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11篇-先分開吧

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11篇-先分開吧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11篇!Vee終於分手啦,終於可以不用等了,Mark!真的太興奮了,後面給我加倍甜回來!然後講真不是任何人稱呼哥哥兩字是好聽的,Mark的這句,我仿佛聽到了,而且很悅耳!

先分開吧,親愛的

Vee Vivis
我看著正在床上安睡的人兒,微微搖了搖頭,爾後走近他,拉過被子給他蓋好。那人正睡得香甜,扯過被子緊緊包裹住自己。
近來適逢考試周,壹學期的課程結束,就會有壹次小小的測試。這傻孩子也不知道怎麽啦,日日挑燈夜戰,晨起又繼續埋頭苦讀,夜以繼日,直到現在。至於我呢,只剩下兩門課要考,雖說課程不似大壹般密集,但也說不上輕松。
我和Mark待壹起快壹星期了,不是說時時刻刻都黏在壹起,也不是什麽其他的有的沒的,只是每次我回Ploy那兒她都不在。要不然就是Ploy有空,我反而很忙,有時是跟朋友壹起學習,有時則被雜事纏身。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兒,我壹回來,沒有直接去找Ploy,而是轉頭去敲了Mark的房門。
我承認,Ploy和別人的事兒我還挺在意的;我也承認,我這心裏既滿足又難過,再者,我感到確實有愧於她。我已經有Mark了,還跟她糾纏不清,我知道這不應該,我想終止這壹切錯誤,但是我做不到。
我承認,跟Mark在壹起,我真的很開心。
“嗯…嗯”當Mark發出這聲囈語時,我往他身側靠了靠,伸出手來撫上他光潔飽滿的額頭,夢中的人兒微微將眉頭壹皺。
“怎麽啦?”當他睜眼望向我時,我跟他打了打招呼。壹雙淩厲的眼把我從頭到腳看了個遍,爾後輕輕呼出壹口氣來。
“我要睡覺,別管我。”壹語道畢,旋即拉了拉被子包裹住自己。
“有誰下午五點了還在睡覺,快起來啦。”我說完便扯開了他的被子。
“我這壹周都是這麽過來的,多管閑事!”天吶,他脫口而出的不過幾個字,我卻感到十分震驚。
“誰教妳這麽幹的?妳還有幾門課要考啊?”吐槽之後我又接著問他。
“還有壹門,後天考。”說完便點了點頭,起身之前又揉了揉頭發。
我以前也不是沒這麽幹過,對學生而言,考試周相當難熬。試題多是主觀題,要是答得不好就完蛋了。不過這孩子似乎是個學霸來著,績點啊,學業啊,他大概也心裏有數。
我先去廚房,準備做點簡單的東西吃。晚上九十點的時候他會再醒壹次,起來找點兒吃的,然後就苦讀到天明。碰上考試就去學校,要是沒有,下午就接著睡覺,跟之前壹樣,睡到晚上九十點。這壹天天的其實也沒睡多久,搞得臉色都不太好了。
我簡單做了個豬肉粥,沒打算這會兒叫他起來吃,我也餓得慌,這是做給自己的。等他啥時候醒來再做給他吃都行,要是現在叫他,倒成了打擾他寶貴的睡眠時間了。
我慢慢坐下來,邊吃邊環顧四周,這間屋子的設計和Ploy的房間沒什麽區別,但在Ploy房裏待著,我總覺得壓抑。North問我,為什麽還不分手,為什麽不和Ploy好好聊聊。我也想聊啊,可每次我壹開口對方就壹言不發,我也下定決心跟她說分手,然而壹見Ploy,我說出口話卻變成了我還像以前壹樣愛她,想著她。
我壹只手不停地滑著手機,另壹只手舀著粥。突然,我的手指停在了Dew剛剛發布的壹條動態前。Dew和Yiwaa是朋友關系,我和Dew不過是泛泛之交,談不上親密。
Dew Dely
8分鐘前
姐姐我很疑惑,為何像Vee Vivis這樣的大帥逼們最近都不來藝術學院逗留了。這算是表態嗎?不管怎樣,校園眷侶也得現身說法吧,很多人都在問,Ploy最近怎麽經常上這輛車,當事人給咱們吃瓜群眾解釋解釋唄,萬壹真分了姐姐我就能插壹腳了,啊不是,騷凹瑞,跑題了。
56贊 31評論
這條動態還附了壹張圖,是在Ploy她們學院拍的,圖上Ploy對著壹男子笑得正歡,那人我記得很清楚,許是因為North只給我看過他的照片的緣故。
我看了看我的粉絲們哭唧唧的評論,有人說,近來確實少見我和Ploy跟往常壹樣同行,各種猜測也層出不窮,不勝枚舉。我朋友還在評論下面艾特我,但我什麽也沒回,連贊也沒有點。
“叮鈴鈴鈴鈴……”
我又低頭看了眼手機,亮起的屏幕顯示,這通電話是Ploy打來的,她是我漂亮的女朋友,是我剛剛看到的八卦中的女主角。
“餵”我接通了電話,用我壹貫得體的開場白跟她打招呼,我不是仗臉行兇的渣男,我總是用盡壹腔情誼,善待我愛的人。
“Vee”在氣氛凝固之前,她用輕柔婉轉的語調喚了我的名字。
“妳看到Dew發的動態了嗎?”
“…呃”回答她之前,我大腦死機了好壹會兒,我們倆就這樣僵持著,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好。
“就…”
“Ploy我們見壹面吧,好嗎?妳現在在哪兒,我來找妳。”我搶在Ploy開口之前說完了,我想當面跟她講,也許還能註視著她的雙眼,把她圈進我懷裏。管它最終結果怎麽樣,管它帶來什麽可怕的後果,我們都應該先好好談談。
“我…我現在在Ton哥家。”飄忽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我緊了緊握住手機的那只手。
“那什麽時候回來…或者我來接妳。”我內心早已壹片翻湧,但還是努力克制住自己,用盡量平靜的語氣跟她說話。
“Vee”
“那我在房間等妳。”Ploy應允了,旋即掛斷了電話。我和Ploy已經許久沒互訴愛意,沒互道念想,這次也壹樣。醒醒吧,這壹切的壹切還不夠使我明白嗎?
“什麽時候去?”我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見他倚在門口,我眉頭微微壹皺,心下疑惑著他是什麽時候來的。
“怎麽這麽快就醒啦?”我問了問他,畢竟這會兒才6點。
“這麽大的響動誰還睡得著。”語畢,他走過來跟我壹起坐在沙發上,拉過我沒吃完的粥碗吃了起來。
“我再給妳弄壹份。”說著我便去搶他的碗,還未得手,Mark便擡頭望著我,眸子裏染上了幾分慍怒。
“什麽時候去?”他緩緩吐出這幾個字,我看著他,卻不見他望向我。
“趕我走?”我皺了皺眉,那人便擡起頭來看我。
“就…就看妳們聊得挺好的。”說完便轉頭繼續吃。
“這件事不是幾句話就能說開的。”我對他說道,Mark坐直了身子,然後看向我。我對上了他的目光,傳達出我還沒決定好的訊號。我知道這實屬不應,可我的眼神中,還是蘊藏了壹絲絲祈求,求他再等等我。
“再去盛點兒吧,吃完了。”說完便看著空碗,我的嘴角抽搐了壹下,彎起壹個好看的弧度,大腦不受控制似的,伸手揉了揉他蓬松的頭發,爾後端起了空空的粥碗。
“等我壹會兒啊…”我這般跟他說,他也擡頭看著我,雙眼對視後,他從喉嚨中擠出壹句話來:
“呃…快去快回。”
我坐在這間熟悉的屋子裏,想來我在這兒待著也有小壹年了,房間的每個角落都保留著和Ploy的共同回憶,壹回想起我和她在壹起的日子,我這心啊,就疼得厲害。大壹時我追求她,大二時我們在壹起了。講真,我倆都還太幼稚了,都還不懂什麽是愛。我還沒想過和Ploy結婚,但跟她在壹起滿滿都是幸福,幸福到壹分壹秒我都不想浪費。
我倆愛得深沈,若是因為第三者而分開,就太過遺憾了。若是我倆因為性格不合,或者Ploy另得良緣而分開,我倒還能接受,但她要真是不愛我了,我該怎麽辦才好?
開門聲將我拉回現實,我看著我那位美若天仙的女友站在門口,穿著校服,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卸下了背包,坐到我身旁,我倆相顧無言,Ploy的淚水簌簌而下…
“對不起…”我望著她潤濕的雙眼,淚水也不爭氣似的噴湧而出,擡手用力撫摸她的臉頰,空出手指替她拭去淚花。
“別這樣…別哭了,我這不是還沒說什麽嘛。”
“嗚嗚嗚..對不起…”Ploy哭得梨花帶雨,靠過來抱住了我,可人兒將臉埋在我懷裏,嗚咽聲越來越清晰,我的心越發疼痛。
“親愛的,別這樣,別哭啦。”我摸了摸她的背,放她離開我的懷抱,她盯著我的胸膛,櫻桃小口壹張壹合,嗚嗚咽咽的具體說了什麽也沒聽清,只感覺她說的都是些抱歉的話。
“嗚嗚嗚…我不是故意的。”Ploy推開了我,低聲說道,“我…我不想把事情搞成這樣子,但他出現之後我…我就…”
“…”我點了點頭,並沒有說些什麽,我緊緊握住她的手,朝她那邊挪動了身體。
“Vee,我還愛著妳,但是…”
“還在我和他之間搖擺不定?”此刻我和Ploy想的都差不多,Ploy腦子裏肯定很亂,肯定會很自責,我其實也壹樣。我懂這種感受,我還愛著她…此刻要是問我,我愛的人是誰,我肯定會說Ploy的名字。但要是問我,跟那個人在壹起怎麽樣,我會說,我覺得也挺好。
“我很抱歉…”她柔聲說道,爾後擡眼望著我。
我看著Ploy的紅腫的小嘴,許是哭泣時緊緊咬住的緣故。我的手靠向她姣好的臉蛋,大拇指在她臉上打圈兒似的來回撫摸,眼眸之中,竟是同我壹般的神采。她再壹次淚流滿面,我俯身親吻她的額頭,唇瓣滑向她通紅的雙眼,吻去她眼裏的淚花,在放開她之前,我的唇輕輕肉肉地吻過她的臉頰。
“對不起”語畢,我又將這副嬌小的軀體拉進我懷裏,按了按她的鼻子,親了上去,之後便又壹次放開了她。
“Vee,我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我不敢和妳交談…我錯了。”Ploy緩緩吐出這句話,我低著頭壹言不發,我也曾說過,Ploy所述的壹切,我都能理解和感受。
“我也覺得很抱歉…過去這段時間我沒有好好關心妳,我甚至…沒能好好管住自己。”Ploy擡頭看著我,烏溜溜的眼中流露出壹絲憐憫,但她沒有開口問我些什麽。
“但…Vee妳還愛著我,對嗎?妳並不太厭惡我,是不是啊?”她用沙啞而動人的聲音問道。
“愛…我愛妳”說完我便吻上了她的額頭,Ploy閉眼感受我的親吻。她擡起頭,我倆緊緊抿著唇,交換了壹個感慨萬千的吻,吻裏對有彼此深沈的愛意和抱歉。
“Vee,今晚抱著我睡吧…”
我就這樣抱著她睡到了天明,我把她緊緊圈在我懷裏,感受她溫熱的呼吸,好幾次都感覺到她在發抖,我知道…這是我愛的人在哭泣。
我和Ploy都徹夜難眠,但我還是靜靜地躺著,閉上雙眼,思緒萬千。我不知道Ploy將作何決定,連我自己有何打算,都還難說…於我而言,做決定太過艱難,比我剛考完的測試還難得多。
懷裏傳來壹陣力道,Ploy正準備起身,我也想看看這張無論何時都美得不可方物的臉,恍惚間,我感到嘴角被人吻住,於是便沒敢睜眼。
“Vee,我愛妳,很愛很愛。”輕飄飄的聲音傳來,我感覺到她吻上了我的臉頰“我並沒有很喜歡Ton哥,但…他給我壹種舒服的感覺,他把他的壹切都給了我,掏心窩子似的對待我,什麽都聽我的,我…”
“叮鈴鈴鈴鈴”
壹陣電話鈴響,打斷了Ploy的話,不過這倒讓我放松了點兒,因為Ploy接下來說的話我可能不想聽。我撇了撇埋頭看手機的Ploy,當她看向我時,我便閉眼假寐。
“嗯,好的Ton哥…”聽到這個名字,我感覺又壹陣窒息,“我正打算回來啦…我壹個人能回來,先等等我吧Ton哥。”但這壹次,是痛心蝕骨的窒息…
通話聲漸漸隱去,Ploy的抽泣聲卻慢慢傳來,我不清楚Ploy知不知道我已經醒了,但知不知道已經不重要了,我已經知曉她的答案了。
“Vee…呃…”氣若遊絲的聲音傳到我耳畔,“謝謝妳閉上了眼睛,現在我真的不敢看妳”說著便吻了吻我的耳垂。“我求妳,讓我先梳理梳理我和他之間的事…親愛的…我們還是先分開吧。”
說完,她吻了吻我的太陽穴,壹滴清淚落了下來,起身之前,她再壹次吻了下來。
Ploy走了,但我還僵硬地躺在床上,閉上雙眼,任由眼淚劃過,壹次比壹次洶湧。
我幾乎壹整天都在床上傻躺著,反反復復地把手機拿起又放下,想給人打電話卻又不敢,環顧四周,眼淚又止不住地流。這壹年多的時間不似我和Ploy的愛情般遺憾,“愛”這個詞,Ploy每天都會對我說上好多次,就連今天跟我說分開時…
“叮鈴鈴鈴鈴”
“…呃”當我看到是哥哥打來的時候,對著聽筒發出低沈的問候,對方沈默了好壹會兒,調整了呼吸,緩緩對我說道:
“要回家嗎?”
“為什麽要回來?”我反問道。
“我已經知道了,我看到Dew發的動態了。”他的聲音很急躁,盡量使自己不沖我發火。
“沒有啦,Ploy只是去找學長,這我都知道。”我這樣回答他,不想讓別人擔心。
所有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愛Ploy,愛到帶回家見父母的程度,只有結婚的事我和她還沒有聊過,因為我想等我們大點兒了再討論這件事。
直到這壹刻…我都不知道該不該向哥哥坦白。
“妳說個錘子,剛剛我才看到Dew發了壹張Ploy和Ton在壹起的照片,我知道妳很要強,但是再要強的人有時候也需要人安慰開解,我可是妳哥哥呀!”雖然Yu哥這麽說,但我已經麻木了。
“Yu哥…我…呃…”
“妳現在在哪兒”壹陣急促的問詢傳來。
“Ploy房裏…”
“傻弟弟呀,快下來!”
Yu哥帶我回了家,這三四天裏,我待在家裏舔舐千瘡百孔的心。當哥哥把我帶回來的時候,媽媽皺了皺眉頭,看著我倆的眼神中含有驚異之色,平時我不常回來。哥哥趕我去睡覺,他自己則和媽媽聊了起來。
我用了整整壹天時間躺在床上,盯著房間的天花板看。腦子裏回顧許多的事情,並且努力想理清。管他呢,Ploy不是只說了給她壹點時間嗎,只是先分開壹陣。這樣也好,我能靜下心來想想自己的事兒,也想想我對Ploy到底是什麽感覺。
第二天第三天我不是在幫爸爸的忙,就是在看書,不讓自己閑下來。即便書本的內容我早已爛熟於心,可我還是再過了壹遍,我承認,我做這些都是為了讓自己不去想Ploy。我沒有打開Facebook,以及任何關註了Ploy的APP,不管是Dew還是其他朋友的電話,我壹律不接,直到自己真的平靜下來,才劃開手機看了看。
各種社交軟件的消息提醒彈了出來,密密麻麻的消息讓我驚訝,不外乎是問我和Ploy的事,未接電話和短信信息也有不少,這些大多數來自朋友。我和Ploy不再聯系了,她沒打給我,我也沒打給她。
我好難過…但是我能理解。
Dew dely
2小時前
各位吃瓜群眾們!咱們校園眷侶的故事似乎有後續了!三四天前姐姐我更新了動態,今天姐姐也有新鮮的爆料,在我們前院花的Facebook看到的,Ploy更新了自己和壹帥氣學長吃早餐的照片!天吶!Vee!親愛的小威威妳在哪兒!看到這個消息妳可千萬別昏過去啊!Ploy啊,就算妳不在乎緋聞妳也考慮考慮Vee的感受啊,罷了,可能妳什麽都不在乎。
1872贊 1659評論 781轉發
我能看到這條動態是因為剛好刷新出來,很多朋友都在找我,但我都沒理。許多評論都提到了我,但我不想看。我關掉了手機,把它扔在壹邊,然後往床上壹倒,試圖睡壹覺。
我還能平靜個屁。
“孩子,要吃晚飯嗎?”媽媽的呼喚聲傳來,我望向房門,並不想打開門見到任何人,但媽媽是個例外。
“媽媽”我喚了喚她,然後壹把抱住。媽媽伸出手來撫摸我的脊背,我把臉埋在媽媽肩頭,雙手將媽媽抱得更緊。
“孩子啊,沒關系的,我的兒子又帥又優秀,這都沒什麽的…”媽媽安慰著我,摸了摸我的頭。
“我不想吃飯,我不餓。”我帶著哭腔回答道。
“不吃怎麽行呢?North和Pond都在下面等妳呢。”說著便指了指樓下,我得以深深的呼出壹口氣。
“告訴他們…”
“不用跟他們說什麽了,妳快下來跟Yiwaa聊聊,她正想去找妳女朋友算賬呢!”Pond在站在樓梯上大聲說道,我趕緊放開媽媽,下樓去找他們。
“瘋了嗎!算個屁賬!Ploy沒做錯什麽!”我站定後看著Yiwaa,她壹見我,惱怒的神色便變了幾分,我這位漂亮朋友邊高聲尖叫邊過來抱我。
“對不起…呃…”她邊說邊抽泣,“我看Ploy真是瘋了…”說完她往我胸口湊了湊,而我卻擡頭望向天花板,不讓眼淚再流下來,因為我的淚已經流得夠多了。
“妳別去找Ploy,我和她已經聊過了。”說完我撫了撫Yiwaa的背。
“怎麽說?”North問道。
“就…就分開啊”我回答道,當我說完這句話,他們都沈默不語。爸爸要去餐桌吃飯,先過來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媽媽則回我微笑,然而我的這些朋友們,壹個個面如土色。
“妳答應了?”Pond接著問我。
“就…她已經想分開了,我不同意也沒用。”說完我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著媽媽做的家常便飯,微微翹了翹嘴角。
我呀…我只是個普通人,房子不大,也沒有車,跟Ploy差太遠,她是個貨真價實的白富美。以前我跟Ploy說過這件事,她讓我別想太多,愛了就是愛了,其他的都不用放在心上,可現在…可現在早已是今時不同往日了。
“是她早就想分開了,還是妳也想分開?”哥哥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我轉頭盯著他,他卻冷眼以對,走過來坐到我身旁。
“Yu哥這是什麽意思啊”North邊問邊朝Yu哥走去。
“問妳們的好朋友唄”說完看了我壹眼,似乎在說,其他人不知道的他都知道。
“妳知道些什麽?”我問。
“妳懂的呀”
“Yu,別逗妳弟弟了,他正心情不好呢”媽媽斥責了幾句,我這哥哥只是嘖嘖壹笑,把我往後推了壹下便去盛飯了。
“我和朋友先走了。”我對爸媽說道,爸爸懨懨地看了我壹眼,媽媽則是對我笑了笑。
“孩子別回來得太晚啊”媽媽說完便摸了摸我的頭,我則回以媽媽壹個親吻。
“妳媽媽就是太縱著妳了,所以妳才變成這樣,天天只知道喝酒,誰會喜歡妳這樣。”爸爸厲聲說道,話音剛落時看向了我。
“不是妳跟我說的要遵從孩子的心意嗎?不是說等孩子回來了要好好安慰來著?”媽媽跟爸爸杠上了,我則在暗暗偷笑…我爸可真是嘴硬啊。
“誒妳這…”爸爸說道。
“就隨我們倆去吧,我頭都要大了。”Yu哥說完,朝爸媽擺了個哭臉,我朝他癟了癟嘴,他便不再說我了。
“爸爸最愛最愛Yu啦”說完便輕輕摸了摸Yu的頭。
“就跟Vee壹樣心口不壹,我不和爸爸聊了。”說完便繼續吃。
“Yu哥這話什麽意思?”Pond走過來問我。
“沒什麽…他自己亂想的。”我緩緩答道,Yu也擡頭看著我,壹記眼刀向我飛來。
“唉~也不是就我壹個人這麽想…”他用低沈的聲音說道,但我沒辦法回些什麽,只能過去鎖住North和Pond的喉嚨。
情景依舊,但我的心境早已不同。平時我喜歡說,分開壹陣、或者自己先好好想想之類的話。我覺得這樣說能給人思考空間,而且對雙方都好。但凡我聽到別人這麽對我說的時候,心裏卻不是滋味,即使我深知這樣能給我壹絲喘息的機會。
剛才Yu哥的話,仿佛仍在耳畔,Ploy提出先分開的場景,還刻在我心上。而今不論走向何處,都覺舉步維艱。我拿起杯子,又自飲自斟了起來,杯子還沒放下,North又替我斟滿。朋友們沒來問東問西,只是靜靜地坐下陪我喝著。
“待會兒那群小屁孩兒要來”Yiwaa掛了電話之後說道。
“誰呀?”North邊問邊給我遞酒。
“妳的小屁孩啊,就是Mark他們。”
“瘋了吧,怎麽成了我的了?”我看著North作勢往臺上踢壹腳,心下便暗吼出這句話。
沒過多久,我就看到的本年度院草的帥臉,顏值和Fuse不相上下。跟他壹起來的還有Kamphan和其他幾個我很熟的人。Mark坐在我對面,North坐在我身側,我的視線隨著朋友給學弟們遞酒的手遊走,在Mark臉上定住,他也看著我,但從他的眼裏我看不出什麽。也許是我喝太多了,亦或是我真的看不懂。
“考完了嗎?”Yiwaa用清麗的聲音問道,小屁孩兒點了點頭。
“兩天前就考完了學姐,試題…很難,但這個家夥竟然答得很好。”Kamphan說完指了指Mark。
“那當然,我不僅長得好看,還是個學霸,對不對呀North哥?”
“沒錯,像妳這樣肯定得有獎勵才行啊。”當North說出“獎勵”壹詞時,我轉頭看了看他,想罵他是個智障,但Yiwaa也在壹旁幫腔,只有Pond靜靜坐著看手機。
“獎勵就是…”
“來自哥哥我對妳的最真摯的疼愛。”
真是瘋了!
我把空酒杯重重的往桌子上壹放,整桌人都看著我,包括坐在我面前的那位。我生氣地看了壹眼North,他卻裝作不知所雲的樣子挑了挑眉。
“North妳個瘋子!妳讓妳朋友聽了怎麽想,扯些情情愛愛的小心待會兒被收拾!”Yiwaa打了下他的肩膀,重重說道。
“嗷,我這不是說得很明白了嘛。”North說完便看了看我。
“妳這說話夾槍帶棒的,碰上這種事,給妳三四天妳就能好了?”Pond邊說邊敲了敲North的腦袋,North作勢往壹邊躲,也不知他是有心或是無意,竟躲在了Mark的肩窩。
“Mark…快讓我避壹避,這些人想要欺負我!”說完對著Mark笑了笑,Mark沒推開他,回他壹個僵硬的微笑,我也沒怎麽樣…只是有些委屈地看著Mark。
我簡直要肝腸寸斷,拜托放過我吧!
“我…我先去趟洗手間。”Mark微微壹笑,說完便起身離開,North側過身來也好好坐著。
“委屈啦?”Yiwaa問。
“沒有吧,有時候他還倒來安慰我呢。”North信心滿滿地答道,用腳踢了踢我,安慰個錘子!管好妳自己!
“我覺得Mark不是在安慰妳,妳看這都十壹點了,他去了好壹會兒了。”Pond說完便看了看洗手間的方向,North也跟著瞧了瞧。
“雖說咱朋友這麽難過,不過我覺得我能遇到真愛。”說完便端起了酒杯,Yiwaa對著他粲然壹笑。
“哎喲,不錯哦~”Kamphan調侃道。
“那當然。”
“我去趟洗手間。”我對他們說道,大夥兒都擡頭看我,似乎才發覺有我這麽個人在這兒,蒼天啊,誰能來救救我。
“還好嗎妳?”Pond問道。
“我還沒醉。”說完我便起身離開。
去洗手間的路很黑,很空曠,很多人站在這兒抽煙,還有些人在這兒廝混。對這些我已見怪不怪,只是他們的眼神讓我生疑,我想大聲告訴他們,想幹什麽就幹,盯著我幹嘛?可我不能這麽做,我只有繼續往前,直到看見剛還在墻角抽煙的那個人走過來。
“…”當我在Mark面前站定時,他擡頭看著我,眼神裏滿是震驚,似乎未曾想過我會撞見他。
“幹嘛這麽看著我?”我低聲問道。
“怎麽這麽慢才來?”壹陣沙啞的聲音傳來。
“嗯?”
“那天妳讓我等…我等了好久好久。”我心下壹緊,對上他委屈的眼眸和緊咬的雙唇,心卻跳的更快了。
“Mark…妳真的在等我?”
“哥哥妳什麽意思!”他拔高了聲調,旁邊的人都朝這邊看,管他呢,看就看吧,現在我不在意這些。
“我…我真的能去找妳嗎?”沈默良久後,我對他說道。我看著他明亮的雙眸,我曾在此沈淪過,我真的只是沈淪而已嗎?說實話,Mark的言語和他望向我的眼神,讓我暗暗打定了主意。我很感激Ploy對我說的那句:先分開吧。
“就…其實我壹開始就在等妳。”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11章吧!今天小編去面試,把網站給他看了,想想都後怕,會不會被他投訴,畢竟腐女真的很危險的,丟工作事小,就怕被投訴,僅僅因為BL就被投訴,因為現實中,我不小心暴露自己腐女了幾次,都被攻擊了,可憐,弱小,無助!

文章来源:天府泰剧字幕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VeeMarkCP虐戀文上一篇:呵呵…木棉樹也挺美好的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