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三章-我絕對不會讓別人再對妳做什麽了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三章-我絕對不會讓別人再對妳做什麽了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3章,《亡者之謎》是泰腐劇中的新題材,雖然槽點是有的,但是,看在kk夫夫的面子上,可以邊稍微吐槽,壹邊看,或許後面有驚喜呢?

Thep哥…我對著此時坐在我腦袋邊的男護士叫喊到。我被扶上擔架,然後便送上了救護車。救護車高速前進著,我的頭也被晃來晃去的,刺耳的警笛聲讓我更加頭疼。
“嗯,醫生。”他轉過頭來擔憂地看著我,“再壹會就到醫院了。”
“匯報下,病人男性,30歲。”我正準備說壹些常規事情,可急救科前輩的聲音突然響起來,他正對著手中黑色的無線電通訊說道,以便與醫院急救室那邊交流情況。“鄰居報警說病人暈倒,失去意識,頭部撞到地面。我們到達的時候,氧飽和度100%,眼睛自發性睜開,言語正常,可遵照指示動作。左邊額頭有傷口…”
鄰居報警說是暈倒,頭部撞到地面這樣嗎?我挑挑眉。
“Thep哥…”我再次叫喚那個男護士。”是誰打電話叫的救護車?“
Thep哥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要問下接到報警之人,只是聽說是那時候剛好和妳在壹起的鄰居,妳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了,為什麽會不記得,那時候和我在壹起的人並不是什麽鄰居,那個人就是兇手。“在妳來到的時候,妳有見到報警之人嗎?”
“沒有誒,來到之時便只看到妳壹個人,我也覺得挺奇怪的。”比我年長幾歲的年輕男護士也壹臉疑惑地看著我。“是發生什麽事情了嗎?”
我很欣慰有人註意到了這件事情的異常之處,“我並不是暈倒,我被人害的。”我說話的聲音壹下子止住,因為感到特別反胃。
Suthep哥睜大眼睛說道。“妳說的是真的嗎?”
由於醫院和我住的地方相隔並不遠,因此沒幾分鐘就到達了醫院,而我和Thep哥之間的對話也就此打住。當車停穩後,Thep哥和急救科前輩們就立馬打開車門,把睡在簡易車上的我推下了車。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壹片混亂,我被快速推進了急救室,正在急救室值班的實習生和另外兩個護士跑進來探望,我因為感到頭暈眩得厲害而雙眼緊閉。
“Ban老師!”實習生呼喊道,我很努力地睜開眼睛看過去,我正被護士們卷起衣袖,以便測量血壓。“老師能聽到我說話嗎?”
“聽得到…”我輕聲回答道。
實習生開始為我從頭到腳檢查身體,在他確認並沒有任何傷及性命的問題後,便轉過身來詢問道,“發生什麽事了嗎?”
我擡起手捂住自己的頭,心想到底應不應該跟他講明事情的真相,可在我生命陷於危險之中,若有其他人得知這並不是意外的話,應該會更好些。至於其中的細節,壞人也許是殺死Jenjira的兇手,我覺得應該跟警察去說比較好。“有人闖入我家,抓住我的頭猛地撞擊地面,然後我就昏迷了…”
實習生聽後十分震驚,“那護士們說妳是自己暈眩後,倒地撞到頭部,其實並不是這樣的,是嗎?老師還記得行兇之人的樣子嗎?”
我搖搖頭,因為頭疼和作嘔而閉上眼睛。實習生為了安全起見,又用手電筒看了下我的眼球。
“現在感覺怎麽樣?還有頭疼,作嘔,暈眩的感覺嗎?”
“頭特別疼…還有點想吐,我在車上已經吐過好幾次了。”
實習生點點頭表示明白。“這樣的話就要做個腦部掃描,壹會我先去拿壹個號。若他知道是老師妳的話,應該會很快就插到號的。稍等壹會。”隨後他便從床邊走開,直奔護士臺。我看向實習生的身後,比起頭上的傷痛,此時此刻我的心裏更為壞人之事而焦躁不安。我估計會被斷定為頭部的傷口,可能會引發腦內出血的危險,因此需要做壹個腦部掃描檢測。此後,我可能需要住院以便繼續觀察。
我估計得先等壹切治療程序做完。等睡到病床上後,再打電話去註銷被偷了的那個號碼。在想辦法聯系上Em連長之前,若不能直接和連長對接上,那就這樣保持沈默應該是最好的。因為他應該不難理解我現在所處的境況。
‘還有不要以為那些警察都能信任得了。’
每次在我想到警察的時候,那個壞人的這句話就會浮現在我的腦海裏,讓我感覺十分不安…
我睡在安靜而涼爽的病房裏,此時唯壹響起的聲音就是安裝在頭頂上的舊空調聲。額頭上的傷口被縫合好,並用紗布包好,我的右手背上吊了壹瓶鹽水。在我昨晚檢測之後,便被推進了醫院外科室的專用病房裏。好在腦內沒有出血,所以若沒有其他什麽潛在問題存在的話,應該不用住院太久。我覺得能來住這裏挺好的,醫院是壹個安全的地方,絕對不會有人來這裏對我做什麽。
我絕對按鈴叫護士過來,以便接電話按照自己之前的計劃來執行,以及上網查找註銷手機號碼的資料,於是我便伸手去拿起放在床頭上的服務鈴來呼叫護士。
我的手指還沒來得及按下鈴,就聽到了敲門聲,我有點點被嚇到了,因為敲門的聲響和力度,房門打開後,便看到了我熟悉的帥氣高男子。
“Puet”我吃驚地睜大雙眼,看著掛在墻上的時鐘,現在已經快午夜了,“妳怎麽來了?”
“好朋友進醫院,為什麽我會不知道。”Puet拉過飯桌邊上的椅子,坐到我床邊來,“我跟前面的護士說是妳的親戚。”
“說實話,妳怎麽知道我住院的?”我逼迫式地看向他。
“我本來想打電話給妳,邀妳壹起去朋友新開的店裏品紅酒。因為他也是十壹點左右臨時叫的人,所以就沒有事先對妳說。打了五六次電話都沒有人接,我擔心妳,便開車去妳家看看。剛好碰到騎車巡視的保安經過,說妳被救護車送去醫院了,我嚇到了就立馬趕過來看看。”Puet伸過手來撩起我額頭前的頭發,然後盯著額頭的傷口看,我微微擡起頭來,“發生什麽事了,妳說來聽聽。”
這是我的機會了,若我把所發生的事情說給Puet聽,Puet檢察官絕對會想辦法幫我。如果壞人真的是警察圈裏的人,他便不會自動我從其他地方找解救之路,Puet是此時此刻讓我最能信任的人。
“妳聽說今天在公寓裏上吊自殺的那個女人的新聞了,是嗎?”我拋出了壹個問題。
“嗯,聽說了。已經收到上報了,也在網上看到這件事了。妳是做屍體解剖的那個人,對嗎?”Puet拿起手機來查找什麽,“聽連長說是自殺,因為和男朋友吵架,還患有嚴重的抑郁癥,並且留有遺書,然後又怎麽著,Ban。”
“新聞是怎麽寫的?“我立馬接過Puet遞給我的手機,屏幕上顯示著用大字標題寫著的在線新聞,‘女教師抑郁成疾,在公寓裏上吊自殺,猜測是被甩。’文章裏附加了被白布包裹的Jenjira屍體正準備運上車的照片。
我順著新聞的內容壹直看了下去,直到最後壹句話,‘…救援隊將屍體運到首府醫院,以便讓法醫檢測其真正死亡原因。’
這則新聞裏並沒有報道到我說Jenjira可能是被謀殺的,今天晚上Em連長打電話給我詢問驗屍結果,而我也將所檢查出來的結果跟他匯報了。連長說他並沒有向記者透露我的猜測,就是Jenjira是被殺的。這也好麻痹兇手,讓他以為他所掩飾的謀殺計劃成功了,這樣以來便能更容易地逮捕到壞人。
“是這樣的…”我深吸壹口氣,準備將所有事情說給Puet聽,Puet那專心致誌的表情漸漸變得震驚不已,直到我講到壞人闖入我家中,並將我弄暈,Songsak檢察官甚至鬧心地咒罵起來。
“我去!這下麻煩了呀,Ban。”Puet匆忙地從褲包裏拿出壹樣東西給我,那是壹部比剛剛Puet遞給我看新聞的手機要舊壹點的白色手機。我壹臉懵圈地接了過來,“妳拿這個手機去用,要是有什麽緊急事情,就給我或是警察打電話,還有Itthipol連長的號碼,妳找找看。”
這就是我需要的,“妳這是隨身帶著兩個手機嗎?”
“嗯,只是用來備用的,這個手機也不怎麽經常用。”Puet輕輕笑了起來,像是試圖緩解下緊張的氣氛,我便松了壹口氣。
“妳說我應該給連長打個電話嗎?若我打電話的話,壞人他會知道嗎?他也許真的就是圈子裏的人也不壹定誒。”我承認現在我真的感到很後怕。
Puet沈思了壹會,“這樣好了,現在妳什麽都不要做,保持沈默,照實編輯屍檢報告,等我親自想辦法跟警察說。我認識的圈內圈外的人比較多些,應該可以找到些蛛絲馬跡。在此期間,我會派下手來給妳當貼身保鏢。”除了工作之外,我從未見過Puet如此認真嚴肅,他伸手過來壓住我的肩。“放寬心,我絕對不會讓別人再對妳做什麽了。“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感到像是將整個世界從心中抽走,沒有任何事情比生命安全更重要。
Puet點點頭便站起身,“嘿咦,朋友的緊急事情不能就這麽隨便處理,有什麽事情就給我打電話啊,Ban。當務之急,現在我要先去給妳找來照顧妳的人。“
“嗯,謝謝妳。”我真心謝謝他,等這件事情順利過去後,我估計要請他吃壹頓好的。
在Puet離開後不久,便有護士走進來量體溫和血壓,我麻煩在她出去之前幫忙把燈關了。現在房間裏只有從門上玻璃透進來的微弱光線,勉強能看清楚房中的東西。我打電話處理我被偷的電話號碼網絡。完事之後便緊緊握住Puet的手機睡著,努力地逼迫自己閉上眼睛。我頭疼的癥狀好了很多,可還是覺得有點不太正常,我確定今晚會順利度過。
時間過去多久也不知道,我在漆黑的夜裏突然醒了過來,外面的光線讓我能夠看清楚墻上的時鐘顯示淩晨兩點二十五分,頭痛的感覺幾乎消失為零。我慢慢挪動身體坐起來,感到困乏到快要支撐不起身體了。
壹張紙從我的胸口滑到膝上。
我的心瞬時慌亂地跳動著…這是什麽?
伸手去拿起那張對折好的A4紙時,我的手顫抖且變得冰涼。緩緩地打開後便看到寫得很漂亮的筆跡,壹個我牢記於心的筆跡,壹個我就在不久之前曾見過的筆跡。
‘都跟妳說了不要告訴任何人,好好說,妳就是不聽,估計得給妳點教訓才是,跟檢察官道別吧。’
不要…此時此刻突然而來的後怕讓我的心差點停止了跳動,我慢慢地轉過身,就看到壹個男子模糊的影子靜靜地坐在沙發那。
現在我唯壹想到的就是,以最快速度逃離這裏並尋求幫助。我本打算撐起身體讓自己站起來,可我反而覺得自己有些不太正常,全身無力,現在的感覺只有乏困。無論我在怎麽努力,我也無法從床上站起來。
那個模糊的影子站起來,並快速走到我的身旁,我很努力地轉過身摸索電鈴以便呼叫護士,可卻被那副身軀輕易地壓住肩旁按在床上。盡管試圖用力叫喊出來,但被戴著黑色手套的大手死死地捂住嘴。
“如果不想死就乖乖地。”眼前之人果斷地發號施令道,因為後怕我不得不安靜下來。這便是之前闖進我家中的那個人,肯定不會錯。我認得他的聲音還有他遮掩臉部的特點。
這種至關緊要的關頭,為什麽我會感到如此困乏?在感到心跳有些異常時,我的視線瞥向床頭的那個鹽水瓶的影子。
難道是…
“妳要知道,我也不想對妳這麽做,可妳都是妳自己選擇的。”壞人伸手抓住調節鹽水的開關,並調到最大。盡管沒有任何作用,可我還試圖用力抓那只捂住嘴的手。在調整鹽水之後,壞人便從衣服口袋裏掏出了什麽東西,是壹個5毫升的針管,裏面裝有透明的液體。他抽出手來壓在我的左手臂處,剛好有壹個註射藥物的針卡。盡管很努力地掙脫逃走,可都無法阻止那液體註射到我的血管之中。
接下來我感受到的是,眼皮的厚重感。那個迷藥,或者說是地西泮亦或是咪達唑侖。我的意識也隨著並非情願註射到身體裏的藥效而開始瓦解。
“妳有壹件其他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個男人的聲音就像是從遠方傳來的壹樣。“可我知道,我要用它來讓妳閉嘴。”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三章到這裏啦,整體小說關於內心描述也很細致,很喜歡這種寫法,相較還是有描寫手法的!繼續期待!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章: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二章-妳是壹個聰明的人,真不愧是法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