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夫夫第5篇-可憐的男生

甜橙夫夫第5篇-可憐的男生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 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5篇部分! 按照這個描寫手法,我差點都信了,到文的結尾才知道原來是演戲帝呀,“可憐的”No就這樣確認關系了!

嘩啦啦···嘩啦啦···
水從蓮蓬頭噴灑下來,沖刷著No的身體,熱水帶來的暖意讓他覺得渾身舒爽,很享受似的閉著眼睛,嘴裏壹邊哼著歌壹邊搓洗著那滿頭的泡沫。因而沒有察覺到壹頭大灰狼正在悄悄地潛入浴室內。
大灰狼把裹在身上的浴巾解開後隨手放在浴室內的置物臺上,然後用發光的眼神看著眼前的這個景象。
此刻從洗手臺的鏡子裏映射出清晰的淋浴間畫面:No那光潔的背部。盡管他的後背看起來不像女生們那樣潔白細膩,但是卻也耐看。或許是得益於平日裏的勤加鍛煉,No身材雖然高高瘦瘦的,背部卻也算寬,窄小的腰身和胯部以及那圓渾的臀部整體的線條恰到好處。
假如上去捏壹把的話,應該很有彈性很有手感,這讓Kla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然後朝鏡子中那畫面所在地走過去。
嘩啦
“嗯哼!?”
“No哥哥我要和妳壹起洗澡。”
“嘿!!!”那個滿頭滿臉都是泡沫的人大聲喊了出來。剛才聽到輕輕地推門聲,緊接著就傳來微弱的聲音,但是因為剛剛滿臉的泡沫沒辦法睜開眼睛,直到把臉上的的泡沫抹去之後才能得以睜開眼睛,但是壹睜開眼就見到…
猝不及防
“壹會兒泡泡要進眼睛啦No哥。”
“Kla妳怎麽進來了!”壹只大手抓住了No的手腕,如果不是見到Kla用那擔憂語氣和滿臉內疚的表情看著自己的話,No肯定早就慌亂地大喊大叫了。
“No哥哥我覺得好冷啊,可以讓我和妳壹起洗嗎?”
“那我先出去吧!”No立馬回答。
Kla趕緊回答:“哥哥是討厭我了嗎?Nic和我說過哥哥也有和足球隊隊員們壹起洗過澡,為什麽和身為妳男朋友的我就···”
要命!這聲音讓我聽了簡直快要抓狂而死!
No在內心咆哮著,然後趕緊沖洗掉臉上的泡沫,剛想要罵他說:妳玩過火了。但是剛剛睜開眼睛就看到···
Kla雙手抱著自己的身體並用力地來回摩擦著自己的雙肩,仿佛在告訴No他已經冷到受不了了,那精明的大眼裏滿滿都是哀求和真誠,然後直勾勾地看著他,這是人還是小狗啊!
這讓本來想要生氣的No···又再壹次···心軟了下來···
真的只能對他繳械投降!
No再壹次違背了自己的意願答應讓Kla壹起洗,在這過程中No盡量努力不去看對方的下半身,因為他覺得怪怪的。
當然奇怪啦!再怎麽笨也知道那晚就是那根東西進入到自己的身體裏的,要不然菊花怎麽可能會痛啊!
“嗯嗯!等我壹下下,我很快就洗好出去。”這樣的話那就必須要趕緊洗完然後逃離這裏啊。所以No就轉過身面對著墻壁,低下頭讓蓮蓬頭噴出來的溫水把頭上的泡沫沖洗幹凈,但···
“噗”
“餵!妳靠得太近了!”
“嘻嘻···好冷啊,我也想要沖壹下熱水。”冷不防地,No就感覺到對方的胸膛緊貼上他的後背,而這緊緊只是想要蹭這個蓮蓬頭噴灑出來的熱水。聽了Kla的解釋後,他騰挪出了壹點位置給Kla。剛才對方貼上來的時候,No明顯感覺到了對方的身體冰涼冰涼地,但是無論他怎麽移動和躲避,Nla總是和No粘得很近。
這令No內心產生了壹絲絲異樣的悸動。
噗噗···
就在No快要把頭發洗幹凈的時候,旁邊墻壁邊上傳來了按壓沐浴露的聲音,他瞇著眼睛看過去,見到Kla那孩子像是為了證明自己也是來洗澡壹樣,擠了滿滿壹手的沐浴露,但是···
“我來幫No哥哥洗澡吧。”
“哈!!!”No大聲驚叫著,但是···
突然
“Kla···妳抓哪裏!”No驚慌地轉過頭回去看,但是卻不及kla那迅速摸上自己胸膛的手快,聽到對方的問話後Kla用壹臉單純誠懇的笑容回答著。
“就幫哥哥洗澡啊,我也想要哥哥幫我抹沐浴露呢。”
“不用啦,我自己來就好!”No驚叫著喊道,差壹點就把他踹出去了。如果不是因為···
砰砰砰··
他在揉搓我的乳頭!
“嗯!”No本來想要張嘴罵人的,但壹張嘴又趕緊立馬閉上。因為當Kla的手就著那滑溜溜的沐浴露來回揉搓著他那棕色的乳頭時,瞬間迸發而出快感壹下子傳遍了全身,讓他情不自禁地發出呻吟聲。心臟像打鼓那樣劇烈地跳動著快要炸開了,眼睛裏寫滿了駭然,然後結結巴巴的說:
“K···Kla···別鬧!”
“我沒有在玩鬧啊!我是在幫哥哥洗澡。”
Kla對著他扯出了壹個大大的笑臉,不同的是手掌···
“嗯···Kla···不要···要···不要這樣。”
Kla的手掌正在對方的胸膛上遊走著,借著滑溜溜的沐浴露手指頭又是夾又是揉又是搓地來回逗弄著他的乳頭,直到No的小腹內升起了壹絲絲酥麻的快感,嘴巴無意識地發出輕輕的呻吟聲,在這之前他還沒有體驗過這種感覺···
這種感覺隱隱約約地覺得和那晚的壹樣。
“No哥哥真可愛呢!”
“我不···嗯···Kla!妳抓哪裏!”當那雙在逗弄他乳頭的手往下滑動,握住了他下半身的堅硬之物時,頭腦壹片空白的No叱喝著。怎麽可能不硬嘛!現在它還在迅速地發脹變大,而這僅僅只是因為···乳頭被人撩撥逗弄!
“讓我幫妳吧,那樣哥哥身子才舒服啊!”Kla在No的耳邊輕輕地耳語著,大手同時握住那根火熱的火腿腸,居然壞壞地···開始擼了起來。
“嗯啊!”
妳呻吟個什麽鬼啊死No!
No被自己的呻吟聲嚇了壹跳,因為Kla擼著他火腿腸的緣故,導致了他心臟裏的血全都往下半身奔湧而去,小腹內充斥酥麻的快感,令他壹時情不自禁地呻吟了出來。那努力想要推開對方的手,壹不小心就抓住了他身後那個人的堅硬之物。
“哥哥不經常釋放它吧!真硬啊!”身後的Kla壹邊用嘶啞低沈的聲音在No的耳邊幽幽地說著壹邊在他的肩頭烙下屬於Kla的印記,感覺像是要把no揉進到他的身體裏和他融為壹體壹樣。而前面的No的感覺只有···
“Kl···Kla···它頂到我了。”
“不用擔心No哥哥,我不會對妳做什麽的。”
為什麽這句話這麽熟悉,好像經常聽到那樣呢!
但是No估計無法想起更多的事情來,因為身後的Kla正在用手探索著他的身體。特別是身體中央那個正在被輕輕地捋著的火腿腸,直到酥麻的快感傳遍了全身,No把那雙放在對方法棍面包上的手收回來,轉而去扶住前面的墻壁,呼吸聲越來越厚重,直到···
突然
“嗯!!!”
Kla壹把將No的臉轉過來就吻了下去。
火熱的舌頭麻利地鉆進No的口中,吸允挑逗著對方的舌頭,起初No還努力想要逃,終究是抵禦不住自身的欲望,Kla越是吻他,他的身體也就變得越來越軟綿無力,直至最後主動伸出舌頭回應並調整姿勢迎合Kla,雙手也不自覺地摩挲著對方的身體。
“哈···呵···嗯···”
他們吻得熱火朝天難舍難分,吻得兩人都氣喘籲,Kla的身體冰涼是因為他故意吹了好久的空調,而現在他的身體熱得像是熊熊燃燒的大火,透過相互撫摸的皮膚摩擦,雙方的情欲就這樣輕而易舉地點燃了。
“呵···呵···Kla···”當Kla結束這個吻得時候,No低聲呻吟著。
“嗯Kla夠了!哈···呵···好爽。”當身後的Kla加快套弄手中的動作的時候,No的身體快要蜷縮彎曲成壹只蝦子,整個浴室充斥著令人羞恥的聲音。這還不夠,Kla還騰出壹只手來回逗弄著No胸前的小紅點,直到No感覺到壹陣酥麻的快感傳遍全身,全身上下像是受虐那般微微抽搐著。
再次重申壹下,No不久前才被破處的,而且還是發生在他爛醉如泥的情況下,所以這次是他第壹次真正感受到為愛鼓掌的真實感覺。
這簡直太爽了,有人幫忙做的感覺簡直就是爽翻天了!
No緊咬著牙關,重重地踹息著,他已經不再理會此刻正緊貼著他菊花的那根火熱的火腿腸了,轉而沈浸在Kla給他帶來的特別的身體感受裏。
“哈···Kla···再快···再快壹些···”結果那個嘴上說著不要不要的人,此刻主動開口乞求著同時還握住對方的手,強迫Kla的動作再快壹些。但是···
砰!
“餵!Kla”
就在那壹刻,身後的Kla停住了手同時拉了壹下前面的No,轉過他的身體,讓他的背部抵在墻壁上,No擡起頭來時見到Kla眼睛裏充斥著強烈的情欲···然後用沙啞的聲音說:“我會讓哥哥更加爽的。”
“Kla!!!”那個前不久剛剛被破處的人像是受到了驚嚇。因為他弟弟的朋友猝不及防地蹲下身單腳跪在了他前面。然後···是的,這個姿勢可以說是他的小弟弟剛好在Kla的面前,這讓他羞愧得想要逃開,但是他的速度怎麽可能快得過Kla那頭野狼呢!
驚呆!
大野狼握住那根淺色的火腿腸,然後伸出舌頭輕輕地舔著,觸電般酥麻的快感像是電流壹樣迅速傳遍全身,這讓No很是震驚地微微仰著臉,張著嘴低聲呻吟著。
“Kla···住手···不要這樣···不···呵!”盡管嘴上說著不要,但是No的手卻是緊緊地抓著對方的頭,而Kla那火熱的舌頭則從火腿腸的根部開始壹路舔到頂端,同時還用手配合著擼。
這讓那個未曾被任何人用嘴來取悅的No感到壹陣戰栗。
壹陣因酥麻快感而產生的戰栗。
“Kla···哈···嗯···Kla”
“要吻···要舔···要舔吻啊”
叫Kla的男生並沒有回應他的話,只是把火腿腸含進口中,並深深地吞入,直到火腿腸的頂端頂到了他的嗓子眼裏。而壹邊的No則大聲呻吟著,舉起胳膊遮住自己的臉,另壹只手則用力地抓著Kla的頭發,臀部微微翹起,胸膛因呼吸和上下起伏著,隨著那火熱的舌頭越舔這些癥狀也就越明顯加重。直到最後No的後背緊緊地貼微涼的墻壁上,但是他依然感覺自己的身體熱得像是快要炸裂了。
“真好吃···噗···”
死了!
No只想得到這壹句了,因為剛才剛剛低下頭去看身下的Kla時,對方剛好也擡起眼,兩人的眼神不期而遇,要命的是Kla口中還含著他的火腿腸,那充滿欲望的迷離眼神像是要把他整個人吞掉壹樣,讓那個昔日曾是足球隊隊長的No···內心瑟瑟發抖。
猶如被蛇盯住的雛鳥那樣瑟瑟發抖。
“Kla···Kla····嗚···夠了···嗯···”No語不成句地哼著,那火熱的嘴正在賣力地抽插吞吐著,每壹次都讓那根火腿腸深深插入到喉嚨深處,每壹次都讓No震撼繼而驚呼出來,腿止不住地發抖著感覺快要站不住了,沈重的呼吸令胸部像不受控制般劇烈地上下起伏著···此刻Kla這脾氣好的孩子看起來···很暴力。

“嗯!”那孩子正在賣力地吸允著No火腿腸的頂端,這讓No感覺欲仙欲死,嘴裏發出大大的呻吟聲,身體不受控制地向下滑動著。當no的雙手從kla的肩頭滑落下緊貼在他的身體兩側時,No才發現原來Kla居然練出這麽多的肌肉。
“Kla···快壹些···求妳了···嗯···再快壹些···算我求妳了嗯···我快要炸開了。”
噗噗噗
在聽到對方說忍受不了了後,Kla很開心地幹勁十足地加快口中動作,每壹次用力的吸允著火腿腸的頂端,這讓No咬緊牙關,眼睛緊閉,眉頭皺成壹團,整張臉因快感而曲扭,渾身緊繃,踮著腳尖站在浴室的地板上。然後···
啪啦
“哈···嚇···嚇···嗯啊”
粘稠的濁白色的液體全都噴射進了Kla的口中,他沒有任何嫌棄,全都吞了下去,嘴巴還磨蹭著停留了壹下才退出來,然後用手背隨意地擦著嘴,擡起臉來看著No。
這情形讓No覺得···危險。
這樣的Kla簡直就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孩子啊,怎麽看都覺得更像壹個經驗老道的老司機。
這畫面讓No的內心顫抖,雙腿發軟。他暗自慶幸因為自己曾是壹名運動員的緣故才不至於壹屁股坐到地上。
“No哥哥”
Kla站了起來,讓No見到他那根···雄偉的法棍面包。
臥槽!好大!
那腫脹的硬邦邦的巨大法棍面包,讓No看著都覺得隱隱生疼。
法棍往他這邊移了過來,幾乎要碰到No那正在發軟的腿了。
突然
“呃···Kla啊···我覺得···”
“可以幫我壹下···嗎?”Kla說著,突然地伸出雙手抵住No身後的墻壁,這讓No覺得心驚肉跳地,但是卻無法逃開。剛剛那沙啞的聲音仿佛在告訴No對方已經到了臨界點,因此No越看他的臉越能感覺那孩子真的是忍受不了了。
Kla眉頭深鎖,牙關緊閉,熾熱的氣息,渾身上下都在昭告著此刻的他欲火焚身饑渴難耐。
“幫···怎麽幫啊?”
“就幫我擼壹下。”Kla在No的耳邊耳語者,然後深深地吸了壹口那散發著愛欲味道的空氣,撩起眼皮,和眼前那驚魂未定的眼神對視。
“我真的受不了了,幫幫我好嗎?”
這軟聲軟氣地乞求,讓No無法拒絕。
他都願意吃我的火腿腸了,並且還讓我爽上了天。現在我只是幫他擼而已···
“這樣子···是嗎?”那個沒有抓過別人分身的No正在忐忑不安地把手放在那根火熱的法棍上,然後不敢相信那樣瞪大眼睛。
大就算了,還硬得像根鐵棍,而且還超熱。
“對,握住它,然後像哥哥平常讓五姑娘幫忙壹樣···幫我擼動壹下好嗎!”Kla吧額頭抵在對方的肩膀上,熾熱的氣息噴灑在No的頸窩處。這讓不得不No深深地吸了壹口氣,然後手握住那根法棍···開始擼了起來。
感覺好像也沒有那麽糟糕嘛!
那個渾然不知自己已經開始習慣了觸摸男生剛陽之物的No在心裏想著,在聽到Kla重重地踹息聲後手上的動作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起來。
起初No是緊緊地閉著眼睛,只想要趕緊結束的,但···
“No哥哥···很棒···我感覺好爽···嗯···”嘶啞低沈的呻吟聲從他脖子邊傳來,聽得No面紅耳赤同時感覺全身發熱和顫抖。感覺手中的法棍好像也沒有想象中那麽討厭,No像平常自給自足那樣,用指尖逗弄著法棍的頂端,越是聽對方的呻吟聲,手速也就更加快起來。
噗噗噗
“No哥哥···好爽···太爽了···妳太棒了!”
Kla那粗重的踹息聲,搭配著那因雙手上下擼動那火熱的濕漉漉的法棍而發出的聲音響徹了整個浴室,那被掩蓋掉了的流水聲無人理會,他們只想相互感受對方那厚重滾燙的呼吸。
No感覺對方的身體僵了壹下,然後那個伏在他肩頭的頭擡了起來。
四目相對,然後,開始吻了起來。
壹個情不自禁地吻。
壹個身心互相靠近的吻。
壹個配合默契心有靈犀的吻。
這吻讓Kla恍如置身夢裏,直到釋放了出來,弄了No滿手都是,Kla這才慢慢地放開對方的嘴唇,對著No露出了壹個閃瞎眼的燦爛笑容。,然後湊到No的耳邊低聲說。
“我喜歡No哥哥。”
輕輕地壹句話讓No內心感到很美好甜蜜。
美好到沒有拒絕緊接著印下來的輕吻。
接下來我到底要怎麽做才好哇!
關於這個問題,No覺得還是先不管了就隨他去吧。我到底是在幹嘛啊!
“就是,我這是在幹嘛呢!”
洗澡事件過後,No穿著Kla的衣服傷神地坐在沙發上,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居然願意讓Kla給自己口,這還不夠,居然還願意幫他擼!
想來也是怪羞人的,想不到我居然還釋放在了男生的口中。
算了吧!男生之間互擼應該也不奇怪···吧?
“哎!別再想了,不能再想了,以前撞見Tharn和Type兩人在滾床單是也沒有像現在這樣胡思亂想呢!”就是,盡管之前去Type那裏留宿時曾經遇到過他們兩個在偷偷地做著羞羞的事,那時的反應還沒有Kla用沙啞的聲音說要給他口時的反應大,那令人心猿意馬的想法必須要趕快從腦海中清走。
No用力地撓著頭,正在猶豫著要不要趁著Kla去梳妝打扮的時機偷偷地溜回家。為了確認內心想法的可實施性,他還向自己視線所及的範圍內掃射了壹圈,但是當他壹看到窗外,窗外的暴風雨還沒有過去。
“他真的是自己壹個人住這麽大的房間嗎?”
No環視了壹圈這個房間,他發現這個公寓實在是太大了。有客廳、廚房、書房、大臥室和浴室,褐色的裝修基調讓人壹看就知道裏面住著的是個男生,但卻又顯得和諧溫馨,直到看到了壹個紮眼的東西。
這個公寓的裝修色調是黑白棕,但是那放在架子上的相框反而是···紅色的
不僅如此,架子上有且只有這壹個紅色的相框。No定睛壹看,疑惑湧上心頭。
No不是那種八卦的人,但是剛好在目光鎖定的東西上發現了些什麽,然後眼睛瞟了壹下臥室門,感覺kla應該沒有那麽快出來,所以就大膽地站起來走到相框前停住。
“我看壹下。”
No覺得那個相框在呼喚著他翻開來看,最後他伸出手,把相框翻轉過來,見到了那攪亂他心神的相片。
相片裏有壹對男女,壹個小男孩夾在那對男女的中間。
小男孩的年紀應該不超過10歲,壹臉燦爛地笑著,左嘴角邊露出小小的虎牙。
“Kla···嗎?”
仔細地看著照片,在確定了這個就是孩童時期的Kla後,No輕輕地說著。
“是的,那是我。”
低沈的聲音從臥室那邊傳來,No轉身見到···Kla倚靠在臥室門邊,對著他微笑著,只是笑容裏滿是悲傷。
Kla微笑著,眼睛直直地盯著No手中的相框。
“呃!這是Kla的全家福嗎?”No感覺有種莫名地壓抑。正在走過來的Kla點點頭承認。
“是的,這是我的全家福。”Kla壹把從No的手中奪過那個顏色鮮艷的相框,盯著照片看了好壹會兒才擡起頭來,對著他露出壹個疲憊的微笑。
“但是這個沒有什麽好看的。”
突然
Kla把相框反扣回了原來的地方,這讓No有點始料未及。
“哎!Kla,我說妳是不是和家裏人有什麽誤會啊!”
No在對方想要逃開之前壹把抓住了他的手臂,他怎麽可能會察覺不到Kla那壹臉痛苦的表情呢!
是那種讓人看了無法對他放任不管的痛苦表情。
身為壹個大哥哥,他不可能放任晚輩們對著他露出這樣的壹副表情而不管的。所以他覺得是時候要當面問清楚了,盡管最後可能會被他罵多管閑事也甘之如飴。
No是那種壹旦發現身邊的人有什麽不開心的事情時就會上前去噓寒問暖幫著開解讓他們心情好起來的人。
這也是讓No全身心投入地幫助好友的原因,因為無法看到好友受到折磨。同理,他無法放任著讓Kla把真相掩飾起來,自已壹個人默默承受著悲傷和痛苦。
No深信,只要能發泄出來,壹切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因此他把自己當做壹個傾聽者。
再者也有可能和他那從學生時代就讓其他人依賴的性格使然。
“我不知道妳到底經歷了些什麽,但是說出來總好過藏在自己心裏。妳不必和我說,但是妳可以對著Nic或是妳信任的朋友敞開心扉地說!”No擔憂地說著。越是想起上次壹起吃飯提到這件事時他情緒變化的樣子,No也就越是擔心。
壹提到關於家人的事情,就覺得Kla好像很壓抑。
“我信任的人···嗎?”
“是的,當然是妳信任的人啊”
“那我說給No哥哥聽可以嗎?”
轟然
當前面那個人用詢問的語氣說出來的時候,No突然呆滯了壹下,直到見到那雙悲傷暗淡的眼睛裏夾帶著壹絲絲的央求時,只好點點頭答應。
只是傾聽壹下而已,No這個感情顧問怎麽可能會出現有求不應的情況嘛。
No這個感情顧問找不到老婆,但卻找到了壹個老攻,他在心裏尋思著,然後扯出壹個大大的笑容,拍著身旁的沙發說:“啊!坐啊,有什麽想要說的都說出來吧!”
No這親切的樣子讓Kla的臉色好了壹些,然後走過去,壹把坐在了沙發上眼睛盯著那個反扣著放在對面架子的相框上,沈默地坐著。這讓想要認真傾聽的No有種對方沈默了好長時間的錯覺。
“我爸媽要離婚了。”
只是剛聽了個開頭就感覺事情有點戲劇化了。
No只好尷尬地笑著,但是還是看著Kla的臉,仿佛像是在告訴對方,他有在認真地聽,同時感覺到Kla的情緒看起來比之前緩和了不少,因為起初他是用壓抑的語氣低聲說的。
“大概是在我14歲那年開始,我媽媽得知爸爸在外面有了小老婆。從那時候開始,我家就變得和地獄沒什麽兩樣了,家裏只剩下他們兩個人的爭吵聲、相互咒罵和指責的聲音。我大概就是從那時起開始長大懂事的,但是對於要承受的這些事情來說,終究還是年紀太小了。我每天回家都見到媽媽在哭天喊地數落和咒罵著爸爸的種種不是···那感覺很難受,難受到我承受不了。
說到這的時候,Kla的手顫抖了起來,以至於他用另壹只手抓著才止住,那張清秀帥氣的臉埋得低低的,讓人越看越覺得可憐。那超級可憐的樣子讓No不自覺地挪到Kla的身旁並把手放在對方的肩膀上無聲安慰著。
這個動作讓正在說話的Kla稍微擡起壹下點臉,然後伸出手去抓住那只放在他肩膀上的手。
而這壹次No沒有想要掙脫,他覺得Kla這孩子需要他的鼓勵。
不過,話又說回來,剛才浴室裏那個眼神邪惡的男孩也只不過是個缺少家庭溫暖的孩子而已。
“那種情況持續了好多年,那段時間,我想要遠離他們,甚至想要以死解脫,有時候在想他們既然那麽厭惡對方,那幹嘛還要把我生出來啊!盡管他們已經鬧得不可開交了,但出於對他們自己身份地位的顧慮還是不願意離婚。不管我如何淘氣,也不管我怎麽去故意引起他們的關註,他們也還是對我不聞不問,而我只能壹個人默默地承受著這壹切,被這些折磨的死去活來地,沒有任何人關心···我···”
Kla像是再也說不下去了那樣閉上了眼睛,No見狀則像是安慰Kla那樣用手揉了揉他的肩膀,同時對於自己去揭開Kla內心的傷疤而感到內疚不已。
由於這個男生人帥脾氣好笑容很有魅力,他也就任由著No這家夥揉著自己的肩膀。
No越想越是同情,不敢想象這孩子的笑容背後到底隱藏著多大的痛楚。
“別說了Kla,對不起!我沒想過會這樣不小心扯開妳這些不開心的過往。”
“沒關系啦No哥哥···我不用再理會他們了··我已經從家裏搬了出來···”Kla擡起臉來,輕輕地搖了壹下頭,看著No然後自嘲似的壹笑。
“剛好我要上大學了,所以我就和他們倆商量搬出家裏,自己獨自在外面住。現在父母對於我來說僅僅只是個每月送錢給我花的人,這樣子而已。他們已經不再是我的家人了,我已經沒有家人了No哥哥···我沒有任何親人了···”
我為什麽要哭啊!
No是在幸福美滿、充滿著愛的家庭氛圍裏長大的,此刻他靜靜地看著那個說只剩下他自己壹人的Kla。
“我的生命中沒有任何親人了,只剩下我自己壹個,只剩我自己了···”
說完,Kla像是在哭泣那樣,伸手捂住了臉。
這情形讓No忍不住朝對方靠近。
突然地
No雙手緊緊地把Kla摟抱住,想要籍此讓Kla知道還有他這個哥哥在。
這讓Kla身體壹僵,然後打蛇隨棍上地順勢回抱著No的腰,並把頭埋在他的肩膀上。
“No哥哥不要拋下我啊,不要拋下我,我只有No哥哥了。”那哀求的話語讓No很是憐憫同情Kla這個可憐的孩子。因此不管kla把自己抱得多緊,No也不抗拒,此外他還用手輕輕地拍著Kla的後背。
“Kla,我不會拋棄妳的!”
最終,No輕率地說出了這句承諾。
這個擁抱仿佛已經變了質,No的潛意識裏已經不再以兄長的身份自居了,而是不自覺地轉換為愛人的關系了。No不可能知道的是:那個讓他覺得可憐的孩子,此刻正抱著他,在心底發出得償所願般地竊笑。
沒錯!剛剛所說的壹切···很多都是他編造的和現實沒有任何關聯。
“謝謝No哥哥!謝謝妳!”
演技帝用顫抖的聲音說著,盡管臉上掛著的那抹邪惡地笑容極其地隱秘,但他還是告誡自己要小心謹慎。
我怎麽可能不知道哥哥他是個容易心軟的人呢!
沒錯!誰會腦子進水拿個紅色的相框反扣著放在那褐色的墻面陳列架中間啊···這簡直就是太明顯了嘛!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5篇部分就先到這裏了,No真的太善良了,哈哈!所以容易心軟,Kla這個大灰狼太會了,告辭告辭!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甜橙夫夫第4篇-不受上帝待見的男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