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八章-表白,互撩,來看KK夫夫談戀愛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八章-表白,互撩,來看KK夫夫談戀愛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8章,每集都來壹點甜,太太太可了這劇!!最新這壹集又吻了然進行得那麼自然~小說也好好看,kk夫夫的劇,這種福利是不會少的!

“我初步判斷是急性冠狀動脈綜合征!”
我話音剛落下,時間到的鈴聲也響了起來,我雙十合十拜別模擬的老師及病患,然後趕緊起身離開了考場,接下來的題是休息題,我走去坐在監考員準備給考生再接著進入下壹個考場時稍作停留的椅子上,而這是我今天要考的最後壹題。
這樣的測試稱為客觀臨床化考試(OSCE),而這壹象征性的考試對於上臨床課程學習的醫學院學生來說是很熟悉的,是壹種讓人每次聽到名字就能打冷顫的考試,其試題被分成站點式的,限定時間內對主要題型包括病史采集,對模擬病人進行查體,實操,X-Ray片,各種各樣化驗結果解析等進行考察,當時間到,就會有鈴聲響起提示停止對那題的作答,然後輪至下壹道題。
很多醫學院學子都很討厭OSCE考試,但是對於我來說,這樣的考試是最有趣不過的了,比起坐著塗答題卡的話,這是能真實考驗妳的心智和能力的考試。
考完之後,我就趕緊跑去工作人員那邊把包包給領了回來,把白大褂草草塞進包包,然後快速跑下樓梯,今天我跟Chompoo有約,是我正努力追求著的藥學學院學生,她答應今天要來跟我共進晚餐,我跟她約好4點在大樓前面見,但因為這場超長的考試,讓我現在已經遲了半個多小時了。
我走到人來人往的都是人的樓下,大步流星的向目的地邁步,我見Chompoo正穿著短的工作服站在門口等著,她擡起手來看表,神色嚴肅。
然後我就看到有個身穿著學生服的男子走來跟Chompoo說話,我的腳步驟然停止。
那位年輕的學子面容俊朗,身材高大壯碩,他看起來比我以前看到的還要高,他那銳利的眼神看起來還透著熟悉,雖然已過了四年多也罷。
Tar!來這兒幹什麽!
Chompoo伸手指向她的左手邊,Tar輕輕點點頭稍作感謝後往Chompoo所指的方向走去,我看見Chompoo望著Tar的方向良久,直到甚至我走到她後面偷襲她。
Chompoo回過頭來,神色有點吃驚,“嗷,Ban。”
“對不起,來晚了,剛考完。”
“哦,嗯…沒事,我理解。”Chompoo淡淡的向我微笑。
“那我們…去找點東西吃吧。”我帶Chompoo離開了門口,我察覺Chompoo頻頻向後面張望,直到我們完全不離了大樓門口的範圍。
至此,我和Chompoo還保持了大概壹個星期的聯系之後,就漸漸疏遠直到完全不再聯絡了。而自打那天起我也再沒有見過Tar。
往前直走我的路漆黑壹片,天花板上掛著的燈閃爍著送來點點光芒,身體周邊的空氣慢慢變冷溫度降低,我覺得我的整個身體沈重到難以動彈了。
然後我就看到壹個男子的身影向我走近,他的右手拿著槍,腳跟與地面碰撞出的聲音響徹了這壹角落,慢慢滋生的恐懼感侵蝕了我整個靈魂。
天花板燈光如晝照亮了走向我的人的臉。
Tar
而我還覺得有繩索圈住了我的脖子,我還來不及發出任何聲音,腳下踩的地就坍塌了下去,而我的身體也隨之墜入黑暗深淵的同時脖子還被繩索勒著。
我猛的驚醒張開雙眼與此同時還伴隨著從手機裏響起的鬧鈴聲,我猛的掀開被子坐了起來,早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了進來,感覺心跳加快,全身大汗淋漓盡管天氣寒冷,但察覺說壹切都是夢,我才緩緩的做了幾個深呼吸,伸手拍拍自己的臉,把自己的魂給召回自己的軀殼,面對現實。
盡管我感覺得到在這睡的比以往的都好,但還是會在快要醒的時候做噩夢,但是夢境太逼真了,就像我夢見在我住院的時候歹徒潛進來給我打藥的時候壹樣。
為什麽會在這個時候夢見Tar?
我關掉智能手機的鬧鈴聲然後起床,然後去衛生間把自己收拾妥當了,然後習慣性的裹著壹條浴巾就從浴室裏出來了,我頂著清晨的冰涼快速走去打開衣櫃。
然後我就聽見打開臥室房門的聲音。
“嘿?!”我驚呼出聲,然後把住衣櫃門來遮擋,幸好衣櫃被放置的比較近,跟門口是在同壹條線上的,才能用開著的櫃門擋住我失禮的壹面。
“對不起。”Taen的聲音響起,我壹把拽下掛在衣架上的襯衣來穿。
“盡管是房主,我也請妳先敲門再進房好伐。”我口氣不善的道。
“對不起對不起。”Taen連連道歉,幸好他也沒有沒臉沒皮的往裏沖,“想要跟妳說壹聲說我在下面給妳備了早餐,別忘了下去吃。”
“謝謝,但是現在先出去行嗎,我正在更衣打扮。”
“好的好的。”然後我就聽見關門的聲音,我不放心的偷偷伸頭去觀望,但看到Taen不在房間裏了,就趕緊飛快的完成自己的穿衣打扮,把放在床頭上的槍放進背包。走下樓之後,鼻子聞到壹股熟悉食物的味道,我走到擺在西方風格的廚房中央的餐桌前,當我看到飯食後,我終於知道為什麽會覺得味道很熟悉了。
“711的稀飯麽?”我看著正把放在微波爐加熱好的稀飯倒進碗裏。
“關於做飯這件事,我的問題是只會伸出手指按微波爐加熱而已。”Taen把兩碗稀飯放到餐桌上,也難怪廚房看起來會那麽幹凈整潔。
Taen也算是運氣好的了,因為我對吃方面不是很挑,我和Taen在椅子上坐下,然後壹起開吃早餐,“別告訴我說總吃這種微波爐食物吧。”我問。
“沒有頓頓這樣吃啦,經常就是出外面上館子,或者從巷子口市場買打包好的吃的回家放著,但是現在我剛好沒有放著的吃的了。”Kat就是市場,巷子口市場應該是在努力Taen家裏不遠的位置,Taen看起來正陷入吃滾燙的稀飯的困境中。
“嘴裏有傷吃這種熱乎乎的東西幹嘛?”我看著眼前的年輕男子,他現在那笨拙的舉止看起來很可人,像個大男孩似的弟弟。
“這不就是沒別的吃的了嘛,除了這個。”Taen像是認輸了似的把勺子放回碗裏,““妳不要用那麽同情我的眼神看我行不。”
我輕輕搖搖頭然後眼眉低垂俯首繼續吃稀飯,Taen坐盯著冒著熱氣的稀飯,像是要等稀飯涼了再吃,“等下妳要去上班對嗎?”
“對。”
“要我送嗎?”
“沒關系。”我隨之馬上回答,“那妳沒工作嗎,怎麽這麽關註要接送我。”
“有,但是我的工作是在學生下課後才開始的,我原本就順路去醫院附近的寺廟啊,而且也是為了妳的人身安全,就這麽定了哈。”
我定定的坐了壹會兒,然後閉眼微微嘆了口氣,“隨便。”
“醫生。”Taen用手撐著下巴問,“妳不太經常笑呢。”
我轉過視線看著Taen壹會兒,“我認識的人消失了兩個,被歹徒潛入家裏襲擊了兩次,換做誰估計也都笑不出來吧。”
最後Taen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使了司機的職責把我送到了醫院,我讓Taen把車停在門診門口,我快速的下車走了進去,當我進到門診裏面後看見的第壹幕就是Fai正在病床邊采集病人資料。
“Fai!!”我聲音大到招來了醫護人員和病人都同時側目看了過來,Fai轉過頭看望著我並送了個大大的笑容,我頓時覺得整個世界都亮了,然後馬上邁步走向她,伸手抓了抓Fai的肩膀,像是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那樣看著Fai,“昨…昨天哪兒去了!為什麽聯系不上!”
Fai壹副不自然很為難的神色當聽到我的問題,“就…”她看起來不想告訴我。
我深深的嘆了口氣,出身以來我從沒有過這種心頭大石落地了的感覺,太想知道昨天Fai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發生在Fai身上的事可能有線索追蹤歹徒也說不定,“Fai妳有什麽要說給我聽的嗎?”
我剛察覺到說我這樣很失禮,因為Fai正在檢查病人呢,而且還強詞奪理讓Fai說發生了的事情,不顧她壹臉不願意的樣子,我轉過頭去用抱歉的眼神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病患,“以後再說也行,看到Fai沒事我很高興。”
我轉身就要離開,但是Fai伸手抓住了我的外套往回拉,我壹下停住了並轉過頭去看Fai,“等…等中午再說吧。”
我點點頭,“可以,到時候我來找妳。”
我邁步抽身離開直向自己小小的法醫鑒證科室走去,護士們目光壹致投向了我的同時小聲的嘀咕著,我努力的忽視,直走進檢查室然後坐到椅子上,Tik是主要負責照看法醫鑒證的案子的工作人員尾隨我走了進來。
“昨天麻煩大了去了,是嗎,Ban醫生。”Tik問。
“是的,話說Fai是什麽時候回來的?Tik妳知道嗎?”
“下午值班護士說,Fai醫生大概在晚上十壹點的時候打電話到門診部為突然失蹤道歉來著,說是有點事情,但我也不知道是什麽事,說是要請假,然後按原來那樣上早上的班,然後護士還抱怨說結果打電話告訴Ban醫生聯系上Fai醫生了卻沒聯系上。”
門診那邊留的我的號碼可能還是我原來那個被偷了的手機的手機號碼,“謝謝妳,Tik…”
Tik雙手抱胸看著我,“Ban醫生,我想跟妳聊兩句可以嗎?”
我擡頭看向眼前這壹副表情像是要兇我的年輕護工。
“Ban醫生自己也知道是嗎?就那幫女的私下都怎麽說的妳。”
我覺得我應該是知道的…
“我不想讓我那可愛的Fai醫生來喜歡Ban醫生妳這樣披著虎皮的女人。”Tik和我交情相當不錯,甚至是可以談私事的那種,但這是第壹次她這樣直接的說這件事,“去年妳跟Kai交往了壹小會兒就分了,然後又拈花惹草的,要是妳沒打算跟Fai醫生來真的,就放過人家Fai吧,我求了。”
“啊…”我擡起手按太陽穴,Kai沒跟人說過是她要跟我分的嗎,“我對她不是認真的,不再去打擾她也行,Tik這樣滿意嗎?”
Tik滿意的笑了出來,“好的,花心的男人就得接受命運的安排,要是讓我再看見妳去找Fai醫生的話,我可是會打妳的哦。”她把病人表冊遞給我,“可以請第壹個案子了。”
為了躲避不讓Tik打,到中午的時候,我讓負責推輪椅的工作人員幫我傳話給Fai,約在醫院門口的粉店見,以便聊聊昨天發生的事情,坐在我對面個子小小的女醫生的臉色看起來比平常要蒼白,點好了吃的之後我才開始進入主題。
“昨晚發生了什麽?Fai。”
Fai肩膀垂下向我靠近,壹臉驚恐,“昨天中午,有壹群四人組的小混混來我家,也是我自己大意的把門打開了,那群人就壹窩蜂的躥進了我家。”她深深的吸了口氣,“他們把我的手機和錢包都奪了過去,然後用我的手機打電話給我哥,原來是我哥欠了高利貸,好幾十萬呢,加上利息的話得上百萬,那幫人要我哥在今天之內把錢都還上,然後就把我抓去做擔保了。”
在聽Fai說的時候,我的眉毛壹緊壹緩的動著。
“我老早就知道了,我哥在外面借有高利貸,但是那些債主也從來沒來找過我,但是不知道為什麽昨天回來找我,所以Fai就哪兒也去不了了,那些小混混也把我的手機給關機了,他們把我壹直扣到了九點,然後說老板說從我哥那收到錢了,然後他們才從我家出去,並把我的手機和錢包也都收走了,我頻頻打電話想聯系上我哥,但是也是沒有回音,他可能是不想讓任何人找到他吧。”
“Fai去報警了沒有?”我問。
“做了筆錄了,我跟警察詳細解釋了那夥小混混的特征,結束的時候警察說,應該是跟晚上打劫摩托車司機是同壹夥人,然後警察說會采取行動找到他們。”
是晚上喜歡打劫摩托車司機的小混混嗎?
這群小混混給Fai的哥哥的債主工作,突然讓人把Fai扣住,盡管以前從沒有過,這很像是故意要讓Fai在我泄漏Jenjira案件的信息給Taen的第二天失蹤,但那群人也是是短暫的扣住Fai而已,沒像律師那樣直接失蹤,這是為什麽呢?
不知道我的事跟Fai的事情是否有關聯,但是我看到壹些零星部件,是拼圖的壹角的部件,是最適合作為開始拼圖的第壹塊部件。
“那Fai知道妳哥的債主是誰嗎?”
Fai搖搖頭,“不知道,但應該是壹個非常有勢力的人。”
我向後靠著椅背,努力在腦海中把信息拼補到正確的位置,看來我需要點私人時間來計劃接下來要怎麽做,其壹按目前我所掌握到的可以確定的是,我正卷入到壹位很有勢力,涉及的關系甚廣,從警察到晚上打劫摩托車司機壹眾的暴徒都有。
Sorawit,粽子小哥,我的鑒證病人,是另壹個跟那群人有沖突的人,我覺得是該追訂粽子的單的時候了。
Sorawit打開法醫鑒證室的門,抱著有生以來最激動的心情,他還穿著黃褐色短褲的學生套裝,手上提著比上次還要多的粽子,我交叉著雙腿坐著,雙手抱胸的坐在檢查椅上等著。
“薩瓦迪卡噗,醫生。”Sorawit雙手合十行禮,姿勢很可人,我雙手合十回禮。
“放學了嗎?來的真快。”我壹邊說壹邊微笑的看著男孩,Sorawit伸手去抓腦後勺十分害羞。
“嗯,放了就趕緊回家去拿醫生訂的粽子給送來這。”
我轉眼去看他手上提著的粽子袋,“我沒點這麽多啊。”
“送…送的,我媽說搞活動買壹送壹。”Sorawit回答的磕磕絆絆的。
“是嗎?還以為說是喜歡我然後想讓我多吃點呢。”我對男孩還是帶著笑容的。
清邁男孩那白皙的臉蛋轉眼間便通紅了起來,“醫…醫生。”
“把粽子放下然後我們坐下來好聊好嗎?”我指著放在我前面的椅子,Sorawit顫顫巍巍的走過來坐下,把那袋粽子放到了桌子上,“怎麽樣?傷口還疼嗎?”我抓過Sorawit的手來看現在已經結痂了的傷口處。
“不…不疼了。”Sorawit的臉還紅著,因為害羞。
“嗯,那就好。”我看著男孩那被長形的不鋒利的鈍武器碰撞出來的瘀青,“我想問妳壹些問題可以嗎?Sorawit認識那天用木棍打妳的人嗎?”
男孩垂著臉思考,“噢對,也算認識的,但是我也沒跟誰說過,害怕他們會再次來打我。”
我坐直了身子,當聽到Sorawit說認識那幫人,但是不敢跟人說因為害怕再次被打,“那能不能告訴我那人是誰?”
“認識其中壹個人,是學校裏的學弟,是快要被學校開除了的壞學生,不太願意按時來上學這樣,但是另外三個就不認識了。”
我點點頭表示知道,“那知不知道那幫人給誰打工啊?意思就是說,有誰是他們的老大這樣子的嗎?”
Sorawit搖搖頭,“也不知道呢,但應該是有的,但因為大家都害怕,我朋友跟我說,那幫人不管犯什麽事,警察都不會抓的,就這樣壹直放任自流。”
“哦,是這樣子啊,真替那附近的人擔心呢,因為我也遇到過晚上被打劫的人,也都好幾起案子了,Sorawit妳自己也要小心哦。”我伸手去拍拍他的腿,Sorawit微微縮了縮,“要是Sorawit知道更多關於那幫人的消息,就再來跟我說說哈,因為我碰到了好幾個這樣的案子了,這樣我也能及時給我的病人們提個醒。”
Sorawit露出了個大大的笑容,看起來很開心,“好的,回頭我去問問朋友,以防有誰知道更多的消息呢。”
我從門診出來,手表的時針告訴我現在是四點四十五分了,我剛壹出來就看見司機已經站在門診門口那排椅子旁邊了,身著黑色襯衣的高個子向我走近。
“怎麽今天下班這麽晚?”Taen做出要走進來抱我的肩膀的姿勢,“去車上吧。”
我趕緊邁步脫離Taen長手臂的範圍,讓Taen的手臂空劃過空氣,“這是正常的下班時間啊,要是不方便,下次我就自己來吧。”
Taen快步跟上我的腳步跟我並排而走,“我只是以為妳是四點下班,我五點有課,現在這時間就有點緊湊了。”Taen擡起手來看手表,我觀察到Taen的手表是Smart watch那種,很明顯這個人這個人有足夠的錢能夠買這類不太必要的東西,“讓我先送妳回家呢還是跟我壹起去學校呀?”
“要是跟妳壹起去學校的話,讓我在哪裏等?”我立馬回問道。
“我有個私人獨立辦公室在樓上,妳可以去那裏坐著辦公等我。”我和Taen走到Taen那輛正停在擋住別人車的車位上的車,“我覺得妳應該也不想壹個人待在家。”
Taen所說的也沒錯,我努力最大限度的減少讓自己落單的情況好幾天了,Taen按下車鑰匙解鎖鍵,然後他接下來的動作是給我開車門。
我看了Taen的行為之後皺眉,“Taen,咱們得來聊聊這件事…”
Taen老師伸手向車內,“醫生妳先請吧,等上裏面之後再聊醫生想聊的事情。”
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坐進了有人開關門的車上,Taen繞過去坐在駕駛座上,啟動車然後駛離停車的地方,“醫生想跟我聊什麽啊?”
我轉過頭去看他,“妳是男的對嗎?”
Taen轉過頭來看我,神色疑惑不解然後轉回去看路,“男的啊,不然讓我是什麽?”
“是男的那就不會握手,不會擁抱勾肩搭背,不會給另壹個男的開車門。”
Taen咧嘴笑,“嗷,不能做嗎?”
“還是說妳對每個妳認識的男的都這麽做?沒人說妳是Gay嗎?”我開始對Taen手起刀落咄咄逼人。
“不是對每個人都這樣,我只想這樣對妳。”Taen壹臉平靜的說,“而且我也不是Gay因為我喜歡的是女人。”
為什麽Taen的說辭完全跟事實這麽違和,“那要是這樣的話,就別用對女人做的那壹套來對我,我不喜歡。”
“那妳記得提醒我哦,要是我再不小心那樣做的話,因為有時候我沒註意到,跟著自己的直覺來Take-care妳了。”
長這麽大以來,在我的生命裏從沒這麽想踹壹個人過。
“算了吧,做了的就過去了,但要是有下次我可真的會開罵。”
Taen呵呵的微微笑,“罵了能頂什麽事,不管怎麽樣妳還是要跟我待壹起的。”Taen停在紅燈前,我懶得跟他說了的嘆氣,“今天我沒有出去搜尋歹徒的信息呢,我不知道要從哪裏開始,打算要來先跟妳通通氣壹起做個計劃,今天醫生有收到更多的信息嗎?”
“行…”我從車窗往外看,““我找到了壹些線索,等妳上完課壹起捋壹下吧。”
“好的。”
Taen把車停在跟培訓學校門口不遠斜對面的行人道上,積極向上的小孩來來往往,我目睹著這所培訓學校的成功,回過頭來看向它的老板,“妳是怎麽把那麽多孩子騙來這兒的?”
“沒騙啊,湧進來跟我學習的孩子多是因為泰國教育系統的失敗,我是第壹屆考中央大學招生制度(泰國的高考招生制度:CUAS)的人,所以我很清楚這時代的孩子的痛點。”Taen熄了車的引擎,“醫生趕上的應該是入學考對嗎?真幸運。”
我伸手去開車門,“是的,考的是入學考,因此也應該知道我的年紀比妳大,要做什麽也都客氣點。”我應該要更多的去了解Taen的背景,萬壹發現壹些什麽可疑的事情呢,“妳壹個以第壹名的成績畢業於生物化學專業,為什麽要來開培訓班?怎麽不繼續考研或者搞學術論文或者當大學老師呢?”
“我想回老家,有母親要照顧。”媽媽嗎?聽Taen說起過說他媽媽久久才來他家住壹下,Taen從車上下來,“等以後咱再來面談吧,咱們在壹起的時間還長著呢,但是現在我必須要趕緊去上課了,麻煩妳爬樓梯上到第三層,會有壹扇白色的門在右手邊,開門進去就行,要是要拆或者搜查我的東西的話,還請歸回原來的地方哦。”
還猜對了,說我壹定會去搜查他的東西的,我覺得我不能輕視獲得榮譽畢業生的Taen老師的智商呢,這個男子是個聰明人,愈發的讓人感到害怕,我現在選擇相信Taen老師,但是我也應該以防萬壹有所準備,關於Taen也有可能跟Jenjira的死有關系也說不定呢。
我在Taen老師那擺放的簡易而整潔的辦公桌椅上坐下,這間辦公室看起來跟他的家壹樣寬敞,文件被整理得井井有條的排放在書架上,沒有隨便亂放的,房間的另壹邊擺放著黑色燈芯絨的沙發和咖啡桌,讓我可以猜出Taen的個性之壹,就是他是個講衛生愛整潔的人,我轉過頭去看立在辦公桌後面的擺櫃,我看見顯示獲得榮譽稱號標誌的Veerapong Yotsungnoen的學位證,有領學位證時候的照片,以及跟來上補習班的學生的合照,除此之外我沒看到還有其他什麽東西是跟Taen老師的過去有關的。
既然Taen也已經知道了我會翻看他的東西,我就毫不客氣的打開了辦公桌的抽屜,進入我視線裏的只有文具,高中課本,筆記,以及Taen老師自己寫的生物科學和生物化學的書。
手機鈴聲響起,我從褲子口袋裏掏出手機,看了看打電話來的名字。
Em隊長
嗯 ,Em,我快速的接了起來。
[怎麽樣?Ban醫生,還好嗎?]聲音洪亮的上尉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我知道隊長給我打電話可不是來慰問生活狀況的,“挺好的。”
[想問問關於Jenjira的屍檢報告進展到哪兒了,醫生的時間來得及嗎?還是說還要延期?]
“來得及。”我決定了要在七天之內把報告給交了。
[OK,對了,之前妳跟我說Jenjira是他殺的,現在還堅持這個觀點嗎?因為我實在搜集不到什麽東西,沒有痕跡可以表明說在那天晚上有別人潛入Jenjira家中,沒有打鬥的痕跡,沒有撬門的痕跡,沒有人發現在那棟樓中有可疑人的出現,然後那壹層的攝像頭早就壞了。]
攝像頭壞了嗎?我呵呵的笑,不確定隊長有沒有聽到,“可能就那樣了。”
[什麽意思呀,Ban,那血檢結果有檢出化學成分,毒品成分或者毒藥殘留或者其他證據可以證明致死的行為嗎?]
“所有檢查值都呈負數,然後沒有過度服藥。”我停了壹下,“Em…”
[嗯]
“我重新核查了,之前我說我檢查發現Jenjira像是被勒脖子之後…我應該是理解錯了。”
[嗷]Em 隊長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很是吃驚,[所以到底是怎麽回事!]
“致死的行為因素…自殺也是有可能的。”我的心壹下緩緩恢復了,當我把剛才那句話說出口後,“當Jen死的時候…可能摔倒掙紮導致了脖子上嚴重的創傷。”
[原來是這樣,Ban,我可相信妳了,派了壹大隊人馬去搜集查驗。]我聽見Em隊長嘆氣的聲音,[不管怎麽樣,還請寫進報告裏面,希望後面不會有問題尾隨而來。]
“嗯。”我輕輕的應了聲,然後Em隊長就掛斷了電話。
為什麽會這麽容易,太容易了,隊長都不會覺得裏面有什麽不對嗎?還是說隊長也是這條鏈子中的壹節。
我正壹步步攪進了已經被布好了的局線路中,這壹步就是我要在報告中寫Jenjira的自殺的,我把疲軟的身子往後倒向椅背,把眼睛閉了壹會兒,然後彎腰把放在地上的自己的背包拿起來放到大腿上,從背包裏抽出壹份文件放在Taen的桌子上。
文件頁首帶著國徽標誌的印記,標題清晰明了的寫著警察總署…屍檢報告。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8章到這裏啦,劇裏醫生在醉酒的情況下,壹吻打開了老師的心,所以才會有以後的種種,老師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的。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七章-那樣的話,回來我家住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