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腐小說天上的魚,魚你相醫第26篇-知道了,我也愛你

泰腐小說天上的魚,魚你相醫第26篇-知道了,我也愛你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小說《天上的魚》,《魚你相醫》第26篇在線免費閱讀,看得我好紮心呀完全能理解Pee的心情,這裏我是不能理解朋友可以隨意看Mork的手機,並把手機裏的照片給別人看這件事,即便不是故意泄漏,我覺得朋友是很沒分寸,Mork也沒界限感,所以不要當爛中央空調,不要對誰都好!

Sutthaya。
我坐下來和Baem聊著天,等了Pee許久,但最終也沒有看到他來找我。拿起手機撥通他的電話,但他似乎是關機了,於是我向Baem道了別去找他,卻沒想到在途中先遇到了走過來的一年級學妹。
“Mork學長。”
“Phrik,出什麽事了?”
“剛才Pee學長來找你,你們見到面了嗎?”
“沒有啊,我沒有見到他啊,他現在在哪兒呢?”
“不知道去哪兒了,嗯…而且Pee學長看起來很難過的樣子。”
我的一顆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兒,一頭霧水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事,聽到那話之後,立刻就想去找那攪得我心緒不寧的家夥。
“Phrik知道他怎麽了嗎?”轉過身向那一臉泫然欲泣的學妹問道。
“有人把Pee學長小時候的照片爆出來了,然後很多人都跑到粉絲團專欄上去罵他。”Phrik拿出手機,打開了那些照片給我看,頓時所有的疑惑都得到了解釋。
Pee的照片伴隨著那些無窮無盡的謾罵信息出現在手機屏幕上,我的名字當然也包含在其中。但奇怪的是…這個照片只有我一個人看到過,而且照片保存在我的手機裏,並未讓任何人看見過。
“Phrik,沒事的,別哭,我會去找他的。”
“那就交給你了啊。”
我點了點頭,然後立刻動身前往停車場。我很確定,每次在遇到問題的時候,Pee都不會出現在任何人的視線裏,他總是獨自一人躲在房間裏。期間也一直不斷的聯系他,但手機裏傳來的都是暫時無人接聽的消息。
沒用多長時間我就到達了Pee所在的學校學生公寓,但是內心的焦慮使我感覺時間過得真TM太慢了,雙腳不停的跑,一直到了想見之人的房門前才停下。
咚!咚!咚!
敲了很多次之後才把手放下,但門內的人卻沒有絲毫動靜,我努力的告訴自己要冷靜,但行動卻與思想背道而馳。
“Pee,Pee你開門啊!”
沒動靜…
“Pee。”
又耐心的等了快5分鐘,房間裏的人才打開房門,一臉不情願的走了出來。
“Mork,敲成那樣是要催命啊?”出來的人是Duean學長。我沒在意,努力的向房間裏面望去,希望可以在裏面看到某人。
“我來找pee的,我能進去和他談談嗎?”
從未如此這般心急如焚,平常我都能很好的控製住自己的心緒,但是此刻卻無法控製住內心的焦慮,因為他對我有著很大的影響。
“改天吧,現在他可能不太想見到你。”他低聲說到,同時還阻攔我不讓我再往裏面看。
“學長,請給我點時間讓我跟他聊一會兒吧,我有事情要和他說,如果不解釋清楚的話,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解除誤會啊!”
“解釋你肯定是要解釋的,但不是現在。”
“Duean學長!”
“如果還不聽的話,我可要揍你了哦。”
“拜托,求你讓我進去吧,不然我就告訴Min,讓他繼續糾纏你!”已經淪落到把不相幹的人都扯進來的地步了,不知道什麽時候自己變成一個無理取鬧的人了,可思量再三,最終還是選擇了說出口以此威脅他。
“那就去說啊,你想怎麽做都隨便你,但是現在,我必須要保護好我的弟弟!”
“…”
和一個不願意聽的人談話並不是什麽好事,不管是你,還是Pee,你們兩個都一樣,現在你越解釋,事情只會越糟。你先回去,讓他自己一個人待會兒,等他覺得一切都Ok了的時候再慢慢談,這樣豈不是更好?回去吧!
砰!
說完,只有關門的聲音在耳中回響,對方似乎是不想再聽到任何令他惱怒的言語。
其實Duean學長說的也許是對的,我應該回去整理下思緒,好好的冷靜一下,過分的擔心,也許會像Duean學長說的那樣得不償失。
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盡管無數次的強迫自己閉上眼睛,但最後都以失敗告終。我聯系不上Pee,他把手機關機了。就連臉書頁面都是幹幹凈凈的,如同正在逃避問題的某人一樣。
我之前和Phrik討論過關於照片泄漏出來的事,認為關閉粉絲頁面是當時最好的解決辦法。
該怎麽說呢?事情的源頭肯定是在我這裏,因為圖片,光線,拍攝角度都跟我手機裏的那張一模一樣,但如果說是我自己泄漏出去的,也不太可能啊,除此之外,那麽就是知道我手機密碼和拿我手機去玩兒的人泄漏的了。
如果沒記錯的話,只有幾個人有權限,而我只想到了一人,但我卻不想用惡意的眼光去看待他。
Baem。
Phrik發來消息,她說照片確實是從Baem的朋友那裏泄漏出去的。
為了不想讓這些疑惑一直在腦子裏打轉,我立刻給他打了電話詢問這事,電話剛撥通就立即被接聽了,仿佛知道我打電話的目的是什麽一樣。
【怎麽了?你打電話來是想問照片的事情吧?】
“Baem,我只是想知道實情。”我並不想冤枉他,因為‘朋友’一詞對我們來說意義巨大,不能僅憑一件事情就輕易下定論,最重要的是,我還沒有給他解釋的機會。
【那張照片是我從你手機裏拿過來的。】
“…”除了緊抿著嘴外,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電話那頭的人沈默了一會兒,接著包含著愧疚的聲音輕輕響起:
【Mork,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讓事情發展成這樣的。】
“是怎麽回事?”
【事實上,我只是跟朋友講過Pee的事情,之後把照片給大家看了看。我發誓,我沒有想過要讓誰去詆毀Pee,至於其它的那些照片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我只有從你手機裏拿過來的那一張照片而已。】
“我信你,謝謝你的解釋。”
【真的信我?還是只是不想和我撕破臉?】
“信!”
我擲地有聲的答道,就如同我相信其它人一樣,自己反而因為對把別人想得那麽不堪而感到愧疚,我才是罪魁禍首,錯的人應是我才對。
我們聊了一會兒,然後在道歉中將此事畫上句號。
但讓人費解的是,為什麽有那麽多人,只是因為過去的Pee不討人喜歡,所以就都跑去指責他?可為什麽要選擇傷害他呢?難道只是因為他沒有朋友,所以大家就判定他是不學無術的人嗎?大家都不曾了解過Pee的為人啊,就希望Pee成為什麽樣的人,希望他是多麽的優秀呢?
所以就出現了以下的問題:
大家因為他真的錯了而責罵他,還是只是單純的想責罵他?
今天天氣很陰沈,雨從早上一直下到了現在。
這讓我不自覺的想到某人,他是否跟我一樣也沒有撐傘來上學,我們從昨天開始就沒再說過一句話,在時間不停的流逝中,心裏不斷在祈禱著希望對方能夠盡快準備好聽我解釋。
最後,我決定利用課間時間,走到牙醫大樓,我記得這個時間大二的學生是有課的,而且是三節。於是我利用課間15分鐘的休息時間,悄悄走進教室,身子坐在靠近某人的演講桌上,而那人一臉的面無表情,與他朋友看到我時眼都不眨一下的表情完全相反。
“你來幹嘛?”他詢問的聲音裏有著些許無情的味道,而且並不打算轉過身來與我相對。
他一直看著投影儀的屏幕,屏幕裏放映著的還是原來的幻燈片,但從他的眼裏,我註意到的卻是…他昨晚肯定是哭了,哭得整個眼睛都是又紅又腫的,看起來好不可憐。
“想見你啊,想和你談談。”我由衷說道。
“但我現在不想和你談。”
“哭了?”
“沒哭。”
“那就是生氣了,是不是懷疑那張照片是從我這裏…是的,你想得沒錯,是從我這兒傳出去的。”他轉過身,用譴責的眼光盯著我,越發的讓我膽戰心驚。
我真的一點兒都不想看到這樣的眼神。
“你為什麽這麽做,到底為什麽?”
“我沒想讓事情變成這樣,我只是單純的想保留著你的照片而已,但…算了。”真是奇怪,我見他就是為了解釋給他聽,但真到說的時候卻又不能告訴他實情,不想讓他因此討厭Baem。
Baem的朋友轉發照片,以至於照片倒黴的落入到了不懷好意之人的手中,這確實不對,但最大的問題在於我自己,我才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禍首,如果我沒有偷拍那張照片保存在手機裏,也就不會泄漏到人盡皆知了。
“沒有什麽要辯解的嗎?”
“…”
“我已經想好了。”
“Pee,一直以來,我是那樣的人嗎?”
“你喜歡捉弄我,有時捉弄我就只是為了尋開心,但現在事情變得遠比想象中的惡劣,就是因為你喜歡鬧著玩兒,所以才讓一切都變得如此糟糕。
“我沒有拿你的感情來鬧著玩,我說喜歡就是喜歡,說愛就是愛,怎麽想的就怎麽說,我又怎會拿你的照片來傷害我愛的你呢?”
沒有再繼續爭辯什麽,只剩下沈默包圍著我們。我和Pee的說話聲已經放得很輕了,感覺像是在竊竊私語,但即便如此,仍然被很多雙眼睛盯著。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麽,甚至不知道他會不會相信我說的話,但Pee還是原來的Pee,還是我所認識的他。從他在圖書館接受我感情的那天起,我的一切他都會選擇相信。
“Mork.”
當他用顫抖的聲音喊出我的名字時,沈默終於被打破了。
“…”
“也許我們倆無法再繼續走下去了,我和你也許真的不合適。”
是否有過這種感覺,明明是坐著的,但卻感覺整個世界都顛倒了,此刻在聽到那句意想不到的話時,我的世界便如那般正在分崩離析。
我轉過身看著他的臉,手從桌下伸過去抓住他的手,而他也沒有拒絕。
以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但我們當時就把事情問題都說開解決了,不再讓它成為我們之間的阻礙。但現在事情再次發生的時候,一切卻截然相反,他選擇退讓逃避來解決問題,而不是像過去他所說的那般反抗到底。
“有些話說了可就不能反悔了。”我重復道,提醒他想想彼此的承諾。
“…”
“別忘了當時我們為了能在一起而做過的努力,你難道要把那些事情就那麽輕易的忘了嗎?”
“我不知道,我也很困惑啊。”大大的眼睛裏噙滿了晶瑩的淚水,他不停的眨眼睛,企圖阻止眼淚流下來,這讓我不由得更加的緊握住他的手。
“比這更糟的事情我們都一起經歷過了,這麽點事情我們就不能再在一起面對嗎?”
“Mork。”
“你不必把你全部的感情都給我,你只需盡你所能便好,無需為難自己,不管怎麽樣,我都想照顧你。”
“…”
“我不希望你的決定太過於受其他人的影響,而讓你變得不像自己,”他低頭聽著,但卻什麽也沒說,我們的手還緊緊的牽在一起,就像在一切好起來之前我們不會放開彼此一般。
“我…”
“同學們,休息時間結束了,我們接著上節課的內容學習,以便老師可以提早下課,能讓你們回去做其它事情。”
還沒來得及聽到他的回答,就被一道從麥克風裏傳出的略顯尖銳的聲音給打斷了,Pee把手抽了出去,轉過身再次拿起了筆。
不想打擾他和同學之間的討論學習,我慢慢站起身,安靜的走了出去,之後選擇站在教室門前等他。
我不會善罷甘休的,我們一定可以渡過此次難關,希望如此!
四十五分鐘後,裏面傳來了熙熙攘攘的聲音,在門被推開之前,下課時的喧鬧聲音惹得人頭疼不已,在我要邁步進去找Pee時,就看到他和朋友一起走了出來。
“Pee。”我開口叫他,兩只腳不停的向前移動。
他停下來片刻,立刻就有大量的學生爭先恐後的湧了出來。
“什麽事?”
“雨還下得很大,接下來你要去哪兒?”
“回家,下午的課取消了。”
“你開車來的嗎?”
“沒有,和Duean一起來的。”
“那一會兒我送你吧?”
“不用,我哥會來接我,你有課就快去上,等在這裏幹嘛?”和我說了一會兒話,他轉身過去和朋友告別“唉!大夥,我先走了。”
只有我還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後。
我們倆站在教學樓前,幸運的是有一個遮雨棚可以遮雨,不用被雨淋濕,但仍然有雨點濺到衣服上,不過這也沒什麽大不了的。之後沒一會兒,Duean學長就開著一輛黑色的車緩緩向我們駛了過來,停在不遠處。
糟糕的是要到達停車的位置,我們必須還要往下走三個臺階,然後再在毫無遮擋物的雨中跑個幾十米。Pee已經準備好要往雨中跑去,在那前一秒我急忙抓住他的手腕,讓他停在原地,然後從包裏拿出外套罩在他的頭上。
“會感冒的。”
“不用了,等會兒你還要用呢。”
“我不是借給你用,而是要送你過去。”
我沒等他說什麽,就急忙站到他的身後,慢慢推著身前的人向雨中跑去,雙手仍然抓著外套,盡可能的將外套罩在那個固執的家夥的身上,不讓他被雨淋濕,絲毫不在意自己是否被淋成了落湯雞。
“快點,上車。”我說到,同時將外套向前移了移,不讓雨水滴落到那正在上車的他身上。
“我已經上車了,你快回去吧,不然等下會濕得更厲害的。”
我聳了聳肩,不會比現在還濕了,因為此刻的我整個身體都被雨水浸濕,衣服上已經找不到一塊幹燥的地方了。
“擔心我啊?”
“沒有。”
“那我們的事情你到底是怎麽想的?”
“等你證明了自己後再來找我談。”
“怎麽證明?”
“Mork,我昨天看到你和Baem,你們看起很親密,如果你在乎我,那你能為我清楚掉所有的阻礙嗎?”
“…”
“如果覺得可惜,那我們最好還是維持現狀,我不想以後傷心難過。”
嚇!我承認我很吃驚,而且從未想過Pee會胡思亂想,這難道就是他一整天都對我避而不見的另一個原因嗎?
我甚至沒有註意到Duean學長是何時開車離開的,我立刻匆匆跑回大樓,看樣子一件外套在奔跑的時候也就只能為一個人遮風擋雨啊。
也不知道他在今天的雨中留下了多少的眼淚…
我下午五點下課,因為還有小組作業要完成,我穿著潮濕的衣服開車去到了學校的圖書館。
還好因為空調的冷氣,有些地方已經幹得差不多了。同學們都擔心的問我去做什麽了,但我想很多人都能猜測到之前發生了什麽。
在我決定護送某人去車上的那一秒,我不怕被雨淋,怕的是我愛的他獨自一人在雨中被雨淋。
其實我很想順便去Pee的宿舍找他,但害怕再聽到他說我們不合適的話。
小組中的夥伴們也都在鼓勵我,他們知道我和Pee正面臨著什麽。許多人都讓我趕快回去先把個人問題給解決了,但擺在面前的作業是大家共同的責任,我又怎能那麽自私呢?而且Pee現在也許還沒有做好聽我解釋的準備。
我選擇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從腦中趕出去,專心的想把作業給做完。但你信嗎,越是想讓某件事情快速結束,事實上就越緩慢且令人煩躁。
晚上八點,圖書館關門了,而我們的作業還沒有完成,只好改天再接著做。手機鈴聲恰逢其時的響起,我毫不遲疑的立刻接聽,因為來電顯示電話是Duean學長打來的。
“你好,Duean學長。”聲音中充滿了恐懼。
我承認自己有點草木皆兵,害怕失去最在意的人。
【什麽Duean吶,我叫Yins】電話那端傳來的聲音使我疑惑的皺起了眉頭,電話中摻雜著雜亂無章的聲音,貌似電話那端的人正處於一個嘈雜的環境當中。
“Yins嗎,是不是出了什麽事,所以你才用Duean學長的手機給我打電話。”
【有肯定是有的,你現在趕快到Pee公寓所在的SEVEN這裏來,他喝醉了,在和SEVEN前的狗狗爭論不休呢,Duean要帶他回去,但他就是不願意走。】
“好的,我現在立刻過去。”
【嗯,快點啊,現在這裏到處都是人。】
“好的。”
掛斷電話後我立刻驅車趕往目的地,沒用多長時間便到了。
映入眼簾的畫面便是:Pee坐在便利店的臺階上,一手拿著啤酒,兩只眼睛耷拉著,而且身上還穿著睡衣,他的旁邊是Duean學長,凱蒂幫那群家夥們一臉不耐煩的站在不遠處,被來來往往的人們當作焦點。
“Pee怎麽樣了?”我立刻跑到他旁邊,在彎下膝蓋與他保持在同一高度的同時立即問道。
“還能怎麽樣啊,喝啤酒喝醉了,而且還想枕著狗的肚子睡覺。”Duean學長含糊不清的說到。
“最主要的是他還不願意回公寓,你是罪魁禍首,所以你得來幫忙,我嫌丟人。”Yok學長也央求道。我於是轉過身去兩手捧住Pee的臉,為了喚醒他的理智,我輕輕拍打他白皙的面頰,淡淡的紅痕出現在他的臉上。
“Pee,回公寓去吧,你喝醉了。”
“回去幹嘛呀,混蛋,你說誰喝醉了呢?”努力想要睜大眼睛,但嘴卻沒有停止撒潑,只顧著揮舞著手將靠近自己的人趕離身邊。
“你喝醉了知道嗎,大家都看著呢,不嫌丟人嗎?”
“為什麽要嫌~嫌丟人,生來就醜也要嫌丟人嗎?”不再多說廢話,他又舉起手裏的啤酒胡亂喝了幾口,搞得把啤酒流得他臉上脖子上到處都是。 “喝太多啤酒的話明早會頭疼的哦。” “呵!” “先把啤酒放下。” “不放。” “Pee你先放開,等會兒我們回去了再接著喝。”我努力想從他的手中搶過啤酒罐,而Duean學長和Yins學長則抓住他奮力不斷亂踢亂蹬的雙腳。 “不要,放開我,Mork你放開我啊,哈~哈~哈”我總算知道什麽時候的Pee最恐怖了。
就是喝得爛醉如泥的時候啦!
就連Duean學長和他的朋友們都拿他沒轍,老實說,這也許是Duean學長有意想讓我來親自照顧Pee的。心裏有很多話想跟他說,但現在這種情況估計說了也是對牛彈琴。
“看到了沒?你的睡衣都被你弄臟了,走吧,我們先回去啊。”從他的手裏成功奪下啤酒罐後,大家合力將喝醉酒的他給拉了起來“我們回房間啊。”
“不要,我不回去,還有,我憑什麽要聽你的啊?”
“為什麽我覺得我弟這麽惹人煩呢?”
“…”
“嘿!你們兩個過來幫忙拉著這個混蛋,你,車鑰匙在哪兒?等下我來開車。”Duean學長大聲說到,終是忍了太久,耐心告罄終於爆發了。於是我急忙把手伸進褲兜裏拿出車鑰匙給他。
另一只手還摟著酒醉之人的腰,支撐著他保持平衡。沒一會兒凱蒂幫那群家夥就過來生拉硬拽的將又吵又鬧、拳打腳踢的Pee給拖到了車後座,而我緊隨其後的坐了進去,以便照顧他。
Duean學長立刻將車門給關上,而他的朋友們則開著皮開車跟在我們後面,之後大家才各自分開來。Pee喘著粗氣,臉頰跺紅,呼吸間還夾雜著酒精的味道。
“倔!”我一邊說著一邊將他的臉按在胸前。
“Mork,你混蛋。”
嗷…又罵人了。
“就是你,是你讓我傷心難過,你為什麽要爆我的照片?為什麽喜歡Baem?”這最後一句都扯到第三者了,想來他真的是誤會得不輕啊。
“Pee,我不喜歡Baem,我沒有喜歡他,你聽到了嗎?我不喜歡他!”我不斷的在他的耳邊重復說著,盡管我知道他可能什麽都聽不進去。可我絲毫不在意,只是想把心裏想說的話告訴他。
Pee努力睜開朦朧的雙眼,擡起頭,用他那大大的眼睛盯著我,然後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般,從他眼中不停的滾落下來。
“真的好難過呀。”
“對不起。”
“好難過…”
“愛哭鬼。”我親吻著他臉上的眼淚,吻逐漸滑落到他那沾滿酒精氣息的薄唇上。
“哎,學弟,你個混蛋,你幹什麽事情之前麻煩你先和你學長我商量商量!”我急忙抽身,擡起頭看向正通過後視鏡看著我們的某人。
“抱歉。”
“現在說抱歉晚了吧?今晚你們要住一塊兒嗎?”Duean學長的問題讓我感到詫異不已。
“可以一起住?”
“呃,這樣你才能好好照顧他,不讓他發酒瘋啊,現在這樣我就已經快被煩死了。”
“那我睡哪裏啊?”也不知道為什麽會如此興奮,只要一想到能夠就近照顧他,和他睡在同一張床上,心臟就跳得如擂鼓一般。
“當然是睡在我施舍給你的地鋪上咯。”
Duean學長的性格我還是比較了解的,還是和原來一樣不待見我。
車子駛入公寓的停車場中停住,學長率先走上樓,而我背著重得像頭豬似的的Pee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喝醉了的Pee不住的在呻吟,臉歪在我的肩膀上,嘴裏還不停的在咕噥著。
“Mork,我愛你啊。”
“…”
“我愛你。”
“知道了,我也愛你。”
在遇到問題,而他又尚未準備好和我一起戰鬥的時候,我的世界充滿了陰霾。我怕失去Pee,害怕他不再在我的身邊。但當我聽到他說“愛”這個詞的時候,我終於安心的笑了。
“‘我愛你’。我艹,這話你哥我自出生以來還沒聽你說過呢。”Duean學長不停的在抱怨,直到打開房門,安全的把喝醉的人兒送到床上安置好。
“等會你先去洗澡吧。浴巾在壁櫥裏。”Duean學長雙手環胸的站那兒和我說話。
“我一會兒再去,我先照顧好他。”
“所以,你把問題解決了沒?我之所以不願意讓你見他,就是要讓你去把那些亂七八糟的的事情都給解決了。”
“我已經盡力在解決了,如果只是Baem的事情的話,是Pee誤會了,我們只是朋友而已,而且以後我也會註意分寸的。”
“那關於Pee的照片泄漏之事呢?”
“我可能無法讓所有人都理解,但我會讓他們親眼看到Pee是多麽的優秀,他是多麽的在意我。”
盡管兩個人交往,沒有必要搞得人盡皆知,但我也想給另一半應有的尊重,以此表示他對我來說是真的很重要,我想光明正大的和他交往,不必偷偷摸摸,我們可以見面,可以在一塊兒吃飯,能一直在一起做許多我們想做的事情。
那樣估計會更好一些,也很高興我們能夠更近一步。
Duean學長點點頭表示理解,就那麽讓我和Pee單獨待在一塊兒。
我盤腿坐在床邊的地板上,內心百感交集的盯著那淌滿淚水的人的臉龐,裏面包含著對他的愛意、擔心,我想照顧、保護和珍惜他。Pee是第一個讓我有如此這般感覺的人,我也準備好要讓他成為我的家人,當有人曝光那張照片的時候,很多人說Pee不可愛,他配不上,還有一些說Pee不好的話,都隨他們去吧。對我來說,自從我們相遇的那天直到現在,他在我眼裏一直都是那麽的可愛。
我從沒告訴過他,我偷偷喜歡他喜歡了有多久,但等他醒來的時候,我打算告訴他,讓他知道我早已經暗戀他許久。
Mork喜歡Pee喜歡了很久很久了!
從上大一的時候就喜歡了,喜歡到只能遠遠的看著他,喜歡到會像個瘋子似的跟著他,喜歡到不敢直接過去跟他打招呼,所以才會註冊匿名賬號去跟他聊天,就為了能夠知道對方是否還OK。
Pee和其他人不一樣,他可愛,優秀,真實,是我傾盡所有全心全意深愛著的人。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對自己的感情堅定不移的人。愛就是愛,那是我自己的選擇,而且也認定選擇他是最正確不過的事情。就算全世界都反對,但我的眼裏終究也只有他一人。
Pee也許沒有別人特別,也不是很多人眼裏理想的樣子,但此時此刻,我需要他,我也愛他…我們彼此相愛
坐在地上盯著床上那個滿臉淚水的人兒看了不知道有多久,可奇怪的是居然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厭煩,就想盯著他看,就想那樣盯著他看直到地老天荒。
有人曾經告訴過我說“有些事情特別,是因為它本就平凡。”
我認為,他就是這樣的,是那個平凡卻又獨一無二的人。
Sutthaya,完!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 魚你相醫 》第26章到這裏啦,慘了,Mork講話真的很成熟,也說明他足夠重視Pee,因為重視,所以不願意有分歧跟分別!

文章来源:天府泰剧字幕组

上一篇:泰腐小說天上的魚,魚你相醫第25篇-剛開始很醜,但是現在很可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