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15篇-四目相對

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15篇-四目相對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15篇!我們家Mark小可愛可是很多人喜歡的,可惜他也只喜歡Vee這個大笨蛋,請作者大大繼續虐下Vee,這樣他才能知道好好愛Mark!

走進校門的時候,我的神色有些怪異。時而嘴角上揚,時而默默含笑,時而陷入沈思,這跟所有被告白的人無異。我並非沒有被告白的經歷,也並非不了解告白。常有人同我表明心跡,所以我懂得Mark對我是何感覺,那並不單單只是兄弟情。我呀,雖說是長得壹張絕世容顏,但在這種事兒上可壹點兒也不傻。
昨晚我幾乎徹夜未眠,聽到Mark小心翼翼的告白後,我只是呆呆的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麽。要說我高興嗎?我很高興,要說我驚喜嗎?我很驚喜。平時他怎麽會輕易將愛意宣之於口,難道是酒壯慫人膽的緣故?好像也不對吧,我明明喝得比他還醉呢。不糾結了,想來,他那低沈的嗓音,微醺的俊臉,才是更值得銘記回味呀。
“等壹下,等壹下,Vee怎麽笑得那麽開心呢?”壹聽到友人的調侃,我立刻收起了笑臉,擺出平時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樣,我的表情很明顯嗎?
“發了那張醋味十足的酸照後,壹臉如沐春風的樣子呢。”
“哪裏酸了!只是兄弟情而已。”
“呃…妳也來憐惜憐惜兄弟我,吃吃我的醋啊。”Kla轉頭看我壹眼,又側了回去。我只得不耐煩地嘆嘆氣,不敢想朋友知曉全貌後會如何品評。
“叫了學弟們聚會,那妳怎麽不去觀摩觀摩。”我問他道,隨手把包放在了桌上,往座位上壹坐。
今天跟學弟們有壹場關於齒輪的研討會,聽起來很高大上,其實就是學期結束後,帶後輩們到處玩,今年走遠壹點,去沙美島。說起去海邊遊學旅行,我的腦海中出現了那張臉,微微帶笑,他剛說過喜歡我,我知道,他是喜歡泅水的。
“壹提到學弟就笑,這是怎麽回事呀Vee學長~”坐在對面的Yiwaa揶揄道,我擡起頭來,沈著臉看她。不知道她說了些什麽,但周遭人皆是不知所雲的表情,我心下便已了然,她還沒有暴露什麽。
就算我這朋友性好八卦、頭腦靈活、洞察力強,但她同樣也能做到守口如瓶。
“我上哪兒說去?”我寒聲答道,面上保持沈靜,不讓自己露出馬腳,可我心跳如鼓,實在不知如何是好了。
“他是跟今天來的學弟聊?”Pond問Yiwaa道。
“要我說呀,已經很顯然了,妳呀…”
“什麽?我怎麽了?”我問友人們。
“和學弟…”
“嘿!學弟來了!”Pin的聲音搶在了蠢蠢欲動的Kla之前,打破了沈靜。我們轉頭看向新來的人,Pond點頭示意,接著安排我們出去找學弟們。
趁著朋友們不註意,我朝著壹臉不悅的Kla擠出個僵硬地笑來,他兩眼瞪著我,嘴裏嘟囔著,每每我那些狐朋狗友想多管閑事,最後未能得逞,都擺出這副悻悻然的表情。
我呆呆地站在那兒,聽Pond和工作人員們跟學弟們講話,眼神也落在安靜坐著的大壹後輩們身上。聽他們安排的上車、下車、各種活動,我的朋友們也湊在壹邊聽,沒多久便發覺吩咐的內容實在沒多大意義,這我早就明白了。
“四目相對~”
“視線交織~”耳畔傳來三三兩兩的聲音,讓人不禁側目而視。我盡力不讓自己這般,可面對這倆朋友,我實在是做不到。
“爬遠點。”我把倆人攆走,作勢要離開。
“咩~朋友,治妳臭臉的來了,妳快過去啊。”Kla壹臉玩味地調侃我道。
“在學弟面前妳大概會好點,對吧。”
“Yiwaa…”我壓低喉嚨,喊聲道。
“清楚了嗎?就是他嗎?”語畢,Kla便把肩往我手臂靠。
“誰啊?”
“反應強烈,寡言少語,小動作頗多,小心啊…到嘴的鴨子要飛了。”壹語終了,Yiwaa復又將目光投向Mark那壹邊,看著正圍著他嗡嗡轉的North,努了努嘴。
昨晚還不夠清楚嗎?Mark已經坦白有意中人了,那只死蒼蠅也是知道的,什麽辣雞朋友…想罵他壹頓也不行,他好歹是我這邊的人。
既然罵也罵不得,那我就上手吧。Yiwaa和Kla見我吃癟又不好發作的樣子,正壹旁不懷好意地看我笑話呢,我不在乎。呃…隨他們去吧,看笑話就看笑話唄,若我和Mark真有結果,那時的甜,抵得過我如今的苦。
我慢慢朝兩人走近,周遭的人來來往往,進進出出,場面有些混亂。這倆人似乎還不知覺我的靠近,淺淺的笑容浮現在我那小屁孩的臉上,North的臉上也是綻開了的笑顏,很多人都看著他倆,大家對North的為人了解頗多,至於Mark…大家還知之甚少。
“嗷Vee學長,妳好呀。”
Kamphan清脆的聲音止住了我腳下的步伐,打斷了那倆人卿卿我我的對話。Mark和North往我這邊壹看,我這朋友便眉頭壹皺,至於我那小屁孩…被撞破奸情似的把臉轉壹邊去了。
“呃…妳好。”我回以問候,露出淺笑來。
“妳在這兒幹嘛?朋友們都在那邊呢。”North說完便從Mark面前走過來找我。
“我不是來找朋友的。”語畢,我看了看他身後,North順著我的視線往後看,轉過頭來,對著我挑了挑眉,我做出壹副無所謂的樣子來。
“那妳來找誰?”
“找學弟…”我說道。
“哪兒啊?喔~Rahat的侄子Phaem?”North壹臉玩味地問道,爾後看了看那人的方向,我還不知道今天他也來了呢。
“呃…”我不好氣的悶哼壹聲,從他面前經過,走到Rahat侄子那邊去。我看到昨晚才對我表白的小屁孩臉上滿是笑意,我轉頭審視他,想著要怎麽懲罰他才好,這人便即刻收起了笑容,把臉轉到另壹邊。
呃…
我曾漫不經心地想過,是否要坦白我對Mark的好感,可…當下只是說有好感,還算不上愛。“愛”這壹個字,無法讓我堅信,我倆會有好的結果。曾經海誓山盟的愛侶,也會有情緣兩斷,獨留癡人兒黯然神傷的結局。再者,顧念著Mark,我無意大肆宣揚,他並非是先出擊的那壹個。即便早已屬意於我,亦不曾越雷池半步,若他因此深陷流言的囹圄,實非我所願。
我哪是憂心自己,我想著念著的,不過壹個他罷了。
我混在朋友堆裏,看著大壹和大二的提著包上車。為今日增色不少的,左不過正面紅耳赤地站立著的Bar了。
壹說到什麽醫生啊,藥啊,我這朋友就這副模樣。
我側目看向與Fuse等人聊得正酣的Mark,每每開言,臉上總有淺淺的笑,我看他近來過得很滋潤嘛。那日之後,我還是同他保持聯絡,問他為何避開我的視線,他也不回答我,我有些許惱怒,可也無計可施。我有什麽立場去生氣呢?我氣的是我自己,此時此刻,“不清楚”壹詞,正浮現在我眼前。
“妳那檔子事才叫壹個精彩絕倫,人人都在議論妳還不知道嗎?妳的光榮事跡再說上幾輩子也不為過。”我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見Pond正對Bar和Kan的事評頭論足,不知道他們說到哪兒了,但當事人臉上通紅壹片,還裝作壹臉嚴肅的樣子,好掩蓋內心的羞赧。
“罷了,妳們開心就好,覺得對就去做吧。”說著,他便上了車,而我只得跟著擠出壹笑來。
“朋友,我已經在做我覺得對的事了,哈哈!”壹想起幾天前發生的事,我的喉頭輕輕震動,發出笑來。我偶然間知道那小醫生把我朋友的齒輪收起來了,求著要參加本次研討會,可我那朋友似乎並不知情,上了車之後還心情頗佳地對大壹的微笑示意。
“不上去嗎?”Yiwaa指著壹輛需要我負責的車說道。
“等會兒。”我簡潔的回了她,隨即準備上前方的車。
“朋友,是這輛。”Kla見狀,愈發來勁了。周圍的朋友都看著我,但見我神色如常,就又忙自己的事去了。我走到Kla身邊,笑道:
“我知道是這輛,但我要去找那人。”
我指著Bar剛上的那輛車,旋即轉了手指的方向,指向了Mark。除了直勾勾地盯著看的Yiwaa外,無人在意我們這邊。
“承認了?”Yiwaa走過來,把我拉到壹邊問道。
“沒有…。”說完,便拋給這倆朋友壹個笑,由著他倆在原地懵逼。
說真的,他們也沒想過,我要對Mark怎樣,我自己都說沒想要幹嘛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對他漸漸生了情愫,這才想著要同他怎麽樣。這次從沙美島回去,就剛好放假,我也能得空好好想想。
“這輛?”我在那人跟前站定,眉毛壹挑,指著他身旁的車問道。
“嗯”他悶哼了壹聲,眼睛並不看我,我也沒多想,畢竟我也沒正視他。要說是告白後的窘迫也算不上,即使此刻氣氛尷尬是事實。
“這車誰管?”我開口問道,接著低頭查看手裏的名單,“North?”瀏覽完各負責學長的名字後,我擡頭問了問他。
“應該是的吧,我看他已經上車了。”那人答道。
“艹…”我暗罵壹聲,這可真衰啊。我瞟了Mark壹眼,又掃了眼那輛車,復又看起了負責人名單。
“跟我坐壹輛車吧。”理清思路後,我打定主意發出了邀請。
“我…”
“Mark,上車啊!”我轉頭去找聲音的主人,只見North壹臉菜色,招著手,大聲呼叫Mark。我正想開口,卻被另壹邊傳來的呼叫聲搶了先。
“Vee,妳是這輛車!”我沒回頭看,不知道是哪位朋友擔心我上錯車,我只是看著眼前這位,正轉頭與North四目相對的小屁孩。
“別太過了。”我這麽壹說,他便將註意力轉向我。
“什麽?”
“別再讓我太不放心了。”
我倆只雲淡風輕地聊了短短數語,可我覺得彼此的心更近了。我倆分別上了屬於各自的車,饒是我萬分想見那人,也沒做出什麽特別的舉動來。我很容易與人打成壹片,而他…很難融入別人,可他壹旦對人敞開心扉,便是個再容易相處不過的人了。
我怕他和North會過度親密,就算他說過喜歡我,可人的心啊,也是會變的。壹直都在說愛我的人,即使分離之際依舊把“愛”掛在嘴邊,但最後還是拍拍屁股走人了。
Ploy Napas:Vee,妳有新對象了嗎?
我看著亮起的屏幕上新彈出的私人訊息,心跳如鼓,竭力抑制住看消息的欲望。我沒有刪掉Ploy,自打說分開的那日起,我就沒聯系過她,直到今天…
Ploy Napas:我沒機會再回到妳身邊了,對不對?縱然我有萬般渴望也不行?
我按下了鎖屏鍵,屏幕上的亮頓時黯淡下去。我做著深呼吸,眼睛望向車窗外,不知道車走了多遠,也不知道我到底能離Ploy多遠。我不曉得還能不能回去找Ploy,不管能不能,我對Ploy的話還是只有那壹句——對不起。然而另壹個人的話,仿佛縈繞在我耳畔:
“我想哥哥跟她分手。”
我不曾善待他幾分,那人卻總是關心著我。他失意難過之際,我往他傷口上撒鹽,傷得他更深;我落魄惆悵之時,他反而不計前嫌,捧出壹顆真心照料我。他才坦言屬意於我,我也才同他敞開心懷。
手機屏幕又亮了起來,我翻過手機壹瞅,還是Ploy發來的,她讓我看消息,盡快回復她。我不由得長嘆壹聲,將臉埋進手掌心,霎時間,我決定先給Mark打個電話。
[呃]電話裏傳來的低沈嗓音,使我瞬間眉眼含笑,肖想他此時懨懨的臉,我的笑意添了許多。
“在幹嘛呢,怎麽這麽吵?”我聽到電話的那壹頭充斥著吵鬧的音樂聲,故而問道。
[我在睡覺,其他人在唱歌。]他回答道。
“睡覺幹嘛呀,怎麽不和他們壹起唱呢?”
“困了…”僅此二字,竟撩動了我的心弦,嘴角開始微微上揚。這聲好似沾染哭腔的呢喃聽得我浮想聯翩,腦海中勾勒出他慵懶的臉,半瞇的眼,耷拉的嘴,而他那挺翹的鼻依舊上仰。
“昨晚沒睡。”
[妳覺得是因為誰?!]他陡然拔高了音調。我頗覺有些好笑,但也不作聲。昨晚我倆視頻到很晚,什麽時候睡著的也不清楚,我只記得睡前最後壹次看時間,顯示的是淩晨兩點,兩點才睡,四點就要起…
“我跟妳壹樣啊。”我說道。
[為什麽學長妳不困呢?]
“因為我很強啊。”
[呵!]
“Mark,來跳舞。”壹聽到這聲音,便明白是誰,我不禁眉頭壹皺。
[呃…]
“別呀妳。”在他答復別人之前,我又提醒道。
[在跟誰打電話,多事的學長嗎?]那邊的音樂聲震天響,可North的問詢聲仍傳入我耳畔,我不願揣測,此刻他離Mark有多近。
[在跟爸爸打電話…]我被我那小屁孩的話給逗笑了。
[真可愛,爸爸呀!爸爸您兒子真可愛~]North刻意道。
“艹”我脫口而出,我這些朋友們真是沒逼數,我跟Mark都已經親密到肌膚相親的程度,我都還沒提到過他爸爸。
[那就這樣吧。]臥槽!
“等等…”電話被掛,這只是讓我生氣的導火索,但現在呢?North在他身邊,然後他掛了我的電話,這算什麽?!
Masa Mark:別太不放心…哥哥別太不放心我。
我被這則消息搞得心醉,登時笑了出來。哎喲餵,我的小屁孩喲,壹會兒讓哥哥心花怒放,壹會兒又讓哥哥愁腸百結。我發了個“笨蛋”的表情給他,他回以我同樣的表情,我都被他給整樂了,站起身來想查探查探坐在車裏的他。
我們赴沙美島,是為了弄些前後輩之間的聯誼活動,好讓後輩們在壹學期的高強度學習後,與前輩們的關系更加融洽,更加團結,更加和緩。
“Kan!”壹聽到Bar這聲疾呼,我便站定不動,Kan也是如此…Bar想逼迫Kan什麽嗎?拜托只在言語上壓制人就夠了。
“好的,已經說了。”在我身邊站著的Kan,敗下陣來,對著他男友綻開個笑來。如果我看清了自己的心,和Mark走到了壹起,我倆也會像Bar和Kan壹樣恩愛嗎?
“壹會會兒。”說完,Bar便看了壹眼他的愛人。
“什麽壹會會兒啊?”我走到Tosskan跟前,轉過臉對著我那朋友和他的醫學生男友說道。
“這是我的事。”Bar壹句話就把我打發了,接著繼續看著Kan。
“呃,每次都說這是我的事,這是妳的事。”壹語言畢,我做出嬌嗔之態來。當我知道Mark喜歡愛撒嬌的人,可愛的人之後,我便想讓自己成為他喜歡的類型,這壹天天的,潛移默化中我竟也染上了嬌嗔之習。
“還不是因為妳沒把妳和Mark的事告訴我。”他說得我無言以對。
“哎呀!這跟我想的可不壹樣了呢,本來想打聽別人的八卦,結果把自己套進去了,躲都躲不及。”我學著大熱歌曲的調調說出這番話,為的是消解我此刻的尷尬。Bar和他那小男友將目光鎖定在我身上,看得我臉上壹陣紅壹陣白。
“哈哈~學長們太可愛了。”Tossakan說道。但我不明白,這個“可愛”指的是我壹個人,還是指的我和Mark?
“哎呀!可愛肯定是形容我們醫學院的院草Kan呀~”我還是得自己親自出馬,轉移他們的註意力。
“妳夠了哈,真是的。”Bar的聲音裏帶著慍怒。
“就…她先甩了我,在我正如膠似漆的時候又想回來了。”說完,我便看著Bar,他是我最最親密的朋友。就算他覓得摯愛,與我的關系稍稍疏遠,可他還是最懂我內心感受的那壹個。
“如膠似漆?這是什麽如膠,什麽似漆?”Tossakan側身來問道。
“就那樣啊。”我說完了方才與他對視。
“得手了?”他復又挑眉問道。
“呃…”
“那…現在怎麽樣啦。”Kan還是不依不饒。
“我都說了很好啊,非常好。但是舊情人想要回到我身邊,現在我什麽都不知道。”說完這番話,我撓了撓頭,徑直走開了。我並不在意Kan那威逼的眼神,他似乎想問我,接下來我會怎麽做。
我還不想回答。
汽車在泊車處停下,學生們紛紛下車去,舒筋活骨,順便找點吃食。我也跟著他們壹起下了車,當我的鞋底接觸到地面那壹剎那,我就恨不得把他拽回車上。倒不是因為別的,當他順著我此時的視線往外看,他會看到我的好友North正鎖著我那小屁孩的喉嚨。
俗話說,“慢工出細活”,多美的詞啊,然而現在我腦子裏只有壹個念頭,再慢黃花菜都涼了。
“Mark吃什麽,這個要嗎?”我剛好壹腳踏進便利店,大家都在挑自己要吃的東西。North沒像剛剛那樣把手臂纏在Mark的脖頸,手上提著點心袋,壹臉咬牙切齒地打開給學弟們看,看來重量不輕。
“我吃什麽都行。”Mark微笑道。
“真好養活啊~”North揶揄道,接著擡起了手,摸了摸Mark的頭發,Mark並沒有躲閃壹絲壹毫。我從壹下車看到他倆就累積起的不滿心情,此刻已經快要爆炸了。
這不是撩的話,那還能是什麽!
“哎喲餵,妳們倆偷偷跑到這來談情說愛,剛剛在車上打情罵俏還不夠嗎?”壹聽到Fuse這話,我即刻眉頭壹皺。Fuse是工程學院的新科院草,這會兒是來找他朋友還有North的。
“不夠啊,我還要乘勝追擊,直到我倆兩心相悅才作罷呢。”North嘴上是在回Fuse的話,眼睛卻直勾勾地看著Mark。Mark沒回應他的視線,眼睛轉到壹邊,恰好與我四目相對。
瘋了吧!想從中作梗都沒門,還想把Mark從我身邊搶走,哪來的野雞給自己加戲?我在心裏默默期待Mark能跟我走,但落空了。我滿臉不悅地往洗手間走去,並沒有買任何東西。洗了個臉想讓自己冷靜下來,當我在洗手間裏聽到大壹學弟的對話內容時,才發覺這壹招並不奏效。
“Mark和North學長真的在壹起了?”
“看樣子是真的,我看他倆壹直都緊貼著呢。”
“好難過,我喜歡Mark呀。”
剎那間,我便轉過去看剛剛說話那人,離我有點兒遠,胴體雪白,身材修長,正站著聊天,他臉蛋可愛,聲音清澈,這無壹不在提醒我,他是Mark會喜歡的類型。他們還沒發覺什麽,繼續在聊著,可我自聽到他說他喜歡Mark開始,耳朵便聾了壹般。
“那就去努力爭取啊。”
“他要是還沒跟人在壹起,我會去試試。”
“上吧!”
魅力可真大呀。
壹走出洗手間大門,我的腳竟生了根似的停住了。我見到了剛剛學弟們討論中的主人公——Mark和North,他們正壹起往洗手間走。倆人的手離得很近,我用眼尾壹掃,發現他手上沾染了黑色的水漬。
“這什麽?”在我們即將擦身而過時,我開口問道。
“Fuse也不知道搞什麽鬼,把咖啡灑到Mark身上了。”North壹臉不悅地抱怨道,接著越過我走了進去,Mark擡眼望著我,而我只給了他滿臉冷漠。
“North!妳弟弟不舒服!”Yu在洗手間門口急沖沖地對North說道。North嘴裏暗罵了句粗話,這才轉過身來。
“妳先去看看Tae,他需要妳,Mark就交給我了。”我對North說道。North先是看看了Mark,再回頭打量了我,我朝他點了點頭,他低頭與Mark耳語了幾句便離開了。
“到這兒來。”我靜靜說道,拉過他的手臂,把他拽進洗手間。
“我可以自己來。”我正準備替他洗,他卻壹用力,把手抽離了出去。
“Mark,別讓我發飆,妳今天和他有點太過了。”說完,我又拉過他的手來洗。我輕輕擰開水龍頭,好讓和緩的水流沖走這雙美手上的咖啡漬,手上壹片紅…這個該死的Fuse。
“痛!”Mark哀嚎道,我不由得放松了搓揉他手的力度。
“我可不像妳的North學長那樣輕手輕腳,都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手就牽上了。”沖洗完畢後,我方才說道。那人正在打量自己的手,聽我這麽壹說,便擡起頭來,眼裏滿是嗔怒。
“別沒事找事。”他只是撂下這麽壹句話,就從我跟前走了。
“我沒找事,倒是妳,到處亂撩。”說著,我便去拉他的肩膀。
“妳幹嘛呀,我要去擦藥!”他側過身來,氣沖沖地看著我。我得以低頭看向他那被熱水燙傷後紅腫的手。
“我帶妳去。”語畢,我拉著他的手腕走著,他卻使了力掙脫我。
“我可以自己去。”
“Mark!”
“我不知道哥哥在生什麽氣,但我現在不想跟壹個火藥桶說話。”他也升高了音調,對我怒道。好在這兒沒什麽人,不然情況會更復雜。
“就是氣妳呀,除了妳還能生誰的氣。哦~~還有North。”還有Fuse,真是Big膽!
“是嗎?難道哥哥不是因為前任的事生氣嗎?”Mark說著便對上了我的眼。
“什麽呀。”
“就是他們壹直在說的,那個很可憐的前輩,那個…”
“叮鈴鈴鈴鈴”
我的手機鈴聲突然間響起,打斷了Mark正要說的話,我沒松開他的手臂,而是換了另壹只手拿手機。看到屏幕上顯示的那個打來的人,我下意識地擡起頭看了看Mark,而他在看了手機屏幕後,也壹樣擡起頭來看我。
“那個人啊。”說完,他便收回了他的手臂,準備轉身離去。我僵直地站在原地,目送Mark漸漸離我遠去,爾後才低下頭來,看著手機屏幕上顯示的,那人再壹次打來的電話。
Ploy…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15章吧!Vee斷得不幹不凈的,最後只會更糟糕!

文章来源:天府泰剧字幕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VeeMarkCP虐戀文上一篇: “哼!真喜歡給人希望呢。”我對他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