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2篇-為……為什麽不認為是Ped自殺呢

醉後愛上妳第23篇KK夫夫-我不能隨意,因為愛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22章,我又活了七年了在等待中度過真是漫長啊……等著MaxTul 的精彩表演,警察叔叔應該也是和他們1夥的吧!

講完最後的內容,我合上了手裏的書。“今天是單招考試之前最後的復習課,有什麽問題大家現在可以問。如果現在沒什麽要問的,或者回家復習的時候有哪不清楚的,發郵件問老師也可以,書前頁這裏印著老師的郵箱。”我舉起生物書,指著右下角。
有個女生舉起手,我點頭示意她可以提問,“書裏哪塊內容考的最多呢?”
“重點都是平均的,但是老師覺得遺傳學要多看壹下,有壹年孟德爾定律出了好多題。Kan ,妳有什麽問題嗎?”我指了指下壹個舉手的男生。
“Taen老師,我可以不復習分類學了嗎?內容太多了,我覺得我看不完。”
“妳背最後壹課的框架就可以了,大部分考的內容不會超出我給妳們總結的範圍。不會花太多時間的,大部分都是背誦。考試不會太難的,這部分也是要看的……噢,Srvet,妳有什麽問題嗎?”
這個男孩平時是很積極的,而這幾天卻壹直沈默寡言,他看起來比以前要低沈不少。為什麽我有種出了什麽事兒的感覺似的。Srvet擡起頭看著我,然後低下頭看著書,然後緩緩地搖了搖頭,“沒有。”
我站在那,擔憂地看了他壹會,然後轉過頭對班裏的孩子繼續道,“ok,那我們今天就先到這,祝願大家都能考出好成績,考上理想的專業。老師等著聽大家的好消息哦。”
壹下課,我立馬就去找Srvet了,他正在收拾書包,他看上去精神渙散的樣子。
“Srvet!”我在他踏出教室門前叫住了他。
他轉過頭來,睡意沈沈地看著我,壹副連續幾天熬夜了的模樣,“嗯,老師。”
“還好嗎?”我問道。他壹直都很努力學習,想要考取醫學院,不知道為什麽現在看起來毫無鬥誌。
“還好”,Srvet舉起手向我行禮,“老師,我回去了。”
“額……嗯。”我輕嘆了口氣,感覺現在這樣問他也問不出過所以然來,“有什麽要問的或者有什麽需要老師幫助的,發郵件就行。”
“好,”Srvet點點頭,然後轉身走出了教室。我則回到講臺上,把滿是講義的黑板擦幹凈。今天是周五,下午的這堂課是最後壹節課。結束之後,我的孩子們就要去參加北部最好的大學的自招考試了,直到考試結束都是我的空閑時間。我要好好把握這個時機,搞定那些煩擾的事,讓Ban能夠平安地回到曼谷。
能如願嗎……
我疲倦地倚著黑板,如果這件事不了,Ban就會壹直跟我待在壹起嗎?還是說,我要故意把事情再弄得復雜壹點,好再多給我們之間壹些時間。
這攤爛事直到壹陣敲門聲響起才在我腦中暫時離開,緊接著門開了。我轉過身去,看到是壹個穿著灰色衣服,身材挺大只的男生。我立刻放下手裏的板擦,壹並放下的還有剛才的思緒。
此刻我不是Taen老師,我是殘忍的黑手黨。
“妳好啊哥,”那個男生向我行禮。
我徑直走到他面前,然後鎖了門。稍晚的時候他給我打了電話,說等我下課之後要見面,“有什麽要談的嗎?”
他左顧右盼,似是在確認周圍有沒有旁人。他叫Tat,是機械專業的職高生。是我管控的小混混團體的頭目。他是這群孩子裏唯壹有清晰認知的人。五年前,Tat的媽媽欠了大款的錢,我被派去他家催債。當我去到他家,看到他們母子相依為命的困苦狀況,就如同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因此,我便跟那個大款交涉,希望能減少壹些利息,讓Tat在我的管控下替他做壹些工作。Tat接受了,也因此十分尊重我。為了報答我,Tat也為我樹立起了威信,讓我看上去更恐怖壹些,還給我取了個外號,叫“黑大哥”。
我讓他們做的最後壹項工作,就是去綁架壹位跟Ban關系很親近的女醫生,直到他的哥哥願意還清大款的債為止。這樣就使我能夠逼迫Ban去調查真相了。
“今早我跟Ta叔聊過了,”Tat用沙啞的聲音說道,“大哥,最近事情太亂,法官也死了,大款也病重。現在Po也在為Ped的死而生氣。”
Ta叔是Ped哥的小弟,在他父親家工作超過十年了。之所以跟Tat的關系親到能輪親戚的地步,是因為他們是鄰居。
聽到Tat的話,我皺了皺眉,Po哥有什麽好生氣的,幹掉了弟弟不是嗎,“然後呢?”
“所以,Po哥現在懷疑是大哥妳做的,”Tat小聲地說,還帶著淺淺暢快的笑“Oum哥剛剛分屍殺了醫生不久,接著就他媽殺了法官。這東西可謂是遺傳啊,所以他懷疑是哥妳做的。”
這可不是什麽值得驕傲的事,最重要的是我根本沒殺人啊!“不是我幹的!而且我也不知道是誰殺的人!”
Tat的神情略帶失望,“可殺了醫生這是事實對嗎?”
我用沈默代替了回答。
Tat明白地點了點頭,“這像是Po想要戲耍大哥妳,但是殺死醫生這事兒沒法拿來幌子,因為Po就是背後主使,他怕引火上身。他現在應該在找證據看是誰殺死了法官。”
聽到這話,我的手不禁顫抖,“為……為什麽不認為是Ped自殺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Ta叔就告訴我這麽多。我聽完之後就很擔心大哥妳。我想跟妳說的就是這些,哥妳千萬要小心,能跑就趕緊跑,有什麽要幫忙的就跟我說。”
我的手控制不住地顫抖,現在充斥著我的並非憤怒,而是正在吞噬著我內心的恐懼。我並不害怕自己會死,亦或是身處險境,我想到了另外的事。
媽媽。
“哎,Tat”,我把包裏所有的錢都掏了出來,交到他手上,“事後我還會給妳更多,我有事要妳幫忙。”我重重地深吸壹口氣,我深知這個孩子對我的忠心,“我給妳個地址,妳去把我母親帶出來,然後送到另外的地方,到了之後打電話告訴我。”
交代完之後,我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壓在我心中的那座大山不在了,我瞬間暢快不少。現在我媽媽正住在別的縣的親戚家裏,我讓媽媽先藏在鄰居家,等著Tat去接她。我沒法親自去接她,我知道要是過去肯定會自投羅網,我現在只能祈禱壹定要趕在Po之前,不讓他傷害我無辜的媽媽。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22章到這裏啦,我其實不懂人為什麽會喜歡壹個人,這個感情是怎麽產生的呢?所以說大腦好神奇!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1篇-妳知道嗎,Taen老師是gay來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