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33篇-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哦

醉後愛上妳第20篇KK夫夫-不忍丟棄她還是需要時間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33章,正文完結了餵,兄弟們姐妹們,期待第二部吧,看著小說,聯系kk夫夫的臉,太幸福了!

Taen視角
支撐了幾個月之後,我父親安詳地離開了這個世界,享年七十歲。我看著心電圖監視器,百般滋味湧上心頭,父親曾經魁梧的身材因為癌細胞而變得消瘦。而在外人看來,父親就如同安穩地睡著了一般。
我一滴眼淚都沒流。父親離開了,我們家族最後一位長輩離開了。
“我也感到很難過,Taen老師,”Em警員沖著正坐在酒店前長椅上的我說道。我轉過頭,沖著前來拜訪的他行禮,他點點頭,然後向我身旁靠了靠。他知道我要特意飛回來,看我父親最後一眼,就說約我聊聊。我這才順便過來酒店找他,之後還要去寺廟安排葬禮的事兒。
“謝謝,說真的,我沒有覺得太難過,”我轉過去微笑著說道,“你應該明白。”
“我也是真沒想到,這個家族就這樣崩塌了,”這位魁梧的警察看著我說,“忘了告訴你,叫警員不大合適了,以後要叫警長。”
我瞪大眼睛,舉起手來鼓掌,“祝賀你啊。”
他聽了笑著對我說道,“其實我今天約你,是要跟你說一下Rungthiwa案子的進展。我們剛剛從Jenjira公寓的前保安那裏拿到了閉路相機作為證據。相機沒壞,但是檢察官給了那個保安錢,想讓他毀掉案發當時,檢察官去找Jenjira的錄像。他自從收了錢之後就辭職了,我找他也花了好一陣功夫。”
我正襟危坐,認真地聽著警長說的話,感覺我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著。
“Rungthiwa說謊,說自己一個人去找了妹妹,但監控上來看,她是在八月十號大概晚上七點鐘,和檢察官一起去的,他們兩個人一同消失在了Jen的住處。這一切都與她最初的供詞相違背,她剛開始說是自己一個人去找妹妹的,然後進去的時候剛好看到檢察官正要把屍體吊起來。直到給她看了監控,她才交代,是他們二人合謀殺了Jenjira,因為她要揭露他們兩個用受賄的錢去建樓盤。”
“真的嗎?”我嚇了一大跳,“至於殺了自己的親妹妹嗎?”
“她們倆在遺產問題上一直有矛盾,而且檢察官跟Jenjira似乎是在交往,他們也經常因為女人的事兒吵架。檢察官跟Rungthiwa又過於親近,所以Jenjira想要報復,打算把那些對他不利的消息抖出去,讓他身敗名裂。出事兒的那天晚上,Rungthiwa和檢察官去找Jenjira談,結果沒談攏,所以檢察官才掐死了她。然後他們偽造了遺書,把責任都丟給你這個做男朋友的,好讓自己置身事外,然後逃跑。”
“我可壓根不是有意為之的,”我長舒了口氣。
“在檢察官消失的那段時間,Rungthiwa就沒有跟他再聯系過。直到檢察官感覺到有什麽不對,還是有什麽事兒發生,我也不是很確定,他才從自己的藏身之處出來。Rungthiwa擔心他會把這件事告訴警察,就約了他見面,然後給他下了毒,”警長緩緩地搖了搖頭,“這就是我梳理的大概經過,細節等之後我再告訴你。還得再審問證人,也包括你哦Taen老師。”
“我隨時願意配合,我在曼谷的工作可以暫時放下,現在學校沒開學,”說完我站起身來,“謝謝你來告訴我新的進展,警長。”
“對了,Ban醫生他怎麽樣?”警長開口問道,“他人在美國,要是法院傳喚能回來嗎?”
“我會告訴他的,我現在在他家,到時候要是傳喚他就通知他。”
警長聽完我說的話,怔了一會兒,“真難以置信呢,你們在交往。我一直覺得Ban醫生是直男,他有過好幾任女朋友,一點兒都看不出來是gay呢。”
“這也沒什麽奇怪的,只有鬼才能看得到鬼啊,”我笑著說道,“那我就先告辭了,還要去安排父親的葬禮。”
“嗯,日後再聊。不過我要是你的話,我就不去葬禮。畢竟是你把他們這個家給毀了,他們不會給你好臉色的。”
“我快去快回,再怎麽說他也把我撫養成人了,我理應去送他最後一程,”我說完對警長行了個禮,“我就先走了。”
我回到車裏,感覺胸口有什麽東西終於移開了。Pud哥從來沒有跟我說起過Rungthiwa的事,按照他的說法似乎一切都是他一人所為。他估計是不想讓這事兒變得太過復雜,不過他這樣做又似乎是在包庇Rungthiwa。雖然他們的關系不是很明確,但我確定他們肯定在偷偷交往。現在又是證據又是照片的,足以證明檢察官有多花心,這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事。我不知道大哥他到底有幾個女人,我也只認識其中幾個而已。真是沒想到這種事兒會造成這麽大的後果,還好我不是這種人。我如果愛上一個人,我的心裏眼裏就只會有他一個。
用不了多久了Ban,等我準備好了,我一定會做出點什麽,讓你永遠都屬於我。

Ban視角
我不是那種誠心要在小事上計較的人,但是如果我有了非常在意的人,只要我空下來的時候,腦子裏就全都是他。現在我就在糾結他失聯的事情,打電話不接,發Line也不回,都差不多一天了。這種事兒之前也發生過一次,那次是我不小心把手機落在了學院的擺渡車上,不過當晚我一拿到手機就第一時間聯系他了。
等到第二天,我的生氣就變成擔心了。Taen出什麽事兒了嗎?我從醫院回到家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給Bun打電話。
“額額,Taen嗎?”他的語氣聽上去一點兒也不著急,“我最後一次見他是前天,他在教學樓下頭給學生上課。”
“那之後呢?我聯系不上他,哥你幫幫我,Taen他去哪了啊,”我連珠炮似的說道,“還是他回家了?沒準兒那邊有什麽事呢,你幫我找找他啊。”
“別急,你先冷靜冷靜,Taen老師他沒準兒手機壞了,或者正好沒有網絡,”Bun這話的意思就感覺我的擔心是多余的一樣。
“都消失兩天聯系不上人了,這不正常好嘛!”真是氣死了,我哥根本就不能體會我有多擔心。
“嗯,等下我就努力聯系試試,沒事兒的,別那麽緊張。現在你剛剛下班是不是?”
我重重地嘆了口氣,“額,剛到家。”
“你今晚跟誰有約嗎?要不要去登頂俯瞰全景?”
“俯瞰哦?在紐約?”
“對啊,你不是說之前上去過帝國大廈嗎?但這個不一樣哦,是另一座,比帝國大廈還要高。我給你買好票了,郵件給你發過去了。你上去看看,給我拍張照,下次我帶老婆孩子去。”
“哈!?”他說這話讓我摸不著頭腦,他還有心思讓我出去玩?我看了看表,現在五點半了,“但我已經進家門了。”
“去吧,我都給你買票了,挺貴的呢。”
“在知道Taen人在哪之前我沒心思玩,”我生氣地沖哥哥說道。
“Taen不會消失的,相信我。你就去玩一天吧,這是命令,要不去的話我可生氣了。”
我似乎感受到了些許的反常,按理說都消失兩天了,可Bun卻不像我意料之中的那麽心急。而且他還給我買票叫我去看風景,似乎是想要我到哪去看到些什麽,“哥,說正經的,你到底要幹嘛啊?”我平靜地問道。
“你就去吧,別想太多了。我先進手術室了,拜拜,”我還沒來得及再說些什麽,Bun就先掛了電話。我滿心不快地看著手機屏幕,雖然還很疑惑,但是我覺得我一定會在那遇見些什麽的。Bun看上去對Taen失蹤的事沒那麽著急,反倒是讓我出去玩,這說明他肯定知道Taen在哪。
而且聯系不上他,有沒有可能是Taen正在路上呢?
我的心跳的很快,我已經在腦海中猜想各種可能的情況了。唯一能證實我猜想的途徑,就是按照Bun說的做。我打開郵箱,看到我哥發的郵件,標題是“必須去!”我感覺這次邀請非常的不自然,說不定是Taen跟我哥合起夥來捉弄我,然後Taen會出現在那裏。
可千萬別見面啊,我會捂住耳朵大叫的,到時候老外肯定會圍觀我們。
幸福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當我開始適應了這裏的生活之後,我感覺一切都很有趣。我開始有一同學習的朋友,我們經常一起,四五成群地去各種地方。有當地的探員會跟我一起討論,還有一位大我一些的女法醫公開追求我,不過被我拒絕了。當我再次回顧這一切,才發現居然已經過了五個月有余。我開始熟悉這裏嘈雜的環境,每當出地鐵的時候,我也隨著周圍的人匯入人潮。我看了看表,準備出發,我哥給我預約的登頂時間是七點整。
寒風拍打著我的臉,這樣冷的天氣對誰都毫不手軟。我緊了緊身上的衣服,激動地朝著四周望去。此刻的曼哈頓萬家燈火。我走進玻璃棧道,剛好有空位置能進去。望著美麗的帝國大廈的燈光,我不禁舉起相機,一連拍了好多張照片。就像Bun說的,這裏比帝國大廈還要更美。我打開Line,發了五張照片給我哥。
就在圖片加載的時候,我感覺有誰拍了拍我的後背。我以為他是想要過來欣賞風景,就說了句不好意思,然後想要騰開地方。可是當我轉過頭看到那人的時候,卻楞住了。他是一個有褐色頭發的外國人,身材很好,身著一身黑色的西裝,他遞給我了一小束白色的玫瑰花。我用手指了指自己,問他這東西是給我的嗎?
“剛剛有位男士讓我把這束花給您,”他又向我這邊靠近了一點,“是位亞洲帥哥哦,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他就站在那。”他指了指身後,我盡力朝他所指的方向看過去,可是無奈身高不夠,看不太清遠處的人。我迷迷糊糊地接過了他的花,心臟仿佛要跳出來了一樣。那個給我花的人沖我笑笑,然後便走開了。我發現那束花上有一張卡片,抽出來一看,是熟悉的字體。
[有一具男性屍體因相思成疾而身亡,快來查驗吧,法醫先生。]
看完我不禁捂住嘴大笑,雖然早就猜到了,但是我還是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我穿過眾多遊客,離開了玻璃棧道,想要努力尋找到送這束花的人。可千萬別讓我看到你哦,我會狠狠地揍你一頓,要來找我幹嘛不提前說呢。我不喜歡這樣,幼稚的驚喜,以為我會那麽容易就感動嗎?
接下來,我看到了一位男士,正轉過頭看向中央公園那邊的風景。我不太確定他是不是Taen,但看他的身高和發型,應該就是Taen沒錯了。他穿著一件棕色的羽絨服和一條灰色的褲子。我朝他那邊走去,擡起手拍了拍面前的這個人。
“Ban,”我聽到了Taen的聲音,可那個聲音卻不是從我面前傳來的。我面前的這個人也是一臉不知所雲地轉過頭看著我,我驚訝地睜大了眼睛。我轉過頭去尋找那聲音的主人,他此刻正從右邊過來找我。我連忙跟認錯的那位道了歉,“你當著我的面跟別的男人打招呼,我可生氣了哦。”
“我不是故意的啊,”我轉過頭去看著Taen,這還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不知所措。我該高興呢,還是該害羞呢,亦或是該過去抱住他?這種復雜糾結的心情害得我只是戳在原地不動,反觀Taen則是一臉溫柔地沖我笑著。他穿著一件黑色高領,外套是一件灰色的皮衣,真是覺得他這副樣子有些怪怪的,怪好看的。
“沒關系,我原諒你,”Taen走到我面前,“花喜歡嗎?”
我低頭看著手裏那一小簇玫瑰,“你怎麽來了,怎麽不提前說一聲呢?”
“給你的驚喜啊,”Taen伸出手來握住我的手。
“什麽鬼啊你,”我皺著眉頭,“你失聯這兩天是在路上對不對,至少得告訴我一聲吧,還以為你死了呢。我還打電話給Bun問你在哪呢,沒想到你倆合起夥來耍我。幹嘛要讓我擔心啊,幹嘛開這種玩笑啊。”
Taen一臉地難過,“我都來了,你還這麽多抱怨。”
“能怪我抱怨嗎!”我把自己的手抽出來,然後舉起那束花,“幹嘛要讓別人拿過來給我啊。”
“想讓你找我啊,不是很刺激嘛,”Taen的臉色變得有些擔憂,“我來找你,生氣大於開心是嗎?”
我還是板著臉讓他覺得害怕,但立馬就笑逐顏開了,“我可是公平的人哦,被戲弄了就得還回去。”
“餵!”Taen大叫道,然後過來緊緊地抱住了我。我大笑兩聲,然後也擡起手來抱住了他,“都被你捉弄過好幾回了我都不長記性,真是跟坐過山車似的,我的計劃泡湯了。”
“沒有呀,是真的給我很大驚喜,”我低下頭把頭埋在他的胸口,他的大衣緊緊地裹住了我,我感受到了這個好久不見的人帶給我的溫暖。
“真的嗎?開心嗎?”Taen擡起手摸了摸我的頭,他每次這樣做的時候我都感覺特別好。
我把自己從他懷裏抽出來,擡頭望著他,他還是一如初見那般好看,他那張棱角分明的臉上看上去充滿了活力,“怎麽,是誰害了相思病死掉了啊?”
“我唄,”Taen指著自己的胸口說道,“快來給我檢查檢查吧老師。”
我伸出手指撫著Taen的鎖骨,一直滑到腹部。Taen快速地抓住了我的手拿開了,然後讓我的每根手指舒展開來。接著,我就看到了一個閃耀著光芒的銀色物件。當它被戴在了我的左手無名指上的時候,我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夠了……夠了,我就要窒息了,我的手止不住地顫抖著。
“這聽上去也許很可笑,但是這枚戒指的尺寸是Bun醫生幫我試的。我覺得你倆身材很像,所以他能戴你應該也合適,”Taen笑道,“你應該看看我跟Bun醫生排練戴戒指時候的樣子,他擡手捂住嘴巴,還嘟嘟囔囔的,我好幾次都忍不住笑。”
我看著那枚戴在我手上的戒指,這是訂婚還是求婚的意思啊。我曾經幻想過和一位想要同她共度余生的女孩子,戴對戒的場景。和她結婚,生子,讓爸媽安心,他們的二兒子和大兒子一樣性取向是正常的;讓這個社會看到我是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可是當我決定做真正的自己之後,卻從來都沒想過要結婚的事。
“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哦。”
我沈默了一會,錯了錯眼珠,一時間不知道該幹什麽。我從來沒想過Taen會這樣做,我,“……這是什麽?”我本該回答的,結果變成一句可笑的問句。
“戒指啊,戴上之後別人就知道你是有主兒的人啦,這樣我就不用費心去趕走他們啦,”Taen也伸出左手,他手上戴著一模一樣的戒指,“這樣我就不用擔心再有小孩來聯系我了。”
這一瞬間,有一種強烈的感受呼之欲出。我擡起手繞到他的頸後,把他拉到我身前,然後輕輕附上了他的嘴唇。Taen摟著我的腰,立馬反客為主。這裏是紐約,在公共場合接吻也不足為奇,我在地鐵上也看到過很多對情侶互相依偎著。不像在泰國,如果在公共場合做這些,就會被人感覺是違反道德。我們接吻了很久,我絲毫不在意周圍人的眼光,只是享受同我接吻的這個人帶給我的溫蘊。
“開房去!”我聽到旁邊一個正在看風景的外國女人這樣說道。然後我立刻推開Taen,擡手擦了擦嘴角。
“你接下來還有什麽事兒嗎?”Taen問道,我搖了搖頭,“正好我賓館訂的的那張床是King size哦,要是一個人睡的話太大了點。”
“都這麽大人了還不能一個人睡啊,”我說了他兩句,然後轉變了話題,“對了,你怎麽有錢過來啊,是當家教掙的錢還是去哪裏借的啊?”
Taen似乎立馬就明白了些什麽,“我們先回賓館,去床上慢慢聊。”
“誰不知道你要幹嘛,”我小聲嘀咕道。
Taen訂的那間房果然如他所說,位於酒店的最高層,賓館距離時代廣場不過幾個街區而已。室內不算很大,但是裝潢很漂亮很時尚。我走到大大的落地窗前,看著外面的夜色。Taen不讓我問價格,不過我回去問工作人員的。一旦有什麽事兒讓我好奇,誰也攔不住我,這點Taen應該很清楚。
我之所以站在窗邊看風景,並不是對這間豪華的賓館不感興趣,也不是對出錢的人提不起興趣,而是在等他先開口。
沒過多久,Taen的一雙大手就過來抱住了我,讓我轉過身來朝著他。我擡頭看著他,他眼裏盈滿了欲望的火焰。我被推到了後面的玻璃墻上,我知道Taen再也等不了了。Taen擡起我的下巴,我也正準備迎接著那個吻。他的吻來的很強烈,就如同忍耐了很久一般,讓我全身如過電一樣酥酥麻麻的。我不禁躲開來,想要給自己騰出一個喘息的空當。
“我好想你,”Taen捧著我的臉。
“你有沒有聽過這個新聞,有一對情侶在窗子邊做愛,結果窗戶不堪重負,兩個人都死了,”我說道,Taen聽完則哈哈大笑。
“你是不是故意掃興啊?”
“我是誠心提醒你,”我把雙手搭在他的脖子上,“我先去洗個澡,準備一下,然後我們去床上,好嗎?”
我感覺有什麽東西撞到了我的腿,只見Taen扶著額頭。
“我不確定還能不能等得了。”
我嘆了口氣,然後把手從他脖頸處移到褲腰,解開了他的腰帶。Taen的喘息聲開始變重,變得更加激烈,我也跪坐在地上。距離上次我對某個人做這種事已經過去很久了,那時我還是個小孩。我不知道Taen覺得舒不舒服,因為我確信自己並不擅長這種事兒。但我想要為Taen這樣做,我不願去想任何事。因為在這間充斥著欲火的房間裏只有我們兩個人。在這個夜晚,過去的這幾個小時裏,我們之間的每個吻,每次交換溫存的氣息,每個Taen靠近我的瞬間,都讓我徹底喪失了理智,腦海中只有愛欲。
我迷離的眼神,虛弱的就如同還沒睡飽。我站起身來閉上眼睛,呆呆地坐了一會兒,然後拿開身上柔軟的被子。我下了床,低頭把酒店白色的浴巾撿了起來,然後走向了那扇透明的落地窗,拉開了窗簾。陽光照射進來,不得不說,在這裏以曼哈頓的美景開啟美好的一天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幸運的是今天是周六,我不用早起。
刺眼的陽光讓還在睡著的人輕聲地抱怨起來,我轉過頭去,看到Taen把被子拽起來蓋住頭,想要擋住陽光。我則繼續把視線回到窗外的景色上,臉上不禁浮現了幸福的笑容。
Taen說他很快就要開課外輔導學校了,他努力攢錢,想要在我回去之前,過來找我個一兩次。由於他在社交媒體上拍視頻非常吸引眼球,有一些小的服裝店就來找他當模特拍照。他都是來者不拒,收入也還行。他應該還不算太出名,不過Taen說他不想當明星,他只是為了開學校而攢錢,與其做明星,倒不如做個出名的老師更好。
他跟我保證,說等我回去之後,一定會努力讓我搬出教師宿舍,會給我更好的條件。我怎樣都行,不過我還是跟他說希望他不要做出太過勉強自己的事來。
我正在擔心我們倆的未來,有些事情從我的眼前晃過,這件事兒在我眼前不停地閃過。我輕輕地嘆了口氣,然後來到陽臺,把門鎖好。這時,我聽到樓下傳來尖叫聲和嘈雜的聲音,往下一看才發現,一個白人男子臉朝下地趴在地上。他沒穿衣服,兩個腳踝畸形,而且骨頭刺破了皮膚,嘴和耳朵裏流出的鮮血滲了一地。
是墜樓。
這人應該是從我所在位置的上方掉下來的,應該是腳先著地,所以腳才會變成這樣。巨大的沖擊力讓他的頭顱粉碎,這才導致鼻子跟耳朵出血。不用懷疑,這個人應該是當場死亡的。屍體的距離離陽臺不遠,這意味著他不是跳下來的,不然距離會更遠一些。
我擡頭往上看了看,有個很有趣的疑問,這個人究竟是自己跳下來的,還是被人推下來的呢?
這項任務就交給法醫了,我要聽聽看這屍體是怎麽說的,然後記錄下來我看到的一切,為今後的案子累積經驗。
想聽我的分析嗎?我覺得這個人,死於謀殺。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33章到這裏啦,真是幸福的見面,啊!美好的愛情啊!這寒冷的天氣裏,擁抱起來肯定很舒服,而且大床也很好伸展,哈哈!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32篇-我跟男朋友吵架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