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四章-因為妳就是兇手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四章-因為妳就是兇手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4章,這個世界的規則大部分是由多數人制定的,人們依靠群體的力量去脅迫哪些少數者,所以壹直以來,少數者們都是痛苦的!所以,即使妳是gay也不要放棄自己,因為妳只是少數者,並不是錯誤的壹方!

我帶著勝利的微笑走進教室,房間裏的朋友都很詫異地轉過身來看我。我走到靠窗戶邊的課桌那坐著,蹺起二郎腿看向外面,深吸了壹口清新空氣進到肺裏。
“Ban!” 我的同學Win走到我桌子邊坐下,並大聲地說道, “Ban! 妳真夠狠的誒!”
我轉過頭去看向同學並挑挑眉,“什麽呀,Win?”
這次並不只是Win到我桌邊來嚷嚷,Son,Pun,Tid和班裏的男生們都聚攏到我課桌前,左壹句右壹句地說個不停。
“妳怎麽做到的呀?”
“期末考之前,妳不也跟我壹塊踢球的嗎?”
“什麽時候偷偷摸摸看書的?”
我擡起雙手示意大家閉嘴。“嗷,大家都冷靜點,感謝妳們來向我道賀,我實在太感動了。”
然後大家便吵鬧起來,直到我們班的班主任Pannee老師走了進來。在老師發火之前,朋友們立馬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同學們,起立。”班長Namfon的聲音響起,所有人擡起手合十行禮,並齊聲問好,Pannee老師點點頭表示接受。
“大家好,說其他事之前,我先恭喜大家考上各個學院,妳們非常棒。”Pannee老師深邃的眼眸盯著我,“尤其是Bannakij,恭喜妳成為我們這屆唯壹考上醫學院的人。”
盡管Pannee老師的聲音並沒有太真心實意地贊許我,可我也很禮貌性地笑了笑。我和Pannee老師的關系很好,因為我經常被她叫到辦公室裏去教育。我是屬於那種特別調皮搗蛋,喜歡曠課,而且著裝不整的人,曾有過跟隔壁學校的學生鬥毆事件。我唯壹好的地方,也是無人能否定的,就是我的學習能力。我喜歡讀書,每壹次遇上那種難而復雜的物理問題時,我就會覺得很興奮。每當第壹個想出微積分答案時,我的心情總是美到極致。我的學分也許並不是最好的,因為被扣了很多主觀分數,不過也壹直是班裏的前幾名。這也就是我依舊能在這所小小的私人學校裏昂首挺胸而不被勒令退學的原因。
人前我需要裝成這個樣子來掩飾,桀驁不馴讓我給別人壹種畏懼感,我要表現得像小混混頭領壹樣,以便讓其他人不敢來探討我的私人空間。
放學後,我掛起書包便快速跑下樓梯,因為要趕著回家和爸媽壹起慶祝我的成功。我能考上醫生讓他們非常震驚,同時也感覺十分自豪。就當作是調皮搗蛋的我給爸媽的報答吧。
“Ban!“某個人的叫喚聲讓我停下了腳步並擡起了頭。我沒有轉向聲音的來處,可身後的人加緊步伐跑了上來,他的手抓住我的手腕。
我斜瞟了那人壹眼。“有什麽事嗎?”
“Ban,我很抱歉。”他的手緊緊握住,我拉開他的手,並厭倦地深呼吸了壹下。好在這時候路上並沒有什麽人經過。
那個叫我的人,名叫Tar,高三的同學,不過並沒有在同壹個班級裏。我麻木地看了看另外那張帥氣的臉龐。
“我們分手了,Tar。”我冷冷地說道。“沒有什麽好再來道歉的。”
“可我不想分手,我承認我是無理取鬧了。我去跟大家解釋說那是我說著玩的。”
“就算去解釋了,也不會讓我覺得好起來的。”我轉過身去看向Tar。兩只手揣在褲包裏,微微傾斜著頭看著前任,面無表情。“現在妳想做什麽就做吧,想告知全校人說我是個基佬也請便,再過不久我便會走進大學的校園裏了,我不在意了。”
Tar低下頭,緊握拳頭。“可妳跟我分手是因為我把我們之間的事情說給別人聽,難道不過分了點嗎?我只是不想對任何人有所隱瞞而已。”
“剛剛不還說要為我去解釋的呀,那時候想讓這個讓那個知道,怎麽現在又不想讓別人知道了嗎?”我伸過頭去靠近另外壹方。“已經結束了,Tar。”
壹直以來我很努力遮掩的事情就是性取向。我和Tar兩個人從高二開始交往,在那之前,我也只是以同級同學的身份認識Tar,可自從我轉來這裏讀書後,Tar便有意無意地試圖靠近我。Tar是第壹個敢來追我的男生朋友,我很欣賞他的勇敢,於是便答應和他私下交往好幾個月,直到三天前,不知道Tar受什麽委屈了,他把我和他的事情講給同班同學聽,然後他的朋友便來找我,質問我真相到底如何。
不過也挺奇怪的,我居然沒有生氣。反而感到很高興終於有理由可以和Tar提出分手。因為我並不愛這個人,說實在的應該是我從未愛過任何人。
我感受到眼前之人所散發出的怒火。“不要以為妳去了醫學院後,別人就不會知道,妳可以掩飾過去其他的事情,可這件事,妳掩飾不了的。”Tar很穩重地說道。
我呼了壹口氣,並大聲說起來。“掩不掩飾得了,都與我們的事無關。”我轉過身來,毫不在意另壹方地走開了。我知道我給Tar造成了壹個很大的傷害,可像Tar長得這麽帥氣的人找壹個人來撫平傷口並不是很難,過不了多久傷口便會愈合。每個人將會從中學校園步入到下壹個環境中。我決定當我成為醫學院學生後,我要改頭換面。那個調皮搗蛋和兇神惡煞的Bannakij將不復存在,曾經那個喜歡男人的Bannakij將轉而追求女人。
為什麽嗎?還不是因為社會更容易接受這些。
我走到離學校防護欄不遠的公交車站,坐在壹個身穿校服的男學生身旁的椅子上。余光掃去,他應該是個初中生。我看了壹會他後,便轉過頭看向城市馬路上來來往往的汽車。回想到過去的自己,初中的時候,我在壹所名校裏就讀,我和壹個學長交往,而和他光明正大地交往結果就是消失了。盡管學習再厲害,可我還是受不了被朋友們蔑視和嘲笑,於是我便在高中的時候從那所有名的高校轉到了這所小小的私人學校。
為什麽…因為我是個基佬,跟男人交往,我也選擇壹對壹,可被這個社會厭惡到狠狠踩在泥土裏。而像Puet這種同時交往好幾個女人的男人,亦或是欺淩其他人的男人,反而被稱贊為厲害,牛掰,不錯。
社會讓我變成這樣的人,真實的我蜷縮在厚重的蛋殼之下。所表現出來的壹切都不是真實的,而壹直以來都是這樣,直到我長大成人,畢業成為了壹名法醫。
我的本心變成了被深藏在心底的秘密,深到有的時候我自己都找不到,深到哪怕是我自己都會忘了真實的我到底是什麽樣子的。
“Ban醫生!Ban醫生!”某個人驚慌地叫喚著我的名字。我突然醒過來睜開眼睛,明亮的燈光照射進我的眼睛來,讓我立馬又閉上了眼。我輕聲地哼唧道,擡起左手擋在眼前。
“Ban醫生您醒了,是嗎?”那個叫我之人的聲音瞬間有種放心的感覺。
我努力向著燈光睜開眼睛,那是那間房裏墻上的燈光。護士應該是進來檢查之時打開燈的,我眨了眨眼,轉過頭去看向那個正在壹臉茫然地用儀器幫我做檢查的小護士。“幾…幾點了?”
“四點了,醫生。”小助理回答道。“剛好我要進來測量血壓,可看到您睡得很沈,便大聲叫您了。我還以為格拉斯哥昏迷評分降低,抱歉嚇到您了。”
“沒關系。”我擡起手捂住頭,感覺像是忘記了什麽壹樣。
身穿黑色衣服男子的模糊身影顯現在我的腦海裏。是啊,又壞人闖進我的房間,而此後的情況細節就像是厚厚的雲層壹樣遮掩著,我立馬扭過頭看向鹽水瓶,然後再轉過來看向左手臂處的註射藥水的針孔處。
還是說我在做夢。
“昨晚有人進來我的房間嗎?”我轉過去向進來給我測量血壓的男護士問道。
“誒…沒有見到誒,半夜的時候有壹個聲稱是妳親戚,個子很高又長得很帥氣的的男子過來問您的房間是哪間?”
這個護士應該指的是Puet檢察官,他應該是以親戚之名為由,好能來探望我。“在那之後呢?”
“我就沒有再見到誰進來了,有什麽事嗎?”他將體溫表放到我的腋下。
我舒心地深呼出壹口氣,壹點也不奇怪,我們人在經歷過這些問題之後會做這樣的噩夢,兇手應該進不到這裏來吧。那麽熟悉調整鹽水和註射的手法應該是我在夢中依據自身的知識結構想象出來的。體溫計的計時器響了起來,小個子的男護士將它拿出來看了下溫度。
“沒有燒了,請您繼續休息吧,Surasak醫生應該是早上八點過來巡查。”
“好的。”我閉上了還依舊很沈重的眼皮,Surasak就是我外科醫生的同事,我們倆挺要好的。
我請求讓護士將房間裏的燈開到早上。在他走出我的房間之後,我就立馬去摸放在我身旁那Puet的手機,打開屏幕後靜靜地看著,壹股暖流直插心中。盡管中學的時候,我並不是很喜歡Puet,可現在各自都長大成人了,我反而覺得有他在身旁做好朋友,不時地相互幫助,也挺不錯的。若不是因為他喜歡女生,我估計已經愛上他了。
我搖搖頭把這種想法驅趕出腦海中。不可以,Bannakij。就工作的任務,我擁有的名譽,家裏人的希望,以及險惡的社會而言,讓我不能夠愛上男人。我的幸福不是大事,這個秘密應該繼續作為秘密而保留下來。
大概八點左右,Surasak便和實習生壹起走到我床邊巡查。由於並沒有發現腦內出血,以及全身情況有明顯好轉,他便在病歷單上寫到同意我出院了,並叮囑讓我再請假休息兩三天。在外科醫生走出房間後,我做的第壹件事就是打電話給Puet詢問事情進展,並咨詢下為了臨時避難重新找住宿的問題。這手機上備註的另壹個手機的名字是‘Puet壹號’。
在被掛斷之前,彩鈴聲響了很久。我再壹次撥打出去,依舊是沒有任何人接聽的等待聲。焦躁的感覺逐漸湧上心頭,Puet也許正在開車上班的路上。
就在按下號碼準備撥打第三遍的時候,病房門打開了。打開門走進來的人就是Fai,滿臉焦急的樣子徑直走到我的床邊。
“Ban哥!”她的樣子看上去想要哭泣,“發生什麽事了,現在感覺怎麽樣了。”
我掛了電話,轉過頭去看著Fai,微微壹笑,“好很多了。”
“我嚇到了,今早剛聽說。我在病例上看到妳是被人傷害身體,這是真的嗎?有報警了嗎?“Fai快速地說著,我伸過手去抓起她的小手,以便緩解另壹方的不安。她低下頭看著我的手,白凈的臉頰上染上了點紅暈。
“這事在我出院後會立馬處理的,不用擔心,妳也知道我和好些警察都很要好。”
Fai點點頭,“有什麽要我幫忙的就跟我說啊。”
我覺得我需要壹些幫忙。“Fai,我想拜托下妳找個人送我回家壹下,可以嗎?”
都已經到了中午,我依舊聯系不上Puet,於是便掛斷電話,然後將大行李箱放到後備箱,再用力地合上。為了安全起見,我臨時決定住到酒店裏。這種情況下,若兇手還沒有抓到的話,估計是不能回家裏住的。
Fai委托了Suthep哥,急救室裏的男護士將我送回家,幸好Suthep哥剛好下夜班,於是便等著接我壹起從醫院離開。回到家的第壹件事就是洗澡梳妝,將必需品塞到行李箱裏,便打電話去市區裏的壹家酒店訂房,然後便快速地離開了家。
在我打開位於市區裏的壹家豪華酒店房門時,便立馬有壹股淡淡的清香味撲鼻而來。我將行李箱放在浴室前的桌子上,走到雙人床前,將疲憊的身軀倒放在床上,額頭處的傷口還隱隱作痛,不過頭疼和嘔吐的癥狀已經完全消失了。我拿起白色的手機再次打給Puet,若Puet已經想到方法告訴警察的話,我就不用再糾結做什麽了,我只需要像平常壹樣保持沈默地工作,直到這個案子結束,最後兇手也會被俘。
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我挑挑眉,有時候他也許在法庭上,我應該等他下班後再聯系他壹次。
我坐電梯去酒店的最底層,決定去街對面的便利店。在我經過寬敞而裝飾優美的酒店大堂時,有壹個像是遊客的人獨自坐在那裏。
“這年頭,想要帶走壹個人,做法可簡單了。”我聽到酒店工作人員的談話聲,若沒有聽到另壹個工作人員接下來說的話,我並不會太關註他們的對話。
“就是啊,這還是檢察官誒,我們這個府都開始不太適合居住了。”
什麽情況,我停下步伐,看向正站在前臺聊天的兩個工作人員,男子立馬後退了壹步,並友好地笑看我,“有什麽可以幫您的嗎,先生。”
“妳們剛剛在說什麽事情?”我有些激動地詢問道,而酒店工作人員的臉上表示出些許震驚。
“噢…就是在說網上的新聞呀。”
“什麽新聞?”我不由自主地提高了聲調。
“就…就是檢察官被拐走不見的新聞。就發生在我們府,幾小時前剛上傳的新聞。好像是發現他的車停放在Liangmueang路附近,車門敞開著,可並沒有發現車主。”
涼風吹進了酒店四樓的房間陽臺上,湛藍的天空幾乎看不到壹片雲朵,我靜靜地站著低下頭,兩手抓著陽臺護欄,好多種情緒夾雜著湧上心頭,以至於超出了我能接受的範圍內。我握住Puet的手機,此時此刻正停留在壹條在線新聞的頁面上。
‘檢察官被神秘拐走,預估是商業糾紛問題。’
新聞中明確地提到名叫Songsak的檢察官失蹤不見,有人發現檢察官的車子於今日淩晨便停放在路邊。沒有任何人發覺停放在路邊的車子有什麽異常之處,直到得知車主是Songsak檢察官。他沒有在法院出現,並且壹整天沒有任何人再見過他。在看到這條新聞之時,我壹開始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視線,不應該是因為什麽商業問題。我覺得造成檢察官失蹤的原因應該是我自己。壞人應該知道我把事情講給Puet聽了,也許是因為Puet有所行動了,給壞人壹些警示,才會真的被壞人曾對我所說的那樣做了。
所以說,昨晚的夢,其實是真實存在的事情嗎?
現在我心裏所想的是,現在沒有任何人可以信任得了的感覺。壞人看起來是壹個到處有眼線的人,應該是警察圈裏或是有認識之人是警察的人。會不會有可能是連長的手下,或是警官,亦或者就是連長本身?
我站在壹處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地方,我看不清接下來我該怎麽做的道路,它迫使我必須順著兇手計劃好的那條線路走。我要做壹份屍檢報告,說明Jenjira女士是自殺身亡的,並且匯總壹開始驗屍的行為是出於理解錯誤。從屍表來看,指明Jenjira被謀殺的證據不足,在解剖之後,頸部肌肉受損的嚴重程度絕對不是自己上吊自殺所能造成的。我也許可以偽造驗屍報告,可被解剖的屍檢照片如此明顯,若就那樣寫假報告的話,事後估計我會有麻煩。
估計只有拖延下時間了,現在屍檢程序還沒有完成,應該還剩實驗室結果,檢測死者血液和尿液中的化學成分以及藥物成分,以及死者指甲蓋裏的血跡。不幸的是兇手沒有在死者身上留下任何證據,哪怕壹根頭發絲都沒有。
我也下定決心需要做些什麽,壹直以來我堅信自己的直覺,這次也壹樣。我先把我最信任的人設為兇手,在他對我做什麽或是再次傷害我愛的人之前,找到證據來抓住那個人。
我正站在壹處市中心人來人往的高樓前面,壹塊巨大的塑膠牌掛在兩棟樓之間的走廊上,那塊牌子上的內容寫道,“補課老師Taen老師,專項指導高中,大學,數學,物理,化學,生物。”
現在差不多傍晚六點,我看到身穿校服和便服的孩子們依稀從後面那棟樓裏走出來,開開心心地交談著。我拿起手機來看了看,以便確認並沒有走錯地,然後就大膽地朝那棟樓走去。
Taen老師,本名叫Veerapong Yodsungnoen,26歲,畢業於北部最有名的大學科學院,專業是生物化學,壹等榮譽生,在這裏開設輔導課已經有壹年多的時間了。我所知道的信息並不難找到,只是我打開閱讀Jenjira身亡的新聞時,復制了死者的年輕男友,也就是發現死者的第壹人Veeraphong的名字,然後搜尋了下這個人是誰的資料。資料上指向在壹個名為‘輔導老師Taen老師’的臉書上顯示了Taen老師的學歷,以及還有具體地址,於是我便輕易地出現在這個地方了。
在那棟樓的最底層被規劃成等待上課或是等待家長來接回家的地方,我覺得這個地方太大以至於Taen老師無法壹個人顧得過來。我走向那間用玻璃窗隔開的小房間裏,門口有壹塊綠色的牌子寫道‘咨詢處’。
“有什麽可以幫您的嗎?“在我打開門走進去之時,壹個甜美的方言聲響起。我看向坐在桌子後面的那個工作人員,滿手都是資料。
“額…”我應該裝得自然點,“我想為我侄子咨詢下輔導課的事情。”
“哦!當然可以,不知道感興趣學什麽學科。”
“Taen老師教什麽學科?”
“教生物和化學。”女子甜蜜地笑看著我。
“若我想見壹下Taen老師,我可以在哪裏見到他。”
女子的笑容變得有點僵硬,“現在Taen老師正在上課,大概7點鐘下課。”
女朋友剛剛過世,可他反而能繼續授課,更加讓我內心覺得震驚。“謝謝,那麻煩妳轉告Taen老師壹聲,有人想見他,我在前面等。”我轉身走出了玻璃房,徑直地走到中學生那邊坐下。
我坐看手中Puet的手機,在想到好朋友有可能被殺了時,內心不禁有些驚恐。我走到這樣做很冒險,因為隨身並沒有帶任何武器,可我要利用好這個人多的地方來保護好自己。我需要的是見到那個名為Taen老師的長相,身材以及說話聲。如若Taen真的是壞人,至少站在他面前,也表示我不會畏首畏尾,被另壹方牽著鼻子走路。我要把這個人抓進監獄,並把Puet換回來。
時間緩慢地過去了,我看到孩子們稀稀落落地走出教學樓,直到只剩下我和壹個坐在房間角落裏玩著手遊的小女孩。墻上的時鐘顯示七點整,我聽到樓上的腳步聲,交談聲也漸漸大起來,接下來我看到的是壹群學生從樓上走下來,Taen老師的課應該結束了,我站起身,緊盯向樓梯處。
隨後我便看到了他,壹個身材高大的男子跟在孩子們身後下來,他身穿黑色的襯衫和牛仔褲,正和與他壹同下來的女生講解什麽的樣子。走到樓下時,那個小孩子便擡起手來行禮,而他也回禮並微笑地看著她,然後便推開門走進剛剛我進去過的那個房間裏。
我已經準備好了,我的兩只手揣在褲包裏,焦急地看向玻璃房間的大門。
Taen老師再次從那個房間裏走出來,他四周環顧了下好似在找什麽人壹樣,隨後他的視線便集中到我的身上,我看到眼前之人那吃驚的眼神。
沒有任何妳要吃驚的理由,我的嘴角微微揚起,我覺得我肯定沒有來錯。
他走過來找我,我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壹步,我略帶思索地看著這個男子的身軀,這個人的身高和體型合乎情理能成為壞人。由於他的人品和機智的面孔,讓名為Taen的這個男人看上去達到壹個好的層次,壹個符合老師身份的男人。
“這位家長想和我談談是嗎?”而我也聽到了他的聲音。
Taen老師是壹個聲音雄厚有力的男人。他的聲音能夠吸引聽者的註意力並專註於他的話語。我沈浸在他的聲音中,並在腦海裏對比曾經聽過的那個壞人的聲音。
好難說…
我記憶中壞人的聲音是低沈的,與這個聲音好像,不過通過變聲器後說出來使得聽起來比平時更有鼻音味。現在我只能說Taen老師的聲音比較合乎情理,可沒法壹次做判斷。要記住壹個陌生人的聲音實在是太難了,尤其是處在那種危機情況下,再加上頭部受到重創,我能記得住自身發生了些什麽事就算不錯的了。
“先生。”Taen老師見我沈默著便叫喚道。
我立馬回過神來,我擡起頭看向那個年紀比我小,不過個頭稍微高我些許的年輕男子,“…您是Taen老師嗎?”
“是的,我是。”Taen回答道。我看到他的目光瞥到我額頭上用繃帶貼住的傷口,隨後便立馬看下來。
“我想咨詢下輔導課的事情…”我很自然地繼續進行這個假話題,同時也仔細觀察對方的面部表情。不管什麽也好,只要是對面臉上出現的異常表情都絕對無法逃脫像我這樣的法醫之眼。“我侄子想考醫生,想要咨詢下輔導生物學課程的細節,就是您哪幾天授課,還有內容都有哪些?”
我看到了Taen老師的左邊腦袋上的什麽東西,盡管前面有頭發遮住了,可我還是能看到在他的左邊腦袋上貼了壹小塊防水的透明創可貼。有壹點點血跡滲透出來,傷口周圍,我看到壹圈紅腫的印跡。直徑大約三厘米,四周腫脹的印跡不明顯,這類型的印跡是非利器材料造成,發生的時間應該不超過24小時,由於這類型的紅腫印跡屬於較新的印跡。
在分析完之後,我就立馬快速地從頭到尾地掃視了壹下Taen老師的身材,以便查找出頭部的傷口是由何而來。我正在找尋的是他身上的其他傷口,若是他身上有瘀腫,以及手臂上有小傷口的話,受傷的原因可能會是源於交通意外,可若傷口是位於比較重要的器官之上,比方說頭部之類的,完全可以理解為那個人是被人傷害而成的。就露在衣服表面的肌膚來看,我並沒有在他身體上有發現其他的傷口。
我心中的疑惑剎那間湧起,我不記得那個壞人的額頭處有沒有什麽傷口印跡。
“周壹,周三,周五和周末下午的時候,我教生物。內容就是高中生物課本上的所有知識,我會著重勾畫出考點,可如果想要考醫學院的話,我可以專門給他開課,主攻指標考核和醫學院聯合會考試。”Taen擡起手表看了看,好似著急去什麽地方壹樣,“如果感興趣的話,就聯系在那個房間裏的Pim好了。”他只想剛剛我進去過的那個玻璃房間。
“謝謝您。”我的眼睛壹點也不松懈地緊盯著他的臉龐,若這個人真的是兇手,那他現在的表現實在太過自然了。
“不管怎麽樣,我想先告辭辦點事去了。”Taen委婉地向我告辭,然後便走了出去。我轉過身看過去,那個正在往前走的高大身軀突然停下腳步,再次扭頭看向我,我的後背不由地冒出冷汗來。
“妳是…”Taen說道。“警察,對嗎?”
我從未感到如此迷茫。
“我在案發現場有見過妳,穿著壹件印有法醫印跡的衣服,妳是那種偵察什麽線索的警察嗎?”Taen走過來找我,然後遞給我壹張紙片。
“這是我的名片,勞煩請聯系我。我想知道Jen是真的自殺嗎?”
這也許就是他壹開始見到我時有些震驚的原因。是第壹次在這個男人的臉上露出悲傷的表情。我張口楞住了,不知道該怎麽反駁他,原本應該在我見過Taen老師之後便會解開的壹切,現在反而亂成壹團找不到出口。我接過Taen老師的名片拿著。
“中午的時候,警察把我叫去警局了,然後審問了我,在發現那晚Jen屍體之前,我在哪裏。幸運的是那天晚上我去了朋友的婚禮,還接著在那吃酒席。所以便有證人幫我作證,壹整晚我都和朋友在壹起。不那樣的話,我肯定成立頭號嫌疑人。”Taen老師微微呼了壹口氣。“妳們懷疑Jen是被謀殺的嗎?”
我沒有說什麽,對於現在所發生的各種事情,大腦正在瘋狂運作中,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這是機密。”Taen壹臉不自然。“若有什麽細節是可以告知我的話,麻煩妳警察先生聯系下我,可以嗎?或是有什麽我能幫上忙的,盡管說,我都很樂意效勞。現在我先告辭去辦事了。”
盡管名片上的主人家已經走出那棟樓了,我依舊拿著那張名片。我感覺就像是轉到了山間的曲折路徑上壹樣。我難道是走錯路了嗎?我閉上眼,努力集中精力。現在所有事情看上去就像是拼圖的卡片壹樣。我努力找尋的那壹塊就是整幅圖的角落處,而且也是能讓拼圖繼續下去的最適合的壹塊。我還沒有找到我需要的那壹塊,哪怕就近壹點的也沒有。
可我還是堅信Taen老師有些可疑之處。若他是兇手,他肯定知道我是誰?現在他也許是裝作不認識我而已,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跟蹤他,看看他到底著急去什麽地方。說不定我能發現什麽證據來牽制住他,或是若我發現他要逃走的話,這也是壹條不錯的證據指向。
在想到那樣之後,我便立馬緊隨著他走出了那棟樓,夕陽的陽光快要全部落下,外面的氣溫開始寒。我左右張望著以便尋找我的目標,Taen老師正走向停放在學校大門不遠處的黑色轎車,我記下了車的型號和車牌號碼,隨後便走到停放在離門口更近的汽車旁。
我要把妳抓緊監獄,Taen。因為妳就是兇手。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四章到這裏啦,所以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嗎?感覺壹集壹個案件會好玩壹點,像柯南壹樣!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三章-我絕對不會讓別人再對妳做什麽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