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21篇-妳自己作的,妳必須要自己解決

愛情攻心計markvee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21篇! Vee終於反省了,真的看著難過的同時又覺得很棒,可以這樣虐虐Vee,以後就不會再這樣去傷害Mark了,不過小編還是意難平為啥要親前任!啊!土撥鼠尖叫!

“Mark……Mark!”|
“別追了!”在我邁步跟上Mark之前,James抓住了我的手臂。我甩開了學弟他的手,看向他那張混血臉。我不在乎現在是在哪裏,不在乎有誰在場,我要去找Mark。
“妳是什麽東西,敢來攔我?我要去找他!”
“在妳親了妳的前任之後,妳就沒有資格去找他了!”James吼道。我看向Ploy,Ploy也吃驚地看向我,鼓起勇氣伸出手抓住我的手臂:“Vee……冷靜。”
“Ploy妳先出去。”我對Ploy說,再次看向這個小家夥,直到她願意出去。
“要去哪兒?”James拉住我的手臂。我回過身去,不耐煩地看向他,狠狠地甩開了他的手。
“妳管別人夫妻之間的事情幹什麽?”我轉過身去對這個同校學弟冷聲道。
“對於我來說,Mark不是別人。”他的答話裏有不輸於我的冷漠,看向我的眼神讓我知道Mark對面前這個人來說有多麽重要。我承認應該尊重友誼,但我看到這小子的眼神,腦子裏就閃過壹個想法:可能不只是朋友。這個瘋狂的想法讓我握緊了拳頭,直到手發麻。我掃了James壹眼就走開了,去找那個對於我的重要程度不輸於他的人。
“什麽啊!”離開之前,Yiwaa走過來抓住Ploy的手臂,掃了我壹眼,又看了James壹眼。
“問學姐妳的朋友和他的前任……不,問問看妳朋友和他老婆。”James勉強壹笑,看向壹臉驚慌的Ploy。
“妳們做了什麽,”Yiwaa放開了Ploy,朝我走來,“我問妳們做了什麽!為什麽Mark他那樣哭著出去了。”Yiwaa在我面前責問道。
“我……”
“他們親在壹起,Mark進來看到了。”James壹說完,Yiwaa立刻就把視線投向我。
“是真的嗎?”我朋友用她甜美的聲音輕輕問道。
“嗯。”
Pia!
我壹承認,白皙的手就立馬甩到了我的臉上。Yiwaa打的是James那側的臉,現在已經疼到麻木了。Ploy呼喊我名字的聲音並沒有引起我的註意,我在乎的是剛剛Mark看我時的臉色,寫滿絕望的眼神以及他離開之前我剛好看見的眼淚。
“為什麽要做到這種程度?Yiwaa,發生什麽事了?”Ploy走過來用小手扶著我的臉頰,轉過去問Yiwaa。但當我轉過臉躲開Ploy柔軟的小手時,她又轉過頭皺起眉頭看著我。
“妳們分手了嗎?又或者說妳們又和好了?妳們在做什麽混賬事!”Yiwaa沒有回答,反而是厲聲責問。
“Yiwaa妳冷靜。”Kla走過來抓住那只像是隨時準備擡起來打人的手。
“妳已經離開了他的生活了,Ploy妳又回來幹什麽!他都要好起來了,妳為什麽又回來弄得壹團糟!”“我和Vee已經分手了。”Ploy回答。
“那為什麽要親在壹起?妳們分手了,為什麽又在他老婆面前接吻!”Yiwaa厲聲道。
“老婆?……是Mark學弟嗎?”Ploy擡起頭問我,我點了點頭,緩緩拉開手臂上那只小手。
“Ploy,先放開我,我要去找Mark。”我對眼角正溢出淚水的小家夥說。
“去之前先想好去了要說什麽,去了要怎麽做,我的朋友不是玩物。”James轉過來對我說完,就擠開Kla走了。Yiwaa看了看我,又看向了Ploy。
“我TM不想讓妳去找他,Vee,學弟他很好,好到妳沒資格擁有。”說完,Yiwaa就撞開Ploy的肩膀,走了出去。
“妳們慢慢聊,妳可以先去冷靜壹下,學弟不會去哪兒的。”Kla走過來對我說。
“我也這樣想過,想過他不會為我轉身,但不是今天。”我回答完朋友,就準備離開了。
“對不起,Vee。”衣角上的阻力使得我回了頭,我看見Ploy在默默地哭,在對我說對不起。
“沒關系,Ploy,是我的錯。”我拉開衣角上小手,走了出去。
我走到停車場,怎麽也找不到那個高個子的學弟。我想告訴他,想對他說好多好多事,想向他解釋,盡管他不想聽。我想把他抓過來抱住,替他擦掉淚水,想告訴他我和她沒什麽,以後我只要他壹個人。
Ploy來找我,向我索要最後的親吻,跟我們還相愛時壹樣的親吻,收藏起來懷念我們曾經擁有的美好感覺的親吻。Ploy把臉靠過來吻了我,我也回吻了她。起初我還很猶豫,但壹看見曾經的愛人央求的眼神,我就心軟了。如果這壹切要怪壹個人,那這個人壹定是我自己。
我知道Mark要我坦誠,我知道Mark不喜歡Ploy來糾纏我。我答應和Ploy接吻是為了斬斷這段糾纏已久的關系,是為了讓我們兩個重新開始。我不知道我們倆吻了多久,但也足夠讓Mark走進來看見了。
“TMD!”咒罵完,我擡起手揉了揉頭發。現在Mark怎麽樣了?他是有多誤解我?他願意原諒我嗎?“Vee。”我轉過身去看向走出來找我的人,長著壹張帥臉的朋友走過來停在我面前,擔憂地看著我。
“怎麽?妳也要打我嗎?”我問正看著我的Pond。
“妳先跟我去處理傷口再去找學弟。”語畢,Pond走過來抓住我的肩膀,但我掙脫開了。
“學弟他在哪裏!他在哪裏我都不知道,我有什麽臉去處理傷口!”我怒吼道。Pond卻沈默了,他嘆了口氣,走過來抱住我。
“我知道妳傷心,我也知道妳知道錯了,但妳不能就這樣去,Vee,至少妳要先想想。”Pond說。我推開他,擡起手潦草地擦了擦淚水。我不知道是什麽時候流下來的,只知道現在我的心臟已經枯竭了,我還知道Mark大概也壹樣痛苦。
“我想去找他啊,Pond。”我用顫抖的聲音對朋友說。
“嗯,我陪妳去。”
Pond陪我來到Mark的宿舍。我站定在這段時間我時常進出的房門前,按下門鈴,等待裏面的人開門,但是我等了又等,也沒有人出來。我決定擡手敲門叫他,不停地道歉解釋,但我得到的回應是壹片寂靜。
“學弟他可能不在。”Pond對我說。
“他不在這裏,那他在哪裏?這是他的房間。”我轉過去對朋友說。
“我說了讓妳先回去冷靜壹下。”Pond告訴我。
“我受不了,Pond,我的心像是缺了壹塊。我想解釋給他聽,想得心都要空了。”想看到他的臉;想把心裏壹切都說給他聽,讓他知道;想把壹切都告訴他跟他解釋,讓他理解我,但是現在我做不到。
我跌坐在門前,背過身去靠在門上,擡起手擋住臉,讓眼淚靜靜地流下,希望這樣能讓我的心濕潤壹點,但並沒有。落下的眼淚沒有讓我感覺到好起來。
“妳……嗚……回去也可以。”我對站在不遠處看著我的Pond說。
“那妳呢?”“我要在這兒等他……”我輕聲對朋友說,擦掉眼淚,出神地望著電梯,“就好像他曾經等我那樣。”“妳啊……”我擡起頭看Pond的時候,他咽下了要罵我的話,粗魯地咒罵了壹聲,擡起手摸了摸臉就轉身回去了。
現在這裏只剩我了……只有我壹個人。
轉過身去看擋住我們房間的門板,房間裏每壹平方英寸都有我和他的回憶。想進到房間裏去,至少可以看到我們曾壹起待過的地方,又或者可以抱到他曾枕過的枕頭也好,但現在我能做的只有坐著等他。
等他……就像Mark他曾經等我那樣。
我拿出手機撥打電話,電話那頭依舊無法接通。我沒有James和Wind的電話,因為除了同院系師兄這個身份,Mark不曾向他這兩位朋友介紹我的其他身份,Mark不曾告訴誰我和他是什麽關系。因為我,我們的事情沒有誰知道,是我自己沒有坦誠到讓他信任的地步。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我依舊坐在這裏,依舊在原處,依舊等著Mark,Mark依舊沒有回來。新的壹天大概都過去了幾個小時,但我的心還在思念昨天。時間還沒過去幾個小時,我還記得很清楚,Mark的每句話都還回蕩在我耳邊,每個動作行為都歷歷在目。
“Vee學長……”我緩緩擡起頭看向叫我的人,看見那個人是誰的時候,開始合攏的雙眼也睜開了。
“Mark!”我起身坐直,朝我等的人靠近,但他卻退開遠離了我。
我不知道Mark他去哪裏了,Mark他身後是North和James。盡管這兩個人都看向了我,但我不在乎。我的眼睛直直地看向Mark,正退開遠離我的Mark。
“請讓我進房間。”他大概退後了兩步,我們之間的距離遙遠得就好像我們的關系壹樣。禮貌又平淡的話語從那張我親吻過的嘴裏說出,我註視過的雙眼壹片平靜,不再有任何能讓我繼續了解他感受的光亮。
"聽我說……先聽我說。”我向他靠近,手也向前伸去,想要抓住他的手。但面前的人轉身躲開了,而且離得更遠了。
“Ploy學姐的房間在那邊。”進房間之前,Mark轉過來對我說,細長的手指指向鄰近的房間,那個房間住的是我前女友。我和他對視的時候,他的嘴角抽搐了壹下。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麽表情,但現在我的心很痛。
“我是來找妳的,Mark,我在等妳。”在他邁步進房間之前,我這樣對他說。盡管我的聲音都在發抖,我的心裏波濤洶湧,我的體力也消失殆盡,但我還是想和他聊聊。
漂亮的眼睛盯著我看了壹會兒,又看向他的朋友和North,細長的眼睛甚至都不再看向我。Mark看向那兩人,嘴角挑起微笑,“謝謝妳送我。”說完,Mark對North笑了笑,North他也點了點頭,回以微笑。
“要我陪妳嗎?”James問Mark。Mark卻報以微笑,搖了搖頭。
“不用。”“確定可以嗎?”“嗯。”
回答完後,Mark就關上了門。我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我還沒來得及請求,我還沒來得及看那個走進去的人,我只能盯著門板。
我等的人已經進那個房間了,想理直氣壯地稱之為我們的房間,但我不能。我和Mark的事情沒有正確地開始,沒有壹個應有的開始就開始了。我承認剛開始我不想繼續已經開始的事情,但現在……我不想讓我們的事情結束。
我擡手摸臉,感受眼角的濕潤,這和另外兩個人看我的眼神壹樣我討厭。我整理了壹下自己的臉,轉過身去跟North和James對視。North他同情我,我知道……因為所有的壹切他都看進了眼裏,和現在還在心裏嘲笑我的James壹樣。
“跟我壹起回去嗎?”North向我走來,同時伸出了手,但我卻表現得很過分,對那雙手視而不見。
“不。”我冷聲回答朋友,又慢慢坐回了原處。
“先回去冷靜壹下,Vee,如果學弟他想說的話,等會兒他就會來跟妳聊的。”North這樣對我說,但我並沒有動,只是擡起頭靜靜地看著他,讓他不要管我。
“那他什麽時候會想說話,如果再過壹個小時他想跟我聊了,我又回去了,我就不能和他聊了。”我答道。
“那就看著吧,他像是想說話了嗎?”同校的學弟這樣對我說,他看過來的眼神讓我瞬間全身發麻,嘴角的嗤笑讓我心口隱隱作痛。
“他怎麽樣了……”話畢,我把手覆在門板上。盡管我的背靠在這裏,盡管我們離得這麽近,但我還是無法知道Mark現在在做什麽或者是感覺怎麽樣。
“壹樣糟糕……”James回答我。
“現在我也不知道Mark感覺怎麽樣,我看到學弟他的時候他就在哭,我陪他出去的時候他也在哭,都哭得睡著了,就沒跟我說什麽。”North說。
我感覺臉上壹陣冰涼,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我的心裏是無法疏解的壓抑。只是聽到他哭得多麽慘,只是想到他是哭的原因,只是想到是誰讓他哭成那樣的,我的心就不由自主地痛了起來。
“Vee……妳還好嗎?”“不……我不好。”
North陪我回到家裏,我本想拒絕,想要勉強撐著身體站在他房間前,但我實在是沒有力氣了。淩晨三四點,家裏的人都睡了,包括我哥哥。朋友扶我進了房間,他看著我嘆了口氣。
“妳跟我說過了……”在壹陣沈默後,我對North說,“妳跟我說過了,但我自己蠢。”“妳該休息,Vee,給自己壹點時間,先好好想想接下來應該怎麽辦。如果妳覺得和他在壹起不真實,如果妳覺得現在在壹起很困難,妳就放棄。”我們不經常這樣正經聊天,我們不經常開口聊心裏想法,因為平常就只是看對方的眼睛和動作,所有的壹切都能明了。
“妳看不出來嗎?我都這樣想死了,妳還認為我想和他結束啊!”我厲聲回答North,剛剛才停下的眼淚又開始流了。
“妳先休息,Vee,先睡覺,如果不想分開就重新再去找他。”North嘆了口氣對我說。
“他不想跟我說話了,連我的臉也不想看,他剛剛看我的時候,我幾乎都要無力倒下了。”“所以我讓妳睡覺休息,然後再想接下來要怎麽做。”North走過來按住我肩膀往下推,但我撐住了,現在誰睡得著。
“但是……”
“讓妳睡覺!”
“妳們是怎麽回事!”Yu走過來責問我們。房門沒關,他能看到我們在做什麽。
“Yu哥……”
“怎麽了?”他走進房間,看向我,但我躲開了他的視線,“我問妳怎麽了!”“Yu,怎麽了?為什麽要這麽大聲……天吶,Vee!”媽媽邊抱怨,邊走進我房間。她停下腳步,看見我的模樣。我不想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媽媽驚呼得那麽大聲,我的樣子大概是見不得人的。
“弟弟怎麽了,為什麽這樣?”爸爸轉過身去問Yu。
“不知道他的,我問他也不說,他怎麽了?”Yu回答我,又轉過去繼續問North。North啞口無言,同時看向我。
“媽媽……”
我不再註意朋友的視線,不再想哥哥和爸爸說的事情,轉過去看那個正用心痛的眼神看向我的人,那個好像能感我之痛的人,那個女人……是我現在十分想擁抱的人。
“怎麽了孩子,媽媽的Vee怎麽了?”語畢,媽媽坐在了我身旁,擡起小手摟住我的後背,讓我靠向他。我將頭靠在媽媽瘦小的肩膀上,再壹次流下眼淚。
“Vee好痛,嗚……好痛好痛,媽媽。”我將頭埋在有著獨特香味的頸邊,是我從小到大都熟悉的味道,是我媽媽的香味。
“爸爸和哥哥都先出去,還有North,阿姨謝謝妳陪Vee回來。”我不知道剩下的人有沒有按照媽媽說的出去,不知道爸爸他是什麽表情,我只是埋在媽媽肩上默默地哭。
“我愛他,媽媽……嗚……愛。”“孩子愛誰?Vee要是愛誰,就去告訴他,再問他愛妳嗎?”媽媽撫著我的後背安慰我,用甜美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聲詢問,給我建議。
“他愛我……但他不願意讓我告訴他我愛他。”我對著媽媽肩膀說,讓眼淚繼續流。媽媽擡手摸了我的頭許久,那雙手緩緩垂到我肩上,將我推開。
“誰……講給媽媽聽吧?”
我開始把我和Mark的事情講給媽媽聽,從第壹天看見他面無表情地走進學院,當工程學院的系草,到與好朋友相處時嘴角掛著淺笑,以及被學長學姐欺負時他笑不見眼的樣子。
我告訴媽媽在那張冷漠的臉下,我的Mark多麽鮮明生動,直到傷害他的那天,他變得冷漠了,冷漠得好像是個無情無感的人。有時我看到他心不在焉的,都以為是錯覺,所以我去接近他,我們開始交流了好多好多,他也幫了我好多好多。我告訴媽媽Mark讓我有了另壹種感覺,壹種叫做愛到無法替代的感覺。
Mark不曾要求過我什麽,盡管他和別人壹樣都有權利。他不曾要我給予他權利,他不曾抱怨我讓他不開心了,只有我……會抱怨的我,有要求的我,將所有壹切都摧毀的我。盡管Mark他已經承受了太久,盡管Mark他已經忍耐到這種程度了,但我還是在短短幾分鐘之內將之摧毀了。
“Mark大概是很特別的,是嗎?媽媽從那個時候就看出來了,媽媽也承認我不滿意,媽媽不喜歡看到妳和Mark在壹起。”
“媽……”我輕聲哀求面前的人,即便喉嚨都幹了,也不想讓媽媽說讓我割舍所愛的話,也不想讓媽媽說讓我分手的話。
“Vee……Vee犯錯了,孩子。”媽媽伸出手擦幹我的淚痕。漂亮的人兒靠近我,將手貼在我的臉頰上,“Vee對不起Poly,對不起Mark,孩子妳傷害了兩個人,知道嗎?現在Vee是在傷害自己。”
“我……”
“如果Vee不愛Ploy了,就不應該那樣做;如果Vee愛Mark,就要讓Mark知道。”話落,媽媽將手放在我肩上。
“Mark他不跟我說話了,媽媽,我等了他壹整夜。他壹回來就躲我,我好痛,媽媽……我好痛。”說完,我的視線對上媽媽那雙漂亮的眼睛,盡管因為淚水的遮掩,我的視線模糊了,但我還是清楚地從媽媽的眼裏讀出了擔心。
“Vee必須要忍耐,知道嗎?學弟他還在等妳改變,妳必須要讓他看到妳已經改了,妳的心不像原來那樣了,讓他知道……孩子妳的心裏只有他。”語畢,媽媽拍了拍我的肩膀,給予我勇氣。
“媽媽……不會阻撓對不對?”“剛開始媽媽會阻撓,但壹看到孩子妳這個樣子,媽媽就沒有辦法阻撓了。如果Vee和學弟他在壹起感覺幸福,媽媽也就不說什麽了。”“那爸爸……”“這不在於爸爸或是媽媽,而是在於妳。”低沈的聲音從門邊傳來。
“爸……”
“現在妳先去把他找回來,現在重要的是妳要先讓他看到妳是愛他的。”爸爸向我走來,把手放在我肩膀上。
“爸爸和媽媽接受壹切讓妳幸福的事,不要擔心了,Vee。”媽媽淺笑著對我說,站了起來,她看向我的眼神和爸爸壹樣,那個我眼裏最帥的人,他正擡起手摸我的頭。
“今晚Yu在這兒陪弟弟。”爸爸轉過身對Yu說完便走了出去。
“躺下休息吧,孩子,明早再去找學弟。”語畢,媽媽低下頭吻了我的額頭,甜美的笑容好像在向我說晚安,白皙的手又摸了兩三次我的臉頰,就跟著爸爸出去了。
爸爸和媽媽出去了,房間裏只剩下壹片寂靜。Yu還站在之前的角落,而我也仍舊坐在床上。哥哥他看向我,我卻不敢與他對視。
“要罵我嗎?”我擡起頭問哥哥,他壞笑了壹下,朝我走過來。
“痛嗎……”他擡起我下巴,用手指輕輕地觸碰我嘴角的傷口。
“不罵我嗎?”我擡眼看他,他嘆了口氣,直直地伸展身體,將手放在了我頭上。
“我不會對自己弟弟火上澆油。”語畢,他把我的臉貼在他的肚子上,“不管多好多壞,我都會護著我的人。”他摸摸了正在啜泣的我的頭,我又哭了。不該有的溫暖,不該感受的愛,讓我更想念Mark。
他大概是壹個人睡在空蕩蕩的床上,沒有我的擁抱。他大概會孤獨,會寂寞,現在他停止哭泣了嗎?“Yu……”我從哥哥的肚子上離開。他彎下腰看著我,好像是在等我繼續說,“我想Mark。”“害~學弟他怎麽說?”Yu嘆了口氣,坐在我身旁。
“Yu,他沒說什麽,也不看我的臉。”我告訴他。想起最後壹次對視,我就覺得痛心,眼淚又不由自主地往下流。就只是看到他不理我,就只是知道他冷冰冰地對待我,我就痛苦到這種程度,那看見我和Ploy做了那種事的他會痛苦到什麽程度?“先等等,讓他冷靜壹下。”語畢,Yu就坐下來躺下了。
“我擔心他的心。”我低下頭看自己的手,輕聲說。
Mark他好像很好猜,但那只是他讓我們看到的壹面。每次他跟我對視,我就知道他對我的感覺;每次跟我說話,我就知道他要什麽,他壹直都是直接表達出來。但這次沒有,沒有訴說不舍的眼神,沒有挖苦的言語讓我猜測心意,只有冷漠和向我投來的壹個冰冷的眼神。
“妳自己作的,妳必須要自己解決。”Yu在背後對我說。
真的就像Yu和媽媽說的那樣,是我錯了,是我自己作出來的。我是我自己去招惹Mark的,是我自己出軌Poly,是我自己傷害了Mark,是我自己蠢得讓Mark離開。不管多麽痛苦,我都應該自己承受。不管是要再流多少次淚才能好起來,我都要做。不管是不是要下跪懇求Mark,我都要去。我要讓Mark自己親眼看到,要讓他知道我愛他不比他愛我少。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21章吧! 有小可愛來問,幾時更新VeeMarkcp的耽美文,哈哈!我們在看VeeMark小說的同時,痛並快樂著著!感謝,有人在看我的更新bl文,我就很開心的,然後小編也很著急更新,但是文章提供的大大那邊比較慢壹些,所以就慢更新了,請大家繼續關註我的分享!多多評論好不好!

文章来源:天府泰剧字幕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VeeMarkCP虐戀文上一篇:我們是什麽關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