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二章-妳是壹個聰明的人,真不愧是法醫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一章-偏見...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二章,小說好看,劇也好看,劇的質感太好,去除bl線作為懸疑劇也是不錯的,全員演技也在線!MaxTul在酒吧的吻太棒了!情到濃時!水到渠成!

我擡起溫牛奶來喝,目光定向電腦屏幕上的工作,我看到其他職業的人總喜歡帶著電腦坐到壹個環境好而且還很漂亮的咖啡廳工作。若不是因為我要做的工作需要搭配壹些不論是沒有解剖還是已經解剖後能見到內臟的屍體圖片,我也想像那樣做。如果把工作帶到外面去完成的話,估計會把其他的客人都嚇跑了。最後還是得獨自待在自己租的房子裏工作,既安靜還很涼爽。而今晚我的工作就是撰寫那個叫Jenjira的屍檢報告,壹個被謀殺後還被掩飾成上吊自殺的可憐女人。
我把Jenjira頸處的照片打開來看,因為在被解下花灑後能夠清晰看到頸處的肌肉到處都是瘀痕,並且我在觸碰到她喉結處的時候,發現斷裂了。而當解剖以後證實了確實如此,這便是這個女人是被掐死的有力證據。對於上吊自殺的人來說,根本不足以對肌肉造成如此大的傷害,除非是那種用很長的繩子拴住脖子,然後壹下子縱身跳下來,估計會有那麽嚴重的傷害。不管是Jenjira還是其他什麽人,肯定不會想到那樣的自殺方式。
我有七天的時間來寫驗屍報告,不過如果有些東西需要花時間等化驗室那邊出結果,也是可以延期的,所以我並不是很著急寫。自從把屍體的常規特性寫完後,我就放下筆,再吸了壹口溫牛奶以便提提神。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晚上九點了,不過打電話給某人還不算太晚。
[妳好,Ban哥…]壹個甜美的聲音從電話那方傳來,我查過了今晚Fai並沒有值班。
“怎麽樣,Fai,睡了沒?”
[才九點而已,Ban哥,等我要睡那會都十壹點多了。不過…現在給我打電話有什麽事嗎?]
我將牛奶吞咽下去,然後清清嗓子說道,“我準備將驗屍報告跟妳說下,真遺憾妳沒有跟我壹起進去解剖。”
Fai大笑道。[我也覺得好遺憾,想知道怎麽樣了,真的是先被掐死的嗎?]
“是的,頸處的肌肉都瘀痕累累,喉結處斷裂。很久我才會遇上壹次偽裝殺人案,我也是超級興奮。”
[盡管是偽裝的,可也逃不過Ban哥的法眼,是嗎?作案之人肯定會坐著哭死,好不容易精心安排好這麽壹幕自殺現狀。]Fai開始跟我開玩笑說道,我也挺開心地大笑起來。
“這個段位,我不會失誤的…”
說完這句話之後,我心底裏的某些記憶突然顯現出來,每壹次只要想起來便會讓我心痛萬分的記憶,那是我很努力埋藏在心裏深處的事情。如果它再時不時跑回來欺騙我,我難道真的不會失誤嗎…
可以直接說,那就是謊言。因為我曾經失誤過壹次,雖然只是壹個小小的失誤,卻造成了很嚴重的損失。
[我相信,Ban哥厲害死了…]我真沈浸在自己的思想中,以至於忘了正在和Fai通電話。[哈嘍…Ban哥]
我立馬將自己拽了回來。“哈…哈嘍”
隨後我又和Fai閑聊了十分鐘左右的瑣事,便道了聲晚安,結束了對話。盡管和Prae分手不到壹個月,可我覺得已經準備好重新找壹個人,這是壹個無止盡的循環。我不曾和哪個女生交往超過壹年,女生總喜歡說她們不曾走進到我真實的那個自己面前。她不懂我正在想什麽,說我壹直以來就像壹個演員壹樣,讓她們很不自在,隨後便離我而去。
Bannakij醫生便從此掛上了壹個花心男人的“美名“。盡管這都不是我的錯,可再加上聽說我有壹個像Puet檢察官那樣好色的鐵哥們,更把我當作是同壹類型的男人。
我扭頭看向電腦屏幕,以便繼續工作。我在睡衣之上又加了壹件長袖衣,因為外面的天氣有點冷,這也是我喜歡北方的原因。北方的冬天是真的很冷,不像我的家鄉曼谷,就只有熱天,更熱的天和下雨天。不過天冷也是好事,因為冷天裏的屍體比熱天裏的屍體腐爛速度慢。
我被突如其來的門鈴聲嚇得跳了起來。
是誰呀?我站起身來,走出臥室,朝著離前院護欄較近的客廳走去,我家前院黑漆漆壹片,只有護欄上的兩盞燈發出微微的燈光。我很努力地朝著黑暗處看去,其實我心底裏正在想,估計是小孩子戲耍玩鬧而已。
隨後我便看到壹張白色的A4紙被卷起來,插在門欄上。我打開房門,外面的冷風迎面而來,我壹步步慢慢地朝著門欄那邊走去,拿起那張紙來看,以為是什麽廣告宣傳單之類的。
那張紙上用筆所寫的信息讓本來就很冷的天氣,壹下子又降低了幾度。
屍檢報告要寫成看起來像是自殺的,不準把這條信息跟警方說。
不然的話,妳會很麻煩的,我壹直盯著妳。
我立馬打開護欄,跑到路中間站著,驚慌地左右環視著。這個小區很安靜,每個人都早早入睡了,根本不見那個將這張紙插到護欄上之人的蹤跡。我因為後怕而心跳加速,兩手發冷,我深吸壹口氣,努力靜下心來。這算什麽呀,我正在被某個人威脅讓把屍檢報告改寫成是自殺。
我被威脅了,讓把結果寫成Jenjira是自殺的。
我轉身回到院中,將護欄鎖上,並仔細確認好,隨後便走進了屋中。從辦公桌上拿起手機,什麽事呀,我怎麽會不跟警察說。因為這個送信來的人是殺死Jenjira的兇手,這點絕對沒錯。準備在打電話給Em連長之後,便開車出去詢問小區門衛,最近有沒有外人進入小區之中,另外立馬將這張紙帶去警察局報案。
我撥通了Em連長的電話,鈴聲剛響了壹聲,我的電話便被某個人從手中奪了過去。我震驚到心跳都差點沒了。
有人在我家中!
根本不用花時間轉過身去看清楚那人的面貌,我就立馬朝著窗戶邊跑去,可身後那個戴著黑色手套的大手伸過來扣住了我的身體,不讓我跑。我使出吃奶的力氣將手肘往身後捅了過去。
“救命!”我故意大聲叫喚起來,好讓周邊的鄰居聽到。“有人闖入…”
我還沒來得及說完壹整句話,便被身後之人踢了壹腳,蜷身坐下。等再次清醒之時才發現自己處於壹個再也無法跟被搏鬥的姿勢上。整個人趴在地上,左右臂被扣在背後,臉被緊緊貼在地面,我很急促地呼吸著,因為疼痛而雙眉緊蹙。
“醫生,妳真夠犟的。”身後之人的聲音響起。“妳知道嗎?我今天並非故意這麽做的,可妳要打電話報警,我才會出此下策的。”
我處於壹個非常不利的情況,正努力集中力量以便能掙脫束縛,可反而更讓另外壹方再次緊緊扣住手臂。為了看清楚那個壞人的臉,我試圖看向後方。這個人身體很結實,身穿壹件黑色的厚衣服,拉起兜帽遮住了整個頭,還佩戴了壹副黑色的眼鏡。壹個不熟悉的聲音透過掩飾在嘴邊的白色麥克風和濃重的鼻音傳出來,我便無法確認這個人到底是誰。
“妳是誰?”我艱難地說道,由於害怕而心跳加速,“妳怎麽進來我家的?”
“我是誰,怎麽進來的,並不重要,妳更應該問的是我為什麽進來…”
我握緊拳頭,想出了壹個逃脫的方法。我要先讓自己出去,好擺脫就這樣被按壓在地板上趴著。“放開我,我們好好談談,妳已經拿到我手機了。“
身後之人大笑起來,是壹個沒有任何罪惡感之人的笑聲。我感到像是身體裏的血液被凍住了壹樣,在今夜逃過壹劫的希望逐漸變得暗淡無光。“妳是壹個聰明的人,真不愧是法醫。”
“妳就是殺死Jenjira的兇手,對嗎?而且妳也準備要殺了我,是嗎?”我的聲音也在不知不覺中顫抖了起來。感覺死亡正在壹步步向我逼近,我甚至都能感受到冥差的呼吸聲。
那個人沈默了,就像是正在思考什麽壹樣。我利用這個機會移動還能自由活動的手,試圖撐起自己的身體,可那個男人卻更加緊密地將我的手臂扣在身後,最後大叫起來。他將整個身體坐在我的後背上,他的重量讓我呼吸不上氣來,我不得不輕易投降。
“我現在還不能殺妳,因為妳要按照我的需要把屍檢報告寫好先,妳要想辦法說妳所檢查出來的結果是在自殺之人身上可以見到的,並且妳要解釋清楚,妳壹開始設想這是謀殺案,全是妳判斷錯了。”在聽到壞人低頭在我耳邊說道之時,我瞬時無法控制住地顫抖起來。“好好表現的獎勵就是在事情結束之後,我會放了妳。可若妳還是執意要報警的話,或把報告寫成是被謀殺的話,我可不敢保證會對妳或是妳身邊的人做些什麽。”
“可以…我按照妳的需要…來寫,現在先放了我。”為了擺脫眼前的格局,我無奈地答應道。這個人已經不會殺我了,所以我能做到事情就是讓自己獲得自由,然後盡快出去找警察。
“好的,成交。現在妳也知道我有多輕易就能進入到妳身邊,並且也能多輕易拿到警方那邊的信息。只要妳走進警察局,我就會知道。不要讓我知道妳那麽做,若我知道了,妳和妳所愛的人會很痛苦的。我門就靜靜地來做這件事好了,然後讓這件案子畫上壹個完美的句號。”壹開始按壓著我頭上那黑色皮手套裏的手漸漸溫柔地撫摸著我的臉頰,“還有不要以為那些警察靠得住。”
壞人所說的那些話讓我感覺到像是心跳停止了壹樣,除了和我壹起進去屍檢的團隊,Em連長,還有今天在案發現在的人之外,還會有幾個人能聽到我所說的Jenjira的死狀不可能是自殺。
所謂的被稱為是Jenjira男友的那個年輕男人的面孔突然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還沒來得及思索些什麽,我就感到我頭上的頭發被揪到後方,而我的意識也像被關了燈的房間壹樣斷片了。
伴隨著頭疼,甚至想要嘔吐的感覺,我醒了過來。因為身體上的疼痛讓我嚎叫起來,擡起手摸了摸額頭,緩緩地睜開眼睛,我還依舊趴在工作室裏那涼冰冰的地板上,隨後便慢慢坐起身來,環視了壹下四周。現在我壹個人呆在房間裏,而那個壞人已經不見蹤影了。
我很努力地站起身來,可劇烈的頭暈感無法支撐住身體,我感覺到有鮮血從額頭上的傷口流了下來,目光四處尋找手機,可卻不見了。應該是那個壞人把手機拿走了。
警察,我受到人身傷害,我要打電話給警察。
我掃了壹眼家裏放電話的地方,平時都放在辦公桌的右方位上。在看到原本應該有座機放著的地方只剩下壹條電話線後,而座機不翼而飛,我的心中不由地緊張起來。
“嘿咦!”我很心痛地叫了出來,很努力地將自己走出房間,頭暈的感覺再次席卷而來,於是便屈身坐在客廳裏的沙發上,我本想走出去向鄰居借電話,好先打電話報警,因為需要先想辦法報警,然後再立馬逃離這裏。
‘若我知道了,妳和妳所愛的人會很痛苦的。’那個男人的聲音在腦海裏回蕩。‘還有不要以為那些警察靠得住。’
我緊緊閉上眼睛,努力將這個想法驅趕走,然後集中精力和頭暈疼痛感做抗爭,並準備好站起身來。我聽到遠處傳來的警報聲,正是我比較熟悉的警報聲。我便打開大門,努力拖著疲憊的身軀經過停車處,朝著敞開的大門口走去,我記得明明確定鎖好門的。
警報聲漸漸響起,我看到黑夜中清晰地閃爍著藍紅燈光,那個光線朝著我家開來,我睜大雙眼看,那是打電話給急救中心後派來接病人的救護車。救護車的大門打開,急救護士和工作人員也快速地拿著救護器械跳下了車。
“Ban醫生!”Suthep哥,急救室裏的常駐男護士叫道。在看到我幾乎無法站直身軀的樣子,他面色十分驚慌。“醫生,妳不用走過來!先坐下好了,壹會我們帶妳上車。”
現在我唯壹能想到的是,那個敲暈我的人和打急救電話的人,應該是同壹個人。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二章到這裏啦,沒毛病,其實警察好的太少了,所以基本上沒用,當然,只是少數,但真心覺得,靠自己的多!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章: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一章-偏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