡。
我聳聳肩,絲毫不理會他,然後低頭看是誰來的電話,額額額……趕緊掐掉電話為妙。
“你老媽子又來電話瞭吧。”Ohm似乎有所察覺,但是我才懶得鳥他,反正他也能猜到我的回答。
“你還是接吧,,不然輪到我倒黴。”Ohm罵到,但就在我的鈴聲靜止沒一會兒,另一種鈴聲又響起。
‘憋囂張———憋囂張—————你丫憋囂張————哦,哦,哦…’
還罵我,你自己的鈴聲不也一樣嘛,還“LG的秘密”呢!
當他的手機響起,Ohm狠狠的瞪瞭我一眼,看都不看就抓起手機給我,“你自己好好跟她講,是你老媽子,我可沒時間幫裡料理傢事。”
“臥槽,什麼啊…我可按掉瞭啊。”說著我正裝出要掐掉的動作(但要怎麼關啊),但是Ohm轉過來兇瞭我一眼。
“你倒是快接啊,再怎麼說也是你女朋友,我一直以來都堅決落實貫徹女生來電必接這一方針政策,但總被你幹擾執行!!”馬勒戈壁————幹嘛把你自身的原因賴我頭上!我尷尬的盯著他LG屏幕上顯示的“No的老媽”幾個字…你是活膩瞭嗎!
豁出去瞭…接就接。
“哈嘍,Yuri。”我下定決心接起電話,我特麼還剩一堆作業嗷嗷待抄啊,早課之前必須得寫完啊。電話那頭馬上響起Yuri爽朗活潑的聲音,讓我有點於心不忍,除瞭我以外,她還對其他人這麼上心過嗎。
“No,你傍晚有空嗎?”聽到這,我略微貼近Ohm的手機一點。
“今天傍晚我沒什麼事啊..”想著這會兒Ohm已經幫我處理完各種社團的瑣事瞭,但我還是扭頭瞪他,因為被他打瞭一下。
Yuri接著大聲說,“一起出去玩吧,我想給逗桑買個生日禮物,幫我選吧。”嗯…無從拒絕啊(Yuri叫她老爸逗桑,因為她爸是日本人)如果放任Yuri自己選禮物的話,她傢逗桑極有可能得到一張hallo kitty的貼紙..
“好的,在哪見呢?”
“放學後暹羅廣場見,我會等No的。”她決定完後就掛瞭電話(註:所以Ohm的鈴聲“你丫憋囂張”..是這樣的麼…),我把手機還給Ohm,卻聽見他絮絮叨叨的咕噥聲。
“你還真是塊槍手的小鮮肉啊。”你丫胡說什麼啊 .. 我不太確定他是不是知道瞭什麼。

一放學我就趕到暹羅廣場找Yuri,後腳剛從出租車上下來,拿出手機要打給她,碰巧看到一身白衣的她正在au bon pain裡選蛋糕。
給她個驚喜比較好…嘻嘻
我內心盤算著一邊悄悄走進店裡,想拉她的耳環把她嚇得大叫,正當緩緩靠近,幾乎快要接近對方時……
Yuri突然轉過來嚇我,“哇!!!!!!!!”
“嘿!!!!!!!!!!!!!!!!!!!!!!!!!!!!”失策啦…被嚇得大叫的居然是我,糗大瞭,偷偷瞄一眼店裡的工作人員,以及還坐在那裡吃著面包的顧客,無不哈哈大笑起來。
“被你嚇死瞭,Yuri!!!!”我嬌嗔到,一邊撫摸驚魂未定的胸口,但是Yuri居然指著我鼻子大笑,操!臉都羞沒瞭!!
“哈哈哈,想嚇我十輩子以後吧,哈哈哈哈哈。No,吃點什麼嗎,剛好帶夠錢。”誰還有心情吃啊!付完錢趕緊撤吧,沒看見我急得都要找地縫鉆瞭嗎!!
Yuri看我崩潰的搖搖頭,笑得更加酸爽,然後轉過去付錢。她一邊接過袋子一邊很快挽住我的手臂,“去那裡買比較好哇,No,幫我想想。”
“嗯…Yuri想買什麼送給逗桑啊?”
“想送有用的東西,買來放辦公室,好嗎?”一疊hello kitty 的貼紙的畫面頓時放映進我腦海裡…
“No,你們男生都想要什麼啊………”
“絕壁不可能是Hello kitty 的貼紙就對瞭。”我脫口而出,就在剎那間,Yuri的手抽出瞭我的臂彎,然後一臉震驚的盯著我看。
“你怎麼知道!!!!!!!!我正好也是這麼想的!!!!!!!!!!”瞧瞧…我說什麼來著…………作為朋友哪有想不到的事。
“嘻嘻嘻…”Yuri捶打我的手臂,惹得我不住好笑。
“No,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的,立刻馬上Now!莫非你能讀懂我的心麼!!!”
“嘿嘿嘿…”
“No你到底怎麼知道的!!!?”
“呵呵呵…”
“No!!!!!!!!!!!!”要猜你的小心思,簡直易如反掌嘛,嚯嚯嚯。(註:好吧,難道不是因為你漢子身妹子心的角色設定麼!!)
做出不買Hello kitty 貼紙的決定後,Yuri就帶著我橫掃暹羅各大街小巷,腿都要斷瞭…終於深刻體會到當下那句不作死就不會死的精辟內涵,而此時我們已經進入巷子裡一傢賣裙子的小店…你傢逗桑是不會穿裙子的呀姑娘誒..
“No,你覺得這條好看嗎?”這會兒正Yuri拿著一條裙子比對,一邊還不忘向我詢問。
“嗯,好看的。”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在我眼裡每條都長一樣。
“短嗎?”她還是繼續問。
“短的…”這下Yuri有點生氣的鼓起臉來朝我看。
她開始耍性子,小聲說,“你真讓我穿嗎,會不會擔心…”你又來瞭…我輕輕發笑。
“是Yuri你自己的裙子,如果你想穿我怎麼能不許呢。”
“看來你是真的一點也不擔心。”她顧自嘟囔,一邊還縮縮肩膀,樣子真是可愛極瞭,見此情形,我隻好接著說到:
“能穿,隻不過不要穿成這樣在深夜回傢,這樣不安全,知道嗎?”剛一說完,Yuri眼睛一亮。
“擔心瞭嗎!?”嗯啊…女生穿這麼短,獨自回傢,基於我是個男生,我能預測到會發生什麼。
但不知道Yuri是怎麼想的,她一聲爽朗大笑後,便把裙子放回原處,然後伸手緊緊的(還不止)環住我的胳膊,“No真是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讓我愣住,一下沒適應過來。
額…歸根結底,你就是想騙我的一句擔心你,是吧……嗯麼……女生的心思還真是奇怪。
兩手空空的從服裝店走出來後,我們抄捷徑從暹羅廣場翻到Siam center ,然後直通Siam discovery ,因為Yuri想去Loft傢買東西,我開始懷疑她究竟是不是來給她逗桑老爸買禮物的,給自己買還差不多吧。我最後看到Yuri左手一隻佈包,裝著米奇筆袋,右手抱著土撥鼠玩偶…嗯麼…你逗桑的禮物呢,在哪。
付完錢,Yuri小心翼翼的轉過來看我,“都是我的東西啊,怎麼辦呢?”真是讓我哭笑不得。
“都說瞭讓你別來這兒。”Yuri頻頻點頭認同,然後結賬從店員手裡接過黃色的購物袋。
“那去哪好呢…”她自言自語到,我接過她手裡黃色的袋子,一並拿在已經有兩隻書包的手上。Yuri沉思瞭一會兒,然後露出大大的笑臉。
“去隔壁central world吧,那裡的東西我也許不感冒呢。”嗯,有道理,我心想這個時間去應該沒關系吧,我低頭看瞭下手表,已經五點多瞭,雖然不早但也未晚,於是我點點頭,接著我們便乘輕軌轉戰central world
central world 果然有很多東西,不僅僅是女生的玩意兒,於是Yuri深情凝重起來,也對,給逗桑老爸的禮物當然得精挑細選。我看著Yuri無比認真的表情,忍不住想笑。正當她猶豫不決是要給他日本老爸買領帶別針還是手表時,
“No,你覺得這個漂亮嗎?”她拿著一枚很酷炫的別針,讓我幫忙看看。
“漂亮啊”
“那這塊手表怎樣?”於是她又拿起一塊手表做比較。
這下我有點為難瞭,“好難選啊…”真不好說,因為那塊手表標價更高,同樣也很好看。
Yuri深深嘆瞭口氣,“欸…那No想要哪個呢?”她問到,抬起頭請求我的意見,一副要哭的樣子,我對她笑笑。
“如果是我的話,比較喜歡手表,但是你老爸我就不知道瞭。”
“那我就買別針給逗桑,然後買手表給No好瞭”欸欸欸欸!!你怎麼總喜歡擅自做主,我是絕對不會要的。
這種情況下,我趕緊推脫,“別呀,別這樣,Yuri…不要啊,太貴瞭”但看Yuri依舊堅持的樣子,“人傢也想給No買嘛。”
眼看擺平不瞭,我開始采取嚴厲斥責的作戰方案,“不要,今天是來給你逗桑買禮物的”隻有這樣Yuri才能消停下來,她點點頭,然後拿著領帶別針向收銀臺走去,等瞭不一會兒,她就拿到瞭裝在盒裡的漂亮的別針。
Yuri孩童般明亮的微笑開,“好餓啊,去找吃的吧。”她邊說邊從店員那裡把袋子收拾好,然後轉身歡快的將禮物展示給我看,嗯…我也餓瞭,肚子也開始咕咕叫。
於是我們倆就去下面吃海苔包…Yuri超喜歡吃他傢的海苔包,不知道這傢店是不是偷偷在她包裡下藥瞭,因為隻要每次我們來暹羅,她都會樂癲樂癲拽我來Paragon這裡吃,在Paragon還沒有這傢店的時候,她也會拉著我橫穿暹羅直至central world這邊來吃。她傢逗桑也喜歡,我當然也喜歡啦,肉多,口味又甜,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個兒太大,看Yuri每次都吃的滿嘴都是。
“你看你…臟死瞭,嘿嘿嘿。”我邊說邊拿紙巾遞給身旁的她,看她一下一興奮起來,一下接住,但是她擦來擦去還是沒擦幹凈。
看她這樣子我便幫她,“Yuri,往右一點,往上,不是不是,下來,再右一點,再右…欸,過來,我幫你擦。”真是活受罪,我還不如親手幫她擦瞭,這麼想著於是又拉瞭一張紙巾輕手輕腳(註意)幫她擦拭。
“嗯…輕點輕點啊,No,我妝都要被你蹭掉瞭。”小姑奶奶誒,既然你嫌我太大力,那我就把力度往下調一檔吧,Yuri立即攤開她那張臉,但……………………
櫃臺那邊站著的人怎麼那麼熟悉。
“Pun……”我不禁輕呼出他的名字,立即抽回正在活動的手,於是Yuri也當即轉過去看另一個人。
“嗨,Pun!快來這邊坐!”操!!!別叫啊!!!!但為時已晚,Yuri手一揮Pun很快就察覺到瞭,於是他便向我們走來,臉上掛著怪異的表情。我看瞭他一眼立馬轉移視線,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發抖,隻是覺得很害怕,怕他會傷心…我滿腦子都在喊冤我跟她沒做什麼。
Pun過來輕輕拍瞭下我的肩膀,我不知道他究竟是幾個意思。
“你約瞭Em嗎,Pun?”提到另一個朋友Yuri的聲音異常興奮,但是看Pun有點尷尬起來。
“額…沒…沒和Em有約。”他坐在我邊上,同時看瞭我一眼。
“啊,那你來這裡做什麼?”Yuri仍舊一副要追問下去的樣子,而我隻是默不作聲,時不時瞟幾眼Pun,離奇的是他居然還很神清氣爽的模樣。
“來接妹妹的,我們約好瞭”
“Pan妹嘍?”我問到,看他微笑的點頭…真是見鬼……我居然忘瞭Pan妹子的學校就在central world 這邊。
“幾點啊,在哪?”我心虛的接著問到,心想要是被pan妹撞見就完蛋瞭,可是看Pun仍舊一副不急不躁的神態。
“六點,在學校門口。啊,謝謝。”還沒說完,服務員小姐就送來瞭菜單,看Pun似乎剛從傢裡出來,我看他手裡拿著塑料袋,想來應該是給pan妹的。
他檢查瞭一下袋子,然後抬起頭來笑著說,“那我就先去接小妹瞭,回見。”說完他就起身跟我揮手告別,Yuri也揮瞭揮手,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視線裡,Yuri一下板起瞭臉。
“Pun是個大騙子…”好端端的聽到Yuri這麼說,讓我有點氣憋。
“欸,為什麼這麼說啊?”
她扭過臉吸著被子裡的汽水,一邊說到,“今天Pun還跟Em說自己有要緊事,沒法陪她看電影…就是為瞭來這兒接他妹妹麼。”
我趕緊替他解釋,“欸,他妹妹真在這兒讀書啊”看Yuri似乎不願再聽下去瞭。
那張臉還是扭曲著,“自從發生那件事以來,Pun就經常這樣…”我當然知道是什麼事情,我也很想知道,Pun到底怎麼瞭…連我也會誤解他,如果沒有想起Em所做的一切。“Em真是可憐,Pun真的不要她瞭。”Yuri還想說下去。
但我的反應,隻是沉默地啃著手裡的漢堡包,盡管內心其實很想笑出聲來。
“你不能總把事情怪罪到我們男生頭上啊,Yuri。”
對方辯友立即轉過來盯著我,想要接著提出反駁,但我隻是向她搖頭,絲毫不想再在這件事上爭論下去。
有誰會不愛自己的朋友呢
Yuri會愛她的朋友
而我也同樣愛著Pun啊。

CHAOS 36:1 Such a coward,I am

壹回到家,我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天命…因為家門口突然冒出壹排皮鞋,至少有十雙,這種慶祝排場恐怕也只有…………
“媽蛋,妳們都不跟主人打聲招呼就跑到人家家裏來了,是吧.”我往裏屋咒罵,壹邊脫下自己的鞋子,加入到皮鞋大隊裏。安靜中突然傳來這幫家夥的大叫聲,看來給我準備了很久的驚喜。
Keng這時突然拍了壹下Palm的腦袋,“我之前跟妳說什麽來著,叫妳把鞋子收起來,這下No都知道了.”挨揍者瞬間變了臉色。
“我擦妳這個混蛋,就會說我,妳怎麽不自己去做!!!”Keng的腦袋也免不了回挨了兩下,然後兩人就壹起消失了…額,好吧…隨便進吧,我家又要被攻陷了。
我哭笑不得的朝他倆搖搖頭,同時掃視四周,發現遠不止十人。僅圍坐在火鍋邊上的就有Keng,Palm,Kom,Pong,Eim,至於在屏幕前玩遊戲的還有Ohm,Per,Not,廚房裏還隱約傳來Song,Rotkeng,Ken的聲音,看來正忙著做涼拌粉條呢。這麽壹算,嗯…有十壹個人,還沒打破記錄(最高記錄在去年新年,來了十七個,房子都快塌了)
“誰趁我爸媽不在時,叫妳們來的啊。”妳們這幫家夥絕對想不到幹這種事,我只是象征性詢問壹下是誰在耍花招,因為我心裏很清楚他們招供的人會是誰。
“Im姐啊—————,她可是最愛我的人~~~~”知道啦———- _-"……Im姐是真的很喜歡Ohm,不知道被什麽給迷住了還是我造孽太深的緣故,因為每次只要Im姐的小Ohm來我家玩,我總會發現竟然鬼使神差的多了好多點心(如果Ohm沒來,我是絕不會有這種待遇的),再說這會兒又湊巧爸媽都不在家(有時她也會提前確認他們的工作日程,已經反復好幾次了)壹定是Im姐幹的了,她總是喜歡打電話給Ohm,叫他帶上小夥伴來家裏瘋狂。
我可壹直都記得吶,Im姐——————!!
我厭煩地搖搖頭,壹邊把書包丟在地上(因為沙發已經沒有位置了),偷瞟了壹眼發現那幫電視機機前的人正在玩我的PS3遊戲機,不知道是誰掀開了鍋蓋,食物的香氣瞬間撲鼻而來。
好吧!盡管我是吃了才來的,到壹聞到這種香味我又立馬餓了,我壹把拉下襪子,坐到Pong身邊,即可參與進火鍋戰隊。
“有什麽好吃的啊,我餓啦。”
“等下!肉還沒熟透…Ohm說妳去約會了,我還以為妳會回來的很晚.”Pong邊說邊開開鍋蓋,讓香氣冒出來。這時Palm拿了碗筷給我,我才知道大家把他當成保姆來使喚,真是苦了妳了。
“約個毛會啊,我只是像個朋友壹樣陪Yuri去買東西.”
“那可就是約會嗎,妳小子回來的夠快啊,女朋友不會跟妳急嗎?”這下輪到Eim找我麻煩了,我拿筷子指著他的臉示意他住嘴,然後掀開鍋蓋又看了壹眼,這下不管怎樣我都要開吃了。
這會兒Ohm的嚎叫聲接著Eim響起,“Yuri那麽可愛的人,妳說她能不急麽,我們的這位朋友太正常了啊餵餵餵餵餵。”他還真是煩人,我瞪我不遠處的他壹眼,他就坐在電視機前,看他越是笑的奸詐,我越是忍不住想過去拔掉他的電線,讓他急壹急。
“妳再囂張,我詛咒鯉魚妹早日收了妳。”我最後終於決定使出殺手鐧,此句壹出,Ohm頓時嚇得丟掉了遊戲手柄,哈哈哈。
“小賤人!!!!!!!!!妳還不如詛咒我科目全掛來得痛快。”他站起來嚎叫,所有人包括Song,Rotkeng,Ken這忙著端盤子的仨人也好奇地湊過來。
“納尼,好端端的,為什麽Ohm想要科目全掛嘞?”Pong邊問邊把涼菜放在火鍋邊上。
“其實妳也用不著詛咒,他又不是沒掛過。”Rotkeng繼續說到,壹邊放下第二道菜。
“鯉魚妹是妳老婆吧,我看到過。”恭喜Ken同誌最終劃對重點,接著他顧自己吸食盤裏的涼粉,最後壹個人坐定。
Ohm此刻沮喪著臉,嘴裏呼呼喘著氣,假裝沒聽我們講話,嘿嘿嘿,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玩飛車輸給了Per還是被我們壹句話刺中了要害…鯉魚妹是我們對面學校的,不知何故她十分迷戀Ohm這家夥(拜托妳是瞎了嗎,明顯我要帥多了啊),那妹子看上Ohm已經三四個月了,居然還是熱情不減。其實她的真名叫Nan,但我們都喜歡給她取代號叫鯉魚妹,不要問為什麽,答案顯而易見,呵呵呵(註:難道是因為胖嗎?魚沒有脖子?泰國人的思維。。。還不去不如翻成鹹魚妹)
我們就這樣討論起了鯉魚們,Per卻大叫起來。
“Ohm學長不喜歡鯉魚妹啦,他喜歡的是小—————”聽到這話我們立刻轉過頭去,卻發現Ohm也死死地盯著Per。
“小什麽啊,Per!!!妳繼續說啊!Ohm居然心有所屬,我今天非得查個水落石出。”Rotkeng壹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狂熱表情。
但是Ohm立刻轉化成張牙舞爪的表情恐嚇,“Per,有種妳說出來試試……”聽到這裏,我也不知道Per這小孩是真單純還是假天真,因為他居然轉回去問已經頭頂冒煙的Ohm。
“哦,不能說嗎,學長和Mikkey 鼠學弟的事?”
大膽Ohm!!!!!!!Mik學弟這學期才進的社團啊!!!!!!他正讀初三,模樣簡直不能再可愛…再可愛…可愛…愛…,以至於Film嚴厲置詞任何人都不準碰他!只拜托讓Ohm教他弟弟吹小號,誰想到Ohm居然會向他伸出罪惡的魔爪!?
“死Ohm!!!妳對小Mik做了什麽!!!!!”我大聲問責他,語氣裏充滿著對小學弟的擔憂,看著被告立馬搖晃頭似乎頂著天大的冤屈。
“我啥也沒做!!!!!!!!”
“小學弟喜歡Ohm學長啊,No學長!!!!!!”嗯,乖Per,今天表現的棒棒噠!我決定成全妳當初每周只訓練兩次的申請,因為妳今天的表現實在另本社長太滿意啦,嘿嘿嘿。
“臥槽,Ohm妳居然腳踏兩只船.”Ken大呼小叫,卻只得到了Ohm對他鄙視的中指。
“說真的,那位小學弟真的喜歡妳嗎,妳小子艷福不淺啊,我不是gay我都對他喜愛不行,那學弟真特麽可愛極了。”Kom繼續吵吵,這時已經沒有誰在關心火鍋的事了,大家都盯著Ohm的後背,而他卻始終不敢轉過來對視我們的眼睛。
“不知道啊餵餵餵餵餵”那妳之前那般叫喊是怎麽回事。
Per還要繼續揭秘下去,“我看到Ohm學長抱Mik學弟啦,終於被我逮到了,我要告訴Film學長去。”哇哢哢!!絕壁頭條!!!Per啊!妳又爆(gan)了(de)壹(piao)條(liang)!
“Per!!妳麻痹居然偷看我們!”這下Ohm終於露出馬腳了。
Per連連擺手,“沒有啊,哥!!!!那天我剛好忘了拿樂譜,就回來拿啊,撞見這壹幕我就只好放棄拿回樂譜了,早上演奏不了進行曲,還被No學長責罵了啊。”哦哦哦哦啊,我記得這事,我千叮嚀萬囑咐讓他好好練習,今天我還以為他沒有練習,原來是這麽回事。
臥槽!!!這不就是昨天才發生的事嗎!!!!!!!!!
“Per,妳居然敢來惹我,妳和Win的事呢……我可是知道了的。”戰火已經燃至極點,Ohm這下火力全開了,矛頭轉向Per,我去,今天是什麽日子啊,太有料了。
“我和Win怎麽了啊,學長?我們是朋友啊。”被告人表情嚴肅的提出質疑,但我也略有耳聞Win這個人,聽Per說是和自己青梅竹馬的好朋友,但是Win家家世比Per好太多,Win老爸是個大軍官,非常的嚴厲,不準Per這樣的男生來騷擾自己的女兒,稍微親近壹點都不行,哈哈哈。
“妳少來,前天Win妹哭了,我還安慰她,妳小子對她也太兇了點吧。”
“就是,Per這小子特麽心也太狠了,Win剛靠近就被他厭惡地罵了,等到Win走了他又跑她家裏道歉。”Nok本來沈默地坐了很久,這會兒又多了壹個揭發的人,Per烏黑的耳朵(他本身長的白白的,但是臉很黑,所以耳朵就黑,哈哈)壹眨眼變成了紅色,跟變戲法似的。
我也加入進來,“什麽啊,Per,Pun說經常看到妳在修道院那邊吃中飯,原來是這樣啊”但我壹不小心說了這個禁忌的名字!?…真是防不勝防啊,我怎麽自投羅網了,Per的風頭還沒來得及過去,Ohm就立馬轉過來對我奸笑。
“嗯,跟Pun壹個樣啊,午飯在修道院吃,而晚飯跟妳吃………我都知道了,綜合樓下妳們的事。”我操!!!!!!我就知道事情到Ohm的嘴裏,壹定會被他大肆宣揚出來的,此刻眾人已經把註意力轉移到我和Pun上了。
“怎樣啊,怎樣,怎樣?”Keng這個混蛋問就算了,還用椰子做的水瓢敲擊地面混蛋,地板要裂了。我立馬奪過水瓢,敲他的腦門,然後托起地上的壹箱酒,很快朝躲進廚房。
“我去把啤酒浸壹下,妳們就這麽放著待會兒不夠冰的”
“小樣,還想溜!!!!!!!”
“我只是去浸啤酒!!!!!!!!!”不再聽他們咒罵什麽,我撒腿就跑進廚房,還是躲起來比較好————


我在廚房裏待了壹會(等他們忘了這件事),啤酒浸完壹瓶又壹瓶,浸了又拿出來,如此反復循環(我特麽這是為了啥啊),還不夠,我什麽水瓶啊,酒瓶啊,奶瓶啊統統都放了進去(那些Ann姐已經準備好的)額…妳們究竟談完了沒有啊?
我踱來踱去,突然萌發了壹個主意,準備青檸鹽水給他們拿出去,因為看到他們有拿伏特加來,恩…就這麽做,這樣我就可以在廚房多待壹會兒了(嘻嘻)。這麽想著,於是我就拿來切刀和砧板,從冰箱裏取出檸檬。
可是以前沒有做過這個…檸檬是要怎麽切啊?橫著切還是豎著切,從長面下手還是從短面下手(這玩意兒圓不隆冬的),真是醉了。我拿著檸檬翻來看去,壹臉迷茫,終於壹刀下去,汁液飛濺,臥槽!!進眼睛了!!好刺!!!
我立刻卷起袖子擦眼睛,這會兒我隱約聽見客廳裏傳來壹陣離奇的起哄聲,伴隨著汽車發動機停息的聲音……又是哪個來我家湊熱鬧的,還嫌我家不夠擠爆嗎。
我有點疑惑但是並沒有多少在意(因為現在眼睛刺痛感愈加劇烈了),覺得再怎麽擦也不會有效果了,決定聰明點進廁所沖洗眼睛吧…淚眼婆娑,視線模糊的我,只好壹路摸著尋過去……但是突然響起的說話聲著實讓我嚇了壹跳。
“擦的那麽大力等下眼睛要紅嘍。”耳旁傳來熟悉的聲音,他沖過來帶著我走向廁所,而我此刻只想知道他來這裏幹什麽。壹觸碰到冰涼的水,我就把臉靠了下去。
“我會輕輕幫妳洗的…把手拿開吧。”那聲音命令我放下手來(我是瘋了嗎,居然又聽了他的話),接著他開始輕輕撫摸,直到刺痛感漸漸消去,我才快速眨眨眼睛把水擠出去,而他也拿來了毛巾輕手輕腳地幫我把臉上的水漬擦幹凈。
“連切割檸檬都不會啊,呵呵……真是看不下去了。”我勒個擦,連這個都要罵我,我又不是廚娘怎麽會這個,我伸著脖子向他挑釁,這個叫Pun phumipachn的家夥,好端端的又出現在我面前找事。
“妳怎麽來嘞?”
“taxi啊。”
“混蛋……我的意思是……”這會兒我居然對這個令人厭惡的人問不出口了。
“妳是想說我來這裏幹嘛,是嗎…嗯,那我回去好了。”靠靠靠靠靠,居然這麽對我,我撓頭抓腮地看著他壹副真要轉身就走的架勢,壹切都來不及多想,等我反應過來我的手已經當即拽住了他。
就這麽壹下子,這家夥便毫無預兆的當即停住了…老滑頭!!妳就擱這兒等著我吶!!!
“有事嗎…”妳還有臉問。
眼看快要敗給他了,我橫起壹臉,說到,“把毛巾還來再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特麽太機智了有木有。
此話壹出,Pun便立即轉過來沖著我的臉看,我當然挑眉以待,他見我這樣居然笑開了花,讓我頓時感覺陰風拂背。
“不回去了,嘿嘿嘿,既來之則待到最後之。”他說完便先我壹步向廚房走去,接著幫我切起了檸檬。才知道Pun居然深長不露,刀工這麽厲害,切檸檬就剝香蕉壹樣順手,讓我看的目瞪口呆。
“敢問您這切檸檬的手藝師從何派哇。”(註:新東方烹飪學校,餵,交推廣費啊餵!!)
“白癡,是個人都會切好不好,我倒是想問妳,您不會切檸檬的設定來自哪裏。”(註:來自原著姐姐)靠靠靠靠靠靠,又被Pun這樣的公子哥調戲,我真想拿起鍋蓋砸他的腦袋。正當我四處找尋鍋蓋時,Pun哈哈大笑起來。
“開玩笑啦,我經常做Pan妹的廚房幫工,切東西這種事我當然幫她做啦,不然家裏肯定會多壹個流血的小孩。”他壹邊解釋壹邊掛著寵溺的微笑,每當說起Pan妹子他總是掛出這樣的笑容,不用說也知道這家夥有多寵愛自己的妹妹了(註:助攻妹子的醋妳就別吃了吧)
我點頭回應,“然後妳就分給Pan妹就吃了吧,我也想嘗嘗。”說著便爬到準備食物的餐臺上(那是Ann姐和Im姐的專用角落)我爬上去坐好,壹邊從食物籃裏抓起壹塊面包開始啃,壹說到食物我的餓感就上來了,唉…(我的胃工作效率也忒強了吧)
Pun壹邊笑著壹邊尋找更多的檸檬,他覺得拿出來的還不夠,“妳壹定會鬧肚子的,我吃完自己也開始痛了。”嚇,這家夥…對自己的親妹妹做了什麽。
我壹邊愉快的笑著壹邊塞進最後壹口面包,不過貌似這壹口下去的有點大(不止壹點大),咀嚼起來有點狼狽。
“妳吃成這副模樣,是怕我拍會跟妳搶嗎,慢慢吃就行,這個世界上的羊角面包又不只有妳那麽壹根。”Pun轉過頭來剛好撞見我這副挫樣,我只能費力往下咽,壹堆回嘴的話等著湧上來,但……
“喔,哼,咿。”滿嘴的面包,臟話半天出不來…
我使勁嚼啊嚼,可能吃相很滑稽,因為Pun壹直在笑,他當著我的面笑啊笑,然後伸手過來幫我擦嘴邊粘著的面包屑。
奇異的光芒從他明亮的眼睛裏壹閃而過。
“這壹幕跟傍晚看到的妳很像有沒有……”他這麽壹說,讓我壹下子噎住了,還沒嚼完的面包壹下堵在喉嚨裏。
“操操操…咳咳咳。”我快要喘不過氣來了!!Pun立刻手忙腳亂的給我取來水。
“嚼完再咽嘛!都說了不要吃這麽急。”他像在責罵小孩壹樣責罵我,但這會兒我已經顧不得了,還有壹件事急等著先說出來。
“傍…傍晚我和Yuri真的沒有發生什麽。”
“哈?”
“就是……Yuri她……吃得臟不垃圾的!我才忍不住幫她擦…誒…靠…說不清楚啊!”無論我怎麽解釋聽起來都不對,我只能又壹次使勁抓抓腦門,但Pun的反應卻很想笑。
“恩…隨它去吧,我明白的。”他邊說邊像面對壹個孩童壹樣的露出笑臉,但我還是不太能夠確信他的話。
“誒,嚴肅點,妳別這樣啊。”我拉拉他的手臂阻止他轉過身繼續切檸檬,接著那張臉露出笑容來,取代了剛才的些許疑惑。
“我真的沒有想什麽!”我能信嘛…我斜眼看他那張繼續微笑的臉。
“那妳笑什麽………”
“笑妳啊。”
“笑我做什麽?”我還是不懂,但Pun只是搖搖頭,然後轉回去拿起檸檬接著切,壹邊說道:
“因為妳和那天的我很像。”
“哪天?”
“出租車上那天啊,嘿嘿。”他說完又是壹陣笑,心情不錯嘛,小心點,別砍到自己手了。
我壹陣長長的思索後,終於輕呼出壹句哦哦哦哦,連自己也被逗笑了,更別提被Pun深深的那壹眼鄙視。額,好吧…我今天的確和那天在出租車上因為Em而壹個勁兒給我道歉的Pun很像。
此刻我對Pun的理解更深了壹層,同樣我也相信Pun,他壹定也更懂我了。
我們之間…不管在現實世界裏,對方最終會與誰在壹起,
但在我和Pun這個小小的世界裏…… 只求能夠相知相守,互伴左右,那就足夠了。
笑著笑著,我又畏懼起來,因為想到還有另壹件事情。
我差點忘了這麽重要的事情……前天我把Em的視頻剪輯到手機裏,再壹次下定決心要告訴Pun,卻還是沒有勇氣說出來,現在幾乎已經快忘記了。直到手掌觸碰到口袋裏的手機,才把這段我最想忘記的記憶喚起…
這件事壹定會讓Pun傷心至極的…我該怎麽告訴他這件事情呢,或者我壓根兒就不該告訴他…但我實在無法忍受,看著Pun被壹遍又壹遍地欺騙下去。
“Pun……”我不禁脫口而出,壹想到我眼前的他正在被那樣的女人欺騙,我的嘴巴就控制不住的想把真相吐出來。Pun莫名轉過頭疑惑地看著我,而此時的我卻變得支支吾吾的壹點都不像自己了。
“呃……”
“有什麽事嗎?”那雙明亮的眼睛覆蓋著笑容,壹直都這樣…反復敲擊著我的內心,我怎麽能做傷害他的事情呢…
我楞住了,然後開口說,“……檸檬差不多了,拿出去吧,不然大家要抱怨了。”能終止這場談話的辦法就是跳下餐臺,顧自己先壹步離開了廚房。就讓壹切深埋地下…那些我所知道的壹切,因為我實在沒有足夠的勇氣制止。
我沒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去破壞Pun的笑容……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8篇就到No說我只喜歡妳壹個男的,因為我不是gay,不是任何男生來告白都會接受的!這個情話是滿分滿分的!也是真摯到不行了!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nNo同人耽美小說上一篇: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7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