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37篇-冰峰流轉融雪時,情根暗種不自知

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37篇-冰峰流轉融雪時,情根暗種不自知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給大家推薦《不期而愛》原著小說第37章,這壹章主要是講TinCancp的,原來Can原名原來是來著泰語的哈密瓜的意思,是很可愛!

Can
“不敢相信我的兒子會有個這麽帥氣的朋友呢”
“謝謝。”
超級煩躁呀!
我壹邊看著這個正跟我媽媽聊天的不速之客,壹邊在心中憤憤不平。OK,我知道我媽很喜歡看韓劇,甚至知道金賢重的生日,知道張根碩的身高,知道金秀賢的處女作是什麽…但是很抱歉咯,那個死Tin並不是什麽韓劇男主角,老媽妳不要壹副看到韓星的陣仗呀!
“我跟媽媽的想法壹樣啊,壹開始都不敢相信Tin哥哥會跟我這個瘋瘋癲癲的哥做朋友呢。”
“呵呵!”
除了自己的妹妹不站在自己這壹邊,這個臭Tin還轉過頭來朝著我冷笑了幾聲。我緊閉著嘴巴,期間將近有五分鐘的時間我壹句話也吐不出來。而我那個沒出息的妹妹卻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個家夥,如同花癡壹般。
哎呀!老子真是煩躁到爆炸啊!
“啊啊啊!”
“怎樣啊?還疼嗎?”就算是狗狗也沒有站在我這壹邊,因為這個衰狗居然把自己的頭靠在Tin的膝蓋上撒起嬌來,還用腳在地上不停地摩擦,擺出壹副嫌棄我的樣子。衰狗,妳也不想想壹年前到底是誰大發慈悲把妳從那個寺廟撿回來的!
哎呀呀!!老子想把桌子都砸了啊!!!
我卻只能在壹旁咬牙切齒,萬壹我真的把桌子掀翻,那兩個雌性動物還不把我生吞活剝了?至於妳要問我,為什麽會跟這個有著不共戴天之仇的宿敵坐在同壹張餐桌上,那就得時光倒流壹下下,回到當初他化身男主角及時幫我抓住小白狗Gucci的那壹刻。
壹開始我都準備開口罵他幹嘛這麽喜歡多管閑事了,老子自己的狗,自己會抓(假裝壹下忘記當初是自己在呼喊著別人來幫忙的)。那個不省油的妹妹也不知道什麽時候從後面沖了上來,馬上把壹番感激的話脫口而出了。等這個家夥說自己要上車的時候,那只恩將仇報的衰狗居然壹下子把自己的身體放倒在那個家夥的腳上,死活不讓我拉它去看醫生。我壹個人怎麽拉得動這只大狗啊,更不用說我妹妹了,個子這麽小。
但是誰能想到呢,突然壹把聲音傳來。
“我幫忙。”
耶穌復活了嗎?世界末日了嗎?這個討厭鬼居然自動請纓,說要來幫我?
但是我還沒有來得及拒絕(其他人的善心我可以隨便接受,但是妳的善心呢,我可以考慮拿我的香足踩幾腳),我那白眼狼妹妹就已經很沒出息地回答了。
“好的,Tin哥,麻煩妳幫忙了哦。非常感謝妳啊。”
“Le,我壹個人就行了。”
“哎喲,連繩子都牽不住,還敢說自己搞得定。”
我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跟他爭辯,Tin已經牽起Gucci的繩子,準備把它拉回診所那邊,而如果讓我眼巴巴站在那裏袖手旁觀,那就顯得我太不厚道了。狗狗明明是自己的啊,所以我趕緊也幫忙牽住狗繩,把這只“孽畜”拉進了寵物診所裏面。
啊?好像事情就這樣結束了是嗎?哪有!等我們把狗狗拉進診所之後,我媽媽已經在Tin消失之前用眼神鎖定了他。那個多事的皇妹就趕緊冒出來稟報母後大人,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由於我們家自古以來就保留著壹個有恩必報的良好家風(但是不知道媽媽妳現在這麽好心幹嘛啊!)於是我媽媽就轉過頭來跟Tin說。
“妳是Can的朋友嗎?非常感謝妳啊,妳吃午飯了嗎?壹起去吃飯吧,我想感謝妳。”
我這媽媽真是繼承了華人的優良傳統啊,每次壹見到新認識的人都會問對方“吃了嗎”。而Tin這個家夥壹點都不懂得人情世故,不知道拒絕長輩客套的邀約嗎?他看到我在壹旁怒目圓睜、恨得咬牙切齒,他居然說…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啦。”
我擦!他居然真的來吃啊!
我當時真是差點就跳了起來,我趕緊脫口而出。
“老子不讓妳去啊!妳從哪來的回哪去啊!壹想到要跟妳在同壹個桌子上吃飯,我就吃不下飯了啊!還有妳啊,妳不是很聰明的嗎?妳麻煩聽清楚,人家那是出於禮貌邀請妳的,妳要婉拒啊!而不是二話不說就跟過去吃霸王餐,還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還沒來得及說完,我也知道自己說的有點多了,我媽媽和妹妹已經分別用指甲捏住我的兩條胳膊。緊緊捏住還不夠,我那個該死的妹妹居然還像擰螺絲壹樣在旋轉自己的指甲,都快要把我的肉摳下來了。
在抓我胳膊的同時,那兩個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居然還有心思對著那個Tin笑口嘻嘻的。
“妳不要把Can說的話放在心上啊,他就是喜歡這麽說話的。”
“對呀,小哥哥,壹起去吃飯吧。”
然後他的回答是怎麽的呢…他居然真的跟我們坐在了壹家很低檔的餐廳裏面了唄。
我們來到壹家有點寬敞的宋當(涼拌木瓜絲)店,店面就是壹個很大的木棚子,架在河邊,四面都是通風的,偶爾會有來自河邊的微風吹進來。店門口有幾個阿姨在那裏做涼拌木瓜絲,傳來陣陣“啵啵啵”的舂東西的聲音。由於這家店並沒有嚴格到禁止帶寵物進來,所以我們每次帶狗狗看完醫生,我們都會來這裏吃飯。
不然妳們覺得Le怎麽會願意浪費時間趕緊看完書然後跟過來呢?
“Tin妳跟Can是同壹個學院的嗎?”
“不是,我讀國際學院的。”
“哎喲!那妳怎麽會認識我哥的啊?我哥哥應該沒有機會認識國際學院的人啊。”我今天肯定是水逆了,連我媽我妹都不把我放在眼裏,居然跑去關註這個假慈悲的爛人。看他演技還不錯,居然壹副彬彬有禮的模樣對著我媽媽和我妹妹笑。
哎呀!不要被他騙啊媽媽,這個家夥是個混蛋啊!
“我剛好認識他的朋友。”
“Pete哥嗎?”Lemon出乎意料地很激動。
“是的,那天跟我在壹起的人,Pete是…認識Can朋友的人,所以我也算認識Can了。”他們是情侶啊!不是認識的人!有種妳告訴我媽媽和我妹妹啊,說妳準備去挑撥Ae和Pete的關系,想做他們之間的第三者。畜生!妳還…我擦!妳還為了出氣無端端親了老子!
我越想越氣,都不想呆在這裏了。妳們想想看啊,上次見面的時候,他對我都做了什麽壞事!現在他居然裝作什麽都沒有發生壹樣,還跟別人說我是他的朋友。這壹切都是在演戲啊,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麽要在我媽媽和妹妹面前演戲。我只好反擊啦。
“呃,我也懷疑啊媽媽,他是國際學院的天之驕子,家裏聲名顯赫,他怎麽可以跟我們坐在這裏吃涼拌木瓜絲的啊!妳來吃這壹盤四十泰銖的木瓜絲,就不怕自己會拉肚子嗎?我們家可沒有能力請妳吃幾千塊壹頓的飯啊…”
嗙啷!
“不好意思啊,我們家的青木瓜絲每盤只需要四十泰銖,但是我保證妳們不會拉肚子的!”當老板娘親自把菜端過來很粗暴地放在桌子上,並對我笑了笑時,我馬上就無話可說了。她壹點都不生氣,真的不生氣呢,她只是把菜盤裏的菜汁灑了壹桌而已。我的後背悄悄發涼。
“我沒有說您的食物不幹凈啊,妳們家的食物真好吃呢!看吧看吧…”我用叉子戳了壹大坨青木瓜絲,然後就往嘴裏送,然後…
“砸吧砸吧”
辣出翔!!
“妳喜歡吃,那我很開心了,吃多點哦孩子,我再送妳壹把辣椒哦。”大嬸走遠了,而我卻被辣椒嗆了壹下,只好趕緊捶了捶自己的背,另壹只手趕緊抄起壹杯水猛地灌進去。而我的這壹舉動居然換不來這兩母女的半點同情,這還不是最糟糕的…
“矯情!”
我擦!
我壹臉煩躁地看著Tin,把自己的氣憤明顯地寫在了臉上,但是我由於咳嗽得太厲害了,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這時候的我壹丁點讓人不寒而栗的氣場都沒有,他居然開始笑了起來,然後輕輕拍了拍我的後背,壹副跟我是死黨的樣子。
啪!
“不要碰我啊,咳咳咳,我不是妳朋友,我從來沒有把妳當做朋友!!!”雖然我正被嗆著,但我還是大聲呵斥了他,他壹下子被我怔住了。我知道我很笨,我真的看不出來他到底葫蘆裏賣的什麽藥,但是他已經把手放下來了。
“Can,妳到底在做什麽啊?”
“妳從哪來的,趕緊回哪去啊!”我沒有把老媽的話放在心裏,繼續驅趕著這個家夥,然後我就觸碰到了我媽媽的底線。
“Cantaloupe!”
被驚得目瞪口呆的人不僅僅是我壹個,正準備站起來的Tin也像被點了穴壹樣,他趕緊轉過頭去看著那個聲音提高八度喊出壹個咒語般名字的女人。妳們能夠想象嗎?我和Tin之間剛剛那種劍拔弩張的氛圍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就因為我的全名…Cantaloupe(哈密瓜)。
“Can…Cantaloupe?”他笑得肩膀都在發抖,而我也在發抖…但我是因為害羞而發抖。
哎呀!世間這麽多名字,為什麽老媽要給我起個這麽可愛的名字啊!!!
“媽啊!”不準說我在撒嬌啊,因為現在我只能發出“媽”這個聲音,如果可以給我媽媽來壹槌的話,我早就給她甩過去壹個狼牙棒了。但如此壹來,我那個尖酸刻薄的妹妹肯定又會罵我幼稚的了。
“妳不要喊我,我可從來沒有教過妳這樣對待朋友的,Cantaloupe!”
啊啊啊!不要老是說這個名字啊,我求求您啦!
我越發的暴躁起來,妳們懂嗎?我這輩子最大的敵人就坐在離我不到壹米的地方,而我的媽媽卻壹而再再而三地喊我的全名。我還是決定不看那個家夥了,並不是因為別的,如果那個家夥在那邊笑得花枝亂顫,我肯定會跳起來把他暴揍壹頓,而我就肯定會因此被媽媽罵得耳朵起繭。
“Can…是來自Cantaloupe的嗎?”
“嗯!咋啦!對我的名字有意見嗎?!”我是打算不看他的,但是壹聽到他問了這個問題,我就趕緊懟了回去,眼睛死死地盯著他,正準備跟他大吵壹場,但是此時…
“唔唔…呃呃”
厲害了妳!
Lemon趕緊用手捂住我的嘴巴,還用另壹只手鎖住我的喉嚨,鎖得我雙目圓睜、青筋暴起,我趕緊想掙脫出來,但誰能想到她的力氣居然會這麽大,讓我這個足球員的顏面何存啊!這胳膊肘往外拐的丫頭居然還對著那個家夥堆滿了笑容。
“嗯,我哥哥的名字來自Cantaloupe,而我的名字來自Lemon…”
“哎呀!幹嘛捂住我的嘴巴啊!”
“閉嘴!”我正準備發表壹番長篇大論教育教育壹下這個妹妹,她卻甩給我壹巴掌,就像在家裏命令Gucci壹樣,我壹下子被鎮住了。
“他在笑話我啊…”
“我叫妳安靜點啊”這壹次我的妹妹只是很平靜地跟我說了壹句,她的眼睛也沒有比我的大多少,但是現在她的表情讓我有壹絲絲的恐懼感,直到…
“切!”我趕緊把腳伸到別的地方隨意擺放,我才不會害怕這只檸檬呢,壹點都不怕!!!
“妳不要在意啊Tin,他們兩兄妹很相親相愛的,所以有時候玩笑開得有點大。”
這不是“有點”了啊,老媽,如果她可以給我來壹拳的話,她肯定會毫不猶豫出手的啊。如果不是覺得紳士不應該打女人,我管她是不是我妹妹呢。
我只能在心底裏暗暗抱怨,因為我媽媽又開始講述十八年前的那壹樁往事了。
“至於他的名字,我從懷孕的時候就想到了,我吃起哈密瓜來都是壹個接壹個的,懷孕期間嘴巴壹直都沒停過,就連快要分娩的時候,我還讓他爸爸去給我找哈密瓜來吃。妳知道嗎?當他呱呱墜地的時候,我喊了壹聲Cantaloupe,他的表情是怎樣的…”
好吧好吧,我媽媽為自己起名字的智慧感到很自豪,繼續吹吧,您這麽話癆,就像那誰壹樣(?)
“怎樣的啊?”這臭Tin居然還會捧哏了啊!
“當然是笑得甜甜的啊,我看到之後心都要被融化了呢,在他八九歲之前我都是叫他Cantaloupe的,最後他害怕被朋友笑話,才讓我們喊Can,但是我覺得Cantaloupe比Can可愛多了。而Lemon呢,壹開始我是打算叫她Melon(甜瓜),但是懷孕的時候…很遺憾…”只見媽媽用手托住腮幫,搖了搖頭,就像電視劇裏的貴婦被人搶先買下壹枚名貴大鉆戒壹樣愁容滿面。
“其他人懷孕了都喜歡吃壹些腌制品什麽的,而我吃的是這個呢,新鮮濃郁的檸檬汁,而且都是直接壹整個拿來吸的。壹開始我打算叫她檸檬,但是跟他哥哥的英文名不對應,如果叫做Lime(青檸),就顯得太短了,所以最終決定叫她Lemon。”
“好啦好啦,人家可對妳孩子的名字來源不感興趣的啦!”我趕緊從中打斷,想把話題轉移掉,但我還沒有說完,那家夥就開口了。
“但我覺得很有趣啊。”
“哈!”我轉過頭去看著這個不速之客,卻發現這個家夥正在笑…卻又不像是在嘲笑。而是很開懷地大笑,我之前從來沒有見過類似的笑容。但不好意思,我又不是言情小說裏面的女主角,不管妳笑的多麽迷人,我的心都不會被妳融化的。
“難道不是嗎?不是每壹個媽媽都會這麽用心給自己的孩子起這麽可愛的名字的。”
我有點怔住了,不知道為何聽完他的話我感覺怪怪的。但是我壹討厭起壹個人,我就會討厭他的壹切,所以我在喉嚨裏“切”了壹聲,然後充滿煩躁地說。
“既然他這麽好奇,老媽妳為什麽不把Gucci名字的來由也跟他說壹下啊。”我只是想譏諷壹下,然後看媽媽會怎麽做。
“哦!Gucci的名字也是大有來頭的呢。”哦吼,她還真說啊!
“哦,是媽媽的朋友那件事嗎?”我妹妹也插壹腳進來,我媽媽趕緊點頭如搗木瓜絲。現在桌子上擺滿了菜,但是沒有人想要吃,只有我壹個人不停地往嘴巴塞東西,以減輕自己的焦躁情緒。我把壹大坨糯米塞進嘴巴裏快速嚼動,卻像在吃壹種味道難聞的藥壹樣。
“對啊對啊,Gucci是Can從家裏附近的寺廟那裏撿回來的,看到它的媽媽不願意養它,它的兄弟姐妹也死光了,Can就撿了回來。我覺得是他撿回來,就應該由他來負責,於是就讓他給狗狗起名字。但是我朋友此時要來搞事情了,哎呀,壹說到這就心煩!她居然拿了個新買的Gucci包來家裏找我,嘴巴上是說來探望我,但是她的手臂是這樣的!”
我媽媽把手臂擡起來,然後在空中揚了揚,假裝有壹個手提包在自己的手臂上掛著,然後嘴巴翹得老高。可以想象當時我媽的朋友就是來炫耀自己新買的包包啦,當時的氣氛壹度緊張,兩人正準備開始壹場撕逼戲碼了。
“這人真是太讓人氣憤了啊,就在那個時候,Can抱著Gucci經過我們,我就趕緊說自己也剛剛有了壹個Gucci…”
“呵呵”Tin又被逗笑了,他應該能夠猜出來我們家的狗狗的名字是怎麽來的了吧。
“我還記得當時Gucci邋遢得要命,幾乎半個身體都是泥巴和便便,我媽還特地把它抱到那個阿姨跟前給她看。那個阿姨被嚇得魂飛魄散,趕緊起來告辭,所以我們就壹直把它叫做Gucci,直到今天。”
“還有啊,Can要給它起的名字我聽起來壹臉蒙圈,叫什麽來著,托尼,莫裏…”
“托尼多好聽啊,媽媽!”我還想爭辯壹番。
“是嗎是嗎,那還有什麽保羅·博格基呢?”
“那是保羅·博格巴啊!”
“嗯,我也記得啊,什麽來著,RossBroccoli(羅斯·西藍花)。”
“蛇精病!是RossBarkley(羅斯·巴克利),不是西藍花!“
我心目中的這些球星的形象瞬間蕩然無存了。
如果此時我可以掩面哭泣,我早就哭起來了。我可不是跟妳們開玩笑的啊,我起的每壹個名字都是來自壹個個球界傳奇,每壹個都足以讓狗狗祖上沾光。而到了妳們口中,怎麽就變得這麽不堪入耳了呢!
“呵呵,哈哈哈。”但是好像我們這種市井玩笑讓這個生活在城堡裏的大少爺忍俊不禁,他笑得肩膀都在顫抖。他用手捂住嘴巴,朝向另壹邊繼續笑了起來,但我還是能夠看到他那壹雙冷漠的眼睛是在真誠地笑,甚至還笑出了淚花。我敢肯定,我之前從沒有見過他這樣子的。
“呵呵,妳真好運,大家都來關註妳,連起個小名都有這麽長篇的歷史。”然後他轉過去輕輕拍了拍Gucci的頭,還低頭去跟它聊了起來。接著他再回過頭來看著我媽媽、我妹妹和我。
“妳們這壹家人真可愛啊。”
“媽,我先回去了,我自己坐公交回去。”誰啊,誰覺得我會被他這種所謂殺死人不償命的笑容所迷倒,沒門!我心煩,壹看到他的笑容就心煩啊!我都懶得坐在這裏對著他了。
我站起來,轉過身去跟媽媽說,然後徑直往店外走去。
我不是壹個聰明的人,我知道自己很容易就會相信別人,所以,我不喜歡像Tin這種復雜的人。尤其是這個人的壹些行為舉止,更加讓我覺得討厭。我不懂他的想法,不懂他的眼神,不懂他的語氣。我不敢確定他是不是正在演哪壹出戲,正在欺騙我們這些無知少年和無知婦孺的感情。
再加上我又懶得費心神去想這些東西,所以我不打算跟這個人有更多的交集,這樣應該會比較好。
如果這壹次他想利用我去拆散Ae和Pete那壹對,那我還是選擇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吧,這壹次我就不揍他了,免得落人口實。
雖然我很容易相信別人,但是我也不是個省油的燈(0)呀!千萬不要小瞧我這個哈密瓜王子!哼!
Tin
最近我越來越搞不懂自己了。
壹直以來我受到的教育都是,我要做壹個目標明確的人,並且為此而不斷爭取。我最近的新目標,就是壹直想要讓Pete留在我身邊。但是某人言之鑿鑿地說要好好保護他的朋友,我從來沒有想到世界上會有人這麽有義氣。
最近我壹直想起那個瞇瞇眼足球員。
在我眼中,他並沒有像Pete那樣,相處在壹起後能給人壹種很舒服的感覺,我對他也沒有什麽很特別的情愫。但是每次我閉上眼睛,他罵我時說的那些話,還有壹副要保護好朋友的那個架勢,就會馬上壹遍壹遍地在我的腦海中回放。即使我堅信自己再也不會有信任別人的壹天,我再也不會給別人第二次機會喊自己“傻瓜”。但是我腦海中有壹陣煩人的輕語在告訴我,為什麽不再去證明壹次呢?
我壹直以來都想證明給他們那些人看,這個人類的世界是不會存在什麽真心的,壹切都是跟利益掛鉤的,所有人都是自私的,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真愛。這壹切就應該按照我所想的來,但是不知道從何時起,我感覺這壹切開始慢慢偏離我的想法了。
我想到了他,那個壹生氣就會滿臉通紅的河豚,把拳頭攥得緊緊直至其顫抖。他甚至還打了我兩回,也不看看我是什麽家族的人。如果我要報復他,在這個金錢至上的社會,我甚至可以直接把他從學校趕出去!但是每次我想起他,我就會看到他眼中折射出的氣憤和厭惡,還有他極力想保護朋友的那壹股倔強,最後我竟然不會介意自己被打成什麽樣了。
最後我竟然想要再證明壹次…我想知道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那麽壹個人值得我去相信。
不對,我只是想知道他的壹切表現到底是出於壹片真心,還是說這壹切都是他在演戲。
“Gucci,回來啊!”
這幾天我壹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但是沒想到,我來學校這邊辦點事時,會聽到這段時間最熟悉的壹個聲音。我趕緊轉過頭去看,然後就看到壹條狗往我這邊跑了過來,我下意識地伸手抓住了狗狗的繩子。
我已經有好幾年沒有相信過任何人了,但是我覺得這些小動物還是很值得我們的信任的。
虎毒不食子,但是人類的母親卻會面無表情地殺死繈褓中的嬰兒。
我沒有想到,這條狗的主人竟然就是我這幾天壹直想起的那個人。也許是因為我也正想找個機會去證明壹些東西,當他的媽媽邀請我時,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理由很簡單…我想知道壹個能夠把孩子教育得這麽容易相信別人的家庭,到底是怎麽樣的。
壹開始,我也打算做作壹下,想要裝個好人,好容易打進他們的內部。但是聊了沒有幾分鐘,我就整個人都逐漸放松了下來,我極力說服自己那是因為狗狗俯首帖耳地躺在我身邊讓我的戒備心有所下降,並不是因為那個中年婦女的爽朗笑聲,或者那壹對兄妹互懟時的親密舉動。
雖然我盡力那樣想,但我還是忍俊不禁…真心地笑了出來,而不是受環境所迫擠出來的苦笑。
我到底有多久沒有這麽沒心沒肺地笑了…連我自己都記不清楚了。
我感受著從Gucci身上傳來的溫暖,當我聽到他們在談起Gucci名字的來由竟然是Can的媽媽買不起名牌手提包時,我會心壹笑,因為我根本不用在乎這些故事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喜歡Cantaloupe被媽媽和妹妹開玩笑時,他看著我的那種哀怨眼神。
我真的笑了出來,我真的感覺很舒心,直到…我對著他笑了。
“妳們家人真可愛啊。”
這是我發自內心的寥寥數語,但是沒想到那個Can卻站了起來,然後往店外走去。我腳邊的狗狗看到之後趕緊朝著門外吼了幾聲,如果不是我緊緊抓住狗繩,估計它早就跟隨著主人離去了。
估計他是很生氣了吧,因為我看到他三步並作兩步跑出了那個小小的停車場,然後沿著河道跑到大路邊上,焦急地揮手想要招停壹輛公交車。我趕緊跳上我的車,然後把車慢慢開到他的跟前。
嘀嘀….
我開著車陪在他身旁,盡力讓車速跟他跑步的速度同步,然後按了按喇叭,接著我又搖下了車窗。最後我看到他轉過頭來,壹臉的怨氣。
“上車,我送妳。”
“不需要!我怕我這種低等人會弄臟妳這個大少爺的車!我可沒有錢賠給妳。”我記得自己曾經對他說過那番話,但沒想到他竟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今天我不介意。”
“但我介意!我這種草根階層可不敢上妳的車!”我不明白,今天我做了什麽搞到他生氣。但是細心壹想,我們最後壹次見面的時候,我對他說話的語氣也是挺兇的。
“哼!還在為上次親妳的事生氣嗎?”
“幹妳!”看來他是真的很不爽,只見他對我豎了壹個中指就趕緊往前面走去了,明明坐我的這輛保時捷才是最舒服的壹種交通方式。被他這壹罵,我瞬間失了壹下神,於是我就喊——
“Can。”誰知道他走得更快了,於是我再喊了壹句…
“Cantaloupe!!!”
“誰讓妳這樣喊我的啊!賤人!!!”現在他沒有往前走了,用壹種生氣的眼神盯著我。我趕緊剎車,拉好剎車桿,然後施施然走下了車。現在他不會再往前走了,不過估計現在他更想揍我壹頓吧。
“我老實問妳啊,妳無端端跑來討好我家人到底是他媽的想幹嘛啊?我跟妳說啊我們家很窮的,可沒有這個資格攀附得上妳們這什麽家族的人,哦,Metthanan家族是吧。所以呢,妳從哪裏來的麻煩就回哪裏去吧。還有啊,妳別指望利用我去破壞Ae和Pete的感情啊。”
看吧,我就知道他這種人沈不住氣,我只是站在他的面前,他就壹股腦兒地把所有的話都說了出來。他應該也不知道每次他這麽激動的時候,他的壹切情緒都表現在臉上,也不知道什麽叫做喜怒不形於色。等壹下,我什麽時候開始發現他是壹個直腸直肚的人了。“…啊呀!妳有沒有在聽我說話的啊!妳這是存心找茬的對嗎?
哈!!!??”我先把心中的想法放到壹邊,然後看著面前的這個人。“我在聽,我沒有要找茬。”他聽到之後用手撓了撓頭,然後更加煩躁。“那妳到底要對我幹什麽啊!哈?我問妳找我幹嘛啊!所以妳真的打算利用我去破壞Ae和Pete對嗎?!”他這壹番話讓我也有點摸不著頭腦。
“…”
“妳說啥!!!”
“如果我說不是…”他的手停住,並擡起頭來看著我。
“妳什麽意思啊?”
“如果我說我並沒有打算去破壞妳朋友的感情呢?”
“那又如何啊!妳覺得妳裝作跟我很熟我就會相信妳嗎?妳這麽討好我的媽媽和妹妹,那是因為妳知道自己做錯了,想重新做人,又或者想跟我做朋友吧。”
“如果我說是呢!”我這樣說是因為想要看看他的反應,他果然瞪大了眼睛,擡起頭來盯著我,接著卻又使勁地搖頭,堅定地說。
“我不信!”然後他接著說了下去。
“像妳這種壞心眼的人也會有知道錯的時候嗎,我遇到妳以來,我就沒看到妳有什麽優點,妳的每壹句話都是在看扁我們,妳的所作所為都是把我們當做毫無價值的螻蟻來對待。我不會相信妳的,妳這種齷齪的人,肯定在打什麽歪主意!對我來說,妳就是個沒人喜歡的孤獨精!!!”他中間不帶停頓地把所有的話壹次性說完了,我站在那裏安安靜靜聽他講完,雙拳緊握。
雖然我這壹生中已經失望過壹次了,但是沒有任何人敢這樣把我罵得狗血噴頭。他到底是誰啊,他只是壹個窮學生而已。我這樣紆尊降貴來陪妳走著壹段路,這就是妳報答我的方式嗎?
“呃…很抱歉啊….我剛才說的有點過分了…”我也不知道當時自己的神情是怎樣的,但是他卻先認慫了,壹副小心翼翼的樣子跟我道歉。
“…”
”我…呃…”
“對,我沒有朋友,沒人願意跟我交往,家人也不關心我,我媽媽是我爸的第二任老婆,因為我爸爸跟我媽媽比跟他的第壹任老婆更加門當戶對,我的名字也不是我爸媽精心挑選的,但是因為我媽媽需要我去跟那個同父異母的哥哥爭當第壹遺產繼承人…”
“嘿,Tin…就是…妳…”他臉色變得蒼白,聲音也在顫抖,他的行為告訴我,他被我的壹番話鎮住了。於是我繼續說道。
“…因此,我才不會輕易相信人,但是我想嘗試著去相信妳。”
“!!!”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 泡芙明明同人文第37篇到這裏了, Tin決定敞開心扉了,心疼地抱抱妳,其實好人還是很多的,要相信,然後去相信愛情的力量!感謝深夜的男朋友小姐姐的小說文章提供!

黃明明Saint與王俊勇泡芙BL文上一篇: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36篇-墮落天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