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6篇-我也就只能像這樣在壹旁擔心罷了

醉後愛上妳第3篇KK夫夫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26章,我不知道我們還能不能跟過去壹樣,如果壹次欺騙,日後都會心存芥蒂的嗎?人的感情很堅強又同時很脆弱!

我已經在電腦前坐了好幾個小時了,看著朋友發來的在法醫室拍的檢察官屍體的照片,我壹邊認真地看著每壹張照片,不漏掉任何細節,壹邊看著法醫的記錄。皮膚顏色的變化,被打開的頭顱,胸腔,心肺,腹腔和四肢,我正在努力尋找著可能被我朋友忽略掉的東西,希望能找到某些有用的東西,能夠告訴我死者的死亡原因。
我靠在椅背上,閉上雙眼,讓眼睛休息壹下。我現在住在賓館,就住在以前我經常住的那個房間。現在我的房間裏特別安靜,正好適合做壹些需要高度註意力的工作。
如果Bun說的是真的,那次語音通話應該是為了要約見面,然後那個女人就帶了毒藥,下給Puet。
誰會在這個時候想要殺了Puet呢?不過,如果知道Puet是個多麽濫情的人,估計全世界的女人都想這麽做了。但是,真的到了要殺了他的程度嗎?除非Puet足夠倒黴,遇到了壹個控制欲極強的女神經病,也不是不可能。
說到有心理疾病的女生,就使我聯想到了那個抑郁癥患者Jenjira,被殺之後,屍體又被吊起來的可憐女人。我踏進案發現場那天的畫面重新浮現在我的腦海裏,那天,我和Taen第壹次見面,他修長的身材在人群中脫穎而出,他鎮定冷靜的表情和眼神是我把他列為懷疑對象的原因,他的表現與快要哭暈過去的Jenjira的姐姐完全相反。
當我想到這兒的時候,腦海裏好像有什麽東西忽然乍現,我馬上坐直身體,目光炯炯,看著屏幕上Puet的照片。如果有壹個女人因為Puet的所作所為而想要置他於死地,那這個人是最有理由這樣做的。這個想法壹出現在腦子裏,我就馬上拿起了手機。我應該打給誰呢?Bun哥?Em哥?還是Taen?
最熟悉Jen的姐姐的人肯定是Taen!應該要打給Taen,沒有別的選擇了!
不是因為想念或者是想聽對方的聲音,或是其他什麽別的除了工作之外理由!
[餵,Ban!]Taen接起電話。
“Taen,妳有Jenjira她姐姐的聯系方式嗎?”
[好像…有吧!妳要她的聯系方式幹嘛呀?]
“是這樣,”我連忙說道,“有沒有可能,那個女人就是Jenjira的姐姐!”
[嗯?]Taen疑惑地哼了壹聲,[哪個女人?]“在Puet消失的那段時間,有個女人曾經跟他用聊天軟件聯系過,就在他死的前壹天,只可惜他們是語音通話,所以我並不知道那兩個人的具體聊天細節。但是,Puet為什麽要在讓所有人都以為他被綁架的情況下跟壹個陌生人聊天呢?這壹點很奇怪!”
[啊…]我剛聽出來,Taen的聲音好像還沒完全醒,我擡眼看了壹下電腦上的時間,此刻是淩晨兩點十八分!
“我去!”我輕輕吐出壹句,“很抱歉把妳吵醒了!”
[沒關系!]我聽到他在床上翻身的聲音,[這段時間本來就睡不太好,睡睡醒醒。剛才妳說什麽?我哥在消失期間跟壹個女人聯系過?]“對,那個女人有可能就是Jenjira的姐姐,她可能知道自己的妹妹是被檢察官殺的,並且她也知道檢察官正在努力想辦法逃,所以就去接近他,約他見面,然後殺了他。”
[不可能的,Jen的姐姐和我哥認識!]Taen提供的信息使我的思路斷了,[如果他們能夠約見面,就說明Jen的姐姐心裏很清楚檢察官是故意讓自己消失的。他們分別用自己的聊天賬號聯系,我哥就會知道跟他聯系的就是Jen的姐姐,不是嗎?]“嗯,奇怪!”我摸著自己的下巴思索著,“不管怎麽樣,先把Jenjira她姐姐的聯系方式給我吧,如果能跟她聊壹下,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獲。”
[等會兒發號碼給妳,話說…]Taen頓了壹下,[妳又想以身犯險,攪進這件事了,是嗎?]我皺眉,“現在的情況跟上次不壹樣了!”
[我也知道不壹樣,但是什麽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如果妳繼續查下去,被卷進去,又會陷入到危險中。]Taen用十分擔憂的語氣跟我說道。
“難道妳不想知道是誰殺了檢查官嗎?”我有壹點不開心,為什麽大家都不想讓我繼續調查檢察官的案子,盡管我以為Taen會站在我這邊。
[不是不想知道,但是就算知道了也改變不了什麽,就像醫生們喜歡說的,即使妳得到信息,還是改變不了結果。死的人已經死了,現在又白白地拿自己去冒險,我不想再讓妳去接觸任何兇手了!]我嘆了壹口氣,“讓我眼睜睜地看著這件事就這麽過去嗎?”
[如果我求妳,妳會放手嗎?]Taen問道。
“不!”我沒有絲毫猶豫的回答道。
Taen只是笑,[早就知道阻止不了妳,我也就只能像這樣在壹旁擔心罷了!]我擡手搓了搓臉,然後打斷他道,“把號碼發過來吧,接下來我要做什麽都是我自己的事,妳…接著睡吧,抱歉打擾了!”
[等會兒發給妳,但是,作為報酬,我要聽妳說壹句晚安!]他什麽情況?把電話打給他這個決定做的對嗎?為了平復心情,我深深吸了壹口氣,然後慢慢呼出“晚安!”
[晚安!]然後,Taen就掛了電話,我把手機反扣在桌子上,又再壹次地擡起手搓了搓臉。真想罵自己,因為激動就不顧前後,淩晨兩點打電話吵醒別人。比起這個睡前撒嬌的幼稚鬼,我寧願打給Bun哥挨罵!
但是,每次Taen對我撒嬌的時候,我都會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
我走進法醫室看到的第壹件事,就是我有史以來見到過的最大的壹袋粽子,好大的壹袋,還有壹些點心和地方菜,整齊的擺在辦公桌上。我目瞪口呆地站著,然後,急救室的護士們朝我蜂擁而來。帶頭的是Tik姐,她是我非常尊敬的壹位年長的護士,就像阿姨壹樣。當她看到我進來時,馬上給了我壹個大大的擁抱。
“哎呀,感謝老天爺啊,讓Ban醫生安全地回到我身邊。”她向後退了退,擡手幫我整理襯衫衣領,“妳感覺怎麽樣,有沒有覺得哪裏疼?”
“我很好!”我擡起頭看了看其他的護士們,不小心對上了年輕女護士Kai妹的眼神,也就是我的前女友。自從去年我們分手之後,我和她壹直避免直接碰面,但是這次她站到了我面前,在看到我安全回來之後,臉上的表情像是松了壹口氣般的放松。我朝她笑了壹下,至少,我們彼此之間也曾有過美好的回憶。
“Ban醫生快來吃飯,我們特地準備好給妳接風的,吃飽之後再開始工作!”Tik姐抓著我的胳膊,讓我坐在椅子上,我面帶疑惑的看著裝粽子的袋子。
“這個粽子看起來有點兒面熟啊!”
“就是之前那個Sorawit送過來的,壹大早就送過來了,說是給妳的。”Tik姐給我準備了勺叉,“Ban醫生,妳都不知道,妳失蹤的那天,大家都嚇死了,我啊,都沒心情工作了,就祈禱著讓妳安全回到我們身邊。”
我看著那袋粽子,想起了它們的主人,那個舉止可愛的高個兒小夥子。如果說他還能來送粽子給我,說明他還安好,“我壹個人可吃不完,大家過來壹起吃!”
護士大哥Suthad伸手從袋子裏拿了壹個粽子,“哎,說到那個小夥子,今天早上他不是壹個人來的哦,帶著壹個小夥子壹起來的!”
“完了,Ban醫生,妳被拋棄了!”另壹個年輕女護士開玩笑道。
“所以用超級大袋的粽子來安慰我啊!”我順著法醫室的氣氛玩笑地回應道,現在大家都在歡樂地說說笑笑,能和這樣壹群朋友壹起工作,真是太幸福了,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再遇到這樣的工作氛圍。Bun哥讓我去大學做老師,壹切都會發生改變!
我拿起手機和大家壹起拍了張自拍,留作我人生中又壹次美好的回憶,然後大家就散了,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
作為這個府為數不多的幾個商場中的壹個,人流量大並不是什麽怪事。我坐在商場負壹層的壹家餐廳裏看著人來人往,這裏的人跟曼谷的人有很大的不同,沒有人會關註其他人的穿著,每個人都按照自己的方式穿衣打扮,以舒適為主。有人穿著筒裙,也會看見有人穿著少數民族的服飾。不敢想象我又要回到塗著厚厚脂粉的男男女女中去了。
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聲音把我的註意力從人群中拉了回來,壹位年輕女子徑直向我走來,她穿著白色及膝連衣裙,看起來端莊大方,臉上化著淡淡的妝,我禮貌性的站起來。
“Rungthiwa小姐,是嗎?”我開口問道。那個女人微微點頭,我註意到她並不願意直視我的眼睛,“請坐,先點菜吧!”
“我不太餓!”她坐在我對面的椅子上,“妳是有什麽事情要跟我說嗎?因為我下午壹點有課,現在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她擡起手表看了看,好像在催我有話趕緊說。
我審視對面的女子,她叫Rungthiwa,Jenjira的親姐姐。我用Taen發來的號碼打給她,說我是給Jenjira做屍檢的法醫,想要約她見壹面,聊點事情。壹開始的時候她拒絕了我,說有什麽就在電話裏說吧,但我堅持要面談,說我有關於Jenjira案子的進展,要跟她面對面說。
很奇怪!Rung小姐好像並不太想知道我即將告訴她的事情。
“如果這樣的話,我就不繞彎子了。”我雙手交叉放在桌子上,“Jenjira,妳的妹妹,是被謀殺的,妳知道嗎?”
Rung小姐睜大雙眼,“妳說什麽?”
“我在案發現場的時候就知道Jenjira是被謀殺的,但是我被檢察官Puet的人威脅,要我在屍檢報告上寫成自殺,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被綁架消失了壹段時間。”我用帶有逼迫性的眼神看著Rung小姐,“在Puet消失的那段時間,妳有沒有跟他聯系過。”
“聯系…什麽意思?”我面前的女士皺起眉頭,“Puet他已經死了呀!”
“但是,在此之前,他消失的那段時間,他還活著!”
“為什麽妳會覺得在那段時間我會聯系Puet呢?”Rung小姐又看了壹眼手表,然後站起來,“我覺得我該走了!”
這個時候,我特別希望自己變成心理醫生,如果不是當時在心理課上只知道睡覺,我現在肯定能抓住這個撒謊的人。但是我現在能捕捉到的是,對於知道她妹妹是被謀殺的這件事,她看起來並不吃驚,“Rung小姐,請等壹下…”
她停下來回頭看著我,“嗯?”
“妳的手機響了!”我提示性地朝她手提包看了看。
“哦,謝謝!”她低頭在包裏翻找著手機,“那我先走了,如果有空的話我們再聊,Jen…的事,我會跟警察聯系的!”
Rungthiwa轉身離開,同時拿起手機看屏幕,她的腳步突然停住,她面帶吃驚地慢慢回頭看向我。我慢慢站起來,看著她的反應,嘴角忍不住露出勝利般的微笑。Rung小姐轉身,看樣子像是想要趕快離開餐廳,但是被坐在我們鄰桌的壹位高大男子拽住了,那個男子摘掉墨鏡,他的手裏拿著壹部白色的智能手機,也就是曾經握在Puet手裏的那壹部。
“我是警察!”Em隊長對Rung小姐說,聲音低沈,“請把妳的手機給我壹下!”
當今世界,科技發展如此迅速,人們想要跟上科技發展的腳步也是有些困難。如果和某個人聯系,壹定要小心周全,因為壹不小心就可能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我本來也不確定,在Rung小姐的手機裏是否還存有曾經聯系Puet的ID賬號,或者她已經把Puet的賬號拉黑了,但是值得冒險嘗試壹下。我讓Em隊長用Puet的手機給那個未知ID打語音電話,幸運的話,她的手機會響,如果計劃失敗,我再找其他方法。
我不知道Rungthiwa和檢察官有什麽樣的聯系?她和Jenjira的死是否有關?但至少我知道了在是否聯系過檢察官這件事情上,她撒謊了。事實究竟如何,可能要交給警察繼續調查了,明天我再打電話問Em哥好了。
這件事給我們的教訓是,如果和即將死的人聯系,並且不想讓別人知道,不要忘記刪掉對話,刪除對方!
[Rungthiwa女士已經交代了,真的是她把氰化物放進咖啡裏的!]“太棒了,Em哥!”我壹邊說,壹邊寫著剛解剖完的壹具屍體的屍檢記錄。死者是壹位85歲的女病人,死在臥室,死亡原因不明。打開顱骨後發現腦血管爆裂,腦中積滿淤血,頭部沒有被擊打的痕跡。鑒於死者年齡和自身疾病,死亡原因確認為自然死亡。“那為什麽Rungthiwa能夠給Puet下藥呢,難道她知道Puet並沒有像新聞裏說的那樣被綁架嗎?”
[原來是這兩個人聯手掩蓋了Jenjira真實的死亡原因!]當Em隊長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停下手中的筆,“妳說什麽?”
[這是Rungthiwa告訴我的,她說,十二月十號晚上,她晚上七點的時候去Jenjira的宿舍找她,敲了很久的門都沒有人開,她就用備用鑰匙開了門,進去的時候看到檢察官正在掛屍體,她努力叫喊尋求幫助,然後就被檢察官威脅說,如果她敢把這件事說出去,就殺了她和她父母,所以她就閉嘴沈默,沒有告訴我們這件事。]我笑了,我的笑聲使Em隊長停下,沒有繼續往下說,“抱歉啊,Em哥,妳繼續說,我聽著呢!”
[她不知道應該怎麽辦,於是就回了家,壹直等到Taen老師發現屍體,隨後我們通知了她。她來到案發現場,看到Jenjira的屍體後就大哭不止,因為怕死,所以不敢告訴我們檢察官就是兇手。當檢察官失蹤後,她就壹直在調查,最後查到了他的位置,利用其他女人尋求他的聯系方式,他打電話給檢察官說要約見面,並威脅說如果他不來,她就會把他殺了Jenjira的事情說出去。檢察官約她在倉庫見面,然後她就把放了毒藥的咖啡給了檢察官,因為她怕他會在事後殺了她。]“這聽起來真的太奇怪了!”我搖頭說道。
[妳怎麽看?]
“用生命做賭註的會面,想到這樣的情景,如果是我的話,我應該沒心情給對方帶杯咖啡。如果我是Puet,我恐怕也不敢吃對方帶來的東西,然後,還有啊,Em哥…]我把筆放在桌子上,回頭看Anan哥,他正在給屍體頭部做縫合。
[嗯?]
“Rungthiwa說她晚上七點的時候去找Jenjira,看見她已經死了。”我停頓了壹下,“但是我估計的死亡時間是八到十二個小時,所以Jenjira應該是在後半夜死的。”
隊長大笑,[可能是因為她不知道法醫能判斷死亡時間吧!目前還沒有辦法知道事情真相,但是可以確定的是有人正在說謊,我在Rungthiwa的手機裏發現了她和檢察官的合照,看起來他們的關系不像我們想的那樣普通!]我感覺很煩躁,像Puet這種不懂得克制自己性欲的家夥,最終還是這麽輕易地就死了。“Em哥,如果有什麽最新的消息,偷偷告訴我哈!”
[嗯,妳什麽時候走?]
“壹月中旬,等醫院這邊找人接替我的工作,現在已經有人投簡歷過來了,是個女法醫哦!”我逗他說道,因為我知道他喜歡偷偷看美女,但是也就只能是看看而已,因為他已經有主了!
[啊。]他回答道,[也不知道工作能力比不比得上妳!]“還來擔心工作能力好不好,壹聽說是女生,妳的臉肯定已經笑開花了!”Em哥總是拿我和Taen的事開玩笑,我壹定要報仇!
Em哥他假裝咳嗽,[對了,局裏內部消息說大隊長要被調職了,局裏可能會進行壹次大換血,盡管我並沒有參與太多,我也擔心著呢!]“Em哥,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該做的做到最好,這就夠了。”我和他又七七八八聊了兩三分鐘就掛了電話。我把辦公桌上的文件收進文件袋,我現在的感覺就像是心裏的壹塊大石頭被拿了出來。最後,我終於知道了誰是殺了我朋友的兇手,我特別想告訴Puet,不用再擔心記掛著什麽了,可以放心去投胎轉世了,希望妳下輩子也能跟現在壹樣帥,或者更帥,然後不要再這麽花心,也不要再去殺人,不然的話又得英年早逝了!
想到他的臉後感覺有點心驚膽顫,我深深吸了壹口氣,然後慢慢呼出。我回頭朝Anan哥拜了壹下(表示準備離開,再見),走出了法醫室。出來之後,我就看到Taen靠在法醫樓前的壹個柱子上等我。我停下腳步,看著前面那個並沒有提前約好但在等我的人。Taen看到我之後就立馬朝我走來,“下班了?”
“嗯!”我擡頭看他,“妳來幹嘛呀,怎麽不提前打電話呢?”
“我剛才打了,占線,然後我問了這附近的工作人員,他們說妳還在裏面,我就在這兒等了。”
“哦!”應該是在我跟Em哥通話的時候打來的,“過來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想帶妳去逛步行街,今天星期五。”Taen伸手過來抓住我的手,“陪我去逛壹下吧,我們還沒有壹起逛過步行街呢!”
我靜靜地站了壹會兒,去嗎?我和Taen還從來沒有像這樣出去玩兒過呢。自從我來這兒之後,步行街也沒去過幾次,有壹次還是跟我前女友Kai妹壹起去的。“嗯,去唄,正好我也好久沒去逛過了。”
Taen微微壹笑,“那坐我的車去,回去的時候我送妳。”
現在,封閉壹段路用來擺地攤兒已經越來越受全國各地人民的歡迎了,大多是壹些美食和小商品。我很喜歡這樣的氛圍,能夠看到各種各樣的人買各種各樣的東西,能夠看到壹些小商販可以有壹個做生意的場地,賺錢養家,能夠看到很多具有地方特色的商品,能夠看到有樂隊在表演,美妙的音樂聲使人們逛起來更有趣。我和Taen站在壹個賣油煎蛤蜊的推車前,這個看起來很好吃,讓人直流口水。
“要兩份油煎蛤蜊!”Taen毫不猶豫的點了,他的雙手提滿了裝著美食的袋子,幾乎已經放不下什麽了。
“拿來,我幫妳拎壹些!”我這是第三次要搶過他手裏的東西,幫他分擔壹些,但他還是堅持要自己拿著。
“妳的任務就是吃!”他扭轉身體,不讓我抓他手裏的袋子,我心累的嘆了壹口氣,雙手環胸,站在壹旁看著慢慢變得焦黃的蛤蜊,香味四溢。
“吃完這些,估計要撐破肚皮了!”我看著我和Taen買來的這些吃的。
“我可以的!”壹米八幾的大個兒說道,他可能以為他的胃跟他的身高壹樣長。“如果妳吃到走不動了,我就抱妳回家!”
“我是人,不是蟒蛇,吃完就動不了了!”我趕緊付了錢,接過裝油煎蛤蜊的袋子,自己提著。“就這些了,好嗎?找個地方坐著吃吧!”
Taen帶著我躲過人群,來到壹個距離步行街不遠的臨河公園,選擇坐在壹片燈光能照到的臨水的草地上。Taen拿出壹個裝油炸丸子的袋子遞給我,我接過來,叉了壹個價格便宜的丸子吃,味道和街邊賣的沒什麽區別,但是,不知道為什麽,我總覺得比平時的好吃多了。我看向倒映著滿月的水面,微涼的風輕輕吹著,讓我感到有壹點冷,但並不是特別煎熬。“Ban!”Taen的聲音打破沈默,“妳走的那天,我想送妳去機場,可以嗎?”
“隨妳!”我轉頭看他,他支起壹條腿,看向遠方。“現在覺得煩嗎?”
他轉過頭,疑惑地看著我,“什麽意思?”
“案子的事,還有妳遇到的其他的各種事情,還受得了嗎?”
Taen做思索狀,“煩吶,不管換成誰,遇到這樣的事都會煩的。”
我又叉了壹個丸子,伸到Taen面前,“煩的話就吃吧!”
Taen笑了,“哪裏來的說法啊!”
我也不知道哪裏來的說法,就是想讓對方能夠比現在更快樂壹點,“妳吃不吃?”
“吃!”Taen低下頭叼走了竹簽上的丸子,Taen身邊煩悶的氣息慢慢散去。我們壹邊吃,壹邊聊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我註意到,Taen在刻意回避案子的事,他應該已經受夠了這些事情了。他正在給我講距離公園不遠處的壹座寺廟的歷史,我看著他的臉,除了現在答應跟他交往,我還能做些什麽能讓他感到開心的事情呢?盡管只是短暫的幸福,但是總好過沒有!
“今晚我去妳那裏住!”我在他講述那座古老的寺廟的歷史時打斷他說道,Taen不說了,回頭默不作聲的看著我。
“妳今天好奇怪,肯定是生病了!”
“我家裏的熱水器壞了!”
“妳能洗冷水澡!”
“今天太冷了!”我拿起裝著油煎蛤蜊的袋子,用吃來逃避繼續回答,我聽到Taen嘆氣的聲音。
“我該拿妳怎麽辦才好呢?”他看起來很疲憊,聲音聽起來好像不太滿意。“當我好不容易說服自己,我們恐怕不能這麽快確立關系,妳又來了這麽壹下,為什麽要這樣呢?妳到底想怎麽樣?”Taen站了起來,我看著他,感覺有壹點害怕。
“等…等壹下!”我擡起手抓住他的手,為什麽他會這樣呢,他應該感到高興的,不是嗎?“對不起!”
Taen低頭看著我,盡管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能感覺得到他的痛。我站起來,慢慢靠近他,雙手摟住他的腰,額頭貼在他寬闊的胸膛上,我能感覺到他的胸膛因呼吸而微微起伏。“我想讓妳知道,我這輩子還沒有愛過誰,但是現在,我的腦子裏全是妳。如果最後我們沒有在壹起,我會多麽傷心!我的感情失敗過太多次了,我不想再傷心痛苦壹次了,我想讓妳成為我生命中最後的那壹個人。”
我感覺到他的呼吸頓了壹下,他擡起壹只手撫摸我的頭,另壹只手摟住我的腰,讓我更貼近他。“如果說現在沒有案子的事,沒有我母親的事,妳就會答應跟我交往,是嗎?”
“嗯!”
“Ban,妳愛我嗎?”Taen輕聲問道,我的胸口像是被火點燃了壹般那麽熱,那股熱壹直燒到我臉上,我緊緊抓住他的衣服。
“嗯!”
充滿五味雜陳的夜晚過去了,我所做的事情好像是在向他宣布,我對他的感情是真的,讓他覺得為了我們長久的未來,現在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我說的每壹句話,每壹次心情的起伏,每壹次身體的觸碰都會給他力量,讓他堅持到那壹天,堅持到兩條不同的人生路匯聚成壹條的那壹天!
我在辦理行李托運,我把壹個超大件的行李箱放到傳送帶上,看到行李並沒有超重,我心裏松了壹口氣,轉頭向遞給我登機牌的工作人員小姐姐笑了壹下,我輕聲說了聲謝謝,然後拉著小行李箱離開值機區。我看著機場裏來來往往的人們,每個人都穿著外套,而我卻把外套脫了放進包裏,因為我知道當我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天氣就會熱到沒有再使用它的必要了。
想到這裏,心裏就很難受,真的要離開這裏了嗎?
我拉著行李箱來到門旁的休息區,距離登機還有半個小時,我緩緩坐下,等著正在找停車位的那個人,再過不久他應該就會進來了。
“Ban!”聽到壹個熟悉的聲音叫我,我擡頭看去,Taen向我走來,手裏拿著兩盒冰淇淋。
“都要冷死了,居然還吃冰淇淋!”
“這妳就不知道了吧,就是天冷的時候,冰淇淋才最好吃!”Taen在我身邊坐下。
我笑著搖搖頭,從他手裏接過冰淇淋,“哪裏來的理論?”
“那換壹個,就是跟愛的人壹起吃的時候,冰淇淋才最好吃!”Taen面無羞澀的說道。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就這麽說出來,妳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
“如果覺得不好意思,我就不會這麽做了!”Taen舀了壹勺冰淇淋放進嘴巴裏,隨意看著遠處的人們,“因為我們還沒有確立關系,我就得用這種方法,慢慢追求妳,就像剛認識壹樣。”
“我們都不是中學生啦,我也不是會聽信甜言蜜語的人,我更看重原因和現實,感情退居其次,也就是理性大於感性,這樣的話,更能彼此理解。”我嘗了壹口Taen給我的冰淇淋,冰冰甜甜的讓人心情舒暢。
Taen微笑道,“Ban!”
“嗯?”
“別忘了我們的約定!”
我扭頭看他,現在的他明顯情緒低落。我用手肘輕輕撞了壹下他的肋部,“不要表現的像壹只喪家犬壹樣,尋求憐憫,想擁有,就按照我說的那樣做,把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讓生活變得好起來,自己掌控自己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後就會獲得成功,就會越來越幸福!”我停頓了壹下,“聽起來像不像老人家祝福孩子壹樣?”
Taen大笑,“像叔叔阿姨們的新年祝福!”
我也忍不住笑了起開,“說阿彌陀佛啊!”
Taen雙手合十,“阿彌陀佛!”(註:泰國人信仰佛教,祈福之後會說壹句????,讀作Satu,在此譯作阿彌陀佛。)“妳真是的,讓幹嘛就幹嘛!”我搖頭,“等下我就準備登機了!”我站起來,回頭看Taen,他擡頭看著我,眼神裏充滿憂傷。他什麽也沒說,我們就這樣默默地看著彼此,周圍的壹切仿佛都變了,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間靜止了,心裏好像有什麽東西在慢慢滋生,這種感覺讓我心裏堵的慌,坐在我面前的人明明就是剛剛出現在我的生命裏,為什麽會讓我感覺如此難受呢?
“壹路平安!”最後,Taen開口說道,他伸手觸碰我的指尖,就好像他知道自己現在還沒權利握住我的手,“到曼谷了給我打電話!”
“嗯!”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想觸摸他的想法,我擡手揉了揉他的頭發,“不久之後我們就會在法院見面了!”
“我還想在法院外面見面!”
“嗯,想在哪裏見就在哪裏見,要求真多!”我的手從他的頭上離開,“我走啦!”我下定決心以最快的速度轉身離開這個地方,我不知道我為什麽這麽急著離開,明明距離登機還有壹段時間。
可能是因為…我不能再看Taen的臉了,因為我怕我會心軟,會忍不住撲到他懷裏,我會忍不住說,去他的吧!會在各種問題堆積的現在同意跟他交往,盡管我們相距上千公裏也無所謂。很抱歉,我事兒多;很抱歉,我傲嬌;很抱歉,我理性大於感性。
我停下腳步,擡頭看著天花板的燈光,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回頭,這樣做是正確的,就當作是壹次考驗,就當作是對Taen壹開始欺騙我的懲罰。如果Taen能邁過去,應該就沒有什麽可擔心的了。但是,如果Taen或者我因為某種原因必須斷掉我們之間的關系,這樣會把我們的傷害降到最低,不會像交往後再分手那般痛苦。
不要心軟,Bannakij…不要心軟!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26章到這裏啦,劇拍得很不錯,kk的演技也不錯,劇情也不錯,小說也不錯,但好像熱度沒有很高,怎麽辦!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5篇-我想要的是伴侶,可不是奴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