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3篇-妳不要總認為自己是壹個人行嗎

醉後愛上妳第7篇KK夫夫-即使相距甚遠,但仍心心相念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23章,戲碼還是蠻熟悉的戲碼,但是照樣看得驚心動魄!此外maxtul性張力十足,明明浴室戲和以前相比不算什麽,但就是很欲看的面紅耳赤!

在這種情況下,我必須要強迫自己,整日整夜待在房間,只壹件事不得不做,我始終在等待著Taen回家。
Taen回來之後就壹直拿著手機,在臥室裏來回踱步。我靜靜地在壹旁休息,看著他。之前我從未見過他如此惶恐的樣子,不過在聽他說完事情經過之後,我也明白了個中緣由。他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大顆的汗珠掛在他虛弱、痛苦的臉上,他握著手機的手也壹直在輕微地顫抖著。
我看了看Taen買回來的那兩份盒飯,他自己反倒是不願意吃了,說是吃不下去。
自從情況愈加嚴峻,我許久沒有見到Taen笑了。
真懷念我們初見時Taen的笑容。
我趕緊把這些胡思亂想從我腦海中趕走,盡可能地把當時Taen做的壹切當成是騙人的,“別轉悠了,快吃飯吧。”
“我還不餓,”Taen坐在工作時坐的那張椅子上,“我知道的太晚了,要是早知道,我就該立刻讓我媽先藏起來的,然後再帶她躲到外府去。”
“那為什麽不壹開始就那麽做?為什麽要讓媽媽成為人質呢?”我問出了我壹直疑惑的問題。
Taen搖了搖頭,“我媽原本在那裏生活得很安逸,她就是個普通的鄉下人,壹個必須要待在熟悉環境的人。再有就是,我爸會定期派人去探望我媽,如果我媽無緣無故消失了,那所有人都會知道是有事發生,然後我帶著我媽跑路了。我不願意讓她過這種提心吊膽,躲躲藏藏的日子,Ban妳能明白嗎?”Taen的聲音顫抖著,“但是現在Po要開始搞我了。”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才能讓Taen冷靜下來,“給媽媽打個電話問問看出來了沒有”。
“五分鐘前剛打過了,我媽還在鄰居家躲著,死Tat還沒到,”Taen又站了起來,在屋裏走來走去,“妳說Tat趕不趕得及啊,我媽會不會被Po的人提前發現?”
“妳先冷靜冷靜,等那小子打給妳。不過也說不定呢,沒準兒Po不會……”我話還沒來得及說完,Taen就把我拉到懷裏緊緊地抱住,他那麽大的個子,此刻卻抖得像壹只孱弱的小鳥。Taen曾經告訴我說,只有在害怕失去他所愛之人的時候他才會哭,現在的他應該就是了,我輕輕地摩挲著他的後背安撫著他,“妳之前提到的,無聲無息、不留證據地殺人的事,我想是可以的。”
聽到這話,Taen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似是重新燃起希望般看著我,“得需要點什麽吧,我去找來。”
“把鉀註入血管,就會死於心臟驟停,屍檢的時候也不會被發現,因為人死後體內的鉀含量會增加,但是……”Taen好像要說什麽,不過我還是繼續道,“如果是在醫院裏完成註射那就沒什麽問題,但如果是在外面,到時候針頭被發現也會很值得懷疑。”
“得想辦法讓Po在醫院是不是?”
“對,最容易的就是讓他頭部受傷,就像妳曾經對我做的那樣。”說到這,我不禁想起對面前這個人感到生氣的那天。
Taen征了征,看表情似乎是對於那天讓我生氣而感到內疚。
“我們壹起做,等確定妳媽媽安全之後。”
這時,Taen的手機響了,他立馬拿起來查看,然後有些驚詫地把手機遞給了我,“Bun醫生打來的。”
我趕緊接過來,“餵?”
“額,到家了嗎?”
[到曼谷了,不過我先順道去找了壹下Anuchat隊長,我把發生的事都講給他聽了。]
“妳說啥?”我大吼著問,Taen在壹旁嚇了壹跳,“妳怎麽就這麽相信他不是跟警察壹夥的呢!要是走漏了風聲,我跟Taen就都沒命了!”
[等下,妳冷靜冷靜,Anuchat是我的朋友,信得過的,他說把證據告訴他就能幫忙。他在警察局上頭有人,他會想辦法告訴那邊的人來查的。]
“什麽證據?”我皺了皺眉。
[什麽都行,總之就是能證實Po或者法官,或是他們家族幹了壞事就行,Taen老師找到這些應該不難吧。]
我看著Taen,在腦海中努力地理清楚剛剛發生的事。讓Bun知道這件事究竟好不好呢,Bun哥是那種做什麽事情都不會事先跟別人商量的人,幸好他是聰明人,做事沒怎麽出過差池。
[Ban……] Bun見我沈默了許久,開口叫我,[Taen老師因為他母親的緣故什麽都做不了。所有的人都認為妳已經死了,現在只有哥哥看上去是個毫無關聯的人,我最方便行動。我去讓警察幫我找失蹤的弟弟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就讓哥哥幫妳吧。再者說……妳聽好了,]
我長嘆了壹口氣,“什麽?”
[妳不要總認為自己是壹個人行嗎,別忘了妳還有哥哥,無論發生什麽都記得要告訴我。當時妳的事在電視上爆出來的時候,媽就坐在沙發上,看著妳的照片哭。咱爸直到現在還什麽都不肯吃。] 聽到這些,我真的好痛心,[妳想和家裏斬斷聯系,獨自壹個人承受這些,但是別忘了妳始終都有家啊。所以,聽哥哥的話,好趕緊讓這件事結束吧。]
我攥緊拳頭,聲音粗獷低沈。Bun所說的每個字都顫動著我的心,我動搖了,“額……等下我就告訴Taen。”
[好,得到了什麽證據就全部都給我,越多越好。至於牽扯到Taen老師犯的壹些錯也指出來,我去跟警察商量。]
“好的……”我小聲地答道。
[嗯,照顧好自己,晚上我再打給妳。]說完話,Bun就掛掉了電話。
Taen滿眼不解地望著我,我把剛才的事壹五壹十地告訴了他,他細細思考著,“現在我應該沒法回家了,很難找到證據。”
正說著,我似乎想到了什麽,“照片!我死時候的照片,是妳送去給Po的對吧?”
“對,”Taen的眼睛亮了起來。
“他是通過什麽途徑命令妳的,是聊天軟件還是打電話?”
“他是打電話讓我殺妳的,不過妳的照片我是通過聊天軟件發給他的。他先發私信問我[照片在哪?],然後我才發過去的。”Taen盯著手機屏幕,我的心跳的巨快。
“截屏發給Bun。”
“但Po沒說別的,我不知道僅憑壹句 [什麽照片] 能不能成為他指使他人殺人的證據。”
“至少能證明他看到了這張照片,”我指著照片旁邊顯示的’已讀‘,“要是能夠偷到Po的手機就更好了。“Taen沒說話,似是在沈思。我正準備問他關於殺死Po的計劃,他卻先開了口,“那如果是Po發給Pud照片呢?”
我皺了皺眉,“這就更能說明Po跟我的死有關系了啊,所以壹定得偷到他的手機。“Taen搖了搖頭,我更加搞不懂這究竟是何意味了,“……Ban,妳別罵我啊。““什麽事兒啊?“他有什麽事情瞞著我嗎,他有這個膽兒嗎?
Taen從包裏拿出來壹部蘋果手機,不知道是誰的,“我給Pud打了好幾次電話,如果警察查他手機,就會發現所有我的未接來電,”Taen把那部手機放到了我手裏,“這是從Pud屍體旁拿到的手機,妳收好了。”
我的心差點停跳,根本就不知道Taen從屍體上拿到了這部手機,“為什麽現在才跟我說……那,咱們怎麽開機啊,有指紋鎖麽?”
“是密碼解鎖的,他總是讓我給別人打電話,他每部手機的密碼都壹樣,”Taen指著我手中的手機道,“這部也是壹樣,還有就是,這裏頭……有Po發給Pud的,妳的屍體照片。”
突然之間,我仿佛看見了什麽東西,如同壹絲光亮將烏雲密布的天空撕扯開來,我便喚作它“希望”吧。
Taen視角
自從Bun醫生打來之後,我便意識不到時間過去了多久。我的擔憂似乎放緩了時間的腳步。媽媽現在怎麽樣了,Tat把她接出來了嗎?Po知不知道媽媽她現在藏身何處?這是這幾十分鐘以來我最憂心的事情了。我還是按耐不住了,決定再給媽媽打通電話,明明上壹通電話剛撥出去不到十分鐘。
媽媽還在Boem叔家,Tat還沒到。
我掛掉了電話,長嘆了壹口氣,想要壹點點地把胸中的郁結排遣出來。我擡頭看了看Ban,他正在鼓搗著那兩部手機,壹部是Pud給我的,另外壹部是從他屍體上拿到的,“照片,line的聊天記錄,Pud給Taen打電話時的音頻,我都發過去了,”Ban站了起來,神情嚴肅,“我們現在這麽做還是很冒險,雖然隊長是我哥哥的朋友,但我還是不能百分之八地信任他。”
“有時候我們就是得冒點險,不會每次運氣都這麽差的,”我安慰道。可聽我說完,他便只是望著我,沒再說什麽。這讓我想到,Ban也是曾經冒著風險選擇了相信我。我心裏很不好受。
“如果感到情況糟糕,Bun就會立刻告訴我們。如果真到了那壹步,咱倆就必須帶著妳媽媽壹起收拾行李跑路。”Ban說這話的時候,舉止神情都沒有絲毫的變化。他不是壹個會拿過去發生的無用之事,去衡量當前局面的人,他通常都是為以後想,這是讓我最害怕的,因為我根本就看不透他。
不知道他以前的對象是怎麽應付他這種性格的,真想參考參考。
“別走到亡命天涯的那壹步。”
嗡……
我的手機響了,這正是我壹直苦苦等待的那通電話,我立馬接了,“Tat,到了沒?”
“大哥,“Tat說話聲音很小,”我到了,但……“我的心登時緊張了起來,“但什麽?“
“Som叔他們也來了,我差點來不及拐進巷子躲開他們,幸虧沒騎摩托車來。““什麽!“我大叫道。Som是跟Po關系很近的壹個手下,”就是說,Som比妳提前到了是嗎?”
“嗯,現在情況很不妙,他跟他那幫兄弟幾乎進了每壹家去搜。““他媽的!”我罵人的聲音振聾發聵,Ban嚇了壹跳,膽戰心驚地看著我,“妳有辦法進去那間藍色屋頂的房子,發給我看看裏頭的情況嗎?”
“來不及了,大哥,那間屋子門前有三四個人站著,”Tat嘆了口氣,“不知道他們是怎麽知道哥的媽媽在那的,我來晚了,對不起。”
我全身上下都止不住地顫抖,像壹只羸弱的鳥,目光渙散,根本就沒有力氣繼續說些什麽了,“妳確定不是在故意逗我?”
“我逗妳幹嘛啊哥,這是生死攸關的事,”Tat用他那壹如既往粗狂的聲音回答我,“我現在正躲在車裏,要是有什麽變故我再打給妳。”
Ban走到我身邊,從我的舉止中他也大概明白發生了什麽,他的雙手握住我的胳膊,讓我壹瞬間暫時停止了顫抖。我握著電話的那只手無力地垂下,感覺全身似是被冰封住了壹般。這時我的電話又響了,只不過是很短促的壹聲,應該是短信。
[在上課嗎?要是下了班記得打給我。]
[弟弟。]
弟弟嗎?自從我認識Po以來他從來沒有用這個詞來稱呼過我,我感覺這個詞充斥著荒謬和玩味。我撥回給他,生無可戀地把電話舉到耳邊。
Ban看著我,應該是想知道發生了什麽,“讓我也聽電話。”
我開了免提,等線的聲音只響了兩三聲,那頭便接了電話,[噢,打來的可真夠快的。]
“有什麽事?”我的聲音比往日疏離了不少。
[妳有空嗎?我們見壹面,]他的聲音充斥著羞辱,[我正好順路去拜訪伯母,打算跟她說說Pud的事。不過差點就見不著了,因為妳母親在另壹座房子裏。現在伯母她什麽都知道了,說是今天要壹起去葬禮呢。]
我憤怒到了極點,心裏這顆炸彈立馬就要爆炸,“甭廢話,妳想要什麽?”
[妳生什麽氣啊,生氣得有原因吧……]
“我媽在哪!?“我歇斯底裏,Ban都被我嚇了壹跳。
我聽見了壹陣冷笑,[妳可真是心急啊。]
“妳到底想幹嘛!”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來儲藏間,我要讓妳跪著祈求Pud的原諒,讓他的靈魂好好地離開。然後我就帶妳去自首,告訴警察是妳殺了Pud和那個法醫。完事兒之後妳母親就安全了,聽懂了嗎?弟弟。]
“我—沒—殺—他,”我壹字壹字地說,“妳現在就放了我媽。”
[我懶得再解釋壹遍,妳沒資格跟我談條件。七點鐘見,妳要是害怕不敢來那也隨妳。真想知道明早太陽升起的時候,伯母她會怎麽樣呢?]他說完話便立刻掛斷了電話,我甚至都沒來得及回答。我瞟了壹眼時間,現在五點半了。
Ban立刻神色緊張地握著我的胳膊,“冷靜點,往好處想。我們現在還有轉機,要是再等下去的話……”
他話還沒說完,我就立刻推開了他的手,到辦公桌上抓起鑰匙奪門而出,可此時我的左臂又被拉住了,“Taen!”
“放開,”我果斷地說,“我要去找我媽。”
“怎麽能去啊,去了就是送死。”
“現在不去什麽時候去!”我轉過身來朝Ban吼道,Ban怔在原地,“不用再想了,也不用做什麽計劃了,浪費時間!我媽現在是生是死都說不好,還再等什麽呢?我媽要是死了妳負責嗎?”我甩開了抓住我胳膊的手,然後指著床說道,“不用跟著我,回床上去,妳要是不聽我就還像之前壹樣把妳鎖起來。”
他看上去嚇壞了,眼神怕極了我會傷害他。他慢慢地按照我的命令後退,“我不想讓妳現在去,這沒準兒是陷阱。”
“是不是陷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媽在Po手上,無論如何我壹定得去,”我看著Ban,我不會再嚇唬他了,他屈服了,想要讓我死心,“我知道,我壹出門妳就會想法子跟著我,對嗎?”
“妳清醒清醒!”Ban看上去很生氣。我搖搖頭,我媽現在正處在鬼門關,現在還要擔心我愛的人,我放棄誰都不行。
“回去坐著,”我命令道,然後走過去拿包,Ban的目光也壹直追隨著我。
“妳真要去啊!”Ban大喊道,他舉起手來握住自己的手腕。就在我從包裏拿出鑰匙包,正要把手掏出來的那壹刻,我瞟到了Ban正在掏槍。
“Ban……別鬧,”我用冷靜的口吻道,他右手應該還握著槍。
他把槍舉起來,我本以為他會用槍指著我,可沒想到他把槍朝我扔了過來。我接住他扔過來的武器,心中積郁的怒火被疑惑取而代之。Ban的臉色看上去還是壹副不滿的樣子,可他卻能很厲害地控制自己的憤怒,這點比我強得多,他的做法讓我的心平靜了下來。
“帶在身上,”Ban看著我手中的槍說帶,“好過沒東西防身。”
我看了看這支銀色的槍,檢查了壹下裏頭是否有子彈,然後放進了褲兜裏,“妳答應我好嗎,就呆在這裏,別跟著我。”
“如果妳能答應我平安地回來,”Ban輕聲說道。聽了他的話,我的心跳的很快,這讓我萌生出了壹種愧疚感,因為剛剛我想對他施暴來著。
“對不起,我不……我只是害怕如果妳跟著我會很危險,“我舉起右手,輕輕地撫摸著他的臉,”妳乖乖在這,千萬不能離開,明白嗎?“我盡量溫柔地跟他說話。他閉上眼睛點了點頭,緩緩地說道,“我等妳回來。”
說完,我立刻推開Ban,飛快地沖出家門。現在距離Po規定的時間還剩下不少,我準備就在儲藏室外頭坐著等。我現在腦子裏壹點計劃都沒有,唯壹想的就是該怎樣才能確保我媽媽的安全。
再有,怎麽才能夠使我的子彈,準確地命中我這位大哥呢?
在冬季,陽光很快消失並不是什麽怪事兒,當溫暖的氣息消散,我的雙手便立刻被冷氣侵襲,尤其是拿槍的那只手。我坐在木頭箱子上,看著面前所處在黑暗中的空曠,壹覽無余。
來這之前,我去了趟我母親先前藏身的親戚家。叔叔說有人過來接她,說是要帶她去葬禮。叔叔跟我描述了他們所有人的體貌特征,都是魁梧壯碩的大高個。其中之壹便是所有人都熟知的頭目,Po。
現在六點五十分了,馬上就到Po規定的時間了,可還是沒有壹個人現身。
我看著Pud哥曾經喪生的地方,不知道他還在不在那裏。現在應該只有他壹個人知道究竟誰是兇手,如果我可以查驗他的屍體壹切就簡單的多了。
我腦子裏這些好的設想,隨著壹陣橙光和車輪摩擦地面的聲音而散盡無遺。我把槍收起來,集中地盯著面前的門。很快橙光就熄滅了,下來了壹眾人,朝著儲藏室的門前走來。帶頭的是個大個子,穿著短袖襯衫和黑色長褲。即使是在黑暗中,我也能看得出來,他用那種仇恨的目光緊盯著我,在離我差不多十米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我跟我爸說過好幾次了,養妳在家就是養了條毒蛇,”Po率先開口道,“終有壹天會反咬妳壹口,沒辦法馴服,根本不知道報恩。”
“我媽在哪?”我打斷道,我根本就不在乎他說的話。
Po放聲大笑,轉過頭去對Som叔點頭示意了壹下。Som走出儲藏室,不壹會兒便帶了壹個進來了壹個身材有些胖,穿著當地傳統服飾,壹身白衣的女人。我望著可憐的媽媽,這是我壹生中最擔心的時刻了,Som手裏舉著壹只槍,槍管對著母親。
“Taen,”媽媽聲音顫抖地喚著我的名字。
“媽……”我的聲音也同樣發顫。
我轉過頭去,憤怒地問Po道,“妳想怎麽樣?”
“就像我之前跟妳說的那樣,妳過來,”他指著Pud喪生的地方,“跪下,祈求Pud的諒解,說妳願意接受懲罰,讓他安心地去。之後妳跟我們去警察局,坦白是妳殺死的Pud,絞死了那個女人,而且威脅並殺死了那個法醫。記住,不要把我扯進來,如果讓我知道妳提到了我,那麽……後果妳自己清楚。”
“行,”我絲毫沒猶豫,這使Po有些驚訝,“前提是妳放了我媽。”
Po聳了聳肩,“我就說妳不會這麽輕易就答應。不過也好,趕緊把這事兒了,快點吧,還等什麽。”
我走到Pud死的時候所在的地方,低頭看著重新被清理幹凈的地面,就仿佛這裏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麽壹樣,我靜默地站在那裏許久。
“快點啊!低頭,跪下!妳得跪著祈求我弟弟的原諒!”Po怒吼著,聲音響徹所有的角落。
“知道嗎?”我平靜地開口道,“Pud哥死之前,說了些什麽,”我聽到我媽媽的哭聲。Po雙拳緊握,目不轉睛地盯著我,“我奪走了他的所愛,”我譏笑道,“Pud哥知道是我殺死了那個法醫,那個他親密的朋友之後,十分生氣,亦或是更甚……”
“怎麽說?”
“我嚇了壹跳呢,我也沒想到,Pud哥居然也喜歡跟男人睡覺,”我轉過頭去看著Po。
“所以我就立刻殺死了Pud哥,防止他把我殺了Ban醫生的事情告訴他人。不過他可真是蠢呢,居然喝了我給他的水,最後就是在這裏,蠕動著身子,沒了心跳。”
Po忍無可忍到了極點,pari過來給了我壹拳,這壹拳打的我模糊了視線。我被打倒在地,壹手扶著太陽穴,另壹只手扶著膝蓋,雙眼緊盯著Po的壹舉壹動。
這個時機正是我所等待的。
Po把手伸進了包裏,與此同時,我也把手伸進褲兜,扣動了扳機。
壹聲槍響劃破了暗夜中的沈寂。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23章到這裏啦,話說人人視頻被查,不知道會不會怎麽樣?現在快樂越來越少了!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2篇-為……為什麽不認為是Ped自殺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