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23章-pun真正屬於我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23章-pun真正屬於我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23篇!在壹起,在壹起了,終於在壹起了,Em的事情完了,接下來就是Yuri了,不過Yuri是真的愛No,而因為真的愛,所以更會去理解No的,小可愛Yuri也趕緊找到自己的歸屬吧!

YURI堅持想要看電影,因此我們離開暹羅廣場時已經很晚瞭。坐著出租車我先送她回傢,然後我再返回自己的傢。
回到自己傢時已經很晚瞭,我疲憊的從出租車上下來,打開柵欄大門,沿著過道往屋子裡走去。
因為白天上瞭體育課,我總感覺渾身疼痛,彎腰解鞋子的時候覺得腰都疼斷瞭,但是···
我眼前怎麼還有雙陌生的鞋子咧?
抬頭一看:“誒,你怎麼會在這裡啊?!”這個PUN,為什麼會在我傢出現啊?
“這是魔法啊!”PUN低低地回答我,拽過我的書包像這傢主人似的催我:“快點進來啊,要不然蚊子都要飛進來瞭。”
但是……嘿!這到底是不是我的房子啊???!!!!
我呆呆地跟著PUN走到餐廳,聽到PUN問我:“要不要吃些什麼啊?媽媽阿姨她們做瞭好多好吃的!”
啊,等等……這是不是意味著你他瑪德都在我傢交上朋友啦???!!!
“我媽她們都去哪裡啦?”
“我讓她們先去休息瞭,我等你就可以瞭。呵呵!”
嗯嗯…你是想為她們分擔些責任嗎?
拿過PUN盛過來的食物我就吃起來瞭。雖然看電影的時候已經吃過瞭,可我現在確實又餓瞭。
“這麼晚回來,你們都幹瞭什麼啊?”他問我。
我很想回答,但必須先把哽在喉嚨裡的食物咽下去:“看瞭成龍的電影啦!”
我急著說話果然被嗆到瞭,拼命地咳嗽。PUN邊笑邊把水遞給我:“慢慢吃啊,又不急,可別再折騰你喉嚨瞭!”
我們坐在一起吃飯,看瞭會電視,聊瞭會天後準備回我的房間。
聊天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PUN一早就來找我瞭,他和媽媽她們相處的很好,還一起吃瞭飯。
呵呵,果然我喜歡的人媽媽也喜歡,最愛媽媽瞭!
“你媽媽一直在說我長得帥,還說如果她再年輕些都想來追求我瞭!說得我又尷尬又不好意思的!”
……還不好意思呢?!我看你臉皮夠厚的呢!要不是正在上樓梯,我都想踹你下去,太自戀瞭啦!
“PUN,你自我感覺也太好瞭吧,是不是都快成明星瞭啊??!”我邊開門邊挖苦他,然後聽見他笑出瞭聲來。
一進門,我就立馬開燈,脫襪子,開電視,一氣呵成。我還有話要問PUN呢!
“好吧,PUN,告訴我,你為什麼要來我傢,告訴傢人瞭嗎?”
PUN一派悠閑地看著電視“今天有親戚傢要在我傢過夜,但我不可能讓他和PAN妹睡一間,就把我的房間給他睡瞭,而且我更願意和你睡一起。所以,我就來找你瞭!“
“哦……你還真敢說“我抱怨道,打開小冰箱拿瞭瓶水給他。PUN搖頭不要,我就自己喝瞭,我問PUN:“你過來的事有和PAN妹說嗎?”
“不,沒有……我太想你瞭,一刻也等不瞭。”咳咳!!!我差點被自己喝的水嗆到窒息!
討厭的學生會秘書長,你剛才都說瞭些什麼啊???!!!
“你說什麼啊?!剛才,咳咳···”我不停咳嗽以顯示我可憐的抗議。
PUN隻是笑著向我靠近圈住我,近的我都能聞到他鼻尖呼吸的香氣瞭,我掙紮瞭幾次,都沒掙脫開。
“嘿!PUN,還好吧你?!”
“不好……”PUN無精打采的說著……嘿,都會裝可憐啦!
“請坐好。”我讓PUN坐下來,看到瞭他沮喪的樣子,便攬過他的肩抱住他“怎麼瞭,還好嗎?”
“什麼樣才算好呢?”PUN的聲音聽起來很沉悶,他隻是緊緊地擁抱我,這個姿勢維持瞭很長時間。
然後PUN退開瞭一些,面對面近到咫尺地看著我:“知道什麼是接吻的藝術嗎?”低低地聲音圍繞在我唇口間。
我看著那雙銳利的眼睛,輕輕地閉上瞭眼睛,通過嘴唇,我們交換彼此的甜蜜。
我吻著PUN,我們已經好久沒有像這樣親吻彼此瞭…(當然,聖誕節的時候PUN有親我,但那不算接吻。因為我們隻是碰瞭嘴唇。)
PUN的吻讓我感覺很可愛,因為他不急不緩,隻是溫柔地通過觸碰我的舌尖來品嘗和記憶彼此的甘甜味道。
這樣經過瞭好久,久到有好多次我都感覺到我的舌頭和PUN的嘴唇在打架瞭。
PUN松開我的嘴唇,露出滿意又燦爛的微笑:“NO,你吻的很好哦!我很開心!”說著,PUN把我緊緊擁抱住:“今天一切都值得瞭。”
“……?!”我都無言以對瞭。然後,PUN吻瞭我的額頭,我也回瞭他一個。
“我去洗澡瞭!要一起嗎?”說著PUN站起來,轉身看著我。我臉都快像蘋果一樣紅瞭,誰要和你一起洗啊!……去你瑪德…混蛋!我都想逃瞭!
我朝他罵罵咧咧揮瞭揮手,轉身準備打開遊戲機自己玩。
然後在衛生間門關起來的前一刻,我聽到PUN低沉的聲音:“NO,要等我哦!···”
PUN,你不記得瞭嗎?
我一直在等著你呢!


早上,我和PUN一起去學校,被OM看見瞭。(然後好像OM又各種八卦瞭)
(晚上,NO在社團教室接到瞭之前要他號碼的那個女生(好像叫WEE?)的電話,那個女的表示正在男校門口等NO,NO對自己學校的男生是相當不放心的,所以就馬上氣喘籲籲的跑到瞭校門口,然後那個女生好像因為活動的事要向NO借樂譜歌詞什麼的,然後兩人就一起進瞭社團教室找樂譜,好不容易找到瞭,女生向NO表示謝意的時候,PUN出現瞭)
“NO,實在太謝謝你瞭”女生說著感謝話語的時候,我打開瞭門。
我看到門後站的人時不禁想到……這個PUN……你來的可真是時候。
“哦,……有客人嗎?”我真奇怪PUN為啥還要明知故問,沒看到我旁邊站著修道院的女生嗎?!!!
“嗯,她叫WEE,是修道院音樂社團的,來借樂譜的。”
“如果NO有空的話……”
“我正好有事去修道院,我和NO一起送你回去,好嗎?”PUN忽然插話進來同WEE說道。
PUN的話聽起來更像是在詢問我的意見……可是奇怪的…我怎麼不知道你去修道院有什麼事啊?我看向PUN。
PUN隻是輕輕點瞭點頭,說道:“走吧。”
“我很想去,但我現在沒空啊!WEE,你讓PUN送你回去吧,我得找東西呢!”
“沒事啦,NO,再見哦!”
嗯啊……我們還要再見面嗎?
他們走瞭,接下來就不關我啥事瞭。
但是,那個音樂備份文件?我怎麼就找不到瞭呢?????!!!!

時光流逝,轉眼到瞭星期五。這是我們樂隊去修道院學校參加公共表演的日子。(修道院的女生很熱情,還拉起橫幅歡迎NO他們樂隊的到來,讓NO有些受寵若驚)
當我們正在檢查樂器時,WEE過來問我:“NO,你覺得累嗎?”居然還幫我撐起瞭傘。
“不累。不過能麻煩你把水給學弟嗎,他們在外面更辛苦呢。”
奇怪,為什麼她的神情看上去有些沮喪:“嗯,我的朋友會送水過去的。”然後又繼續問我,“NO,你吃飯瞭嗎?”
“NO,你快吃吃看這個,太好吃瞭!”我還沒回答呢,PUN的聲音就突然大聲地傳瞭過來,順便還塞瞭我一嘴的章魚燒!大混蛋,你想燙死我啊?
“很燙誒,PUN!……瑪德!”我轉身對著PUN嬌嗔,不過真的很好吃。“你在哪裡買的啊?”
原來PUN去問瞭別人這哪裡有好吃的小吃攤,然後向老師求來瞭買食物的差事才買來的。除瞭章魚燒,我看到還有面包、奶油沙拉、鵪鶉蛋,反正好多好吃的。
我吃著PUN遞過來的東西旁若無人地和PUN聊著天,連WEE什麼時候走得都沒註意。
“NO!!!!!!!!!你來瞭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啊?”好高的聲音傳來,原來是YURI來瞭。
“我才剛來啊!YURI,你要來看表演嗎?”我問她。
“來啊,不過我要先忙一下,呵呵。”
我點點頭,看著YURI跑走瞭。
“你註意一下,到時可別喉嚨很幹。”嗯?奇怪,為什麼感覺PUN話中帶刺似的,我轉頭看瞭他一眼,可他卻隻是對我做瞭個鬼臉。我搞不懂瞭!
(然後就是群魔亂舞時間,好像一堆漂亮的女生都圍著NO玩遊戲跳舞唱歌什麼的,嚇得NO“花容失色”。)
我到後臺坐下來,WEE和另一個女生(貌似有韓國血統)跑來找我聊天,我都不知道要聊什麼,有些不知所措。為什麼現在隻有我一個人呢?!真想有人現在能給我打個電話,或者這時能有人來找我說話好來解救我啊!(最起碼PUN你得來吧?!)
(然後演出開始瞭,大傢玩的都很瘋)
剛開始PUN離我還有一段距離,但現在,我覺得他肯定是瘋瞭,居然離我這麼近,還看著我一直笑,我都不好意思瞭!
但是,呃……好吧,讓我們一起瘋狂好瞭。因為我們眼裡隻有彼此的微笑瞭。_ _ _ _ ^ ^
(然後好像NO為瞭撮合OM和MIK,或者是其他原因,要唱“我想擁抱你”的歌曲,然後就是各種CRAZY)
我大口的灌著水,拿好吉他,因為要唱最後一首歌瞭,現在我不想再玩瞭,我的眼睛看向PUN,發現他還看著我笑呢。(從第一首歌笑到現在,你臉不僵硬啊,PUN?!)
其實我真的不太想唱這首歌。但如果是唱給PUN聽,那就什麼都好瞭。
我笑瞭笑,握著話筒唱出第一句:

"我想要你陪著我每一天。
總想告訴你我有多愛你。
···
我想成為你夢裡的那個人,
我想要看看你的內心。"
我舉起一隻手揮舞,在人群中我看到PUN也同我一樣微笑著舉起瞭手。
我覺得自己已經沉溺在PUN的包圍中不可自拔瞭。
"請相信,我不會讓你失望。
我會擁抱你,隻要你給我機會。
你知道我心甘情願地照顧你。
你做好準備瞭嗎?讓我愛你吧!
哇哦哦……哦哦……"

大傢的喝彩聲傳來。但是在我的眼中,我現在隻能看到站在我面前的PUN。
我不知道未來會如何,這是現在無法明確的事。但我會一直朝前看,義無反顧。
該死的OM和DAMN居然把PUN推到瞭舞臺上來,現在可是獨唱環節啊!
但是PUN在我耳邊輕輕地說瞭一句:"就一起唱吧,呵呵……"
這都怪該死的OM,要不是我現在在舞臺上唱歌,我絕對一腳踹扁你的屁股!
我尷尬的看向PUN,PUN卻微笑著攬過我,自然地應和著我的聲音一起唱瞭起來。

"請相信,我不會讓你失望。
我會擁抱你,隻要你給我機會。
你知道我心甘情願地照顧你。
你做好準備瞭嗎?讓我愛你吧!
哇哦哦……哦哦……"

我們緊緊地抱住彼此,跳著唱著直到音樂聲結束 。(YURI也在盡情的跳著,尖叫聲都要響破教學樓的屋頂瞭,看她的口型我發現她好像在同她的朋友說:“這可是我男朋友哦!”)
舞臺燈光好亮,我們手牽著手看著彼此笑得很開心。
大傢都按著快門給我們拍照。
這讓我忽然想起某些事、某一個人來。
EM 呢?!
今天我到這後還沒見到EM呢??!!!
PUN私下和EM見過面瞭嗎?我覺得肯定見過瞭吧!有好好的談談麼?哎呦,真是搞得我心煩意亂。我不知道PUN能不能讀懂我的想法,他隻是抓起毛巾蓋在瞭我的頭上,雖然他沒發出聲音來但我卻看懂瞭他的口型——我相信你!
那麼,我也應該相信PUN才對!


(結束時,NO他們社團成員真是歷經九九八十一難<都感覺自己是東方神起瞭>,才從那群瘋狂的女生堆中順利解脫出來,進入音樂社團教室,終於可以自由呼吸瞭。然後基友們又是各種調侃NO,NO乘著PUN不在,居然吐槽PUN唱的不好,樂隊的演唱都被他毀瞭<兒子,你為什麼隻敢偷偷的取笑自傢老公呢,有話就要大膽說出來哈!嘻嘻~~~~>。接著NO收到瞭YUR的短信)
“YU要找NONO!你在音樂社團教室嗎?”發件人——YURI
(然後NO想讓YURI過來,但有人說這裡隻有社團的人才能呆,不允許YURI來,否則這個地方也會不安全瞭,所以NO隻能作罷,想著回傢給YURI打電話就可以瞭。然後好像是不同社團的人合照、拍照什麼的。最後NO他們出來的時候又碰到狂熱的修道院女生,NO被搞得不堪其擾,但又怕自己的力氣會傷害到女孩子,就不敢用力氣推開她們。然後WEE抓住瞭NO的手臂,讓他跟自己走,NO正猶豫時,YURI出現瞭)
“WEE,他是我男朋友,我自己能照顧他!"YURI?????你從哪裡出現的啊????!!!
現在好瞭,我的兩隻手臂被兩個不同的女生分別抓著,各自使力,誰也不肯放手。
“YU,這是我們音樂社團的事。”
“現在表演都結束瞭,已經沒你什麼事瞭!”兩個女生喋喋不休的爭論著。我隻能迷茫的發著呆。
“呃……”還是要說點什麼吧?!但是……
誒?這是怎麼回事???
“我抓住NO咯!”這兩個女孩沒決出輸贏,反而是第三個人伸出手把我從一團亂麻中解救瞭出來,牢牢抓住瞭我的雙手。
“我把NO帶走瞭…謝謝你們,女孩們!現在,我要把NO帶回自己的學校咯!”戰鬥就此結束,PUN半拉著我離開修道院學校。
我轉身朝YURI揮手再見,然後再轉回來時就看到學生會秘書長那張帶笑的臉,他緊緊地抓著我的手。
“混蛋PUN,怎麼哪都有你呀!”
修道院表演告一段落,我們一行人就直殺往nod傢的烤肉店,我們每次去那裡都免不瞭大喊大叫,nod的爹爹已經拿我們沒轍瞭,但他爹還是喜歡我們越多人去吃越好,他老人傢也喜歡湊熱鬧。
“臥槽槽槽槽,誰把肉放在烤架上瞭!!!存心不讓我好好吃啊!”pumi那傢夥安靜地坐瞭一小時後,這會兒突然叫嚷起來。當他看見烤架上赫然立著一塊鮮紅的肉時,他驚呼一句“不吃肉”,我嚇瞭一跳,朝他看去。這種惡劣的行徑也隻有一個人會幹得出,就是……
“欸……你哪隻眼睛看出來這是肉瞭”就是這樣,他又上演絕技瞭。我銜著筷子盯著om看,他正小心翼翼地把那坨pumi嘴裡喊的“肉”夾起,莊重地呈現在那張痛苦的表情前。
“你好好看看…這個…………分明就是一根菜嘛”王八蛋蛋蛋蛋蛋蛋蛋蛋蛋蛋蛋蛋蛋蛋蛋,我從來沒見過比你還可恨的人,這麼一來,om就像大垃圾桶一樣,周圍一圈人都朝他丟紙巾,嗯,大傢做的甚合我意。
Pumi和om的又吵瞭一會兒,圍繞著這是肉還是菜的話題(你小子真是活膩瞭),最後還是這位觀音童子贏瞭,他大叫服務員,險些就把烤架換下去瞭,真是千鈞一發啊。
大傢其樂融融地坐在一起夾著豬肉,雞肉,培根,不停地吃著,中途還要休息一會兒,等著上新的烤架,又準備吃起下一輪…今天我們音樂社依次來瞭不少人,坐瞭三長桌,叫瞭三大鍋,吃的昏天黑地不亦樂乎。
“吶,這個…豬肉”我還忘記說還有一個跟來蹭吃的,原諒我至始至終都沒有空把頭抬起來,跟別談親自烤肉這種事瞭,全程烤、挑、夾,都有一人代勞,就是pun phumiphachn。這位學生會秘書也攪來參加我們的晚宴(沒辦法,好歹他之前也死皮賴臉跟去修道院瞭)。這會兒他看起來更像是音樂社社長的貼身隨從,因為他一直在服侍我,沒有一絲懈怠。
如果這會兒讓他嚼碎食物喂我,他也會照做不誤吧…
“操,你吃你自己的吧,不餓嗎?”我立馬把豬肉雞肉都夾回他的盤裡,他的盤子到現在還是空空如也,相比我的盤子,滿是雞鴨豬魚,堆得跟小山似的(噢,鴨魚是沒有啦,這麼說隻是為瞭組詞的完整性,哈哈哈)
但pun隻是笑笑,手裡還是沒有有停下往我盤子裡繼續夾豬肉的動作…媽呀…你怎麼這麼煩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額…愛夾不夾!隨你怎樣吧…這樣也好,我就像個殘疾人一樣張開嘴巴光吃就行…這何嘗不是一種福氣呢。我盤子裡裝的都是pun獻上來的貢品,因為休息一會兒後,new又打開瞭他自己的菜單(我就不細說瞭,總之太深奧瞭,青少年可不要跟著學),而heng學弟也跟我似的不知積瞭什麼德,還沒等那份嚇人的菜單上來,服務員剛好端來瞭之前pumi要求換的新的烤盤…我就坐在離端菜口最近的位置,側身騰出空位給服務員(才不想被燙傷呢),但看起來還是有人想要被燙傷的…
“好想要服務員姐姐啊——————拜托接受我這顆赤誠的心吧,可以麼姐姐誒——————”呵呵呵……這話一聽就知道是從一個醉鬼口裡吐出來的,因為神志清醒的人才不會去惹跟手裡端著烤盤的服務員…
我看到per的這位姐姐微微一笑,然後把滾燙的烤盤放下,我生怕她會突然朝那傢夥的臉砸去,幸好per走運。這位姐姐做人還是講究原則的,不會對一個瘋子認真,更何況還是一個醉鬼,所以這傢夥還是像現在這樣,逍遙自在地癱坐著吃著盤裡的豬肉喝著杯子的酒(我覺得這會兒酒桌上的朋友們都醉的七七八八瞭,清醒的沒幾個)
可不是嗎,光我這桌就上瞭無數瓶酒瞭,film連連誇nod傢的那位倒酒小姐長得漂亮(nod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還大言不慚地說已經被她掌控在手掌心瞭)。因為被誇漂亮,那位小姐不停地給我的朋友們倒酒(我沒喝,今天沒那個心情,pun是個講義氣的傢夥,也陪我不喝)。現在我那些朋友已經喝得神志不清瞭,開始把nod傢的店當成舞臺,而現在和舞臺曲風完全不同,唱的是…

“月亮沒在看吶————,月亮沒有看”
“月亮不看,人傢也不給你————————”

(註:餐廳裡的泰國姐姐跟我解釋這段歌詞,這是一首很老的泰國歌曲,男女對唱,大意就是一個月黑風高私會夜,男的按耐不住激情向女方示愛,你看,現在月亮也看不見我們要做的事情;而故作矜持的女方說,就算月亮沒在看,人傢也不要給你……夠言簡意賅扣人心弦瞭吧,天哪,姐姐會不會誤會我在看的書?!!!)
嚇……有沒有人能告訴我……這驚悚的一幕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這不是om和film,對吧,不是他倆在對唱《月光下的親吻》,對吧!!!!!!!!!!
媽呀……如此看來隻剩我和pun是百分百清醒的瞭,受到刺激的我,揉瞭揉太陽穴……眼前這一切一定是在做夢…晚上睡一覺,明兒醒來我就會把這一切都忘瞭…我一定可以做到的…臥槽…來人吶…求求你把我從這裡解救出去————
“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來,來就來吧”
(註:這裡我也有必要廢話出來聲明一下,這段鈴聲也是一首老歌裡的一句,說的是大傢在晚上玩得很開心,就算玩到天亮也不怕,還就怕它天亮瞭。按字面翻上來感覺怪怪的,於是我就自己炒制瞭一份。為瞭對那些資深腐女負責,我覺得有必要把這段暗含深意的鈴聲解釋一下,然後,遁地,逃走……這是怎樣一部小說……)
哎呀我去!!!!褲兜裡的手機這會兒神奇般的叫響!!讓我不得不趕緊掏瞭出來,pun也拿著筷子看瞭過來。
沒錯!是yuri!!
她這時候打過來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我實在是無法再繼續看這個淫穢的畫面瞭…這個時候,film和om按照歌曲劇情開始互相親吻臉頰,惹得mam學弟連按快門(我嘔嘔嘔嘔嘔嘔嘔嘔),等兩人清醒的時候再來看這些照片,那他倆還不得……
我就說自己啥也不知道,啥也沒看見好瞭,因為我正忙著和yuri通電話呢,嘻嘻嘻。
“哈嘍”
“no在哪裡呀,怎麼這麼吵”yuri在電話那頭故意放大聲音叫喊,怕我會聽不見,聽她喊得這麼吃力,我隻好去店後面的草地上接電話,其實巴不得能找個借口離開這個鬼地方(現場情況又轉變成per和nod老爹一起對唱瞭,小子膽兒還挺大)
“在烤肉店呢,你到傢瞭沒?”
“老早就到瞭,吃瞭飯,刷完盤子,洗瞭澡,換上睡衣,打開MSN,現在正要睡覺呢”嗯麼…交待的也太細致瞭吧,我輕笑到,然後接著問
“噢,都要睡瞭幹嘛還給我打電話呀,不打算睡瞭?”明知道接下裡會被痛罵一頓我也不管瞭。
“你什麼意思!!!!!!!!!今天你終於來我們學校瞭,可是我們前後聊的話還不到十個詞耶!!!!!!!如果你還要趕我去睡覺,那我就顧自己做夢去好瞭!”看起來要來真的瞭啊,嘿嘿嘿,我被yuri這股較真氣給逗樂瞭,然後在一塊大石頭上坐定,為瞭跟她好好說說話…順便消化一下食物,這會兒吃的還真有點撐瞭。
我就這樣坐著和yuri聊今天的事,她還說自從去年我們音樂社精彩的表演之後,就一直期盼著能再來一次,這倒沒錯,去年我們表演的的確很投入,但也不值一提啦,不過說到這,真不敢相信修道院的音樂社居然聽不出om和new吉他伴奏的跑調聲,害我領唱時差點接錯。 
總的來說還行吧…至少這次我們沒有什麼大錯(吧)。 
我聽著yuri扯東扯西,一邊哈哈大笑,正當聽得入神時突然背後有隻手重重地拍在我的背部,“pun?”我回頭一看,驚呼出這張臉主人的名字,然後他靠著我在石頭上坐定,手裡還端著盤子。 
“吃嗎?”pun說話聲並不重(跟per用麥克風講話的聲音相比),但還是被yuri聽瞭出來。 
“pun也一起來瞭?…”她從電話那頭輕輕問,這不是顯而易見的麼…我知道yuri對pun的事還是耿耿於懷,她覺得是pun提出和em分手的(他們分開的第一天我就接到yuri打來的抱怨電話,一通長篇大怨,耳朵都濕瞭)。她一直固執地這麼認為,無論em做瞭什麼,pun率先提出分手就是他的不對),直到從那以後,em在短短兩天時間內又和新男友勾搭上瞭,yuri才閉口不談,我不確定她是否察覺到瞭什麼…我覺得她之前也沒跟pun道過歉,這會兒就讓她跟pun說點啥,還是蠻尷尬的吧,這我心裡還是有數的,恐怕她心結沒這麼快能打開。 
“嗯…所有在今天幫忙的人都來瞭”我邊回答邊向一旁的pun使眼色,他正把裝著豬肉、脆米餅、面條的盤子輕輕捧到我面前,然後又聽到yuri支支吾吾的回話聲。 
“代我向pun問好” 
“yuri要我跟你問好”聽到她這麼說,我立刻轉過去傳話給pun,pun表情一震,接著露出微笑來,“你好呀,yuri,這麼晚還不睡嗎”額…居然還和她搭上話瞭,我一看手表已經十一點多瞭,電話那頭回答到,“想要和no聊到睡著為止!嘻嘻”好樣的! 
我跟pun說瞭yuri的原話,然後見他笑瞭一下,提醒電話那頭的人睡得晚會變熊貓眼,不僅如此,皮膚也會加速老化,像個老太婆,額呵………你這對女孩子來說句句都是禁語啊!意料之中,電話那頭傳來yuri的驚叫聲(沒有哪個女孩子想要變成這種慘狀的),她不服氣,跟pun反駁說抹點護膚霜就行,pun也不退縮,嚇唬她護膚霜這種東西是從鯨魚屍體的腸胃裡提取出來的,yuri在電話裡都要哭出來瞭,最後我索性把手機丟給pun,讓他倆自己聊去,歡快地聊去(省得讓我傳話)。盡管如此,我還是可以聽到電話裡yuri的叫喊聲,每次pun逗她玩時。pun這會兒神采奕奕,搞定小女生是他的拿手好戲,但請註意…這是yuri不是你老妹啊,這樣欺負人傢真的好麼。 
我看他倆氣氛融洽地交談著,心裡頓時覺得好受些,看來yuri對pun的態度有所好轉…他們都是我愛的人,如果他們之間被任何不好的事情所誤解,會讓我很難受的。 
pun和yuri愉快地聊瞭一會,接著把手機遞給我,我又聽yuri長篇抱怨以前居然不知道pun還是這麼一個不正經的人(現在知道就好瞭…這傢夥可煩著瞭)。yuri說到pun時的口氣很親密,而且很活潑,看到這樣的yuri,還有旁邊的pun,我心裡樂開瞭花。 
我們又講瞭一會兒電話(pun也時不時插一腳進來),終於等到大部隊從裡面出來一副要回去的架勢(還不忘朝我倆喊!好吧…這樣yuri也能聽見),掛電話之前yuri還想和pun說幾句,不知道說瞭些什麼,隻聽到pun是這麼回答的,“我保證,到傢以後,也會看好他”欸………搞什麼鬼? 
當我前腳跨進傢門時才恍然大悟這話什麼意思!!nod的爹爹這回又發善心開車一一送我們回傢,但不知道為什麼,最先把我送回來瞭(我傢可不近啊),隻知道當pun和我一起下瞭車以後,車裡響聲沸騰,哼麼…這幫孽畜啊!!! 
沒錯…pun之所以和yuri那麼說,是因為他已經私自決定今晚要留在我傢過夜瞭,借口說幫我們音樂社做事讓他好累,又是扛東西,又是佈置音響,拋頭露面上臺獻唱,還要被我這個社長嫌棄。所以他覺得應該讓我照顧他一個晚上,這傢夥臉皮真是奇厚無比—————明明是你自己死皮賴臉跟來的,這會兒抱怨個什麼勁兒.. -_-"
隨便啦,想來就來吧,我點頭應許,然後揮揮手告別車裡那一堆嗚呼亂叫的人(搞毛啊!!想當年per睡nod傢裡的時候也沒見你們這麼激動過啊!)。最後揮著揮著就變成瞭豎中指的姿勢,誰讓他們車都開遠瞭還搖下車窗戶大聲取笑我們,你們夠瞭啊,大半夜的,附近居民都不用睡覺的啊!
我和pun站立著,眼睜睜看著車子消失在巷子口,然後一起走進烏漆抹黑的傢裡,一路上pun都在抱怨肚子脹,誰叫你吃那麼多海鮮和烤肉的,至於我,因為實在太累瞭吃不下東西,最多就吃點蝦肉粉絲墊墊肚子。(註:打死這個不要臉的吃貨)
我們一進臥室就打開空調,因為現在正直一年中最熱熱熱熱熱熱的季節。我走過去撫摸自己珍愛的貴重的吉他,我一般不把它帶來帶去,事實上我就隻帶它出去過一次,這可是我下瞭血本托一位叔叔從日本給我帶回來的吉他!真特麼死貴死貴的,還是店裡的賤賣貨,可就算如此……隻要有絲毫裂縫在上面,我的心都會跟著碎成粉末。
可就在我和自己的寶貝安靜地獨處時…突然想到想起一件事……………
“pun”
“幹嘛…”他應答,聽起來這會兒正在脫校服,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不敢回過去看他。
我的嘴唇有點幹裂,還是繼續說出下面的的語句,“今天你……見到em瞭沒…”這個問題已經糾結瞭我一整天瞭…就算最後的回答的肯定的也沒關系。
而回答我的……卻是pun的沉默…他沒有像每次那樣很快就回復我,但不管怎麼說最後還是聽到他的回答…“見瞭……我過去跟有外遇的她講話”
“是嗎…”從我嘴裡蹦出的話也就隻有這個而已…我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可說的。
我們有一會兒沒講話,我正在擦拭自己的吉他,卻聽到pun繼續往下講,“我很努力跟她微笑著打招呼,但她對我視而不見……真是搞不懂該生氣的人是誰才對啊,呵呵”很明顯,他最後那句強顏歡笑隻是為瞭讓我相信他還能撐得住……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安靜地保持坐姿,而滿腦子卻在想著pun還是沒有從這件事的痛苦中走出…
“……………………怎麼…吃醋瞭”好端端的這種熟悉的聲音什麼時候靠我這麼近瞭!?我嚇瞭一跳,連忙轉過身去撞上瞭身後那張帥氣的臉,正帶著微笑朝我看,不僅如此,還拉住我的腰將我摟瞭過去。
“草草草草草草草,你搞毛啊!!!我在擦吉他啊,小心會裂!!!!!!”我驚聲尖叫,擔心我心愛的吉他,要是真的有個三長兩短我會哭死過去的,等等,pun剛才說什麼來著,吃醋嗎!?
“告訴我你是不是在吃醋…呵呵呵…雖然我心裡已經沒有em瞭,我跟她已經結束瞭…但你敢不敢承認自己在吃醋…呵呵呵”這傢夥真是欠揍啊,說得是些什麼不三不四的話啊!我覺得自己全身都要燥熱起來瞭,一想到現在身後緊貼著他的場面我就覺得好奇怪,可是我努力從他臂彎裡掙脫,還是被他套瞭回去。
“放開我!!!!!!你特麼說的是什麼狗屁!!!!!放開——————”來吧,我倒要看看是誰的力氣大!
就在我們相互拉扯瞭十分鐘以後,結果就見分曉瞭,pun居然那麼有勁兒,別看身體這麼瘦弱,都不知道打哪兒使出的氣力!我心裡很憤怒,可是pun卻在背後笑得很開心。
“你就不能吃一點我的醋麼……今天我可是吃瞭你不少醋哩”我有什麼好讓你吃醋的啊!?且慢,他又是何時冒出來這句話瞭!!??
Pun還真是囉嗦不停,“和你交往,比起男生我更多是吃那些女生的醋啊,…不要總是這麼順從,不然那些女生會誤會”你從頭到尾都在說些什麼啊,我怎麼越聽越不懂瞭啊!!?????吃醋……?你…………吃我的……醋??吃毛醋啊……這個醋這麼吃來吃去的特麼搞個毛線啊??????
我轉過去疑惑的看著他,但他隻是對我送來一個笑臉,“no……”怎麼還叫上名字瞭!?
“納……納尼!”我已經做好奮力相抗的準備瞭!我語氣僵硬的問到,pun更是放肆得用手臂把我圍緊,把我整個兒轉過去面對著他。
他的雙眼裡滿是笑容,讓我頓時手足無措,“幹嘛啊!”我能做的隻是大聲呼叫。
Pun笑意未減,“既然……你也愛我,如我對你的愛一樣…………那就讓我們交往吧”你這是認真地在問我嗎!!!????為什麼聽起來就像已經被你全權做主瞭似的!
我立馬替自己辯護,“你從哪裡看出來我愛你啊”,他對我皺皺眉頭,“看你眼睛就知道啊”,你麻痹!!!!!!草!!
我就這麼直愣愣地盯著他看,這事兒我可得慎重考慮下(他到底是在求我還是強迫我跟他交往啊),也許是我想的太久瞭,他把我整個兒摟住,抱瞭過去。
“操!幹嘛!”人傢正在深思熟慮中呢,就這麼突然一抱,一下子就把我嚇懵瞭。
pun緊緊抱著我,把頭埋進我的肩膀…我感覺到他有點顫抖…不知道他是怎麼瞭。
“我……害羞啊…你快回答呀!……我忍不住瞭!!!!”噢,所以你是因為難為情才發抖的啊,哈哈哈,怎麼這麼可愛哦,見他這樣子我又稍微考慮一下下,“關於這件事,我也想瞭很久,嗯麼…該怎麼辦呢”但他覺得這根本不好玩。
“要想這麼久啊…嗯麼…抱歉讓你這麼糾結”原本很開朗明媚的pun這會兒似乎有點抑鬱寡歡起來,我有點開始心疼他瞭。
pun想要把我放開,但這會兒可沒那麼容易瞭,因為這下輪到我拉住把他抱瞭回來。
“額,也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豁出去瞭!
“你說什麼!?”還問,你這得瞭便宜還賣乖的傢夥…我說我才是更難為情的那個才對吧!
他這麼問瞭一句,我隻好輕拍瞭一下他的腦袋,“你還問個毛啊,混蛋!”
pun似乎聽出瞭我話裡的意思,激動地摸著我的後背問到,“哎呀,這事…你說的是這事,啊!?”我去,你倒是在緊張個什麼啊,剛才是誰大言不慚地說我愛你來著。
我沒有回答,也沒有發飆,隻是點瞭點頭,輕拍他的肩膀以示回應。
“你大爺的—————……你倒是說句話呀,yes or no?”(註:為瞭維護pun少溫文儒雅的形象,我盡量在保持原意的基礎上避免使用任何no式臟話,可想而知已經把pun逼到各種地步瞭)。這怎麼又飆起洋文來瞭,求翻譯啊?我安靜下來,然後靦腆一笑。
“噎死……………你不要再問瞭啦!!!混蛋,閉嘴”羞羞羞羞羞死人啦啊喂。
pun興奮得不知說瞭些啥,反正就是高興到不行,摟著我抱瞭一遍又一遍,我淤青都快要出來瞭,但同時心裡又蕩起一陣奇異的幸福感,pun現在的心情也是如此吧。
我感受著pun各種熱情的擁抱,覺得自己被浸泡在幸福的喜悅裡。慢慢的,pun把鼻尖湊近我的臉頰,同時用手侵入我的校服內,在我背部肆意遊蕩,輕輕的,掃遍每個角落。這一舉動讓我嚇瞭一跳,pun把臉貼在我的臉上,“你是我的瞭…就不需要再忍瞭”嗯……要怎麼回答才好啊…
看pun的樣子似乎已經不在意我的回答瞭,那彎嘴角揚起一抹微笑,送向我的嘴唇,啄瞭一下,接下來就往耳朵那兒飄去,輕呼出我最想聽到的那些詞句。
一滴淚掉落,這些耳語讓我難以抑制住內心的喜悅,一直以來我都把這些想說的話放在心裡,直到今天,我終於等到瞭這句我想說更想聽的話,我把自己所有的情緒都展現給pun…pun不斷地親吻我,不斷地告訴我他愛我,就像從現在開始我們已經誰也離不開誰瞭,再也不會松手讓彼此走掉…
我任由pun隨心所欲地觸及我身體的每個部分,也放縱自己去摩挲回應pun的身體,我想要pun!這種情緒爆發而出,再也收不住瞭。從此,我不用再一個人守候。
第一次,pun這麼全身心地抱我…第一次,pun真正屬於我。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23篇,肉文又被省略,不過沒事的,因為想想也知道,哈哈!請期待小編接下來的更新,這個小說,好像沒人在看,2020難過的故事!沒啥人點擊!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nNo同人耽美小說上一篇: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22章-取代em…我還是做不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