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13篇-處處留情

愛情攻心計markvee第13篇-處處留情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13篇!Mark開始要虐虐這個大豬蹄子Vee,劇情很歡樂呀!哈哈!支持虐,小虐無傷大雅!

好事之徒

Vee Vivis
近來的生活比過去好了許多,自打那個小屁孩勸我放下Ploy,我也盡力在這樣做。無可否認,和Mark在壹起,能夠忘卻那些糟心事兒,我感覺真的很好。朋友們也勸我開心點兒,做回原來那個自己。毋庸置疑,我肯定能做到,想來,有時候Yu哥說的話也確實是對的。
並不只是Ploy想與我分開,我自己也是那麽想的。
“那麽我們就請Bar來吧,Pond去接Daen了,待會我們在Bar宿舍附近見。”Kla掛斷電話後說道。
現下我住在Kla和Yiwaa的宿舍,今晚Daen要過來,所以約好大家聚壹聚。我和Bar中學時就與Daen結識,無奈考入不同的大學,不得不分開,即便如此,我們還是時常往來,壹來二去的,他與我的大學同學們也熟識交好。
“不知道他來幹嘛。”我嘴上抱怨著,身體卻壹動不動。
“嗷…還是不是朋友,他聽說了妳的那檔子事兒難道不會想過來找妳嗎?”Yiwaa說完便去拿扔在壹邊的衣服來穿。
“那可真是太關心我惹。”我譏諷道。
他們多次打著我的旗號叫人來喝酒,多次拉著我坐在那兒卻不曾安慰我壹絲壹毫,可有他們在我身邊我還是很開心。我必須得承認,朋友們確實有幫我療傷,但怎麽也比不上那個人——我正在想著念著的那個人。
我還沒告訴他要去哪裏。
“嗷…是不是朋友啊,可真是用不著那麽虛情假意…惹!”Yiwaa回嗆我,這腔調跟我剛剛那股諷刺勁兒如出壹轍。
“但妳情緒好轉難道沒有我們的功勞嗎,妳妳…妳這可是開朗得不得了了。”Kla說完邊用手壓我的臉,我抽身出來,面露慍色地看著他。
“妳很懂哦?”說完我便翹起了二郎腿。
“咳~妳自己心裏最清楚咯,咦~朋友而已,哪能幫得了妳呢。”Yiwaa說完,壹臉奸笑的看著我。
“親愛的,妳知道些什麽呀。”Kla轉頭問道。
“Vee什麽都沒說,想知道就問當事人咯。”Yiwaa說完便轉臉朝另外壹邊,留著壹臉八卦的Kla原地蒙圈。
“Vee…”
“我們壹起去找Bar吧。”說完我便起身領著他們出門,聽到身後傳來的Kla的嘟囔聲和Yiwaa的笑聲。我無奈地對自己笑了笑,他們為何如此愛管閑事啊。
我真不想再和Bar做朋友,傍晚從Kla宿舍出來後,我們約在Bar的宿舍前會合,Daen和Pond也來了,他們早想來壹醉方休。可是當走到Bar的宿舍門口時,我的天吶!開門的是那個學醫的,肌肉緊致,胴體通紅,是那種紅到我都沒眼看的顏色,看他這樣子,我也能想到另外壹個人身上是什麽情況。
我們坐著聊了會兒,看樣子Bar是去不了了,他的親親好老婆不讓去。我們打趣了他壹番,他把憋紅的臉藏在他親愛的小醫生懷裏。平時Bar不這樣,以前我不懂他怎麽這麽容易就接受了Tossakan,現在我大概明白了。
“我現在有點暈了,杯子都拿不動了,手沒力氣了。”Pond說道。從Bar宿舍出來後,我們來到這家店,屁股剛坐熱,他們就聊起了Bar的事。
“從他坐人膝上起我就受不了了,我的朋友可是壹天比壹天會撩呢。”Kla說道。
“妳再多開開他的玩笑啊,他下次可能尺度更大。”我笑了笑,與Daen碰了碰杯。
“妳們還沒告訴我來龍去脈呢,不只是妳的事還有Bar的事。”Daen嬌嗔地說道。
“我的事不值壹提,Bar的事妳等著自己問他吧。”我淡淡回復道。
“呃…好吧,這個剛分手的人這會兒有閑情逸致管別的了?”
“妳覺得妳朋友還應該傷心多久啊?人家可能背地裏舔舐傷口,表面上卻能讓舊情人傷心難過呢。”
“Yiwaa妳給我閉嘴,妳吃撐了?”說完我把酒杯推給了她,她壹言不發,滿臉菜色地端起了酒杯。
“如何…”
“帥哥哥,如何呀~”Kla和Pond說完便盯著我,我做出若無其事的樣子。講真,我想說點什麽,可我不知道另壹個人他怎麽想,我還裝傻充楞,沒和Mark挑明,所以任由朋友們胡亂揣測,自娛自樂也挺好。
“他不會說的,妳們不重要。”Yiwaa咂嘴說道。
“難道妳們兩個….”Daen說著便指了指我和Yiwaa,她瞳孔放大,被突然點名的我和Yiwaa也同樣震驚。
“瘋了吧!”
“我還是很看重性格的好嗎,又不是光看臉。”我壹臉正經地說。
“過分了哈。”Yiwaa對著我咂嘴說道,爾後低頭玩手機。
我們壹直在默默吃著,直到North和Phaen過來,料想不多時Pin應該也要來,他們口中的談資早已從我的事過渡到了Bar。Yiwaa詳細向Phaen描述她看到的每壹幀場景,抓著Phean高談闊論,要是我們不去邀請Bar就會錯過什麽什麽,如小醫生的胴體,雲雲。
“來看看我的(胴體)唄。”我實在是受不了他們的聒噪,於是便出言打斷。
“真的嗎?!”她雙眼放光地看著我。
“假的!我只是太煩妳們才這麽說的。”說著,我便擋住了臉,躲得遠遠兒的。
“妳怎麽這麽壞呀,藏起來讓誰看,連老婆都沒有!”
“他已經有看的人了。”
“誰?”
“這是我的事。”說完我便橫眉冷對眾人,眾人皆癟嘴不言語,他們深知,我若不想言語,誰也不能撬開我的嘴。
“Vee妳總是這樣,什麽都是讓我們過後才知道,Ploy的事也是,要不是Dew,我們現在都還蒙在鼓裏呢是不是?”Phaen說完瞄了我壹眼。
“要不是Dew,我也壹樣不知道Ploy和學長的事,或許我倆現在還好好的呢。”我壹臉無所謂地答道。
講真,這事兒還橫亙在我心頭,要說忘得壹幹二凈,那也是不可能的,可我不會因此而心痛了。倒不是因為朋友常在我傷口撒鹽,導致我痛到麻木了,而是因為當下某個人出現在我身邊,分散了我的註意力…說實話,比起Ploy,我現在更思念Mark。
“才不是呢,據我所知,有那麽幾天,妳們在鬧分手,因為妳…”
“我怎麽了?”我冷冷地問Yiwaa,她噤聲不語,轉頭看向壹臉期待的吃瓜群眾。
“呃…這麽看著我幹嘛?搞得我比公布校花校草的結果時還緊張,我就隨口壹說,就當我是胡言亂語好啦。”Yiwaa揮了揮手,朝我這邊瞄了壹眼,我瞪了回去,她壹臉堆笑,我可真想把冰桶潑到她臉上。
“妳們倆肯定有鬼!”Kla說完指著我和Yiwaa。
“告訴我呀!”Daen說著便看著我,雙眼死死盯著我,似乎想從我眼中摳出答案,可我只是聳了聳肩,權當作答復過了。
“沒什麽。”我只說了這短短幾個字,在座眾人皆壹臉不滿。
“壞蛋。”我欣然接受了朋友這“贊揚”,舉起酒杯,小口小口地飲酌起來,兩耳也沒閑著,默默聽著朋友們的談話。
Daen正說著學業上的事,學習壓力與我們不相上下,就連生存的社會也是如此,除了節奏太快,還說了很多有的沒的。我們互相交流了很多事,聊了壹圈,又回到了Bar和小醫生身上。他們還沒提到我,我就安靜聽著,時不時地點頭或應答附和,直到朋友們聽乏了要起身去跳舞。
“妳不去嗎?”Daen問我。
“我不喜歡。”我不喜歡搞些蹦蹦跳跳的,喝酒就是喝酒,我來這兒就只是為了喝酒而已。
“待會兒妳就會喜歡了。”我對上了Yiwaa投向我的目光,雙眼含笑,示意我看著那群喝醉的人,“妳看那兒。”她彎下身來同我私語,爾後點了點頭,我順著她的視線,看見我那面容姣好的朋友——North,還有壹位我認識後輩,他也算得上盛世美顏,此刻正和North壹樣,跟隨音樂的節拍扭動著身體。
“那又怎樣?”我輕聲對Yiwaa說。
“真是嘴硬,我明白了,大帥哥!”說完,她捏住我的下巴,來回晃了晃。
“妳知道了些什麽?”我厲聲問道,我沒有伸手制止她,只給了她壹個頗具威脅意味的眼神。
“就妳的小屁孩呀。”她笑著回答。
“怎麽知道的。”
“妳承認了?”她精致的眉挑了挑,旋即看著我。
“妳…妳不是說妳知道嘛。”我壹臉呆滯地看著她,別告訴我我又被帶坑裏了?
“哈哈哈…我只是猜測,但現在我可以確定了。”她壹臉壞笑,松開了捏住我的手,端起酒杯飲酌起來。
“傻逼”我輕罵壹聲,她只是聳了聳肩,不管我有何反應,難道她是在我床底下藏著嗎嗎??
“哎呀!妳就承認吧,妳跟Yiwaa肯定有什麽暗中交易。”我的耳畔響起壹陣熟悉的聲音,我擡起頭來,只見Kla正指著我。站在他身後的是North那個小賤人,而North身後站著的,竟然是Mark。我直勾勾地看著他,可他不敢看我,只用余光瞥了瞥我便轉移了視線,等等…難道他不是跑來跳舞了嗎,幹嘛用壹副不滿地樣子看著我?
“妳好。”Mark向坐在桌子上那我問了聲好,接著行了個禮。
“妳好呀Rahat的侄子,真可愛呀~來來來…到這邊來坐。”Yiwaa說著便拉了張椅子給Mark坐,沒讓他單獨坐壹邊,而是讓Mark坐在了我和Yiwaa中間。
“朋友們都在哪兒呀,怎麽不壹起叫來呢?”Yiwaa轉臉去問Mark,Mark笑了笑,方才回答。
“他們來得還挺多的。”
“嗷…不是Fuse他們嗎?”
“不是的,是James他們。”聽到James的名字,我的眉頓時抽動了壹下。都沒打過幾次照面,可他射向我的眼神,似要把我看穿。不知道Mark有沒有跟他朋友說些啥,但James看起來不太喜歡我,我還是偷偷看他的LINE消息才知道的。
每天都會偷偷看他手機。。
“James弟弟那個大帥比,管理學院的,糟了…快讓他坐我旁邊,我這邊還空著。”Phaen說完對Mark笑了笑,Mark也禮貌性地回以微笑,接著便低頭看手機,看起來是在告訴朋友他坐在哪兒吧,要不然就是催朋友們過來。我不懂Mark幹嘛要跟朋友匯報,James是他媽嗎?
“來這兒也不給姐姐打聲招呼。”Yiwaa說道。
“為什麽學弟壹定要跟妳打招呼?”North問。
“North,妳別這樣陰陽怪氣的哈,學弟她是我這邊的人。”Yiwaa轉頭對North說。
“也是我這邊的人。
“只是Yiwaa那邊的。”我輕輕呢喃了壹聲,Mark聞言便看向我,“我明明更重要,可我還沒開腔呢。”我說完便將視線轉向別處。
“那妳說呀?”他也同樣輕聲細語的對我講。
“太突兀了吧。”我回答道。
“呵!”呵呵。呵來呵去喉嚨不痛嗎。
“在說什麽悄悄話呀~”Yiwaa從Mark身後繞過,躬下身子問我道。Mark應該也聽見了,小小的震驚了壹下,壹臉緊張地看著我。
“別多事。”我壓低聲音回復道,Yiwaa甩了甩臉色,又接著和朋友們聊天去了。
“咦!妳又在追她啦?”Daen指著我說道。
“誰追誰呀?”Pin問道。
“就是Vee追Yiwaa呀。”Daen回答道。
“是不是呀Vee?”坐在Pin身旁的Yu說道,我不耐煩地看了他壹眼,便端起我的酒杯喝了起來。
“他只是跟我開玩笑呢。”Yiwaa解釋道。
“妳可真壞。”North指著我說,我冷冷地看了他壹眼,絲毫不在乎朋友們的調侃打趣。當我感受到壹股力量沖擊著我的膝蓋頭時,身體顫了顫,我低頭發現,有個人正在用膝蓋碰著我的膝蓋呢,隨即對我笑了笑。
“怎麽了?”我繞過他的脖頸,把手搭在沙發上,輕聲問道。
“沒什麽。”沒什麽但還是用膝蓋頂我,這麽喜歡頂我,那頂頂某個部位怎麽樣?我也只是在心裏想想,看著他的臉,我只想著他這又是發的什麽瘋。
“跟哪些人壹起來的?”我繼續問他,舞池裏的音樂聲,朋友的聊天聲都被我自動屏蔽,此刻我只在意他會如何回答。
“James、Wind,還有他朋友。”
“是Phit他們吧。”我壹說完,他對我聳了聳眉。
“妳認識他?”
“看過他的Facebook。”我回答完這些,我們倆便沒再繼續聊。
Mark轉頭去看正在招呼著他的North,他跟Ann開了壹瓶酒,邀請Mark 和他朋友過去。
“邀請妳們來,也沒什麽特別的。”Pin說道。
“就…人多點才更好玩,所以我才叫妳們來。”Kla說道,Mark也含糊地附和著,眼神卻看向我,似乎要等到我的示意。我也像他壹樣,用膝蓋碰了碰他的膝蓋,他便低頭玩起了手機。
坐了沒壹會兒,Lee就過來打招呼了,跟著壹起的還有四五個Mark的朋友,他們先是自我介紹了壹番方才入座。
酒過三巡,彼此之間也熟絡了幾分。有個後輩壹直朝我這邊看,看得我不得不註意他,坐在我身邊的Mark,也感覺到有灼熱的目光投來,隨即擠出壹個笑回那個人。
不擔心擔心我嗎…
那個後輩還在盯著我,我不由得厭煩地環了環眼珠,壹對上他的視線,他立馬躲開,就這樣僵持了好壹陣,直到Mark來戳我。
“不想看就看別處嘛。”壹陣嘶啞的聲音傳來,說得很快,跟連炮珠似的,又沾染了幾分醉意。
“我就覺得很奇怪,所以就想看看他到底想幹嘛。”我真是這麽認為的,要是有人看我,我肯定有所察覺,要是置之不理,對方還會這樣盯著看。我盡力對上他的視線,是想告訴這位小弟弟——別盯著老子看,可他卻不敢回應我的視線。我身邊那位肯定會說,他是喜歡妳呢。
“幫不了妳咯。”Mark輕聲說道,他的手從我面前穿過,去拿酒杯,正準備拿回去的時候,被我壹把抓住。
“妳醉了。”我沈靜地說,眼裏卻是不容反駁的神色。
“我沒醉。”他試圖掙脫我,可我還是緊抓酒杯不放。不知何時起,整桌人都安靜了。Yiwaa拿手戳了戳我的肩,嘴上說著:“管太多了哈。”我做出頗為不滿的表情,爾後松開了緊握酒杯的手,他果斷奪了過去,似是憋了壹股子氣。
“怎樣?”
“什麽?”我擡頭看向與我對坐的North,他望著我和Mark,爾後用手指了指我。
“妳…跟我的Mark弟弟。”他是妳哪門子的弟弟?!
我只是在心裏想想罷了,下意識地看了眼Mark,我的朋友們都沈默不語,滿眼期待地等著我的回答,Mark的朋友也是壹樣。
“問他呀!”我這麽壹說,身旁的人兒便滿眼慍色地看著我。他是個寡言少語的人,越是要他解釋些什麽,越是無話可說。
“怎麽回事啊妳,別告訴我就是我想的那樣。”Wind口氣強硬地問道,不亞於James放下酒杯,雙手抱胸的強勢模樣。
“沒…沒什麽呀,這看起來像有什麽的樣子嗎?”這第壹句話,是說給大家聽的,至於這第二句,則是把問題又拋給了眾人。在座的壹聽到這番說辭,頓時失了興趣,做出唉聲嘆氣的樣子來。
“他沒什麽還不好嗎,要是有什麽妳們這會兒還不得亂了套。”Phean說道。
“呃…真好啊,Mark弟弟還是單身呢。”North說著便對Mark笑了笑,Mark也沒擺出拒絕的神色,他這是醉了嗎?被鬼迷了心竅吧,怎麽對誰都笑!
“妳怎麽知道Mark是單身?”Pond問道。
“呃…是不是單身不清楚,總之前輩我是個貨真價實的單身狗。”Lee傾下身來靠向Mark,搞得人家不得不往壹邊挪。
“就…”在Mark回答的時候,我踩了踩他的腳,他get到了我的意思,默契地沒看我的臉,轉而微笑著說,“我有心儀的對象了。”
“哈?什麽鬼!妳怎麽有了?”Tee驚呼。
“誰呀?我們怎麽不知道!”Wind接著問道。
“Bar嗎?”Kla壹臉壞笑的問。我只得心懷不滿地嘆氣,Bar?我看妳是瘋了吧!他早就有自己的對象了好不好。
“不是的。”Mark笑著否認了。
Mark就任由大家夥們猜來猜去,我們倆誰也沒說什麽,Yiwaa也壹樣,她只是笑臉盈盈的靜靜坐著。
“那肯定就是喜歡我了。”North說著便看向了Mark,Mark壹言不發,只是對他笑了笑。
“真的嗎?”Daen問North。
“這得先問Mark呢。”North風趣地說道,Mark亦忍俊不禁。
“沒說Mark,我是說妳呢,妳真的有….算了,妳這人說的話不足為信。”Daen壹說完,整桌人都笑了,大家都來打趣North,紛紛把他的光榮事跡拉出來溜溜。
“哎呀!妳們暴露得太多了,待會兒Mark弟弟就該怕我了。”North說道。
“這會兒已經開始怕了。”Mark雙目含笑地說,我不明白他幹嘛要笑,我可真想把他拉過來,狠狠地親吻他的唇,在眾人面前宣示主權。這群狗崽子還在跟著North起哄,小心我待會兒忍不住爆發…
“怕什麽嘛,來,坐在哥哥膝蓋上好好說道說道。”North說完便向Mark招手示意。
“弟弟不喜歡坐在膝蓋上呢,他更喜歡膝蓋碰膝蓋,或者腳碰腳呢。”Yiwaa說得在座的人壹臉懵逼,大家夥面面相覷,可我反而感覺熱到不行,側目看向Mark,他的臉都紅到耳根子了。
Yiwaa這個小賤蹄子…
“什麽呀?Mark到底喜歡誰,我能比得上嗎?Mark,哥哥我是認真的!”我看著North這壹臉深情的樣子,環了環眼珠子,直勾勾地往上看,爾後又轉臉看著Mark,沒想到他接下來說的話,令我更加心碎。
“就…還不確定呢。”
“那就是說哥哥我還有機會?”我可真想拿手指去戳North那雙色瞇瞇的眼睛,狗日的還想從我這而搶人?我現在這樣叫什麽?炸毛是嗎?如果是的話,那我現在可真就炸毛了。
“Mark…”
“Mark妳過來跟我聊聊。”我還沒說完呢,就被James搶了先,我瞅了他壹眼,又轉頭看向Mark。
“我想先跟我朋友聊聊。”James輕聲對我說,可我的臉越來越臭,難道我不是最重要的嗎?!我只在心裏不滿地想了想,實際上還是挪開腿,好讓那人出去,與他的親密好友竊竊私語。
“處處留情。”當Mark要從我身邊走過時,我低聲說了句,他停下來看著我,壹臉不滿的樣子。可那又怎麽?咱倆壹對視,他就沖著我笑,好像自己什麽也沒做錯似的。
嗨呀!真是氣死我了。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Vee跟Mark原著小說第13章吧!模棱兩可的Vee,在泰國腐劇裏面渣男排行榜真的要數第壹位,可惜就是抓住小可愛Mark的心啊,小編也就認了,現在小虐大塊人心!撒花撒花~虐啊,趕緊來虐V吧,火葬場啊,趕緊搬過來吧!!!

文章来源:天府泰剧字幕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VeeMarkCP虐戀文上一篇: 以後也讓我在妳身邊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