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8篇-上床不代表愛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8篇-上床不代表愛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18章,成年人的愛情就是直白灑脫又性感刺激,小說和電視同樣精彩,劇裏的吻戲壹幕比壹幕棒!完全可以整天直播親親,哈哈!

“要這樣清空腦子嗎?”看到另壹個人就算是心情沮喪,也沒有表現出絲毫畏懼時,我喊道。
“嗯,咳咳。”出聲回答完我的問題後,Ban幹咳了幾聲。他看著手中的紙,右手還拿著鋼筆。現在我們兩個人正坐在正向市中心行駛的車上。我負責開車,而坐在旁邊的Ban正集中註意力在紙上記下跟這件案子有關的人的名字和案件的細節。
“不是因為Ban想……意思是想跟我上床,因為妳……愛我。”
“上床不代表愛。”Ban轉過來靜靜地看著我,“開妳的車。”
我趕緊按照指示回過頭去看路,他在上床這件事上真是無情得直截了當,不愧是Ban。我和Ban在那棟房子的臥室裏做的事情還在我的腦子裏循環播放,無法刪除,討厭Ban喜歡讓我失去理智,完事後又裝作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妳自己說的我讓妳愛……”
“如果還不停止說這件事,我會用槍打爆妳的頭,再扔到路邊。”我有感覺Ban不是在開玩笑。
“怎麽可以打我呢?現在我吃虧了,妳親了我,把感冒病毒傳給了我,是有傳染風險的。”
“這樣的話,那就希望妳因為感染性休克死去,心博停止。”Ban微微地嘆了口氣,在紙上的圓圈裏寫下了什麽,我看得不是清楚。“我在想如果我們把真相公之於眾,Puet還有命嗎。我們幫忙找證據證明Puet殺了Jen,他就會坐牢,就算有警察參與,但我相信如果證據確鑿,大概也沒辦法否認……”
“那Po哥和我爸爸呢?如果Puet哥被抓,也還剩兩個人會危及到我們的生命安全。”
“用殘暴的手段討非正常途徑的借貸債務,賄賂警察,恐嚇威脅,傷害人身安全,妳就把這家人的違法事跡公之於眾,壹家人都會被抓去坐牢。”
“也包括我,我是黑哥,Aod老大的左膀右臂。”我是從壹群小混混那裏知道這個綽號的,因為我跟別人聯絡工作時,經常穿黑色衣服,“我覺得沒這麽簡單,肯定很容易就能保釋出來。等到法院裁決,也已經花去很長時間了。就算是真的坐牢了,爸爸和哥哥肯定也有關系去聯系雇人殺妳,這個辦法不安全。”我盯著Ban看了壹會兒,然後又回過頭繼續看路。
“如果妳被拿妳媽媽威脅,讓妳必須為那群人做事,妳也有可能逃過……但就算是這樣,也逃不過牢獄之災,意思是能活下來。”Ban心累地拿頭撞靠背,“說實話,我現在也是完全沒有頭緒。”Ban把紙揉成壹團,扔向玻璃,然後看向滾到腳邊的紙團。
“沒事的,慢慢想,至少妳現在是安全的,因為我的計劃偽裝妳已經死了。”我把手放到Ban的肩上,給予他勇氣,“對了,妳確定要去我家藏身嗎?”
“確定。”Ban態度堅決道,“Bannakij已經死了,壹個鬼魂待在哪裏都可以,殺老虎也必須要藏身於老虎洞,這樣才會因為有十足的把握而降低警惕性。妳就能直接跟我壹對壹地商量計劃,不用留下通話證據給警察搜查了。”
“但很危險。”
“Ban知道Taen能保護Ban。”醫生轉過頭看著我,“對不對?”
我感覺到自己的臉熱了起來,我的心幾乎都要融化在駕駛座墊子上了。Ban改了自稱,變成他的名字。他在向我尋求保護,我是不是聽錯了?我不知道為什麽Ban會說這麽誘惑的話,但可以肯定的是:我無可救藥地愛上了Ban。“可……可以的。”
“好。”Ban回過頭去看路,“有什麽想法就說,我們再來慢慢掂量計劃的優缺點,直到找到最好的辦法。”
我靜靜地想了壹會兒,“說到Ban是鬼,那我們就演個鬼片怎麽樣?Ban就演復仇的鬼魂,騙Puet哥和Po哥,讓他們毛骨悚然,告訴他們如果不自首就會被追殺。”
Ban長嘆壹聲,“沖動接近這兩個人,在他們面前現身,妳覺得這只鬼被槍射擊之後會不會死?”
為了活下來,整段路上我和Ban都在討論接下來的計劃。我總是提出有創造性的計劃,因為我對哥哥們很熟悉,也有更多資料。至於Ban,就會掂量每個提出來的計劃的優缺點。我順便去路邊買了糯米飯和當地的食物,把車停到了路邊樹蔭下吃飯。不用猜就知道,Ban不會難以吃下我買來的飯菜。那之後,就順便去縣裏買了退燒藥給Ban。接下來我們倆又用了四十分鐘才回到城裏。我把車停到家門口,這個時候很安靜,沒有別人路過,也沒有車輛往來。我轉過身去看Ban,因為藥物作用,他還在熟睡中。
“Ban。”我輕輕地搖了搖Ban,“我先去開門,等車子進了車庫,Ban再下來,OK嗎?”
Ban醒來,困倦地睜開眼,他看起來很累,“嗯。”
停好車後,在外面的人觀察到之前,我趕緊帶Ban上樓進到我的臥室。Ban試圖逃跑時,留下的拎包還在原處。我彎下腰把包給Ban撿起來,放到床尾的地板上。Ban直接走到床邊躺下,他大概是覺得很累了。
“打電話給Puet,跟平常壹樣說話,只告訴他妳回到城裏了,還有妳把人殺了之後屍體埋到哪裏了,還要問他在哪裏,讓他從藏身的地方出來,因為這裏已經安全了,不會再搜查Jenjira的案子了。”Ban全程閉著眼說,“拿另壹部手機把對話錄音,打開手機外放,讓我也聽聽。”“好的。”我走過去,坐在床邊,拿出白色的手機打開錄音機,又拿起我自己的手機聯系哥哥,同時打開外放讓Ban能聽見。彩鈴沒響幾聲,電話那頭就接通了,好像是等著的,“哥。”
[Taen]哥哥的聲音聽起來很無力,懷疑是他發生了什麽[Ban醫生在哪裏……]
我瞪大眼睛,轉過去看立馬起身坐著的Ban,Ban壹臉緊張地看著我,努嘴示意我繼續說,“什麽意思?”
[Ban醫生的屍體埋在哪裏?是不是倉庫後面的林子?]哥的語氣很奇怪。
“不,我埋在城外了,就是爸爸曾經帶我和哥去看過的那邊林子,買來租出去種田的那個。”我編了壹個地點。
[這樣嗎,埋之前,整理好躺著的姿勢了,對不對?]
什麽鬼啊,哥。我皺起眉頭,“我沒有時間這樣做,萬壹有人看到了。”
[這樣嗎……]哥冷笑壹聲,[妳怎麽能這樣,我都不知道妳這麽冷血,被訓練成要妳做什麽就做什麽了,對不對?都會殺人了,對不對?]
我看到Ban做口型說:順水推舟。“是的,在有必要的時候,除了按照指令行事,我別無選擇。還有另壹件事哥也清楚地知道,哥哥不用去坐牢了,Po哥已經命令我除掉重要證人了,不會再搜查誰殺了Jenjira。”
“知道嗎……為什麽我讓最開始妳去恐嚇Ban醫生,威脅說殺他,折磨他,強奸他,這些說過的話。”哥的語氣開始變得僵硬,[都是為了不讓他就那樣死去,是Po哥見事情慢慢變得棘手了,才吩咐要殺了Ban,如果壹開始就讓他答應了,就沒有這麽多事情了!]
我壹言不發地坐著。我才知道Puet哥有個同進同出的好朋友,不敢相信哥這樣的人會跟別人交好到這種程度。“也不能保證遲早有壹天Po哥會不會吩咐讓殺了Ban醫生。”
哥懊惱地咆哮道,[但我壹定會殺了妳,死Taen。]因為憤怒,他對我的稱呼都不壹樣了。
“哥!先冷靜!我只是按指令辦事,為什麽要找我的麻煩?”我瞥向Ban醫生,他正皺著眉頭,全神貫註地看著手機。
[因為妳讓我跟心愛的人分開了……]
因為驚訝,我張大了嘴,“說……說什麽?”我趕緊擡起頭,看著Ban,他現在也是瞪大了雙眼,擡起手捂住嘴,似乎是在試圖阻止自己發出什麽聲音。
“妳讓我跟心愛的人分開了……Po哥吩咐妳就做……我要殺了妳。”
“我不想殺Ban醫生的,是Po哥,為什麽哥妳壹點不明白呢!”
很難理解我有威望的同父異母檢察官哥哥的災難性思維。我現在的感受有兩種,壹種是對Puet哥的行為感到迷惑,另壹種是憤怒和嫉妒。下令傷害Ban醫生生命的人沒有資格說Ban是他心愛的人。我不自覺地緊握拳頭,憤怒傳遍全身。Ban應該是看到我的反應了,他抓住我的上臂,緊握著,又把臉湊近,對我耳語道:“冷靜。”
我要想想我是獲勝方,因為Ban現在是在我身邊,而不是哥,而且哥是不知道Ban還活著的,“是哥的錯,哥吩咐我去那樣傷害Ban醫生的生命,誰知道那是妳的好朋友。如果我知道哥是Ban醫生的好朋友,我可能會等先跟哥聊過,哥TMD……如果真的愛,為什麽要傷害,不保護!”
Ban狠狠地拽了壹下我的衣袖,用責備的眼神看著我。
[妳現在是在怪我嗎?]
憤怒讓我的臉更黑,“對!哥妳TM卑鄙!我覺得Ban醫生會有這樣的下場不是因為我或者Po哥,而是因為哥妳的錯!如果哥沒有殺了Jen哥,Ban醫生也不會被殺掉,懂嘛!!”
我的最後壹句話大概沒有傳到哥那邊,因為Ban很快就搶過手機,先壹步掛斷了電話。我還沒來得及防備,Ban就擡手打我的臉。就讓正在發熱的頭腦停止運轉壹會兒吧。
“Taen!!”Ban揪住我的衣領,把我拉向他。我默默地低下頭,不反駁。“說了讓妳冷靜的啊!我們現在都不知道Puet在哪裏!什麽時候會回來!!”然後Ban迅速地放開了我的衣服,深吸壹口氣,似乎是在讓自己冷靜。
我對有壹件事深表懷疑,那就是Ban聽到哥說到他時的表現。
“Ban……喜歡哥,對不對?”我輕聲問道,不要說是,我希望聽到Ban的否定回答。
但他的答案卻是壹陣沈默,我的心仿佛摔到地板上,碎成渣渣。Ban盯了我許久,才開口道,“喜歡不喜歡現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Puet不想讓我死,我們可以利用這壹點打擊Taen的哥哥。”Ban真是個很容易就能冷靜下來的人,現在他的思維活泛,與因為負面情緒而腦子堵住的我不同。“聽起來Puet可能跟哥哥多少有點矛盾,對不對?尤其是Puet之前因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殺了人。我認為Taen沒有必要親自出手,我們現在更是有了Puet說到Jen和我的死的錄音,就更占優勢了。”
被打的臉開始有了刺痛感,我擡起手捂住,生命裏不曾感到過這麽糟。我愛的人之前曾對另壹個人付出真心的認知讓我不想再做什麽了,尤其是那個人還是Puet哥,讓我更加沮喪了。
“Taen。”Ban向我靠近,兩只手壓向我的臉。他手上的溫度讓我的心平復了些許,“我才開始看到接下來我們行事的方向,冷靜,然後聽我說,可以嗎?”
我擡起壹只手,覆在Ban的手上,“如果這件事結束了,Ban還會跟我在壹起嗎?”
Ban醫生淺淺地笑了,“我還能跟誰在壹起呢?”
胸口被某種東西淹沒了,我不得不伸出手把Ban緊緊抱住。我不知道Ban是不是真的像說的那樣想,有可能只是為了安撫我,又或者只是為了哄我利用我,但就算是Ban騙我,也算是費盡心思騙我了,“下令吧,要我做什麽。”
“在檢察官Songsak Sawangkul秘密失蹤案件執行調查期間,得到最新消息,2015年12月17日,府醫院法醫Bannakij Songsakdina也失蹤了。警方緊急搜索法醫的住處,發現有打鬥痕跡,推測可能是被綁架。不管結果如何,警方已經收集了證據和血跡,送去做DNA檢驗,後續將補充說明。”
我拿起遙控器,關掉補習社壹樓調到新聞頻道的電視。由於Ban醫生的事情就在檢察官失蹤後沒幾天出現,他的新聞成為了熱點。我坐在孩子們等家長時坐的小板凳上,擡起頭用遊離的目光看著天花板。我在等坐在不遠處的最後壹個孩子回家,然後今天就會關掉補習社。
車燈透過玻璃照了進來,正坐著等待的年輕女孩站了起來,“我先走了哦,Taen老師。”她轉過來向我行合十禮,然後就快速地跑了出去。我的視線跟著她,最後她爸爸媽媽都來接她了。
我起身,走向開關,關掉燈。我打算之後去壹趟超市,給Ban買飯和藥。我很擔心他,但Ban明確命令我絕對不準打電話給他。
“Taen的手機不能聯系我,如果Taen的哥哥看到歷史通話記錄或是看到信息,會懷疑的,而且Taen晚上不在的時候,這棟房子裏不能有燈光。”Ban對我說,“Taen要做的第壹件事是今天傍晚跟往常壹樣去上課,就好像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我正關掉最後壹盞燈的時候,我聽到前門開了,我立馬回過身去看來訪的人。
那是壹個中等身材,穿著深棕色襯衫和灰色直筒褲的男人。他的頭發微卷,臉色謹慎且令人畏懼,黑色鏡框下的眼睛緊盯著我看。
他的臉跟某個人很相似……
“Taen老師嗎?”他用低沈的語氣詢問。
“是的。”我半疑惑半擔憂地轉過去面對來訪者,“是要咨詢課程嗎?”
“不是的。”那個男人回答,我開始有了某種不好的預感。
“這樣的話,是有什麽私事找我嗎?”我全力集中註意力,應對這預料之外的事情。
“有的。”他靜了壹陣,“醫院的人說妳和Bannakij醫生是朋友,看到這段時間壹直同進同出。”
我的心臟似乎都要暫時停止跳動了,這個人是誰?為什麽來詢問我Ban的事情?
“為了找弟弟,我從曼谷辭職了,壹收到Ban失蹤的消息,我就立馬飛了過來。”他平靜地說道,“我叫Bunloet,是Bannakij的哥哥。”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18章到這裏啦,突然想那些為愛沖昏頭的人,好像就是很容易為對方出生入死,妳說怎麽有的愛情這麽驚天動地,有些卻會暗藏兇刀呢!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7篇-回答我,妳是真的愛我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