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夫夫第6篇-上鉤啦!

甜橙夫夫第6篇-上鉤啦!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 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6篇部分! 這壹對實在是可愛到不行了,這樣小綿羊大灰狼的配對模式,簡直不要太迷人!

清晨的陽光斜斜照進了臥室,整個臥室馬上變得亮堂起來。臥室的墻紙是象牙白的,而家具則是鋼琴黑。房間中間擺放著壹張大型的雙人床,床上用品的色調為棕褐色和乳白色相間,給人壹種輕松舒適的感覺。因此,床上的人也是睡得無比香甜,估計在耳邊打鑼敲鼓都很難把他吵醒。
然而,與此同時,時鐘上的指針還是馬不停蹄地在走著,這輕微的聲響把其中壹個男生輕輕喚醒,只見他緩緩睜開雙眼,然後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天花板。
老子現在在哪裏啊?
第壹秒鐘,No還在壹臉懵逼地問自己,但是接下來的那壹秒鐘,他的瞳孔開始迅速張大了。
Kla!
“嗯~”No立馬意識到自己在哪裏,於是想努力坐起來,然而…有某個重重的東西正壓在自己的身上,讓自己動彈不得。
這個重重的物體還發出壹聲低沈的應答聲,於是No只好低下頭來看個究竟。
我該怎麽解釋自己目前的處境啊。
當No知道壓在自己胸口上的是…Kla之後,他只好露出壹個囧囧的微笑,同時在心中暗想。
這個高個子帥哥正緊緊地抱著自己,把自己的帥臉龐埋在自己的胸口上。每次No意圖挪動身體,那個小家夥就會喃喃哼唧,同時把自己的頭靠得更緊,在上面來回摩挲,好像要找到壹處最舒服的地方才善罷甘休。No壹開始還是有點小驚詫,但他看到這情形,竟會對對方產生壹種寵溺的感覺。
寵溺中又帶有幾分的心裏發毛惹。
壹直以來他都有壹個夢想,他希望有朝壹日的清晨,在自己睡到自然醒之後睜開眼睛的壹剎那,身旁會有個人躺在自己懷裏,現在這個夢已經成真了,但令他難以置信的是,對方盡然是個…男生!
我是該喜出望外呢,該傷心欲絕呢,還是該大哭壹場啊?
雖則他心裏思緒翻飛,但他的手還是不由自主地在這個小弟弟的頭上輕輕撫摸起來。他越想起對方跟自己講的那些家裏人的事,他就越覺得對方很可憐,可憐得讓人揪心、讓人心疼。
誰會想到,這個三年前就認識的Kla弟弟,心裏面會有這麽多的復疙瘩,會有那麽多的悲情往事。
他還記得自己第壹次見到對方的情形呢。
在他的印象中,Kla是壹個很文質彬彬、彬彬有禮、禮尚往來、來者不拒(好像最後壹個跑偏了,啾咪!)的男孩子,當時他跑來找Nic。而正好Nic跑去外面買東西了,那時候弟弟還火急火燎地讓自己去家裏附近的那個商場接壹下對方,然後帶對方回家裏。由於自己當時還沒有吃中午飯,像他這種壹等壹的大好人,當然是誠意邀請對方共進午餐啦,雖然那才是他們第壹次見面。
壹開始對方是拒絕的,但是他反復強調了家中只有“媽媽牌”的方便面,對方只好答應在外面壹起吃飯了。
那時候,No把這個小男生當作自己的弟弟來看待,來寵著…
但現在,寵著寵著都寵到床上了嗎!?EXM??
最終,No只好默默在心中狠狠地磨牙,因為他居然還是很懷念前壹天晚上對方覆蓋在自己雙唇上的那壹個個柔軟細膩的濃情香吻。他越看到對方那壹張像個孩子般天真無邪的臉龐,他就越感覺到…臉頰發燙。
而且還是燙得壹陣壹陣的那種感覺。
至於把他困在此地的原因則是…昨晚的暴風雨。
看樣子這場臺風也沒有壹個要輕易停止的意思,於是No只好接受了小男生的建議,在這裏過夜總比讓人家弟弟冒險開車送自己回家再回來安全壹點。壹開始,他還是鐵了心的說,反正壹人睡在床的壹邊而已,但誰曾想,壹起床,他才發現兩人竟會抱得這麽親密啊!
No打死也想不到對方主動湊上來抱著自己已經有大半夜了,於是他趕緊把剛才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從腦中甩掉,然後扭頭去看墻上的掛鐘,瞬間他的雙眼就睜大了。
“嘿!Kla!起床啦!我要遲到了!!!”No輕輕抖動自己的胸部,想把對方震醒,同時用手輕輕在Kla的臉上輕輕拍動,想要把對方喚醒。Kla慢慢睜開了眼睛,但臉上還是堆滿了不解和迷茫。
“什麽事啊哥~”
“遲到了啊!”No張大嘴巴大喊壹聲,同時把Kla的腦袋從自己的胸前推開。Kla卻慢悠悠地坐了起來,然後慵懶地看了壹眼墻上的掛鐘,最後才慢慢搖了搖頭說。
“才六點半,沒有遲到啊,No哥。”
“嘿!我平時都要六點起床的,怎麽會不遲到呢?”No連忙搖頭,同時作出要起床的架勢,但是卻發現自己的肩膀被小弟弟鎖住了。
“真的不會遲到啦,哥。從妳家去妳公司要花壹個多小時,但是從我的公寓出發就只需要花半個小時而已啊。就算是早高峰也沒關系,妳還可以多睡壹個小時呢。”這位院之月擺出壹副困意重重的笑容,這壹番話才讓No逐漸放松了下來。
“這樣啊。”
我家在郊區,但這家夥的公寓就在市中心啊。
壹想到自己並不會遲到,No就笑了出來,但是笑得更加燦爛的人估計還是那個…
“幹嘛啊Kla。”Kla又開始用自己的手腳把No鎖住,同時臉上擺出壹副邪魅的笑容。雖然Kla剛剛睡醒,但這並沒有使他的顏值有所降低,相反,這種頭發蓬松的樣子,讓Kla產生了壹種讓人難以自拔的淩亂帥。
發型坍塌,衣服皺巴巴的,眼睛都還沒有完全睜開,所以他笑起來的時候,也是眨巴眨巴著眼睛的。
他這樣子真是太招人寵愛啦,我也不知道為什麽會有這種想法呢。
“我很開心。”Kla慢騰騰地說,同時把自己的臉靠得更近,No聽到之後露出狐疑的表情。
“開心什麽?”
“就是…”Kla用手指指了壹下身下的床,然後露出壹副天真爛漫的表情,而他嘴巴裏的小虎牙也不小心露了出來。
“開心是因為我跟妳壹起在我的這張床上醒來啊。”Kla的口吻裏充滿了壹種幸福感。前壹天晚上還聽到對方滿臉悲痛情緒的No,頓時說不出話來。
他能笑得出來,也總比苦口苦臉的好啊。
“哦哦,那我去洗澡了哦。”
噗噗!
啪啪!
“嘿!”
然而,No說完之後還沒有機會挪動身體,那個小男孩就已經緊緊抓住自己的手腕,把自己摔倒在了床上。No趕緊驚慌失措地大喊了壹句,尤其是經過昨晚的事情,他還是有點心有余悸的。但是,當他擡起頭來看著對方那深情的眼睛時,他的小心臟開始有點…砰砰直跳。
其實他的全身都在發抖。
只見Kla的眼神中充滿了幸福感,還散發著星點迷人的魅力,與此同時,Kla慢慢把自己的嘴巴放在No的雙唇上面。
這個吻讓No“措手不及,只得楞在那裏”,或者實際上…他並沒有想過要做任何的逃跑。
這種觸感,No還不清楚是出於對Kla的同情,還是對Kla產生了某種好感,於是他還不由自主地用手扶住了對方的肩膀。Kla輕柔地親吻著對方,片刻之後才溫柔地把No推開,同時對著No眉開眼笑。
“早安,我的最愛。”
No聽到這句話居然…臉紅得發燙!
真他媽的害羞啊!!!!
No在內心張大嘴巴狂呼,對方剛剛給了自己壹個morningkiss,還對自己說“早安”。對方那甜美帥氣的笑容,讓他的芳心在春回的大地上瘋狂奔馳,但幸好對方並沒有給自己來壹個法式濕吻。因為從這幾天的經驗來看…開始了…但是每次老子都會神魂顛倒。
“哥妳先洗澡吧,我去給妳做個早餐。”
“哦,嗯嗯。”兩人的身體分開之後,No趕緊使勁點頭,趕緊坐了起來,他感覺到今天自己比平時更快從睡意中清醒過來。他情不自禁又偷瞄了壹眼對方,發現對方正隨意地用手撥弄了壹下自己的頭發,這也太帥了吧。
“哥,妳要吃幾個荷包蛋?”
“要…”
“哦,那就吃兩個吧,壹個五成熟,壹個全熟,香腸兩條,多點培根,吐司兩塊,烤得焦壹點的…對不對呀?”都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呢,Kla卻在自言自語起來,但說的卻壹點都沒有錯啊。
“妳怎麽知道的?”
只有No家裏的人才會知道,他喜歡用熟的荷包蛋蘸著溏心蛋黃來吃,但這個小孩子居然會知道,No只好羞赧地撓了撓自己的下巴。
“不知道啊,但是我細心壹想的話,就會記得關於妳的每壹件事。也許是…”Kla突然打住,然後羞澀地笑了出來…這種神態不管怎麽看都是帥得史無前例的啊…他的表情又突然認真起來,認真得讓人可怕。
“也許是我喜歡妳很久了吧。”
“哈?”No的嘴巴張得合不攏了,然後聽對方繼續說道。
“只是我對這壹點不夠肯定,直到…妳成了我的人。”說完就展露出壹個陽光明媚的微笑,假裝自己不知道面前的這個No哥已經原地收獲了壹個老公。然後,Kla走到衣櫃那裏取出衣服和褲子,放在了床尾。
“今天妳先穿我的衣服去上班吧…我先去做早餐了,不然妳會遲到。”說完,這個扔下壹顆炸彈的家夥就若無其事地走出了臥室,讓No留在原地搞清楚剛剛那段話的含義…所以說自己有了個老公?
是不是呀?所以說我有老公了…我…是…屬於他的?
“啊啊啊啊啊啊!妳反抗壹下下啊No!稍微反抗壹下啊!”然後,No任由著自己的身體倒在了床上,同時充滿復仇感地不停在捶著那張床…他恨自己…恨的是…自己的內心居然會承認對方說的話。他還為對方記得自己的喜好而暗暗開心。
丫的這種feel倍兒爽啊!
所以,老子真的同意做他的男友了是嗎?
今天,No腦海中的各門各派正在進行緊急會議,討論的主題就是Kla這個小毛孩的身份…這個“會議”在他還在Kla的公寓時就已經開始了,即使是在工作期間,他的腦海中也沒有消停過,還在思考著這件事。因為壹開始他想到這樣會對孩子的光明前途不太好,不要讓他行差踏錯。但現在,好像壹切都逃不掉了。
換了是誰看到昨晚Kla那副模樣,都不會忍心扔下他不管的呀。
萬壹連我都拋棄了他,他壹個不小心跑去自殺呢?
No正在為自己成為對方男友這件事找壹個恰當的理由,以免丟了自己的尊嚴。但他想到這壹點的時候,很認同地點了點頭,對這個理由非常的滿意。接著,No扭頭去找隔壁辦公桌的同事。
“Poom姐…”
“啥事?”前輩姐姐粗聲粗氣地說,No見狀趕緊問道。
“如果有個超級帥的帥哥來追妳,妳會接受嗎?”
No現在的狀態就是,他需要別人來幫自己下決定。然而他得到的回答卻是。
“不!”
“嘿!怎麽會這樣?”
稍等,我這麽激動幹嘛?難道我想聽到的答案是…呃…我就這麽希望自己被壹個帥弟弟追求嗎?
那位小個子姐姐轉過身來看著No…慢條斯理地說。
“妳聽好了,No,帥哥呢,是分成兩種的。”
“嗯哼?”No打醒了十二分精神想要聆聽壹番,比讀書時期聽講座時還要專註。Poom冷笑了幾下。
“第壹種,是有老婆了。”
“嗯。”這壹點很同意,那些長得好看的都有老婆了,不會落到他這種長相糟糕之人的手中。
“然後第二種呢,是彎彎。”
啥?!!!
No壹聽到Poom姐這麽說,身體發抖了壹下,然後小心翼翼地看著對方。他生怕對方已經知道自己昨晚剛剛跟壹個男生為愛鼓掌啪啪啪了。但是Poom姐卻沒有留意到他這種細微的神態變化,繼續用壹種充滿仇恨的語氣說。
“嗯,實打實的就是gay啊,那些長得又帥又可愛的男生,我敢推斷80%都是彎的,如果這些帥哥來泡我,我壹定要擦亮火眼金睛啊。因為有些人跟女生在壹起就是為了掩人耳目,實際上他可是有夫之夫了。小弟弟啊,壹說起這個就火大,之前追老娘的那個人啊,哎呀!超級帥啊,超級紳士,那時候也是色迷心竅,以為自己撿到壹個大寶貝呢!誰能想到啊…他的老公跑過來找我,說他們兩個吵架生氣了,所以才來找我演戲氣對方的。他奶奶的~No,妳覺得我還能怎樣啊?”
姐姐壹找到機會發泄,就趕緊壹股腦兒地傾倒了出來。No聽完之後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該說什麽好,而是默默地把自己的椅子往後挪了幾步。
如果被她知道我剛剛跟壹個帥哥上過巫山進行了壹番覆雨翻雲,還走“後門”去行了周公之禮,她會不會生生把我活埋了啊?
“我覺得我已經得到答案啦,我先去壹下洗手間了。”No看到姐姐還想要繼續傾訴,而自己並不想再戰戰兢兢地聽完。於是他趕緊借尿遁,往洗手間跑去,反正他也得到了答案。
難道Kla早就是個gay了啊?
現在No真的不敢確定對方是不是個gay。因為如果Kla本來就是個彎的,就意味著自己並沒有把對方掰彎,並沒有把對方帶到偏離正途的“彎道”。問題的重點就會變成,Kla只是找了壹個顏值對不起觀眾的老婆,而不是壹個可愛帥氣的小奶狗而已。
為什麽我心中竟會如此詭異地松了壹口氣呢。
剛剛那個還深陷於壹個巨大的內疚泥潭中的No,瞬間笑了出來,開心地點了點頭。
鈴鈴鈴~
就在那壹刻,手機鈴聲響了起來,讓他立馬打了壹個激靈,他扭過頭去看,才發現原來手機還放在桌子上,於是他趕忙回辦公桌上去拿手機。而此時旁邊的前輩姐姐則把頭伸了過來偷瞄了壹眼。
“No!這種肯定是啊!!!”
“什麽?”No聽到這句話壹臉的懵圈。Poom姐則毫不客氣地拿起No的手機,然後把手機屏幕轉過來給他看。於是,他就看到了…Kla的照片!
“嘿!”本來突然間有人來電,來電顯示上面居然有Kla的照片,這壹點已經夠讓人嚇壹大跳的了,但是更讓No心有余悸的是…Kla還穿著昨晚的睡衣!
這樣的照片估計會讓不少人往那方面想,但壹定不是這個正處於仇恨怒火中的女人。
“妳看,長這麽帥的肯定就是彎的啦,而像No妳這樣的呢,百分百是個宇直啊!”

No也知道那個姐姐只是在舉個例子,並不是有任何人身攻擊的成分…如果帥哥都是gay,那直男就只能由那種他這種顏值負分的人來擔當咯。同時,No的心中還在思考著,為什麽這個帥哥會做了自己這個長相平平無奇的家夥的老公呢。
如果跟姐姐說,無論長得帥不帥,都有可能是彎的,姐姐會不會當場發出連聲的雞叫呢?
No想到這裏,幹笑了幾聲,然後趕緊把自己的手機搶了回來,然後以光速逃出了辦公室,以免被任何人抓到可疑之處。等他跑到了外面,他才有心思低下頭來仔細端詳屏幕上Kla的照片,壹邊看壹邊心跳得飛快。
“哎呀Kla!妳什麽時候搞過老子的手機啊!”
現在No有點不悅咯,所以說起話來也毫不客氣,對方聽到之後趕緊難為情地說。
[昨晚弄的…我…對不起。]
每次聽到這種聲音,No就好像聽到壹只小奶狗在給自己撒嬌呢。
[其實我偷偷拍了妳的照片,在我手機設置了妳的來電顯示頭像,所以我也想在給妳打電話的時候,妳的手機上出現我的照片。而且妳也沒有鎖屏,所以我就壹時….想偏了,真的對不起啊,No哥。]
聽到對方越是著急為自己解釋,No就越容易心軟。因為他已經抓住了重點…
妳居然這麽迷戀我,搞到要在手機上設置來電頭像啊。
剛剛才被同事暗諷說長得不帥的人,捋了壹下自己的襯衫,心中瞬間舒暢了很多。No壹想到自己正在跟這個帥氣小男生交往著,就忍不住嘴角泛春。當他聽到對方還在因為害怕自己生氣而向自己撒嬌時,他就更是暗爽到不行。
[No哥,不要生我的氣了嘛!下次我要做什麽,我都會先問妳的,哥妳不要再生氣了啦!]
這個小屁孩怎麽這麽可愛啊!
No壹想到這,就笑得比剛才更加花枝亂顫了,但是他還是裝出壹副嚴肅的腔調回復對方。
“嗯嗯,那算了,妳不該做的都做了。但是妳要換照片啊,妳瘋了嗎?居然放睡衣照。”
[但是我手機上的這張也是妳穿睡衣的照片啊,而且妳還沒有扣紐扣的哦。]
“什麽!?”No大吃壹驚地睜大了眼睛。他明明記得昨晚自己睡覺的時候是系好紐扣的,如果紐扣松掉了,那就是說中途有人…解開了!
[開玩笑啦!哎呀,不要生氣了啦!我就是想跟我這個可愛的男友開個玩笑而已嘛。]
又來啦!我怎麽對“男友”這個詞語總是有壹種心花怒放、閉月羞花的感覺啊。
幾天前No對這個別扭的詞語還是避之不及的,但是現在他卻奇怪地習慣了呢…同時還為此而感到壹絲羞澀。
“那妳打給我有什麽事啊?”No趕緊轉換話題,以防止Kla再說壹些挑逗的話語讓自己當場淪陷。然而令No猝不及防的是,這個話題轉換得正中Kla的下懷。
[我是想打過來跟妳說…我想妳了呢。]
臥槽!臣蔔~木曹!
我的心裏現在萬馬奔騰啊有木有!
No聽到這句話後整個人楞住了,對方那充滿磁性而低沈的聲線通過電話傳到了自己耳邊,就跟本人在耳邊說悄悄話壹樣的輕柔。而No之所以在心中大喊“臥槽”….是因為真他媽的羞澀啊!
“那就是說妳說完了對嗎?那我掛電話了哦。”說完,No就馬上把電話掛掉,以便躲開對方。他就是不想給機會對方繼續撩他呀,而且對方撩人的方式還如此的可愛,並不像學校那幫學弟們只會對對方說土味情話。於是No迅速把電話掛掉之後,就故作鎮定地把手機插回了褲袋。
咻——
“死定了!”No趕緊不聲不響地靠著墻壁蹲到了地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因為…嘴巴笑起來時咧得太大了。
至於他說“死定了”,是因為這壹切看起來…兩人的關系已經完完全全越過了某壹方面的界限了。
“問心的壹句,老子每次看到妳在裝可憐,就真他媽的想揍妳壹頓,妳死定了!”與此同時在曼谷的另外壹個角落,No的弟弟也在說著這同壹句話。
No那是害羞得要死,而Nic則是嫉妒得要死!
尤其是當Nic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在壹旁看著手機屏幕功德圓滿似的發出“呵呵”的笑聲,他就越覺得自己的哥哥跟那些被Kla泡到手的無知小女生並無兩樣。雖然Nic也知道Kla不會對自己的哥哥像用日拋壹樣吃完就扔用完即棄,但是自己的哥哥還是壹個不折不扣的獵物啊。
Nic壹想到自己的哥哥成了那些無辜小迷妹之中的壹個…他就覺得這簡直就是在上演壹場活生生的“悲慘世界”,最後的結局他都不敢繼續往下想了。
“別羨慕幸福之人哦,老友。”
“我這樣子是在實名羨慕妳嗎?對了,妳這次又對我哥撒了哪些彌天大謊啊?”Nic壹臉漫不經心地問,Kla聽完之後大笑了起來。
“就壹點點啦!”
“那就是說我哥被妳騙了不少咯?”Nic怎麽就會不知道自己的好朋友是個怎麽樣的人呢,嘴上說壹點點,但壹點都不可信。聽說這壹整個星期,每次壹下課就急匆匆地往外跑,如果有哪門課是可以逃掉的,他這個院之月可是逃得比誰都歡脫呢。最後累的還不是Nic,每次都要幫他拿作業本啊學業報告之類的。
“還好啦~”Kla不置可否地回應了壹下,同時眼睛盯著手機屏幕。
屏幕上的那個人正閉著眼睛熟睡中,不管別人怎麽說他不可愛或者長相平庸,但是在Kla的眼中,這個人不僅僅是可愛,而且還很…可口。
哎呀呀,難道有機會偷拍惹,拍那種普普通通、正正常常的可不行啊,壹定要解開紐扣來點性感的造型呀。還要幫他找壹些誘人的角度,拍完還要好好保存起來,以作留念。剛剛他跟No說的解開紐扣,那可是真做了的呢。
“那妳接下來還要怎樣啊?我哥動心了嗎?”
“這就是需要妳幫忙的地方啦,妳去幫我調查壹下。”
Nic也只是隨口那麽壹問,誰知道那家夥會這麽回答,Nic只好死死盯著他,然後搖了搖頭。
“不!什麽事需要我幫妳啊!”
對呀,餐廳的貴賓卡他也拿到手了,對方還有什麽誘人的條件需要讓自己出手呢。
然而…
登登!
Kla再次把自己的手機屏幕懟到Nic的眼前,同時向對方擺出那副壹如既往的邪魅笑容…
“市中心豪華酒店套房壹間,兩天壹夜,還有早餐送到床前給妳,保證妳能夠吃到我們的校花Panda。”
就這樣,Nic把手舉到臉跟前,同時壞笑地說道。
“成交!老友!”
其實Nic是很關心自己哥哥的,但是他的座右銘就是…有得吃的時候不吃,簡直就是罪大惡極。
今天No終於可以自己回家了,這是他這個星期以來的第壹次回家。因為他說同事會送自己回家,於是這個新晉男友(心裏還惦記著這事呢)也沒有多說什麽,No也因此松了壹口氣。畢竟不用再見到Kla的帥臉,就不用再心跳加速了。但是當他把腳壹踏進家門,就聽到壹陣遊戲機裏發出的跑車馬達聲,他趕緊把頭伸進去東張西望,然後…
“No哥,妳好哦!打擾妳壹下啦。”
“嘿!妳怎麽來的啊?”
那個坐在客廳沙發上瘋狂打著電動遊戲的必定是Kla無疑啦。
“他跟我回來的,復習功課呢。”在壹旁把遊戲控制桿把玩在手中的Nic代替了對方的回答。No都很想問了,妳們是在復習功課呢還是在復習遊戲啊?但既然今天是周五,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摸過遊戲的人也把公文包扔在壹邊,然後壹屁股坐到了沙發上。
“我也要玩,Nic。”
No盡量讓自己表現得如常,因為Nic還不知道的,但是…
索索!
“!!!”
本來坐在老友身邊的Kla突然把自己的腳往前壹伸,然後裝作壹副很自然的樣子,把自己的頭靠在了No的大腿上。
No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花容失色”,如果不是看到那張帥臉正對著自己笑口嘻嘻的,他都幾乎要把對方的頭抖掉了。也不知道為何,他感覺到對方的笑容裏充滿了壹種讓人油然而生的寵溺欲望。No趕緊撇了壹下眼神,去偷瞄自己的弟弟,但當他發現Nic並沒有留意到這邊的情況,他才舒了壹口氣。
就是壹般的把頭靠在大腿上而已…吧。
No從來都沒有拍過拖,以前只有壹幫好朋友曾對自己這樣過,他只好在心裏暗暗說服自己。他盡量不讓自己多想,但是他又感覺到…
妳還要霸著我的大腿多久啊!
No在心中大喊,而此時Kla正在輕輕地用No的大腿摩挲著自己的臉龐,來回不停地摩擦,就好像壹只想要得到主人關註的小狼狗。再加上Kla還用眼睛斜看著No,並用手指指著自己的頭。
摸摸我的頭嘛!
他的嘴唇蠕動著,好像說的就是這句話。No看到之後心中有種發毛的感覺,只好輕輕拍了壹下自己的臉,轉過頭去看自己的親生弟弟。
幾天前我躲妳都唯恐避之不及呢,妳覺得今天老子會輕易聽妳的話,摸妳的頭嗎?
雖然心中是那樣想的,但是他的手…正放在對方的頭上了。
“嗷,No,妳回家啦?”
哎呀!
慘大發啦!
“我回來啦,媽媽。”
就在此時,母親的聲音打斷了這壹美好畫面,No聽到之後吃了壹驚,那只正準備施展摸頭殺的手迅速收回。這樣還不夠,No還迅速地站起來擺了個立正的姿勢。他這壹舉動搞到某人壹下子滑倒了地板上,把媽媽和弟弟都嚇了壹大跳!
“嘿!Kla!”
“好吧,我先去洗澡了媽媽,全身都黏得難受呢。飯做好了再叫我吧。”No眼神閃爍地說著,然後壹支箭似的躥到了二樓,因為他生怕家裏人會知道自己的秘密。到了二樓之後他趕緊關上房門,使勁地拍打著自己的胸膛,壹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妳剛剛準備要幹嘛啊No!”
對呀,他剛剛到底在想什麽呢?居然膽敢公然在自己家摸人家Kla的頭!
“哎呀!我就不能對他少動壹點少女心嗎!”幾乎失去理智的No,準備拿自己的頭撞向房門,好讓自己記住這個“心跳急速”的教訓。然而…
咯咯咯~
No吃了壹驚,轉過頭去看了壹下房門,最終他還是決定打開門,伸出頭去看著門口那個壹臉擔憂的人。
“No哥妳沒事吧。”聽這語氣,看來Kla內心有壹種深深的負疚感,因為此時他正在撓著自己的頭,腳也在地板上輕叩著。No的頭都在發抖了,在心中默念著,妳趕緊回去幫妳好朋友補習功課啊,別待在這裏散發魅力搞到我春心蕩漾的啊。
“沒。”
“No哥,妳不用害怕的啊…”
“嗯?”No聽到之後挑了壹下眉毛,看到對方正對著自己笑,然後解釋道。
“如果妳不想要我說,我誰也不會告訴的。我知道妳很在乎妳爸爸媽媽和Nic的感受,請妳放心吧。我知道,我在妳的生命中處於壹種什麽樣的地位。”
如果妳是想讓我有壹種內疚感,妳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妳別這樣說啊Kla。”No幹笑著回應,還極力擠出壹絲自以為很帥的笑容。
“我們是情侶對嗎?”Kla這樣問,像是想要得到對方的確認。No本來就是個極其心軟的人,再加上他先前聽到對方說自己孤苦伶仃,沒有人陪伴,這樣誰拒絕得了啊。於是No只好輕聲地回應道。
“嗯。”
好吧,跟妳在壹起也行咯。
No覺得還是任著這小屁孩的性子來吧,因為他知道自己越是想躲就越是躲不掉。於是他就只好做出這個回答,Kla聽完之後露出壹個燦爛的笑容,東張西望了壹下,然後…
啵!
“謝謝妳給我信心,這個學期我會努力學習,把所有功課的A拿回來給妳看。”他居然親了臉頰,No的瞳孔瞬間放大,眼神呆滯地看著自己弟弟的朋友。接著,Kla又在No的耳邊充滿魅力地說起了悄悄話…
“如果我做得到,妳就要給我獎勵哦。”說完還俏皮地眨了壹下其中壹只眼睛,這樣才飛速地跑下了樓去,同時不忘大聲吼道。
“Nic!不玩遊戲啦!我們來學習吧!”
這孩子的癥狀,看起來是開心過了頭啊,不過也可以說他這樣很搞笑。然而,那個被人親了臉頰的人卻只知道…不停地撫摸著自己的臉蛋,同時展露出壹個春情萌動的笑容。
“管他奶奶的!在壹起就在壹起啊!”
如果跟那個家夥在壹起了,會有這種輕飄飄的感覺,也是值得壹試的不是嗎?
好吧,都是男生又怎樣啊?也許老子會迷上這種感覺呢!
實際上,No應該要弄清楚,所謂的“迷上”和“被上”…兩者之間也許只有壹層薄薄的“處男膜”隔開著呢。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5篇部分就先到這裏了,No真的太善良了,哈哈!所以容易心軟,Kla這個大灰狼太會了,告辭告辭!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甜橙夫夫第5篇-可憐的男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