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24篇-如果我求重新開始

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12篇-老子的事用不著妳管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24篇!離開後的人再回來的話,味道會變嗎?能再回到以前的壹樣的狀態嗎?看了那麽久的小說,小編在這壹篇哭了!我難以把握自己的心,同樣難以把握其他人的心!時間很長,也會很短,如果相愛就好好珍惜!

長久的感情

最後,我輸給Pack哥了。
上次是來我學校,這次是求我帶他來這兒,壹個我不想記得的地方。
我正走進和學院的學長學姐約好的娛樂場所,我身旁是Pack哥,因為能來,他看起來很高興。好幾個人把視線投向這邊,但大多數人更多的是在看我身旁的人,常年混跡於酒吧的人真的是魅力四射。
“這裏Mark的學長學姐多嗎?”Pack哥偏頭問,盡管我們還在走。我身旁這個可愛的人不關心看過來的視線,我也不知道怎麽說他。
“讓我來這裏不就是因為想知道嗎?壹開始就跟來了,為什麽還不知道?”我說。
“不要,不要這麽兇嘛,自己也想來,但就是沒有人陪。”語畢,Pack哥對我笑了笑。
“誰想來?我沒有。”
“誰想來?哦……不想來是不因為不想走吧。”我立刻轉過身去看Pack哥那張好看的臉,嘴巴張著,好像要說些什麽,但最後也沒說什麽。
瘋了吧!我壹點都不想,但我好像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不是說我這麽容易心軟,我已經盡量不去理或者是忘記那個男人了,但只是看見那張臉小小的壹部分,曾經做過的所有壹切就清晰地浮現在我眼前,只是聽到輕柔的聲音,他的諾言和表達感情的話就在我耳邊回響,就好像我不曾生他的氣。我盡可能讓自己冷漠地站著,不去看他的臉,但在聽到那句話的瞬間,全數殆盡。那句話好像是我和Vee學長的承諾,那句說為什麽要消失的話還在我耳邊回蕩,也是他跟我說的唯壹壹句話,讓我這壹整天什麽都做不了。
“我明白,有時候我也想像Mark壹樣,跟著自己感覺走,但我也……”
“如果哥妳沒什麽可失去了,就會更容易下定決心。”我對Pack哥說,身旁的人迎上我的視線,露出了慘淡的笑容。
“那就是說……Mark現在沒什麽可失去了嗎?”我停下靜靜地站著,在腦海裏搜尋答案,沒有幾步就要到Yiwaa學姐訂好的桌子了,隔這麽遠我都能看到Vee學長坐在那兒。我邊看向學長,邊思考怎麽回答Pack哥,但不管思考多久,我的答案都跟之前壹樣。
“除了傷心難過,就沒有什麽可失去了。”
我在North學長旁邊坐下,我另外壹邊是Pack哥,對面是Vee學長。North學長看向我,表示理解,對我笑了笑,我們湊在對方耳邊打招呼,因為音樂聲太大了。Pack哥看了過來,輕觸了我壹下,那雙大眼睛疑惑地看著我,耳語道:“那個叫Vee的人要心碎而死了。”我和North學長拉開距離,看向Vee,我們短暫地對視了……學長他在傷心。
我挪開看向Vee學長的視線,他眼神裏表露的悲傷比我之前任何壹次看到的都要多,似在懇求,又似在抱怨那雙眼睛的主人是多麽痛苦。
“他寢食難安。”North學長低沈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轉過去看身旁的人,揚起淡淡的微笑。
“我比這還嚴重。”我那樣答道。不知誰更痛苦,但我相信我的痛苦和Vee學長沒有什麽不同。
時間緩緩流逝,看Pack哥和Kla學長的樣子,應該是相處得很好,他們壹個人鬧Vee學長,另壹個人鬧我。我想了想,偷偷瞪著他,不應該講給Pack哥聽的。
“Pack哥和Mark在壹起過很久嗎?”Yiwaa學姐問。
“不知道啊,我們之前關系就很好,正式交往大概……壹個月或者兩個月,就這麽點時間,小朋友。”我被這個很久沒有聽到的稱呼嚇了壹跳,要說討厭前任,那也只有今天了,盡管我們之間沒什麽了,但是誰讓他那樣說的。
“兩個月吧。”我回答,用余光瞥向壹堆人裏最安靜的人,那雙漂亮的手正調著酒。我看向他時,他就慢慢拿起來喝了下去。
“兩個月也算在壹起過,那……和有的人還沒在壹起。”Kla學長恍惚道,然後他就接收到了Vee學長怪罪的眼神。
“蠢人。”Yiwaa學姐接著說,使得學長他喝酒的速度更加快了。
“我也不能說什麽了,我也壹樣蠢。”年紀最大的人說,我緩緩看向他,Pack將酒杯端到漂亮的嘴邊,慢慢喝了下去。
“太多了。”我輕聲說道,從學長他手裏搶過杯子。漂亮的眼睛帶著懇求看了過來,最後放開了杯子。
“去廁所。”Pack哥說。
“我陪妳去。”我正要站起來,但Pack哥的小手反而按住了我的手臂。
“可以自己去,是不是那邊?”第壹句是對我說的,而第二句話是對Kla學長說的。
“是的。”壹聽到肯定的回答,小個子的人就站了起來,後又轉過來對我笑了笑,走開了。
我看著Pack哥,直到他消失在視線範圍內。為什麽不去跟著?就只是那雙看過來且充滿哀傷的眼睛而已,為什麽讓我停下了動作?
“James。”我打給說了要來的朋友,不滿地叫他,因為他太慢了。
【怎麽,我快到了,就催我。】
“妳快來,然後去看Pack哥,他不願意讓我靠近。”我快速地對他說。
【妳擔心Pack哥?】
“擔心啊,Pack很重要。”
嘭!
我被酒杯與桌子撞擊的聲音打斷了。兌好的液體從杯子裏溢出,而Vee學長的手正抓著那只杯子,他繃緊那只細長的手,我都能看到血管了,但壹接觸到我的視線,他就放松了。
【Mark!還在聽我說嘛!】
“啊……嗯。”我回答朋友道,盡管不知道這之前他說了什麽。
【我見到Pack哥了,我就不進去了,妳照顧好自己。】
“等等!……”我叫住自己朋友的時候,他已經掛斷了。不知道他們是什麽時候跟Pack哥聊過,但現在我想念之前那個James,那個我壹靠近Vee學長就會發脾氣的人,那個守候在壹旁擔心我阻止我做傻事的人,那個瘋瘋癲癲的朋友消失了。
沈默籠罩著了我們這壹堆人好幾分鐘,Yiwaa學姐看向Vee學長,壹臉不滿。那張漂亮且甜美的臉又轉向了我,壹言不發地起身走了出去。
現在只剩我、North學長、Kla學長和Vee學長了。
“我……還是去找Phaen吧,他好像是來了,找不到桌子什麽的。”Kla學長緩緩說道,眼神在我和Vee學長之間轉了壹圈就起身出去了。現在只剩我們三個人了,North學長端起杯子喝酒,帥氣的臉偏向另壹邊,現在只剩Vee學長在看著我了。
“妳們……應該聊聊。”過了壹會兒後,North學長說。我和Vee學長只是看著對方的臉,只是我躲避那懇求的眼神。
“我去……”
“在這兒陪他吧,我要去廁所了。”我話還沒說完,North學長就發話了,還馬上起身走了出去。我只好默默地看向四周,又轉過頭來看Vee學長。
學長他還在盯著我看。
久到我以為過了壹個小時。我們兩個人就只是安靜地坐著,我不說話,Vee學長也沒說什麽。好像另壹個人已經神誌不清了,因為從坐在這裏開始,他的手就沒離開過酒杯。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還坐在這裏,還看著他,好等著聽Vee學長說些什麽,盡管學長他可能沒什麽要說。無論時間過去多久,無論我們的事情會發展成什麽樣,都只有我壹個人在期待。
我重重地嘆了壹口氣,讓自己的煩躁和無法自拔都隨著呼吸傳遞出去,傳遞給我眼前這個我給予過過多感情的人。不知道為什麽我正拿起桌上手機的手在發抖,由大腦控制的笨拙的雙腿好像沒有力氣站起來,搞笑的是不自愛的眼睛還看著他,盡管大腦已經發出指令讓自己別看了。
“想念。”在我從這裏邁步出去之前,他好像是從喉嚨裏擠出了沙啞的聲音,說了壹句話,壹句讓我停止思考,回過身去面對學長的話。
“學長……”
“我想妳,想得快要死了,Mark。”還沒來得及問出口去證明聽到的話是真的,面前的人就又說了壹遍,通紅的雙眼與我的眼睛對視,向我傳遞他所有的感受和所有的懇求。想念,抱歉,請求,都通過那雙死氣沈沈的眼睛表達出來。
“在說些什麽?”盡管那句話會打亂我心臟跳動的節奏,但是我們之間發生過的所有壹切都讓我無法跟以前壹樣輕易原諒。盡管我的心還屬於他,但我也想讓他知道我可以。
我只要自己壹個人傷心。
“我想多說些,但不知道是什麽鬼,我只能說出這些。開始看到妳的臉,我覺得很開心,但壹看到妳和他待在壹起……”Vee學長的聲音漸漸放輕,跟剛開始說看到我的臉覺得開心不同,“我TM好痛苦。”我沒有坐回去,但我還在站在原處,站著看這個通過眼神傳遞痛苦的男人。他的眼裏好像閃爍著晶瑩的淚水,但在他頻繁地眨眼後,眼淚好像就消失了。
“……”我沒有說什麽,只是沈默站著,想要走開,但好像又被Vee學長短短幾句話釘住了。這樣的話他不常說,從Vee學長嘴裏聽到他的感受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我想讓妳聽我說,妳不想跟我說話就不說,我……”學長他突然沈默了,銳利的眼神從與我的對視當中抽離,好像是無法忍受這樣看著我了,“我只求妳聽我說,Mark。”低沈的聲音懇求道,好像是將我催眠了,讓我挪動雙腿回到原處,默默地坐下了。我調轉視線慢慢看向對面的人,努力讓眼神變得冷漠,但不知道做到了幾分,因為現在我的心壹點都不冷。
“有什麽還要我聽嗎?”所有的壹切都清楚了,所有的事情都有了答案,不管學長他會留戀還是表現得多麽痛苦,又或是說多麽想念我,最後……事情都會跟往常壹樣結束。
“我和Ploy的事情……”
“還需要我再聽壹次嗎?”我揚眉問。我不知道自那天以後,他們的事情是怎麽樣的,我內心深處是想讓他們斷幹凈,但他們的關系比我們想的都要復雜。像之前那樣,我想過他們可以斷幹凈,但最後卻回頭說還十分相愛。
“妳誤會了。”
“誤會學長可以不愛她嗎?”好像是在對自己強調……對他說的話不僅僅是在諷刺面前的人,我重復這句話也是想提醒自己過去的事情就只是過去,不要期待,別再執著。
“Mark……先別急著挖苦。”Vee學長軟聲道。
“……”為了聽Vee學長接下來的話,我沈默了,但學長也跟我壹樣沈默。發紅的雙眼直直地看了過來,學長他再壹次看向我的眼睛,這次他似乎是要從我這裏搜尋些什麽東西,大概是我之曾經給予他的,又或者是在找尋我盡力收起來的笨拙的感情。
“妳大概很討厭我……曾經懇求我的人,沒有了。我灰心泄氣時鼓勵我的人,消失了,對不對?我失去所有人時還在我身邊陪伴我的人,不會再有了,對不對?曾經說喜歡我的人沒有了,我曾經了解的妳……再也沒有了,對不對?”我不知道Vee學長會不會知道我有多努力控制自己的心,不讓它表現出來,不讓它軟弱,再次接納學長。聽付出過感情的人又抱怨又懇求很難。
“有過那樣的傻瓜嗎?”語畢,我揚起壹抹微笑,嘴角挑釁般地彎起,直到眼前人眼神閃爍。
“Mark……”
“還有什麽嗎?我要趕快回家了。”我沒有讓面前的人說完,如果讓學長他再說幾句懇求的話,我大概會受不了。所以我最好躲開不聽,躲開不偶遇,躲開不見,直到我痊愈。
“我……”我揚眉看向面前的人,讓他繼續說,但當學長他接觸到我眼神時,反而停下不說了。
“沒什麽要說了嗎?”我問眼前沈默已久的人。
“我和他斷幹凈了,沒有什麽關系了,那天Poly是向我要最後壹個吻。”我的瞳孔似乎是放大了,我的心跳也加快了,我的嘴也想問:前任要學長就給嗎?有那樣的必要嗎?如果還那麽留戀,先別分手也可以啊。
“告訴我幹什麽?”我冷聲回問道。Vee學長停住了接下來要說的話,擡頭看向我。
“妳……”
“嗯哼?”我出聲道,因為Vee學長沒有繼續說什麽,我從他那裏感受到的只有扭曲的神色和似是十分痛苦的眼神。
“妳變了很多……”聽到這句話後,我擠出微笑。
“我沒有變,以前……我意思是我還沒有認識學長的時候,我就是這樣。”學長那樣說完後,我說。
“那妳……怎麽看這件事?”學長他嘆了壹口氣後問。
“哪件事?”我問。
“我們的事……”輪到我自己嘆氣了,“我們的事?”似乎是另壹個只有我們兩個知道的詞,是那個我曾說過不會改變的詞,但現在變了,學長他心裏還有這個詞嗎?
“我……”我特別想否認,但不知道為什麽說不出口。我想狠狠地罵學長,就壹兩句,但為什麽我做不到?我想從學長面前逃走,但我的腿反而不動了。
“我們的事啊,Mark,妳覺得怎麽樣,如果我求壹個機會……”
“壹個人不會總是有機會的。”我在我的心比現在更偏向Vee學長之前,我打斷道。
“Mark……妳是不是很生我氣?妳現在對我什麽感覺?妳可不可以告訴我?”帶有懇求的問話讓我不得不再次讓自己冷靜,先別心軟,不應該心軟,我要忘卻往事。
“我理解學長,我也沒有生學長的氣。”理解個鬼,不生氣也是騙人的,什麽瘋子才會理解自己的人因為要了斷去跟前任接吻,哪兒來的瘋子會親眼看到那副畫面後不生氣。
那天的感覺我記得。
“如果我求重新開始……”
“學長說得好像所有的壹切都那麽簡單。”我看見Vee學長眼睛在顫抖,顫抖的癥狀似乎也蔓延到手了。學長他緊緊地握住杯子,我知道是因為看到突起的血管了。
“妳對我真的沒什麽了嗎?妳真的忘了我嗎?”面前的人說完後,我拿起酒杯喝了壹小口。Vee學長沙啞的聲音和似乎已經知道答案的問話,我不需要思索答案。
“……嗯。”我只那樣回答道,放下了酒杯。
“妳……”
“學長還有什麽事嗎?今天就說完。”
“Mark……”我不想勉強自己,但我還是要做。我不想傷害學長,但我也做了,因為我不想再傷害自己了。我擁有的壹切,我已經全數給予面前的人了,包括我的心,我的感情,我都給Vee學長了,是學長他自己沒有珍惜好。
看到面前的人不再說什麽,我嘆了壹口氣,打量那張我曾經看過無數次的帥氣臉龐,這可能是最後壹次我這麽近看Vee學長了。
銳利的眼神在閃爍,眼睛也發紅,看起來腫了。鼻子看起來更加突出了,可能是因為學長他的臉頰凹陷了。我把視線轉移到學長他緊緊抿著的嘴唇,似乎是在克制情緒。主人放開嘴唇恢復原狀後,那張嘴又開始顫抖。生氣?難過?這張好看的嘴要說些什麽,對不對?這張誰都想觸碰的嘴,這張願意讓被稱之為前任的人親吻的嘴,盡管那時候我們還在壹起。
“我走了。”不知道為什麽我就說要離開了,為什麽要做出壹副想讓他挽留的樣子?為什麽要再次看進那銳利的眼神中?
“別走好嗎……”懇求的話語沒有讓我停住動作,晚了……Vee學長懇求得太晚了。
我又對學長他笑了笑,這個笑容很溫和,是在回過身去看Vee學長之前,我勉強自己的結果。我很愛這個男人……我不想流著眼淚離開,真的,我不想離開學長去別的地方。
“我愛妳!”我沒走出幾步,學長他就喊了起來,喊了壹句讓我不得不停下腳步的話,“我愛妳!Mark,聽到了嗎!”
“妳看那是Vee學長啊。”
“嗯……是Ploy學姐的男朋友。”
“他們已經分手了,神經病!”
“他是在說他愛男人嗎?”
“妳看那是Vee。”
“嗯……還有Mark,我認識那個學弟的朋友。”
“Vee和那個學弟嗎……”
“是不是才和Ploy分手啊?”
“他們已經分開很久了,混蛋!”
“為什麽他在表白?”
Vee學長說愛我的聲音被這些的聲音淹沒了,也不知道這些人在說什麽,抓不住這些話的重點,最後這些聲音都緩緩放輕了,音樂聲也是,在這之前聲音還大得把耳朵都快振聾了,但現在我反而聽不到了,我只聽到了Vee學長的聲音在對我說……
“我愛妳……”他說愛我的話在不遠處響起,嘻嘻哈哈的聲音再次傳來。我不敢回過身去看,就這樣我都知道學長他在這裏,就這樣……我都聽到了Vee學長愛我。
“Vee!妳在幹些什麽混事!”North學長的聲音讓我從幻想中醒來,我轉頭看向周圍,忍不住嚇了壹跳,整個店裏的人都看向了我,我身後還站著Vee學長。
“Mark……我愛妳。”我感覺到了緊貼在我後背上的胸口,學長他溫熱的嘴唇在我耳邊不遠處,深沈的聲音說出的話在我的腦海裏回蕩,好像是被催眠了心智,我轉過身去面對學長……
“我愛妳。”不知道說了幾次這句話,不知道我為了像現在這樣聽學長說“愛”這個詞等了多久,大概剛好跟我愛學長和等學長的時間壹樣久。
“我……”我說不出什麽話,也不知道要說什麽,我的喉嚨幹澀,我的嘴也好像抽筋了,我的視線也模糊了,想要看清眼前人的臉也做不到,最後……我的臉頰濕了,我的心也在作痛。
“我愛……”我在Vee學長抓住我之前,縮回了手。那只纖細的手還停留在原處,跟沒有說完的話壹樣。
“不是吧?”
“Vee學長喜歡男人啊啊啊啊啊!”
“混蛋!那個學弟做了什麽讓Vee學長喜歡?”
“妳妳妳妳妳妳!他說愛!”
“這個是小三。?”
“要我說Vee學長濫交是真的。”
“Mark!”聽到Pack哥的聲音後,我轉過身去。小個子的人站在不遠處,疑惑地看著我,“站在這裏幹什麽?回去了。”Pack哥走過來抓住我的手臂,拽著我讓我跟著他走,但我不願意動。
“Pack哥是……”
“要待在這裏嗎?”好看的臉轉過來面向著我,漂亮的眼睛看了Vee學長壹陣,又看了我壹陣,我從Pack哥的眼神裏讀出了不悅。
“我要回去。”不知道為什麽我那樣回答了Pack哥,我大概是害怕繼續待在這裏,害怕那些人的眼神和話語,最重要的是我害怕Vee學長。
我和Pack哥走了出去,我們離開那個店後,小個子的人就放開了我的手臂。好看的眼睛不滿地掃了我好幾眼,直到我進到James的車裏。
“在酒吧裏那樣喊,他是不是瘋了?還有Mark那樣傻傻地站著幹嘛?愛他就跳起來抱他,然後再壹起出來,或者如果不愛了就自己出來,幹嘛傻傻地站著被罵?傻孩子!”壹上車,Pack哥就轉過來發火。小個子的人坐在駕駛位,而我坐在James和Wind旁邊。
“我不知道該怎麽辦。”我將心中的感受輕聲告訴Pack哥。
我不知道那個時候是怎麽回事,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麽,只是聽到Vee學長“愛”這個詞,我和他之間發生過的所有壹切就不斷地貫入腦海,包括幸福、悲傷和痛苦。“呵~那接下來怎麽辦?”Pack哥聽到我的回答後問。
“我想自己壹個人待著,可以嗎?”我輕聲說完後,閉上了眼。我感覺到車子在移動,身旁的人在擔心,但我現在所感知到的壹切都比不上Vee學長那個時候對我說的“愛”這個詞。
我等得太久了,已經遲了,再說十萬次也沒有用。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24章吧! 人其實選擇重來,可是大部分時候我們不願意重來,什麽時候可以選擇重來,什麽時候選擇看向前方,這個時間貫穿生命的整個歷程!

文章来源:天府泰剧字幕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VeeMarkCP虐戀文上一篇:他就會知道……我有多想念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