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22篇-就只是愛這個詞也不壹樣

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22篇-就只是愛這個詞也不壹樣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22篇! Mark真的很愛Vee,所以無論Vee傷害他多深,他還是會去想他,忘不了他!上次在知乎看到壹個人說:他不喜歡追妻火葬場後的再在壹起的彼此,他不明白如何會再再在壹起!我想Mark可以告訴他!因為愛了就不是那麽容易放棄了,心裏總會有他的位置,像隔壁的Thran其實心裏還有小學弟

最後盡是痛苦

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我已經好幾個月沒睡過這張床了,環顧四周,盡管沒有常住在這個房間,但還是有熟悉感。我翻身側躺在左側, 看向手機。幾個小時前,我剛打開手機,想讓家裏人到機場接我,結果未接來電、Line和Facebook的信息提醒還在。我曾想過要打開看看,但是現在我的心還不夠硬,就只好回這裏躲著,雖然我不太喜歡這裏,但這裏是安全的。
我的家。
我是淩晨回來的,就讓James送我到機場。他沒有告訴我別的什麽,就只說了Vee學長也同樣痛苦,但那個時候我還沒想什麽,不是我不願意想……是想不出。
看見自己的人站著跟前任接吻,真的非常痛苦,如果是別的男人或者是女人,我都勉強可以好好說,克制住自己的情緒,但那個人是他曾經的愛人,很愛很愛,愛到可以不斷忽視我,愛到可以在大庭廣眾之下秀恩愛,愛到可以獻出壹切。那個女人依舊可以影響學長,那是唯壹壹個我不敢跟她爭,唯壹壹個我要隨時準備向她認輸的女人。
看到他們親在壹起的時候,我不知道自己哭得多厲害,只知道自己心痛到極致了。身體左邊重三百克的那個東西真的是像Tossakan說的那樣,只用來進行血液循環嗎?為什麽那個時候我覺得像是有壹千根針壹齊紮在心上。
“Masa,妳醒了嗎?去吃飯了。”我轉過身去看門,媽媽的聲音讓我從剛剛的思緒中脫離出來。我淺淺地笑了笑,起身看了看自己的狀態。不要問我:醒了嗎,要問我:睡了嗎?這個問題更容易回答。
“我不餓,媽媽。”
“Masa,媽媽想妳了,來了就只躺在房間裏,這樣不行哦。”我嘆了口氣,擡起手把頭發往後撩,再走出去給媽媽開了門。
“我還是好累,媽媽。”語畢,我用懇求的眼神看著媽媽。
“用這種眼神看著媽媽,肯定有什麽事。”媽媽瞇著眼,壹言不發地看著我,“告訴媽媽,Masa。”滿臉的擔憂,溫柔的語氣,充斥著關心的眼神都讓我眼睛壹熱。
“媽媽……”我叫面前的人,又壹把抱住她,“我又痛了壹次。”
我做的壹切,我發生的所有事,我媽媽都知道。媽媽知道我的取向,但是她沒說什麽。我清楚地表示了自己從中學開始就對女人沒興趣,媽媽願意接受,壹直都關心著我。所以,無論我和誰去哪裏,媽媽都知道,但這次媽媽不知道,因為我和媽媽隔得太遠,因為不再像以前那樣想念媽媽了。
“孩子很痛苦嗎?沒關系,Masa有媽媽在。”媽媽摸了摸我的頭,安慰道。
“最想媽媽了。”語畢, 我親了壹下面前人的臉,然後就退開了。
“要講嗎?好孩子。”媽媽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臉,輕聲問。
“不是現在,我還不想說。”我回答道,對媽媽笑了笑。我不想讓她擔心,不想讓她難受,但也真的沒有做好說起那個人的事情的準備。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去吃飯吧,爸爸等著的。”當媽媽說爸爸等著的時候,我擡眉看向媽媽。媽媽她對我笑了笑,點了點頭,我就跟著下去了。
飯廳是家裏我最不喜歡的地方,因為我會見到爸爸。壹家之主直直地看向我,面無表情,眼神依舊如前。沒有感情的眼神還是跟以前壹樣,而我的表情也跟以前每次我見到他的時候壹樣。
“爸爸好。”我擡起手拜見爸爸,用單壹的語調打了招呼,他只對我點了點頭。
我坐下的時候,壹陣安靜。爸爸在面前安靜地吃著飯,跟我壹樣,只有媽媽用壹如之前的擔憂眼神看著我。自從我告訴爸爸要去外府上學後,這樣的情況每天都會出現,且愈演愈烈。平常我跟爸爸就不親密,自從他知道我要去哪裏上學和學什麽之後,對我比之前更冷漠了。
“Masa要待幾天?夠緩解思念嗎?”身旁響起甜美的聲音,壹塊魚肉也被放到了我碗裏。我轉過去對媽媽笑了笑,故意回答道:
“我會待兩三天,我的假期沒幾天。”
“如果假期這麽短,就不應該浪費時間回來。”主位上的人沈聲到。我用余光瞥到媽媽擡起頭看,我卻把勺子握得更緊了。
“先生,可以有壹次不找孩子麻煩嗎?”媽媽對爸爸說。語氣中沒有透露出不滿,她是在請求。
“我沒有找麻煩,我只是在說事實,那邊離這裏遠,過來也很難。”
“爸爸。”我擡起頭迎上爸爸的視線,冷冷地叫了聲爸爸,他也同樣地冷漠地看了過來。
“別吵架,孩子剛剛才回來,別讓孩子難過。”媽媽對爸爸說。
“如果他不難過,他就不會回來了,夫人,這次怎麽……是誰做了什麽?”好像是有什麽打得臉都麻了。我沒有回答,只是跟之前壹樣看著爸爸。
“孩子難過就回來依靠我們,是對的。”媽媽說。
“如果妳的好兒子像我說的那樣做,會更對。說了在這裏上學,為什麽還要去那麽遠的地方上學?說了當國家隊遊泳運動員,為什麽要去學些都不知道是什麽的東西?”爸爸開始說我曾經解釋過的事情了。去上學之前,這件事是我們家庭的重大難題。不是我不喜歡遊泳,但我不想做職業選手,我更喜歡學工程。
“我有自己的想法。”我冷聲回答他,不想再解釋了。
“就是因為妳的想法,妳才變成這樣。”爸爸這樣說完,就起身離開了。我重重地嘆了口氣,感覺到媽媽的手放在我頭上,我再壹次轉過去看身旁的人,對他淺淺地笑了笑。
“爸爸他是擔心妳,他不想妳難過。”媽媽用甜美的聲音緩緩對我說。
“在那邊我沒什麽難過的,媽媽,住的地方也方便,有James和Wind陪我,我學得很開心。”我回答媽媽。我們的早飯就這樣結束了,因為我吃不下什麽東西,媽媽也放下勺子了。
“那早上那副臉色是因為什麽?”媽媽問我,又轉過去看了看進來收桌上餐盤的保姆,而我卻轉過去透過玻璃看了看房子旁邊的花園,“去花園聊嗎?孩子喜歡那裏。”媽媽轉身邀請。我點了點頭,帶著媽媽走了出去。
我家是現代風,盡管媽媽是個守舊的人,爸爸也有日本血統,但他們反而喜歡這種風格的房子。我把房子壹側做成了小花園,另壹側被爸爸做成了遊泳池。我的小花園還跟以前壹樣漂亮,我不在的時候,媽媽照顧得很好。我喜歡樹葉的綠色,因為看到的時候覺得舒服。我喜歡泥土的味道,因為深呼吸的時候我覺得清新。還有,我喜歡Vee學長,沒有原因,但我很喜歡很喜歡他……超過了對小花園的喜歡。
“每次來這裏都忽視媽媽。”身後響起的聲音讓我回過身去看,媽媽端著壹個杯子走了過來,裏面可能是牛奶或者其他什麽。媽媽壹個人……我會回到這裏也是因為媽媽壹個人,只有媽媽知道我現在的感覺。
“謝謝。”我接過那個杯子,裏面是我壹向愛喝的熱牛奶。將杯子舉到嘴邊的時候,想起那次從沙美回來。那個時候我在車上餓了,學長他有點心和牛奶,不精致,也不是媽媽沖給我的牛奶,但不知道為什麽,我就感到滿足了。
“孩子為什麽不喝啊?媽媽知道妳沒吃飽。”當我感覺到自己保持那個動作很久了,我擡起了頭,對媽媽淺淺地笑了笑,喝下了這杯美味的牛奶。
“我不餓了。”喝掉壹半後,我放下了杯子,媽媽走過來擡起手替我擦掉了牛奶漬。
“不要想太多妳爸爸的事情,他就只是過於擔心自己的孩子。”媽媽對我說完後,將手放到我肩上。
“我理解爸爸,我也想讓爸爸理解我。”
我知道我是唯壹的兒子,我的取向也是爸爸和媽媽不太能接受的。幸運的是媽媽理解我,她壹直站在我這邊,不幸的是我爸爸反對。我曾經很嫉妒Tossakan,他家支持他的壹切,我想過如果我真的和Bar學長在壹起了,大概也很難。但現在我知道了,無論我愛誰,我都很難。越是想到Vee學長的臉,就越是看不到未來,他的家庭,我的爸爸。有時也覺得我們的事情就這樣結束也很好,不用讓學長他更糾結,不用讓學長他愛我。
我死心是因為他不愛好過愛了又被強迫分開。
“真的沒有什麽要講給媽媽聽的嗎?”媽媽問完就坐在了吊籃上。我嘆了口氣,轉過身去找媽媽。
“我喜歡壹個人。”我低下頭看正在等著聽的媽媽,緩緩地輕聲說了出來。我媽媽跟著點了點頭。
“很喜歡他嗎?Masa還不曾緊張過這樣的事,喜歡就告訴他吧,好孩子。”媽媽伸手牽住我的手,把我拉向他,拽著我的手讓我坐在她身旁。
“我可能愛過他。”我輕聲說,看向媽媽抓著我的手。我覺得很溫暖,盡管我正在講讓我心冷的事情。只要有這雙手牽著,我的心就溫暖了起來,就好像沒有人在我身邊的時候,Vee學長走過來抓住我的手。兩種感覺很相似,但現在更加穩定,更加清晰,感覺擁有了更多,因為媽媽不會放開我的手。
“那怎麽了?他不愛媽媽的Masa嗎?”媽媽側著頭問。
“他說喜歡我。”我這樣答道。這讓我媽媽皺起了眉,漂亮的嘴唇抿在了壹起,就像我思考的時候也喜歡做的那樣。
“他家裏人不喜歡Masa嗎?”媽媽邊問邊斜眼看我。我勉強揚起微笑,看向前面的大樹。
“是那樣的……但最大的問題是他愛他女朋友勝過我。”
“Masa!”媽媽突然轉過來,漂亮的眼睛因為驚訝而閃閃發亮,而後又變成了責備的眼神。
“媽媽說過不管孩子妳什麽樣,媽媽不會怪妳。妳喜歡,媽媽也喜歡,但絕對不能是有女朋友或者是男朋友的人。”媽媽說。她好像生氣了,但她大概更可憐我。我媽媽不會讓我的心情雪上加霜,不論我怎麽樣。
“我知道為什麽媽媽要那樣告訴我了。”
我喜歡過壹個人,但他有男朋友了,我還沒來得及去追。那個時候我還小,我告訴媽媽了,媽媽堅決地讓我放棄,不管是玩玩還是認真的都要放棄。那個時候我叫嚷著不願意,但因為媽媽對這件事很認真,所以我就沒有去追。他是我的初戀,愛上壹個有人愛的人,我願意不去插足拆散他們。
跟現在不壹樣……
“Masa……媽媽在妳小時候教過妳的,這件事不僅僅是在造業。孩子,最重要的是愛上壹個屬於別人的人很痛苦。”語畢,媽媽擡起頭摟住我的肩膀。
我的眼淚緩緩流出,不想再哭了,但我忍不住。我把頭靠在媽媽的肩膀上,漸漸發出抽泣聲。
“我好痛,媽媽。”我摟著媽媽的腰,將臉埋在媽媽的肩膀上。媽媽擡起手撫摸我的後背,安慰的話和鼓勵的話從漂亮的嘴裏說出,這幫了我許多,但痛苦這個詞還在我耳邊回蕩。
“孩子,可以放棄嗎?如果他不放棄他愛的人,妳就放棄愛他,可以嗎?”媽媽輕輕地推開我,我離開這個溫暖的懷抱,迎上媽媽的視線。因為要忍住眼淚,漂亮的眼睛通紅。白皙的手顫抖著伸向我的臉,細長的手指為我拭去淚水。
“媽媽……”
“媽媽都沒讓妳哭過,那是什麽人,讓媽媽的孩子痛苦成這樣?”媽媽用顫抖的聲音說。這些話讓我的眼淚再壹次流下。
“嗚……我……”
“孩子,不要讓他影響妳到這種程度,不要讓他傷害妳到這種程度。”我放任眼淚流下,安靜地聽媽媽指控Vee學長。其實我也有錯,但媽媽沒有怪我什麽。我知道媽媽特別疼我寵我,我知道媽媽這樣做不好,但我卻很開心。每次媽媽安慰我,每次媽媽哄我,我都覺得整個世界都是我的。但這次不是,這次媽媽安慰我,讓我覺得我的世界要塌了。
“對不起,媽媽……”我擡起手擦掉眼淚,與那雙漂亮的眼睛對視,“我覺得我好像沒辦法放棄愛他。”
“Masa……”
我努力了好多次,但每次都回到了原處。這次我回家,我以為會有些幫助,至少抱了媽媽就應該忘了他們之間的擁抱,聽到爸爸抱怨的聲音就應該不會想他了,但不是那樣……我現在還在想他。”我的聲音嘶啞到幾乎無法發聲,但我的媽媽卻聽懂了每個詞。漂亮的手再次伸向我,擡起來摸了我的頭。
“孩子不應該留戀到這種程度,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忘記他。”這並不簡單,媽媽所說的最好的辦法對我來說並不簡單。
我在家裏待了兩三天,時間過得很快,我還來不及思考。我的感受和心情壹如既往,還是壹如既往的痛苦,還是壹如既往的煎熬。但跟之前相比更多的是想念他,盡管不應該想,盡管想了會痛苦,但是不知道為什麽我還是想他。
我的假期就要結束了,新學期來臨。新學期,我必須回去上課學習,肯定會見到Vee學長,不管怎麽樣躲藏逃避都會遇到。我們想要地球變成扁的時候,地球偏偏是圓的。躲避不了的時候,我只好整理好自己去面對。
所有的壹切都會回到從前,就跟Vee學長對我沒有任何想法的時候壹樣。
我拿起隨意擺放的手機,手機已經充了兩三天的電了。壹開機,屏幕壹亮起,好多東西都彈了出來。第壹個就是來電提醒,然後就是短信,有來自Fuse的、Kamphan的、James的、North學長得、Yiwaa學姐的,還有最後……Vee學長的。我把這些短信和來電提醒都拋至壹邊,還不想和這些人說起事情的經過,知道他們都很擔心,但我真的沒辦法克制住情緒。
不知道怎麽回事,好端端的我就想知道他的動向。移動手指連接網絡,點進APP查看Vee學長的動向,卻彈出了許多條消息通知,讓我皺起眉頭,應該沒有這麽多人想知道我的動向吧。
pVnn
昨天
回來可以嗎?再次原諒我,不要變心,請給我壹個說出壹句心裏話的機會 #希望的心壹如往前
2167贊 109 評論
Yiwaa:妳太蠢 pVnn
U unun:加油,朋友。
Pond pawee:比之前那次更糟。
Bar Sarawut:來找我 pVnn
我看到的最新壹條評論是Bar學長的。我沒有點進去繼續看或者看其他的。我的心因為這哀求的話語抽動,壹看到這些話,Vee學長的聲音和臉馬上就清晰了起來。盡管不知道他說的是我還是其他人,但我罪惡的心卻想成了自己。
我只是暗暗期待Vee學長會稍稍想想我,只想讓學長他看我幾眼,能考慮到我的心意。但這大概不可能,因為他所有的壹切都屬於那個女人,那個壹直存在於他眼裏的人,那個他仍舊每時每刻都想念的人,那個壹直在他心裏的人。盡管Vee學長有我或者許多另外的人,但他壹直對Ploy學姐堅定不移。
鈴……
我低下頭看發出聲音擾亂我思緒的手機,剛剛那副音容的主人的名字出現在屏幕上。我的心在顫抖,右手即將要點擊接聽鍵,但是媽媽的聲音在我腦海裏響起。
“孩子不應該留戀他到這種程度,現在最好的辦法是忘記他。”
簡單得不得了……只要放任手機響著,只要放任眼淚流著……
我走出去抽煙,從陽臺看下去是我的小花園,翠綠的樹葉讓我的心更加寧靜了。深吸壹口冷氣進肺裏,再盡數呼出,這讓我更加放松。擡起頭看天空,再吐壹口煙,讓所有的壹切都像白煙壹樣消散。放棄心愛的人太難了。
我走出房間,不再轉過去註意手機。盡管它會不斷地閃爍,不停地振動,但我還是從它旁邊走過。我壹心想要把事情說清楚,想要跟他說清楚再分手,但事實上我不夠勇敢。盡管說出去了,所以的壹切都會結束,並且可能會放棄得更容易,但我相信我的內心深處並不想這樣。
“Masa,過來,Aon姨和Pon哥來了,媽媽正好要去找他們。”我還沒來得及從樓梯下來,媽媽就先叫了我。我看見大姨和哥哥,揚起了淺笑。
“您好。”走到長輩們面前後,我就擡起手拜了他們,並打了招呼。Pon哥笑了笑,揚起壹側眉毛,我們都知道應該讓這兩位阿姨輩的大人單獨聊壹聊。
“花園的主人來得正好,我看到蘭花了,想去花園裏看看,可以嗎?”Pon哥笑著說。
“去吧,大姨沒有意見吧?”我回答完Pon哥,就轉過身去面向大姨。
“大姨還想跟侄兒妳聊壹聊,妳就要跟Pon哥走了嗎?”漂亮的人壹臉憂傷地向我走來。
“夫人……跟妳的妹妹聊珠寶去吧,我也去跟弟弟去玩我們年輕人該玩兒的東西了。”
“Pon!”
壹說完,Pon哥就立馬拉著我的手臂離開了。我聽到了大姨的喊聲和媽媽的笑聲,跟著哥哥他走得很快,壹到我花園的木椅那兒,就停了下來。
“Pon哥不是小孩子了。”我轉過身去對做哥哥的人說。
“小孩和大人都煩,每次和夫人壹起都聽不到好話,說來說去的都是珠寶首飾,我還是想跟大自然待在壹起。”Pon拉長了最後壹個音,張開手臂,深吸了壹口氣,就坐在了草地上。
Pon哥的媽媽是做珠寶生意的,爸爸從政,現在哥哥他在學管理,要不了幾年就畢業了。我們跟親生兄弟壹樣親密,因為姨娘是我媽媽的妹妹,所以我們從出生就認識了。
“呃……那妳現在回家幹嘛?是誰說的要向妳爸爸抗議的?”Pon哥擡起頭問我。
“想媽媽了。”我這樣回答的時候,Pon哥撇了撇嘴,好像並不相信。
“有不好的事情。”Pon哥說。
“哥哥不認為我會想家什麽的嗎?”我問,坐在了Pon哥身旁,折了壹根草在手裏玩,好讓自己不那麽閑。
“不,像妳這樣戀家的人回家也是因為遇到什麽事情了。”Pon哥轉過身來諷刺我,“或者說妳!……”
“我什麽?”聽到Pon哥的驚訝聲後,我轉過去問。
“染上病了?”
“哥哥瘋了!”我把這個年紀長於我的人的頭推遠。Pon哥苦著壹張臉,摸了摸自己的頭,抱怨我不是孩子了,讓我這個沒有朋友說話的人對他放尊重些。
“哥哥很寂寞嗎?”我讓Pon哥抱怨了壹陣後再問他。
“非常!Mark,妳不在,我就要跟著夫人去這家逛那家逛,沒有不去的借口。放學了她還要訓練我打理生意,瘋了吧!我還沒準備好。”哥哥的哭訴把我逗笑了。
“也很不錯了,實習嘛。”我笑著回答。
“如果這樣的工作是真的好,妳大概就不會拋下我,去那麽遠的地方了。”Pon哥說得像在撒嬌。
“沒有拋棄,考上了就去了。”
“又在撒謊。”語畢,哥哥他哭喪著壹張臉對著我。
“為什麽現在嘴那麽毒?”我轉過身去問做哥哥的人。
“我就是這樣的人。”哥哥他轉過來回答我。
“就是因為這樣,才沒有人跟妳交朋友。”我懟回去。
“親愛的弟弟,停止那樣的想法,我朋友很多的,不信的話今晚妳跟我壹起去。”Pon哥笑著邀請我。
“媽媽同意嗎?”
“小姨不都是隨妳的嗎?”Pon哥偏過頭問。
“我的意思是哥哥妳的媽媽。”
“只要妳說去,夫人她大概會找輛車給妳,跟我比起來她更縱容妳。”Pon哥撇著嘴說。
“所以妳就拿我當借口,好讓哥哥妳能那樣去。”
“看破不說破,弟弟。”
大概晚上九點,我和Pon哥來到他朋友開的酒吧。我高中的時候經常偷偷進來,但被爸媽抓到了,就不再來了。他把我丟到吧臺後,就去二樓找朋友了。我想跟他壹起去,他也不準,因為哥哥他的朋友是我前任。
其實,說得直接點,我之前的經歷很豐富。盡管還在上高中,我也不缺交往對象。我跟他們交往是真的,但跟誰交往的時間都不長。我不厭煩,對方也會厭煩。在壹起的時間最長的是高二的時候壹個把我拋棄了的人,從那以後我就放縱自己。我以為我習慣了被拋棄和拋棄別人了,但直到今天,我知道還沒有。
不是經歷得多就會習慣。
“哥哥的Mark弟弟,喝多了嗎?”身後傳來壹個清朗的聲音,我轉過身去看,對Pack哥笑了笑,他是酒吧的老板。
“好想Pack哥。”語畢,我討好地笑了笑。
“嘴甜,喝了幾杯了?”哥哥他走了過來,拿走我手裏的杯子,喝了下去。
“不多,還沒醉。”
“但眼睛紅了。”Pack哥探頭向我靠近,把我嚇得後退。
“離我弟弟遠壹點,我弟弟不喜歡拈花惹草。”Pon哥揪著Pack哥的衣領,把他拉開。小家夥轉過去找朋友呼救。我帶著看破不說破的意味笑了,我是不喜歡,但我哥哥喜歡。
我們轉移到二樓去坐,Pon哥來晚了是因為在等Pack哥清算完工作,給我們訂桌位。Pack哥抱怨我來了不告訴他,但是壹被Pon哥呵斥就開始撒嬌。
“哥,什麽情況?”酒吧老板走過去給夥計吩咐工作的時候,我轉過去問哥哥。我哥看向那個小家夥,淺淺地笑了,
“就是看到的那樣。”哥哥他輕松地說道,同時聳了聳肩。
“認真的嗎?”我蓋過音樂聲問。
“怎麽?後悔了?”
“不是……”Pon哥反問我後,我的聲音就生硬了起來,“Pack哥是個好人,如果只是玩玩,我覺得還是不要為好。”我迎上哥哥的視線,認真道。
“妳們那時候為什麽分手?”Pon哥靠在沙發上問我。
“Pack哥提的分手。”我和Pack哥的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但我們在壹起的時間也不長,可能有兩個月或者不超過兩個月。最後Pack哥說我們不合適,決定分手。我不後悔,因為剛分手就接著有人跟我在壹起。那段時間的生活得有聲有色,試探,相愛,分手,學習經驗,但這也不是全部。
“我認真的。”我哥哥回答。
“那告訴他了嗎?”
“還沒有。” 哥哥的答話讓我瞪大了眼睛。難道不知道喜歡誰就要趕緊告訴他嗎?盡力表現自己,痛苦了就再回來舔舐傷口,像我壹樣。
“聊什麽呢?”Pack哥走過來坐在我身旁,擡起手抱住了我的脖子,趴在了我的肩膀上。
“妳過分了,Pack。”我看向兇朋友的哥哥,又看見了另壹個人趴在我身上的畫面,是那個我和其他男人壹起就會沈下聲音的人,是那個我提到其他男人就會惡狠狠地看著我的人,是那個我不願想起的人。
“我又沒對妳過分。”Pack說完就松開了手,我喜歡看的那張臉轉過去對朋友撇了撇嘴。
“妳TMD……”我哥哥那樣說完後,就起身離開了。
我看向Pon哥,又回過身看Pack哥,小家夥撇了撇嘴,端起酒杯喝了下去。剛剛還甜美的臉龐變得悲傷了,剛剛還瀟灑的姿態變得疲憊了。
“Pack哥……妳知道對吧?Pon哥喜歡妳。”我問身旁的人。
“這樣都不知道,我就是傻瓜。”
“那為什麽不在壹起?”我繼續問道。
“沒有那麽容易,Mark,我有我的責任和家庭,他也有他的責任和家庭,都不壹樣。”Pack哥回答。
“但如果妳們都相愛……”
“就只是愛這個詞也不壹樣,跟小時候我們說著玩的不壹樣。Mark,只對對方說愛他,跟對方擁抱,跟對方同床共枕,這些都還不夠。”Pack哥對我說。望向我的那雙甜美的眼睛讓我感受到了我曾經有過的感覺:煩人的混亂。但有壹樣東西我沒有在Pack哥眼神裏感受到。
Pack哥沒想過爭取。
“為什麽哥不去試試……”
“為什麽要試?難道都知道最後會是什麽樣的結局了還要給自己希望嗎?不要。如果愛了,結束的時候會比開始還痛苦。”說完後,Pack哥對我笑了笑,這笑容讓我頭皮發麻。顏色漂亮的液體沒有味道,盡管它本應該是美味的;手沒有力氣,盡管我已經握緊了拳頭;我的心臟好像要停止跳動了,盡管我能感受到痛苦。Pack哥說對了壹切。
最後盡是痛苦。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22章吧! 其實Pack說得不對,至少還是要去爭取壹下,不然心裏永遠會有那種缺憾在吧!但是心痛到不行怎麽辦?雖然小編還沒談過戀愛,但是因為因為壹些事情而心痛到沒胃口,連哭也沒有力氣的感受真的很難受!

文章来源:天府泰剧字幕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VeeMarkCP虐戀文上一篇:妳自己作的,妳必須要自己解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