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60篇-不是沒有愛 時辰未到來

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60篇-不是沒有愛 時辰未到來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給大家推薦《不期而愛》原著小說第60章,Can真的很可愛,很可愛,劇情真的很棒呢,Tin的苦心終於可以皇天不負苦心人了,Can已經牢牢把握!

此刻夜空犹如被一幕黑布遮盖住,有大大小小的星辰点缀其间。一辆车徐徐开进Metthanan府宅的大门,直到停在那栋奢华高贵的住宅楼前面。车上,坐在方向盘后面的男子拿着一个公文包走了下来,另一边手臂挽着西装外套。
“Phu呢?”
“小少爷在那边的屋里呢,Tul少爷。”
“嗯。”
管家和少爷之间的对话声逐渐变大,然后这个少爷把自己手上的所有东西交给管家,让其拿上楼,接着他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跟妻子在另一栋楼中,但是他的双腿引领着他走进了父母的宅中。
“嗷!Tul,今天你要在这里睡吗?”当他听到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跟他打招呼时,Tul骤然停住了脚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调整脸上的表情,向对方展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是的,妈妈。我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处理,回去那边可能会让Wadee担忧。”
“是吗?我赶紧你最近经常来这边睡啊,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矛盾啊?”
闭嘴。
Tul在心里想,但是他的帅脸上还是保持着温柔的微笑,看着眼前的女人上楼去睡觉,然后用一种暖男的口吻说道。
“没什么啊,妈妈,您不用担心啦!我更担心您呢,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呀?一会生病就不好了。”说完还走上前去搀扶着对方的肩膀,做出要把对方送到房间的样子。对方看到之后露出了笑容,对这个继子——现在已经手握这个家族超过一半的权力——的体贴孝顺深感欣慰。
“你呀,一直都是这么孝顺,一点都不像Tin。今天带朋友来家里过夜,却不愿意带过来给我们认识一下。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把爸妈放在眼里呢。”最后一句话让Tul心里暗想“活该”,但是却没有说出口。
这个女人太愚蠢了,根本不知道这个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也许弟弟很累了吧,话又说回来,他带朋友来家里过夜…听起来总感觉怪怪的啊。”对他来说,这件事情很值得令人玩味,对方听完之后有点郁闷地深深叹了一口气。
“对呀,我都没见到面,也不知道是打哪来的,也不知道他都跟什么人混在一起。只希望他不要再重蹈覆辙就行了…我很幸运有你在身边,我可以给予厚望在你身上的对吗?”夫人转过头来抓住继子的手,用一种宠爱和欣慰的语气问道,Tul听了后笑了起来。
“可以的,妈妈,你可以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的。”Tul一边说着,一边把对方送回卧室,同时还跟对方道了晚安。做完这一切,他赶紧转身离去,方才堆满笑容的脸瞬间变得冷漠无情。
你可以寄予厚望啊,但是你不一定能如愿。
他一边想着一边往自己房间走去,却突然在弟弟房门前停了下来,眼神犀利,发出寒光。
“哼!”Tul冷笑一下,然后才走进自己的房间——带着一副无人能够解读的表情,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下一步要做什么。
清晨的阳光触摸到Metthanan家的别墅,在花园中洒满金光,犹如一幅令人眼前一亮的水彩画。而十几个工人也在此时按部就班地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让整个花园顿时充满了生机。东边住宅的楼上,二少爷的房间里,则是一片静谧,唯有均匀的呼吸声不时传出来。
房间被一层厚厚的窗帘遮盖住,外面的阳关当然也被拒之窗外了,所以躺在床上的那个人能够无所顾忌地熟睡,看样子甚是疲劳。
而房间另一头,起来已经有一段时间的房间主人,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条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
Tin坐在床边,弯下腰去看着躺在床上那个淌着口水的家伙,真不知道该把这叫做可恶还是可爱了。他正想着,那家伙又把嘴巴砸吧砸吧了一下,让人看见就不由自主笑了出来。
‘只想跟你一个人睡。’
虽然这句话在他人耳中听起来有点模糊,但是对于这个男生来说,这句话是再清晰不过的了。
想到这,Tin的一只大手就伸过去帮对方把头发撩拨到两旁,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床上的那个人。这家伙当时说的话不知道让Tin无奈地摇头摇了多少遍。
‘继续啊!’
一点都不浪漫,但是…他已经完完全全占有了对方。
“嗯——”但好像他的抚摸吵醒了Can,因为他看到Can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发出“嗯啊”的懒洋洋的声音,随即慢慢睁开自己的眼皮。
“早上好。”Tin马上给他来了一句招呼,只穿了一条内裤他半坐半躺在床上。
这个惹火的动作简直可以把一个青春少艾撩到变疯婆子,但是对于Cantaloupe同学来说呢…
“嗯嗯,早,我怎么会在这里的啊?”
昨晚他很肯定自己没有给那家伙沾一滴酒的啊。
“唉!”在两人关系有了飞跃发展后的第一个清晨,Tin本来还想做个贴心的男友,但看着眼前这个不安分的家伙,只好无奈叹了一口气。但仅仅如此…
“啊啊啊啊啊啊啊!臭Tin!!!!!!”Can把自己摔回床上,就像一头在屠宰场的黄牛一样吼得鬼哭狼嚎。然后Can伸手去拉住Tin脖子上的毛巾,这让Tin吃了一惊。于是Tin一掌拍在哈密瓜的脑门上——就像林正英僵尸片里面的道长给僵尸的额头贴符似的,然后他一脸疲倦地问道。
“你又干嘛啊?”Can听完之后嘟起了嘴巴,然后没羞没臊地说。
“我后面疼!”这个回答清晰而又戳中重点,让Tin都想给自己的脑门来一掌了。这家伙能不能有一回是可爱一点的,或者向自己撒撒娇什么的啊,怎么说话就这么直接呢?
没错,这个眯眯眼正在张开自己的双腿,还用手去摸了摸,一脸的痛苦。
“你呀你呀!快去给我看看”
而此时,Tin已经端坐在床边,还把手扶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喂,你先帮我看啊,我很疼啊Tin。”然后他还抽搐了一下,扭过头来看着床边的Tin…一脸的担忧。
“没事的,从昨晚开始就帮你看过了,赶紧起来洗澡吧。”一开始他还打算把对方抱去浴室的,现在看这情形,Tin只好叹了口气。Can听完之后赶紧喊了起来。
“吼!你呀!今天一起来就这样子对我说话,还‘赶紧起来洗澡吧’,切!男人!”虽然嘴上这么说,但Can还是乖乖地起床,趔趔趄趄地朝浴室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在口中嘀咕。
“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痛啊,所以说你技术不错嘛…”
“等一下。”
“嗯?”
“哈?”Can转过头来,一脸的懵逼,不知道那家伙为什么好端端说这句话,而Tin则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然后一脸认真地说。
“……希望你明白。”
“等一下。”
“又干嘛啊!”
“那个…也拿进去。”他指了指旁边叠放整齐的浴巾,Can看到之后赶紧抓起来然后跑进了浴室。在那个什么…lover(爱人)的目光下,他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忽冷忽热,所以他赶紧想要逃离对方的视线范围。
这回上了爱情这条贼船啦!昨晚做的时候,心脏都没有现在听他说完这句话时跳得这么厉害。
“Tin,我问你件事啊。”
Can从浴室出来之后,看到整个卧室(像是巨人住的,即使把自己和Lemon两人的卧室合起来都不及这房间的一半大小)亮堂了不少,因为Tin把窗帘都打开了。Can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床上的枕头和被子都已经被整理妥当,然后用一种不确定的口吻问对方。
因为他进了浴室,不仅仅是在里面享受按摩浴池,他也在里面思考了很多东西。
“怎么啦。”坐在笔记本电脑面前悠悠地打着字的那个人并没有转过头来。Can清了清嗓子继续说。
“刚才你叫我…呃…lover,爱人…是吗?”Can忐忑地问道,因为说实在的,他也不确定该把昨晚发生的事称之为什么。OK,是他先问出口的。因为他想忘记输球这种烦恼事,而今天早上起来心情确实好很多了,但是…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呢。
所以呢,这个问题让Tin明白到…这家伙还是没有搞懂。
“对,爱人,男友,或者老婆…现在可以这么叫了。”
“不要叫我老婆!!!哎呀不要啊!逊爆了惹!”Can马上反驳。Tin听到之后笑了出声,然后走向那个入墙式衣柜,从里面拿出一件T-恤、一条长裤和一条崭新的内裤。他估摸了一下对方应该能够穿得下,然后走过来把这些东西扔在Can的膝盖上,才坐了下来。
泼猴儿使劲点头。然后Tin又一脸真诚地问。
“可以做我男友了吗,Can?”
这不是第一次表白了,而是问他到底可以做他男友了没有。因为Tin曾经问过这个问题了,跟他说要在一起,但是Can当时一口拒绝了,只是想做朋友。那现在呢,准备好越过朋友的界限了吗?这个问题让Can心有戚戚然。
“上次的事对不起。”知道自己做错的人赶紧低下头,盯着衣服看。
“我又没有责怪你,而这次…”Tin眼神定定地看着对方,Can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抬起了头。
“我长得不帅的哦。”
“知道。”
“贱人!你先不要插嘴啊!”Can急了眼,责怪Tin干嘛这么多嘴回答,还回答得这么让人生气。但是Can还是继续说道。
“我是个穷小子哦。”
“看到了。”
“哎呀,你点头就行啦!”Tin都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想要表达点什么,但是他还是听从了对方的吩咐,用点头来代替自己的回应。
“我读书也不厉害哦,还经常搞事情。”
“那…”
“老子没有一点配得上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哦。”原来,这就是Can想要表达的意思。Tin听完之后静默了几秒,看着对方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内心也会有自己的想法的人。他不仅会思考,还会思考很多,想到很远,想到两人不搭配。但是片刻之后Tin就笑了。
“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些事啊?”然后过了一会,Can也说了。
“不,我才没有想着要依靠你呢。”Tin听完之后再次扑哧一笑。
“那就希望你明白,我一点都不在乎你刚刚说的一切。因为如果我在乎,我就不会从一开始追你追到现在。”这个回答明确而又说到了重点,哈密瓜立马松了一口气,接着说。
“那…”
“那…”Tin模仿着对方说话,脸上的表情——高傲中混杂着难得的幸福感。Can继续说…
“那…那就在一起吧,你这个渣少爷!”
“嗯,哈密瓜。”Tin邪魅地笑了笑。但是这个全名让Can嘟起了嘴。
“不要喊老子的全名啊!不开熏!”
“我也不嗨森。”
“嗯?”Can一边发出疑惑的声音,一边站起来原地穿衣服。他也不打算浪费时间跑到浴室去穿衣打扮了,毕竟昨晚两人都已经肉帛相见、有过肌肤之亲了。Can还是很好奇对方说的不嗨森到底说的是哪件事。
“我不开心,是因为你说话不礼貌。”
“我擦….”如果一个人的脖子能够360度扭转,正在穿裤子的Can听到这话后也许会把脖子扭过去直接朝着对方一顿臭骂了。但是对方却波澜不惊地坐在原地,继续说道。
“我不喜欢你经常用ku、meung(为泰语中的不雅称呼语,可分别对应为“老子和臭小子”,泰语原文中Can使用的都是这两个词语,但文中大部分译作“我”和“你”,特此说明)来称呼彼此,不喜欢你经常骂我‘臭Tin’。”少爷把话说开了之后,Can只好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不知说什么好。
“但是我从一开始就是这么跟你说话的啊,为什么要改变啊。要我用chan、nai(分别为泰语中较为正式、有礼貌的第一和第二人称代词,泰语原文中Tin使用的都是这两个词语,特此说明)吗?你不会觉得很造作、很矫情吗?”这家伙还在为自己分辩,干嘛要让自己转换说话的风格啊。虽然我也知道你一直说的都是礼貌用语,但我用不习惯就是不习惯啊。
“也不是强迫你改变说话的方式,但是求你了,你那些‘贱人、人渣、禽兽’,或者别的一些脏话,不要对着我说。”可以敢肯定的是,Can这家伙是会找到很多骂人的词汇,几乎不会重样的,但是Can同样不想听到。
“你不要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天真的绅士啊,你不用泰语骂,你也说过诸如fuckyou,sonofbitch,bastard,motherfucker的词汇啊,这还不都一样。有时候我并不是要骂人,就是一句口头禅而已嘛。”这个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人,赶紧找出一堆歪理来支持自己,这一番话让Tin眼睛闪过一道光。看来这家伙不仅泰语脏话骂得溜,好像其他语言的脏话也是信手拈来啊。
“也许我有时候没注意…”Can正在沾沾自喜,但是…
“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对你说过那种话,我就让你不要骂我,这点也做不到吗?”
“也不是做不到啦。”Can撇了撇嘴,然后把那件深色T-恤套了进去。他一边庆幸自己跟Tin的身高没差几厘米,一边“嘭”地坐了下去。但是随即而来的痛感让他不禁咧起嘴巴“滋滋”地吼叫起来,然后像个怨妇一样喊道。
“我会尽力不说,但不敢保证。”
“那也行。”Tin听完之后暂且满意了一下,因为如果刚刚在一起就对那个家伙要求太多,很有可能会原地分手。Can坐下来安静了一会,滴溜着眼睛想了一下,然后就想出了一个主意。
“不想让我用‘老子’来称呼自己,那这样吧…嗯哼!”泼猴儿清了清嗓子,然后笑着说。
“Tin少爷。”
名字的主人Tin马上呆住了,看着这个用一把嗲嗲的声音喊着自己名字的家伙。
“想让Can这样说话对吗?”说话的人这语气很欠揍,但是对Tin来说…
“嘿!”Tin一把把Can推倒在床上,接着用自己的身体压住对方——对方除了发出那一声“嘿”之外全程处于状况外,然后在对方的耳边小声地说。
“再喊一次。”
“再喊一次什么啊?”
“你不要再装糊涂了Can。”Tin冷笑了一下,把自己的脸凑到了Can的跟前。
“喊完你要带老子去吃饭哦,老子饿了。”
“快点啊Can。”帅气少爷迫不及待的样子让Can歪嘴笑了一下,看来他终于抓到这个渣少爷的弱点了。
原来你喜欢我撒娇啊?不早说…
“Tin少爷啊,人家肚子饿饿了,带伦家去吃饭饭嘛。”Can只是觉得一时好玩才这样说的,但是对于Tin来说,等这一刻不知道等了多久呢。于是他赶紧把自己的嘴贴向了对方,啵了一下之后他又小声地说…
“等我吃完这个再带你去。”说完,再次把嘴唇贴了上去,而泼猴儿也心满意足地回应了对方的吻。此时,他的心中也是有一块大石落了地,因为他刚刚决定跟Tin在一起了。
起码再也不用刻意去讨好他了吧。
“A-che-dae-hae-ha-dae-haedae-hae~woo”
对于这个刚刚输掉球赛的人来说,当他一边哼着队歌——却只记得“A-che-dae-hae”这几句歌词——一边走进家门的时候,全家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住了。只见他们家的这个大儿子正在扭着屁股哼着走调的歌,这情景让大家十分无语。
“肯定是比赛输了之后疯掉了。”Lemon小声嘀咕着,看到自己的哥哥滑动着走向妈妈。
“老妈老妈~好想你哦!”
“你干什么啊?去朋友家过了一夜,有什么这么兴奋啊?昨晚又跑去喝酒了对吗?”妈妈严肃地盘问起这个正抱着自己腰部的儿子。Can赶紧使劲摇头,然后把双手搭在妈妈的肩膀上。
“无酒精活动哦!”
“那你可别说…”
啪!
“哎呀老妈,你干嘛打我啊?”Cantaloupe赶紧躲开随即而来的第二掌,并喊了一句。他并不知道妈妈为什么怒目圆睁(其实她跟儿子一样都是眯眯眼),而对方却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使出了“夺命连环掌”。
“你跑去嗑药了是吗!你昨天才输了比赛,怎么今天一回来就这么兴奋啊?”
“哎呀哪有嗑药啊,没有啦老妈!一点都没沾上呢!我只是去Tin家过夜了而已,他刚刚才送我回来呢。根本就跟药沾不上边,还有啊,比赛输了就输了呗,最多明年再赢回来咯。我这么乐观,你还要说我嗑药了。是不是我一会在那里脱了衣服,你就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啊?”儿子小声地抱怨着,妈妈眯了一下眼睛,然后…
“那就好。”但是,Can提到了某个人的名字,让那个觉得自己哥哥无聊的妹子耳朵都竖了起来,然后赶紧往这边看过来。
“你去了Tin哥的家吗?!”这个问题搞到Can沾沾自喜地点了点头,然后还带有点点的羞涩感,现在他们两个不仅仅是朋友关系了呢,是情侣了。于是他赶紧挠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此时他忘了自己的妹妹正在关心的点是哪个。
"Tin哥家怎么样啊?!!”Lemon充满好奇心地问,刚刚在那里过夜的人赶紧回味。
“哎呀太棒啦Le。一开始我还在为比赛输了的事不开心,但是今天早上才留意到,Tin的房间真的超级豪华啊,老妹。你有在电影中看到过吗?就是卧室里面还有屏风分开工作区和睡觉区那种啊。整个房间的色调就好像是从《家具与园艺》杂志抠下来的一样。浴室里还有按摩浴池,还有PC、笔记本电脑、电视和音响啊,我还在那里看了卡通呢。那里的床又大又软,就像五星级酒店的一样,他们家还24小时都开着空调,走到哪里都是超级凉爽的。”Can滔滔不绝地描述着男友家(刚刚换了身份哦)的那些情况,虽然有一点点的夸大,但是这让腐女妹妹身临其境一般,不禁脱口而出…
“哎呀,如果昨晚是Pete哥在那里过夜,那可就超级完美啦!”
说什么呢!
Can心情大好,就像刚刚打完针(?)一样,已经忘掉了昨天的不快,在一旁笑得如坠云雾中。他看着自己的妹妹控制不住自己,在那里意淫。突然间妹妹好像意识到妈妈正看着自己,于是赶紧站起来,把Can拉了出去。
直到两人远离了妈妈的视线,Lemon就赶紧问道。
“那Tin哥和Pete哥在一起了吗?”
“不是情侣啊!”
“干嘛这么大声吼我啊,臭哥哥!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不是情侣,他们两个不是情侣,清楚了吗,我的好妹妹?”Can立马摆出一副认真严肃的表情,他一点都不喜欢自己的妹妹站错CP,但是让他直接说出真相,他又不太能说的出口。
“但是Tin哥喜欢Pete哥呀。”
“没有喜欢!”
“我两只耳朵听得清清楚楚的啊!”这丫头居然还反驳,Can急了眼,好想马上原地出柜!但是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点无以名状的羞答答感觉,他只好再次重申。
“我说了他们不是一对就不是啊!他们两个不是什么情侣了啦!”
“我都说了,我曾经听到Tin哥说过喜欢Pete哥的呀。”Can抓紧拳头互相撞击,他也知道之前Tin是想故意破坏他两个朋友之间的感情才想出这种馊主意。但是Tin也很明确地说了,他不再关注那个矮子(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正式地喊一声Ae的真名)的事情了。但是当妹妹还在吱吱喳喳的时候,他打断了…
“嗯嗯,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又不是真的,你就慢慢脑补吧。我还是去睡觉了,全身都酸得要命…尤其是下面呢。”如果,如果Lemon的心思再细腻一点点,或者心眼再小一点,她就会发现自己的哥哥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走进自己的卧室。但是由于在她的脑海中,帅哥肯定是跟帅哥组一对的,所以她只好在邪教CP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而Can这边…也很郁闷呢。
“Tin是老子的男友啊!再说得准确点,现在他就是我老公呢!但是…这说不出口呀…”
最终他只好把这句话埋藏在心底,而他并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他就会如愿的从柜门中走出来。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 泡芙明明同人文第60篇到這裏了, 沒事的Can,妳可以慢慢出櫃子,現在妳懂得跟Tin之間的關系那就夠了,這灰姑涼般的劇情真的很棒呢!感謝深夜的男朋友小姐姐的小說文章提供!

黃明明Saint與王俊勇泡芙BL文上一篇: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59篇-Can化解悲痛的方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