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9章-Em事情敗露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9章-Em事情敗露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9篇!其實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出軌是種什麽感受呢?難過大於生氣嗎?不過Pun趁現在放棄過去,好好跟No攜手以後生活吧!

TroublecOhmes(闖禍瞭)

“臥槽——————,進去那麼久——我還以為你們已經逃出去開房瞭”。當我們走出來一邊把檸檬盤放到桌上時,響起瞭Ohm哇哇的呵斥聲,此刻他已經端坐在火鍋前瞭。而現在輪到Kom,ken,Rotkeng他們玩遊戲瞭,我真是心疼咱倆的電費,還有又是誰開得空調啊,問過我瞭嗎!!!!!!
“你們這幫混蛋,開瞭空調就給我滾外頭抽煙去,不然我老爸老媽要罵人瞭。”
“誒呀,知道啦,Dong和Per已經去外面吸煙啦。”Palm一邊回答一邊抬起火鍋底座給我和Pun騰位置,Keng也為我們挪瞭挪屁股,邊說道:
“話說Pun你怎麼來啦,No給你打電話瞭麼?”Keng你不說話會死啊…說這話你到底用意何在!
Pun笑笑,然後給我擺好碗碟,“沒有,隻不過剛好被傢裡人趕出來瞭,今晚不準我睡傢裡,呵呵。”Pun含糊其辭的回答讓我聽的一頭霧水。
“為什麼,和老爸吵架瞭?”這下變成我積極發問瞭,聽起來不像一回事啊。
Pun連忙搖搖頭,“沒有,沒和誰吵架。”
“啊…那你這話什麼意思?”我還是沒搞懂,如果他沒和傢裡人吵架那為什麼會被趕出來?我還一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趨勢,結果朋友們七勺八筷地往我碗裡夾食物,以為這樣就可以堵住我的嘴。
“Pun不說你就別問啦,快吃快吃,別瞎猜瞭!呀呀,Pun別客氣,來來,滿上滿上,把這當成自己傢好瞭!”擦擦擦擦擦擦擦擦,媽蛋Pong!!這裡可是我傢喂!!!!!!我轉過去沖他白瞭一眼,然後就看到Pun那眉飛色舞的笑臉朝我張開。
嗯嗯嗯嗯嗯嗯,當——成———自———傢———正———合————你———意———瞭吧!!
我繃著臉嘴裡還咬著一隻筷子,另一隻筷子正在鍋裡翻攪搜尋食物。這是一杯琥珀色的酒遞瞭過來,我剛呷瞭一口,就立馬回過頭罵向那個給我倒酒的人。
“混蛋!!!辣死爺啦,浪費酒啊!”這麼烈的酒一定是Dong那傢夥!我朝他大叫,但他一心吃著火鍋根本不在意是誰。
“你要什麼啊,有那麼多種酒呢,啤酒啊,伏特加啊,我還擔心你們喝不來及,懶得扛回去。”真是…那吐瞭誰負責清理啊,肯定是你瞭死Dong!!!!
我隻能接受他的歪理,心想還是趕緊吃火鍋好瞭,不然就來不及瞭,嘿嘿。看著一鍋食物真是不能再幸福,每一樣都是我要吃的,各種小菜,豐富的肉類,Ohm這混蛋還試著放百奇餅幹進去,因為他也嘗嘗火鍋味的餅幹,真是虧他想的出來…幸好Nod學弟及時制止瞭,處於對其他眾學長的福體安康著想…你小子真是幹瞭一件英勇的事情,造嗎。
我們才剛奮戰不久,其他一幹人等也紛紛戎裝上陣,不管是顧自己玩遊戲的,還是在門外抽煙的,這會兒都濟濟一堂擁在火鍋邊,場面宏偉盛況空前。可惜人多鍋小,不得不分小隊吃,但還是盡興。我憑借這學生會秘書長這一驍勇善戰的猛將,想吃什麼就能吃到什麼,他那靈活多變的技巧每次都能準確而又迅速地幫我定位食物,嗯,真真是很兇猛啊,為什麼當我自己尋找時都看不到呢?隻能說這種天賦異稟的能力是與生俱來的…欸,誰知道呢……(註:好吧,難道不是愛情的潛能激發嗎!Pun自己也嚇到瞭吧)
我們大傢嘻嘻哈哈鬧做一團,整個傢裡都充斥著愉快的呼喊聲。就連原本和大傢不怎麼熟識的Pun,此刻也融入進我們的酒鬼大傢庭,看來老話說的沒錯,酒肉穿腸過,朋友自來熟。此時我正坐著笑呵呵地看著Rotkeng他們灌Nod和Per喝酒,學弟們和學長們比賽罰酒,哈哈,這幫小屁孩還真是有種,你們死定啦…現在Per那平四裡黃白色的臉已經越發變得深黃(呈現醉酒狀態),而此時輪到Nod臉色逐漸泛紅,我說他們這回真的是在劫難逃瞭,哈哈哈。
正當大傢顧自己興致淋漓中時,我斜視Pun,他還在給我舀我最愛吃的魚豆腐,一勺一勺不停放在我面前的碗裡,我隻好勒令停止。
“擦,夠啦,再這樣下去我要便秘啦(註:這裡原文是說拉出的大便是四方形的……太抽象瞭…難道魚豆腐是切方塊的原因嗎?泰國人的思維。。),你該懂我的意思吧,Pun笑瞭笑,然後放手吃起自己碗裡的,嗯…吃你自己的吧,不要忙著給我舀食物瞭。
“你跟我說說到底是誰把你趕出來的呀?”沒辦法,我的好奇心特麼太強瞭,憋不牢的啊,預告到並沒有誰在關註我們,此時不問更待何時,跟傢人吵架這事也許是他不好意思在大傢面前討論呢。
但他以後是覺得好笑,依舊滿足地吃著碗裡的食物,“Pan妹看見你和Yuri傍晚在一起瞭。”我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
“我勒個去啊!怎麼瞭啊,妹妹都知道瞭嗎?”
“知道什麼?”Pun朝我挑瞭下眉毛,似乎忘記瞭我們還在他妹妹面前表揚的角色。
我一下子有點語塞…“就是我們之間其實並沒有什麼…那樣啊。”因為這句話越聽越覺得怪怪的…而Pun盯著我的眼神更加怪異,從他眼睛裡閃過一絲戲謔的光亮。
“哦…那倒沒有。”你看,我就說嘛。
於是我不得不沖他臉問道,“你個挨千刀的,別貧瞭,你妹的到底說瞭啥?”同志,拜托嚴肅一點!!!!
Pun笑著搖搖頭,繼續吃著碗裡的東西,一點兒不在意,“沒說什麼,隻是以為我們吵架瞭,把我趕出來向小媳婦道歉,不然不準我回去…剛開始我還擔心也會被你給趕出來,沒想到是這種情形,讓我覺得心情大好,你搞派對也不叫叫我哦。”
“也沒有誰跟我說派對這件事啊,再說我才不會趕你呢,你不是也沒趕我麼。”說著我拍瞭兩下他的肩膀,他轉過來對著我窩心一笑。
但我們還沒來得及往下聊,被Ohm突然的大叫聲打斷瞭。
“comeon,來玩真心話大冒險吧!!!”他邊喊邊高舉蘇打水瓶子,這是酒席上我們常玩的遊戲,但是今天我明顯感覺到Ohm是沖我來的,我滿腦子思索著這下要怎麼逃脫才好!
“玩的玩的,來呀,大傢動起來。”大傢沸騰起來一擁而上,連還沒明白過來咋回事的Pun也來湊熱鬧,如此正中Ohm下懷。
“我先解釋下遊戲規則,這樣大傢都能明白,特別是新加入的Pun,Per和Nod學弟。”Ohm發號施令,以上三個人紛紛點頭示意,我凝視著這個始作俑者,再清楚不過他的陰謀詭計瞭。
“我待會兒會用這個蘇打水瓶在正中央打轉,如果它停下來對準的誰,那個人必須要如實回答所有問題,OK?”
“啊,學長,所有問題嗎?”Per啊,你難道不知道根據以往經驗越是叫嚷不安的人被點中的幾率越大嗎,你是真傻還是真傻啊。
Ohm這會正刮起得意之風,“嗯,不玩就速度混回去。”
“憑什麼啊,額額,玩就玩。”小屁孩嘴裡嘀咕但還是乖乖從瞭學長,我仿佛看到瞭第一個幸運兒的降臨……Ohm玩弄瓶子的本事可是到瞭隨心所欲的境界,不知道他在別的事情上咋就沒這麼能幹呢。
瓶子嘴果然不負眾望地在Per面前停下。
“你中啦,誰要你叫得這麼這麼響。”我趕緊挖苦他,他瞪大恐慌的雙眼,眼角都要張裂瞭(這回你總長點記性瞭吧),額,這模樣真是好玩極瞭,哈哈哈。
Ohm裝模作樣地思索瞭一會兒,然後劈頭蓋臉地就朝Per逼供而去,“你睡瞭幾個修道院的妹子…別否認,我可是知道的。”驚天大爆料啊!!!我也曾聽聞Per生性風流,但萬萬沒想到居然是風流成性,這下子我看到Per的臉色一下子僵銹瞭。
“操操操,我沒有!!!”
“忽悠,接著忽悠…”矮嘛…不知何故,任何人看到Ohm這張恐嚇的臉都會嚇得毛骨悚然…我看到Per已經戰戰兢兢地隻咽口水瞭,還轉過去無辜地看著Nod,渴求獲得些許幫助,但是這會兒當然沒人會幫他啦,節哀。
求救絕望的他,隻好無奈搖搖頭,然後開始掰手指…我靠!O.O,就這小子!?
“呃…就隻算修道院的是吧,哥。”特麼!!!!!
“嗯,就修道院的。”
“每個修道院嗎?”
“你小子有完沒完,不然你以為我在說哪個?”Pun開始進入暴走模式,“每個修道院的都算好瞭吧,操!!”
Per點點頭,繼續掰手指,“……四個…誒,五個…五個,哥……”卻被邊上的Nod捅瞭一刀,“六個,我幫你數瞭。”瘋瘋瘋瞭,這還是我的小弟嗎!!?
Per迷茫地望著Nod,然後反駁道,“我數瞭是五個啊。”但Nod絲毫沒有退縮“咱來對下啊。”
於是他倆還真一遍一遍的確認起人名來,“Bo,Am姐,Mimi,Pink,Dem妹…還有誰啊!”
“我打賭你一定是把Ning姐忘瞭。”
“嗯嗯,還有Ning姐,那就是六個瞭…六個,學長。”他一臉確定的表情,然後轉過來跟我們輕聲招供,被我們每個人挨個兒一頓揍。
“你要愛惜自己啊!”對現在的小孩真是頭痛。
逼完Per的招供之後,又繼續下一輪的搜刮運動。我不敢看Ohm轉動瓶子,隻是有種感覺,瓶口在……我的邊上……停住瞭。
“Pun……”這一聲大吼顯然嚇瞭Pun一跳,他朝我對視一秒,然後看向Ohm的眼睛。
“要問什麼?”俗話說傻人有傻福,你特麼對他笑得這麼歡你活該啊你!
Ohm點頭,接受瞭這份笑意,開始自己蓄謀已久的提問,“你那天的大叫…是真的嗎?”泥麻痹!!!活膩瞭嗎!!!!!
我看到Pun那呆滯的深情似乎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大叫什麼?”Pun反問道。
“在大樓對面,前天…你丫別告訴我你忘瞭啊,願賭服輸啊。”看他的神色…我一開始以為他還想不到,不過現在在Ohm眼神的提示下他突然就想起來瞭,想起來就算瞭特麼的還回過來看瞭我一眼(管我屁事啊),我可什麼都不知道啊,繼續裝瘋賣傻吃著碗裡的東西,我可一點不知道你們說的事情,對不住啦,這事我棄權。
“怎麼說,真的假的?”該死的Ohm又問瞭一遍,我不敢看Pun此時的表情,但是仍能聽見他低沉的聲音,清晰地答到:
“真的。”
“喂,什麼事啊,你倆不要顧自己說啊!!!”Palm大聲叱責,看大傢還是雲裡霧裡的樣子,我終於籲瞭口氣,還好大傢都還沒知道這件事,Ohm總算是幫我守住瞭秘密。
Ohm並沒有理會其他人的發問,他隻是笑著伸手去拍打Pun的肩膀,隻是輕輕地拍肩膀而已,“很好,敢作敢當,我挺你,加油啊!”不要以為現在我該暗爽…我才沒有…因為此刻Ohm看我的眼神已經變得很古怪瞭,我有預示下一個接招的會是誰。
他又要開始轉動瓶子瞭。
“啊!!!!!肚子疼!!!失陪一下。”我大呼一聲,趕緊起身逃脫,不給他機會對我下手,嘿嘿嘿。這是我慣用的伎倆,Ohm一點也不會覺得奇怪。
“不準——————玩完這局再說!!!”
“憋不住啦啦啦啦啦啦啦,要拉出瞭,我先走瞭———”我一邊大叫一邊開足馬力撒腿就從刑場逃向廁所大門,哈哈哈,來追我呀!這下起碼得待上十五分鐘瞭,我就假裝是拉肚子,或者直接說在廁所裡睡過去好瞭?
一跑到避難所我就啪的一聲打開廁所門進去,還不忘把門把鎖好,然後癱坐到地上睡覺打發時間。頭越是接觸到墻壁,瞌睡感就越是強烈,估計這會兒酒勁剛上來瞭。
外面的嘻嘻哈哈的吵鬧聲不時傳進來,刺激著我的好奇心,想想真是有點遺憾,別人還會有哪些誘人的秘密呢,真的好想知道啊(死性不改,哈哈哈)。但是這種遊戲的規則之一就是桌上的秘密嚴禁被泄露出去,看來我是無緣聽到瞭,這讓我心痛不已…接下來被Ohm抖出的學弟們的糗事怕是更精彩吧。
想著想著頭漸漸偏歪瞭,睡意襲來……正當半夢半醒間,頭腦裡隱約閃現Pun說的那些話,讓我情不自禁的露出微笑…嘻嘻…盡管沒有看到他當時說話的表情,因為我太逃避瞭點,但光是猜也知道……Pun一直以來的那種作風…不管發生什麼,他都忠於自己的內心。而我卻不一樣,有時還蠢到選擇自我逃避,就像這會兒的表現一樣。
時間過瞭很久,直到我在廁所裡睡得差不多瞭(睡得那叫一個昏天黑地),才低頭看看手表,發現已經過瞭45分鐘瞭(一口氣差點沒上來),於是開始想那幫人現在應該停止這瘋狂的遊戲瞭吧,那我趕緊出去吧。
‘咔吱—’
“麻痹,這小子終於出來啦!!!!!!你給我等著!!!”剛一現身就被迎頭痛罵,哈哈哈,休想從我這裡挖走一絲秘密。我徑直走向大部隊,他們正在互相碰伏特加酒。
“想玩兒我,沒門。後來輪到誰攤牌瞭呀,好想知道啊。”
‘啪!!’
這就是給我這種嘴賤不討好的人的賞賜,哎喲,疼啊,死Keng下手可真重啊,混蛋。我默默可憐的腦袋。
“逃兵還有臉來問啊,不準你們告訴No,知道沒——”你喊這麼激動心裡肯定有鬼,嘿嘿嘿,沒關系,以後可以從Nod學弟那套出來,這傢夥老實巴交的,我知道,呵呵呵。
我接過Dong敬給我的酒,覺得酒席上的人數少瞭一點…於是環顧四周,發現Pun不在瞭?
“Pun去哪瞭?”我張嘴就問到這個失蹤的人。
“你相好生你氣已經回傢瞭。”Rokeng你這混蛋…人傢好好問你話呢,拜托不要耍貧嘴瞭,行不行!
我罵瞭回去,“尼瑪,好端端的,他是回傢上廁所瞭吧。”因為我一直在廁所睡覺,他也許就回自己傢上瞭。但他卻對我聳聳肩。
“不是,他真是回傢瞭,好好的突然就說要先走瞭。”Pong的聲音聰明能幹那堆伏特加酒酒瓶裡傳來,正遞酒給我。這下讓我完全呆住瞭????
“他是怎麼回事,都不跟主人請辭的嗎?”我抱怨道,拿過酒來一幹而盡,但是好咸啊,不知道是混合的還是有人手賤故意放的。
Kom接過我手裡的杯子,然後拿回給專管酒務的Pong,Pong就坐在我邊上那個原本屬於Pun位置。現在輪到Nod陷入困局,被學長們一個勁兒地灌酒,我看他的臉已經整個兒變通紅,突然發現落在他身後的自己的手機。
“我去,原來我的手機在這兒啊。”怪不得剛才在廁所找不到,連遊戲也沒得玩,隻好在地上睡覺。
Nod回頭看瞭看我的蘋果手機,然後連連點頭,“是的,Ohm學長把你用糯米糊校長車牌的視屏給Pun學長看瞭。”
“你玩笑開大啦,那可是學生會秘書長啊,他要是向校長告密,我不就跟Golf下場一樣瞭嗎?”我轉過去沖Ohm罵,突然想起瞭什麼事。
“操……那你是怎麼給他看的,幫他放好瞭嗎!?”
Ohm正在擠檸檬,這會兒抬起頭來回答我的問題,“切,我讓他自己找,他又不是沒用過你的手機。”
這下我隻覺手腳一陣冰涼,盡管現在空調開的並不是很低。
“那他有說什麼嗎?”
Ohm想瞭一會兒,然後回道,“他比我想象中的要激動,有那麼好笑嗎?顫抖個不停,隻是面部不見任何表情,接著就說要回去瞭。”
“要我說他肯定是要去校長處揭發啦!”Kom補充一句,把大傢惹得咯咯直笑,現在我終於明白是怎麼一回事瞭。
“我真特麼混蛋啊………”我喃喃自語,隻有Nod一人聽到。
“No學長,你怎麼瞭啊?”
我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和回應,唯一的反應就是急忙起身而走,不顧朋友們有多驚訝。
“一會兒回來!”摩托車聲瞬間響起,但是我整顆心早已飛往Pun傢。

LeavethEmtochance…(聽天由命)

夜半十分,Phumipachn傢門前…我停下摩托車,看著緊閉的大柵門,思索著該如何潛進去。庭院深深,浸沒在夜色裡,隻剩一扇窗戶還透露著光亮…我再清楚不過那是誰的窗戶。
我凝望著那扇屬於Pun的窗,長長地籲瞭口氣,不知道那裡面的人兒是以怎樣的心情回到傢的。Pun在發現這件事時有被震驚住嗎?會不會對我很生氣,我居然會以這麼糟糕的形式讓他知曉一切。
“瑪德…”我咒罵自己,暴躁地擊打車頭,完全沒有料想到事情竟然會演變成這樣。如果我能夠堅持親口告訴Pun,他也許不會像現在這麼煎熬…至少,他會知道身邊還有我在陪伴。
而不是被他親眼所見,悻悻而歸,獨自一人默默忍受一切,絕不該是這樣。
我看著那間房子依舊亮著的燈光,想象著裡面輾轉難安的人,幾次沖動想要闖進去解釋給他聽,但都被怯懦打瞭回來。我懇求Pun此刻能看到站在這裡的我,但沒有任何征兆顯示他會出現在我面前。
我感受到瞭口袋裡那隻惹禍手機的重量,仿佛正在懺悔吶喊,呼籲我用它向受害者贖罪。我思忖一會,終於掏出手機撥通瞭電話。
‘哪怕是朋友又怎樣,隻要能彼此相靠,我不管他是誰…把點滴深藏心底,不讓自己的眼睛告訴他…’
依舊是原來的彩鈴(現在我已經知道這首歌叫什麼瞭,托Ngoi的福,前天在社團教室放過),但與之前不同的是,這回我反復聽瞭好幾遍,對方一點也不願再接我電話瞭。
我不死心,撥瞭一邊又一邊,不管他將會如何厭惡這樣反復打進電話的我,不管他是有多不願跟我交流,我都不要像現在這樣由他曲解我一整晚。
彩鈴仍舊在耳邊回響,不舍不棄,而此時我忽然瞟到一絲熟悉的身影,這傢主人終於出現在我面前……Pun就那樣靜靜地看著我,接著我的手機突然響起短訊的提示音。
‘請讓我獨自待會兒,我會給你回電話的。’
發送人:Pun秘書長
我還能做什麼呢…唯有任他沉陷在靜默中,就像他所要求的那樣。
周六我頂著昏沉的腦袋醒來,昨晚一回到傢,我那些真愛友們完全無視我疲憊的狀態,一個勁兒地給我倒酒,直到一整瓶伏特加和一箱啤酒飲盡,還有心思飆摩托去買白酒,紅牛,紅酒,蘇打水,又是一輪喝得滿地打滾。最後不自量力的Per和Nod終於嘔吐不停,雙雙昏死在地板上。至於Keng,Dong,kom,Rotkeng,四分五裂地睡在電視機前的沙發上。還有我,Palm,Pong,Eim,Ken,橫七豎八地擱淺在沙發另一頭的地毯上,可惡的Ohm不知死哪去瞭…
居然還有力氣爬進我臥室的床上,真能享受,瑪德無良混蛋——
我被Im姐和Ann姐收拾碗碟瓶罐的聲音驚醒(她們不睡我傢,早上過來晚上便回),隻能起身,抓抓光膀子的後背,昨晚喝高瞭衣服什麼的都借助燥熱的酒勁脫光瞭,隻稀裡糊塗地剩下一條短褲,放眼望去都是一片裸體。
“Ohm小弟去哪瞭呀,No囡~~”Im姐輕聲問我,意圖暴露無遺,嘿嘿嘿…想見自己的小情郎Ohm嘞!Im姐願望落空嘍,那傢夥也許早就猜到如此,已經拼命上樓安頓自己睡好瞭…
我揉揉惺忪的睡眼,清醒一點,當第一絲力氣回過來,我首先尋找的就是手機。
手機放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但是看到的內容卻和平常無異…沒有任何顯示…連一個Pun的未接來電都沒有。
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笑..
“醒瞭也不叫我,混蛋。”響起瞭Eim迷糊的抱怨,怪我沒有搖醒他。然後他便伸起瞭懶腰,不想手掌驚動到另一個人的大腿,Kom迷著眼睛用手肘撞瞭一下Rotkeng,於是又弄醒一個,最後大傢接二連三都醒得差不多瞭,就差那個不要臉的爬去我床上睡覺的人瞭。
“等我親自去把Ohm叫起來。”我自告奮勇,緩緩起身,徑直往二樓走去,拖著沉重的腳步不一會兒就到自己緊閉的房門前,居然還有空調冷氣從裡面漏出來。
你還嫌躺床上不夠舒坦嗎,居然還敢開爺的空調,畜生!!!!!!!
我咬牙切齒憤懣地想著,然後用力推開門進去。
“死Ohm!!!!!!你給爺起來!!!!!!!!王八蛋!一身酒臭居然還敢到我床上來,你速度給我起來把床單洗瞭,混賬,起來!!!!!!”喊成這樣你都不醒真聾瞭麼!不知他是真聾還是故意耍我,我越是大聲叫嚷,他越是移動腦袋朝枕頭裡埋進去。
我一把抽出他的枕頭,“起!!!!!……難道要請Mik學弟來叫你起床?”
一語見效,這薄薄一句勝過再大的叫喊聲,但他居然冷不丁朝我比瞭個中指,“你煩不煩啊你?”哪能跟你比啊!
Ohm抓抓胸撓撓手臂,極不情願地坐起身,見他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我便走開去從櫃子裡拿出兩三條細毛浴巾。
“吶,洗澡吧,就在我房間洗好瞭,樓下那幫人可以一起在下邊洗。”我邊說邊先進瞭浴室,也不關門,就直接把短褲脫瞭,打開蓮蓬頭往浴缸裡放水。
身後傳來Ohm窸窸窣窣的聲響,“好呀,身上黏死瞭。”他一邊抱怨一邊脫掉衣物,從我手上抓過蓮蓬頭沖洗自己的後背,邊說道,“你幫我搓背吧,都是汗垢。”納尼!…啥玩意兒!?爺才沒那力氣呢。
我當即就回絕瞭他,“懶得弄,混蛋!!!”但他才不聽我的…這個混蛋傢夥把我拉下坐到浴缸裡,然後把背對著我,看來不得不幫他搓瞭…卑鄙無恥下賤。
“等下我也給你搓,行瞭吧。”他仍繼續求我…得,隨便啦…全身黏糊也想找個人幫我好好搓個。我搖搖頭,一邊給他沖洗後背,然後輕輕地搓揉開…
我和Ohm自小就是朋友,小學二年級就同班,更衰的是居然還成瞭同桌,還不夠衰,因為他老爸是教我打流蘇結的老師,於是他又跑來跟我學打結(你咋不叫你爸親自教你嘞!!),從那以後我們就奠定瞭堅實的友情基礎,我們兩傢關系也很親密,我爸媽去也經常會給Doc.wan(Ohm老爸)帶禮物。
我們兩個男生之間洗澡也是常有的事,事實上我和誰洗澡都不會覺得有啥不好意思的(拜托我可是直男一枚哇,嘻嘻嘻),尤其是和Ohm,我們從小就以裸相見(有時上完課碰到Doc.wan不在時,他經常跑來我傢和我一起睡),跟他洗澡就跟和小黃鴨洗澡一樣,並沒有覺得什麼不妥,他也是這麼覺得的。
我們情同手足,以至於我自認為他的事我沒有什麼是不知道的…但…
“你真的在和Mik拍拖嗎?”昨晚才曝出的事,讓我震驚不已…我的震驚並不是因為他和學弟交往,而且之前我居然都沒有感知到這件事。
Ohm長嘆一口氣,“沒有…真的沒有什麼事情。”但我一點都不信…
“你為什麼都不告訴我呢…我真的傷透瞭心。”我好不避諱的告訴他,因為真的覺得好心痛,他轉過來盯著我看瞭一下,接著又嘆著氣轉瞭回去。
“我和那學弟真的沒什麼…你和Pun呢,不要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為什麼好端端的又沖我抓著這個問題不放…?
聽完這句話,我發出瞭比Ohm還長的嘆息聲,“我和Pun隻是…朋友啊。”
這回他語氣有點不爽,“你嘴還真硬啊,轉過去,我疼死瞭,到你瞭。”我乖乖的聽他的話。
我們調整瞭一下相互搓背的姿勢,接著Ohm又開始說道,“你不把我當朋友瞭,是吧?”草…山無棱天地合也不敢和君絕啊,我轉過去搖晃他,“你麻痹!!!再說這話我可就揍你啦。”
他手勁略微減輕然後又一下下重手,背部火辣辣的開始疼痛,“我難道不想揍你嗎…我一直忍住沒問,等著你親口告訴我,但是你居然沒有…你知道嗎,我常懷疑你是不是已經不在乎我瞭。”
聽他說這樣的話我趕緊否認,“操!才不是啊喂…我隻是不知道要怎麼講…跟他的關系…不也和你似的…我怕表達不清。”我努力解釋,但是找不到適合的詞語來表達我的意思,隻能舀水玩,此刻浴缸裡的水快要沒出來瞭。
Ohm搖搖頭,“算啦,不過你倆沒事吧…”他這樣說讓我心裡偷偷想笑,他就是這樣的人…不管有時嘴上說著多難聽的話(不是有時,而是一直),但他總是擔心我,如果你問我在這個世上,除瞭父母以外,還有誰最關心照顧我,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你是誰…
“還不就這樣麼…”
Ohm還要繼續往下問,“昨晚Pun為什麼又生你氣瞭,我看他表情很怪異,你究竟把自己和誰的不雅視視頻放裡面瞭。”媽呀…這傢夥真是開瞭天眼瞭麼,這都能察覺,雖然不是一回事但也很接近瞭。
我把快到腰際的水舀起默默地澆淋到膝蓋上,“這件事我真的不能告訴你啊,因為這不僅僅是我自己的事…抱歉啊。”說完我轉過去拍拍他的手臂,他正在替我搓汗垢,Ohm也輕輕地拍瞭幾下我的肩膀,作為回應。
“嗯,隨你吧,有事跟我說好瞭,我也幫不瞭你很多,這事我也沒有經驗,就不瞎摻和瞭…但是作為一個傾聽者,我隨時準備著呢。”你這傢夥…本性暴露瞭吧,我真想轉過來揍你一頓,苦於現在懶得動而已。
還是轉移話題比較好…呵呵呵,“那你和Mik呢,怎樣,坦不坦白?”不要以為你不說我就會忘記瞭啊。
該死的Ohm隻是對我呵呵一笑,“等你倆老實交代瞭我才會說。”他僅說瞭這一句,然後抓起蓮蓬頭沖洗我背部的污垢,關起天窗不肯跟我講亮話。我就知道這傢夥一直以來死性不改跟我抬杠的德性。
等我們12個人依次洗完澡並吃完Im姐Ann姐做的飯後,已經午後瞭,朋友們學弟們都穿戴整齊後,一身校服藍褲皮鞋裝的挨個兒走出我傢大門,並一一向Im姐Ann姐惜別,嘴裡還掛著等下次爸媽不在還要再來拜訪的諾言(真無恥啊!)
我一直送他們到傢門前的弄堂口,把每個人都安排上出租車,最後隻剩下Ohm…他回去之前轉回來拍瞭兩下我的肩膀,想要給我鼓勵,我也咧開嘴對他報以燦爛的微笑。
等到載著Ohm的那輛車最終消失在視線裡,我站在原地,也懶得回傢瞭,低頭看下手表,顯示三點多瞭,於是決定打車去Villa買點東西,傢裡的儲備面包都已經被這幫蝗蟲啃食殆盡,要鬧糧荒瞭。
周六路況良好,我坐的士從傢門前的小巷不一會兒就到大道上瞭(計數器上顯示都不到四十銖),我付完車錢以後,猛烈的日頭讓我很快躲進瞭超市,轉瞭一圈我就來到瞭面包專櫃,前腳還沒踩熱超市地板,手機就嚎開嗓子叫瞭起來。
‘求諸位神仙各路菩薩顯靈保佑,要金得金,要銀得銀啊啊啊,求賜富貴與吉祥’
Pun!?
聽到鈴聲後,第一個跳入我腦海的名字就是這個,於是迫不及待從褲兜裡掏出手機來看,屏幕上顯示來電號碼的主人頭像卻是…
Yuri…
我長嘆一口氣,整個人瞬間厭倦癱疲下來,“有什麼事嗎?”
“No你剛醒過來嗎,為什麼有氣無力的?”覺得自己不想講話的情緒表現得略微明顯瞭…於是用力甩甩頭讓情緒平復下一點,顯得對Yuri沒那麼急躁。
“沒有,醒來很久瞭,這會兒已經在Villa瞭。”我邊回答邊推起購物車去選超市裡的面包,此時電話那頭Yuri響亮活潑的聲音立即傳來。
“那明天No要去哪裡嗎,一起看電影吧,好不好?”這可怎麼辦…Yuri撒嬌的老毛病又犯瞭,我們不是才一起逛街買完禮物的嗎…我對著電話那頭嬌滴滴的攻勢隻好憨憨而笑,但是這回我怕是不能如你願陪你做任何事瞭。
“我很累…能讓我在傢休息嗎,改天行不?”我直白的拒絕表達的如此真切,讓Yuri一下愣住。
她支支吾吾地回答我,還想跟我糾纏下去,“啊…沒關系,No去休息吧,不過你幹瞭什麼怎麼累成這樣?”跟她說昨晚酗酒瞭,這樣可不太好。
正當我在思索怎麼替自己解圍時,一聲清脆的小女孩叫聲在不遠處突然傳來。
“No哥哥!!!”
我差點就沒拿穩手機,當看到Pan妹小小的身子出現在對面。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19篇就到為愛所困副cp/Ohm&Mic這對cp也很可愛,本人比較喜歡第壹季得Ohm!仿佛已經過去了很久了,但看到陳炳林才20歲,Captain也才22歲,突然覺得很感慨!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nNo同人耽美小說上一篇: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18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