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九篇-血气方刚谓之色也

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九篇-血气方刚谓之色也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給大家推薦《不期而愛》原著小說第九章,Ae這個小矮功壹步步在出軌的邊緣試探,哈哈!祝妳早日踏出那壹步!此外,人真的容易對對自己好的人有好感的!

等到Ae洗完澡走出浴室,只見小少爺已經把浴袍穿戴整齊了,壹見到Pete,Ae的心裏更內疚了,肯定的啊,剛才還想象著這個人柔軟的肌膚跑了壹趟馬,壹想到那光滑細膩的觸感Ae差點又硬了。
“對不起!”Ae不想虧欠Pete的,又不知該如何緩解心中的愧疚,於是乎壹句對不起便脫口而出了,害得Pete壹臉懵然地望向他。
“對…對不起我什麽?”Pete結結巴巴問道,也不敢看對方,剛才Ae的手指撫摸他下腹時那種溫暖的觸感還在,撩撥得他快要欲火焚身了。
“我…對不起剛才給妳塗藥的時候弄疼妳了。”Ae自顧自地道歉,並沒有被弄疼而是被弄得欲火焚身的Pete窘迫地扭頭望向窗外。
“我也…對不起。”
對不起因為妳壹個再正常不過的塗藥動作而勾起了對妳邪惡的欲念。
各懷心事的兩人相顧無言,Ae重重地嘆了口氣胡亂地抓了抓頭發,壹想到在人家入住的酒店裏洗澡就想笑,待會跑回宿舍的時候還不是得再弄臟壹次嘛。
國際學院的酒店跟他的宿舍…還真是天壤之別啊。
“那我就先回宿舍了,妳壹個人住這裏要把門鎖好了,明天我在來找……”
“Ae妳別走!”
還沒等Ae把話說完,Pete就條件反射地開口挽留,被打斷的Ae回過頭看向Ae,只見對方眼神躲閃,身體也不自覺地顫抖著,仿佛還沒從Trump的陰影裏走出來,Ae擡腳向他走了過去。
“妳還在害怕是麽?”這個問題讓Pete不自覺咬住了嘴唇,在不好意思再麻煩對方和自私的想要留下對方之間徘徊,內心備受煎熬。
此時此刻,他真的很想讓Ae留下來陪著他,即便覺得這樣很麻煩對方也罷。
“Pete,我跟妳說過很多遍了,我是個直性子的人,想到什麽就直接說了,我希望妳也是,妳總是要我壹遍又壹遍地提醒妳麽?”語氣雖然很不耐,手卻不由自主地放到Pete頭發上輕輕揉了揉,心事重重的Pete擡起頭,嫣紅的嘴唇微微張著,目不轉睛的凝視著眼前這個在他眼裏比任何人都要帥比任何人都要好的Ae,輕聲說“妳留下來陪我……可以麽?”
Ae站在床邊居高臨下地看著Pete,Pete已經伸手抓住了對方的衣角,惶恐的眼神帶著祈求,抽噎道:“我害怕…我真的害怕…我不敢壹個人…妳能不能留下來陪我?”此時的Pete如壹個惶恐而沒有安全感的孩童般,讓人看了心疼,Ae的心也軟的壹塌糊塗,卻沒來由地覺得這樣的Pete異常好看。
好吧,看著Pete緊蹙的眉頭和清澈的眼睛,還有那張如模特壹般精致的臉,Ae有些想入非非了,但是當Pete眼神惶恐鼻頭發紅時卻又像是壹個無助的孩童,讓人心生憐愛,Ae長嘆了口氣。
勞資怕不是又要喜提壹枚惹人疼愛的侄女了。
“好啦好啦,我留下來陪妳,免得那個畜生去而復返,放妳壹個人在這裏我也不放心。”既然決定留下來,Ae便拿起手機準備給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舍友打個電話說壹聲。
按照Pond的尿性,估計現在已經以為Ae拉著Pete去孵小雞了吧。
【老鐵~~妳跑哪兒去了啊,該不會跟Pete做不可描述之事去了吧!】
果然被勞資說中了吧,Pond就是這麽想的。
“不可描述妳大爺啊!今晚勞資不回宿舍了,妳也別想些有的沒的,明天再告訴妳。”
【可是我今晚就要聽!我可跟Ping打了賭的,賭今晚是妳辦了Pete還是Pete辦了妳。】
Ae用余光瞄了壹眼坐在床上的人兒,然後擡手抓了抓頭發,這個Pond真是夠了,他眼瘸嗎,從哪裏看得出來Pete能攻得下他,如果說會發生什麽不可描述的事情,那也只能是他把Pete壓在身下這樣那樣。
不是,勞資在意淫什麽呢!
“要是妳再不停止這種淫亂的想法,我保證我的鐵蹄先辦了妳。”
【嗷~~~好兇哦親】
勞資是怎麽忍受妳這種人好幾年而沒弄死妳的?Pond,活著不好麽?
“就醬,掛了。”最後,Ae迫不及待地掛掉電話,懶得理會電話那頭胡攪蠻纏的Pond,掛完電話立馬關了機,就怕對方隔十分鐘就打過來八卦,少頃,Ae脫掉了身上的校服,只剩下裏面的背心。
“我能不能只穿背心和短褲睡覺?”正準備脫褲子的Ae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回過頭去問坐在床上的Pete,Pete壹對上Ae的眼睛立馬就躲開了,視線卻又不知該放哪裏好,Ae這才想起Pete跟他以往的其他朋友是不同的,換作是他那群死黨或朋友,他早就脫了衣服褲子往旁邊壹扔了,根本不用去考慮他們是什麽感受。
“嗯,妳要怎樣都可以。”Pete客客氣氣地答道,剛開始他是為Trump學長的事情而感到惶恐,然而現在,他和自己暗戀之人孤男寡男共處壹室,這反而讓他更為惶恐了。
“那我借妳壹個枕頭了壹套浴袍哦。”說著Ae便從那張特大號的床上拿起壹個枕頭,再走到衣櫃前打開門拿出另壹套浴袍,這壹系列動作特別自然流暢,仿佛日常夫妻在家裏做的事情壹樣,反觀Pete,只見他茫然地不住地點頭,等到恢復意識的時候,Ae已經把枕頭和浴袍放在地上了。
“Ae,妳要睡地上啊!?”
起初開房的時候並未多想,當時Pete正痛的快失去意識了,入住手續也是坐在地上那位幫辦理的,因此,這間房是壹間大床房,只設有電視機和衛生間沒有沙發,Pete的這聲驚呼讓打算睡地板的Ae回過頭答道:“對啊。”
“可…可是…妳還是來睡床上吧。”讓剛幫了自己的人睡硬地板也太說不過去了,Ae聽後突然就笑了,他道:“不用擔心我,我宿舍的床墊跟著地板也沒什麽區別了,妳去睡吧,我不想讓妳覺得不舒服。”
“不舒服?”Pete不明所以,應該是他擔心對方會覺得不舒服才對,Ae撓了撓頭不知道該怎麽跟他解釋才好。
“因為妳是Gay。”
“……”
從Ae嘴裏說出的話讓Pete突然就楞住了,內心襲來的疼痛感比之前Trump學長打他的那三拳要強烈得多,腦子裏唯壹的想法就是……Ae在厭惡他。
是呀,就算他說過不討厭自己,但同床共枕大概是越界了吧。
“我…我明白了。”
“誒,不是妳想的那樣!”當Pete少爺白著壹張俊臉說他明白了的時候,Ae才瞪大了眼睛意識到說錯了話,邊極力解釋邊用力揉搓頭發,“絕對不是我討厭妳,妳不要擺出那樣的表情嘛…我該怎麽解釋呢,我說妳是gay沒有別的意思,因為我也不知道gay願不願意跟直男睡壹張床,反正我的話就無所謂,因為就是跟壹個朋友睡而已。那我換個方式問妳吧,要是我到床上跟妳睡壹起,妳會不會覺得不舒服?”Ae的長篇大論讓Pete的心痛稍稍緩解了壹些,而他的朋友論卻還是讓Pete在心裏失落地嘆了口氣並告訴自己。
Pete,妳該滿足,這樣已經很好了,有個人,他赤腳在妳生命中走過,眉眼帶笑,即使愛而不得,卻足以讓妳體會幸福,領略痛苦,回憶壹生。
“Ae妳還是上床睡吧…反正不過是跟壹個朋友睡而已。”Pete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輕快壹些,隨後挪到了床的另壹半的邊緣上,Ae坐在地上猶豫著要不要上來,最終還是起身到了床上。
“妳確定我能跟妳壹起睡床上哦?”
“嗯,如果妳不嫌棄我的話。”Ae輕聲說道,努力挪到床的最邊上深怕靠近了引得對方不舒服。
“那我關燈了哦,爭來爭去的都爭到11點了。”
“嗯”
房間的燈關掉了,只剩下窗外婆娑的光影灑進房間裏,下壹秒,Pete的身體因恐懼而顫抖起來,內心突然闖進壹個恐怖的人,趕也趕不走。
“Ae!”
“嗯?我在呢,就在這裏。”身後傳來窸窣的響聲,那是Ae已經關了燈躺倒被子裏了,Pete突然就胡亂地抓住對方背心的下擺不肯放開,這讓Ae覺得很反常,稍微適應了黑暗的環境之後,他看到Pete緊閉著雙眼,眉頭皺成了壹團,同時向他的身邊越靠越近。
“妳在害怕?”Ae用指尖輕柔地撫平對方緊蹙的眉心,Pete慢慢地睜開眼睛,努力對Ae擠出壹絲笑容,可是那笑卻比哭還難看。
“有點兒,那時候我以為不會有人來救我了。”Pete終於願意直面自己的內心,願意將內心的恐懼呈現在對方面前,Ae卻突然靜默了,心裏感到萬分內疚,怎麽就沒來得及去救Pete呢,如果他沒有下課那麽晚,Pete也許就不會遇到這麽恐怖的事情了。
“妳不要怕,我這不是在妳身邊了麽?”Ae伸手捧住對方的軟糯的臉輕輕的撫摸著,像是在無聲地宣告自己的存在,輕顫著身體的Pete把Ae的衣服抓得更緊了。
“Ae,”
“嗯?”
“妳能就這樣捧著我的臉直到我睡著麽?”
明知道自己要求得太多了,但今天的Ae對他太好太溫柔了,Pete還是沒忍住要求得更多,他喜歡Ae那有點粗糙的手掌觸摸他時給他帶來的感覺,那雙手完全不同於自己的那般細膩柔軟,當Ae輕輕摩挲著自己臉龐的時候,那種厚重感讓他意識到此時此刻的他不是孤身壹人的,他的身邊還有Ae。
Ae安靜地聽著,即使看不見,但他能感覺得Pete的不安,最重要的是,他第壹次看到這位小少爺不為人知的壹面。
“妳在對我撒嬌!”
“我…我沒有!”Pete輕輕搖頭,有點被嚇到了的感覺,意識到自己在對Ae撒嬌,還是有那麽壹點窘迫,這些小動作讓Ae凈收眼底,忍俊不禁。
“妳在對我撒嬌,妳絕對是在對我撒嬌,就像我侄女對我撒嬌那樣。”居然還扯到小侄女了,Pete表示心好累可還是愛他怎麽辦,只好輕聲問道:“那如果說我在跟妳撒嬌,妳…妳會說我什麽嗎?”問得那麽小心翼翼,尾音有不確定的輕顫,惹得Ae不由自主地靠得更近了,方便那只捧著對方臉的手更好的動作,然後從喉嚨裏發出低沈的輕笑。
“那我要告訴妳壹件事…我喜歡妳對我撒嬌,我覺得撒嬌的妳很萌很可愛。”
Pete承認他是害羞了,而且是很害羞得那種,因為從來沒有人這麽“誇”過他,別人誇他的時候都是說他顏值高,長得帥,氣質好,優雅紳士,在別人眼裏他從來都不是可愛那掛的。
“Ae,妳曾經說過我是唯壹壹個誇妳酷的人,那…我告訴妳,妳也是唯壹壹個誇我可愛的人。”想到那事兒的Ae再次笑出了聲,手指卻也沒停下來,壹直把玩著Pete的臉頰,看來這張臉很合他的心水啊。
“嗯嗯,沒人誇那我們就互相欣賞好了。”
話雖是這麽說,但矮個子的Ae卻忍不住暗忖:
Pete,我喜歡妳只為我壹個人展露可愛的那種感覺,也許沒有誰知道妳這個帥少爺撒起嬌來會這麽的可愛。
在其暖屋,亂我心曲。
思及此,Ae合上了雙眼,手卻依舊輕輕摩挲著對方的臉頰,等到受驚的人兒終於睡著了這才跟著睡去,但手依舊覆在對方臉頰上,而Pete的手也依舊抓著對方的衣角。
經過這壹夜,兩人的關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柔軟…馨香…我侄女的臉頰最好捏了。
Ae習慣性想到自己的侄女,鼻子貪婪地呼吸著這股馨香,嘴唇肆意地親吻著細膩柔軟的肌膚,忍不住在對方臉上遊走,手臂不自覺地把對方摟得更緊。
奇怪,怎麽我侄女突然之間長這麽大了?都抱得滿懷了!
這種奇怪的想法讓Ae緩緩睜開了眼睛,盡管外面的天空還是很暗,昨晚又睡得比平常還要晚,但是生物鐘使得Ae還是按照平常的時間醒過來,起初他以為是太黑所以什麽都看不到,除了眼前的壹堵“墻”,但恍惚間他又想起昨晚他好像沒回宿舍睡覺,他是跟……
“媽耶!Pete!”
Ae被眼前的春色嚇得低呼,終於從侄女小臉蛋的幻想中跳脫出來,也終於知道了侄女為什麽壹夜之間長大成人的答案,要命的是他雙手還緊緊地摟著對方,更要命的是,他不是隔著浴袍抱著對方,而是伸進浴袍裏面肌膚相親的抱著,手下竄上來的是對方白皙肌膚所傳達的細膩感。
而臉頰上傳來的細膩感…是因為他正埋頭在Pete的懷裏!
豎旗桿了!!!!
Ae搖著頭壹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閉上眼睛又捏了捏對方的臉頰,嗯,不是在做夢,這才慢慢地從對方懷裏清醒過來,再看對方的浴袍已經松開了,肩膀都已經裸露在外,還有壹副好看的鎖骨……
做賊心虛的某人慢慢地退開身體,看到小少爺疲倦脆弱的睡容,即使是睡著的時候仍然緊蹙眉頭,Ae沒有叫醒對方,他轉過身去看床頭櫃上的時鐘,指針走到了四點四十分。
想回宿舍換衣服又怕對方醒了找不到人。
Ae只能搖搖頭起身坐起來靠著床頭,他看著眼前這個讓人心疼的人兒,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於是便仔細觀察起睡著的人兒,嗯,睡著的樣子也是很帥氣的,伸手撩開遮住對方眼睛和臉頰的劉海,然而,視線再往下移,心裏那股莫名的悸動又襲了上來。
為什麽只是撫摸Pete的肌膚就能讓我產生邪念?
好奇驅使Ae又向Pete的胸膛伸出了魔爪,壹碰上那片柔軟的肌膚就忘我地撫摸起來,那種柔軟的觸感跟自己糙漢子的皮膚簡直是天壤之別,手鬼使神差地往下遊走,壹直撫摸到昨晚塗過藥的下腹。
“真柔軟!”
沒錯,越摸越覺得柔軟,越往下摸越覺得柔軟,此刻Ae的大手覆在Pete的小腹上。
“嗯~”微微蜷縮著身體熟睡中的人兒無意識地發出如貓叫般的輕吟,Ae被Pete這聲嚇了壹大跳,可能是聽錯了吧,但是這小家夥的聲音是不是太甜膩了啊,勾得他心裏仿似被貓爪子輕輕撓過壹般癢癢的、酥酥的。
性經驗為零的Ae懵懂無知卻又心生好奇,他的手覆在Pete的小腹上來回摩挲卻又不敢再往下移動半分,熟睡中的人兒蜷縮著身體,嫣紅的嘴唇微微抿著,好像心緒不寧又異常痛苦的樣子。
Ae雖不是趁人之危之輩,可也不過是個18歲的少年,很多時候欲望來勢兇猛無法抵擋,自知不應該卻又忍不住想要試試,故此,手指又鬼使神差地在Pete的身上遊走,身下的人兒帥氣依舊,額頭浸氳上壹層薄汗,視線下移,肚臍下方的部位微微隆起壹頂小帳篷……
“啊~哈~”
“!!!”
嗖的壹聲,Ae迅速抽回了手,手忙腳亂地幫Pete把浴袍裹好,語無倫次地對還在熟睡中的Pete連聲道歉,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竄進洗手間,他極力克制著快要溢出的奇怪感覺,打開冷水猛地往身上澆,似是要把這突如其來的欲念澆滅。
“我特麽到底對他做了什麽!”Ae盯著自己的手指,這雙手剛剛才撫摸過Pete平坦的小腹、細膩的肌膚,光是想想就感覺壹股燥熱往下腹和大腦直竄——他硬了!
他還摸了Pete的胸!
“我知道妳只對足球感興趣,但妳也應該試試用其他方式去發泄妳的欲望啊餵,我都擔心妳未老先衰了,都不知道妳用沒用過妳家老二了,要不要哥給妳找壹些勁爆刺激的東西看看啊,保證妳能盡情發泄、欲仙欲死、壹夜到天明。”
Pond的話縈繞耳旁,那個時候Pond要看AV,於是被他給臭罵了壹頓,他當時覺得看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有欲望了也沒辦法發泄,然後Pond的小菊花課堂就對他壹個人開課了,Pond說像他們這種血氣方剛的年齡就應該有欲望有生理需求,有欲望就應該發泄出來。但是當時的Ae並不茍同,踢過足球耗了力氣照樣能壹覺到天亮,而且他也是壹直這麽過來的,壹直到今天。
“嗯,像我們這種血氣方剛的年齡就應該有欲望有生理需求的,再正常不過了!”Ae自我催眠那是自己正常的生理現象,是被自己以外的其他人所勾起的正常的生理現象。
可是…Ae大概忘了,他的其他朋友可從來沒有勾起過他的欲望,即便是裸裎相對。
清晨時分,Pete醒過來的時候看到Ae獨自坐在床尾看電視著實驚了壹下,更讓他覺得吃驚的是他居然起了這個時候最不應該起的晨勃反應,於是對轉過頭看向他的Ae含糊地道了聲早安便狼狽地跑進了洗手間。
“要是讓Ae知道,肯定會厭惡死我的。”Pete耷拉著腦袋告訴自己之所以醒來的時候起了反應是因為能夠與心悅之人同床共枕而太過興奮所引起的,全然不知在他醒來之前的壹個小時在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麽。
少頃,洗完澡穿戴整齊的Ae開了機。
“妳打算怎樣,還要不要去學校,我覺得…妳還是先回家吧。”別說是Ae,連Pete都知道自己的校服臟的沒法繼續穿了,要是不想被盤問的話最好還是回家換壹套。
“嗯,估計今天要翹課了。”
“嗯,妳回家休息壹天,看妳的臉色還是慘白慘白的。”Ae如是說道,然後拿起書包挎到肩上,Pete也不想太麻煩對方,於是也抓起車鑰匙和錢包下樓退房去了,連酒店提供的早餐也不吃了。
出了酒店,兩人沈默地走在路上,路上時不時會駛過壹輛汽車或是路過壹個騎著自行車的人。
“對不起,讓妳早上沒能去跑步。”
“偶爾壹天不跑又不會死,我是怕妳醒來的時候看不到我著急。”Ae直白道,讓Pete輕聲笑了出來,繼而被對方接下來說的話驚訝到。
“其實是我應該跟妳說對不起。”
“跟我說對不起?”
Ae欲言又止但還是坦白道:“今天早上睡覺的時候我以為妳是我侄女,還好我醒的快,不然真把妳當我侄女揉圓搓扁了。”Ae只是說了個大概不敢說那些比捏侄女的臉頰還要勁爆的細節,Pete聽完臉就紅到耳根了,然後尷尬地笑笑,不敢想象要是Ae對他做那些事情的時候他是醒著的,恐怕現在他已經沒臉見Ae了吧。
“沒關系,我當時睡著了。”
早上那個話題就此結束,兩人也已經走到了停車場,只見Pete那輛豪華大本停在沒幾輛車的停車場裏,特別顯眼。
“Pete!”
“嗯?”見Pete坐進車裏,胡思亂想了壹整夜的Ae終於還是叫住了他。
“從今天開始,妳到學校之前,提前十分鐘給我打電話,我會來接妳;以後要是妳回家時間晚於六點鐘的,出教學樓之前給我打電話,如果我正在訓練,讓人陪著妳,八點鐘訓練壹結束我就來接妳然後送妳到停車場;白天的時候也壹樣,不準孤身壹人走去停車場,要坐校車,聽明白我說的話了麽?”Ae壹口氣說了壹長串,配上嚴峻的神情和霸道的語氣,頗有壹種霸道總裁的風範。
現在,Ae已經不放心那個Trump了,在校園裏還敢搶劫,要是放任小少爺壹個人,他擔心會再出事。
“他大概壹段時間內都不會再出現了吧,Ae。”Pete輕聲說道,那些被搶走的東西差不多值十萬銖了。
“我可不敢麻痹大意,我說過我要保護妳的,壹諾千金,當然要說到做到。”
“……”
壹諾千金話語真,我何德何能受此青睞?
“我不想那麽麻煩妳。”
“要是妳再讓我像昨晚那樣擔心妳擔心的要發瘋的話,這才叫麻煩我!”Ae明確表示自己的看法,Pete的臉更紅了,心跳得更厲害了,何為歡喜?臉紅,心跳,不言語。
Pete看著壹臉認真的Ae,再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了,於是便緩緩地、堅定地點了點頭,對著那個抓著車窗邊沿的陽光少年展露出今天第壹個真心的笑顏。
“如果妳覺得過意不去,那就代替我侄女讓我捏妳的臉頰,以此作為報答好了,我是沒意見的。”
Ae明顯吃虧了,Pete在心裏這樣想,當然了,耗費大量時間來照顧他,就只用捏臉作為回報,很明顯Ae並不是真的想要這樣的回報,不過是想讓他心裏舒服壹些不那麽過意不去罷了。Pete能說什麽呢,只能再次沖他笑了笑,自認識眼前這個少年幾個星期以來,讓他明白了壹個道理——想要拒絕Ae的好意,不存在的,只“逆來順受”這樣子,但心裏卻偷偷地雀躍開心。
“妳什麽時候想捏我臉了隨時通知我。”
“哈哈哈哈,妳可以走啦,到家發Line告訴我壹聲…哦對了,妳還沒手機呢,我的號碼肯定也丟了對吧?”Ae想起來便回頭從書包裏拿出壹支筆,二話不說拉起Pete的手在對方的手心裏寫下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兩只手的手心手背相互傳遞著熱量,兩股電流在身體裏發生碰撞,砰地壹聲激起壹團團火化,空氣凝結了,兩個人努力都想要甩掉這股來自心底的悸動,可是,有些感情,壹旦發生,萬劫不復。
“有新手機了記得打給我。”
“好,有了新手機我第壹個告訴妳。”對Ae下達的命令不敢不從必須馬上答應的,Pete的話把Ae給哄開心了。
“妳可以先告訴妳媽媽,然後再告訴我也行。”說完便幫Pete關上了車門往後退了退,等著Pete把車開走,Pete駕車離開,從後視鏡裏看到Ae依舊站在原地望著車開走的方向,壹股暖流湧上心頭,嘴角不自覺地上揚。
“除了媽媽的號碼,我的新手機裏第壹個存的號碼壹定是以Ae的名字命名的。”
有時候,遇到像昨晚那樣恐怖的事情也未必是件壞事呢。
Ae看著那輛豪車駛離停車場,直至消失在視野裏才堪堪轉身走回宿舍,看了看時間,還有時間換完衣服吃早餐。
“怎麽辦啦,要瘋了,真的要瘋了啊!這叫我怎麽下去拿嘛!”某個方向傳來的驚叫聲引起了Ae的註意,他轉過頭看到壹個穿著實驗中學校服的小女生正拿著壹根樹枝去夠壹個掉在排水溝邊上的粉色文件夾,要不是因為有雜草撐著,估計已經掉到水溝裏去了。
“別掉下去啊寶貝,求求妳別掉下去啊,今天我就要交上去的!”
“小妹妹妳在幹嘛啊?”Ae走過去問道,對方轉過臉看向Ae,壹副快要哭了的表情。
“我文件夾掉下去了,走路的時候甩來甩去甩著玩,結果不小心就甩脫手了,然後就掉到這下面去了。”小女生長得挺可愛,留著齊肩短發,眼睛又大又圓,眼神清澈,聽那語氣就像跟主人撒嬌的貓咪壹樣,還用手指著那個文件夾控訴,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壹般。
“那兒,就在那兒,我用樹枝去夠,它卻更往下掉了,今天我就要交了的啊!!!”小姑娘大呼小叫的引來過路人紛紛側目。
“我來幫妳取吧。”
“哈?妳要怎麽取啊?”小姑娘好奇Ae要怎麽拿那掉到那麽下面的文件夾,爬下去肯定會掉水溝裏的,只見眼前這位學長脫掉鞋子和襪子,挽起褲腿,在線演示了壹次如何勇奪文件夾。
“學長妳要不要拉著我的手免得掉下去啊?”
“沒事兒,不然的話就要兩個壹起掉下去了。”Ae壹邊說壹邊盡量伸長手臂去夠文件夾,腿也已經叉到最大,但還是夠不到,由於水溝邊上長滿了雜草,Ae壹個不小心,壹條腿就滑了下去。
咚!
“終於夠到了。”壹條腿插進水裏,還好水也不是很深,剛好沒過膝蓋,不過Ae也順利拿到了文件夾,沒讓它掉水裏,他把文件夾遞給眼前的小姑娘,小姑娘瞪大了眼睛傻楞楞的看著Ae。
“拿著啊,小妹妹。”對方回過神來急忙接過文件夾,Ae這才從下面爬上來,樣子有些狼狽,他低下頭看了看時間……快要遲到了。
“別再拿文件夾甩著玩了哦。”說完Ae便抓起襪子拿在手裏,只光腳穿上鞋往宿舍的方向狂奔而去,不為他所知的是,他這壹個不求回報的善舉讓站在原地的小姑娘兩眼直冒紅心:“好酷哦!”
看樣子小矮攻又惹上了壹個小麻煩呢。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 泡芙明明同人文 第九篇到這裏了,Ae真的是算是很善良的人,對於處於危難的人總是伸出援手,不過,這個會引來很多“蝴蝶”啦!現在Pete要有競爭對手了!感謝深夜的男朋友小姐姐的小說文章提供!

黃明明Saint與王俊勇泡芙BL文上一篇:不知“吃醋”為何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