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0篇-記得我的味道嗎

醉後愛上妳第11篇KK夫夫-還記得誰曾許諾過嗎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20章,隨著劇情的發展,越來越錯綜復雜,背後的勢力也是越來越強大,希望這倆人能和好如初,不過擱現實裏,很多時候,我們會是那種明知道可能壹兩句話就可以解開矛盾的,但是就是不願意踏出那壹步!

我興高采烈地打開家門,最後,Bankij終於做成了壹些讓爸媽能加以稱贊的事情。我在心中猜測爸媽知道我考上醫學院的消息後的表情,爸爸應該會盡量擺出壹副嚴肅的樣子,但眼裏會有掩藏不住的笑意。至於媽媽呢,大概會邊尖叫,邊湧出喜悅的淚水。
在外人眼裏,我的家庭溫馨,我自己也認為我的家庭很美好,沒有什麽不同尋常的。我的叛逆不是源自於沒有好的教養,我這樣是因為我自己。
當我正脫掉鞋子進家門的時候,我看見爸媽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他們臉上洋溢著幸福。我嘴角微彎,爸媽應該已經是知道我考上醫學院的消息了。我踏進客廳的時候,余光撇到另壹個也同樣坐在客廳裏的人。
“嗷,Ban!來得正好。”我媽媽帶著燦爛的笑容大聲招呼我道。我轉過去看除了爸媽以外的另壹個人,壹個正坐在沙發上笑得特別惡心的人。他穿著短款的白大褂,上面用紅線繡著名字,是大學六年級醫學生的校服,還帶著金色的圓框眼鏡。
這個人,在我之前,以某種原因讓爸媽開心了。
“Ban知道了嗎?Bun哥考上心胸外科研究生了,孩子!”我媽媽用飽含笑意的眼神看向Bun,“壹屆裏面就只選壹個人。”
“媽媽呀,報名的人也沒幾個,這麽說也太誇張了。”Bun轉過來對我笑得壹臉燦爛,“弟弟今天想吃什麽?”
我壹聲不吭地站了壹陣,低下頭苦澀地笑了笑。我的家庭不曾出現過問題,但問題卻自發地壓向我了。活在哥哥陰影下的小弟,父母不曾寄予厚望的小弟。
Bun大我六歲,因為媽媽只打算要壹個孩子,但六年後,Bankij卻無意間投生到媽媽的肚子裏了。年齡差太大,讓我把哥哥看作了大人。我記得我跟哥哥壹起玩鬧的時間並不長,沒多久,Bun就投入到學習中了。Bun 成績很好,是學校的第壹名,是皇家榮譽生,是傑出青年,獲得過奧林匹克學科競賽獎牌,以及其他各種各樣的獎,多得連我家展示櫃都裝不下了。Bun就好像是個無價之寶,爸媽都向別人爭相炫耀。至於我,不過是不值得被提起的小弟。
盡管嘴上沒有比較過,但我相信有壹個更優秀的兄弟姐妹的人會很理解。我曾經努力讓自己變成像哥哥那樣的人,爸爸媽媽看到了我的努力,也表揚過我。我覺得自己也做得挺好了,直到發生那件事,關於我的性取向,讓我不得不從壹所著名的中學退學,轉到另壹所小小的私人中學,這是讓我停下努力腳步的轉折點,沒有必要再繼續下去了。就是到死,我也比不上Bun,我只是希望這次考上醫學院是我人生中的巨大轉折。
但大概也沒有多大,在這所房子裏有家族裏第壹位心臟外科醫生的時候。
“想吃什麽就吃,我不餓。”我背過身,走向樓梯,不去關心爸媽喊我回去的聲音。我迅速地走向臥室門口,但卻先被跟著跑上樓的Bun抓住了肩膀。
“嘿,Ban,妳怎麽了?”Bun邊喘邊說,“有什麽事嗎?”
“沒有。”我轉過去看哥哥,“為妳高興。”說完後,我立刻背過身去,但Bun拽著我肩膀,不讓我逃開。
“等等,今天公布高考成績,怎麽樣?”
我沈默了壹陣,低聲說道:“也轉告爸媽……我考上醫學院了。”
如果要我說實話,我絲毫沒辦法強迫自己閉上眼睛睡覺,緊張讓身體系統處於清醒狀態。我的心臟跳得很快,甚至都能記下跳動頻率。臥室燈關掉之後,我就睜開了眼。那之後不久,就感覺到有個人放身躺在了床的另壹邊。
“晚安……親愛的。”Taen低沈的聲音傳來,聲音輕得就好像是害怕我聽見了壹樣。我再次閉上眼。Taen說的話沒有讓我感覺到欣慰,反而感受到了痛苦。Taen對我做的事情已經超出原諒範圍了,失去的感情無法再回來。
我決定了,這件事結束之後,我要離開這裏,我要離開Taen,承諾只是為了騙Taen按我所說的做,只是為了讓他保護我逃過壹劫。
Bankij不會再相信任何人了。我被好朋友下令傷害,我被嘴上說愛我的人欺騙。現在世上我唯壹信任的人就是我自己。這個教訓讓我釘上釘子封住了自己,在今後生命裏的每壹秒裏,大概都會充滿不安。
我感覺到壹節沈重的手臂搭了過來,擁住了我的身體。Taen挪過來緊貼著我,他的臉埋在我的後頸上,他有規律地進出的溫熱的氣息讓我感覺不舒服。我緊緊握住床單,盡力不發出聲音,不動。我要這樣讓Taen明白我原諒他了,直到這件壞事結束。
我走在連接醫院藥劑大樓和外科大樓的路上。如果直走後左轉,就是去我法醫實驗室的路。周圍的天氣漸漸變冷了,我不知道我是怎麽來這裏的,但現在我的心裏已經有壹個目標了,那就是去解剖室做屍檢。
解剖室氛圍昏暗且陰冷,是我所熟悉的辦公點,但現在不是。我看著裸身躺在解剖室中央鐵床上的屍體,是壹個身材魁梧的人,屍體的臉被掩藏在暗影中,我慢慢走向面前的屍體。
屍體有力且蒼白冰冷的手突然拽住我的手腕,我的魂兒都被嚇丟了,用驚恐的眼神絕望地看向屍體的臉。他緩緩擡起頭,睜開眼看著我 ,這個眼神似曾相識。
“我不是故意讓妳死的,”他的聲音在整個房間裏回響,“對不起。”
我被驚醒,猛地睜開雙眼,我的心都快跳出來了。我看到的第壹個東西是清晨陽光照耀下的衣櫃。我感覺到了屬於躺著從身後擁抱我的人的溫暖。我趕緊把Taen的手臂抓離了我的身體,揮開被子,感覺熱得滿身汗水。我擡起手揉了揉刺痛的太陽穴,緊張感再次襲向我,特別討厭這樣的夢。
“Ban讓我今天約Puet哥聊聊,對不對?”把熱咖啡放到飯桌上時,Taen問道。
“對,但在這之前要先補救Taen那個時候搞砸的事情。” 我舀了壹勺冒白煙的稀飯進嘴裏,大病初愈讓食欲成倍增長,導致我讓Taen給我盛了第二碗。
Taen在椅子上坐下,壹臉愧疚,“對不起,那個時候我氣糊塗了,所以才說出了那樣的話”
我翹起勺柄指向Taen,“打電話去給Puet道歉,現在Taen和Puet必須是壹夥的,再約見面,單獨好好聊聊Po的事情,煽動Puet記恨哥哥,我就等著看接下來的好戲。”
Taen微微嘆了口氣,“但我不能保證我那個Puet哥跟我之間是OK的,我是殺了Ban的人,Puet哥可能正想辦法找我報仇呢。”
“如果不能成為壹夥,就盡量挑唆Puet,讓他和Po反目。”我把勺子放回盤子“不知道我被自己哥哥下令殺害會有多強的推動力,這取決於Puet對我的感情。”我看到Taen的臉色變了,“如果Puet只把我看著壹個認識的人,Puet應該不會過多的做什麽,但如果Puet把我看作好朋友……或者更多,那將會對現在的形勢有利。”
Taen沈默了,我看得出來他在努力把某種壓制某種感覺。
“這樣,打電話給Puet,道歉,告訴他想談談,就先這樣。”我覺得在Taen再次破壞我的計劃之前,我應該做些什麽讓他冷靜下來。我站起身來,走向Taen,低下頭輕輕地親吻Taen勻稱的嘴唇。我清楚地感覺到另壹個人的緊繃感慢慢得到了緩解。Taen從這個吻中抽離,擡起手貼在我的臉頰上。
“那我打電話去試試。”Taen站起身,從褲子口袋裏拿出手機,“我去外面打,可以嗎?我壹看到Ban,就會緊張,然後理智就會潰散。”
其實我想站在壹旁聽,但按Taen說的那樣做大概會更好,“也行,只要冷靜下來就好了,慢慢說。”
Taen點點頭,走出廚房,讓我壹個人待著。我坐回原來那把椅子,在開始思考找上門的新麻煩——Bun哥的事情之前,深吸壹口氣,再慢慢吐出,以緩解心中的憋悶。
我大概壹直都把Bun看作對手,但我也絲毫不曾生過哥哥的氣或是怨恨哥哥。他是個善良的人,是優秀的醫學院老師,是好丈夫和好爸爸,是關心父母的好兒子,這份完美讓我不得不自動離開家,到遙遠的外府做壹名公務員,有屬於自己的生活。爸媽已經從Bun那裏得到了壹切,他們不需要我,我沒有那麽完美。
現在Bun正要承擔另壹份責任——壹個好哥哥的責任,冒生命危險來找失蹤的弟弟。
因為這樣,我才確信Bun不會回去,除非知道我還活著,或者已經死去。Bun在找我,他都不知道他即將遭遇什麽。我很擔心Bun,我可能真要像Taen建議的那樣找路子聯系Bun哥了,告訴他在壹切太晚之前,趕快回曼谷去。
Taen回來了,還帶著壹臉沮喪,“電話都打遍了,沒人接。”
“嗷,這樣嘛……那先等等。”即使這樣的事情是有可能發生的,但我卻有了不好的預感。“Taen能不能用手機查查,現在Puet在哪裏?”
Taen拿出Puet的白色智能手機,“不能,我試過了,哥大概是關閉了自己的定位,不讓別人找到。”
我開始感覺到莫名的不安,“再試試看可以嗎,試著再打過去。”
Taen瞥了我壹眼,我感覺到他對我現在的樣子不是很滿意,但他也拿起自己的手機貼在耳邊了,另壹只手打開另外壹個手機的定位。
“有人拼命給這只手機打電話,應該是Ban醫院的人,加上還有Em隊長的號碼,我就關掉了,呀!!”Taen突然大聲叫了起來,驚訝地瞪大了雙眼,我嗖的壹下起身。
“怎麽了?”我趕緊問。
“可以看到哥手機的定位了!”Taen把貼在耳邊的手機收起來放進包裏。
“真的嗎?Puet在哪裏?”因為突如其來的驚喜,我壹不小心問得大聲了些。
Taen走向我,把手機屏幕抓過來給我看,“哥……回到府裏了。”我幾乎高興得快跳起來了,最後終於有了點進展,“但哥去的地方有點奇怪,我不知道他去那裏是為什麽。”
“哪裏?”我遲疑地看著地圖上的定位點。
“是我爸爸建在空地上的壹個廢棄倉庫。”Taen指向自己的額頭,“是Po哥把這個傷口帶給我的地方,這裏經常作為爸爸跟警察圈裏和圈外的手下的秘密會議點,有時候也會用作折磨受害者,甚至是殺人的地方。”Taen捂住開始發抖的胸口。
說到警察,Taen說警少校Pongsak或者說是Tu隊長是Aod老大的同夥,他會幫忙跟警察圈處好關系。至於警上尉Ittipon或者說是Em連長又是Tu隊長的下屬,即使不曾直接聯系老大,但Em連長也是按隊長的指令行事。我不怪必須這樣做的Em哥,有時候他必須要做可能也是為了在這個黑暗至極的圈子裏存活下來。
“去那邊。”我用果斷的語氣說道。Taen點了點頭。
“我馬上就去,不管怎麽樣我都會再回來告訴Ban的。”
“我也去。”我脫口而出,不只是Taen驚訝,我也驚訝自己會做這樣的決定,但有什麽東西推動我必須去,是促使行動的某種直覺。
“不行!Ban不能出去!”Taen喊道,“很危險,我不準妳去。”
“我會藏身在車上,如果Taen出什麽事了,我就能去幫忙。”我語氣強硬地堅持道。Taen壹臉為難,我深吸壹口氣,必須要說服他,“Taen,我求妳,我擔心妳。”
Taen兩手叉腰,抿嘴看著我了許久,“Ban必須戴上帽子和黑色眼鏡,偽裝自己。我去找給妳。”
盡管對要打扮得像搶金店的劫匪有點無語,但為了能跟Taen壹起到外面去,我必須先容忍這幅打扮。Taen強迫我戴上黑色鴨舌帽和大號太陽眼鏡,穿上黑色連帽防寒服,我還要在鴨舌帽外面再戴壹個衣服的連帽。我半躺著坐在後座上,盡量不把頭露出玻璃。
“這件衣服是Taen到我家裏找我穿的那件,對不對?”我問正專心看路的司機。
Taen揚起微笑,“記得我的味道嗎?”
我煩躁地皺起眉頭,“我覺得我有在正經問。”
“好的,抱歉。”Taen瞥向後視鏡,看著我,“這件就是我穿去Ban家那件。”
我沒有再說什麽,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想起那件事,依舊覺得憤怒、傷心不已。
沒過幾分鐘,Taen就打了轉向燈。我偷偷伸出脖子看向Taen正轉進去的地方,這時我們兩人正處在寬闊的空地前,這塊空地中央建了壹個金色屋檐的倉庫,周圍是龍眼園和森林。可以說是個借與世隔絕,掩蓋違法行為的絕佳之地。Taen把車停在倉庫門口,轉過身看向我,我迅速地躺倒在後座上。
“有輛黑色的SUV停著,這裏是真有人。”Taen壹臉沈思之色,“要我把車停著不熄火嗎?”
我搖頭,“不,那樣太可疑了,Taen把車窗稍微打開壹點就夠了,天氣涼快,我待得住。”
Taen點了點頭,把前排的車窗降下了些許,足以讓空氣流動,後又熄了火。“哥的手機信號還在這裏,我可能會見到他,我盡快跟他聊了,盡快出來。”
“不用急,盡可能多花時間,這件事很重要。”
“好的。”Taen把白色手機遞給我,我接過拿在手上。
“別忘了,如果情況不妙,發消息來,我會盡快進去幫忙。”我在Taen的手機短信對話框裏留下了‘Fly’這幾個字母,如果有什麽緊急事件發生,他要做的只是按下Sent鍵,發送給我。
Taen點頭應承,打開門下了車,遙控鎖住了車門。關門聲消失後,我就獨自靜靜地待在Taen的車上。我不時地伸長脖子,試圖打量正走向倉庫的高大的身軀。我也看見了Taen說的黑色的SUV停在不遠處,擔憂如同暴風雨壹樣開始來臨。我預估了時間,我大概要這樣待上壹個小時以上,或者更久。我看見Taen僅進到倉庫裏面去幾分鐘後就壹臉恐懼地跑出來,這十分出乎我的意料,Taen現在的臉色看起來已經不僅是驚嚇了,我趕緊撐起身子坐直。Taen打開車鎖,壹把打開車門,氣喘籲籲,眼睛瞪得老大,他的臉色看起來是超乎尋常的蒼白。
“Ban!”Taen的聲音在顫抖,“哥……”
我的心跌倒了谷底,“發生什麽了?”
“進……進去看看,進……去看……”Taen顫抖的手緊緊握拳,汗水從發根淌到臉上,盡管外面的天氣寒冷。
我覺得我大概知道發生什麽了,請不要像我想的那樣。
不是真的。
當Taen想要我看到的畫面進入我視線範圍時,我都驚呆了。我轉臉避開,閉上眼,試圖否定剛才看到的畫面。拜托,我看到的都只是虛構的畫面。拜托,這件事只是臨醒前的另壹個噩夢。
“我……我們該怎麽辦才好?”Taen依倚靠在鐵柱上,壹臉蒼白。
Taen的聲音讓我不得不睜開眼再次面對現實,我所看到的是壹個趴在地上男人。他的腿和胳膊都是伸展開的,仿佛生命的最後時刻是呈掙紮姿勢。屍體的臉朝向我站的方向,屍體的眼睛依舊睜著,這雙熟悉的細長又銳利的眼睛看向遠處,無法再感知這個世界上發生的任何事。我感到胸口壹陣絞痛,取下黑框眼鏡,任它掉在地上。我跌坐到不遠處擺著的木箱上,感覺像是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幹了。
我想哭,但眼睛反而十分幹澀。
“多久……有多久了?”Taen也處於跟我差不多的狀態,“怎麽就死了?”
“艹!”我用咒罵聲替代回答。我的理智已經不知道消失到哪裏去了。Taen的問題本應是我擅長的工作,查驗屍體是誰,何時死去,死因、死亡方式是什麽,這些本應都是我不難回答的問題,但現在我反而想不出什麽,我的腦子被堵住了,視線也壹片模糊。
“Ban。”Taen叫我,聲音顫抖,“哥怎麽就……死了?”
我閉上坐著,試圖將散落的理智拉回身體裏。我必須要回答Taen的問題……對,我必須要查驗檢察官到底發生了什麽,為什麽他會在這麽隱蔽的地方以如此可憐的慘狀趴著死去。我強迫自己睜開眼,撐著身體站起來,帶著兩條仍舊顫抖的身體走向死者的屍體。
第壹個問題:死者是誰。
我不需要身份證明書,牙醫記錄,或是什麽DNA檢測結果,我和Taen憑肉眼就能清楚地知道,死者是Songsak檢察官,再過幾個月將滿30歲。
第二問題:在哪裏死的?
我用眼睛搜尋屍體的移動痕跡,比如成行的拖拽狀血跡,可就連屍體的衣服上都沒有絲毫的血跡出現。屍體斷氣的姿勢表明死亡地點就是在這裏,或者另壹種可能是屍體是在身體關節僵硬前被轉移了,關節僵硬後轉移屍體會導致死亡姿勢與屍體發現點不符。屍體會保持死亡姿勢僵硬,比如:盡管屍體發現點是平地,卻以手腳彎曲的姿勢平躺。我看向屍體的手,觀察到他的右手覆在壹部手機上,手機屏幕朝上。
Taen大概是看到我盯著Puet的手許久,所以下定決心走近看,“這是……”
“Taen……用筆尖按Home鍵打開屏幕可以嗎……我想知道Puet手機的最後頁面是什麽。”我不想Taen把指紋留在Puet的手機屏幕上。
“H……嗎?”聽到我的指令時,Taen還處於些許驚訝中,他的手在自己的包裏搜尋,“我沒有帶筆來,如果要打開手機應該需要手寫筆,還有,哥可能設置了密碼。”
“先試試,先找個塑料袋套上手,再去按手機也行。”
“那我先去車上找塑料袋,Ba……Ban……壹個人在這裏可以嗎?”Taen轉過來問我,從屍體邊退開。
“可以,快去快回,我要用塑料袋替代查驗手套。”我深吸了壹口氣,為了喚回理智。
“OK。”Taen趕緊從這個地方快速地跑了出去,我看著Taen跑出去的身影,然後又回過身專註於勘察。
第三個問題:什麽時候死的?
預估死亡時間重要的是要驗屍,可以從很多東西看出來。無論是觀察在引力作用下血液下流的區域的皮膚顏色,因為血液下流會讓身體最下部分紅得發黑,或是關節的接合,因為關節的接合時間會不壹樣,又或是觀察屍體的腐爛膨脹,因為這個現象常常會出現在二十四小時後。從眼睛預估,我覺得Puet的死亡時間可能不超過24小時。從Taen那裏拿到塑料袋後,我會再進壹步詳細估測死亡時間。
第四個問題,死因是什麽?
不是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不是因為中槍而死,不是被掐死。我將視線投向死者張開的嘴上,嘴邊流出了大量混著泡沫狀痰的口水。他出現了呼吸衰竭,造成的最可能的原因是中毒。Puet從某個地方接觸到了有毒物質。在這麽空曠的倉庫應該不是毒氣,可能是通過食物、觸碰,或者註射,我要查看接觸化學物質的痕跡或者註射的痕跡。我看向周圍,以便勘測現場,觀察有毒物質是從何而來。
然後我就看到了很大的紙箱上擺著的小小的咖啡杯,是壹個特地用來裝熱咖啡的帶蓋子的紙杯。我立即跑向放咖啡杯的地方,小心地探頭觀察,試圖從杯蓋上的小口聞出味道,某些除草劑殺蟲劑都有其專屬的味道,但我感知到的只有混著無毒無害的杏仁的咖啡味。
我瞪大雙眼……這個杏仁味是?
氰化物。
我不能百分之百確定Puet是不是真的死於氰化物,這只是壹個推測。但看到死狀後,與氰化物中毒相符。氰化物有多種存在形態,包括氣體、液態或是固態。有毒物質入口可能不會立馬造成死亡,需要好幾分鐘。它的氣味可能會被咖啡味掩蓋,而且氰化鹽也是壹種比較容易找到的有毒物質,要作為證據必須收集樣本送去檢測。
第五個問題:死亡方式是什麽?
只要兩種可能:自殺,或是他殺。
不管是何種死亡方式,都是件壞事。如果是自殺,可能是出於內疚,因為自己是讓Bannakij被殺害的罪魁禍首,但如果是他殺,就有可能或者不用說,就是大哥的手筆。
“TMD,都瘋了。”我對著自己咒罵道,以緩解憋悶的情緒。所做的壹切看起來都毫無意義,我必須要再次重零開始,迷茫的感覺與Taen第壹次侵入我家時沒什麽不同。
Taen帶著四個塑料袋跑回倉庫裏,“來了,Ban。”他火急火燎地把袋子遞給我。我轉過去接過塑料袋,用它替代手套戴在手上。這是我人生中第壹次非正式翻看屍體,也是第壹具我認識且最親密的人的屍體。Taen後退,坐到了老舊的木箱上,用仍舊驚慌的臉色看著我。如果Jenjira死的那天,我發現的Taen是這個反應,我那天大概就不會懷疑他是兇手了。
“我斷定八個小時。”在我和Taen回到車裏後,我說道,“Puet死亡不低於八個小時,也不超過十二個小時,在昨晚十壹點到今早三點之間。死因是中毒,死亡方式只有自殺,不然就是他殺,但我更傾向於他殺。把氰化物放到這種看起來無毒無害的食物裏,吃下去希望殺死自己,這看起來很奇怪。”
至於Puet的手機,可以算是壹種幸運,Puet是用的指紋解鎖系統。我才能打開手機屏幕,看到Puet最新停留的頁面,是壹個定位APP。Puet用盡最後壹口氣開啟了自己的定位,讓別人能追蹤到。這是壹個明智的決定,好過給別人打電話,因為那個時候他可能已經毒發了,不能再說出自己的所在地。
“昨晚嗎?”Taen的眼神飄到車外,“是壹個寧靜的夜晚,我和Ban整晚都睡在壹起,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那是誰殺了哥呢?”
我看著Taen,斟酌了壹陣,“深感悲痛。”
Taen緩緩搖頭,“比起悲痛,更多是驚嚇。”Taen轉動鑰匙,啟動車子,轉過來看著我,“我們接下來該怎麽辦才好?我們不能再把Puet哥抓來做同夥了,我應該報警嗎?”
“是想讓妳報警,但我不知道警察會怎麽想,Taen兩次作為發現屍體的第壹人,而且兩具屍體都是Taen認識且親近的人。”
Taen擡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要放任哥在這裏,無人知曉,無人看見嗎?”
我沈默了。我自己也想讓Puet在屍體還新鮮的時候被發現,盡管皮膚顏色已經開始隨著自然規律改變了,但他的臉還依舊維持著他活著時的帥氣模樣。如果任意擱置,不去照顧,超過兩天,Puet的臉和身體就會跟別的屍體壹樣,變得腫脹,綠得發黑。
我看向路邊,必須把這裏稱為與世隔絕之地,要怎麽做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讓某個村民偶然路過,發現這裏發生了不同尋常的事情。
“Taen說那輛SUV有防盜警示嗎?”我向後轉過身去問Taen。
“我也不知道。”Taen轉過去看那輛停在不遠處的車,“怎麽了嗎?”
“如果有,我們就試著去敲擊車子,或是撬車,讓警報響起來。也還有另壹個方法,我們試著去找車子的遙控鑰匙,操控按鈕,讓警報響起來。”我打開車門,“然後再迅速離開這裏。”
讓Puet能夠以依舊完好的形態,躺進棺材裏,這是我以朋友的身份,最後壹次向他表達愛意。安詳地睡去吧,親愛的朋友,妳對我所做的事情,我都原諒了。如果真的有下輩子,希望我們能再次相識。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20章到這裏啦,現在看到罵:tmd,我想起別人諷刺鄭爽,想想,還是忍不住可憐下鄭爽,很多人問,為啥要可憐,她活該,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9篇-因為生命安全,而不是因為什麽愛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