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26篇-為什麽跟他不壹樣(上)

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26篇-為什麽跟他不壹樣(上)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26上篇! 有的人至始至終都是不壹樣的存在,Mark真的是忠犬小受呀!虐了幾章的Vee,這趨勢要和好,就像生氣時親吻壹下就會容易和好,所以他們這是打算睡壹覺和好的了,哈哈!

記憶幻覺
[MarkMasa]

盡管已經過了壹個星期,但Vee學長的話還在我的耳邊回響。不管我有多努力去遺忘,但悲傷的神色和痛苦的眼神也還浮現在我眼前,就跟他們的主人壹樣。不管我多努力去忘記Vee學長,但學長他依舊地待在我的心裏。
尤其是最近,仿佛心碎般的輕聲乞求的話語讓我的決心動搖了。
那天我看見學長他,不是不驚訝,我也壹樣,驚訝得什麽都做不對了,但已經下定決心的事情,再加上那些人說的話,我決定狠下心那樣做。我已經表態半個月了,但他的熱情連壹半都沒消減。
學長他痛苦,我自己也痛苦。
“少爺,還要坐著發多久的呆啊?”我轉過去看招呼我的Fuse。
“什麽鬼少爺。”我生硬地回答道。他撇了撇嘴。
“我說我很討厭妳周圍的氣氛,之前就夠TM低沈了,現在更糟了,我好像是待在壹個黑暗世界裏。”語畢,Fuse做出壹副害怕的樣子。
“那就不要靠近我。”我回答道,轉過去把註意力放到接下來要學習的內容上。
“假裝生氣,假裝高冷,他不來就會等。”Kamphan坐在我身旁,在我耳邊灌輸道。
“等妳爸……”我轉過身去回答她,又回過身來。
“哦,Vee學長是我爸爸,等嗎?”Fuse坐在另壹旁,用肩膀撞我的肩膀。我轉過身去厭煩地看著他,側身躲開了。
誰說我等……
我就只是奇怪這段時間他不太出現了,大概是從那天學長他來找我開始,自那以後,我們也偶遇過幾次,但那個找借口來找我的人,現在已經看不到了。
“我不關心。”我那樣回答他,但愚蠢的眼神反而看向了門口。
“妳是不是對妳老公太作了?聽他說了就應該不是這樣了。”Kamphan厭煩道。
“誰是老公?”我快速地轉過身去回答她。
“Vee學長啊,或者說是妳?”她側過頭詢問似的看著我,我卻瞪大了眼睛。
過去的事情還說什麽,但我自己也跟朋友壹樣,就是只進進出出路過的人,為什麽會想到他?
我承認這段時間有很多人來找我,但每個來過的人都跟Vee學長不壹樣。我跟他們來往是為了忘記,試著像學長忘記Ploy學姐時,我對學長說的那樣做。最後我知道了,不管有多好的人進入我們的生活,我們也無法忘記深愛的人。學長他忘不了Ploy學姐不奇怪,因為就算是我自己,盡管遇見了其他人,但也不曾忘記Vee學長。就算是和別人擁抱,也忘不了她。就算是看著別人的臉,也有他的臉疊映在上面,但要讓我現在回頭,我會說不要。
只是想要他再努力壹點點,但僅僅是壹兩周,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真不愧是Vee學長呢。
“大三學業繁重。”語畢,Fuse轉過身面對我,但我卻裝作漠不關心的樣子。
“他不關心他,把別人帶回去睡了,他撞見了,他都壹臉冷漠。”
“妳怎麽知道?”
“嗷嗚!我打開尋呼機,跟Dew學長的尋呼機競爭。”Kamphan回答Fuse。
“別人的事情倒是很清楚。”我轉過身去對朋友說。
“哪裏有別人?這是妳和我學長的事情。”我轉頭躲開,不再跟他們爭辯,說了也沒用,就好像現在每天無用的等待。
今天的課程似乎很簡單,但我也不懂,可能是因為我心不靜,又或者可能是我想太多其他事情了,不知道為什麽要想,盡管這不是什麽正事。
去想他在哪裏是正事嗎?想知道他是不是出事了是正事嗎?猜測他和誰待在壹起是正事嗎?有時候我也討厭自己的愚蠢。
“要回去了嗎?”Fuse用手點了點我後問道。
“我認為……”
“Fuse!”在我說完之前,就有壹個聲音打岔,讓還在教室裏的所有人都轉過身去看。
“Vee學長!消失到哪裏去了?朋友……哦!想妳。”Fuse不再關註我要說的事情,走出去找那個在教室門口氣喘籲籲的人。
“誰想我?”Vee學長跟Fuse說話,但眼睛卻瞥向我。
“我啊,學長,我自己……別看其他人了。”Fuse展開身體擋住我和Vee學長後,說道。
“我消失是不想讓妳想我。”Vee學長放棄掙紮,不再看向我,轉過身去註意Fuse。
“那學長消失到哪裏去了?為什麽要消失?”Fuse問Vee學長。學長他沈默了,又看向我。
“就……我自己的事。我是來叫妳去拍露營活動宣傳照的。”Vee學長推脫道。
“又找借口了,只說這樣的事,打電話可以嗎?”Fuse壞笑著問。
“就……呃吶……現在去。”
“學長瘋了嗎?說今天就今天,覺得我很隨和嗎?我可是院之月,麻煩先聯系私人助理,預約排隊。”語畢,Fuse擡手指向Kamphan。站在我身旁的人移動了壹點點,擡手抱胸。
“真是抱歉,Vee先生,今天我的院之月沒空。”Kamphan告訴Vee學長。
“妳們別玩了,我認真的。”Vee學長說。
“說真的,是真的不行,今天Yiwaa學姐讓我去幫忙學校的工作。”Fuse認真道。
“嗷哦!這樣嗎……”Vee學長輕聲抱怨道,跟著點了點頭,“那我怎麽辦才好?”帥氣的兩個人面面相覷,Fuse又看向我。
“如果沒關系的話,讓我朋友替我去,可以嗎?”Fuse回過身來對Vee學長說。
“Kamphan嗎?”
“Mark吧,像那樣的瘋丫頭能帶去幹什麽。”從朋友嘴裏吐出的名字讓我不得不擡起頭看他,Fuse跟我對視,笑了笑。
壞朋友……
“妳朋友他願意跟我去嗎?”年長的人說完後,擡眼看我。
可憐得讓我感到內疚。
“Mark,幫幫忙,是學院的工作。”我靜靜地看著大喊大叫的朋友,什麽正合適啊,最重要的是我不喜歡做這樣的事。
“我不想去。”我回答Fuse,我的朋友張開嘴,好像要罵人,而另壹個人正專註於表現顯而易見的失望。
“嘿!就壹會兒,不久!”Fuse勸說我。
“嗯……幫幫他嘛,他真的有事,妳也知道啊,學院工作怎麽推得掉,這件事又催得很緊,Vee,是不是!”Kamphan對我說,最後壹句話是在大喊著問下面的人。
“如果真的不想,我就去拜托電力專業的Keng幫忙。”說的話似乎是表示理解,但是看過來的眼神清楚地閃耀出遺憾和失望的光芒。
“嘿,學長……我感到抱歉,那是我的工作,等會我自己跟他聊聊,學長等等吧,他們約了幾點?”我的朋友真是好,跟尊敬的學長那樣說,但卻沒有問我壹句。
“我說了我要去嗎?”我說。站在下方的兩個人擡起頭來。
“妳必須去。”他轉過來對我壹字壹句地說,“等我來處理,學長先回去。”他再次轉過去對Vee學長說,年長的人似乎是在猶豫,但最後也還是點了點頭。
“六點在月星排練室。”Vee學長對Fuse說完,在走出去之前,他轉過身,銳利的眼神與我的眼神交匯,沒多久就迅速轉身躲開。我也不敢和他對視太久,他眼神中的魔力能夠十分有力地擊碎我的理智,就只是跟他對視壹小會兒,我的腦子就壹片空白,似乎是不曾想過什麽。
“我求妳!”朋友的聲音在離我很近的地方響起時,我嚇了壹跳。不知道什麽時候,Fuse走到了我桌邊。他用手撐在桌上,把臉伸向我,對我大聲吼。
“我不……”
“妳想去,相信我。”我說完話之前,他就回答道。
“妳就可憐可憐我嘛,Mark,妳自己也想他,他也想妳,就去試試看,如果沒發生什麽,就當是幫朋友的忙了,要是真的發生了什麽,妳就能知道接下來要怎麽做了。”Kamphan說。
“是真的……說了克制情緒,我覺得怎麽都做不到,那妳就去,工作結束了,不管怎麽樣都會聊聊,這樣沒完沒了的,我都替妳累。”Fuse看著我的眼睛說。
“就……”
“去找東西填飽肚子,等會兒在那邊也會有東西吃,但還是先吃點再去為好,我得走啦,拜托了。”語畢,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帥氣的人對站在我身旁的人眨了眨眼,就快速地跑了出去,我要張嘴反駁他都不行。
“現在我是不是必須要押著妳去?去……壹起去吃日式點心吧。”Kamphan邀請道。
“我真的要去嗎?”
“朋友,又在問愚蠢的問題了,我們說好了妳必須去!”我嘆了口氣,起身離開了教室。
就當是去幫學院工作好了。
我壹臉愚蠢地坐在星月教室,十分鐘之前,Kamphan送了我過來,並且只是送了我過來,那個說要看著我的人去哪裏了?不知道。她只對我說有急事,就讓我壹個人待著了。
我覺得來這樣做什麽很奇怪,我沒有競選院之月,也不太喜歡這樣拍照,但不知道為什麽這次我會答應,可能是因為朋友說的話,又或者是那個人看向我的眼神。但就當像朋友說的那樣,去試壹次好了。對於過去的那件事,我自己也勉強不介意,我壹個人待著的時間讓我知道,我真的無法停止想他。
“這是來代替Fuse學弟拍照的朋友,是嗎?”壹個女孩子走過來打招呼。
“是的?”我轉過身去乖巧地回答。學姐看著我的那雙眼睛眨了幾下後,就轉過身去找朋友了。
“天吶……Mark學弟啊,是不是更帥了啊!”揶揄完我後,學姐笑到。
“學弟他已經很好看了吧,妳啊,自己壹開始就沒有眼光。”另壹個學姐說。
“嗯……對不起,可不可以嘛?學姐我叫Praew,Mark學弟。”學姐她先我壹步做自我介紹,我顯得比之前更愚蠢了,正常來說,應該是我這個做學弟的先做自我介紹。
“嗯……我……”
“哎呀!不用緊張,也不用講究那麽多什麽禮節的,學長學姐們很隨和的,我叫Cherry。”另壹個學姐說。
“妳好。”除了擡手行合十禮以及跟學姐打招呼外,我還能做什麽。
“我們等壹會兒攝影師和打光師,約了五點多,為什麽還沒來?”Praew學姐抱怨道。
“來了啦,誰是男模特啊?看到Yiwaa說Fuse沒空。”我常聽到的熟悉的聲音響起,使得所有人的眼神都轉向他。
“天吶……Mark學弟,我老公。”Tee學長把手按在胸口上,朝我走來。
“把騷裏騷氣都收起來,學弟他是來給我加油的。”Lee學長推開Tee學長的頭,率先走了過來。
“姐……學弟他是來做我們模特的。”
“天吶!Vee去叫Fuse,怎麽讓Mark來了?和好了嗎?”第壹個問題我勉強能回答,但後面這個問題,就……
“呃……”
“來了就帶學弟他去換衣服上妝,不然待會兒就會再抱怨回去晚了。”低沈的聲音在門邊響起,Vee學長緩緩走來,看了我幾眼就轉過去找朋友了。
“說到狗,狗就到……”Lee學長搖頭晃腦道。
“去吧,Mark。我們去換衣服上妝,等會兒學長就會讓妳變得比院之月、校之月,甚至是宇宙之月,還要帥。”Tee學長猛拉我的手臂,我就跟著學長他站了起來。
Vee學長側身給我讓路,讓我通過。那張細長的嘴唇微動,似乎是想說什麽,但最後學長他卻轉過身去跟Cherry學姐商量工作了。我聽到Lee學長輕聲說:啰嗦。Vee學長轉過身看了看,但沒有說朋友什麽。
Lee學長讓我去廁所換衣服,再出來去化妝。塗抹在臉上的化妝品沒有讓我覺得黏糊糊的,因為有時候我自己也會用,像臉色十分憔悴的時候,又或是沒有睡覺,還必須要外出的時候。我對化妝打扮沒有異議,但我自己存在壹個問題,我不敢像Fuse那樣,我不是那種會在鏡頭面前開懷大笑的人,我就是我……但給露營活動拍宣傳照怎麽可以面無表情呢。
“笑得再明艷點!”我擺完姿勢後,攝影師大吼道。在拍了大概十張,但壹張都用不了後,學長們都相繼壹臉疲憊。
“Mark學弟往左邊移,側過身壹點點。”
“不要那麽僵硬,自然點。”
“再笑壹笑,笑得甜甜的。”
時間過了好幾個小時,工作快要結束了。學長學姐們正在收拾包,商量接下來去哪裏好。攝影師Tau學長先回去了,因為要回去看照片和選照片。我感謝學長他能忍受跟我工作,學長他也對我笑了笑,說:如果下次再有我,應該會做得更好。這次盡管只是壹個小小的工作,但讓我認識了更多人,讓我學到了更多東西。
“Mark!繼續跟我們去嗎?學長請客哦。”Lee學長出聲邀請正在收拾包的我。
“吶……去嘛,Mark,讓我們請客報答妳。”Tee學長補充道,Cherry學姐和Praew學姐也跟著點頭。
“好的。”我想著逃避不去也不好,就答應了。Vee學長看向我,又回過身去繼續收拾東西了。
我們沒用多久時間就到了學長學姐他們選的店,Lee學長說要不了多久,Yiwaa學姐和Phaen應該會過來。這裏不是我之前跟Vee學長傳出八卦的店,Lee學長說是他常來的店,但Vee學長不喜歡來,這裏的男人比女人要多……
這個店不是Gay吧,或者那之類的酒吧,就只是壹般的酒吧,有女人,有男人,但大部分是男人,而且不檢查身份證,所以中學生都可以輕易進來玩。
“妳好。”壹個身材嬌小,長得可愛的男孩子走過來打招呼,我猜手裏的兩杯酒應該是拿來給某個人的。我沒有猜錯,他遞給我了,“我叫Tew。”
“嘿呀,什麽啊,這麽多人坐在壹起,為什麽只要壹個人?”Cherry學姐出聲揶揄道。
“對不起,姐姐,我不喜歡男人。”那個人轉過去對Cherry學姐笑了笑,說完後又看向我。
“我叫Mark……謝謝。”我接過,說了自己的名字。
“如果我請求坐……”
“在談工作,等會兒過去找妳。”我笑著說。Tew微微皺了皺臉,但也還是點了點頭。
“我等著哦。”那個人回去了,桌上學長學姐們的揶揄聲響起。
“Mark學弟,這麽隨意的嗎?”Praew學姐問,我回以微笑。
“只是坐著就有人倒酒喝嗎?”Lee學長接著問。
“我每天都來,但沒看見有什麽來找。”Tee學長不高興地看過來說。
“不好意思,是……Vee學長?”壹個女孩子走向我們這壹堆人,對Vee學長笑了笑。
“嗯?”
“是……可以拍照嗎?這段時間學長的Facebook都不太更新了。”聽她說完後,學長他看向我。為了避免對視,我端起杯子,喝了壹小口。看我幹什麽,想做什麽就去做唄。
“過來坐這邊,再拍。”語畢,Vee學長挪動身子,讓那個漂亮的女孩子坐在身旁。
“Vee,妳還敢……”話落,Tee學長看向我。
“什麽?我這麽做哪裏錯了?比這還過分都可以。”聽到那樣的話後,我端起杯子,壹口飲盡,煩躁地情緒緩緩開始爆發。
那個說來請求拍照的人現在都沒有從Vee學長身邊離開,時間過得越久,挨得越近,再過壹會兒都可以抱成壹團了。
“Vee學長,讓Tim來倒。”那個叫Tim的美女出聲請求道。她從Vee學長手裏搶過杯子,倒好酒後還端起來餵。Vee學長看向我,投過來的眼神在訴說著委屈,為了什麽抱怨?那樣做也是思考過了,不是嗎?那還那樣看著我是為了什麽?
“等會兒我就來。”我對Lee學長說完,就站了起來。
“要去找Tew弟弟嗎?”Praew學姐鼓起勇氣問。
“……是的。”我都忘了那個來找我的小男孩了。話音剛落,我看向Vee學長,學長他也看著我。
“這樣的話,我們還要等妳嗎?”Lee學長笑著揶揄道。
“走吧,Tim。”在我說話之前,Vee學長打斷道。
“嗷!Vee學長……”那個女孩做出害羞的樣子,圓圓的大眼睛看向我,覆上漂亮顏色的嘴唇牽起微笑。妳以為我會走過去把Vee學長拉過來嗎?盡管我不喜歡面前這幅畫面,盡管我因看到的事情痛苦,但那也是學長他的事情。
“不用了,Lee學長。”我回答Lee學長,然後就逃開了。
不在乎了……
腦子是那樣想,但視線卻轉向原處。Vee學長和那個什麽Tim走出去了。我緊握拳頭,走向廁所。傍晚時埋怨的可憐眼神在哪裏?不要再互相折磨的話語消失到哪裏去了?
“Mark哥!”在我即將到達廁所時,小小的聲音先叫住了我,我轉過身去看,挑了挑眉。
“我以為哥不會來了。”Tew走向我,擡起手挽住我的手臂。
“要比我小嗎?”在跟著Tew走向桌邊去坐的時候,我問道。
“是的,我剛上高二。”那個小孩在我耳邊偷偷說,最後壹句話是笑著說出來的。
“Tew!妳是怎麽把Mark哥拉過來的!”聽到桌上的人這樣說時,我皺起眉頭。
“認識……哥嗎?”不太習慣這樣稱呼自己,但我也在全身放松地坐上椅子時問了出口。
“認識啊,哥非常有名。”聽到那個小孩那樣回答後,我的眉毛皺得更深了。
“就……哥的八卦。”Tew告訴我。
“哦……”那個八卦哦,不要再說了,把我的生活變得跟Vee學長壹樣糟糕。
“別多想,哥,那樣逃開Vee學長,非常好。”桌上的壹個小孩說。
“那妳為什麽要說?Mark哥都緊張了。”語畢,Tew擡起手抓住我的手臂。
“沒關系。”我那天回答他,接過壹個小孩調好的酒。就只是舊事,現在看起來他每個人都可以。我應該會有自己的路,Vee學長也是,過去的所有壹切大概也會變成我們的回憶。
我往喉嚨裏灌了壹杯又壹杯,Tim的阻撓聲還在耳邊響起,但那個叫Vespa的小孩還在給我倒酒,他笑得很開心,不聽朋友的話,不斷地給我倒酒。
“喝吧,哥,至少現在不用想。”說完後,Vespa又遞了壹杯酒給我。
“Ves!妳TMD!夠了,Mark哥……”語畢,Tew從我手裏搶過杯子。
“再……”我只那樣說,又搶回了酒杯。不是說醉得不省人事了,我現在還清醒著,知道Tew擔心我,也知道自己到什麽程度了。
“Mark哥,妳醉了。”
“還沒有醉,只是在醉的路上。”我回答Tew後,又喝起了酒。
“回去,我求妳。”語畢,Tew搖晃我的手臂。
“妳TMD……為什麽跟他不壹樣?”我趴在桌上,喃喃自語道。
喝了這麽多還清醒,喝多少都還想他,過去多久都還沒用痊愈,遇見多少人都跟Vee學長不壹樣。為什麽不兇我?為什麽不罵我?為什麽不拉我起來?我醉了就要這樣做啊,像Vee學長曾經做的那樣……
“Mark哥……”藏不住驚訝的輕聲細語讓我擡起頭去看,“沒有,這不是Mark哥不喜歡Vee哥了,很明顯,Mark哥是在報復。”Vespa對朋友說。
“但我喜歡Mark哥。”自從感覺到自己暈乎乎的,我就不知道那群小孩還說了什麽。現在我大概要承認醉得很厲害了。他們說的如果醉了就不準趴在這裏,大概是真的。
我被扶上樓梯,不知道是什麽時候從那家店離開的,不知道是誰帶我離開的,也不知道是什麽階段離開的,耳邊嗡嗡的抱怨聲不斷響起,但我也抓不住重點。
“真厲害啊,Mark。”熟悉的低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但我也不想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跟女人走了,怎麽能背我回來呢。
“不是……”我咕噥道,盡力踏上樓梯,但最後卻踏空了。
“不是什麽?好好上樓。”耳旁有惡狠狠的聲音。我努力睜開眼看,但只看到了壹片模糊。
“不壹樣……”我壹通亂抓,最後趴到了床上
“什麽壹樣?不是什麽?妳TM……”咒罵聲太耳熟了,如果我靠近點看清楚,會不合適嗎?如果我把他拉近點確認,會奇怪嗎?
“Vee學長……跟誰做……跟Vee學長做……不壹樣。”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26章上篇吧!要和好了,趕緊和好吧!其實虐得小編心肝也疼,好好相親相愛吧!這下Vee應該長記性了吧!別再讓自己心愛的人失望了!

文章来源:天府泰剧字幕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VeeMarkCP虐戀文上一篇:我要把他搶回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