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不期而愛泡芙明明同人文第八篇-不知“吃醋”為何物

不期而愛Pete&Ae原著小說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給大家推薦《不期而愛》原著小說第八章,通过Ae的视角小编似乎也感受到Pete的皮肤很柔软,剧里的Saint也是很白嫩的,小鲜肉呀!Ae已经不知不觉喜欢上Pete,你们说爱情就是这么简单到来的吧!

Pete視角
我也許當時被他打到了臉,但是這也沒有被他那壹拳懟到腹部時的痛感強烈。
啪!
第三拳還是擊中了那個部位,疼得我淚水直流,嘴巴張得很大,但是渾身乏力,沒有力氣發出壹丁點呼喊聲,我只能躺在人行道上喃喃呻吟。我的肺部隱隱作痛,出現呼吸困難的癥狀,每吸壹口氣我都覺得胸口脹痛,恐懼感也隨即襲來。
這壹刻,即使我覺得自己很可憐,但是我的心裏卻壹直想到某壹個人。
Ae…Ae快來救我啊…
“A…e…”我像是花光了畢生的力氣,才勉強把這個名字喊了出來。但是把我壓在身下的那個人表情冷漠,並沒有對我表示出壹絲絲的同情。我微微睜開眼睛,看到在淅淅瀝瀝的雨幕中,這個冷若冰霜的人正用壹副嫌棄的眼神盯著我。
時間停頓片刻。
“哈?沒有錢?那這是什麽啊?”我沒有力氣跟他理論,單單是吞口水我都覺得力不從心了。Trump壹手抓起我的手腕,把媽媽買給我的手表粗暴地扯了下來,我的手腕壹陣生疼。
“不…不要…”
如果那塊手表不是媽媽買給我的,就算它價值連城我也不會覺得可惜。
救命啊…Ae…救救我啊…
我奄奄壹息地躺在那裏,口裏喃喃自語著發出很微弱的求救聲。Trump學長再次粗暴地搜查了我的褲袋,並把裏面的錢包和手機都抽了出來。但是我已經沒有多余的力氣去阻止他,此刻我心如刀割,任由不爭氣的眼淚從臉頰上淌過,直至與雨水匯流…
“妳別指望報警啊!如果妳不想老子這輩子都纏住妳!!”
啪!
已然空空如也的錢包被他無情地甩到了我的臉上,我身體像被掏空了壹般,沒有力氣轉過身去看著他當時的表情,我只知道他正氣沖沖地離去,把我留在這個人煙稀少的昏暗路邊,只剩壹盞燈光微暗的路燈和滂沱大雨陪伴著我。
我不知道我在那裏躺了有多久,我的腦海裏只浮現出那個壹直在幫助我的人,我開始意識到我應該要展開自救行動。Ae雖然此刻不在我身邊,但他就是那個讓我有勇氣拒絕校園霸淩的人。我壹只手扶著墻根,另壹只手緊緊地抱著腹部,準備慢慢站起來。
現在我沒有手機,沒有任何方法能夠聯系到Ae啊。
“…妳覺得學長會有多生氣啊?”
“居然整個隊的人都逃掉了,明天全隊人都要死定了吧!”
此時,我聽到墻外有人在很大聲地說話,於是我深呼吸壹口氣,堅忍著刺骨的疼痛,準備邁開腿往前走去。
咕隆壹聲!
我已經用盡了全身力氣,但是雙腿還是不爭氣地突然發軟,我再次摔倒在地上了。
“救…救…”我用盡全力呼叫,去呼喊某個碰巧經過這裏附近的陌生人,但我還是覺得自己的聲音太微弱,再加上雨聲很大,也許別人並沒有聽到。
“嘿,各位,有沒有聽到什麽聲音啊?”
“妳閉嘴啊,賤人!這大晚上的說什麽呢?壹會撞上不幹凈的東西妳就慘啦!”
“我真的聽到了啊!”
“妳耳朵出現幻聽了吧!”他們的爭吵聲讓我頓時失去了希望,誰會相信大晚上的這個人跡罕至的地方會真的有人求救呢。我安慰自己,壹會就不疼了,看來也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路人身上了。
“嘿!!!”各位!這裏有個人躺著啊!
“這是鬼吧?”
“妳大姨媽的鬼啊!真的是人啊!妳們快來幫忙啊!”隨即,那個人的聲音逐漸變大了,然後在我耳邊響了起來。他們把我扶了起來,但是我只知道在嘴裏念叨著某個人的名字,這個名字壹直在我的心裏回蕩著。
“Ae…工程院…Ae…”
對不起啊Ae,我再次給妳帶來麻煩了。

Ae視角
我正在煩躁著,可以說是非常煩躁啊!
“都怪妳啊Pond,看到沒,都怪妳壹個人啊,害到整個年級的人都受罰了!!!”Ping埋怨的聲音不絕於耳,他正在嘮叨著我的好基友Pond,搞到我也想加入這場批鬥大會中去。都什麽人啊,居然在參加訓練營期間睡著了,還要發出豬嚎般的打呼嚕聲,株連到我們這些無辜的平民。等到我們接受完懲罰,等到訓練營結束,都快晚上八點半了。
但是最讓我煩躁的是…
[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在“嘀”壹聲後留言]
“為什麽Pete這小子會關機啊?”我皺了皺眉,嘴巴嘀咕道,完全沒有在意Pond對自己的辯解,他說他昨晚看蒼老師的教學視頻看太久了才會這樣。自從我拿到Pete電話號碼之後,他可從來沒有關過機啊。
“怎麽啦,Ae?妳壹臉心事的啊?”Bow轉過頭來問我,我搖了搖頭。
“沒事啊,妳們要吃啥壹會打電話跟我說吧,我先去接壹下Pete…”
鈴鈴鈴~
還沒跟朋友說完話,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我趕緊低下頭去看,不由得皺了皺眉。
“幹嘛啊Can?”Can是我足球隊的隊友,但是我們不屬於同壹個學院的。雖然他經常打給我聊關於球隊訓練的事,但是他可從來都沒有在這個時間點打電話過來。
[嘿,Ae!妳先不要生氣啊。妳有沒有教訓了壹個國際學院的學生啊,我現在在國際學院門口,看到有個人被人教訓了,他口裏不停地念叨著“工程學院的Ae”,如果不是妳,那就打擾啦!]
“臥槽!!是Pete!!!”
無需多講,我都知道他口中的那個國際學院的學生是誰了。我聽到這後毫不猶豫地往外跑,也來不及跟朋友們道別壹句。我壹邊跑壹邊大聲地對著電話那邊的Can說。
“Can,妳先幫我照看壹下他,不要扔下他壹個人啊!我馬上趕過去!!!”
這壹刻,我已經不在乎我對Pete的擔憂之情超越了何種界限。壹聽到說他被人教訓,我的腦海裏就浮現出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軟糯小少爺,他那雙人畜無害的眼神,他那軟綿綿的身體,搞到我沒法不擔憂起他。同時我也怒火中燒,痛恨那個對他下如此毒手的家夥!
Pete從來都沒有傷害過誰啊,為什麽妳要傷害Pete啊!
我不知道我跑得有多快,但是當時的壹分壹秒對我而言都是很長時間。我壹邊跑壹邊在心中埋怨自己,自己本來答應過會照顧好他的,但是為什麽沒有好好遵守諾言呢?現在的我氣喘籲籲、汗流浹背,但我壹看到前方有壹大堆人在圍觀著壹個人的時候,我馬上不假思索地飛身過去鉆進人群裏。
“Pete!!!”我鉆進人群後第壹眼就認出了他,他的臉在壹片黑暗中散發著蒼白的光亮,他的雙手正緊緊揉搓這肚子,Can正坐在他的身邊為他撐傘。看到他臉上的淚痕,我的怒火油然而生。
沈默。
我抓住他的雙肩,讓他轉過身來面對著我,他的臉色很差,衣服沾滿了泥水,他的雙手還是緊緊抱著肚子。他壹看到來人是我,口中就開始喚著我的名字。
“Ae…Ae…Ae…”
真是日了狗了!!!
我不知道當時自己抽了什麽瘋,我只知道緊緊地把他抱住,讓他的頭緊緊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感覺到他的身體像受驚的小鳥壹樣在發抖,然後我嘴上在不停地說著。
“沒事了,我來了Pete,沒事的了,我在妳身邊了。”
我也搞不清楚,這是我想對他說的話,還是我想對自己說的話。

Pete視角
我不知道我靠在Ae的肩膀上有多久了,等我再次有意識的時候,那些圍觀的群眾知道我跟Ae是認識的,就都作鳥獸散。我腹部的疼痛感有所減輕,但是每當我想挪動身體的時候,那個部位還是會隱隱作痛。
現在我不想回家,我不想讓媽媽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如果我回家了,只會徒添家人的擔心。
“那今晚妳就在我宿舍過壹夜吧。”
我知道Ae在擔心我,但是我不想給他帶來更多的麻煩,他已經幫了我很多忙了。如果還要讓我去他宿舍分他的半邊床,我真的做不到啊。所以我拒絕了他,並且在國際學院裏的酒店開了壹間房。由於我們學院有酒店管理專業,所以在學院裏有壹個真正的酒店也就不是什麽稀奇的事。
Ae沒有多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然後把裏面僅剩幾張卡的錢包撿起來還給我,接著把我扶進了學院的大樓。幸好當時並沒有碰到什麽熟人,我們花了幾分鐘就辦理好了入住手續。最後我終於筋疲力盡地躺在酒店的大床上閉目養神起來。
此刻我的心中更多的是…恐懼。
我緊緊地抱著枕頭,並不是因為我覺得冷,我只是想要抑制住自己,不想自己渾身發顫,我不想讓Ae看到自己的脆弱。但是這壹切都是徒勞的,尤其是當我獨自壹人蜷縮著身體的時候,壹陣恐懼感猛地向我襲來。這種恐懼感就來自於,像我這樣的人,在壹生中可從沒有遇到過這種事的啊。
片刻沈默。
“Ae…”壹直溫暖的大手在撫摸著我的頭,我擡起頭來,看到壹雙冷峻的眼神正擔憂地看著我。Ae的表情有點為難,我突然記得他不怎麽會安慰正在哭的人。
因為他不喜歡,我開始盡力抑制自己,不讓自己流淚。
“對不起啊!”
“!!!”我睜大了眼睛,不知道他為何要道歉,應該說道歉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吧,我再度麻煩到他了。
“我說過要照顧妳,要保護妳,但是我卻趕不過來,抱歉讓妳受傷了。”
我不哭了,我已經盡最大的努力不哭泣了,但是為什麽Ae要對我說這些話啊。Ae為什麽要緊緊恪守著對我的這幾句無關痛癢的諾言,我並不需要他把這些諾言當做是他必須要實行的職責。但是當我知道他把這些諾言看得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時候,我的淚水就止不住了。
我的身體還在疼著呢,但是為什麽我的內心會如此幸福?
“Ae…妳沒有錯…反而是我,要對妳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啊…”我馬上把頭埋在枕頭那裏,我聽到了Ae發出的壹陣嘆息聲,雖然此時的我很傷心。然後我又感覺到有壹只手在輕掃著我的頭發,順著我的頭發溫柔地捋下來,輕輕地…
Ae並不需要多說什麽話,只要他輕輕撫摸著我的頭,陪在我身邊我就覺得這是對我最好的安慰了。
我在床上靜靜地抽噎著,這種情形下,Ae越是安慰我,我就越是想放聲痛哭,因為我想…向他撒嬌,我希望他就壹直這樣撫摸著我的頭,不放手…
“可以跟我說了嗎?到底發生什麽事?”他看到我的心情稍微平復了壹點,就開始問我。我轉過頭去看著他的臉。
“那該死的Trump是嗎?”
顫巍巍。
只是聽到這個名字,我就有點渾身發顫,無需多言,Ae就已經知道自己猜對了。因為我肯定表現出壹副心有余悸的表情,壹想到那副殘暴醜陋的臉孔,我的身體就不自主地發抖。但是壹看到眼前這個人,這種驚悚卻又減掉了大半,因為…
挲挲…
Ae的指尖劃過我的臉頰,妳們可別以為他會很溫柔地,就像小說男主角那樣輕輕地、唯美地拭去我的淚水。他只是用手指胡亂粗糙地壹股腦兒把我的臉抹了壹遍,但是這讓我產生壹種難以言表的欣慰感。
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Ae與我在壹起。
“幹嘛,妳還是覺得我活得很粗糙吧!”
“沒有啦,我只是覺得妳很有個性啊。”
“有個性?”他看起來壹臉蒙圈,逗得我不由自主展露出今晚的第壹個笑容。
“這種擦淚的戲碼,妳就不會用紙巾或者手帕啊。”而且妳壹定會幫我擦的,不會讓我自己擦。
我有留意到,雖然有時候Ae有點毒舌,但是他很喜歡照顧別人。如果能夠幫到別人,他就會不由自主地伸出援手,這次也壹樣。
“也就是說我不修邊幅咯,話說妳的手機在哪裏啊,怎麽關機了啊?”Ae斜了壹下腦袋,然後又把話題帶了回來,他的語氣有點責備的意味,我嘴巴緊閉,不知怎麽回應。
“他…拿走了。”
“妳說什麽?!”他大吼壹聲,我只好低下頭死死地盯著自己的手腕。
沈默了壹會。
“別說還拿了妳的手表!”也許是我的目光讓他留意到這壹點了,因為他第壹時間把我的手拿了起來,我只好輕輕點頭表示肯定。Ae的怒氣馬上從他的喉嚨裏爆發了出來。
“這個殺千刀的畜生!自己就不會掙錢了嗎?居然跑來搶別人的東西!!!”
雖然我不怎麽罵過別人,但是這次我真的很同意Ae的話,我所認識的那個Trump學長已經在我的生命中死去了。
“他還拿了什麽?”
“整個錢包的現金,手機,還有手表…就這些。”我輕輕地說,這所有東西裏我覺得最可惜的就只有手表了,而Ae又在不斷地叫罵起來,看樣子他真的替我感到憤怒,而我只能無奈地低下了頭。
沈默
“那妳呢,怎麽樣啊?那些身外物就先不管了,他還對妳做了什麽?妳為什麽會躺在路中間!!!”說完,他就雙手捧住我的臉往上擡,用壹種霸道的語氣擔憂地問我。他還用壹種寵溺的眼神看著我,就像生怕我會突然掉地上壹般。這種如此近距離的接觸,讓我的恐懼感瞬間轉化為…羞澀感了。
這怎麽能讓我不羞澀呢?Ae用雙手捧著我的臉,不是像上次那樣捏住的,而是把我當作他的侄女,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麽跟侄女嬉鬧的。但是他的指尖劃過我的臉頰,經過眼角、眉心最後到達了我的雙唇。他的動作如此輕柔,讓我的心為之…蕩起絲絲漣漪。
“他沒有打妳的臉?”除了淚痕和灰塵,他確定了自己找不到我臉上的瘀傷,我慢慢地點了點頭。
“他打了三次我的肚子…我就沒有力氣還手了Ae,然後我只能倒在地上縮成壹團咯。”我盡量把當時的情景描述得雲淡風輕,也很滑稽,但是在他眼裏這壹點都不滑稽。
倏的壹聲
“去報警!”
“哈?!!!”聽到這個,我的瞳孔放大,Ae迅速地站了起來,然後拉著我的手,壹臉嚴肅地,我對這始料不及的建議感到不知所措。
“要…要去報警!”
“對!他這麽對妳,不管怎樣都要報警。他這種人渣敗類,就應該把牢底坐穿!他以為他是誰啊,居然膽敢對妳做出這種事!”他的語氣很強硬,表現出壹副義憤填膺的樣子,眼神很兇悍,我之前也很害怕他的這種眼神,但此刻我只好用盡全身力氣去阻止他。
“不要啊,Ae,不要報警啊!”
“Pete妳…”他立馬轉過頭來盯著我,我禁不住有點懼怕,但我還是拉住他的手,然後顫巍巍地說。
“就讓…讓事情在這裏打住吧Ae,就當做是我倒黴吧。”
“倒哪門子的黴啊!我不知道他拿了妳多少錢,但是老子看到妳被他傷得這麽重,老子怎麽也不會放過他的!”我很開心他這麽擔心我,但是我還是輕輕搖了搖頭,還是之前的那番說辭。
“不…不要啊…我們不要報警啊!”
“妳…”Ae瞪著我,我快要淪陷了,我知道他肯定是要罵我傻帽了,發生這種事居然還這麽軟弱。但是他說了這個字之後就沈默了好壹會兒,他盯著我的眼神像是夾帶著寒意,讓我不寒而栗,然後我的心壹下子被提到了嗓子眼,因為他…甩開了我的手。
“差點忘啦,這不是我的事!”他把我的手甩開了,剛才他那雙把我當做孩子般要好生照顧的眼神,變成了把我當成壹個陌生人的眼神。
“如果妳還愛著他,那也不是我的事。”
“!!!”聽到他這樣說,我只是睜大了雙眼,我沒想到會聽到他說出這種話…Ae還以為我愛著Trump學長。
這時候,我坐在原地,就像個啞巴壹樣,看著我對面這個男生拿上自己的書包,正準備往門外走。冥冥中有股力量促使我猛地往前壹撲,抱住了對方的手臂。
“不是啊!Ae!不要誤會我啊!不要誤會我!”
我愛的那個人是妳啊,不是他。

Ae視角
我不知道我到底為何會如此震怒,不對,更令我費解的是Pete為什麽還會這麽護著這個傷害他的人渣。
他被那個賤人打了三拳,最終倒地躺在地上,還被對方搶了所有值錢的東西,他居然還對這個敗類心軟,就為了區區壹個“愛”字嗎?我真的搞不懂啊!對,我沒有愛過任何人,這十八年以來,我只喜歡踢足球、玩遊戲,跟朋友混在壹起。不像那些朋友壹樣,壹旦失戀了就只會要生要死,我只是覺得我沒有必要這麽急著談戀愛。我真的不知道這所謂的“愛情”到底是個什麽鬼東西。
所以這壹刻我都還不懂為什麽Pete還要護著那個賤人,但最讓我費解的是…我這麽生Pete的氣又是為何?
對!就是他太矯情了啊,居然還選擇原諒那個敗類!
我超級生氣,生氣到想大力甩開Pete抱住我手臂的雙手,但是當我轉過頭來看到他的臉,他那雙正準備再度決堤的眼眶,我又下不去手啊。他居然還是打算用同樣的謊言來解釋。
“不是啊Ae,我已經不愛他了…不愛他了啊Ae。”
“那妳跟我去報警啊!”
“不…不要啊!”
去死吧!我真的很生他的氣!妳口口聲聲說不愛了,那為什麽還不對付他。我的神色也很明顯地表示,我並沒有跟他達成共識。於是他把我的手臂抱得更緊了。
“Ae妳聽我說啊,妳先聽我說,我求妳了。”
我也是到了今天才知道什麽是“心軟”的滋味。
噠。
我什麽都沒說,只是坐了下來。
“我之所以不報警並不是因為我還愛著他或者喜歡他,我只是不想這件事傳到媽媽那裏,如果報警,警察肯定會通知家裏人,我不想讓媽媽擔憂,他要把東西拿走就拿走吧,沒關系。”
“那妳就不怕以後妳媽媽知道今晚的事之後會比現在更擔憂嗎?”我不贊同,從我這麽多次跟他的交談,我深知他有多愛他媽媽。但是他也跟我說過,他媽媽對他是gay這件事並不是很在意,所以這件事就應該通知家長,讓大人們知道有人要對他不利。
但是Pete又搖了搖頭,我都很郁悶了。
我他媽的到底是怎麽回事啊?我本來是個很冷靜的人啊,但是我壹想到Pete這家夥居然還在維護那個人渣,我就很想狠狠地修理壹下那個賤男,讓他生不如死!
“如果媽媽知道了這件事,我奶奶也會知道的,不要啊,如果報警了,我奶奶就會馬上知道,然後就會傳到我爸爸那裏…我爸爸就會來責怪媽媽沒有照顧好我…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來責罵我媽媽的…Ae…妳相信我吧…我只是擔心我的媽媽…只是媽媽壹個人,真的只擔心我媽媽…”他越說越激動,聲音開始發抖,眼神裏只傳達出壹個意思,那就是讓我相信他。最終我長嘆壹口氣。
我真的很想問,妳家裏到底有什麽矛盾啊?因為我只知道他是跟媽媽相依為命的,但是他提起爸爸時的眼神又讓我問不出口。
“對不起,我壹時火大,以為妳還愛著他…”
“不,我已經不愛他了,永遠不會。”小少爺眼神堅定地說,他的雙手還緊緊地抱著我的手臂,他那細皮嫩肉的皮膚跟我的身體進行了親密接觸,我開始感覺有點怪怪的,只好輕輕想把手臂抽離出來,但是有點緊,又不好意思強硬地甩開。
“不愛就不愛,我信妳啦!”
但我為什麽好像放下心頭大石壹樣啊?
“妳趕緊給妳媽媽打個電話說妳今晚不回家了,現在還不回家,估計她已經擔心死了吧。打電話也聯系不到妳。”我從褲兜裏抽出手機給他,Pete趕緊松開抱住我手臂的雙手來接住。
“謝謝妳啊,Ae。”
“嗯,趕緊打個電話給妳媽媽吧。”我搞不懂為什麽我竟然會對他突然松開的雙手表示可惜,畢竟剛剛抱著我手臂時感覺就有壹股暖流在我身體淌過。
也許我開始把他當做自己侄女壹樣離不開了彼此吧,即使我摸他的臉是因為想幫他擦眼淚,但是我還是能感受到他的臉龐很柔軟,甚至比我侄女的還要柔軟。
“媽媽,我是Pete,我參加完訓練營還要跟同學做報告,今晚我在學校過夜了。”他跟媽媽說話的時候,我就在想肯定有好多女生被他迷倒吧,因為他的聲音軟萌中帶有壹點點的撒嬌,還有殺死人不償命的微笑,就是個很孝順的好孩子呢,跟我有天淵之別。
今晚會晚點回來,老媽。換了是我,我就會這麽言簡意賅地說了。
“呃…我的手機…被我弄丟了,我不知道放哪裏了,我借了同學的手機打給您的,我愛您媽媽。”
雖然他跟媽媽的對話只是寥寥數語,但我還是能感覺到他很愛他的媽媽,也許他是礙於我在旁邊吧,因為他馬上掛掉電話趕緊把手機還給了我。
“妳可以繼續聊的啊。”
“沒關系啦,我聽媽媽說現在酒店那邊有點忙,所以她也沒有回家睡。”我點了點頭,然後轉過身去翻找自己的書包。
“妳趕緊去洗澡吧,全身都濕透了,洗完澡可以塗藥…藥在哪裏啊,我記得我把瘀傷膏放在包裏了啊。”我自言自語,說完就把包裏的東西壹股腦兒地倒在了床上,壹點都沒有征得房間主人的同意,但是對方並不在意,點了點頭後就走進了浴室。
那時候我什麽都沒多想,除了專心致誌地找那壹管藥膏,等我意識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他穿著酒店的浴袍從浴室裏走了出來,臉上通紅通紅。
呃…他只穿了校服啊,沒有換洗的衣服。算啦,反正我壹會也要回宿舍的啦,就算他晚上裸睡也不關我事啦!
我這樣想著,然後招手讓他過來坐在床上。
“把衣服脫掉吧,我幫妳看看傷口。”我心無旁騖地跟他說,然後打開了藥膏。作為壹名運動員,隨身攜帶者簡便的藥膏和清理傷口的用具是很正常的。尤其是我這種經常在操場摔倒滑倒的足球員,這類瘀傷膏藥更是必不可少。
“脫…脫衣服。”
“害羞什麽,都是男的。”我記得他喜歡男的,但是他不是喜歡我的啊,他對著我有什麽害羞的啊。我的話讓他把浴袍脫掉,褪到腰部。
恍惚。
都是男生有什麽好害羞的啊!對啊!那我看到他的肉體時怎麽會這麽害羞啊!
我不是流氓,對同樣是男生的他沒有任何想法,但是為什麽我感覺我正在窺探著壹個女生,而不是男生啊?我身邊的朋友沒有壹個人的身體是跟他壹樣的,我看得出來他很瘦,但不是那種讓人看了很嫌棄的骨瘦如柴。他的皮膚白得竟可以反射燈光,他的肚子平平的,鎖骨性感撩人。然後由於他白得發亮,他的乳頭並不像壹般男生的那樣是暗黑色的,而是有點淡棕色,有時候從別的角度看,還會顯示出淡粉色來。
“觀察”完,我開始把註意力放在他那泛紅的瘀傷那裏,不用說,這幾處瘀傷過兩天肯定會變紫發青。而他肚臍那裏的瘀傷更嚴重。
“很疼嗎?”我沒有心情看別處,心裏充滿對他的擔心,他輕輕地說。
“疼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嗯,我懂,我也被人揍過這部位,我幫妳擦藥,哪裏疼妳就告訴我。”我壹副安慰的語氣跟他說,同時我用手指蘸了壹點冰涼的藥膏往他腹部瘀傷塗抹。
“啊!”
“很疼嗎?”他猛地壹喊,搞到我也被嚇了壹跳,但是他卻搖了搖頭,於是我又低下頭輕輕地把藥膏抹勻。這壹次我非常輕柔,生怕增加他的疼痛感,我的手指觸碰到他那軟綿綿的肌膚,這是我從來都沒有過的觸感。
那還用說,我都沒有談過戀愛,所以我也沒有對女生做過類似的事,這還是我第壹次跟壹個人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呢。
女生的肌膚是不是也像Pete的那樣柔軟呢?
我只是在心中問自己,手卻還在不停地替他塗藥。他可能是有點疼,所以他肚子上的肉被他繃得有點緊,但是我的註意力還是放在他那軟綿綿的皮膚上,我繼續用指尖把藥膏塗抹均勻。
“呃…Ae,夠了…”Pete戰戰兢兢的聲音讓我的手戛然停止,於是我擡起頭來看著他。
“肯定很疼吧,那妳自己塗吧,我先去沖壹下澡吧,身體都粘乎乎的了。”我把手裏的藥膏遞給他,然後趕緊往浴室裏走。我壹進到浴室關上門,我就舉起雙手捂住臉,因為Pete剛剛的表情還回蕩在我的腦海裏。
為什麽在我眼中Pete竟有種無法言表的可愛?通紅的臉蛋、楚楚動人的眼睛、還有顫巍巍的嘴巴,在輕柔地跟我說“夠了”。
“對不起啊!”我自言自語,並把水龍頭開到最大,然後用那只沾滿藥膏的手伸進了褲子裏。
我不是經常自慰,因為我的精力都花在運動上了。但是現在我居然卻有了欲望,因為我觸碰到了Pete的身體。
這並不是意味著我喜歡他吧,大概是因為我之前沒有摸過別人的身體,所以這次我才會輕易有欲望。只是觸摸到他那軟軟的肌膚,我心裏就情不自禁地在想,女生的皮膚是不是也這麽軟的啊?
我有壹種很深的負罪感,但是我也承認我在自慰的時候…我的腦海裏滿滿都是他的樣子!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 泡芙明明同人文 第八篇到這裏了,Pete內心真的無時不刻在表達對Ae的喜愛啊!還好後面是在壹起的,不然這心得多痛!愛而無法言喻的感受!哈哈!感謝深夜的男朋友小姐姐的小說文章提供!

黃明明Saint與王俊勇泡芙BL文上一篇:思念與威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