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夫夫第12篇-當Type知道了這件事

甜橙夫夫第12篇-當Type知道了這件事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 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12篇部分!No真的是很可愛,怕Type的這壹趴也是很可愛,再者就是Type真的很帥氣呢!哈哈!太愛他們之間的關系了!

“妳先冷靜點啊No,先喝點水。”
“嗚嗚…嗚嗚…嗚嗚…”
此時,在Tarn和Type的房間裏,情況正在變得有點不正常了,氣氛也有點不太融洽。那位從大壹開始就揚言要帶領著校隊碾壓各大高校足球隊的前任校足球隊隊長,正在使勁地抽噎著,雙肩不斷地發抖,淚水順著兩邊的臉頰汩汩流下。這陣仗,搞到那張本來就很普通平凡的臉,變得更加慘不忍睹。而現在他們兩個也並沒有說什麽,只是坐在對面,面面相覷。
Type沒有見到過自己的這位朋友哭泣,除了去年,No沒有像大壹的時候那樣成功帶領著校隊打進半決賽時哭過壹次。那時候No幾乎安慰了每壹個學弟,給每壹個隊員打氣,但沒有人能比他更清楚,其實No比誰都傷心。
No沒有在人前流淚,但是等他們坐車回學校,其他人都分散回宿舍,只剩下他、No和Champ這三個從大壹開始就在同壹個球隊裏的人之後,這家夥才爆發了出來。壹邊哭壹邊吶喊著自己的挫敗,哭得撕心裂肺,說自己親手讓他們從大壹開始就堅持的夢想破滅了。
那是唯壹壹次,Type看到這位好朋友流淚。而今天,他又壹次看到了。
這壹次比上次更加的嚴重…上壹次他只是大聲哭了出來,壹邊哭壹邊吼,還不時地咒罵對方的球隊,僅此而已。哭完之後,他還是那個值得讓隊員信賴和尊敬的隊長,還是那個能力超群的學長。但現在,壹向樂觀堅強的老友正像壹個瘋子那樣哭得歇斯底裏,任憑自己的淚水不斷湧出,根本不在乎身旁的是誰,還在嘴裏喃喃說道…
“我好心痛啊,Type,操他媽的!痛死啦!嗚嗚…”大滴大滴的眼淚再次如泉水般湧了出來,兩人在對面看到都無奈嘆氣,然後去抽了好幾張面巾紙,對折了之後遞給他。但是…他不接。
“嗚嗚…他媽的痛死啦!”No還坐在沙發上,把自己的雙臂放在膝蓋上,然後低頭把臉埋在雙掌裏。他壹想到那個男孩,他的淚水就止不住地往外流,他的雙掌都幾乎濕透了。壹想到對方欺騙了自己多少事,他的心就如電鉆往裏鉆壹般的痛…痛到他無法承受。
痛到說不出話來。
痛到…
啪!
“哎呀!嗚嗚嗚…妳打我幹嘛啊?”他還沒來得及更加的歇斯底裏,壹只大手掌就已經不偏不倚地打在了No的天靈蓋上。No趕緊循著手掌看過去,然後他就看到壹雙正在摩挲的大手掌,接著他再往手掌主人那邊看過去。只見手掌的主人此時正在擠出壹絲邪惡的笑容,他的男友也不敢上前阻止。Tarn只好尷尬地笑了笑,就好像在替自己的男友進行著無聲的道歉。
“哭夠了沒啊!”
“還沒…”
No想回答說自己還沒有哭夠,還沒有哭到痛快。但是當他看到朋友那雙犀利的眼睛時,這個已經流了壹公升眼淚的家夥就趕緊閉了嘴。接著,No再次把自己的頭埋在膝蓋上,他感覺到自己的天靈蓋還在隱隱作痛。不過好像是因為天靈蓋被打了壹下,他的淚水就像被關了的水龍頭壹樣停住了。Type見狀把紙巾遞到了他的面前。
“馬上把眼淚擦幹凈!”
“哦…哦”
我發誓,從大壹開始我就沒有怕過妳,不像現在這樣,我發誓,真的。
這位揚言從未害怕過朋友的人(?),只好乖乖地接過紙巾,像個受了委屈的小媳婦壹樣在那裏慢慢擦拭眼淚。而且他還不敢直視對方,因為他害怕對方會把自己的頭都吞下去。
“所以妳到底哭夠了嗎?”
“如果我說沒…”
“那我就再揍妳壹頓。”

如果可以的話,No肯定會當場就吼了出來,Type妳這個狠心的男人!但由於他對面的這個人正用壹種兇狠的眼神看著自己——每當Type心情煩躁的時候就會這樣。雖然此刻Type的情緒已經比剛才平復了不少,但是如果再發生壹些他無法忍受的事情,他就不會做無謂的忍耐。No壹想到這,只好抽噎地說。
“那就當我哭夠了吧。”
我這真的不是在怕他啦。
Type聽到之後笑得牙齒盡露,然後把Tarn手中的水杯奪了過來,塞到No的手中。
“全部喝完。”人家請妳喝水妳就喝完唄,難道要白白浪費水資源咩。Type看到No乖乖地喝水,也滿意地笑了出來,然後才接過空杯子。剛剛失戀的人喝完水之後,用壹副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老友,也不管自己的鼻涕都已經快流進嘴巴裏了。於是,Type開口問道。
“好點了沒。”

No聽完之後,就用壹種備受感動的眼神看著眼前這位心情焦躁的老友。
“妳這是在關心我嗎?”
“妳是傻的嗎?No!妳是我的朋友啊,我不關心妳關心誰啊?妳是水牛嗎?”這位毒舌的人,雖然在學弟學妹們的面前已經收斂了不少,但是面對著自己的老鐵,他還是沒有忍住要毒舌壹番。No聽到之後很想笑,但是卻笑不出來,他只是感覺到好很多了。至少他還有朋友關心他,至少他還有個依靠。
Type看在眼裏,輕輕地舒了壹口長氣,然後大力地拍了壹下對方的肩膀。
“妳是我的好朋友啊No,我不關心妳我去關心誰啊?就像妳關心我壹樣啊。”No正想向對方報之以壹種感恩戴德的神情,誰知道對方突然把壹卷紙巾塞到了他的面前。
“但妳還是先擦擦眼淚吧,看到妳這個貓樣都要洗眼了。”聽到朋友這麽說,No趕緊乖乖行事。Type此時也抓緊時機跟男友來了個對視,兩人都輕輕舒了壹口氣,No這家夥終於不哭了。這樣兩人才能好好了解事情的經過,才能弄清楚他到底因為什麽事才哭得這麽梨花帶雨。
直到臉上的淚水和鼻涕都被擦得七七八八、只剩下他鼻子裏的抽泣聲,Type才開始瞄準話題重點。
“到底怎麽回事啊?妳說妳被小屁孩騙色了…是不是那個Kla啊?”
“嘿!妳咋知道的啊!”
No還沒來得及說,眼睛就已經瞪大得像對銅鈴(0),然後擡頭看著朋友。Type壹掌拍在自己的額頭上,然後自言自語道。
“我就知道!”然後就轉過身去問Tarn。
“我就跟妳說過了,那個小孩就不是個省油的1,好像時時刻刻都要生吞了No似的。他的眼神就跟妳當初要吃了我壹樣。”
“Type,我哪有表現得這麽明顯啊。”混血男友輕微地搖了搖頭,為自己辯解。而Type則咧開嘴巴笑了起來,還在堅持己見。
“信我,妳那時候的眼神跟那個小孩的很相似啊。”
Type說完就轉回去找自己的朋友。
“妳被騙色多久了啊?”
其實No很想問對方,他是怎麽看得出來的,是怎麽知道的。因為Type也是幾天前剛剛在商場見過Kla。但是當No看到Type和他男友都沒有多問什麽了,他就覺得自己應該把所有的事情和盤托出…如果全部都說出來,他就有可能會幫自己解決問題。
“呃…壹個半月了。”
“壹個半月?”腦子轉速超快的Type,正在腦子裏飛速拼接各種事情的細節,然後迅速找到了壹個半月前的具體時間地點事件。
“就是去喝酒的那天!”
“嗯。”壹聽到對方的回應,Type的眼睛都難以置信地睜大了,但是他並沒有多說什麽。他只是大力地撓著自己的腦袋,然後在口中自言自語。
“那天我還特地送妳回家,看著妳進家門的啊!妳還是難逃壹劫啊?這個社會也真是太可怕了吧!連妳這種長相的人…”其實No很想插壹句“像老子的長相也是有帥哥騙色的啊”,但當他壹想到自己是被對方“玷汙了清白之軀”,他又覺得…很傷心。
“閉嘴!如果妳再哭,老子就把妳踢出去!”

No聽到之後趕緊安靜如雞,看著眼前這個身材魁梧的南方仔,壹直以來他都是朋友圈中最強壯的那個。
之前試過壹次,Type跟Tarn發生了矛盾,情況嚴重到要分手的地步,但是No也沒有看到過他流淚。他只是壹心壹意地想把Tarn追回來,那時候No真的很佩服Type啊。那時候,Type不僅幫自己和男友解決問題,他還幫所有人解決了感情糾紛。所以,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夠幫到自己,那個人就只有…Type了。
“那到底發生什麽事啊。”這回換了Tarn來問,他的口吻更加的冷靜。No再次把頭低了下去。
“那晚我喝醉了,走錯房間,去了我弟弟的房間,而Kla正好在那房裏,於是就…啪了。”
“聽起來好像是妳上了他而不是他上了妳啊。”Type真的不能再隨便發表意見了,否則這家夥還真的順著這邏輯傻逼下去了。
“對吧!所以我才相信那家夥的話,我也以為自己上了他。所以我才要答應跟他在壹起,因為我奪走了他的第壹次!!!”對自己的智商很有自信的人如此說,但是Type聽完之後無奈地搖頭。
“那個家夥不可能是個處男吧,他長得這麽帥…妳肯定是被騙了吧。”
“啥?”No楞住了,看著眼前這位分析得頗有道理的朋友。
“長這麽帥還是處男?打死我也不信啦!妳看Tarn這家夥,從十四歲開始就跟人鬼混啦!他十八歲遇到我的時候,對於那方面的經驗比專家還要專家呢!妳再看看妳們家那個小孩,都不知道睡過多少人啦。看他的顏值,估計也有二十個人了吧。很有可能,他從十三十四歲的時候就開始泡妞了呢。”Type的分析讓No驚訝得目瞪口呆。Type分析完之後,No才開始壹五壹十地說出來。
身為研究生的Type趕緊讓No把所有的事情像倒籮筐壹樣抖了出來。這些事從Type的角度來看…完全不是那麽壹回事啊!
包括…’房間裏的紅色相框,妳別傻了No,破綻百出啊,他是故意讓妳拿起來看的。’
包括…’生病了還可以吃妳,神經厚!生病到發高燒了,誰還會有心情想做羞羞的事啊。我生病的時候Tarn都會休養生息幾天,他生病的時候我還背他去醫院呢。沒有人生病的時候還是色性大發的。’
包括…’妳剛準備去玩,他就正好打電話跟妳說他爸媽要離婚,這也太湊巧了吧!’
包括…’他媽都來了,妳還信他。妳幹嘛不去跟他媽聊幾句啊。我覺得他媽媽看到自己的兒子帶男人回家估計也很吃驚吧。如果不吃驚,那就意味著他經常帶男人回家啊,所以他媽媽都覺得習慣了。’
這壹切猶如雨天霹靂,讓No渾身冰涼。
“那天我看到他就覺得有點奇怪,他看著我們的眼神也不是很友善。還有他抓住妳,靠近妳,表現出壹種很強的占有欲,就好像他是妳的主人壹樣。但是妳看不出來也不奇怪,因為就連我罵Tarn把我照顧得太好搞到我成了廢人,妳也沒有聽出言外之意。妳還說我幹嘛要罵他。”也對哦,No有時候覺得很奇怪,為什麽Type會無端端罵男友呢,現在他終於明白了。
Tarn那是在故意順著老婆的性子走嗎,讓老婆依賴他,但是每次Type都知道他心裏的小九九。
“也就是說,壹直以來我都被蒙在鼓裏?”在得出結論之後,No把自己蒼白的臉垂了下來,然後看著在壹旁默默點頭的Tarn。
“那天我也看到,看到他看著妳的眼神,就是那種害怕被人搶走玩具的小孩的眼神。”
“妳這話說的太客氣了,妳應該說是壹只害怕被人搶骨頭的狗。”Type正在怒火中燒,而脾性比較冷靜的Tarn則說。
“他騙妳是事實,但妳確定他沒有愛妳嗎?”

這個問題並沒有得到正面的回答,除了…
“不知道。”現在他什麽都不知道了,只知道低下頭去盯著自己的腳,看樣子估計是又想再哭壹次。Type看到之後長嘆壹口氣,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那妳呢?愛他嗎?”
No馬上就楞住了,兩邊肩膀都僵住了,雙手揉捏在壹起,雙眼緊閉,像是不太願意接受這個事實。實際上他已經將自己的心許給對方了,整顆心都付與對方了。但是沒想到兩人的愛情最終會變成壹種來自對方的欺騙。然而,有壹件事他很明確。
“愛…我愛他,非常愛他。”
對,他很愛那個家夥,否則他幹嘛拋棄壹切去找他呢?也正是因為愛,他現在才會如此痛徹心扉。好像這個回答並沒有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因為Type聽完之後輕輕點了點頭,然後思考了好壹會,感覺像是在思考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最重要的是…Type轉過頭去看著朋友的臉。
No不是那種驚為天人的帥哥,但是品行好,每當別人有困難的時候他都會挺身而出,救人於水火之中。所以他在朋友中很有威望,大家都很尊敬他很愛他。但是,大家都把他當作學長、學弟或者好朋友,沒有人曾經對他有過別樣的情感。Type有時候也會想,正因如此,No也從來沒有想過會真正喜歡某個人。
每當No泡妞失敗了,也就哭喊個兩三天,然後再繼續回去踢球。No就是那樣的人,如果被人拒絕了,他也不會死纏爛打。正是他的不死纏爛打,才會讓那些女生覺得他不是個真心的人,所以她們也不太喜歡跟他耍,不太跟他較真。但那個小孩子…
從壹個局外人的角度來看,那個叫做Kla的孩子長相帥氣,有豪車開,前途無可限量,無論怎麽看,他隨隨便便都可以把任何壹個人追到手。其實他不用親自出手,就會有壹大票妹子…又或者是小鮮肉排隊排到拉瑪八世大橋來找他,他想要什麽樣的都應有盡有。但是不好意思,No這種長相的人算不上可愛咯。如果Kla想跟男生睡覺,去找壹個比他更可愛更帥氣的不是更好嗎?如果他喜歡那種有肌肉的,就像Tarn喜歡自己的肌肉壹樣…不,No也沒跟他壹樣有肌肉呀。
簡單來說,No的顏值身材對於男生女生來說都很沒有吸引力,為什麽會有這麽壹個人願意下重本上演這麽多的戲來得到他呢?
如果想嘗個鮮,吃完就扔…那天晚上吃完之後就可以結束了啊。
不,那個小孩子並沒有用完即棄,越聽就越覺得對方是經過壹番周詳的計劃。對方制定了如此壹系列詳細的計劃,就為了騙No的色?
不可能!
Kla不僅僅是想要得到No的肉體,這種做法很明顯是已經墜入愛河的節奏啊!
Type是這樣的人,等他冷靜下來之後,他就表現出驚人的洞察力。尤其是這麽多年來跟某個戲精鬥智鬥勇的經驗教會了他如何去觀察很多方面的細節。因為他害怕自己會再度被人欺騙,所以,在他的眼裏…那個孩子是真的愛No。
只是…該不該告訴他呢。
想到這,Type就看著眼前那個生無可戀的朋友,然後他才…冷笑了壹下。
Tarn看到之後輕輕地搖搖頭,因為他知道…Type想到了壹個好辦法。
“那如果他來跟妳道歉,妳會怎麽辦?”
“我…不知道。”No無計可施地回答,讓這個想要幫助朋友的人笑了起來。
“那如果他愛妳呢?妳會怎麽辦?”
“不可能!”No聽到之後趕緊用壹種堅定的語氣打斷,同時擡起頭來,說這是壹種不可能的事。
“相愛的兩個人會這麽欺騙對方的嗎?他騙了我啊!他幾乎騙了我每壹件事,他從來都沒有對我說過真話,他只是想上我而已。”
No,上妳…沒必要搞這麽多小動作吧,但妳這樣想也好。
Type點點頭,看到朋友毛裏毛躁的,然後繼續問。
“那如果他真的愛妳呢?”
“但是他騙我啊!”這壹回No聲音軟了下來,而他的眼中也閃爍著壹絲希望的光芒。但是他隨即又恨不得扇自己幾巴掌了,剛剛發現被那個小屁孩欺騙,壹知道對方是愛自己的就心軟了嗎?
Type看在眼裏,邪魅壹笑,然後開始加料。
“我不知道妳們家那個是否真的愛妳,但是妳想想看啊No,妳都被人騙到這個份上了,他說愛妳妳也信了,妳真是比蠢牛還要笨啊。這人的嘴巴啊,說什麽都行啊,如果沒有經過證明,妳是不會知道對方愛不愛妳的。我是說假如對方來找妳復合,也許對方也是抱著繼續啪妳的目的來跟妳復合的…我這個老鐵可不會這麽反反復復被人騙的對吧。”說完就在臉上堆滿了笑容,然後靜候對方的回應。
對呀,他還可以再次相信Kla的又壹次解釋嗎?
“那我該咋辦啊?”聰明的Type聽到之後笑開了花…這個笑容可以說是非常的…邪惡了,跟Kla的比起來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妳敢騙我的朋友,就讓妳嘗嘗我的厲害。
“妳壹定要硬下心腸啊,千萬不能心軟,他說什麽妳都不能信啊。除非他能夠證明給妳看。”
朋友的話還在No的腦袋中回響著。自從他離開朋友的家,騎上摩托飛馳回家,直到他看到那輛豪車還停在自己的家門口,他都在品味著這壹番話。車停在家門口,也就是說那個家夥肯定還沒有回家,但他不敢相信對方竟然就坐在…家門口。
城市郊區的黃昏,殘陽如血。
“No哥!”Kla看到之後迅速站起來走向No,No留意到對方那白皙的手臂和脖子上布滿了蚊子包,心中竟升起壹絲絲的…同情。
‘如果他表現出壹副很可憐的樣子,千萬不要相信他啊!’
此時,老友的壹番忠告馬上浮現在他的腦海中,他馬上表現出壹副堅定不移的表情,慢慢搖頭,然後閃開。
“No哥,妳先聽我說啊。”
“我不聽!”
No跟自己說,不要好了傷疤忘了疼啊。他的謊話壹套接壹套的,怎麽可以去相信他呢?於是他無情地甩開了對方的手,也不去看對方的臉和眼神。因為Type提醒過他,就算他擺出壹副可憐巴巴的樣子,也不應該動惻隱之心。等他的心情稍微平復了壹點,他倒是很有興趣想聽聽對方是怎麽解釋的,但是與此同時心中也想起了Type的話,Type說對方肯定又會撒謊的!
這個前任的足球隊長,以前壹直都是很信任他那位軍師的忠告,這次他跟自己說,盡量不要去看Kla那個充滿了擔憂、悔恨、內疚和自責的眼神。於是他只是死死盯著自己的雙腳,然後苦笑。
這壹個多月來自己怎麽會對這個家夥的鬼話深信不疑!
“No哥,妳先聽我說啊,聽我解釋啊,我是真的愛妳的。我做的這壹切都是因為我愛妳啊…”
啪!
“相愛的人會這麽欺騙對方的嗎?Kla!”
Kla說話的語氣非常著急,生怕對方沒有耐心聽完,No聽完之後馬上用手大力推了壹下Kla的胸膛,然後大聲吼道。Kla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壹推驚呆了。
他從來都沒有見過No哥如此生氣,但這是他…應得的報應。
“那我問妳啊,相愛的兩個人會這樣欺騙對方嗎?會壹個謊言接著壹個謊言地說嗎?妳知道我有多關心妳嗎?妳把我的關心還回來!”No的聲音充滿了憤怒,他再也不相信了,他再也不信這個家夥的任何壹句話了。
這個家夥幾乎每句話都是謊言,Type也說如果對方說愛自己,自己也不會相信的了。
“我是真的很愛妳的,No哥,我做的壹切都是因為我愛妳啊!”Kla也在盡力向對方傳達自己的感受,他希冀著No哥這種性格的人不管怎樣都會聽自己的話。但現在對方什麽話都不想聽,還大力推了自己壹下,Kla因此後退了幾步。
“我不信!”
"那我該怎麽做妳才會相信啊?”No對自己的不信任,讓這個曾經謊話連篇的Kla出乎意料地心痛。這是愛人對自己完全失去了信任,這壹切都是他自找的。就是他,讓No哥這個整天笑容滿面的人,變得像現在這樣的心如絞痛。
自己心愛的人心痛,他會覺得更痛,他開始慢慢了解這個道理了。他也開始明白,當No哥看到自己哭泣,No哥當時的心情是有多糟糕。
如果他知道自己會如此傷害No哥,他從壹開始就不會這樣做了。不對,也許會做,但不會這麽如此過分。
Kla的問題並沒有得到No的正面回答,No只是盯著對方的眼睛,然後加重語氣說。
“證明啊!”
“證明?”
“對!”No大喊壹句,然後壹臉嚴肅地說。
“妳證明給我看,妳愛我!”這壹次,之前壹直躲避開對方眼神地No擡起了頭,跟Kla四目交接,他的目光想要穿透Kla的眼睛壹樣,接著他用壹種兇狠的聲音說道。
“妳就證明給這個笨蛋看到,妳是真的愛我啊!妳不是很擅長讓我相信壹些事的嗎?只是讓妳證明妳愛我,妳肯定可以做得到的!”
雖然這只是壹句很普通的話,但是Kla聽到之後心中有壹種難以置信的痛感。
痛的是,他在No哥的心目中已經是壹個愛撒謊的騙子了,不管自己如何改正,在對方看來,自己都是個不折不扣的大騙子。
No讓自己繼續騙他說愛他,而實際上他愛No哥這件事根本就不是壹個謊言。他對面前這個男生的感情是真真切切的,壹想到這,Kla的肩膀就耷拉了下來。
如果他壹輩子都被No哥當作是壹個愛撒謊的大騙子,該怎麽辦啊?他該怎麽證明給對方看,他是真心愛對方的啊。
看到Kla這樣子,No卻並沒有表現出壹絲的同情。No搖了搖頭,然後轉身就要離開。
“如果妳做不到,以後都不要讓我再見到妳。”
沒錯,壹切都應該這樣的。如果他不愛Kla,就算他知道了這壹切都是謊言,他最多也就壹笑了之,然後讓壹切隨風消逝,即使兩人曾經睡在壹起過。但正是因為愛情…愛之真摯,他才不會輕易原諒這種事。
欺騙對方到床上,也沒有欺騙說愛對方,更讓人心疼。
Type說過,如果對方真的無法證明對自己的壹片真心,千萬不要輕易心軟,跟對方復合。
“就這麽簡單,妳可以做得到吧。”
今天的No不再是以前那個心慈手軟的人,因為他要做個鐵石心腸的人,就像他朋友教導他壹樣。
No壹轉身離去,但是Kla還呆在原地壹動不動。也不知道是為何,他這個在其他事情上面巧舌如簧的人,在欺騙起別人的時候得心應手的人,此刻卻不知道用何種方法去證明自己對No哥誠懇真摯的愛。
“我愛妳啊No哥,我真的是愛妳的。”
此刻,小狐貍已經無計可施了。
“其實,妳直接讓No跟那個孩子直接講清楚,事情不就完了嗎?”
Tharn剛剛聽完自己的男友教育了No壹個小時,然後開口跟正在做晚飯的Type說。Type轉過身來看著Tharn,眼神裏充滿了些許不服,其實…也有些許氣憤。
“不這樣他會長記性嗎?”
他這句話讓Tharn的後脊背颼颼發涼,因為每當Type嚴肅起來的時候,幾乎是無壹人生還的。
“如果這麽輕易就復合,那個臭小子就不會把No放在心上。如果不略施小計,那家夥就會覺得,無論No怎麽生氣,他只需要稍微哄壹下就行了。如果想要他們長久地在壹起,就要讓那臭小子戒掉撒謊這個臭毛病,再說了…”Type意味深長地停頓了壹下,然後對著男友笑了出來。
“老子看到他們這麽恩愛就覺得心裏不平衡,但碰巧被我知道了該如何解決,行啊可以啊,我幫妳們解決,但是妳們需要經歷點挫折才行呀!”Type的這番話讓Tharn想到了幾年前的事情,於是趕緊站起來跑過去抱住Type的腰。Type見狀也作出要那勺子敲老公的頭的架勢,卻聽到對方那充滿磁性的聲音。
“對不起嘛,那時候我真不該這麽傻啊。”
“那麻煩妳醒目點啊,有個這麽聰明的老婆,妳就應該學學我啊。”Type說著又好像想起了什麽壹樣,眼睛在放光。Tharn也留意到這個眼神。
“妳在想什麽啊?”Type邪魅地笑了壹下。
“我差點忘了,還有壹個人傷害了我老友的心…Nic!”
此時,Nic的後背涼颼颼的估計也不會有什麽大驚小怪的了,因為Type正在喉嚨裏冷笑幾聲,接著明確說道。
“傷害了我的朋友,我壹定以牙還牙!”
Tharn聽完之後也不敢多說什麽,因為他也曾在九死壹生和生不如死之間徘徊過。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12篇部分就先到這裏了,Nic也要遭“黑手”了,Type簡直是BL界集聰明,美貌,智慧等優秀人格品性的受,完美男人!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甜橙夫夫第11篇-然而…

4 thoughts on “甜橙夫夫第12篇-當Type知道了這件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