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34篇-你到底喜歡還是不喜歡

醉後愛上妳第24篇KK夫夫-交友不慎,會死人的!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34章,這是番外篇,也僅此一篇而已,最近好像很忙,又好像並不忙,生活好像沒有奮鬥力,所以每天可得好好補充“糖分”!哈哈!

Sorawit
媽媽曾對我說過,半夜環城路很嚇人,總會有一些地痞出來搶劫。我不曾相信過媽媽的話,直到今天。
八點四十五分,我剛上完Taen老師的補習課。由於在回家之前要順便到超市裏幫媽媽買些東西,所以我決定走環城路。今天的天氣很寒冷,騎車的時候,寒風迎面而來,讓我不由地打起冷顫,於是我便減緩了車速,這樣就能減少寒風刺骨。真想讓北部的校服是那種長褲,我從後視鏡裏看到了一群站在路邊摩托車旁的身影,便不做任何思考地準備靠路的右邊騎過去。當我再次轉回頭看向前方之時,便發現那群人裏的一個人朝我追趕過來,手中還拿著一節木棒。
“嘿咦!”我叫起來,並擡起左手擋住朝我揮來的木棒。在那以後,一切發生得太快,以至於我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當我再次恢復意識時,我是睡在路邊的馬路上,而我的車卻橫躺在不遠之處。我立即坐起身來,感到全身疼痛,我受驚地左右環顧著。
“嘿咦,學生仔。”我聽到身後有個人的聲音響起,我便馬上轉過身去,便看到身穿黑色襯衫和牛仔褲的男子朝我走來。我試圖想站起身來,可在看到那個站在他身後的男子時,我便楞住了,那不就是一開始打我的人嘛。
“你一副欠揍的樣子看著我什麽意思?”
我啞口無言,因為害怕而身體開始發抖。“我沒有什麽意思!”
“呵呵,一開始騎車經過的時候,我就看到你一副欠揍的樣子看過來。”他笑了起來,我覺得這個人好眼熟,像是曾在哪裏見過一樣。
“你…你需要什麽?”我戰戰兢兢地大叫詢問道,心裏想著我的父母,我還能逃過一劫回去見他們嗎?
“車子挺漂亮的哦。”那個人擡起木棒指向倒在遠處的車子說道。“接下來就交給我們來照顧,好嗎?”
我看向我的摩托車,憑什麽我要將我媽媽辛苦勞累換來的車子給別人,“不行!”
那群人大笑起來,我環視了下四周,在黑暗中清點了下他人的人數。就我現在所見,這群瘋子有三個人。“嘿咦,心態不錯嘛,要換做別人早就嚇得尿褲子了。”
“就算你不給,可我也要。”那個拿著木棒的人一把揪起我的衣領,然後便擡起木棒一副要再打我的樣子。我立即擡起手攔著,雙眼緊閉準備接受不久後即將打在身上的疼痛感。
“Kang!”某個沙啞的聲音從後面響起來,使得那個拿著木棒的人楞了一下,我膽戰心驚地慢慢睜開眼睛。“要幹嘛!”
那個叫Kang的男子一臉不屑地轉過身去看向那個聲音的來處,“他欠揍。”
“哪裏欠揍了,我見他還什麽都沒有說呢。”那個新來的人出現在我的視野裏。他是一個身穿黑色襯衫,身材勻稱的男人,他的臉背著路燈光,所以我看不太清楚。“放開他!”
Kang抿抿嘴,然後不情願地放開我的衣服。而我也想起來為什麽我對這張臉有如此熟悉的感覺。我曾在學校裏見過他,估計他應該是我的學弟。“Tad哥為什麽而來呀?”
“Aidum叫你過去談談,麻溜點!”新來的那個人斬釘截鐵地說道。
“嗯嗯。”Kang轉過頭來看我,舉起木棒指向我的臉。“要是你報警了,有你好看的。”
在看到那群痞子騎車離開那一帶後,我便試圖讓自己站起來。在那麽一瞬間我有看到那個剛來的男子的長相,是一個看起來長得很兇悍的小頭目,留了一個平頭,也許看起來比那三個人看起來好很多,但我確定這個人的兇狠程度會比那三個人多很多。
我跌跌爬爬地走到倒在路旁邊的摩托車旁,幸運的是,我的愛車還算安全,可肯定的是我絕不會再騎到這條路上來了。
“哦咦,姐姐,輕一點。”在急救室裏的護士姐姐用酒精棉擦傷口的時候,我差點要抓狂地慘叫道。那個棉球棒肯定是沾了硫酸,不然怎麽會這麽火辣。
“誰讓你現在才來呀,年輕人。昨晚就發生意外了,不是嗎?”好似越說越來勁,更加用力地為我擦拭傷口。
“哦咦,我錯了。也…也沒想到傷口會這麽疼痛,所以就先回去睡覺了。”我覺得我開始有點冒眼淚了。
“看吧,現在都不知道哪個是土渣,哪個是血漬。幹脆全都擦掉好了。”護士姐姐看起來很開心,我唯一希望的是護士姐姐只是為了打趣我而隨口說說而已。我試圖看向房間的四周來分散下註意力,我看到一個小個子女醫生正在和另一個病人交談,一個護士正在為小女孩抽血,還有一個匆忙進到急救室來的男子,我從床上擡起頭,看著那個被護士追隨在身旁的人。“Ban醫生…Ban醫生!”
噢,原來是個醫生,我才說怎麽看起來會這麽好。看起來和為我做檢查的那個女醫生姐姐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啊,老師還來呀?”幫我擦傷口的護士姐姐看起來對剛進來急救室裏的這個醫生很感興趣。
“他是什麽醫生?”我轉身去詢問,我的心毫無征兆地加速跳動起來。
“法醫,聽說他不舒服,所以覺得很奇怪,怎麽他還來上班。”護士姐姐開始用紗布來蓋住傷口。在被“虐待”之後我終於松了一口氣。“一會就可以進去見到他了,醫生會幫你會醫院證明的。”
“我進去找嗎?”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麽會如此興奮,“真的嗎?”
護士姐姐大笑起來。“幹嘛那麽大聲說話?等會處理好傷口,就讓你第一個人進去,之前約好老師的病人,現在應該還不會來。”
我從沒有想過今天會遇上能夠激勵我的那個人,就像是我長大了想要成為的那樣。我是一個不太自信的人,可卻有個偉大的夢想,那就是像這個醫生一樣能夠幫助大家。該怎麽做才會有如大人般的氣質,穩重,讓人敬畏,還有如此膽大心細。
“你叫什麽名字?你很可愛,你知道嗎?”而這是我脫口而出的話語。
也算得上幸運,Bannakij醫生願意告訴我他的名字。
在向Taen老師行完禮之後,我便挎上書包走出學校了。這節課是入學考試之前的最後一節強化課,不過說句實話,我實在無法專註於學習上,並不是因為考試壓力大,而是因為兩天前所報道的新聞,我的Bannakij醫生失蹤了,是生是死還不清楚,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
唯一我能串聯到一起就是,Bannakij醫生努力收集有關地痞的資料。我也偷偷懷疑過,為什麽他會想了解打我的那些地痞信息,可既然Ban醫生都開口請求了,我也只好找來給他。
我確信這些事情肯定有關聯,Ban醫生一定是出於不想再見到有人在半夜被人路上襲擊的好心,便想試圖做些什麽來消滅那幫地痞。
都是我的錯,我真不該為醫生找資料。我應該繼續保持我的沈默,可若不找來的話,Bannakij醫生就會對我印象不好。
我擡起手來揉揉太陽穴,為什麽偏偏在這個時候出事呢?我上哪裏去集中精力看書考試。
我低著頭走到樓梯口,便聽到一個沈重的腳步聲走上樓梯,可我也沒有在意什麽,直到我的右肩受到一擊猛的沖撞。那個走上來的人撞到我,我立即轉過身去煩躁地看著他,而裝了我的人也轉身瞥了我一眼後,便不在意地繼續離開了,什麽嘛,連句道歉的話都沒有。
我好像想起了什麽之後,便停止了腳步。我立馬轉過身去,死死地盯著那個撞到我之人的背影,他穿了一件灰色的衣服,個子不高,可身體強壯,那個男子敲了敲我剛走出來的那個房間的房門,隨後便走了進去,我心跳慌亂地慢慢地朝著那個房門走去,那晚被那幫年輕地痞欺負的記憶湧入腦海中,不就是那個人嗎?那個地痞頭子,而且還能讓Kang住手的那個人。
我偷偷摸摸地走到門口不一會,便聽到裏面傳來鎖門的聲音。我擡起滿是汗水的手扶在白色的門上,然後俯身將右耳貼了上去。
Taen老師認識那種地痞頭子嗎?他是來找Taen老師上課的,還是說是Taen老師的親戚之類的,再不然就是…“Sorawit!”在聽到身後的叫聲後,我嚇得楞住了。我立馬轉過身看向聲音的來處,只見我那叫Kor的朋友一臉懵圈地看著我,“在幹嘛,快回來,我已經等你好久了。”
我才放想起來Korwan讓我騎車送他回家,“Kor,你自己回去吧,我現在還有事要呆在這裏。”
Kor無奈地樣子看著我,“嗯嗯,我自己回去也行,下次你要送不了就先跟我說一聲。”
“嗯嗯,不好意思了。”我讓Kor自己走回去,事實上他家離這裏也不遠,而且我也經過他家的那條路,所以Kor便經常蹭我車回家,Kor擡起手來做一個沒關系的手勢,然後便轉身走下樓梯去了。
我轉過身來,再一次轉身盯著教室的房門,今天我一定要搞清楚,地痞頭子和Taen老師到底有什麽關聯。
我裝作沒有什麽事一樣地走出了補習學校,我的目光不時地看向那個身穿灰色衣服的男子。那個地痞頭子正走向停在學校前的摩托車,在看到那樣之後,我便立馬走到我的摩托車旁。我騎坐上車後,便立馬發動了摩托車,我很努力地保持著一段距離以便不讓另一方有所察覺。
我猜測地痞頭子正準備要去的地方是那種黑漆漆,又臟又亂的地方,可他反而去的是市中心一處人來人往的小住所。我把車停在小區入口的巷子口,伸頭望向地痞頭子,他從摩托車上下來,打開護院柵欄,然後走進去打開了一輛停在裏面的陳舊紅色小轎車車門,我等到他最後開車那輛車出來。
“又要去哪裏?”我自言自語說道,然後便毫不猶豫地騎車追了上去。
好在地痞頭子的車是紅色的,比較醒目,再加上汽車比較舊了,無法開得太快,我便能適當地保持距離跟在後面。路兩旁的高樓大廈逐漸減少,真好奇地痞頭子到底是要去哪裏,這都快要到另一個縣城了,夕陽也漸漸西下。
紅色轎車在經過一個社區之後便停在左手邊的路邊。我立馬將車騎到前面一個巷子裏,停好後,就偷偷摸摸地看向遠處,我看到那個痞子頭子走到前面他停車處的地方勘察,看向後面那棟藍色的房子,他的臉看起來很吃驚一樣,地痞頭子立馬跑回自己的車子旁,打開門後邊馬上將車移到旁邊的巷子裏。我從隱蔽處走出來,對地痞頭子的行為舉止感到很疑惑。我看向剛剛那個地痞頭子看著的那棟房子,我才明白為什麽他會如此吃驚?
有四個男人正站在那棟房子門前入口處那裏站著,每個人都穿著黑色的衣服,那四個人正一副嚴肅令人後怕的樣子站著說話,我看到其中一個人手中拿著什麽東西,一開始並不是很擅長,可當那個男子拿出那個東西的時候,我便像被凍住了一樣僵硬在那裏,那個人的手裏舉著槍。
而他們其中的一個人目光看向在街對面的我這邊,我的心瞬時懸在半空中,試圖不看回去,立馬轉身走向自己的摩托車前,真是倒黴了,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了。
就在我快要走到車前時,我感到好像有什麽從後面抓起我的一零,然後拽倒在旁邊的樹叢旁。我因為驚嚇而大叫出來,可被神秘人擡起手來制止了。若那個人沒有說什麽的話,我都準備叫罵起來了。
“如果不想死的話,就安靜點。”
那個人的聲音讓我瞬間安靜了,我轉過頭看向那個把我拉倒的人,便看到那張盯著樹叢那邊看的大臉,這不就是地痞頭子嘛!
“那…那群人是誰呀?”看到地痞頭子把捂住我嘴的手松開後,便悄悄問他。
地痞頭子冷冷地看著我,我才註意到這個人有一張可愛的臉蛋,他的膚色有點紅潤。“我應該問你是誰才對,居然會跟蹤我到這裏來。”
我本來準備張口回復的時候,可地痞頭子擡起食指放在嘴邊示意我不要出聲。我努力順著樹叢看過去,以便了解外面是什麽情況,卻沒有結果。我不清楚地痞頭子怎麽知道發了什麽事情。
“跟我來。”好端端地地痞頭子就抓起我的手臂,然後便拉起我站起來抄近道跑到那家旁邊的花園,悄悄地走到另一條小巷裏,地痞頭子正好將他的車停放在樹後。“上車去。”
“哈?”盡管感到十分疑惑,可我也打開車門,然後坐到了駕駛位上。地痞頭子轉了下鏡子,然後盯著位於巷口的那棟藍色屋頂的房子。他拿起手機來撥打了某個人的號碼。
“Aidum,我到了。不過…Som叔那幫人也來了。我差點來不及把車子藏起來,好在沒有騎摩托車過來。嗯,情況不妙啊,Po肯定能找到你媽媽的東西,Som叔和那群人現在基本上把家裏都翻個遍了…那棟房子更是,被三四個人站在門口守著,哎。”地痞頭子嘆了口氣,“不知道那幫人是怎麽知道你媽媽住在這的,我來晚了,對不起。”
我吃驚地睜大雙眼,地痞頭子正在和他的大哥講話,那個我曾打聽到叫Aidum的人。
“逗你幹嘛呀,這可是事關生死的大事誒,我現在藏身於車裏,若有什麽變化,我會在打電話給你。”地痞頭子掛了電話後便轉過頭來看我。在我剛弄好我的校服衣領前,便被地痞頭子一把抓了過去,“我在Taen老師學校就看到你了,若不是趕時間,早就把你撂倒在路邊了,你為什麽要一路跟著我。”
“Ai…Aidum是誰?”在近距離看到地痞頭子那冷冰冰的目光之後便微微顫抖到。
地痞頭子挑挑眉。“你無權過問,先回答我,為什麽要跟蹤我?要是不回答,要你好看。”
我該怎麽回答好呢,怕死確實也怕,可更想知道。不知道為什麽,距離這麽近之後,眼前的後怕感反而異常地減少了。“想知道你在為誰做事,還有Aidum到底是誰,和Bannakij醫生失蹤之事有關嗎?”
地痞頭子靜靜地看了我一會,然後松開我的衣領。反而推開我,讓我坐回到椅子上,“應該任由你在那被射殺,我幫你是因為多管閑事,你又笨頭笨腦,容易暴露自己。要是他們跟著你來,發現我藏在這裏,我就慘了。”
我驚恐地看向地痞頭子。“為什麽要藏在這裏?”
地痞頭子不耐煩地看向我,他正準備說點什麽,可就有什麽出現在我們面前。兩個男子從巷子口冒出來,朝著我們的車走來。其中一個手裏拿著槍,我嘆了口氣,然後試圖把自己從座位上縮下去,方便隱藏。
“臥槽。”地痞頭子立馬伸過手去發動了車子,並快速踩了油門倒退,盡管巷子狹窄到都撞到了不知道是誰家的芒果樹,可也還是調轉了車。除了兩手抓住車門上方的手把,緊緊地閉著雙眼,其他我什麽都做不了。還以為會聽到像電影裏那樣子彈穿過玻璃的槍聲,可除了汽車聲和換擋聲之外,什麽聲音都沒聽到。我慢慢直起身來坐到座位上,現在地痞頭子正順著巷子抄近路。我看到大馬路就在眼前沒幾十米,現在是深夜了,路燈開始越來越亮了。
“我的車!”我大叫道並看向後方。那我要怎麽回來拿我的摩托車呢?
“就先丟在那邊。”地痞頭子生硬地說道。
“那明天我怎麽去上學呀?”我擡起手揉了揉太陽穴。”哦咦,真不該啊。““自找的不要抱怨。現在回去就是找死。“地痞頭子很不滿地說道。”我不也工作不了了呀,我老板肯定會罵死我。“我轉過身去看向地痞頭子。“你老板是剛剛你打電話去的那個人還是Taen老師呢?”
地痞頭子快速地將車右轉到大馬路上,像是故意讓我轉過頭去。“不是,若你再多話,我就砍了你的頭。”
我開始覺得這個人並沒有開玩笑,於是便沈默了。我也時不時看向開車的人,因為地痞頭子的個性和聲調比身材看起來更嚇人。他確實很魁梧,可並不是很高,長相還挺不錯。若地痞頭子笑一笑的話,應該會更可愛。
兇狠的眼神看向我這邊,讓我馬上轉過頭去看著外面。我胡思亂想些什麽呀,我的目的是要找到Bannakij醫生在哪裏的答案。
“你要帶我去哪裏?”我轉過去問他。
“你看上去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我要帶你去見見我老板,然後問他要怎麽處理你好。”地痞頭子的話讓我感到毛骨悚然。
“死定了!”我左右環顧看了下可以從這輛車的什麽地方逃離出去,我應該打開車門,然後跳車下去好嗎?
地痞頭子並沒有再說什麽,他拿起手機按下某個人的號碼打了出去,“嗯,怎麽了,Ai…哈?你說什麽!”地痞頭子的語調聽上去很吃驚。“在哪裏,一會我去幫你,不行啊,一個人怎麽去呀,Ai!”地痞頭子很不爽地看著手機屏幕,然後再次打電話過去。“艹,居然不接電話了。”
他自稱自己為Tad,那表示應該是他的名字。我覺得我今天應該有機會不會見到地痞頭子的老板。Tad異常地焦躁,他看起來十分擔心他的老板Aidum。他再一次按下號碼,然後便將手機丟到裝水杯的地方。
“冷靜點呀。”我除了安慰他之外,也不知道該怎麽做。
“你家在哪裏?”好端端地Tad來問我。
“在…在城裏面。”我戰戰兢兢地回答道。
“告訴我路線,若不說,我就把你丟在這,讓你自己走回去。”
地痞頭子要送我回家!我肯定是聽錯了。Tad的註意力並不沒有在我這裏,他看上去有點恍惚。這是要擔心老板到什麽程度,若Aidum真的是Taen老師,那Tad有特權進入Taen老師的學校就一點也不奇怪了,亦或是地痞頭子和Taen老師之間有什麽關系。
當車開進去後,我便立馬告訴他我家的路線,我家是一棟兩層的獨棟,面積並不大,門口的柵欄上掛著一塊大大的牌子,上面寫著正宗椰汁稀飯和電話號碼,以便有人感興趣點餐或是拿去售賣。盡管停好車了,可我還在猶豫下車找媽媽後,不知道該怎麽解釋車子不見的事情,再加上回來得比以往都還要晚。
“趕緊下去,等什麽呢,浪費時間。”Tad的叫罵聲讓我立馬打開車門,然後走下車站在柵欄前,我無奈地看著遠去的紅色轎車。書包,課本,錢包,全都留在摩托車上。
“Sorawit!是你回來了嗎?”媽媽的聲音傳進我耳朵裏,我緊緊閉上眼睛,因為想著要找借口已經來不及了。我慢慢轉過身看向站在門口的媽媽,微微笑了笑。
“是我,媽媽。”
我知道在媽媽抓到之前,說Kor把我的車借去用了一天應該不能維持太久,於是我要今天把車拿回來才是。早上媽媽送我來學校之後,我就立馬跑去麻煩我一個叫Pee的朋友送我去我停車的地方。
“嗯嗯,要是不太遠的話,我就送你去。”我的好友Pee答應了,讓我松了一口氣。
在升旗儀式結束後,我就走回三樓的教室。我的班級是高三一班,我們班還有一個名字叫做王者班。我是班裏學習最好的那個人,這也是因為當醫生的目標讓我用心學習每一科,好在考試中取得一個好成績。我坐在最後一排,因為個子的問題。在坐到自己座位上之後,我便盯著窗外看了看。腦海裏幻想著這時候Bannakij醫生怎麽樣了,然後Tad回去和他的老板Aidum和好了嗎?
高中生的生活都比較枯燥乏味,很少有讓人感到驚奇的事情發生,而我把今天的事情當作是讓人驚奇的事之一吧。就在我和Pee走向停車場的時候,我便看到我的車完美地停在教學樓前的樓梯口。
“嘿咦!”我大叫起來,Pee疑惑地轉過身來看著我,“那是我的車!”
“嗷,那我就不用送你去了吧。”
“怎麽會在這的呢?”我立馬跑過去檢查下車,以便放心。車牌號以及貼在車身右邊的老虎貼紙說明這輛摩托車就是我的,不會有錯。“誰拿到這來的呢?”
也估計就只有一個人知道這輛車在哪,而且是誰的。
誰為我們做了什麽都需要感謝人家,而且需要聊表心意。這是我媽媽經常教育我的,好讓我成為大家的好人。我回到家用塑料袋裝了一袋媽媽做的稀飯,然後帶到了Tad哥家去。我擡起頭看著那棟陳舊的兩層樓房,Tad哥的摩托車不在,只有那輛車頭刮了印跡的紅色轎車。從沒想過地痞頭子會是這麽好心的人,在他兇狠面具之下,居然還有這麽可愛的一面。他估計應該想裝作壞壞的樣子來作為掩飾。
現在也是傍晚了,我有心想等到傍晚六點。若Tad還沒回來,我就把稀飯掛在柵欄上,然後再找機會來見他。我坐在車位上,拿起手機來玩,打開最熱門的新聞消息來打發時間,我一條條信息刷著看,可我的目光所在一條新聞標題上。
有名輔導老師被緝拿,偷藏了法醫人員,估計牽扯謀殺案。
而上面粘貼的照片就是Taen老師帥氣的面龐。真不敢相信我的輔導老師會這麽做。說明他和地痞頭子有牽扯的事情應該是真的,而所提到的法醫應該是Bannakij醫生吧。在等待下載新聞的時候,我的心跳加速。這時候網速瞬間變得好慢,讓我焦躁不安。我看不懂新聞內容,可能確定的是,我的Bannakij醫生還活著,而且很安全。我高興地擡起雙手指向天空。“我的Bannakij醫生回來了!”
“幹什麽?”某個沙啞的聲音響起,讓我都來不及收回我的雙臂,我轉過身看向聲音的來源,便看到地痞頭子站在那,一只手裏提著裝有飯菜的袋子。
“也…”我支支吾吾了半天,然後立即把稀飯遞過去給眼前那人。“謝謝你把車拿來給我!”
Tad靜靜地看著我那稀飯袋子,然後準備走進自己家,就像是什麽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我不滿地挑挑眉,別人拿東西給你,自然要馬上接過去呀。我走過去抓起另一個人的手臂,不讓他進屋。“拿去吧!”
Tad甩開我的手,然後轉過身來面對我,擡起手來。我在心中大叫不好,立馬愛妻將手臂擋在自己的臉前,準備接受即將到來的疼痛感。
可發生的事情卻是,那只手反而輕輕地放在我的頭上,我慢慢放下我的手臂,疑惑地看著眼前之人。
“謝謝。”Tad的語調依舊生硬沒有任何改變,可我能感觸到的是,他溫柔的動作。Tad從我手中接過稀飯袋子,然後進了屋。我靜靜地站在原地好長一段時間,傻張著嘴,因為有些熱乎乎的感覺從心中冒出。我擡起手捂住嘴,感覺到自己的臉像是發燒一樣滾燙。
不曾想過會有人比Bannakij醫生還可愛,為什麽地痞頭子會如此可愛,這怎麽可能呢?
一開始,我要去醫院看望Bannakij醫生,好看看他回來工作了沒有,可我卻決定站在器械工業大樓前等Tad哥。建築專業學校的氛圍和中學的氛圍看起來相差很多,我覺得這裏的學生比我看起來大很多。在這裏畢業之後,他們自然也有本事出去找到一份謀生工作,而我還要繼續深造至少四年,外加畢業了也不保證能否找到一份工作。
我把自己的校服理整齊後,便帶有希望地看向大樓裏。上一次我失策了,沒有向Tad哥要個電話號碼或是LINE,這一次我一定要要到。
“小屁孩,來等誰呀?”一個女人對我叫道。我轉過身看向她,她身穿長袖襯衫,打了一個灰色領帶,她的裙子很短,在膝蓋之上。她的長相也算得上可愛。
“來等一個認識的人。”我害羞地回答道。
“是嗎?我也來等我男朋友,今天下課好晚誒。”她拿起手表來看了看,“去那邊的石凳上等好嗎?”
“哦…可以啊”我跟著可愛姐姐走到石桌旁坐下來,她拿起手機來玩,沒有再說什麽。我自己也拿出手機來繼續關註Taen老師的新聞進展。還沒有五分鐘,我便聽到從教學樓裏傳來說話聲。她立馬跑過去找她在等待的人,緊緊地抓住那個人的手,然後輕聲細語地笑著說話。
她等的人居然是Tad哥。
還沒來得及做什麽就玩完了,Sorawit。我緊握著拳,壓制住這種疼痛的感覺。有時候我老會忘了,這個世界上每個可愛的人並不是單身,尤其是像Tad哥這種看起來不錯還很酷酷的人。有一個可愛的女朋友挺合適的,比我這種四肢發達的書呆子男生合適多了。在我傻楞著站在那裏時,有那麽一瞬間Tad哥轉過身來對視著我,我立馬轉過臉避開了,然後低著頭匆匆離開這裏。
我把視線離開書本,擡起頭看著臥室的天花板。我曾失神,看不進去書,因為Bannakij醫生失蹤了,可卻又因為Tad哥有女朋友而再次失神。如果我把我的悲痛說給別人聽的話,肯定會被罵說無聊至極。
Tad哥為什麽把車拿來給我?為什麽要那麽撫摸我的頭?我擡起手來捂住臉,為什麽Tad哥讓我心煩意亂?不明白啊。
不行了,我要跟Tad哥處理清楚這件事。
我決定站起來,看著墻上的鐘顯示著八點四十五分,這時候媽媽應該在後院準備做甜品的材料,而爸爸應該睡在沙發上看新聞。我走出房間,偷偷摸摸走下樓,試圖在爸爸不知情的情況下,從他正坐著的沙發後面經過,悄悄地打開門。出來之後,我便立馬跑到我的摩托車前,發動了車子,然後快速地騎了出去。我先直奔Tad哥家去,可他家卻黑漆漆地沒有開燈,而且他的摩托車也沒有在家裏,於是我便決定騎車到一個地方。若幸運的話,他也許會和曾經傷害過我的那幫人在一起。
深夜裏的環城路總是看上去很嚇人,盡管下定決心說不再騎到這一帶上來了,可我內心的呼喚戰勝了後怕。我騎車來到曾經被地痞毆打的那個地方,在沒有看到那群人之後便有些失落。難道我要等到明天嗎?真是笨死了,見過那麽多次Tad哥了,都沒有要到電話號碼。
我的手機在褲包裏震動起來,我以為是我媽媽打來找我的,便拿起手機來看。還真是在預料之中,是媽媽的來電。我接起來便弱弱地說道。“是,媽媽。”
“你在哪裏?”媽媽的語氣聽起來很生氣。
“出來外面,一會就回去了。”
“嗯,快回來,有朋友來家裏找你,說是叫Tad。等了你好一會了。”
“…”我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你說什麽?”
“嗷,你耳朵不好啊,趕快回家來!”媽媽大聲說完後,便掛斷電話了。我眨了眨眼,努力匯總下現在到底是怎麽回事。Tad哥來家裏找我嗎?我找不到Tad哥,可Tad來家裏找我,就趕緊回家啊,還等什麽呢!
我只花了十分鐘的時間便回到家,我覺得是人生中最激動的一次回家。我用力地打開房門,然後便看到正在我爸爸聊天的Tad哥。他停了下來,面色不動地擡起頭看向我。他身穿黑色的T恤,藍色的球褲,我深呼一口氣然後慢慢吐了出去。
“看到了吧,終於回來了,你朋友都等了你好久了。”我爸爸大笑起來,我激動地看著Tad哥,感覺做什麽都不對,現在要說什麽都不行。“傻站著幹嘛呢,帶到樓上去呀。”
我緩緩點點頭,Tad哥站起身來走到樓梯處,就像是等著讓我帶他上去一樣。我走過去找他,從頭到腳地看了下他,然後伸手過去抓住Tad哥的手腕,然後帶他上了二樓,我立馬把他帶進房間,關起門來鎖好,然後轉過身來面對著他。
“你來做什麽!”
話音還沒結束,我便感到一個大拳頭打在臉上,我摔坐到床上,擡起手來護住臉,一臉懵圈地看著他。
“為什麽要躲我?”Tad哥的語調比以往更讓人後怕。
“哪有躲你了!”我叫道。
“傍晚的時候,你見到我就躲開了,不要以為我沒看到。”
生氣是因為那件事嗎!我突然好想哭。“那你打我幹嘛!”
Tad挑挑眉。“還不知道嗎?”
我和他之間沈默了一會,我張口楞住了,我應該知道什麽嗎?
Tad深深地嘆了口氣。“管他的了。”
我試圖把我混亂暈乎的身體站起來,“我躲開是因為你和你女朋友在一起。”我小心翼翼地看著另外一個人的行為舉止,適當地拉開了一些距離,以便不會再被達到。“而且那個時候我才剛知道,我正在和一個有女朋友的人糾纏不清。”Tad靜靜地看著我,我感覺像是被看穿了一樣,便繼續說道。“是啊,我專門去找你,我也不知道為什麽會很想見到你,可當看到你和你女朋友在一起,那還有什麽必要讓我繼續呆在那裏傷心。”
“你喜歡我嗎?”比起他的拳頭,Tad的這個問題讓我更加顫抖了。
“是…是吧!”我擡起手來撓了撓後腦勺,再一次覺得臉燙得像發燒了一樣。
然後我也看到了我之前從未想過會見到的一幕,我眼前的人微微一笑,像是很滿意一樣。Tad朝我靠過來,我後背緊靠著門,然後只能盡力蜷縮著自己。
“你到底喜歡還是不喜歡?”
我緊緊閉上眼睛,全身顫抖。“可能吧!可能吧!”
“追小孩子還挺有趣的。”Tad擡起頭,舉起手來拉了拉我的臉頰,我眨了眨眼。“我從那晚你被我手下的人欺負的時候便記住你了,我去問了手下的人,聽說你很努力查詢我們的老板。我就遠距離地跟蹤了你一段時間。以防你會知道更多的事情,我們也好及時處理好。”
“你說真的嗎?”我大叫道。
“一來二去,我就發現你是個挺會搜集資料的,不過也挺可愛。”Tad退離開我,可我不讓他離開,我抓住Tad的腰,然後一把將他拉靠近自己,Tad哥有點點小吃驚地挑了挑眉。
“那個女人是誰?”
“我家親戚,是群裏朋友的女朋友。”
Tad哥的答案讓我有些腿發軟。“那你還沒有女朋友?”
“沒有。”
“那就是說你可以跟我交往?”
Tad哥笑了笑,“你知道我的名字了嗎?”
“Tad!叫Tad!”我瞬間很自信地回答道。“大名不知道,年齡不知道,生日不知道,電話號碼不知道,為誰做事也不知道,不過我確定我能找到所有的答案。”
“要是知道答案後,會向警察舉報我曾犯過的事嗎?”Tad哥問道。
“說…說了就慘了,你被抓了,那我男朋友是誰呢?”眼前之人的臉開始讓我眼花繚亂。
Tad揪起我的衣領,然後將我環著他腰間的手臂抽開。“記住你的話,要是從我這裏知道什麽後,拿去告訴警察的話,不要說情侶一詞,因為我會先殺了你。”
不知道為什麽,比起後怕而言,Tad的兇狠讓我更加興奮。
我興高采烈地從急救室裏走出來,走到車子旁。盡管我沒有見到Ban醫生,可護士姐姐們都一一確認說,Bannakij醫生已經回來了,實在是太開心了,我的偶像安全。
Tad哥站在我心愛的摩托車前等我。他穿了一件灰色的衣服準備去上課,我先去送她,然後傍晚的時候再等著接他回家。這是我快一周以來每天都要為Tad哥做的事情,可今天我要求先順道來醫院看一下,以便先把稀飯拿給醫生,而Tad哥看起來並沒有什麽不爽。
“見到醫生了嗎?”Tad哥問道,我搖搖頭。
“護士姐姐說醫生還沒有來工作,要等的話我怕你上課遲到了,所以就先出來了。”我擡起腳跨上摩托車。“我們走吧。”
Tad哥坐到我後面,戴上安全帽後,我便發動車子,正準備將車子騎出去,Tad哥將臉靠近我,悄悄地湊近我耳朵說道。
“我打電話問過Taen老師,在他們失蹤的時候,Band醫生和Taen老師在一起了。”
我差點被空氣嗆到了,“幹嘛跟我說呀!”Bannakij醫生的完美形象被打破了。不想想象在他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的時候,會有什麽舉止。我那小腦袋也控制不住在腦海裏腦補那個畫面,可也要就此打住,因為被身後之人敲打了下安全帽,就像是知道我正在想什麽一樣。前天我向Tad哥坦白了我之前曾喜歡過Bannakij醫生,以及我搜查地痞幫的原由是因為我想讓這個醫生留有好印象。
“說了讓你保持距離,有主的人,以後沒有必要的話就不要來找他了。”
“可…”然後我又被某人狠狠地打了一下安全帽,使得我不得不發誓說道。”不…不來找醫生也行。”
還剩十五分鐘就八點整了,我加速騎車,以便送Tad哥,還有讓自己趕在升旗儀式之前到達學校。我從沒想過我的生命中會出現這樣一個人與我同甘共苦。在得知我和男生交往時,我並不介意他人怪異的眼光。那是因為我不曾說過自己喜歡女生或是男生。只要那個人讓我覺得舒服,感到暖心,我就會和那個人交往。
騎車的時候,清晨寒冷的空氣吹拂在我那幸福而帶有希望的臉龐上。所有的事情都擺平了,我要回去用心學習。考上醫生的目標並不只是我想要救助病人,還有為家庭和我愛的人做貢獻。
對不起,Bannakij醫生,我估計要停止對你的關註,轉而在意我身邊之人了。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 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34章到這裏啦,劇版的演員都很不錯,副cp劇裏演員選的很可愛很合適,劇情很順暢,沒想到小說裏也這麽可愛!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33篇-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