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38篇-壹入豪門深似海

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38篇-壹入豪門深似海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給大家推薦《不期而愛》原著小說第38章,Tin真的好可憐哦,只是壹開始封閉的內心確實沒有那麽容易打開的,相信別人是需要勇氣的!

“…所以,我不信任何人,却想着要相信你。”
这番话从Tin的口中说出来,Can愣在原地,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人,沉默的氛围笼罩在两个人的身上,只听到偶尔路过的车辆引擎声。
对于Can来说,站在他面前这个曾经让他恨之入骨的人,此刻对他露出的表情……如此可怜楚楚。
不知为何,Can觉得Tin这个样子真让人心疼,那种直直望进他心底的眼神让他觉得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Gucci。孤独的、哀伤的、需要人心疼的眼神。
就是这样的眼神,Can把流浪狗Gucci抱回了家,而且是瞒着他妈妈的,因为怕他妈妈不让他收留它。在看到Tin的眼神时,当年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这种感觉不免让他隐隐觉得…或许Tin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坏呢?故此,Can有些尴尬地结巴道:
“Tin,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这样说你的,只是之前的你真的很混蛋啦,突然就听你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家庭造成的,呃…所以刚才我说的…我呃…对不起啦!”Can有些不知所措地摆手,一改平时的伶牙俐齿,突然变得结巴了起来,惶恐自己的话会伤了眼前人的心。
Can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关心Tin,跟刚才那个把对方骂得一文不值的模样简直是天壤之别,而刚才的可怜虫Tin却…冷笑了一声。
“你真的以为我会像我说的那样惨?”
“……”
“蛤!?”
Can的手愣在半空中,他茫然的望着那个嘲弄的笑脸,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一股无名火在胸口熊熊燃烧起来,待到对方继续往下说了,慢半拍的他才理解了Tin的意思。
“呵!只是随便胡诌几句你就信以为真,真是蠢到没边儿了!”
“混蛋Tin,你敢骗我!!!”Can用力抓住Tin的衣襟,羞愤让他涨红了脸,懊悔自己居然又一次相信了这个混蛋的鬼话。
明明告诫过自己的,为何还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轻易相信他!
“谁让你那么蠢,居然信了。”Tin不屑的笑容让Can火气更盛,抓着对方衣襟的手也气得发抖,但他却没有如前两次那样直接往对方脸上招呼过去,他只是……
砰!!
“滚,有多远滚多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Can往Tin胸膛上狠狠推了一把,说完看也不看对方一眼便转身走开,刚才那种心疼的感觉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愈来愈深的抗拒之情。
老子再也不会相信这个混蛋的话了,一个字都不会信了,标点符号都不会信了,给老子长长记性!
下定完决心,Can迅速拐到大马路上离开了,而那个恶劣的少爷却依旧靠在自己的车上,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身上了车,只是,车门关上的那一瞬……
嘭!!!
“告诉他这些做什么!”
原本冷峻的脸像失了力一般伏在方向盘上,两只手也无力地垂在身侧,刚才对Can说只是骗人的那些话…其实,每一句都是真的。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Can说这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毫无保留地就说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Can对他表现出关心的瞬间生出一种名为喜悦心情,有些感觉始料不及却又无从躲避。不得不承认,只有在Can面前,他才会肯把最脆弱的一面袒露,像是想要获取对方的一丝丝怜悯。
不要做懦弱之人,不要做可怜之人,不要任何人的怜悯,所以,那些事就让它烂在心底吧。
对,做个恶人总好过做别人眼中的可怜虫,要知道,生命本就凉薄,心冷了这么多年,再火热的太阳都暖不了,最好的结果便是你我云淡风轻恍若不识,如若不相知,便可不相思。
Tin在心里对自己说,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胸口最疼的地方,缺了一块。
如今的Metthanan府是占地10莱(1莱=1600平方米)的两座大豪宅,建筑设计属于地中海风格,简约而不失档次,低调而不失奢华;宅子三面被偌大的园林所环绕,而园林则由10个专业园丁细心照料;正面是一个大喷泉,刚好坐落在两座豪宅的中间。
如此宏伟壮丽又奢华的大豪宅,谁见了都会迫切希望占为己有吧,除了这位Metthanan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他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这个所谓的家,眼帘微动,眼眸依然是清冷的,仿佛冰冻千尺的雪山,藏着别人看不穿的悲喜。
所以,我们的高冷少爷只是径直穿过空阔的大厅往楼上走去,完全不理会一路上家仆的问候声,只不过,另一个方向响起其乐融融的笑声让他止住了脚步,这个笑声几乎没在这个宅子里响起过,现在听到了,那就说明……
Tin双脚立马转了个方向走过去,没一会儿便来到园林边的休息室,他站在门口看到…那个他最憎恶的家人。
他的亲哥哥——TulMetthanan。
Tul是泰英混血儿,还在大学的时候就有了天才的美名,26岁的他在家族企业里没几年便坐上了管理的位置,并获得了国内外投资人的极度信任,是家族的门面担当,还有其他大家族千金的倾情支持。
他的哥哥是如此完美,一个披着完美男神皮囊的魔鬼。
Tin边想边握紧了拳头,死死地盯着那个笑得如此幸福的人,眼里没有任何温度。
“Tin叔叔!”可是,Tin的思绪却被这个突然闯进耳朵里的稚嫩声音给打断,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伸着小手指着他的方向兴奋地喊着叔叔。
“嗷,Tin弟弟什么时候到家的啊,进来吧。”跟Tin打招呼的是他的嫂子Wadee女士,也是来自一个很有威望的家族,她对Tin和蔼一笑,Tin只是点了点头算作打了招呼。
“嫂子好,你们什么时候回国的?”
“前天回来的,小孩子闹情绪说想爸爸了。”Wadee女士说完便弯腰在儿子胖嘟嘟的脸上亲了一口,小孩子坐在父亲的膝盖上咯咯笑,只不过在抬起头跟自己丈夫对视的时候愣了一下,只一瞬便又恢复优雅的微笑,而这一切又怎么能逃得过Tin的眼睛?
呵~假装自己的家庭有多么幸福美满的样子,实际上两个人早已貌合神离了,幸福的假象下是摇摇欲坠的感情。
“嗯嗯,我好想念爸爸的。”三岁多的小Phu咯咯笑着,一副不谙世事的天真模样,而他的父亲则一脸宠溺地揉着他的小脑袋。
“爸爸也很想念小Phu哦。”
“那有没有想爷爷和奶奶呢?”Tin的母亲问道,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不是亲生孙子的小孩身上,仿佛站在门口那个自己的亲生儿子不存在一般。
“想呀~我想爸爸,想爷爷,想奶奶,也想Tin叔叔,全都想!”拥有淡褐色头发的混血儿小男孩小嘴像抹了蜜糖一样,边手舞足蹈地取悦长辈边紧紧地搂着自己的父亲。
“对了Tul,我也想问你,为什么不跟老婆小孩一起去度假。”Tin的妈妈问。
“Wadee去探望朋友将近一个月时间,我当然没办法陪着一起去了,工作可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Tul答得滴水不漏,笑得乖巧得体,望着自己继母的眼神是敬重的,就好像眼前这个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只不过,作为他弟弟的Tin曾经从他口中听到真相以后,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他虚伪的面具?
“我恨那个女人,也恨她的儿子!”回忆里的话涌上心头。
“真会演啊,我的哥哥,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啊!”
“……”
Tin不屑一顾的话语让家庭的其他成员也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他。
“Tin,你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爸,我先失陪了。”Tin摇摇头,对着家人露出礼貌的笑,眼神在扫到自己哥哥的时候停了下来。
“今晚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饭么,我准备带全家人出去吃饭。”Tin的哥哥始终在大家面前扮演着一个好哥哥的角色,这让知道真相的Tin不禁冷笑。
“不了,我怕吃不下。”语毕,Tin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留下这些人在原地继续演着他们的幸福家庭,耳朵依旧听到自己的亲生母亲对自己哥哥说的话。
“Tul,你不要在意Tin的话,真不知道他长大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啊,现如今家族企业里一半的政权都掌握在他哥哥的手里,像他这样的亲儿子能有什么利用价值?
“喂,Gucci,你这蠢狗狗坏狗狗,性格不好的蠢狗,不爱主人的蠢狗,轻易让别人骗的蠢狗,蠢死了蠢死了蠢死了,蠢到没救了!!!”
这个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而我们的Cantaloup(能不能不要叫我这个名字!)正坐在家门口的一块石头上,跟前自己家的狗正用两只前爪按着一根鸡肋啃得不亦乐乎,即使已经被自己家的主人敲了好几次狗头。
“嘤嘤嘤……”
“你不要跟我犟嘴!”cnmua,居然跟狗可以毫无障碍地交流了。
“嘤嘤嘤……”
“我正在教育你呢,你这蠢狗,并不是在骂我自己蠢啊喂!”烦躁了一整天的Can托着下巴不停地转动着眼珠子以表达自己郁闷的心情,一想到下午自己在Tin面前的蠢样就气得想要爆炸,真不敢相信居然会相信那个坏蛋说的一些话……好吧,其实是Tin说的每一句话他都相信了,连标点符号都信了。
“蠢狗Gucci,我真是跟你蠢到一块儿去了,怎么能轻易就让他给骗了呢!”
“汪汪汪……”Gucci骄傲地抬起头汪汪叫,表示自己才不跟主人一起蠢呢,气得Can又是一掌拍它狗头。
“不接受反驳,我们两个,不只是我一个人蠢!”
“哥,不要再跟个智障一样跟狗吵架了!”自家妹妹的声音从身后响起,Can突然一愣,回过头去,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长发女孩儿正对着这个跟狗狗吵架的人无奈摇头。
“我才不是智障呢,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狗狗可是有灵性的动物,人家都说狗狗能读懂主人的心情,与它们说话它们也能听得懂,你没看过新闻么?有一只狗狗在主人住院几个月的时间里每天蹲在家门口守着,等着主人回来,我看了这个新闻以后感动的要死,还有新闻报道过狗狗救了被困在山上的人……”
“够了,不要再发散你的思维了!”Le厉声制止了Can的喋喋不休并走到他身旁坐下来,看到Gucci伸过来的狗头,嫌弃地用脚给扒拉开了。
“是啊,你哥怎么能比得上那个住在第七层天堂的少爷?”
“怎么?你试过了?怎么知道他来自第七层天堂(给人无限幸福的极乐世界)?”
“臭Le!!!”早有先见之明的Lemon用手指堵住耳朵免受哥哥的荼毒,然后一点也不浪费时间地切入主题。
“哥,你帮我去问Tin哥哥要一些他的照片呗。”
“蛤!!!”Can差点要喷妹妹一脸了,小眼睛瞪得老大,完全一副听不懂的样子,于是Le又重复了一遍:
“去帮我问Tin哥哥要他的照片,如果你还要让我重复第三遍的话,我就让妈妈带你去挂精神科了,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明白么?”被自己的妹妹怼,作为哥哥的Can很怂地闭上了嘴巴,摇着头表示拒绝帮忙。
“不要!”Can的拒绝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Le继续道:
“你不帮我我也无话可说,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学姐让我去问要Tin哥哥照片的,也不知道她如何知道我认识Tin哥哥的。你要是不帮我的话,学姐就拿不到照片,她拿不到照片就会想方设法找我麻烦,你可以想象一下校园霸凌又多可怕,如果你想看到你妹妹被欺负,那就不要去问要照片好了!”Le摆事实讲道理(虽然并没有什么道理),对Can循循善诱步步紧逼,而Can则被说得一愣一愣的,一脸震惊地眨着眼睛。
“啊?别人让你去要那个家伙的照片啊?”
“是啊,不过如果你不帮我,我就自己去问好啦。”
“呃……”
Can竟无言以对,脑袋瓜子(真就如瓜子那么小)继续运转着:
如果我不去问,我妹妹就会被学姐欺负,被欺负了就不肯去学校,不肯去学校最后就会辍学!
啊!这可不行!!!
Can的脑洞一旦打开就很难关上了,而且还有越开越大的趋势,像他这种死板守旧的思维,还顺便想象了一下Le去找仇敌Tin求照片的情景。
如果Le自己去求,Tin就会对她提出交换条件,Tin连男生都敢亲,换作是女生肯定会被强奸,然后拍不雅视频,最后Le受不了打击自杀,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我!
“我去帮你问!”
“早这样说不就好了嘛,我的哥。”最终Can还是妥协了,(在Can无限大的脑洞中被Tin强奸了的)Le重重拍了两下哥哥的肩膀,敷衍地道了声谢便上楼去了,Can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道:
“上吧,为了我的妹妹迎难而上吧!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嘴上斗志昂扬,心里却慌得一批,Can挠着Gucci的肚子,而Gucci则仰卧着享受Can的爱抚,绕来绕去还是要去找那个宿敌啊!
堵心,太特么堵心了,他提到自己家庭时的那个表情居然是演出来的!
“Gucci啊,当年你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望着我求我带你回家,那表情也是演出来的么?你回答我啊喂!”
“呼呼呼~~~”回答他的只有四仰八叉的胖狗伸着舌头舒服的喘气声,惹得Can不满地瘪了瘪嘴:
“Gucci,你太没用了!”脑子不够用的人只能再次把责任怪到狗狗头上。
“Cantaloup,有看到电视遥控没?”就在Can沉浸在自我厌弃的世界里的时候,Can的妈妈突然出现询问遥控器的下落,那可是新闻联播过后最最重要的煲剧神器啊!
“麻麻!不要再叫我全名啦,真是的!!!”Cantaloup小声哔哔,惹人发笑。
“多可爱的名字呀,连人家Tin都夸我儿子的名字可爱呢!”
“去他大爷的!”Can小声嘟囔,傲娇地扭脸望向别处,他的妈妈向他走了过来,然后……扯起自己儿子的耳朵。
“哎哟,疼!!不要扯我耳朵啦!!!”
“谁让你今天这么不懂事,怎么可以先回来?你知不知道你的不懂事会让你朋友跟你绝交?”
“我们本来就不是朋友,哎哟!!!麻麻,我的耳朵要被你扯掉了啦!”
“活该!你想想当时你说的那些话,哪个朋友听了不伤心?”Can妈妈终于肯放过儿子那被扯得通红的耳朵,准备进屋继续找遥控器,突然听到Can摸着耳朵咒骂道:
“真搞不懂那些有钱人!”
“不过妈妈理解他们!”Can妈妈随即回道,Can抬起头好奇地望着她。
“怎么说?麻麻”
“其实有时候有钱人的生活也挺可怜的!”Can一脸的难以置信,他不停地摇头表示像Tin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可怜?Can妈妈继续道:
“真的,虽然我们家没有很多钱,只能算得上衣食无忧,但我们一家人相亲相爱很幸福,而那些有钱人家,为了争家产手足相残,除了钱财的纷争还有各种家庭伦理问题,爹不疼娘不爱,没人关心,勾心斗角谁都信不过,难道你不觉得他嘴上不饶人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么?”
Can愣在原地,回想起在宋当店外发生的事情。
他说他的妈妈并不想给他取名字…难道当时他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是么?他嘴欠都是为了掩饰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肯定是,妈妈是过来人,看得出来的,你难道没看出来他的笑容里藏着很浓的哀伤么?我都心疼死了!”Can妈妈坚持自己的观点,Can则怔愣着回想到他当时骂Tin的情形。
完蛋了,是不是戳到那个大少爷的痛处了!
“好了啦,我继续去找我的遥控器去了,电视剧准备开始了。”Can妈妈说完便走进屋里去了,徒留Can一个人呆坐在原地,为当初对Tin恶语相向而自责不已。
所以说,我要…向他道歉,好难啊啊啊啊啊啊啊…谁让自己当时那么嘴欠说那些伤人的话呢!
与此同时,已经坐在电视机面前准备看自己最喜欢的电视剧的Can妈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自言自语道:
“话说,Can什么时候对电视剧入戏那么深的?”
是的,Can妈妈刚才对Can说的那些话,所指的并不是Tin,而是眼前正在播放的电视剧里的男主角。
所以,我们还是哀悼一下单纯如草履虫一般的哈密瓜小朋友吧,就像他妹妹说的那样——有这么一个蠢萌的哥哥也是极好的,智障儿童欢乐多嘛!
Can自知是一个很轻易相信别人的人,但…却不清楚这个轻易的等级有多高。
“Pete!”
“嗯?”
中午时分,Can夺命连环call打给Ae问对方在哪里,随后满头大汗地出现在对方面前,然而却当着Ae的面叫着他身边那个正往嘴里塞食物的人的名字,Pete听到Can叫自己名字一脸莫名的望着对方。
“有什么事么?你看起来好严肃呢,Can。”
“我有事要问你!”Can还在气喘吁吁,并排坐着的Ae和Pete则二脸懵逼地看着他。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Can居然也有认真且怂的时候!
“嗯,你想问我什么呢?”人帅心善的Pete笑着认真问道。
“就是……秘密!”原本打算不撞南墙不回头的Can突然变得踌躇起来,心说要不是因为之前对Tin说了重话害得自己这几天噩梦连连,他发誓绝不会再跟对方扯上任何关系的。
Ae只是不爽地皱眉,而在场的Pond则大笑着戳了戳身边的Can。
“Can,你怎么知道Ae和Pete之间没有秘密,从来都是以诚相待?”
“渣渣!你给我闭嘴!”
Pond话音刚落,矮攻Ae便出声呵斥,两只耳朵却无法掩饰地爆红,这让Can终于知道自己的朋友确实是跟男生在一起了,而且还害羞了,虽然自己人野话又多,但鉴于Ae并没有对他坦白什么,所以他也只好对此事保持缄默了。
关于Ae和Pete的关系先放一放,现在重要的另有其事。
啪的一声,Can双手合十举过头顶,然后…连珠炮似的道:“Pete,Pete,拜托你帮帮我啊,要是你不帮我,我一定会内疚而亡的。虽然我这人平时路子野话又多,但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伤任何人的心啊喂。我是个好人,是父母的乖宝宝,是妹妹的好哥哥,连小动物都没伤害过,蚊子飞过只是赶走便是,蚂蚁爬过也只是吹走便是,从来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伤任何人的心。而且,也是因为他先嘴欠惹恼了我,真的不是我的错啊,不过你可要帮我呀,Pete,拜托!”
Can一口气说了一大串,搞得在场的其他三个年轻仔面面相觑三面懵逼,完全搞不懂Can到底想表要达什么。说真的,他老师难道没教过他概括中心思想么?说着说着连普度众生都出来了,说了一大堆,重点到底是什么?三个人完全get不到啊!
“哈哈哈哈,Can,我知道你话多,但你能不能说重点?你说那么多到底指的是谁?你想让Pete帮你什么?你说的那一大堆话都绕三界跑了一圈儿了还是没点到中心思想啊!”Pond调侃道,Can抬起头望着Pete少爷的眼睛。
“我说不出口嘛!”
“刚才你说的那四句话,有哪句话是难以启齿的?
“嚯咦~Pond,难道你老师没有教过你么,当我们要说重点之前,首先要来一段引子作为铺垫么?所以我先带你们游了一趟三界呀!”
“死Can,你那不叫铺垫,你那叫离题了好么?”Ae插话道,实在是看不下去Can磨磨唧唧离题八千里,作为求助者的Can放下双手,然后…张了张嘴,
“那个…Pete,能不能给你朋友Tin的手机号码给我!”
“嗯?”在场的三人不约而同地望向Can,都是一脸莫名,Pete重复了一遍Can的话,
“Tin,你说的是跟我一样在国际学院的那个Tin么?”
听说这两个人一见面就掐,不对,应该是Can恨Tin恨之入骨才对。
“嗯!”Can肯定道,此时Pond.福尔摩斯突然上线,两眼放光问道,
“要他号码干嘛?”
“才不告诉你呢,Pete,拜托你了,给我他的号码吧,就当做普度众生好了。”Can一脸期待地对Pete眨眼睛,Pete拿出手机查了Tin的号码并给Can看,Can也拿出自己的手机快速记下了Tin的号码,然后突然就想到……
要是我给那家伙打电话,他要再骂我呢?算了还是不要打了,被骂了还搞得自己白白伤心。
这个想法让Can神色凝重,不过很快便心生另一计。
“你知道Tin喜欢把车停在哪里么?”
“怎么了?你想要拿硬币去刮花他的车呀?”Pond一脸八卦地问,Can则对他呲了呲牙,小拳拳捶了两三下胸口。
“你要知道,像你Can大爷这种简单粗暴的人,有事绝对不会在别人背后搞什么小动作的,从来都是正面刚,劳资都狠狠揍过他两次了,不带吹牛的!”
“呸~就你?已经是吹牛本牛了好么?还敢说不吹牛,牛都要被你吹上天了都!”混血儿Pond嘲笑道,Can听了也不生气,反而嘿嘿嘿笑得很开心的样子,还没笑完,Ae很煞风景地插嘴了:
“你是不是跟那个Tin有什么过节?要不要我帮你?”Can感动地看着好人Ae,抹了一把老泪。
“Ae,你真是个大好人!”
“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啦,所以你跟那个人到底有没有事?”说实话,Can也很想告诉Ae的,但回过头看Pete,对方也是一脸担忧的样子,完全不知道他的那个混蛋朋友一心想要破坏他跟Ae的生活,这反而让Can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只能摇了摇头道:
“没什么事啦,只是…有笔小账要算一算而已。”
不要插手,老子一个人可以搞定!
“那关于车……”
“Tin喜欢把车停在工学院对面的停车场里,如果你想见到他,平时Tin都来得很早,至于离开的时间我就不是很清楚了,Tin的车子颜色是……”
“黑色保时捷嘛,让我上车的时候是还问他难道不怕我把他的车给弄脏么,他还一脸傲慢地说不介意,狗东西,看你那表情我都不信你不介意!”Can一不小心就顺着Pete的话往下说了,Ae听到眯了眯眼睛道:
“说得好像你已经坐过他的车了?”
呃……
“没…没有!嘿,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有机会坐那家伙的车啊,不可能不可能哈,像他那种人怎么可能会邀请我上他的车,这是动漫才会有的台词好吧!额额,我走了,差点忘了要去找No学长这茬了。”话一说完,Can就假笑着择路而逃,剩下的三个人异口同声道:
“那家伙邀请Can上他的车了?”
“嗯,看样子Tin确实是邀请Can上他的车了。”
这边厢还在为Tin有没有邀请Can上车而讨论的热火朝天,那边厢的Can突然慌张地跑回头。
“我忘了还有一件事,Pete,求你帮个忙。”
敢肯定,这件事肯定跟保时捷的主人脱不了干系,想到他跟他妈妈的对话(实际上母子俩真的是自说自话,完全不在一个点上),这个沉着(?)的人发过誓再也不会跟Tin扯上任何关系,此刻再一次食言了,真香啊!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 泡芙明明同人文第38篇到這裏了, 感覺下章要“投懷送抱”的劇情了,趕緊再給小編親壹個,膩歪膩歪壹下下!感謝深夜的男朋友小姐姐的小說文章提供!

黃明明Saint與王俊勇泡芙BL文上一篇: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37篇-冰峰流轉融雪時,情根暗種不自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