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7篇-我正在等壹個人!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27章,人們總說時間可以治愈壹切,這好像是真的,又好像是假的,最近看了個新聞,壹位男生23歲,心中還念念不忘高中暗戀的人,明知道會被拒絕,還是說要去做個了斷,跟自己內心做個了斷,這樣真的有必要嗎?時間可以治愈嗎?

六個月後
我面前是壹具年輕男子的屍體,身份證上顯示的年齡為19歲,他的屍體在距離公共碼頭不遠的河邊被發現。我看著這具沒有靈魂的慘白屍體,此時,我的學生—大學五年級醫學生,站在離我非常遠的地方,看起來很是害怕。我拽了拽手上的白色醫用手套,回頭看了看跟在我身後的孩子。
“站得那麽遠能看見嗎?過來!”我對那三個女醫學生說道,讓她們靠近壹些。
站在我身邊的法醫實習生Boss不禁笑了出來。
“學妹們第壹次見屍體嗎,老師?”
“對,輪到她們的第壹天,壹大早就見到學習案例了,這組醫學生真是運氣好啊,上壹組學生幾乎都是看著屍體模型學習的。”我朝屍體那邊點點頭,示意了壹下,“Boss,妳怎麽看,說給我聽聽。”
“好…”這個年輕的實習生小夥子坐在屍體旁,思索著,“皮膚濕涼,緊縮,嘴角有白色吐沫,應該是窒息死亡,大體看來應該是溺水而亡。”
“那我們如何得知,這個人是死後被拋屍到水中,還是溺水而死的呢?”
“呃…目前還不能明確,如果死者抓有死亡水域的碎石土屑,也能夠表明掉進水裏的時候還活著,但是這個人沒有…”
“那種情況很少見,但是如果存在那種情況的話,確實能夠幫助我們判斷,妳接著說!”我是不是對學生太嚴格了?但是,這就是身為老師的職責,作為醫學院的老師,我算是不嚴厲的了!
“需要解剖觀察,如果溺水時還活著,在呼吸道底部可能會有土屑汙泥,因為死者呼吸時會把這些帶進去,或者由於吞咽,會在死者胃裏發現溺水區域的水。”Boss看著我,看起來有些害怕,可能擔心自己有什麽地方說的不對。
“我同意妳的看法,今天下午我們解剖屍體,還有很多妳需要知道,等到解剖的時候我再壹起教給妳。”我脫下手套,後退壹步,留出空間讓Boss仔細地拍屍體的照片。當確定我需要的照片都已經拍好了,我回頭對著那三個女醫學生微笑,她們都穿著校服上衣,但是下面的裙子變成了褲子。因為需要經常起起坐坐,穿裙子太不方便,所以我允許她們這樣穿。“如果需要照片做作業,等會兒去找Boss學長要,不用親自去拍了。”
“好的!”壹個戴眼鏡的學生回答道,看起來有點激動。
“等會兒回到學院,我們來討論壹下這個案例,下午妳們有Wut老師的課是嗎?那妳們傍晚的時候過來拿照片吧!哎,Boss!過來教學妹們關於溺水的事情,快點!”然後我就提前離開,去找警察溝通,讓Boss繼續教這幾個學妹。
自從我來到這裏,我這個法醫的職責就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從壹個普普通通的法醫,平時做著日常工作,有機會教教實習生,變成了壹個全職的醫學老師。我回到我畢業的那所學校任教,盡管是熟悉的環境,但是新的角色使我必須調整自己,要承擔的責任更多,案子難度更大,還有來自前輩們的壓力,我不再是全府唯壹的壹個法醫了,只是壹個剛來沒幾個月的經驗不足的新的醫學老師而已。
我的整個下午都在教實習生解剖那個溺水的案子和壹個在醫院死亡的案子。我疲憊地從昏暗陰冷的解剖室走出來,看著外面強烈的日光,我嘆了口氣,曼谷啊曼谷,妳要熱到什麽程度啊!室內和室外的溫度真的是天差地別!
“Ban!”某道呼喚我的聲音使我的臉色由煩躁不得不變成假笑,那個人就是Wut學長,或者叫他Loetsin老師,他也是法醫,我的學長。他朝我走來,臉上的表情好像在說能在這裏遇見我是壹件多麽巧合的事情,“剛結束嗎?”
“是啊,學長!”我看著我面前的男子,他身材修長,他的臉…嗯…我和系裏的其他人都稱作二哈的委屈臉,他看起來溫柔又成熟,不過也和他35歲的年紀相符了。除此之外,他還是Bun哥同壹屆的朋友,所以這個人也是知道我相當多的事情了。“妳剛下課嗎?怎麽上課這麽久?”
“因為在法院有點事情,走不開,所以上課時間延長了差不多壹個小時。”
“哦,這樣啊!”我點頭道,“那…我先走壹步了!”
“呃,Ban,等壹下!”在我轉身離開之前,Wut學長叫住了我,“今晚有空嗎?”
又來了…我仍然對著Wut學長皮笑肉不笑,“如果我說沒空兒,那應該是在撒謊了!”
Wut學長沈默了壹會兒,好像是在消化我的話,然後就笑了,“意思就是有空了,我家附近新開了壹家日本餐廳,店面裝修的很漂亮,並且現在有活動,兩個人的話有特別優惠,有鰻魚壽司和其他那壹類的東西,如果妳有空的話,陪我壹起去吃吧?”
這是他努力的第二個月了,我沒有和Wut學長直接談過這件事,我只是從Bun哥那裏聽說Wut學長喜歡我,我能做的就是盡量壹直躲著他,回避這件事。我覺得,如果我不去在意他,他自己慢慢就死心了。但是,過了這麽久了,他的努力程度壹點都沒有減少,我認為,是時候應該坐下來認認真真地談談了。“走吧!”
Wut學長的表情可以說是,人生中最開心的時刻了。
我和Wut學長走進那家日式風格,裝修精美的店,暖色的燈光,美麗的圖畫,畫有竹子的卦幔,播放著日式音樂,這樣的氛圍讓我很有食欲。他帶著我坐到店裏的壹個角落,我接過服務員手裏的菜單,壹打開我就楞住了。
“這價格也是讓人肉疼啊!”我橫掃菜單,看看哪個既能吃飽,又最便宜。其實,我是壹個不挑吃的人,帶我去吃路邊攤,我也不介意。我不會因為誰帶我去高級餐廳吃飯而對他影響深刻,Wut學長應該不知道這壹點。
也沒幾個人知道,其中壹個就是那個人了!
糯米飯,炸豬皮,辣椒醬,泰北香腸(註:均為泰國北部菜),還有從市場買來給我的地方菜,都特別好吃。
好想他!
“要這個壽司套餐!”Wut學長的聲音把我的思緒拉了回來,我再次低頭看菜單,他點的東西盡管是特價,但依然很貴,“妳想再點些什麽,點吧,不要客氣,我請客!”
“等壹下,妳要請我吃飯嗎?”我趕緊打斷他說道,“我們AA制吧!”
“不不,是我耽誤妳的時間,我請!”Wut學長笑了,“如果妳不點,那我幫妳點啦!這個再要壹份!”他扭頭沖服務員指著菜單上的模樣,我輕輕嘆了口氣,妳想怎麽做就怎麽做吧!
我等服務員收好菜單離開之後才開始打開話題,“Wut學長,妳是不是對我有什麽想法?”
他看起來像是嚇了壹跳,“什麽意思?”
“妳喜歡我,是嗎?”說話直來直去,不扭捏,這個人非我莫屬,“Bun哥都跟我說了。”
“啊…”Wut學長擡手撓了撓頭,“就…就是那樣,從妳來到這裏工作,我就開始喜歡妳了,再加上妳還是我朋友的弟弟,起初,我也不確定妳是不是gay,所以我就去問了Bunloet。”
“那Bun哥是怎麽說的?”
“他說妳曾交往過的人有女生,也有男生,但是看樣子好像更喜歡男生多壹些。”Wut學長把玩著手裏的杯子,好像在努力使自己不那麽緊張,“然後,他還說妳現在並沒有對象,如果我對妳有意思,可以試著聊壹下。”
聽起來,Bun哥好像很支持我和Wut學長在壹起呢,我要留著我的怒火去罵那個死眼鏡!“哦!”我只發出這樣壹聲,表示應答。
“說起這件事也好,我好親自問妳。”Wut學長深吸壹口氣,“可能有點快,但是,我想問,妳有喜歡的人了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可以追妳嗎?”
我靜靜地看了他壹會兒,然後轉頭看向玻璃外面,夕陽漸漸消失,“我正在等壹個人!”
我能明顯的看到Wut學長的表情變得悲傷起來,“這樣啊!”
“是的!”我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人,“從我們最後壹次見面算起,我們的聯系越來越少,到現在為止,我和他已經壹個多月沒有打過電話了。”說到這件事,我覺得我想要把它說出來,發泄壹下,“他的生活中出現了壹些事情,讓他過的很艱難,應該沒有多余的精力來想我。”
自從我最後壹次被法院傳喚作證之後,我和Taen聊天的次數越來越少,我知道的最後壹個消息就是Taen的母親病情加重,要戴氧氣管,並且進了ICU。我曾經給他打過壹次電話,他只是簡單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因為要趕緊去照顧媽媽。所以,如果沒有必要的事情,我不敢再打電話給他。
就猜到會是這樣,現在他案子纏身,丟掉工作,被當地人貼上了殘忍黑手黨的孩子的標簽,再加上母親又病重,如果此時我們是正在交往的狀態,肯定會經常吵架!
“但是,妳還想要繼續等嗎?”Wut學長說道,“就這麽等下去不累嗎?”
“不等也行,但是請給我壹些時間,如果到了我決定放手的時候,我會告訴妳。”我回過頭看著對方,微笑著,“但是妳要做好準備哦,可能會等得久壹點!”
Wut學長咂了咂嘴,像是感覺到疼或者被燙到那樣的,“Bunloet提醒過我了,說妳是壹個思想復雜的人,現在我多少也看出來了,沒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就是因為是這樣性格的人,所以才會被甩了壹次又壹次。”第壹份壽司已經被端上來了,我伸出筷子夾了壹塊兒放到自己盤子裏面,“我真的很抱歉,學長妳特地帶我來吃這麽貴的東西。”
“沒關系,這樣也好,大家心裏都清楚了。”學長嘆了口氣,“如果Bunloet告訴我妳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我好壹開始就死心,這個家夥,什麽也不說!”
“走,吃完飯我們壹起去收拾Bun哥!”然後,我和Wut學長就壹起笑了起來,我很開心他能理解,這樣工作的時候我就不用感到壓抑。
我按了大門前的門鈴之後,柵欄式鐵門剛被打開,壹個小東西就跑出來抱住了我的大腿,那個小可愛穿著粉色衣服,她卷卷的頭發被紮成兩個小辮子,她跑過來,伴著細嫩響亮驚喜的聲音,“叔叔!!”
“寶貝,跟叔叔問好了嗎?”May姐(嫂子)甜美的聲音響起,我擡頭看向嫂子,沖她笑了壹下。她是May姐,或者叫她Jindana醫生,她是壹名漂亮的女醫生,留著直長發,Bun哥戰勝了十幾個對手之後才把她娶回了家,現在,她是另壹所著名的學校的精神病學老師。
Baitoey好像突然想起來壹樣,她稍稍後退,雙手合十,微微俯身,“薩瓦迪卡(妳好),叔叔!”
“下次要先這樣問好,然後才能抱,知道了嗎?”
“知道了,媽媽!”Baitoey回答道,聲音悅耳,然後又過來緊緊抱住我的腿,我大聲笑了出來,渾身的疲憊神奇般地消失殆盡,好像這個小可愛有魔法壹樣。我擡起手溫柔地摸了摸Baitoey的頭,這自然卷肯定是遺傳了她爸爸的了。
“Baitoey行禮行得真標準,等會兒給妳吃甜品,作為獎勵。”
Baitoey擡頭看著我,十分眼饞,“馬卡倫!”
“馬卡龍!”我提起裝著各種顏色點心的盒子給她看,“想吃的話就趕緊去洗手!”
“耶!”隨後Baitoey就跑回了屋裏,May姐看著我,笑著搖了搖頭。
“Baitoey已經刷完牙了!”
“再刷壹次也沒關系的!”我伸著脖子朝家裏看去,燈火通明,“Bun哥幹什麽呢?”
“應該在樓上睡著了,走吧,進去吧!”May姐轉身,帶著我朝那棟現代風格的二層小樓走去。Bun哥買了這棟房子,他們壹家人住,這裏距離我父母家不遠,Bun哥回去看望父母很是方便。至於我,住在學院的教職工宿舍,偶爾回來跟父母住幾天。
我壹走進客廳,就看到被打印出來的論文期刊鋪滿沙發和咖啡桌,旁邊還有打開著的精神病相關的書,“May姐妳準備做研究嗎?”
“抱歉我把這裏搞得亂糟糟的!”她彎腰收拾沙發上的資料,為了給我騰出坐的地方。我把甜點盒放在桌子上,忙幫著她壹起收拾。“沒有做研究,我正在看壹個病例,是我的壹個學生病了,動不動就能看到鬼影,現在正在接受治療,是個非常值得研究的病例,並且有壹定難度,我正在尋找新的有用的精神方面的治療方案。”
“哦哦,加油啊,May姐!”我看著那壹堆不在我認知範圍的知識,“做心理醫生的人真厲害啊,我做不到長時間地跟病人聊天!”
“所以就選了個不用跟人說話的!”May姐玩笑道,我也表示同意地笑了。突然May姐看向樓梯方向,我也跟著看過去,“啊,那不是嘛,我們家的喪屍,Ban過來找妳了!”
“哦哦,Ban給我打過電話了。”Bun打了個大哈欠,我的哥哥穿著T恤和大短褲,基本上看不出壹點兒大學助教的影子了。恐怕是因為知道客人是自己的親弟弟,所以敢這樣邋邋遢遢地出來見客。我趕緊朝他走過去,挽起他的胳膊,拽著往廚房走,正好碰上Baitoey壹蹦壹跳的跑去找我買來的甜點,Bun壹臉驚恐地看著我。
“幹嘛呀,Ban!”
“妳幹嘛要告訴Wut學長我還單身啊?”我嚴厲的小聲說道。
“哎呀,那我哥們兒問我,我就告訴他事實啊,我哪裏錯啦?”Bun笑著,壹臉好奇地看著我,“發生什麽事兒了?”
“就約我出去吃飯啊,還能怎麽樣,約了我幾百次了,煩死啦!所以為了跟他把話說清楚,今天就答應了。”我指著他的臉,“以後妳少管我的事兒,知道了嗎?”
“嗯嗯,抱歉,我看妳壹直都是壹個人,就想給妳找個朋友嘛!”Bun停頓了壹會兒,“妳看起來不太好!”
“哪裏不太好,我好著呢!”我深吸壹口氣,“我就是來跟妳說這件事兒的,不許再插手這件事了,我能自己處理好自己的生活。”
我正準備轉身離開去找Baitoey玩兒,但是Bun突然開口道,“Taen老師還沒有給妳打電話嗎?”
我頓住腳步,低頭盯著地面,“嗯…不怎麽聯系。”
“那接下來怎麽辦,不給自己認識新人的機會了嗎?”
我轉過頭看著Bun,他雙手環胸地看著我,“如果妳還問這些事,我就不再跟妳說話了!”
“妳就會壹直威脅我!”Bun聳聳肩膀,“行吧行吧,我不問也行,但是,如果需要我的幫助,隨時告訴我。”
“嗯!”我突然想起了什麽,“機票的事情,有便宜的了嗎?”
“挺多的,如果妳覺得中國的航空公司也可以的話,現在訂非常便宜。不用非得要特別便宜的,飛美國要二十多個小時,遇到不好的妳也不開心!”Bun沈默了壹會兒,然後嘆了壹口氣,“回來不到壹年又要離開我了!”
“那不壹樣,我這是去學習,是為了回來更長遠的工作。見到特價機票發給我!”然後我轉身走去找Baitoey,她坐在沙發上吃著粉色的馬卡龍,壹臉幸福的樣子。我坐在侄女旁邊,擡手玩著她的頭發。身為人父的感覺肯定極其特別,我記得Bun發Baitoey剛出生的照片給我之後,打電話來壹遍壹遍的炫耀他的女兒多麽漂亮多麽可愛!我恐怕沒有這樣的機會了,我失去了找壹個妻子為我生兒育女的權利。
想想也心疼女方,Prae曾跟我說,希望她是最後壹個被我欺騙的女生。自從發生了那件事之後,我也要停止那麽做了,我不會再利用女生來給自己做掩護了,我願意承認自己的性取向,然後過自己的人生。
“叔叔,謝謝妳!”Baitoey清亮透明的聲音把我拉回了現實,侄女轉身用力抱住了我,“妳要經常來看我哦!”
“好的,吃完不要忘記刷牙哦!”我低頭親了壹下Baitoey的臉,然後站起身。既然我不能有自己的孩子,我就會像對自己的孩子壹樣愛Baitoey,至少她身上也流著和我壹樣的血,“叔叔先回去了哦,改天再來看妳!”
跟Bun和May姐告別之後,我就開車回到學院宿舍,路上用了差不多四十五分鐘。我躺在床上,拿出手機看,有法醫組老師群的提醒消息,提醒明天開會;有來自Wut學長的問候信息;有我哥發來的特價機票信息;有學生發來的要跟我口述案例的信息;而我最想收到的那個人的信息卻沒有!我打開我和Taen的聊天對話框,最後壹條消息還是上周的。我打了壹句“妳怎麽樣了?”然後按下發送鍵,如果Taen什麽時候有空了,他應該會回復我。我鎖住手機屏幕,把手機放在身邊,合上雙眼。
從來沒有對誰有過這樣的感覺,心裏這種輕飄飄的感覺應該就是被叫做孤獨的東西吧!
我把壹摞資料遞給我面前的中年男子,他接過去認真的看著,“OK,那邊已經回復了,並且把課程細節都發過來了,機票的事情怎麽樣了,訂好了嗎?”
“我昨天晚上已經訂好了,教授!”我看著Yongyut教授手裏的資料,他是法醫系的系主任,“我預約了下周壹辦簽證,我先把辭職信給您,等會兒麻煩您簽壹下字。”
“好的!”Yongyut教授把資料遞還給我,“我很開心,我們終於將會有毒藥學方面的資深教師了!”
“我也很開心您能給我獎學金。”我微笑著,“對我來說也是壹次鍛煉語言的好機會!”
“就是就是,這也是我們系需要的,我計劃讓我們的醫學生和實習生有壹節用英文做報告的課。如果Ban老師回來,我就把這件事交給妳負責,怎麽樣?”
除了笑我不知道該做出什麽樣的反應,然後像是接受命令壹般的回答道,“好的,教授!”
“好,好!噢,我有東西要給妳。”教授坐著轉椅轉向身後的書櫃,拿出壹本硬皮書,“在去紐約之前先隨便看看吧,那邊學校也希望妳能有壹些基礎知識。”
我看著Yongyut教授所說的隨便看看的那本書,書被放在桌子上,是壹本英文硬殼書,書名是Toxicology(毒理學),厚到什麽程度呢?如果用它砸到人的腦袋上,會導致顱內出血而亡。“謝謝教授!”
我抱著資料和壹本巨厚的書從主任辦公室走出來,輕輕嘆了壹口氣,感覺自從來到這兒,我就不屬於我自己了,我必須活成別人期望的那樣,學生和實習生希望我和藹可親,老教授們希望我做壹個好榜樣,做壹個理想中的老師。
我沿著教學樓旁邊的小路走著,在下午上課之前,我要先把這本能砸死人的書背回宿舍。
“我幫您吧!”壹道熟悉的聲音叫道,我還以為我幻聽了,直到我轉身看到聲音的主人站在不遠處笑著,我有些發楞地看著那個人。
“Sorawit!”我看著向我走來的高個兒小夥子,“妳怎麽會在這裏!”
他身上穿的制服就能回答我的問題,他穿著大學校服,戴著代表我們學校顏色的領帶,表明他的身份是大學壹年級學生,小夥子的臉看起來很淳樸,他的笑容是我見過的最真誠的,發自內心的。他比以前更精神了,可能是因為穿著校服,並且頭發也長長了壹些。
“來學醫!”Sorawit伸手拿走我手裏那本巨厚的書,幫我拿著。“我沒有拿到保送名額,但是通過了醫學聯考。我不知道怎麽告訴妳,因為那個時候我騎摩托車去醫院,妳的朋友說妳已經辭職了,我特別傷心!”
“考到醫學院了啊!”我擡頭看著這個小夥子,喜悅感溢於言表,鄉下的孩子考到曼谷的醫學院,實在是壹件值得稱贊的事,以前從來沒有想過Sorawit學習這麽好。“真為妳感到高興!”
“更讓我高興的是知道了Ban醫生是這裏的老師。”Sorawit激動地看著我,“我從學院網站看到了妳的名字,就馬上跑來這裏找妳了,我太高興了!”
我偷偷笑了壹下,因為Sorawit還是跟我說泰北方言,讓我感覺好像又回到了過去。我伸手拍了拍這個可愛孩子的肩膀,“妳看啊,我們現在在曼谷,要說泰語普通話,我啊,能聽懂,但是別人聽不懂呀!”
“是是是,我正在練習呢,只是還是會不自覺地帶出壹兩個詞,朋友們都是壹臉懵。”Sorawit大笑,“好想趕快上五年級(大學),我就能上醫生妳的課了,不對…應該是Bannajik老師!”
“還有四年呢,我們會在這附近經常見面的,我又不會去什麽遠的地方。”我帶著他往辦公室走,“來這兒之後怎麽樣,有沒有遇到心動的女孩子?”我習慣性的開玩笑道,醫學院大壹新生課業壓力不大,比較註重學院活動,是發展感情的黃金時期。
“沒…沒遇見!”他白皙的臉有點紅了。“不能接近女孩子,對象會罵的!”
我差點噎著自己,“有對象了呀!”
“有了壹段時間了,在來曼谷之前,我對象剛畢業,正準備來這裏找工作。”Sorawit擡起壹只手遮住臉,“我對象可兇了!”
我總結了壹下他說的信息,大概就是,他找了個年紀比較大的女朋友,剛畢業的話,大概差個四五歲,也可以接受。“有對象了就不要再去撩別的女孩子了,管好自己!”
“必須要管好自己,我對象給我壹拳,下巴就斷了,把人打骨折也是常有的!”
小夥子面帶懼色,我皺眉,他對象是拳擊手嗎,還是什麽?但是,Sorawit也曾有要追我的意思,難道說他對象是男生。追問太多細節好像有點多管人家的私事了,所以我並沒有再多說什麽。走到辦公室之後,我就帶他來到位於窗邊的我的辦公桌前,舊舊的木桌上堆滿了沒有整理的資料和書籍,如果Taen看到我的桌子恐怕要氣炸了!
我努力使自己不去想Taen的事,“把書放在桌子上就好了,謝謝妳幫我拿回來!”
“不客氣!”他站在壹邊,好像在等著我吩咐他再做些什麽其他的事情。
“快去吃飯吧,等會兒來不及上下午的課了!”我伸手捏了捏他的胳膊,“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就打電話給我,妳記壹下我的新號碼!”
Sorawit急急忙忙拿出筆,把我的號碼寫在自己的手上,“謝謝,那我先去吃午飯啦!”
“OK,改天見!”我擡起手,雙手合十,接受他給我行禮,然後他就面帶燦爛笑容的離開辦公室。再壹次見到Sorawit我感覺特別高興,我站著看著這個小夥子,直到他消失在我的視線裏。我從包裏摸出手機看時間,然後我就看到Taen在LINE上回復了我的信息。
[我母親去世了!]
這就是在將近壹個月沒有聯系之後,他發給我的信息。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27章到這裏啦,自從看了以妳的心詮釋我的愛之後,我覺得這個世界就是很多這樣的人,壹直在“矯情”地生活,壹點也不直率德面對自己,或者是害怕那個自己,然後就在失去的痛苦裏自怨自艾!突然有感而發的總結!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6篇-我也就只能像這樣在壹旁擔心罷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