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32篇-我跟男朋友吵架了

醉後愛上妳第22篇KK夫夫-妳就是上天送給我最好的禮物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32章,評論有人說就這樣原諒了嗎。其實熱戀中的人兒就是很容易原諒的吧,只要甜言蜜語足夠多!

Taen視角
“是那個長得挺帥的家教傳的嗎”?跟我上生物課的女學生把手機拿過來給我看,引得我大笑,照片裏的我正張著大嘴,站在醫學院的樓下跟一個學生解釋著什麽。拍這張照片的人沒跟我商量就傳了照片,應該是覺著我張著嘴那一瞬間的樣子很好玩。
“是啊,不知道是誰偷偷拍了Taen老師的照片,然後帶了tag發上來的,這人可真是愛分享呢。”Koy大笑道,“Taen老師您可出名了呢,看看評論。”
“誰把老師拍成這樣的啊?”我嘴上雖然抱怨著,但其實很高興能夠以這種方式被別人知道,昨天晚上有好多人進來我的主頁誇我呢。這應該都是拜那位傳照片的帥家教所賜吧。幸運的是,可能是因為我有中國血統,長相方面也遺傳了。不過我從來都沒想過這有什麽用。和死去的哥哥相比,我不認為自己長得有多好看。他根本都無需多言,女孩子就主動過來投懷送抱了,就連Ban都曾經迷戀過他。
不過這麽一來,相貌跟身材說不定能成為另一條使我通向成功的路呢,看來我應該多在我的主頁上傳些自己的照片。
休息了一下,讓腦子放松放松,接著我繼續給Koy輔導功課,教她關於細胞的構成,一直到規定好的結束時間,八點鐘。Koy想要參加生物奧林匹亞競賽,所以我給她講的內容會比基礎的更深一點,是大學生物所學的內容。盡管有些難度,但是Koy很有決心,我便也有信心教好她。
Koy收拾完書包,沖我行了個禮,“老師我先走了,我媽媽來接我了。”
“好,周三見。”
我邊看手機邊走回宿舍,現在是晚上八點十五,也就是美國的上午八點,Ban應該已經去上班了。現在打過去可能會打擾他,還是明早,等他下了班再給他打電話吧。可就在我正準備把手機收起來的時候,提示音響了,我只好又重新拿起手機。
是有人在Facebook上給我發了消息,發消息的人叫Kitpogchaiyngam,我對這個名字很陌生,我於是點開窗口看了完整信息。
[您好,我是Ban醫生的一位老朋友。]
[正好看到您跟Ban關系很親近。]
[我想聯系一下Tar,就是現在跟Ban在一塊的人。]
[我發了消息給Ban他沒回復,麻煩您跟他說一聲,讓他給我一下Tar的聯系方式。]
[我有事情要聯系他,實在打擾了,謝謝您。]
得……這就上鉤了,正中我下懷,我不禁嘴角上揚。看來這個人是故意要告訴我Ban現在跟Tar在一塊。我打算順水推舟,好好戲弄戲弄他。
[您是怎麽知道Ban跟Tar在一塊的呢?]我這麽回復他。
[我在紐約。]
“這借口真爛,傻缺,”我罵了他兩句,然後截屏發給Ban。如果Ban有空的話一定會給我回電話的。我打算繼續按計劃行事,我又打開Facebook,發了條動態。
[給予了信任,卻換不回真心,我究竟還能再相信些什麽]
這樣夠不夠啊Ban。發完之後我就關了屏幕,繼續往回走。到宿舍之後,我花了點時間看Kitpogchaiyngam的一切個人資料。我不知道這個人跟Ban或者Tar有什麽關系,沒準兒他真的是個外人,也沒準兒是Tar註冊的假帳號。不過我百分之百確定,這事兒一定是Tar幹的。
[我應該哭對不對啊?]Ban開玩笑地說道,[被男朋友抓到了,要大吵一架了。]
“對啊,就該這樣。”我望著屏幕裏的Ban,笑著說道。我現在右手抓著iPad跟Ban視頻,他正在為出發去醫院做準備,正給我看他系襯衫扣子。真想一頭鉆到屏幕對面去啊,想幫他打扮利索,或者是做相反的事兒。
[所以那個給你打小報告的人是誰啊?有什麽別的信息嗎?]Ban打斷了我飛走的思緒。
我清了清嗓子,繼續回到正事兒上,“他Facebook鎖了,只有兩三張沒用的照片。我加他好友了,現在還沒回復,不過我敢肯定,他肯定目的不純。這一看就是故意要告訴我Tar的存在啊,除了他本人之外,還有幾個泰國人知道你倆在紐約見面這事兒啊。”
[嗯,]Ban一副思考的樣子,[應該就是Tar。]
我笑了笑,“這頭號嫌疑人肯定是壞人,不會錯的。”
[咱倆對這事兒比對謀殺案還上心呢,]Ban轉過頭去拿起圍巾,那邊的天氣看上去應該挺涼的,[我覺得我還應該從我前女友那去找到更多信息,先等我有空的。]
“好,”我覺得我已經開始享受捉弄那個壞蛋的樂趣了。這次的搜索不涉及到人命,不會觸犯到法律,也用不著制定太過周密的計劃,就只是為了把這件膈應人的事兒從我和Ban心裏移除而已。想到Ban之前的辦案成果,我覺得他很快就能弄清真相了。

Ban視角
我傷心地看著面前的漢堡包,Tar也用一副充滿同情的樣子望著我。我約了他來,想要告訴他,我現在很需要跟某個人待在一起,這樣他再來找我就不會猶豫了。
“真是不好意思,占用你下班之後的休息時間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該跟誰說了,”我看著對面的人說道。
“沒關系,我一直都在,有什麽不開心的就跟我說說,”Tar拿了一根大薯條送到嘴裏,“話說,怎麽了?”
“我……我跟男朋友吵架了,”我直奔主題,特意盯著對面Tar的反應,“我跟Taen以前從來沒吵得這麽厲害過,Taen是怎麽知道我們偷偷聯系然後約著見面的啊,”我把視線轉向窗外的車流。
“那可真糟糕,”Tar一副吃驚的樣子,“那你男朋友是怎麽知道的啊?”
“Taen說,有人借口說是我的朋友,想要從我這獲得你的聯系方式,因為他知道我們現在在一塊,可是我沒回復他,所以他去找了Taen,”我皺了皺眉繼續說道,“根本就沒有人來找我問你的聯系方式啊。Taen他不願意告訴我那人是誰,他說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對他撒謊了,他應該再也不會相信我了。”我尋思著,是不是都假裝啜泣呢,不過那樣的話好像有點過了。這時,Tar抓住了我的手。
“在這裏應該沒有幾個人同時認識我們,等下我幫你找找看那個人是誰,讓你男朋友把那人的名字發來可以嗎?”
“我試試吧,不過應該挺難的,現在Taen不願意跟我說話,”我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Tar的手也還覆在我的手上,我緩緩把手抽出來,“不是你說的吧?”
Tar搖搖頭,“我為什麽要那麽做啊。”
“因為你還生我氣,不想讓我得到愛情,不想讓我幸福。所以你才偷偷地追查我的行蹤,看我在跟誰交往,然後想辦法把我的秘密告訴別人,”我話說完,Tar的臉色還依舊很平靜,這不太像是做錯之後被指責的表情。我覺得Tar比Taen要好懂得多,Taen生氣的時候表情比這還要更自然。
“你這麽想我我真的很傷心,”他鏡片下的透露出的神色看上去有些惱怒,又過了很久,他才道,“我沒有理由這樣對你,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
我搖搖頭,“你認識我前女友Prae的朋友。”
Tar皺了皺眉,“我不是很明白你說的話。”
“你告訴我前女友的朋友,說我是gay,所以他去提醒了Prae。我問過了,那個人確實跟你認識,這就說明是你說的。”我打開手機給Tar看我和Prae朋友的聊天記錄,但Tar卻是一副不願意去看的樣子,“就在我跟你說讓你對我們見過面的事情保密之後,沒過多久就有人試圖聯系Taen,然後把這事兒告訴他了。”
Tar沈默不語,我射出了最後一支致命箭。
“這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你還記得Chompoo嗎?那個我之前聊過的女醫師。我昨天聯系到她了,她跟我說你到醫院去找人問她來著,然後就試圖去聯系她,叫她遠離我,直到她真的從我身邊消失。”我一副大仇已報的神情看著他。
Tar摘下眼鏡放到衣兜裏,他的眼神充斥著難過。他似乎又回到了那個我們初識的年少的樣子,我感覺正有一股力量從他身體裏流出,“我知道這麽做不對,可我根本不是什麽好人,我沒辦法控制住自己不去生氣不去嫉妒。”
我露出了勝利的微笑,這種感覺不亞於當初成功騙過Jenjira的姐姐,Rungthiwa。
Tar雙手交叉,不去看我,“Chompoo的事兒是我做的不對,我承認,可是Prae的事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個時候我回去看我父母,正好遇上了大學時期的朋友,我就請他去喝酒。就跟咱倆這樣似的,我當時喝醉了,就跟他說了好些事情,”Tar摸了摸額稍,“他問我之前交往過幾個人,我就說到你了,說你是我的初戀。我在他面前罵了你幾句,然後把你的Facebook給看他了。我真的不知道他認識你當時的女朋友,我也是後來才知道,正是這件事兒致使你跟Prae分手了。”
聽完,我常舒了一口氣,“即使Prae的事情你不是故意的,但你用Facebook告訴我男朋友,我們私下見面的事兒,是故意的對嗎?你別以為我不知道。”
Tar沈默了許久,盯著那份早就涼透了的薯條,“對不起。”
我整個人靠著墻,如釋重負,終於把胸口這座大山移開了。我看著Tar悲涼的眼神,不自覺想著,其實我跟Taen找到的證據,還不足以證明這件事兒就是Tar做的。所以我才想要拿那些陳年舊事來釣釣他,好在他承認了,“我不想讓我們的關系惡化,但如果你還繼續這麽做,我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
又一份食物端上來了,我們倆的對話終止了一會兒,等服務員走後我才繼續開口道,“我之前讓你傷心難過,我跟你道歉,但從今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了好嗎?”
Tar漸漸露出些許笑容,“我盡力。”
“不是盡力,是必須要停止,要是你還不停下……”我真的不願意這麽做,但是對於像Tar這種總喜歡沈溺於過去的人,如果我不強硬一點,恐怕還會再有麻煩找上門,“Steve就會知道我們之間曾經發生過什麽,這之後會發生什麽,我也不敢保證。”
聽到我的威脅,Tar瞪大了眼睛,他眼神帶著些許恐懼,Tar盡在我的掌握之中“Ban,你過去就很恐怖,現在還是一如既往喏,”Tar笑道。
“我可比以前恐怖多了不知幾倍呢,”我也淺笑著,想要緩和一下氣氛,然後伸手過去拿起漢堡準備吃,“但這不意味著我們就不能做朋友了。”
“額,”Tar端起橙汁,他垂頭喪氣的,“被你逮到了,我也沒臉再跟你做朋友了。”
“沒事兒,我原諒你了,我也去跟我男朋友說讓他也原諒你,”說完之後我還把Taen其實也知情的事兒告訴了他,Tar嚇了一跳,“換個角度想,你做的事兒興許也是正確的呢,好讓我遇到了那個對的人,讓我終於不再欺騙自己。”
Tar揉了揉自己的臉,“打一巴掌給個甜棗,還真是你的風格。我輸啦,以後不會再糾纏你了。”
“好,Steve肯定也不喜歡你這樣糾纏著前任,”我的眉頭也舒展開來。 這件事總算順利地處理完了。我不知道Tar還能不能跟我同過去一樣親近,最壞的結果就是再也不聯系。我們兩個人吃完東西之後就立馬分開,各自回了家,他邊走著,邊轉過頭來看著我,一句話都沒說。我也望著他寬廣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人群中。我們之前交往的時候,他一直跟我說我是他的初戀,是第一個想要讓他去靠近的人。即使我為了名聲不願意承認,他也甘願不公開我們的關系。只要能陪在我身邊,在旁人目所不及之處牽著我的手,在我耳畔說些甜言蜜語,他就很滿足了。我只是在接受著他對我的好。
可是當心中的積怨郁結的太深,Tar便像炸彈一樣爆發了,這也是我跟他分手的理由。
真的很抱歉讓你生氣啊Tar,但從此,我們便是兩條平行線了。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32章到這裏啦,想想真是可憐,雖然也不算可憐,但是我好像也是那款會沈浸在過去的那類人,結果我還沒放下的時候,前任對我劃出銀河系的話,心裏應該會很痛!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31篇-在壹起很久了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