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腐小說天上的魚,魚你相醫第24篇-我愛你

泰腐小說天上的魚,魚你相醫第11篇-那他会把我记在心里吗?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小說《天上的魚》,《魚你相醫》第24篇在線免費閱讀,Mork妥妥的情話小能手,當然內心也是那樣忠犬啦,還是那句話,實在太會了,這樣的人要是沒有男朋友,還有誰,就問還有誰!

Mork的生日聚會真是我的世界末日,把奶油全都弄得我臉上到處都是,都明令禁止不讓他跟著我去衛生間,他還要屁顛屁顛地跟過來。
“Pee。”
不知道為什麽要發出這麽溫柔的聲音,他難道不知道我對這樣的聲音招架不住嗎?
“怎麽了,生氣了?”他還繼續問道,到現在還…還不自知。
“嗯。”
“對不起。”
“不用對不起。”
“對不起嘛,原諒我還不好?”
“不原諒,真的很粘誒,你看看,還親我,不害羞嗎你?”
“我想親的其實是唇,不是臉頰。”
我驚得長大嘴巴,沒過一會兒又恢復了理智。
“不要再鬧了,看到沒有,難洗得要死。”
“我只是害怕你先回去了,這也錯了嘛?”他說著,還幫我把臉頰上的奶油弄走,溫…溫柔得異常。
“當然錯了,一開始都說了不會加入你的朋友群,我只是過來找點吃的。”
“真的嗎?生氣了就說生氣了唄。”
“沒有,我只是不喜歡。”
“不喜歡什麽?”
“不喜歡你和Baem親密成那樣。”說完我便看見對方臉上浮現出笑容。
“你這樣是吃醋了,是嗎?”
“我沒吃醋,我只是不喜歡。”
“那就趕緊告訴別人,我們是什麽關系,你就能理直氣壯、理所應當地吃醋啦。”
“你也太自戀了吧,我都說了我沒有吃醋。”
“但你都不笑的。”
這次我看著Mork的臉,然後對他擠出一個笑容來,不然他真是沒完沒了了。
“強顏歡笑嘛,一看就知道不OK。”
“我很OK,讓開,我要洗臉了。”我輕輕推開他轉身到洗手池前,洗到臉都紅了還是沒洗幹凈,還有這還家夥也是,一點也不識相,自己的臉都不能看了還站在那兒笑。
“其實承認和我在一起的事實,對你來說並不難。”
他的話讓我停在原地。
“但就算你告訴或者不告訴別人,我都OK,我只是想愛你,不去在意其他人怎麽看,以你能接受的方式愛你,想你的時候抱著你,吻你吻到累,牽著你走過每一個地方,你知道嗎…只要這一切都與你有關,我就知足了。”
“…”
“你有權利選擇,不管以什麽方式,我都愛著你。”
自從他成了我的男友,我真是一點招架之力都沒有了。
光是想到和他在咖啡廳衛生間對話,我的嘴角便不自覺上揚,我真想打自己一耳光好讓自己清醒一點。
Mork過生日的那天晚上,並沒有什麽特別的事發生,他還得回家慶祝,而Duean也是連環奪命call讓我趕緊回去,尷尬了,我哥他最近社交恐懼,如果沒有誰告訴我,我估計得和之前一樣被蒙在鼓裏。
但我已經決定要把真相告訴他了…在未來的某一天,可能不久之後,但不是現在,內容大概也就是告訴他我和Mork已經成為情侶了。
“笑什麽鬼?腦子挖塌啦?”別說我了,我轉過頭看去,對方正睡著盯著我看,他才是腦子比我挖塌幾倍不知道。
咖啡店的慶生宴結束後,我們兩人一起回了宿舍,最近特別累,我不想成為眾人議論的焦點,包括Sutthaya歐巴想要記錄下我們之間的高甜時刻,沒有其他人打擾的那種,我們才到了這裏,然後進入到一種特別浪漫的氛圍中。
“還蠻好笑的,你接受我了?”
“大概沒接受吧?太害羞了,在店裏尖叫成那樣,全都是在嫉妒我能讓你做我男朋友。”
“當然得嫉妒了,我這麽好。”
“討厭。”
“說實話。”
“一會兒我打爆你的頭信不信?”
“哪裏來的自信?”別讓疏忽大意了,帳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不會讓你有機會自戀的。
這個星期發生了特別多的事,一、被他“吃”到生病;二、我們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以及三、我學會了用一種瘋狂的方式結交新朋友,搞得我到現在還在懷疑我是怎麽過來的,不想說但必須說,說來真是史詩級的經歷。
是這樣的,Sutthaya歐巴說等我們到了大三大四,彼此都會忙到沒有時間,所以我們必須擁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但你能理解嗎?從我初中開始,我就是一個別人不怎麽願意對我付出真心的人,那些神經病一樣的“狐朋狗友”們先不提,僅僅只是想找個好朋友都比在鉛池裏找黃金還難。
到後來向Mork請教了一下交朋友的方法,他簡短地回答道:自己想。要不是他長得帥爹有錢,我可能早就把馬眼豆(註:馬眼豆豆莢多毛,碰到很癢)縫到他內褲裏了,虧他還是我的生活伴侶、靈魂伴侶呢。
最後我也不知道該依靠誰,因為Sutthaya歐巴努力讓我不借助任何幫助,自己去結交新朋友,這活也太累了,得前去練歌房找凱蒂幫這群沒有未來的小夥伴幫幫忙。
別問我他們在那兒幹什麽,我的回答是:他們要參加競選獨立樂隊的比賽,但別管了,想做什麽就讓他們自我毀滅去吧,我從Yok學長那裏得到了比較好的建議,他告訴我要努力展示自己的優點,不久之後就會有人主動接近了。
我就采取了這個建議,才第一天就有同學院的好多同學陸續來和我打招呼了。
凱蒂幫這幫家夥讓我把衣服反穿去上課。
從我進校門那一刻起到我進教室,一路上有好多人和我打招呼,就連英語課的老師都問我:You在幹什麽呢?I很疑惑,Theghost上身,讓你的理智都潰散了是嗎?後來就哈哈大笑起來,這還是那個學習好、沈默寡言、容易害羞的Pee嗎?被反穿衣服潮流生生淹沒了兩天。
最後我也開始有了新朋友,組內的對話也充滿了有趣的氣氛,談論著網絡遊戲,賣裝備,以及準備好東西買盔甲、槍,笨蛋,本來就很懵逼了現在搞得我更懵逼,看來我得練一下等級才能更好地把遊戲裏的“檢查站”打爆,以得到“翅膀”裝備,在戰略遊戲裏我就是個野蠻人。
想想就覺得頭疼,所以說我能交上朋友全都得歸功於我把衣服穿反了去上課,那之後不久,Mork的生日也快到了,我還不想公開我們的關系,所以和Mork說,他辦生日會那天我不會去參加的,因為都是他的朋友,或者說如果我去了也讓他別和我打招呼。
但是你看看,他確實是沒有打招呼,但是卻在我臉上抹奶油。
可以說那一刻那一秒Pee感覺到了史無前例的疲憊。
時至今日,被他這麽一搞我真是無比地心累。
“怎麽了?在想什麽壯烈的英雄事跡呢?”從哪兒看出來的?你也太棒棒了吧。
就在我還沈浸在一個星期之前的回憶中,我看見高個子歪著腦袋枕著膝蓋看著我。
“別管我。”
“我生日,你要送什麽給我?”哦喲,伸手黨,都得到我整個人了,我都不知道還能給什麽了。
“沒買。”
“什麽都沒買?”
“其實還是有的,我要做飯給你吃。”
“做什麽?”我立馬直起身子,看著他閃爍的眼睛,該死…是害怕會死嗎?
“甘藍咖喱湯,還有蠟燭噢,就當是吹生日蠟燭了。”
“怎麽做?廚房裏沒有咖喱。”
“我準備了,你還有什麽喜歡吃的嗎?”
“都喜歡,如果有蔬菜的話會更好,不要有內臟…除了肝。”你要不要來一段Rap,煩死了。
“OK。”我點頭應答道,系上圍裙進了廚房,廚師之魂上身!想著能做飯給狗吃,真是幸福感爆棚,在特殊的日子裏和對方在一起,我切菜,剁蒜,豬肉切絲,而Sutthaya歐巴他…他…他…
躺著看電視,只知道吃的家夥!
看了就想給他頭上來幾刀,然後送他幾個白眼讓他感到壓力,做完以後我把盤子重重地摔在桌上,他才識趣地把電視關了走過來溫柔的地摟住我的腰。
能揍他一頓嗎?
“吃吧,一會兒我要回宿舍了。”
“誰來接你?”
“Duean。”
“不去行嗎?我想和你待在一起。”
“你忘了還要回家慶祝生日嗎,現在、坐下、吃飯。”我的聲音很強硬,Mork便迅速地離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然後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事物。
咋了,被我的廚藝嚇到了?
“這什麽?”他指著盤裏的事物輕聲問道。
“甘藍咖喱啊。”
“和我想的不太一樣。”
“先嘗嘗,就怕你愛上它。”
他是不是在想我正給他投食一些奇怪的食物?不過就算是那樣他也沒有說什麽,而是舀了一勺咖喱送進嘴裏。
“好吃嗎?生日快樂噢。”
“不好吃。”
我楞了一下,你的回答讓聽者的心瞬間枯萎。
“但我很開心,謝謝你選擇了我。”
“…”
“謝謝你今天陪著我,今天是很棒的一天,我會一直銘記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你一定會記住的,生日這天能吃到這麽特別的一餐,都想替你高興、感動、抹眼淚了。
“Pee,我愛你。”
那一刻我無法抑製內心的情緒,唯一想要告訴他,來感謝這一切情感的唯一一句話便是…“厚顏無恥。”
噗!
噴得我臉上全是咖喱,如果真要噴得這麽誇張,你何不直接倒我臉上算了。
“對不起,對不起,臉都黃了。”
“現在要綠了,我在生氣你知道嗎?”
“哦哦,別生氣噢。”
“你厚顏無恥X2。”
“我真的很開心你是個善始善終的人。”高個子邊說邊笑。
“為什麽?”
有點浪漫氣氛了噢。
“就你以前是怎麽對我不好的,現在也是那樣對我啊。”
“…!!!”
等一下!這是在誇我還是在罵我?!
哼壞人,把我說成這樣,幹脆分手好了,我知道我這個人非常好,也很欠揍,但是最讓人討厭的還是他的那句話!如果弄成方程式的話應該是…我+過去的我現在的我未來的我=壞蛋
我回到宿舍,躺到床上拿起手機起來玩,不知道今年Mork的生日有沒有什麽特別的或是不同以往,但對於我和他來說,就算沒有蛋糕,就算沒能一起躺著數星星或者聊一個通宵,但一切都安然落幕了。
回來之前我給了他一張手工卡片,上面只有一句簡短的…我愛你
希望他能幸福。
高個子笑著,說的一段長長的話我到現在仍能回想起來,他最好看,而且他再一次讓我看到自己的價值。
‘傍晚的時候我的朋友問我,為什麽我會喜歡你,我告訴他我喜歡你沒有什麽原因,喜歡就是喜歡,但其實並不是那樣,喜歡一個人不會沒有原因的是吧?關於你,就算說上一天一夜也說不完,你的臉、你的眼、你的唇、你的聲音,你的脾性,所有一切關於你的——這就是我喜歡你的原因。
我對你不只是喜歡,我愛你…而且就這麽輕易地愛上了你。’
“精神恍惚了,魂回不來了?我叫你你怎麽不回頭啊,Pee?”
我仍傻笑著。
我的甜蜜時刻瞬間被打碎得稀巴爛,Duean搖著屁股走進房間,而且還沒穿衣服,還跳上床讓床都凹下去半厘米。
我們兄弟兩人就是這樣,各自辦完各自的事就睡在同一張床上聊天,聊完就睡,但今天Duean很奇怪,他還不睡,滾來滾去還一直戳我。
“怎麽了啊?”我轉過頭去問,但沒有偷看他。
“我從還在房間門口的時候就喊你了,看你一直傻樂呵的,咋了,你老公對你表白了?”
“Duean,你咋知道?”古曼童上身了嗎?說得這麽準。
“我只是在諷刺,你啥時候偷偷找的老公?哈?!壞蛋弟弟。”主啊,求你下凡來救救我吧,我不該的,就不應該嘴欠說漏嘴的,趁他沒反應過來得捂著他的嘴巴,不然他肯定要咬死我。
“沒有,我還沒有老公,我只是有男朋友了。”
“試是誰?Mork嗎?”
“嗯。”擡起頭回答道。
“他還沒過我這一關的,怎麽做什麽事情之前都不先和我商量商量哈?!還有Wan哥,你就等我這個凱蒂幫的Numberone怎麽收拾你吧,你們倆就等著分手好了。”
“你幹嘛要詛咒我啊,我想找你商量的時候你有哪次在場啊?這段時間你都跑去哪兒了,是不是在和誰膩歪著,你的種種行為已經出賣你了,那塊Kuma熊圖案的毛巾還有Collagen牌的面膜,以及我那被你打壞的儲錢罐,你到底是啥意思Duean。”
裝吧,從出生就是凱蒂幫一員的我,必須看穿他的裝逼術,我轉移的話題讓我哥的臉上漸漸浮現出傷感的表情,所以他真的去招惹誰了?
“Pee,我感覺我陷入愛河了。”
變臉變這麽快,一開始我以為他要惡狠起來,沒想到才不到一分鐘就開始裝深情了。
“這有什麽好奇怪的,你每次看到誰不都是陷入愛河了嗎?”
“畜生,能不能有點浪漫情懷?之前的那些人我就沒有上心過,再遇到對的那個人之前,我就沒想過要停止。”抓了抓蛋蛋還拿起來聞一聞,這就是你說的浪漫情懷嗎?
“誰啊?很漂亮嗎?”
“不漂亮。”
“很出名?”
“不。”
“學習好,會生活?”
“不是,誰還不會生活了?”
“所以是很高冷很有魅力的一個人?”
“也不是,那廝連我說啥都不知道,而且還有點欠揍。”真讓人肅然起敬,我真不敢問,你愛的到底是個人還是只熒光鹿。
“那你和那個人表白了嗎?”
“表白了。”
“那個人拒絕你了嗎?所以你才一副傷心的樣子。”
“也不是。”
“Duean,我人傻了。”
“你別傻,我是和他說了我喜歡他,但是他一副不懂的樣子,別人可能覺得他是真的傻,但我覺得他其實是知道的,只是裝作不知道的樣子,他的意思就是委婉地拒絕我了是嗎?唉。”
我大概懂了。
現在你可能聞多了驅蚊水裏的香茅味,然後醉了,誰這麽倒黴會被我哥喜歡,我想告訴那個人他中了頭獎——得到了世界上最糟糕的“獎品”。
上大學的第五個年頭。
“畢業的學長們,來一起慶祝一下吧。”
學弟學妹們快樂地在齒輪廣場跑來跑去,手裏拿著捐錢箱,充滿幹勁兒地為畢業的學長們捧場助興,大方點的就給幾千銖,小氣點的就給一兩銖。
我想如果自己畢業了可能會換一大袋子硬幣,走到哪裏就灑到哪裏,簡單粗暴,可惜還沒到那一天——昂首挺胸地拿起那糟糕的畢業證書的那一天。
今天穿得比較復古來到學院這兒,看到同級的同學都穿著畢業服,老子眼淚都快流下來了,看到大部分同學都前程似錦,我心裏更不是滋味了。
真的很討厭“生活技能”這門課,讓我成為工程師的未來化為烏有,還得再延期一年。
“嗷,臥槽Duean,我都想你了。”
不知是誰推開畢業生人群朝我走來,所以他是想驚訝還是想臥槽?這家夥和我同級,名字叫Games,是個學霸,拿到第一名榮譽證書對他來說小菜一碟,其實我和他不是很熟,只有在上課的時候才會見到。
“呃,但是我不怎麽想你。”我朝他翻了個白眼。
“還是和以前一樣欠揍啊,一開始我還奇怪呢,你還沒畢業啊,怎麽還能到這裏來,差點忘了你是一個啥也不會介意的人。”
“嗯,我對某些混蛋確實不會太介意。”
“覺得我挺煩了?我已經工作好幾個月了,好幾個公司都給我發了offer,我真難抉擇啊,但哪兒的薪資高我就OK,話說你呢?決定好要做什麽了嗎?”
“倒是簡單地做了點規劃。”
“做什麽呢?”
“規劃著怎麽把你一刀哢嚓了。”
“…”
“想什麽時候死就直說,我的好兄弟Games,我才好去把你負責的大樓夷為平地。”說完便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哼…怎樣,畢業了別讓我在工地看見你,小心你爹我讓打工人收拾你,讓你長點記性。
煩死了!待哪兒都不行,凱蒂幫那群家夥也不知道消失到哪兒去了,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去醫學院,找那個外星人給我加加油打打氣,就算我不知道會不會比原來更糟,畢竟我倆聊天都沒法兒聊起來。
我這是造了什麽孽啊,能不能可憐可憐我這個中看不中用的人,什麽都不能稱心如意,和那孩子告白,他都還裝作不知道,想跳進黃浦江一了百了以洗清這一世的罪孽,可又害怕真的死了,所以只能嘴上抱怨抱怨過過嘴癮,放任地球照常運轉。
“Duean。”那不是嗎?喊我的那位正是我喜歡的人。
“幹嘛這麽大聲?”
“今天我們給畢業的學長們捧場呢。”
“然後呢?”
“我想你了,明年你就能拿到畢業證了,不要…”
“不要什麽?”
“不要再讀大六了,害臊。”
這家夥,誰想一直反反復復地讀下去啊!這也不是我能控製的事情啊,所以你倒是幫我和老師求求情讓他把我的成績從F換成A吧,嘖…說得倒是挺容易。
“明年你可能還會再見到我,我要給它念滿八年。”
“不要,不要開玩笑啦。”
“誰開玩笑了,我說真的。”
“我知道你看到大家都拿畢業證了你很生氣,但是沒關系,今天我專門給Duean捧場。”
“不必,沒有畢業的人不能捧場,別人會介意。”真不敢相信,聽聽就好了,降低從家裏拿錢交學費永遠學下去的風險。
“為什麽會介意啊,我捧場的時候不會介意什麽的,不就是抱住朋友的脖子嘛?”
“你是不是在逗我呢?”
“沒有。”
“會扭到。”
“Duean扭到哪裏啦,我幫你看看。”
真是欠錘,純天然的欠揍。
“要去哪就趕緊走。”我有點煩便趕他走。
“現在我很累,我想坐著休息會兒。”
“那是你的事兒。”
“你餓了嗎?我記得你喜歡青蛙。”
“不餓,再多說一句我讓你吃我的jio。”
“又說些不好聽的話了。”
有時候和Min在一起也挺好的,當我煩心的時候他都會逗我開心,但當我開心的時候他又讓我覺得很煩,要是請他加入凱蒂幫,不知道他會不會答應。
“Duean。”
“又咋了?”
“明年。”
“要讓我再讀一年是嗎?”
“不是啦,明年等你畢業的時候我給你買一束花,我發誓。”
“說得好像我能畢業似的。”
“當然能畢業啦,因為我相信如果你認真做一件事,最後就一定能成功的。”
能不能讓我收回那句“他讓我心煩”的那句話,其實Min是一個讓我想去逃避現實並且能夠依靠的角落,也是一個能讓我安心的角落,他相信我——相信我這個誰看了都不會覺得有什麽優點的人。
晚上十點,Pee不在,一個人在房間裏很爽,明天Wan哥就要回來了,所以他要打包行李回家睡,把我和鬼留在公寓裏,生活真是滋潤啊,沒有誰會盯著我,看我會不會搞小偷小摸。
(Rrrr——Rrrr——)
不一會兒手機鈴聲響起,而且來電的是凱蒂幫的人。
“咋了,Yins。”
[猜猜,他現在在哪兒?]
“陰曹地府!”還有臉玩梗呢,打電話也不知道看看幾點了,還跟我賣萌。
[欠揍,現在我在酒吧,給畢業的學長們慶祝。]
“然後呢?打來特意刺激我的是嗎?”
[呃,呃…呃…呃,就是看到醫學院的學長們,他們來這裏慶祝,你知道我看見誰了嗎?]
“混蛋。”
[回答正確。]嗷,就回答正確了?
“認真的,別在那兒給我耍嘴皮子,煩人,信不信我現在就掛掉電話。”我沒看起來那麽心情好,只想讓他趕緊地不然我真的要掛電話了。
[你趕緊來薩拉諾姆酒吧,我看見你經常跟著的那位小學弟Min正在被那些人灌酒呢,如果你來得晚一點,不能保證會發生什麽。”
“真的嗎?我去!Yins,你幫…”
嘟嘟嘟。
這個殺千刀的!想掛就掛,給我留下焦慮的情緒之後就掛了,我花了點時間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後抄起鑰匙便朝著對方告訴我的地址趕去,倒黴死了還開過了,轉了差不多兩公裏,回來的時候又找不到停車的地方。
這個點我急到直接把車停在路中間,但就我印象中所記得的,倒回去得要花很多錢,得找一個隱蔽的地方,真是把我急死了。等到大半夜的踏進酒吧裏,只見Min和凱蒂幫的一夥人待在一起。
“醫學院的那些人呢?”我上起不接下氣地問道,看Min一臉通紅,醉得東搖西晃。
“回去了,我說是他親戚,他們居然都會信。”
“Dueannnn。”我坐到他身旁的時候,他含糊其辭地喊道。
“你們對他做了什麽?”
“我沒有,他和那群人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醉了。”
“Duean。”
“醉了,回去吧。”
“Kor給我們點了可樂,可樂好喝。”我就說,怎麽可能是醫學院的搞事兒,罪魁禍首就是我這群狐朋狗友,我立馬擋住對方不讓他起來。
“等我回來找你們算賬,你們死定了!”先撂下狠話,然後把醉得一塌糊塗的Min帶出了酒吧。
“Duean。”
“先睡一會兒,一會兒我送你回家,你家在哪兒?”
“在曼谷。”
嗯,在曼谷,笨蛋!不會覺得範圍太大了點嗎?!
“在哪兒附近?”
”開導航。”
“那動作快點。”Min在自己的褲兜裏摸了半天,看了就覺得煩,等到他拿出來一個字一個字的給我拼,我他媽就要開到外府去了,還好最後還是拼出來了。
一路上出奇的安靜,歌也不敢放怕吵到他,看起來他好像不是很醉,也沒到那種站不穩的程度,時間一點點過去,我實在沒法兒忍受這死沈的氣氛於是率先打破了沈默。
“Min,我開門見山問你一個問題。”
“好的。”還聽得懂的嘛,說明他沒醉到不省人事。
“每次我說什麽,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
“…”
他沈默了一會兒,我也沒有再問,只有繼續開車,許久之後對方才開口說出事實。
“我一直都知道,也裝作不知道。”
“包括我對你告白的那件事?”
“是的。”
“為什麽?不喜歡我就直接拒絕我就好了嘛,還是說你不知道怎麽拒絕?”
“我只是不確定,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心裏只想著想讓你成為我的朋友,但我也不知道我們之間會以什麽方式結束這比較親密的關系,就算誰都說你不好,但對於我來說,你很好的。”
這句話還盤旋在腦海中,並帶著一種奇怪的情緒闖進了我的心裏,讓我感覺很好,好到我沒辦去形容。
“我喜歡真實的Duean,喜歡想要改變、想成為更好的人的你,但同時我也不確定你是真的喜歡我,還是只是逗我玩,還有…我們有很多不同點,不論是性格還是生活方式,所以我害怕若我真的接受了你,事情會變得和我期待的不一樣。”
“所以你喜歡哪一個我?還是只把我當做朋友。”
“一開始是當做朋友,但是後來…”
“…”
“就沒法再把你當成朋友了。”
今天我可能會因為沒法兒和朋友們一起畢業而感到傷心。
但今晚和他待在一起,我竟不覺得難過…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 魚你相醫 》第24章到這裏啦,這兩對小情侶都太甜了,作孽咯,怎麽我身邊沒有個讓我磕到的呢,羨慕那些劇裏的追cp女孩,羨慕加大羨慕!

文章来源:天府泰剧字幕组

上一篇:泰腐小說天上的魚,魚你相醫第23篇-你是我最特別的生日禮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