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夫夫第9篇-得到了想要的男人

甜橙夫夫第9篇-得到了想要的男人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 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9篇部分!也許No要自信壹點啦,Kla說妳好看肯定是好看的,也是可愛,再者是,他壹個人覺得妳可愛好看就夠了呀!

“今天有空嗎?陪我去買東西。”
“有空,我現在就過去接妳。”
這是情人第二次戀愛前約壹個小時的聊天內容,此刻的Kla正微笑著靠在入口處的墻上,吸引了眾多人的目光。
今天身材高大的他著白色背心搭配淺色無袖襯衣,深色褲子,名牌運動鞋…雖然是普通的裝扮,卻仿佛是從書架的時尚雜誌中走出來的人,大概是外形高挑,做了頭發…臉俊俏又勾人的原因導致的。
年輕人兩腿分開站立,舒服地長伸著壹條腿,眼睛盯著手裏的手機,壹點不在意周圍的人,眼角壹直瞄著入口。
No說在這裏見面,不用去家裏接他,說不好意思打擾,能自己過來,再加上Nic又把摩托車停在了家裏便更加有了理由不讓他去接。
早知道買了它扔進河裏好了。
年輕人因男友的自立根生而生悶氣,壹旦有了車用,肯定不會讓他輕易接送,他的計劃實施就更困難了。
“唉~”Kla重重的嘆息,看起來垂頭喪氣,導致周圍的好多妹子想套近乎問他怎麽了,其實他只是在思考…想把No金屋藏嬌。
他非常愛No,非常喜歡No,迷戀到不想讓其他人看見No,觸碰No,非常擔心有人像他壹樣看到他嬌羞可愛的樣子,把他從自己身邊搶走。
妳知道我這麽愛妳嗎?
他記得很清楚,初次見面的畫面…那個走過來迎接他的人,他好朋友Nic的哥哥,看到第壹眼就想問Nic說…妳確定是和妳壹個娘胎裏出來的?
那又怎樣,No就算高,再怎麽高,還是皮膚黑,頭發散亂,穿著軍式上衣和球褲,拖鞋普通得要死,真的不敢相信這人和他最好的朋友是親兄弟,再加上那天Kla正為父母的事心煩。
對,講給No聽的事全都沒有瞎編,其中壹部分是真的…他父母吵架是真,父親有小老婆是真的,父母要離婚也是真的,只是恰巧在那年發生了,他厭煩,暴躁,心情不好只能跑出來,然後遇到了壹個笑瞇瞇的小哥哥糾纏著說…去找點什麽來吃吧。
親密談不上,更不認識,還沒來得及拒絕,就被摟著肩膀拉去了壹家有名的快餐店。
但,煩惱變成了在乎,No努力的安慰他,逗他笑,好像知道他很難受,不快樂,也許No沒什麽感覺,更不知道他在想什麽,只是有壹句沒壹句的瞎聊,但Kla還是覺得…這個人好有趣。
只是聊些沒有意義的小事,但像Kla這樣的人,如果僅在壹起相處十多二十分鐘,根本和誰親密不起來,他也知道自己很難相處,但和No在壹起卻感覺是發自真心的在和No壹起笑,傷心消退,變成了開心。
Kla早認識到自己長得好看,形態好,會打扮,誰見了都要多看壹眼,甚至還有人來問他去不去拍電影,但他不感興趣就拒絕了。這個小哥不是迷戀他的顏,而像朋友兄弟般對待,似乎是已經認識了很久的朋友,這才讓Kla發出了真心的微笑。
笑容中沒有任何隱藏,笑著面對每壹個人,在朋友們中間也快樂的笑。
笑容讓他知道No不曾特別對待誰,直到…No想為他變得特別。
從前去找朋友補習功課是為了逃避家裏煩人的事,如今則自發的跑去,找借口去聊天,去送零食,就為了能聊上幾句,為了讓No不要客氣地說謝謝,從此這些變成他自己的小幸福時光。
誰說No不帥的…No的笑容誰也比不了。
誰說No只有平易近人這點好…他就是那種相處起來很舒服的性格。
誰還說No很不起眼,Kla就告訴他不是。
No對他來說是最閃耀的星。
壹開始只是想了解他,但Kla每次見他都墜入愛河,他的每個微笑,每壹次的安慰,都想把他拽地離自己更近壹點,為了他可以忽視周遭的壹切,後來才明白原來這就是愛。
他喜歡No,墜入了他最好朋友哥哥的愛河中。
原本,Kla不管是男還是女,主動送上門來的幹嘛不要,但他知道No不是同性戀,No是直男,他喜歡女生,盡管那些女生還沒他壹半可愛。
他很清楚,倘若放手幾天,肯定有人橫刀奪愛,他絕不允許。他必須阻止,讓No屬於自己,他策劃了三年,把壹切都安排好,直到時機成熟……就把直男變成自己的老婆。
不用陰謀,就用詭計,不是念經,就是念咒,不管用那種方法都得讓他“上套”,讓他變成自己的人,現在更在意他了,不論如何都不會放手。
越深入了解越覺得No可愛,哪個老公會輕易把這樣的老婆拱手讓人。
Kla嚴肅認真的臉想著想著,慢慢展露出壹個大大的笑容,隨後起身便看到壹個穿得很休閑的男生。
那人著壹件球衣加齊膝的褲子,看上去與休息日逛商場的人沒什麽兩樣,可不知為什麽瞄壹眼就感覺自己走不動路了,只能擠出壹個微笑引他回頭看到自己,Kla楞了壹下,如果沒有看錯的話…No的臉紅了。
No努力克制住臉紅,但還是看上去很害羞,然後保持微笑向Kla走來。
真他媽可愛啊,越害羞越可愛。
“Kla先生,妳來的好快哦。”No有點小緊張地說,又擡手撓撓耳廓。
“妳穿成這樣我還是不要靠近妳好了。”
“我帥嗎?”Kla知道No不敢誇他帥,只能笑著打趣引誘他。No從腳到頭地掃視他,兩人的眼神壹對上No就躲開了,點頭說。
“嗯,帥,妳這樣的穿什麽都帥,不像我。”
“妳也很帥。”
“妳眼睛有問題吧。”No因害羞微微顫動,Kla笑了起來,他湊過來拉住No的手臂。
耳語說:“我眼睛沒問題,在我眼中妳很帥,在妳眼中我也很帥對嗎?”No壹臉懵,似乎還沒跟上節奏。
“那我們好好看看對方眼中的自己吧。”
隨後分開壹點為了看他的反應。
在這裏吃掉他行嗎?!
此刻No的臉已經火辣辣,紅到了脖子根,還在努力躲避他的目光,可愛死了,真想把他推翻在床操翻,但Kla卻只能努力克制欲火,控制住雙手,靜靜杵在那裏。
“我好高興妳約我出來,每次都是我約妳,我也很小氣的。”Kla說的很滑稽,但其實意思是想看著正要擡頭的人又把頭低下去。
“感覺抱歉,才約妳出來嘛。”
“我就當是約會了可以嗎?”Kla還在窮追猛打地想套出自己想聽的詞,施壓讓聽的人開口。
“男女朋友壹起出來才叫約會,我們這算是約會吧!”
去死吧,No這不確定的樣子讓老子想狂親他的臉!淡定,Kla,這是在外面,先淡定,淡定點,淡定了還有機會!
壞狼藏起眼裏的想法,邀請小羊壹起去找東西吃,養肥了再宰才是他的座右銘。
現在要讓No死心,墜入沒有我不行的愛河中…再說出真相。
“妳說什麽!!!”
“呃,我剛說下星期我要和同事去華欣,妳生什麽氣?”
從吃完午飯後,Kla剛好逮到時機準備問他今天來買什麽,但壹聽完他的回答,眼睛裏就燃起熊熊火焰,兇狠狠地質問,導致那些逛運動器械店的人們也被嚇到。
“就,我怎麽沒聽說。”Kla立馬轉變態度,收起不滿的情緒,笑著看著No,弱弱地問。No則聳聳肩,轉身去找自己需要的東西了。
“真的,我們三個月前就約好了,很多人都去,十幾個人,定了別墅,只是現在才想起來有個哥哥說幫忙帶個排球去,想玩沙灘排球,錢已經收了他的了,說等差不多些再去搬點啤酒,有哥哥的面包車,搬起來也很簡單。”
No壹直不停地說,他身後的那位卻握緊了拳頭,努力控制,聲音溫和的問出壹句簡短的話。
“我怎麽都不知道。”
陰陽怪氣的語調導致No轉回來看他,壞狼就故意低下頭去,做出壹副傷心欲絕的樣子,感慨自己竟然是最後壹個知道這件事的人,No嚇到了,壹下子慌了,立刻走到他身邊查看。
不想讓我男票那麽生氣。
“之前我覺得沒必要說啊。”
反正又不是情侶,交流那麽多幹嘛,壹會兒這小孩要煩了不是。
這樣想著No就擡手去抓Kla的肩膀,Kla卻把頭扭到壹邊。
“為什麽沒必要!”
“那個時候還不是…啊!”No把情侶這個詞理解很透徹,年紀小的那個(Kla)就擡起頭看著他,眼神比之前還小氣。
“只是情侶這詞,妳都說不出口嗎?”
這個問題問得No眼睛瞪得圓圓大大,重重的搖頭好像是什麽東西要進去壹樣。
“呃,不是這樣的Kla,我就是害羞嘛,有誰會直接那麽說。”他是真的害羞,超級害羞,害羞得不知怎麽說才好。Kla低下頭,藏起壞壞的眼神,在和No對視前他的眼神變成了另壹種模樣——悲傷。
“妳讓我吃醋了。”
“對不起。”盡管No也沒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麽,但壹聽到他說話時的那種撒嬌的聲音,就感覺自己真的錯了,便湊過去哄他,為了討好他,與他和好,抓著他的手腕輕輕地捏,不要讓我再慚愧了。
道歉的話讓Kla沈默了,哄的人也急了。
“餵,Kla,不要弱雞了,是不是男人啊。”
“……..”
但,那個帥氣的死孩子還是白著眼看他,然後就把臉轉向壹邊,哄的人也不知所措地撓撓頭。
“不要這樣子啦Kla,我什麽都依妳,不要生氣了。”因為Kla耍脾氣,沒哄過男朋友的No就輕聲細語地說話,還不經意的晃動壹點胳臂導致‘佯裝’小氣(但真的生氣)的Kla馬上又笑了,反問道:
“什麽都依我…不反悔。”
“啊,嗯,都依妳。”
看到Kla眼睛裏閃過的光,No突然感覺脊梁發麻,是不是想太多了,怎麽感覺對方好壞的樣子。
Kla到底生我什麽氣啊!
就是啊,到底事情的原因是什麽不重要,重要的是Kla逐步縮小包圍圈,就像他每次故意做的那樣。
“嗯嗯啊啊啊。”
“什麽鬼聲音?”
“嗯?什麽聲音,我怎麽沒聽見?”
“沒聽見嗎?好像是喘氣的聲音。”
“應該是人使勁拉屎的聲音吧,管太多了吧妳。”
頂樓衛生間裏最靠裏的隔間,幾乎沒有人用,兩個年輕人解決個人問題後正在洗臉池洗手,其中的壹個就比手勢示意事不關己,另壹個噗的笑出聲,扭過頭去指著從他們進來就壹直緊閉著的那間衛生間的門。
“呃,應該是吧。”聽朋友那樣說,問的那個人聳聳肩,在壹起出去前,還不知道最裏面的隔間裏不是有人在拉屎,也不是人在拉稀,更不是壹個人在裏面,而是有兩個人。
兩個男人肯定是正抱在壹起啊,No的後背緊貼著衛生間的門…Kla壓著他的身體正激吻熱吻。
現在接吻No已經習慣又迷戀了。
Kla的吻。
“餵,夠了,夠了,壹會兒又有人進來了。”直到嘴唇全濕了,呼出的氣體變得熾熱,No輕輕推開Kla的肩,但Kla還不願意放開,用手圈著他的腰,把頭埋進他的肩膀裏,將就地說。
“因為妳很可愛啊。”
“夠了,不要再贊美我了,剛剛嚇尿了。”No故作鎮定地說話,但有多鎮定真的不知道,遇到了直擊靈魂的吻也會搖擺不定,而且身體還熱如火炙,只能說運氣好,因為另壹半沒有猴子偷桃,不然…肯定神誌不清。
“但哥哥妳也喜歡啊。”
沖水聲。
No把Kla的頭推開,立刻轉身想要逃,那該死的臉又紅的發亮。
神經病啊No,和男票親熱卻因有人在場而緊張!
好想擡起手捧著他的臉,片刻時光都無法抗拒…與他的結合。
還是說是因為Type和Tharn背著我在衛生間裏啪啪啪的原因,去死吧,還是我和他們成壹丘之貉了。
No在心裏呼喊,他正準備出隔間前,壹雙鹹豬手抱住了他的腰,輕輕親吻他的後頸,他嚇得跳起來。
“謝謝妳No,謝謝妳哄我。”
對頭,他們現在狂刷嘴唇是因為…Kla的央求。
‘妳親我壹下,我就不生氣了。’
他這麽說,哄的人除了和他親嘴、舌頭互相糾纏外還能怎麽辦,如果有人覺得Kla用生氣這個借口就為了不讓可愛的小男友去海邊,那妳完全想多了,因為那樣做只會使No生氣說他無理取鬧。
Kla這種人可不會那麽簡單。
他的計劃比這個更復雜,現在只是獲得蠅頭小利而已。
“呃,情侶就這樣啊!”在轉身對上那雙犀利眼睛之前,沒有談過戀愛的那個碎碎念道。
“有什麽就告訴我,我沒談過戀愛,不知道怎麽做,但我會努力做好妳男票的。”前船隊長承諾。真是壹個讓聽的人心動的承諾。
跟那麽可愛到不自知的人在壹起,心跳得好厲害。
突然。
“我好愛No啊!”
“嗯,天天說這個,好害羞,放開我,去購物了。”壹聽見這個詞,Kla就癟著嘴,因為壹想到自己可愛的小男友要穿著條短褲在壹群男男女女中跑來跑去,就感覺不爽。
萬壹遇到個像我壹樣的貨色,不就涼涼了。
“好,那我們去買東西。”但Kla什麽裝逼水平啊,他收起不滿,做出微笑的表情,然後伸手開門。
No立刻扒開鎖在腰上的手,探出身,怕被人撞見。
有老公是事實,但是不是不想昭告天下?
關門聲。
此時,廁所外面的門被推開,No瞪大了雙眼,差點要撞到關門出隔間的另壹半身上。
如果有人看到兩個男生從同壹個隔間出來,誰不會多想啊!
“好無聊啊Tan,沒見有什麽值得看的電影,吃完飯回去吧。”
“不是妳說要看的嘛。”
感覺進來的兩個人的聲音很熟悉,No想起來了。
是Type和Tharn!
兩個人正討論要回家還是在這裏看電影。
"我怎麽都行,倒是妳,整個周都在上班還願意陪我出來,還是睡去舒舒服服的躺屍吧…呃,No,妳怎麽在這裏?”南方孩子Type壹臉疑惑地轉過臉來看,還和正靠著墻的好朋友打招呼,No看起來就像壹個剛剛摔壞盤子被逮到的小孩。
“啊,呃,我,我…妳們怎麽在這裏。”不知怎麽回答,就對著兩個同學幹笑。
“我們出來找點吃的,買點東西回去,Type要去看電影,但還不知道看什麽。”美泰混血的,長的帥的Tharn就笑著說對最還沒合攏的朋友說。
行啦,和相處了壹年而且已經工作了的親密無間的朋友,幹嘛還遮遮掩掩。
“那妳到底來幹嘛,買東西?”南方孩子疑惑地問正微笑著搖頭的No。
“嗯嗯,我來買東西,這周正要和壹起上班的人去玩。”
“哦,就妳之前說過的。”說話的人好像想起來了,因為No之前提過,但…還躲在隔間裏的那位臉都氣綠了。
為什麽朋友都知道,我卻不知道啊!
追了No那麽多年的Kla在心裏咬牙切齒,這時。
開門聲。
“No,不好意思,我慢了壹點。”Kla推門出來,對著男朋友微笑,再對著兩個學長微笑示意。
“這誰啊,No?”Type疑惑地問,看到這麽帥的學弟,讓人覺得不對勁。
“呃,學弟…對,他是Nic的弟弟。”
“哦,Nic。”Type點了兩三下頭,不關心的樣子,就走過去解決個人問題了。這時Kla走去洗手,合十雙手向另壹個等男友上廁所的人行禮。
“妳們應該就是Type哥和Tharn哥吧,我經常聽No提起妳們。”Kla友好地微笑,他的小家夥也點點頭。
“對,我叫Tharn,那個是Type,妳叫?”
“KeangKla,叫我Kla就行,我是…”這裏年紀最小的Kla立馬回頭看到No慘白的臉色,又扭頭笑著對Tharn說:
“…是No最親的弟弟。”
No穩了穩情緒,感覺Kla聲音煩躁又奇怪就扭頭看看他,只看到淡淡的笑容。但前船長有察覺嗎,那兩個聽的人沒有察覺,於是他們兩人互相回頭對視,Kla把手放在男朋友的肩上,再次笑著說。
“那我們就先走了,壹會兒No哥來不及買東西了,再見。”嘴上說再見卻沒有行合十禮,像宣誓主權壹樣把手放在No的肩膀上,而肩膀的主人No也不覺得不妥。
“嗯,我還有很多東西要買,我先走了。”逮到機會趕緊溜,讓Type抓現行了幹嘛,那貨聰明得像狐貍,還是趕緊跟著男友開溜的好。
關門聲。
兩人溜了出來,剩下的裏面倆人面面相覷,Tharn垂下視線。
“那個小孩好奇怪。”和Type打招呼時搖手,丁丁收進拉鏈裏然後去洗手。
“我認為那人很壞!”
“為什麽?”男友反問,引起Type思索。
“不知道,就覺得他的眼神很壞,加上剛剛的行為…還是說…”說話聲突然停頓了,然後搖搖頭,突然想起之前好朋友打電話來說有人追他。
應該不是吧。
“不想了,今天決定不看電影了嘛,我覺得還是趕快買完趕快回去,去做點比看電影更有趣的事情吧。”那就按照性子固執的男友的style來吧,光天化日的約X,另壹邊的商場中卻發生著好笑的事,走路摟著男友肩膀的姿態就像勾住脖子把朋友從衛生間帶出來壹樣,把朋友的想法拋在了腦後。
Type猜的壹點沒錯。
就這個孩子啊,No的最後壹輛快車。
之後,解放日到來了。為了去赴八點的約,No很早就起床收拾旅行的東西了,但誰曾想到前腳剛要出門,後腳電話就響了。
[No我怎麽辦,我怎麽辦才好?]
還沒來得及說早上好,電話那邊就聲音顫抖地開口了,No又受了壹驚。
“Kla,妳怎麽了?”
電話那邊聲音更加顫抖了:
[爸爸媽媽要離婚了…我真的誰也沒有了No,我誰也沒有了。]
聽到那個呻吟,No感到心痛,因為知道男朋友心正痛。
[No,我誰也沒有了,妳來找我吧,求妳…來找我嘛,我不想壹個人呆著。]
“可以,妳等我壹下,我現在就過去。”
現在,遊玩的事是次要,他心都飛到另壹個人身邊了,爽快的答應了,掛了電話,它立馬打給團隊裏的人,不管被罵的怎麽慘,他只知道要趕快去找只剩壹個人孤零零的那家夥。
妳還有我啊,妳不是壹個人。
同時,另壹頭的Kla淡定地放下電話…開始壞笑。
“話說,勞資到底把眼藥水放在哪裏了?”
Kla告訴自己,就起身去找了,看來這個工作要用很多眼藥水…就告訴妳Kla不像小孩壹樣愛嚷嚷,嚴密計劃要把兄弟吃抹幹凈。
“妳不用去玩了,妳來拿我的心吧。”
最後,說謊的人還是將勝利握在了手裏。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9篇部分就先到這裏了,No真的太容易騙了,與此同時就是太善良了,容易相信別人,哈哈,希望妳只被Kla騙,其他人的騙可不是這樣的還可以接受的程度呢!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甜橙夫夫第8篇-被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