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25章-我想向全世界宣布,妳是我的

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25章-我想向全世界宣布,妳是我的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25篇!小可愛們和好了,可是要讓另外小可愛Yuri傷心了,心疼ing!

今天,我思索瞭整整一天,要如何承擔起自己的責任,要怎麼做才能得到PUN的原諒。我承認自己不經大腦的可怕的言行已經深深傷害瞭PUN的心靈。
因為星期六那天我居然能沒心沒肺地同OM說,我和PUN隻是朋友。
而前一天晚上,PUN才剛鼓起勇氣向我提出約會的請求呢!
我是PUN的“女朋友”……可是這樣說又會讓我覺得很不習慣。
然後今天白天我在基友面前又一次否認瞭我和PUN的關系。
我真的很自私吧?!
我就不應該因為難為情,所以在我的朋友面前否認我和PUN的關系啊!!!!!!
如果我說瞭,我相信我的朋友肯定也能接受的!
。。。唉!
晚上,我躺在社團教室裡皺著眉唉聲嘆氣。樂隊也在,因為他們下周要參加比賽瞭,現在正加緊練習呢!
但為什麼越練聲音越大啊!!!
我抱怨瞭一下,想找個人好好安靜的聊會天也不行啊!
XX基友就拿著文件跑過來揮著手趕我走:“想安靜,就去別的房間啊!為什麼要來社團教室啊!樂隊正在練習呢,NO你居然還想找人聊天?!”
我敗給你們瞭:“嗯,好好……我又錯瞭,好瞭吧!”我向樂隊的兄弟道歉道。
我還是試著自己找到解決問題的出口吧。
(然後FILM跑過來跟NO說讓他振作起來,別那麼消極瞭。貌似OM也在煩惱著自己和MIK的事情。NO就順便回憶瞭一下OM失敗的戀愛史??然後好像FILM還拿出自己弟弟MIK的可愛照片向大傢炫耀。)
“你覺得我應該把我和MIK的事告訴FILM嗎?“OM問我,我想瞭想,還是搖瞭搖頭。“別像頑固的石頭試著嘗試瞭,就我們這樣的,是說不清楚滴!”
“你這傢夥···”OM看向我:“不過,你是什麼意思啊???”
我看著OM揚瞭揚眉,笑瞭笑。
“你不說是吧,你還藏著啥事啊,no?···真可憐,某人可能要失戀瞭呢!”
我回敬OM:“到底是誰有事藏著不說的啊!OM,你可別後悔哦,小心某人會離你而去哦!”
然後我站起來為樂隊們拍好叫好,他們唱的很棒。
我笑著和FILM及兄弟們道離別,他要帶著樂隊兄弟去比賽呢,所以最近都要努力練習。
在大傢逐漸走出我視眼時,我在沙發上躺下,長長地嘆瞭口氣。
當我那麼說那麼做的時候,PUN是怎麼樣的感受呢?
我閉上眼睛,腦海中就會浮現解救我的PUN,擔心我手臂被蟲咬瞭的PUN。
…誒……,當我那麼傷害你的時候,你卻還會幫我、還會擔心我。
我都要唾棄我自己瞭。無事可做的我隻能聽音樂。
突然有人把耳機從我的耳朵裡拿掉:““嘿!這麼叫你,你都沒聽到?!?
“誒?PUN?……有什麼事嗎?”
“有你的郵件,人傢找不到你,就讓我轉告你一聲。”
“啊?什麼時候的事情啊?”
“很久瞭。你是去國外瞭嗎?怎麼都找不到你?!好像是一封信。”他抱怨道,看瞭看桌上的文件。
“一封信?”我更困惑瞭。
PUN轉過來看向我:“上面有標記的,應該是你朋友們參加音樂比賽相關事項的告知書吧!”
“哦……對哦,是有這件事啦!但是···要啥時候寫許可申請啊?……我還一次都沒用過打印機咧!(因為我偷懶)”
“嗯………沒關系,不打印也沒事。現在就可以進去。”。
我苦笑,這要怎麼進去啊?直到我又聽到PUN叫我:“喂,NO……走啊,去把信拿回來啊……”
我猶豫片刻,跟著PUN去瞭。(然後好像是兩人要爬窗戶進房間裡,PUN先進去,NO因為緊張爬的時候好像撞翻瞭什麼,嚇得他扯住瞭PUN的衣領)
“嘿,NO,別抓我,放松!不要拽我拽的那麼緊啊!隻是XX翻掉瞭。”PUN打開瞭燈。
我趕忙松開PUN的衣領,因為剛才被我扯得緊緊地,PUN都被勒得咳嗽瞭。呃···我真的很抱歉啦!
“對不起啊,PUN……你還會幫我的,對嗎?”
PUN低低地嘆息:“NO···”
現在我得抓住一個機會改變一下氣氛:“PUN,這裡……空調開得好冷啊!”不知道PUN會不會心軟呢?
“沒啊。空調開得正好啊!”秘書長卻這樣覺得。
“…要不要吃零食!”我從包裡拿出剛買的糖果遞給PUN。PUN瞥瞭一眼,聳聳肩:“我不餓。”
“那你想聽歌嗎?我來點開···”我仍然堅持沒話找話。
“我也不想聽歌…NO,你不需要這麼做。不然讓別人看到又要誤解瞭。”
呵呵,果然是這樣!
但是我捕捉到瞭PUN一閃而過的微笑,雖然很快,但我確實看到瞭!
我抱著胳膊假裝很嚴肅的問PUN:““誤解”啥啊?”
“誤會你和我在一起。”
“哦……是不是約會的時候……”我果然又看到PUN嘴角往上提淺笑瞭下,然後又迅速恢復嚴肅表情。……切……混蛋!你裝的還不到位啊,心還不夠硬啊!
“某人又不想跟我約會,讓我很尷尬。”聲音聽上去真低落消沉啊!
“這麼帥的人,誰敢讓他尷尬!瑪德是瞎瞭眼睛麼????!!”
“那,你會嗎?”
“呃,混蛋……你還真不謙虛啊,PUN!”
我們都笑瞭起來,我好高興PUN沒有對我心存芥蒂。
“你…對不起。我隻是不好意思,我還沒有習慣,PUN你懂我的,對吧?”看著PUN我決定問出來
PUN搖瞭搖頭,嘆口氣,坐到一旁。“我明白你。但我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PUN看著我,繼續說道:“其實我也不習慣這樣……但我……我愛你,所以我就想大聲地告訴全世界的人聽,我是你的男朋友!但是你,你卻不好意思承認我是你的男朋友。···
當然我也可以強迫你···可是你會喜歡我這樣強迫你嗎?···而且如果我強迫瞭你,你還是否認我呢?···我不想給你造成心靈上的負擔和困擾···”
強烈的顫抖著的感覺從我的心噴湧而出直至延伸到我的大腿,我不得不克制住自己才能說話:“PUN,你為什麼會這麼想呢?我隻是還沒習慣,但卻一絲一毫都不覺得為難和辛苦!我···我···我隻是擔心我的朋友能不能接受··”
我覺得難為情瞭,我怎麼會這麼想呢,這很讓人羞恥好不好!!!??PUN都沒有絲毫恐懼坦蕩蕩的承認我瞭,而我怎麼能這樣畏首畏尾呢???!
PUN展開笑顏擁抱住我:“嗯……你朋友的嘴都跟你一樣,一個比一個厲害。我必須百倍的放松才能應對他們……呵呵···”
哦!誰讓你他瑪德侮辱我朋友的,你瞭解他們嗎?
我輕輕地回抱住PUN,心中有什麼滿滿的都要溢出來瞭:“但晚點我一定會試著說出來的!”雖然聽起來還有些猶豫,但我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做的更好!他們一定會理解的!
“順其自然吧!。這樣已經很好瞭……”PUN定定地看著我的臉說。
我們朝彼此展開最燦爛的笑容!
我笑著想,我可以大聲地告訴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知道,這個人是我的港灣,我的傢!
我的PUN真的很可愛!
“哦PUN,你想聽什麼歌嗎?呵呵!”我突然想起一首歌來,還是我剛開始玩音樂的時候,和OM一起學的呢!
我坐到鋼琴前。
這機器我都好幾個月不玩它瞭。……我得好好想想要怎麼彈瞭。
都忘記看一眼站在教室中間朝我微笑著的PUN瞭。
PUN笑著說就是想聽聽我的聲音,唱什麼都好。
……我就知道會這樣。
聽著,我要唱瞭,呵呵,哈哈!
“也許你想說什麼吧?你是否有時言不由衷。
我想,無論再怎麼努力,
就像我正在面對的現實一樣,總會讓人力不從心。不管怎樣我都會努力嘗試,
哪怕聽不到我的聲音,
也請讀讀我的的唇語……
我想再說一遍…
我會和你在一起,
不管過瞭多久,
不要擔心我會愛上別的人,
不要擔心我會變心。我會和你在一起,
永遠,永遠···
我知道,有時我會讓你惱怒,
但我想說的一切,都在我心中。不管怎樣我都會努力嘗試,
哪怕聽不到我的聲音,
也請讀讀我的的唇語……
我想再說一遍···
我會和你在一起,
不管過瞭多久,
不要擔心我會愛上別的人
不要擔心我會變心。我會和你在一起,
永遠,永遠···”當我想要繼續彈下去的時候,PUN走到鋼琴旁的椅子上坐瞭下來,面對著我。那張英俊的臉龐帶著一絲狡黠。在這有些混亂的情況下,我居然還能唱下去:“不管怎樣我都會努力嘗試,哪怕聽不到我的聲音···”PUN一隻手攬住我,另一隻手幫我談著琴鍵。“請讀讀我的的唇語……
我想再說一遍···
我會和你在一起,
不管過瞭多久,
不要擔心我會愛上別的人
不要擔心我會變心。我會和你在一起,
永遠,永遠···”最後快結束時,PUN和著旋律和我一起唱瞭起來。···我有些害羞瞭,隻能更緊的摟住PUN的手臂。我們頭靠著頭,輕輕地,我說:“但···我不能保證永遠……呵呵……接住瞭,今天的第一個。”我親瞭PUN臉頰一下,氣味芬芳。PUN轉過頭磨磨我的鼻子,隨後吻住瞭我的唇。PUN,你作弊。
但是,我會努力讓一切都變成可能。
我們親吻瞭很久,沒有誰願意先撤回嘴唇。
然後PUN開始輕啄我的嘴唇。好多次。好多次。
多的都舍不得撤開瞭。
我笑著看著PUN,決定說出來:“PUN。”
“怎麼啦?”
“明天我會……會…對···”
我從肺裡深吸一口氣,看著PUN那銳利中帶著一絲疑問的眼睛說:“會對YURI坦白。”

星期三晚上,我在暹羅廣場等YURI。

PUN十分鐘之前還坐在這兒陪著我,安慰著我,說我看起來很緊張。
其實我還好,就是等得有些焦急。
PUN說他知道我不想傷害YURI。
我現在慢慢開始瞭解我不想明說自己和PUN的關系的另外一個原因瞭。
因為隻要我還有YURI,我就不能這麼明目張膽的傷害她。
···
……
又等瞭一會,YURI來瞭。“NO!過來這邊啊!”明亮的聲音叫著我,甜美的微笑中露出漂亮的牙齒。
我隻能苦笑···這樣美好的笑容,我卻正打算去摧毀它。
YURI問我想去哪裡,我說她想去哪我就陪她去哪。
YURI抓著我的手臂笑著說,今天就一直走下去吧,不要回傢瞭。
看著她的笑顏,我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到底要怎麼辦才好??
越是看到YURI的笑容,我越是狠不下心來傷害她。
如果我什麼都不做,結果會怎樣呢?
···
我們就像一對普通的男女高中生那樣逛著街,我們看瞭好多東西,但YUR沒買什麼,因為她說昨天她已經買的夠多瞭。
我們又去看瞭耳環、手鐲什麼小飾品的,如果換成以前我肯定要抱怨瞭,但我這次卻沒說什麼,隻是安靜的走著,思考著要怎麼開口,連YURI喊我都沒聽見。
我回過神來,問YURI餓不餓,要不要去吃些東西。YURI點點頭,挽著我的手準備走進店裡。
當服務員喊著“歡迎光臨”的時候,我瞥見PUN正坐在臨街商鋪看書。
“哦,PUN!”YURI朝PUN打招呼。
PUN抬起頭來,銳利的眼睛看向我們,看到我時他有一瞬的震驚,但馬上恢復微笑和YURI打招呼。
“嗯……你在等誰啊?”YURI一邊逗弄PUN,一邊在他旁邊坐瞭下來。
這讓我不知所措瞭。
“不……不在等誰…隻是想要安靜地看會書。”
”要一起吃嗎?PUN要在這裡呆很久嗎?”YURI又問PUN。
PUN隻是慢慢的合上瞭書。
“那好吧,不過我等會再來找你們……”PUN銳利的眼睛看瞭我一會兒,然後問:“已經開始吃瞭嗎?……”
我搞不清這是在問我,問YURI,還是在問我們?
“現在正要去吃。”YURI笑著回答,PUN也回瞭她一個微笑。
“我在待會兒…祝你好運。”PUN拍拍我肩膀說。
我盯著PUN,知道那雙銳利的眼神裡蘊含的深意。
……所以我微笑著朝他點頭。
……無論如何不能再拖瞭。
我回頭留戀的又看瞭看PUN···我知道這次PUN會在旁邊等著我,鼓勵我。
但我更明白這次的坦白是我的責任。我一個人的責任。
出來後YURI問我是不是PUN在等新女朋友,我馬上抗議說讓YURI不要亂想,可YURI卻說EM因為和PUN分手瞭,所以又找瞭新男朋友,她倒要看看PUN找瞭個怎樣的比EM還漂亮的女朋友。
我一聽就知道YURI對PUN還有些誤解,她還不知道真相。我隻能和她說可能是PUN和EM之間真的有什麼問題,YURI立馬問我是不是知道什麼,讓我告訴她。
這種氣氛讓我覺得空氣越來越熱,隻能轉移話題把她帶進店裡點餐。
我們坐在店裡直到天黑。
YURI告訴我很多關於日本的趣事。笑得我幾乎忘記今天要辦的正事瞭。
然後YURI想要我和她一起去拍大頭貼,我答應瞭,因為今天我不想拒絕YURI的要求。
YURI把拍好的大頭貼展示給我看,她說最後一張照片是最好的。我看到那張照上PS瞭王子和公主的王冠,在我和YURI兩人中間還有一個愛心相連著。我感到很傷感,當我看見她寫在旁邊的“NOYUU ”的時候。
我叫住YURI,艱難地說:“YURI,對···對不起···”
YURI一動不動地盯著我看,像是明白瞭什麼似的:“對不起···什麼,NO?"
我承認我實在說不口。
於是我倆都沉默瞭下來。
直到YURI顫抖著聲音問我:“NO,你已經找到彼此喜歡的那個人瞭嗎?”
不用看我都知道現在是什麼樣的狀況。
我點點頭,下定決心慢慢看向YURI那蒼白的臉,她的眼睛裡全是淚水。
“……是JEED嗎?……”
“不……不是。”我回答她,讓她靠在我的肩上,“我們還是朋友,對吧,YU?……”
YURI的眼淚滴落在我的襯衫上:“諾…告訴我…誰……誰是那個幸運的人……”YURI緊緊的抱著我,哭泣著問我。
我覺得自己就是個大壞蛋。“……對不起……”
YURI在我懷裡崩潰地痛哭瞭起來,哭得我心都要碎瞭。她哭得好像今天即將成為我們的最後一次見面一樣。
但是我會一直把她當成我的好朋友,隻要她想見面,我都會隨時做好準備。
我緊緊的握住她的手:“我們仍然是朋友,對吧,YU?···”我又問道,盡管這樣真的很自私。
YURI放開我,雖然眼睛哭紅瞭,嘴唇顫抖著,但她仍舊朝我擠出笑容,鮮紅的嘴唇慢慢靠近我,貼在我的臉頰上。
緊緊地貼著,很久。
我感覺我的眼淚也流瞭下來。
然後尤裡退開瞭。
哪怕淚水糊滿瞭她的臉,YURI也努力朝我微笑著告訴我,隻要我覺得快樂,隻要那個人能讓我快樂,就夠瞭。
我抓住YURI轉身離開的手腕問她,我們還會再見面嗎?
YURI笑著跟我說當然要見啦,因為我還是她最好的朋友啊!
我希望走的時候YURI能稍微快樂一些。
她應該比我更累吧!
我拿出褲子口袋裡的手機,打給我心裡等待著的那個人,但還是覺得疲倦“PUN……對,我……和YURI說瞭………謝謝你等我……但能讓我單獨呆一會嗎?……嗯……不,我還好。好,謝謝你,PUN。再見!”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傷害別人,這麼多。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為愛所困,《love sick》原著小說第25篇,love sick的大家要是可以再聚在壹起,再繼續拍壹季就好了,劇裏面的演員都很可愛,小說裏面的人們也很可愛!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nNo同人耽美小說上一篇:Love sick《為愛所困》NoPun中文版第24章-你經常和我在一起,會讓別人誤會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