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夫夫第3篇-大灰狼的套路

甜橙夫夫第3篇-大灰狼的套路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 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3篇部分!No這不自信的樣子,小編也深有同感,不過小編沒有像No那樣的人際關系,所以總的來講,No對自己的魅力是很有誤會的!喜歡壹個人是壹件美好的事情!妳看看PeteAe,看看TinCan,看看TharnType!

呲啦……呲啦……
自助燒烤店裏,烤架上的肉發出呲啦呲啦的油滋聲,油煙在油花翻滾中彌漫升騰,濃郁的烤肉香氣鉆進鼻腔裏,勾起了這兩天內沒有吃過什麽東西的那個人的食欲。
“咕嚕……”看著色澤油亮的棕色肉塊被坐在對面的人很有技巧地來回翻動著,No下意識地咽了壹下口水。
“已經烤熟了,看NO哥哥應該是餓了,趕快吃吧。”
“不不不,妳先吃吧Kla,妳不是今早到現在都還沒有吃過東西嘛!”
礙於自己是哥哥的這個身份,No用力地搖了搖頭,把那正夾往他盤子裏的肉給推了回去。這使得正在夾肉的Kla笑著搖了搖頭,抓住那個努力想要推開他的手,然後把肉放在了對方的盤子裏。
“沒關系啦,No哥哥妳先吃吧,如果我家親愛的吃飽了那就相當於我也吃飽了。”
那個已經努力地將他們是戀人這件讓人發瘋的事情淡忘掉的No立馬安靜了下來,像是忍受不了那樣瞟了壹眼對面的那個人。
為什麽老是提到這個話題啊,就好像在有意無意地提醒他壹樣。
但是對面那眼神清澈面帶著誠懇微笑的人,讓No 把剛才心裏所有得想法全部否定並驅逐出境,回過神來剛好瞥見到自己的盤子裏放著剛烤熟的肉,當下就把肉片夾起來放進了嘴巴裏,希望能夠籍此來轉移對面那個人的視線。至於Kla在看到這個情形後心滿意足地笑了。
“好吃嗎?”
“嗯,好吃。”
“五百多銖壹位的自助餐,怎麽可能不好吃嘛!”
高瘦的那小夥拍了拍自己的錢包小聲嘀咕著。因為現在快要到月底了,每個月到這個時候手裏頭都有點緊,加上這個月和同事們以及同屆的大學同學們各自搓了頓大餐,花銷有點大,所以要節省些才能堅持到月底。再說了…身為哥哥的必須要請客!
這是此刻盯著弟弟的朋友的No內心想法。
沒錯,他是弟弟,我是哥哥,我必須要請他吃飯啊!
以前當足球隊隊長時也曾經帶著壹大群學弟們壹起出去吃過好幾次飯,想到這他突然想起來,認識Kla三年多以來,還沒有請他吃過壹頓飯。倒是Kla他經常拿吃的來給他,還曾經幫過他好幾次忙。
壹千多銖而已,還承受得了啦。
“Kla妳不用回家吃飯嗎?”
哦豁!咩~說得好像自己每晚都回家吃飯壹樣呢死No。
問的人也覺得這個問題很智障,因為像這種還在上大學的這個年齡段的男生們,他們肯定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像他自己,以前也是經常和足球隊裏的小夥伴們出去吃的,然後回家再吃壹頓這樣子,Kla他可能應該也是這樣的吧。
話說我對他還真是壹無所知呢!想到這,No突然發現雖然他們認識了好多年,但是關於Kla的事情他自己真的是壹無所知。
這個問題讓那個帥氣的小夥突然地停下了正在夾肉的動作。微微擡起臉瞟了壹眼,然後又再次低下頭去照看那些肉……這情形在清楚地告訴他,對方很郁悶,以至於No不知道應該要做出什麽樣的反應才好。
“呃!”
“No哥哥,要來點啤酒嗎?哥哥喜歡喝不是嗎?”剛想刨根問底的當下,對方就及時地轉移了話題,讓本來想搖頭的人在看到對方好像突然變得緊張起來時,No感到莫名地擔憂,因此只好點同意任由著Kla轉身去點啤酒。
之後沈默籠罩著他們,氣氛安靜得仿佛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就和剛才Kla隨口問他說哥哥要來買什麽東西而他卻答不上來時的情形壹模壹樣。但是這次,他的心情看起來好像比我還要更加郁悶,更加煩躁。然而,這壹切都只是那個很愛笑的人假裝正在生氣而已。
“對不起!No哥哥,我想了點事想得出了神。”直到他反應過來後才把那皺著的眉頭稍微放松了些。
“額,沒關系啦!”No搖了搖頭,只要他能像之前那樣笑著就足夠了。
“關於我家的事情……”說著的人再次像屏住呼吸那樣沈默了下來,好像在猶豫著,然後慢慢地搖了搖頭說:“回去了也沒有人和我壹起吃飯啊。嗷!肉快焦了,先把它夾起來吧。”
Kla對著他很不自然地笑著,然後轉過臉看向烤架,將烤架上那些點烤焦的肉夾了出來,然後放了壹些新的肉塊下去烤著。No清楚地察覺到對方肯定是和家裏人鬧矛盾了。
他不知道Kla是因為這些事情所以才經常來自己家的,但是如果要問的話…他也不敢問啊。
誰敢直接問人家說:妳的家庭成員之間相處不和嗎?那樣的話來啊。
因此,這個高瘦的男生很慶幸他點了啤酒,因為酒精能夠輕而易舉地將那些不開心的事忘掉。而且喝了酒後氣氛也會變得活躍起來,在No聊了壹些工作上的事情, Kla吐槽了壹下關於學習方面的東西,兩人把Nic的事情拿來開涮了之後,那個弟弟的朋友臉上重新露出了笑容,此外兩人很有默契的沒有提及關於情侶這個話題。
這讓No感覺就像只是在和普通朋友壹起吃飯,他沒有察覺到Kla壹直在給他夾吃的,為他倒啤酒,遞紙巾給他,忙前忙後地為他做各種事情,以至於他自己幾乎都沒有怎麽吃。這絕對不是簡單的學長學弟關系。
No現在所受到的服務待遇,在他好友Type及好友的老攻Tharn他們倆人的日常上,他早已司空見慣。但是這回的主角變成了自己……打死他也不想承認。
與此同時Kla在壹旁候著給No的酒杯加滿酒,而No他估計早就忘了上壹次失身於Kla的原因是由什麽而引起的了。
再者,有些事情早就像壹顆種子那樣深植於心了。
今天不能再錯過這個機會了。
“嘿Kla,怎麽可以讓妳請我呢!我是哥哥。”
“但是哥哥是我男朋友啊!”
可以請妳不要再提起這個話題了嗎?就當做是我求妳了,請妳把這件事從妳的大腦裏刪除扔掉吧!
在那輛價值幾百萬銖的奧迪車裏面,在酒精的威力作用下,No紅著臉朝著開車的那個人叫嚷著。因為之前心裏還盤算著這壹頓飯的費用他還能應付得了,剛才只不過是去了壹趟洗手間而已,回來就發現Kla已經結好了帳。所以兩個人從店裏開始壹路吵吵嚷嚷地爭論著,直至上了車,開出了好壹段距離之後,No還在吵嚷著說他要請客。
為了想要讓No安靜老實下來,Kla只好把他們是情侶這件事提了出來。
“當只有我們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候,我可以說我門是情侶對吧!”那小子眨巴著眼睛像壹只小羊羔那樣央求著,此外還配上壹副落寞的表情。這讓No不敢違抗,感覺如果拒絕了他,那自己將變成壹個十惡不赦的人。但更多的是受迫於顏面的原因而不是輕易就接受了的。
不要,不會有那麽壹天,不會和妳做情侶的啊餵!
但是在罪惡感加重之前,No還是先用力地點了點頭想要讓這件事情盡早地結束掉。而這個回答,則讓那個弟弟的朋友…臉上的笑意更加明顯。
“那就讓我請哥哥吃飯吧,就當做是慶祝我們在壹起吧!”
有問過我想要慶祝了嗎!!!
“讓我也付壹些吧!至少要付我自己的那壹半啊。”No還在努力地尋找著不應該讓弟弟請客的理由而在和kla僵持地對峙著,其實更重要理由是不想要和Kla交往,即使他的想法已經慢慢地發生了改變。
從想要逃離他變成…好像順著他也還行。
No還是覺得…像他這樣的顏值、性格及魅力,Kla這小子絕對忍受不了壹個星期的,因此就點頭同意了,過不了多久等他厭倦了之後就不會再纏著他了。
“哥哥是真的不想讓我請嗎?”
“嗯那當然,我是哥哥吶餵,當然不樂意讓妳請啊!”
No堅定地說,這讓開車的那個人眼睛壹亮,在等紅燈停車的間隙裏轉過臉去對著他笑著,露出他那迷人的虎牙用那充滿誘惑力的聲音壹臉誠懇地說:
“那要是用請客來作為報答呢?”
“報答?”No皺著眉反問。
“是的,報答,因為我有事需要哥哥幫忙,所以想要提前請客報答哥哥的幫助。”Kla客客氣氣地說著,給人壹種很有教養的感覺。No聽後隨即笑了,然後像是對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的樣子擡手往自己胸口上砰砰砰地拍打著說:“不用報答啊,有什麽要幫忙的直說就好,我隨時聽候差遣!”
為撮合像Type那樣討厭Gay的人和身為Gay的Tharn兩人相戀這種事情都做到了,還有什麽比這件事情更困難的嗎?
高瘦的小夥輕率地回應著,心裏還在嘀咕著:不用請客啊,只須要Kla這孩子開口求助的話,無論怎樣他都會幫忙的,怎麽說他都是壹個小輩。
No在心裏重申確定兩人不是情侶關系後,用著那水汪汪的眼睛對著Kla微笑著,這讓像Kla這樣的老司機看呆了壹會兒,然後才轉過頭去看路。
“這件事情比較費心,還是讓我請客吧。”
“相信我,沒有什麽事情會比我那朋友的事情還要讓人不省心的了,至於Kla的事情,我幫定了。”No是個很親切的人,每個學院不同屆的人他都幾乎認識,並能和他們親熱地打成壹片。為了能夠當上足球隊隊長,他從大壹的時候就和學校裏所有的人建立了良好的關系,他對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
況且這個弟弟還未曾請求自己幫過什麽忙,小菜壹碟啦!
“這件事情其實也沒有很麻煩,那我就當做哥哥已經答應我了。”
Kla笑著說,然後轉回臉繼續專心地開車,就連那個擋風玻璃前的醜小鴨公仔看起來也覺得有莫名地喜感。Kla雖說要和No交往,但還是要先做出和之前壹樣那副好弟弟的樣子來先。
對啦!這種感覺像是朋友多過戀人壹些,No想那麽多幹嘛啊!
那個喝了啤酒的人想開了之後心情舒暢了起來,剛好有涼爽的空調吹著,眼皮就壹點壹點的耷拉了下來。因為他認為那個此刻他在壹起的正在心滿意足地咧著嘴笑的小夥子是個秉性很好的人。
Kla用眼角的余光瞟了壹下身旁的那個人,在內心輕笑著。
我守候著哥哥三年了,又怎會摸不清楚哥哥尿性呢!
沒多久車就拐進了巷子,停在了家門前那個大樹的樹蔭下,然後Kla解開綁在自己身上的安全帶,轉頭看向身旁那個正躺著睡覺的朋友的哥哥。
在No剛剛睡著不久Kla就中途停了壹下車,幫他把座位靠背調到最低讓他躺著。直到現在,那個自認為自己不帥的人,依舊在沒有任何防範意識的狀態下安靜地睡著,這給車主有了機會把臉湊下去,清澈的眼神裏閃爍著精明的光,臉上堆滿了壞壞的笑容。
嘩啦
大手輕觸著臉頰,傳來那因被空調吹著而皮膚涼涼的觸感。那濃密的眉毛、眼皮、鼻子和嘴唇,這些在他的那群朋友中也許並不出眾或是不像他的那些朋友那樣惹眼,但是這些對正在看著他的Kla來說反而覺得很有魅力。
“這簡直太可愛了吧!好想壹口把他整個吞下去啊。”小夥子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喃喃自語著。盡管害怕把他吵醒,但還是用手輕輕地撫摸著他的臉頰。Kla那張精明銳利的臉又往下朝那張臉湊近了壹些,想要聞壹下他的氣味,但是…
“嗯…”
估計是之前摸得太多了。
小夥子心裏想,然後把停留在鼻尖上的手往邊上的臉頰遊走去,而那個被摸的人像是感覺到有手在皮膚上遊走似的,眼皮微微動了壹下,然後慢慢地張開了雙眼。那雙眼睛在酒精的作用下,那水汪汪的眼睛透出壹股迷眩和又散渙的光,讓看向他的人差點把持不住自己。
妳們說現在就地把他吃幹抹凈好不好啊!
“Kla,到我家了嗎?”壹個低低地嘟噥響起,讓壹旁的Kla覺得這個樣子的No超級軟萌可愛。
“是的,到了。”即使內心想法再邪惡,表面上還是得按照好孩子的既定套路笑著回答他,才能讓對方信任,因為No動了壹下身體想要坐起來,但是……
突然
“No哥哥!” Kla反而把雙手搭在對方的雙肩上輕輕壹推,壹下子就把No推倒回座位上像之前那樣平躺著。讓被推的人滿臉懵逼,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
呵呵…以為仗著自己長得醜就覺得不會被人惦記,真的是沒有壹點警惕心和防備心啊No哥哥!
Kla心中的想法和他那張正直誠實的臉簡直就是天差地別,因為他用略帶哀求的語氣說:“哥哥還記得妳答應過我說會幫我是吧!”
“對啊,對了,是什麽事情啊?但是先放開我讓我起來先可以嗎?”
平躺著的No並沒費什麽力氣就把Kla抓著他雙肩的手拉了下來。而那個高瘦的小夥子在沒有問清楚對方的要求前提下就應承下來,這也將會成為他生命中壹個難忘的教訓。
“那我要了啊!”
“要?…餵…嗯!!!”
這讓No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來不及罵這個厚無顏恥地撒謊說剛剛失身的人,此刻卻像壹個馳騁情場多年的老司機壹樣,要把自己所知道的,毫無保留,沒有私藏地強行塞給No。
“Kla……嗯!”
這也太會接吻了吧!
“啊?我不知道。”
No壹邊大力的搖頭壹邊大聲地回答著,但卻沒有說完壹整句話,像是提防著Kla那樣擡起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瞪得鼓鼓地,看到Kla那兩片緊緊抿著的嘴唇,然後,心軟。
又再壹次對他瞎心軟了!
“對不起!”
餵餵餵!!!妳不要做出這種表情來啊,先別因為我難過而哭啊!
No在內心嚎叫著,當那個突然吻了他的人低著頭,用像是做錯事的樣子開口道歉說:“對不起!我以為哥哥同意了。”
那真心悔過的態度(?)讓No松了壹口氣。他覺得這件事情的主要責任在他自己身上,因為他沒有事先問清楚就答應了,如果Kla直接說出來的話,他估計……
哈!妳瘋了嗎?不能答應他啊!
No被自己的想法嚇得打了壹個激靈,看那弟弟愧疚地低著頭,像足了壹只被主人罵了的狗那樣耷拉著耳朵蜷縮著坐在那裏。No立刻緊緊地閉上那還殘存著溫熱觸感的嘴巴,同時意識到自己好像也不討厭。
如果討厭的話估計已經壹拳打過去了。
而那個擺出壹副像是被罵後的狗那樣姿態的人,讓No又再壹次心軟。
“那Kla親過我之後感覺如何?”
我敢打賭他肯定會說放棄。
如果這壹秒No還天真地抱有這種期待,那麽上帝就緊接著在下壹秒把他的期望掐滅掉。
“感覺很美好!”
“啊!”高瘦的小夥子驚叫了出來,當對面那孩子伸出手來抓住他兩邊的胳膊大力的點點頭,然後用興奮的語氣堅定地說:
“哥哥的吻很甜蜜美好,美好到我還想要再品嘗壹次,我是真的喜歡哥哥!”
幻想破滅了!
No現在腦海中只想得到這句話了,看著那亮晶晶的眼睛什麽話也說不出來。所以剛才那個吻叫甜蜜(?)美好(?)還想再品嘗(?)不變的是,他是不可能會輕易的接受和答應和男生交往的,直到必須甩開那個抓著他的手稍微緩過神來。
“呃Kla,我要趕緊進屋了,先放……放開我的好嗎!”
大聲嚷嚷怕他會哭,直接拒絕又擔心他會傷心,這樣子我只能用落跑的方式來躲著他了!
No眼神閃爍,盡量保持著禮節,把手拉了出來。幸運的是Kla居然願意放開他的手笑著對他說:“好的,哥哥快進屋吧!明早我再來接妳!”
“哈?不用!”
“就讓我來接吧,No哥哥。”
請允許No再次重申壹下,當有個長的比自己帥好幾倍的人,把妳當成能夠決定壹切的人那樣央求著,這種感覺好到使人飄飄然起來,同時讓人忍不住想要順從他的任何請求,和這個小破孩呆的越久越覺得想要給他更多的寵愛。
“不用啦!還是我自己去就好!”還是狠心地說。因為嘴唇上的觸感還停留在上面久久不散。
“真的要那樣做嗎?” Kla的臉色慢慢變得暗淡最後變成壹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這讓No趕緊接著開口說:
“這樣吧,如果有什麽的情況的話,無論如何我都會打電話告訴妳的。”這句話讓Kla像個得到了玩具的小孩壹樣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真的嗎!那如果有什麽事情,哥哥壹定要打電話給我啊!”
“嗯嗯!” No含糊的點了點頭,因為他現在只求上帝能夠開開恩讓他先下了這輛車。
但是Kla卻……
“晚安啊No哥哥!”
那張清秀的臉快速地靠過來,偷偷地在No的臉上啵地親了壹下,旋即迅速撤離,然後側歪著臉笑著和No道晚安,讓那個被偷親了臉頰的人猛地抓著自己的另壹邊臉頰,用力的點了點頭同時用驚慌的聲音小聲地說:
“晚……晚安!”
No說完就立馬壹躍跳下了車,不這樣難道還等著被他吃幹抹凈麽?
火急火燎之中No忘了帶上自己的背包了,然後砰地壹聲大力地關上了車門,令車主驚愕了壹下,然後車廂內爆發出了壹串笑聲。
“哈哈哈……”
想到那紅紅的臉蛋,看著那從尷尬困窘變成為惶恐的表情。內心抑制不住的覺得No哥哥太可愛,太討人喜歡,太讓人想要把他整個壹口吞掉。以至於忘記了剛剛所得到的和預期中少了很多的這個事實。
努力灌醉他是為了想要得到比現在擁有的還要再多壹些。
“算了!機會還是有的,不對……明天還有機會呢。”當他想到要和朋友調整壹下計劃時,小夥子的臉上露出壹抹壞壞的笑容
“No哥哥,妳要信守承諾啊!”
如果有什麽突發情況就打電話給我。
“但是我是不會等著哥哥打給我的,我可以自己來嘛,嘿嘿!”
就這樣這輛豪車疾馳而去,只留下那消散在風中的那奸詐的笑聲。
噔噔噔
“哎!No,別這樣子跑!”
當No進了大門,把脫下來的鞋子放好在門口之後就噔噔噔地跑上二樓,直到身後響起了母親的制止聲,但是他卻沒有加以理會,因為他剛剛已經沖入到自己的房間裏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瞪得大大的,活脫脫像是見了鬼壹樣,同時還擡起手來用力地擦著自己的嘴唇。
“我又和他接吻了……”
是只輕啄壹下嘴唇而已,而是深吻……
是又舔又吸又吮的那種親吻和幼兒園小朋友的不同。
高瘦的No背靠著門,放任著自己的身體往下滑最後跌坐在地板上,然後雙手抓著自己的頭,因為剛剛那個吻讓他感覺很美好……
“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No餵!妳必須要冷靜,妳必須要更加理智壹些啊!妳不可以就這樣順從了,對,我不願意!”
No迅速地擡起臉來,堅定地告訴自己:“對,我必須逃!”
起初非常放心地認為自己可以和他以學長學弟那樣的身份相處,但是如果像這樣貿貿然地對他又親又吻地,連學長學弟也做不成了,因為他不能拿他的菊花做賭註。
“妳不要慌啊,只不過是沒談過戀愛,剛好現在又有個那麽帥氣的家夥向自己告白而已,妳不可以自亂陣腳!”No像是在告誡自己說,並努力地集中精神把剛剛失去精力喚回來,不壹會兒就滿血復活了,然後站起來打算去洗澡,在打開房門的那壹刻。
“出來得正好,No妳的摩托車壞了。”
“啊?”
母親的話像是重棒壹樣地敲打在我身上,讓正在聽的人驚叫出聲,然後受人委托的母親接著說:
“妳弟弟托我轉告妳說他今天中午開車出去被撞到了,車已經壞了,但是妳弟弟人沒事,現在在朋友的公寓裏。哦,對了,妳爸爸去外府出差了,估計要下周才能回來,沒有順風車可以坐出去,明天早上妳要怎麽辦啊!”媽媽的話讓他像是渾身無力那樣跌坐在地板上。
“這不是真的!”
“好啦!妳弟弟他也不是故意的,那輛車也不是什麽紅牌新車,只是上下班時會辛苦壹些而已啦!”媽媽見狀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這情形任誰看到了都會覺得這個男生超級痛心他那輛被弟弟給撞壞的車。No擡起雙手捂住自己的臉,微微搖搖頭想:我肯定是受到了老天爺的懲罰了!
什麽嘛!怎麽偏偏會這麽湊巧啊!
真令人崩潰,超級想哭,還有對那個吻了他的那個混蛋莫名地焦慮。
這次No真的是不知道要如何從他弟弟的朋友那裏逃脫了。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3篇部分就先到這裏了,Kla實在太“大灰狼”啦,不過我們喜歡,哈哈!再者講,No太容易心軟了,這樣被吃幹抹凈也是正常不過的了!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甜橙夫夫第2篇-心地善良的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