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章-我也喜歡我的Heartbeat

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章-我也喜歡我的Heartbeat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小說文第1章,SKcp真的很深入小編心的,以至於看到獅子跟其他人組cp的時候,心裏總有疙瘩,看不小去,特別是另外壹部泰劇朋友圈那個,我壹集棄,這部是因為泰迪的緣故,出於好奇就入坑的!

前言

距離我離開這個世界已經有將近十年的時間了。
這段時間看似漫長卻又如指尖快速劃過般讓人不勝唏噓。如若是將我在人間時,身體狀況良好的時日來與此做個對比的話,那麽我死去的時間恐怕要比那長的多。
從我出生的那天起,我就有先天性心臟病。
因為有心臟病的緣故,身體會受到很多限制,比如不能做劇烈運動,甚至有時候連坐著都會突然心律失常,然後就被擡去醫院。
因為自己天生體弱,異於常人,要經常出入醫院,以至於什麽活動都參加不了,所以心裏會覺得傷心和難過都是在所難免的。但因為壹直以來我的父母都在不斷的鼓勵我、支持我,所以我才停止胡思亂想,並且決定要全力以赴地過好這壹生。
但是有壹天,在我從公司出來去買東西的路上,我的心臟病毫無預兆地發作了,讓人猝不及防。
那種感覺十分的痛苦,就像有人在不斷地擠壓妳的心臟,而妳的心臟就快要爆炸,瞬間化為粉末壹樣,然後胸腔也仿佛在不斷地被收緊,無法呼吸。在那個關頭,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想要喊出聲來向周圍的人求助。
但不幸的是,沒有壹個人從這裏經過。
最終,我因為疼痛難忍失去了意識,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躺在這片墓地裏了。
起初我以為是自己不小心睡著了做的夢,但並不是,當我環顧四周時,發現我的壹群親朋正在埋葬我的肉身。
我聲嘶力竭想要告訴他們我還活著,但卻沒有壹個人能聽到我的聲音。
因為剛剛蘇醒所以我對眼前發生的壹切都充滿了疑惑,緩不過勁兒來,大腦裏殘存的意識還在不停地告訴我自己說,這只是壹個夢。
我掐了壹下自己的臉,同時祈禱這場夢能趕緊結束。
但是壹天又壹天過去了,這場夢似乎根本醒不過來。
說實話,這故事的走向真的太讓人難以置信了,我起身開始觀察這墓場的周遭,花了好幾天的時間試圖搞清楚這究竟發生了什麽。
然而我發現的結果是,自己真的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
當整理完所有思緒,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卻發現自己已經死了。這樣的事實讓我好幾天都說不出話來。
但奇怪的是,我並不覺得難過或者是很想哭,只是覺得驚訝並且參雜著壹絲新奇,好像我聽到的是別人的死訊,而不是自己的。
直到我開始慢慢接受了眼前的壹切,我的情緒才有所好轉,安慰自己說做靈魂也不錯。
至少做為壹個靈魂,我可以沒有限制的去任何地方,這是在我還活著的時候想都不敢想的。
盡管會覺得有些奇怪,這墓地裏除了我是靈魂以外,其他的全都是墳墓,但隨著時間壹天天的逝去,心中的疑惑也漸漸被消磨了,留下的只有壹個疑問,那就是——明天要怎麽過。
另外,人死了之後是不用吃東西的,但是因為受到人類時期的習慣影響,還是會有想要吃東西的感覺,因為會有很多親戚陸續來掃墓,所以我的食物來源壹直都沒有斷過。
但這樣的幸福並沒有持續多久。
在我死去的第三年,我的親戚們就再也沒來看過我,貌似在他們得到了遺產之後,就將我的事情全部遺忘了。
從前的幸福開始急轉直下變為了痛苦,原本我還對變成靈魂這件事感到無比的興奮,因為我能做很多在我還是人類的時候不能做的事情,但現在我卻已經開始懷念能有壹個人和我說說話,聊聊天了。
或者要是可能的話,有人能看到我就好了。
那天的早晨跟以往的每壹天都差不多。
因為還沒有到清明節,所以早上都比較冷清,只有風聲和小鳥叫在耳畔盤旋,我嘆了口氣,平躺著望著天空,沐浴著晨間的陽光,不壹會兒就睡著了。
喳…喳…喳!
好像是挖東西還是正在搭建什麽的聲音把我給吵醒了。
我睜開雙眼,為了適應光線快速地眨著眼睛,隨後就慢慢起身,在坑裏坐了起來,目光落在了壹群正在爭吵的人們身上。
我豎起耳朵聽了聽才知道,原來這群人是在為要用什麽材料以及要做什麽樣式的墓碑而爭論不休。
哦,原來是下葬啊。
搞清楚了之後我就不再對他們的事感興趣了,剛想躺下去繼續睡覺,心中的兩個小人就開始打架——今天是應該繼續躺屍呢還是應該出去找點事兒做呢?
當我還在糾結的時候,就聽到壹個聲音在說。
“爸爸,為什麽旁邊的這個墓臟臟的,不像其他的壹樣幹凈呢?”
Ummm…
聽到這句話的第壹秒,我在想,還有誰的墓會有我的臟亂差嗎,答案是沒有。
我立馬坐起來望向正在說話的那兩個人,應該不可能是別的墓了,因為放眼望去也就我這兒沒人幫忙打理。
我看著那個十歲左右的小孩正在跟他的爸爸說話,嗓音清澈純凈。眼前的壹幕,把我的心都融化了。每當看到這些天真爛漫的小朋友都會讓我想到我十歲的時候,那時的我只能每天透過醫院的窗戶看外面的世界。
“這個墓看起來臟臟的是因為墓主人的親戚沒有幫他交管理費,所以才沒有人來打理。”看樣子應該是小孩的爸爸在回答,在他說話的同時壹把將小孩抱起在臂彎。
壹聽到那樣的回答,小男孩的神情立馬變得擔憂了起來。
“所以是很久都沒有人來看過他了是嗎?”
“應該是的吧。”爸爸說完充滿愛意地摸摸小男孩的頭,然後便把他放了下來,小孩兒壹落地就跑到我的墓前,然後轉頭看向自己的爸爸。
“爸爸妳有香嗎?”小男孩用清澈的嗓音問道,看起來似乎是想到了什麽,心情大好,“這個小哥哥估計已經餓壞了,這麽久都沒吃過東西。”
正在豎著耳朵聽這父子倆對話的我,壹時間沒憋住笑出了聲。
不是因為他的話很搞笑或者很奇怪,相反,是因為我覺得很可愛,讓人聽了會忍不住跟著嘴角上揚的那種。
好像小男孩的父親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爸爸,我是認真的!”看到爸爸在笑自己,好像在爸爸眼中這是壹件非常搞笑的事情,小男孩皺起了眉,語氣裏帶著小情緒。
“喔喔~不生爸爸的氣哦。”小男孩的父親連忙哄他,雖然語氣裏還是帶著壹絲逗趣,然後他從包裏掏出了三炷香和小塑料杯,往塑料杯裏裝了點土,再把香插進了土裏,“但妳叫人家哥哥是不是不太好啊,說不定他的年齡比爸爸的都要大呢。”
“才沒有呢。”小男孩壹邊說壹邊接過塑料杯,將杯子放在了墓碑前,“因為在墓碑上有寫啊,哥哥他是在25歲的時候死去的。”
聽到這話,我立馬怔住了,眼神裏投射出各種各樣復雜的情緒。
那真的是很短命了。
在這個世界上只待了25年,可以說是根本還沒有開始好好享受自己的人生就已經結束了,即便是再算上鬼生的十年,而且活著的時候壹定是跟死去了之後是不壹樣的。
“他可能是遭遇了意外。“小男孩的父親十分平和地說出這句話,然後拿出打火機點燃了插在塑料杯裏的三炷香,“對了,孩子,妳有飯菜或者點心來祭拜他嗎?”
父親的話音剛落,小男孩的神情立馬慌張起來,他拼命地在他的包裏翻找,最後拿出了壹樣東西給自己的父親看,“這個行嗎?”
我努力伸長脖子想要壹看究竟,但始終什麽都沒看到,簡直要瘋。
“也行吧。”看爸爸的樣子似乎是在努力憋笑,大概是因為害怕又傷了孩子的心,“加快速度,我們要走了,趕快拜,然後就可以跟小哥哥說再見了。”
小朋友聽了爸爸的話,把手裏握著的東西放在祭壇上後就趕緊跑開了,跟著爸爸上了車。
我看著那輛車子開出去,並且壹直等到它消失在我的視野範圍裏,繼而才有心思來看對方給的東西。
但當看到這個被小男孩攥在手心裏的東西之後,我還是不經意的笑了。
…三顆糖果…

第壹章

我也喜歡我的Heartbeat,妳知道嗎
自從那天發生的事情之後,我每壹天都過得和從前相差無幾,但相較從前的漫無目的、無所事事,現在多了壹某種特別的感覺。
從前的我每天只能坐坐躺躺,思考明天該幹點什麽好,但現在的我每天都滿心期待著下壹個清明節的到來,作為靈魂的無聊感壹下子就消失了。
雖然我也不是很明白為什麽自己會如此滿心期待、守候著某個人的到來,但第壹天的邂逅的確讓我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
其中有壹部分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已經有十多年都未曾與人有過任何交流和互動了。
我看了看手裏握著的三顆心跳糖(Heartbeat),但卻沒有壹點想要吃掉它們的念頭,人類時期遺留下來對食物的渴望大概已經消失殆盡了。
三顆糖而已,而我耳邊仿佛又響起了那天小孩在我的墓前嘰裏呱啦說話的聲音。
又是壹個陽光明媚的早晨,我迷迷瞪瞪得剛準備坐起來,心裏還念著啥時候才再到清明節,只聽見日常負責打掃墓地的大嬸開始大聲抱怨。
“這天氣真是熱死人了。”大嬸壹邊在幫旁邊的墓地澆聖水、打掃衛生,壹邊不耐煩地抱怨道。聽到大嬸在壹旁罵罵咧咧,我不禁皺起了眉頭,看向正在打掃衛生的她。
我看看旁邊雜草被清理的幹幹凈凈,打理的明明白白的墓,再瞅瞅自己的地盤——綠草叢生、臟亂不堪,要是再原生態壹點,妳說這是原始森林估計也有人相信。
阿姨打掃完旁邊的墓後準備從我的墓前略過,去打掃下壹個,然後我也不再把註意力放在阿姨身上,打算起身去附近轉轉。
但阿姨隨後說出的話竟讓我壹步都不敢動。
“嗷,是誰的心跳糖(Heartbeat)啊!”
嘿咦!
我的大腦還在回想這附近還有誰會跟我壹樣掃墓收到糖果做貢品的,但在大腦飛速運轉思考過後發現並沒有,我便即刻慌張了起來。
“剛好想吃點甜的,看樣子應該是剛貢沒多久的,應該沒什麽關系。”
等下!!!!!!大嬸妳要幹什麽!
我壹副不可置信地樣子瞪大眼睛盯著大嬸,眼睜睜的看著她拿起壹顆糖準備撕開包裝,“活”到35歲,我竟不敢相信原來真的有人會饞到這種地步,連貢品都敢撿來吃的。
但不管是要真吃還是開玩笑,我都趕緊壹個箭步沖上去想要壹把搶過來,但無論我多努力的去搶啊奪啊,想把它握在手心,但糖果始終還是穿過我的身體,無法觸及。
就在大嬸正撕開包裝的時候,我用壹種極度怨念的眼神死死盯著她,恨不得立馬壹口把她的頭給咬掉。
但大嬸卻突然怔住了,她看了壹眼我的墓,仿佛感受到了我的憤懣。
我充滿期待的望著大嬸,對於大嬸的幡然改悔、浪子回頭感到十分欣慰,心中長舒了壹口氣。
不管是因為上帝顯靈還是因為大嬸在進行偷盜前突然想起自己有糖尿病,總而言之我都要好好感恩。
但好端端的大嬸卻舉起手來拜我。
“請求您同意我吃糖,非常感謝。”
“不同意行嗎?“
我拒絕了,即使我知道對方永遠都不可能聽到,但我除了壹個勁的眨眼睛,心痛怨念地眼睜睜的看著對方並沒有等待我回答就搶走了糖果之外,什麽也做不到。
大嬸把糖放進了嘴裏,然後帶著大好的心情走開了。而此時我手中的糖果卻因此消失了壹顆,哎,擺在跟前的貢品,就這麽眼睜睜的被別人給搶走了,心中鋪滿了沮喪。
我盡量勸自己多看看這個世界美好的壹面,至少這個大嬸只拿走了壹顆糖。
雖然誰也不知道以後她還會不會再來拿。
負責打掃衛生的大嬸走到下壹座墓,我也壹屁股坐下,壹條腿的膝蓋支起來,眼睛望向小男孩兒親戚的墳墓,以及正在打掃衛生的大嬸。
繼而我也長嘆了壹口氣,並且默默地在心裏祈禱她不要突然心血來潮,想著想著又來把所有的糖果都拿走了。
直到…大嬸打掃完墳墓後又回過頭來看向了我的地盤。
我的臉立馬刷的壹下就變得跟燉雞腳壹樣的慘白,盡管原來的臉色也是慘白的,嘴裏不斷念著咒語想要讓對方走的遠遠的。
這麽聽起來也真是挺搞笑的,我明明是壹只令人類聞風喪膽的鬼,但卻對人類束手無策,甚至連顆糖都搶不回來。
但看起來好像求上帝或者念咒語都沒有什麽成效,大嬸眼神裏透露著堅定,徑直朝著我的墓走了過來,手裏好似拿著壹把槍準備赴壹場戰役。但其實她拿著的是簸箕和掃帚,腰間別著壹把鐮刀。
完蛋了。
我趕緊跟手裏的糖果提前告別,正在猶豫是不是幹脆把它們都給吃了,這事兒就算完了,但我又不想這樣的甜物被如此囫圇吞棗、草草浪費了。
算了…我釋然了,準備好將另壹顆心跳糖(Heartbeat)拱手讓人。但當大嬸走到我的墓碑前,她卻停了下來。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大嬸,心裏充滿著恐懼,生怕她又做出什麽令人瞠目結舌的事兒來。
但最後,大嬸只是蹲了下來把快要長成原始森林的草叢給割了。
嗷。
我眨了眨眼睛,坐著看此時正在我的墓前用鐮刀割草的大嬸,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大嬸她害怕我懲罰她偷吃了糖果,然後進入她的夢裏糾纏她,所以才主動來幫我搞衛生的。
但這也算是件好事,因為我不喜歡自己的家臟不拉幾的,要不是因為我自己沒辦法搞衛生,不然的話,我早把這片的草都給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了。
我嘆了今天的第二口氣,看了眼在默默做衛生的大嬸。
其實就算糖果被吃掉了,對於我本身而言也沒有什麽損失,但只是因為這些糖果是我心靈上的慰藉,能讓我想起那個小男孩兒,僅此而已。
我看著正在除草的大嬸,同時陷入了沈思,想起了很多事情,然後逐漸變換姿勢從坐著變成了躺著,壹不小心就睡著了。
時間壹天天過去,清明節終於又來了。
這天早晨,我起的比以往都要早。
壹般清明這段時間我都會起的比平常早些,不是因為我勤奮大清早的就爬起來,也不是因為我想看別人祭祖,而是因為那嗶哩啪啦的炮仗聲,就算我死命閉著眼睛也再睡不著了。
我看著那些來祭祖的人們,心裏五味雜陳,在此之前,我並不怎麽喜歡清明節,因為老是會放炮仗,而那轟天的炮仗聲總是會把我從睡夢中吵醒,搞得壹肚子起床氣。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竟也開始懷念清明節了。
平常如若不是清明節,這裏便空無壹人,周遭也是壹片寂寥冷清。
剛開始我不太適應這樣寂寞的氛圍,但隨著日子壹天天的過去,我也開始漸漸習慣,但習慣並不代表喜歡,無論怎樣,能看到人,能聽到人們聊天說笑的聲音都肯定是要比這壹片死寂來的好得多的。
更不用說今年的清明節還有壹個比聽人們說話聊天更讓我翹首期待的原因了。
雖然我很清楚,等小男孩來這件事情在很大概率上來說都是沒有結果的,畢竟脫口而出的話要比付諸實踐來的容易得多,而且中間還隔了壹年之久,就算小男孩忘記了他自己說過的話也無可厚非。
盡管想得很透徹,但在我的內心深處還是渴望能和那個孩子再見壹面…只要壹次就好。
那壹年的清明節在我的感覺裏比以往的任何壹年都要長,有壹個原因大概是因為我對某個人的到來滿心期待,盡管知道希望渺茫,但我依舊望穿秋水。
我左等右等,終於等到了那家人來祭拜祖先的日子。
當我看到那輛車經過的時候,我還不是很確定,但當我看到那個小男孩從車上下來之後,我的心立馬被各種各樣的情感給填滿。
我看著那個孩子心裏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興奮,大概是因為不曾奢望這種不切實際的願望真的能夠實現。
男孩走到我的墓碑前。
我上下打量了壹下小男孩,好像對方跟去年相比長高了不少,心裏抑制不住的高興,但這樣的快樂在我看到男孩臉上的神色之後就消失了。
去年小男孩滿臉笑容,開心快樂的臉龐立馬湧上我的心頭,和此時他表現出來十分明顯的失望神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發生了什麽嗎…
我立馬感到十分焦急,因為擔心,想要問他。
但就算我把嘴巴皮磨破,站在我面前的這個人都不可能聽得見。
“哥哥不喜歡吃心跳糖(Heartbeat),所以才只吃掉了壹顆嗎?“
還在擔心的我在聽到他之所以會悶悶不樂的原因之後差點笑出聲來。
讓我死了算了。
我沒有吃掉那些糖是事實,但就算我吃了,最後的結果也沒差,因為無論怎樣放在那的糖果都不會少。
畢竟現實世界和靈魂世界是分離的,所以現實世界拿來祭拜的食物又怎麽會少呢。
“哥哥有什麽喜歡吃的東西嗎,我可以拿來給妳?”
我看著那個搖晃著身體的小東西,嘴角抑制不住地向上揚起,因為實在是覺得太可愛了,隨後帶著笑意回答道。
盡管知道他永遠不可能聽到我說的話。
“要是甜食我喜歡吃巧克力,但要是菜的話我吃什麽都行,只是特別喜歡吃肉。”
我小聲喃喃,仿佛是在說給自己聽,並不奢望對方能夠聽到我說的話,因為無論怎樣,在世界另壹個維度生活的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男孩沈默了壹會兒,小狗壹般的眼神仰視著墓碑的斜上方,仿佛是在等到回答,但等到的只是壹片靜默,他似乎因為沒有得到任何回答而感到失望。
嚄,好想抱抱他給他安慰。
事實上我並不是壹個喜歡小動物的人,但是當我看到他那懇求的小眼神,我恨不得立馬沖過去將他攬入懷中然後輕輕地撫摸他的頭。
小男孩轉過身去跟他的父親說了點什麽,隨後便跑上了車,再回來的時候手裏多了個盒子。
我皺著眉,十分好奇地看著對方手裏拿著的紙盒,小男孩把紙盒放在了祭臺上,然後點了三支香。
男孩的父親拜完祖先後便叫他趕緊上車,他轉過身來微笑著向我招招手作為告別,我看著小男孩跑走,直到望不見人,然後才回過身來低頭看自己手上的東西。
我打開盒子。
當我看到盒子裏的東西時,我的眼睛估計瞪得跟銅鈴壹般大吧。
巧克力撻…?
我努力回想各種可能性,但還是被嚇得不輕。
難道說那個小孩能聽到我說的話…?
…不可能…
我不禁被自己愚蠢的想法給逗樂了,要是那小孩真的聽得到我說的話,那他就不會露出如此失望的表情了。
…只不過是碰巧而已…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章介紹到這裏了,這是活生生類似於養成系文的節奏嗎?從小就對其他人很溫柔溫暖的人,總是會得到回報的!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