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1章-第一天

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1章-第一天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小說文第11章, 還好ThanMew後面是有在壹起的,不然,Than這個晚安吻就是渣男行為,哼!這下Mew要不淡定很久了!

那個晚上我等了他許久,甚至到午夜時分了我都還沒看到Than的蹤跡。我就那樣坐著等,直到困到不行了才在不知不覺中先睡了過去。
當再次醒過來已是次日清晨,我看見Than就睡在客廳的沙發上。
我向他靠近,然後伸出手想觸碰他,壹開始我以為他是沈睡著的,然而還沒來得及觸摸到他,他已先睜開雙眼醒了過來。
當看到他醒了,我被嚇了壹跳,雙腳本能的快速向後退了兩步,我趕緊把目光 投向別處,壹副像是剛剛犯了錯或者做了虧心事不敢與人對望的樣子。
“是有什麽事麽…”Than徐徐的問,就像壹個困到不行,隨時隨地都可以睡著的人壹般,然後他低頭看了看自己戴著的手表,然後才翻身起來,“早上了呀。”
我緘默,目光專註的審視著眼前的這具身軀,Than的衣著壹如昨天,看起來對我就這樣站在他眼前並不怎麽吃驚,或者有可能是他打從我壹開始擡腳向他走近時就 已經察覺了。
“昨晚去哪兒了?!”我像是無法克制自己的好奇心般開口問道。實際上我都 打定主意了說不要開口詢問什麽的了,但是…我看到了對方那皺巴巴的衣著以及臉頰上那明顯是被扇了耳光而留下的紅印。
我大腦運轉飛快的思考了好壹陣,想不出除了是Than跟女生出去吃飯然後被甩了巴掌之外的其他原因…或者可能是比那更糟的情況。因為我覺得Than不是那種會出去找女人,然後壹直流連忘返至午夜都不回自己家的人。
“沒什麽啦。”Than站直身子的同時說,壹開始我打算說要從他所表現出來的 儀態看看能否逮著壹些蛛絲馬跡,就像他對我做過的那樣。但是Than的神色如常,就像是午夜不歸然後臉上還帶了個巴掌印是壹件正常如家常便飯的事,“我只是覺得 有點累,不管怎麽樣…那我先洗澡去了。”
我則保持著緘默。
良久之後,我才起身然後直走過去抓了塊板子…呃…不是,它更像是那種什麽 屏幕似的,興致勃勃的我的手在不經意間便觸碰到了,然後當看到它像U字母壹樣 凹陷下去的樣子就越發覺得有趣。
我呼吸不由的沈了沈。
不知道有多久了,我沒再見過各種各樣的這種高新科技,每件事物都發生了大 變化,讓我甚至有壹種不小心掉入了另壹個世界壹般。
不是說當我在墓地時不關註外面的世界,我自己其實也還是關註著壹些的,每次見到壹些新奇的東西,我總喜歡目光炯炯的註視之,例如手提電話,這個我就會比較熟悉,因為經常看見有人用。
但是在墓地並沒有這個啊。
我摸了壹會兒的同時伸頭到後面去看,從這個外形特征來看很有可能是電視機 之類的物件,如果能把電話生產的那麽輕薄小巧,所以同理可證,那些電視機應該也可以。
但是我不曾看見過這麽彎的電視機,所以不由的覺得新奇不已。
註視它片刻之後我就抽身出來看其他的東西了,在這房間裏真的有許多我未曾 看見過的新奇東西,例如臺式電視機。
我也不明白為什麽已經有大的了還要有小的…難道說這房間裏住著兩個人,所以需要分開使用兩個電視機來看,但是Than也跟我交代過了說只有他壹個人住呀。
我抓著那臺臺式電視機,款型很輕薄而又小巧,正當我充滿疑惑的盯著它的時候…
“在幹嘛呢?!”Than用堯有興致的語氣問我道,在這壹瞬間,我的手立即便 穿過了小型的電視機。
Than看到這,便向我走近,然後低頭用像是含著憐惜不解的眼神看著我詢問著說這是在幹嘛呢,於是我趕緊把手抽了回來。
“哥妳居然可以觸碰到物品麽?”
對啊,我居然完全忘記把這件事告訴他了。
我擡起頭看向他然後點點頭,“可以哦,但是必須是在沒有人看到的情況下才行。”Than低頭看向我,然後順著視線看向我自然垂落在身側的手,“真的麽?! 既然如此那我是不是也可能有觸碰到妳的機會呢?!”
“啊?!”
我傻傻壹臉茫然的脫口而出。
“那如果妳能觸碰到物品,我本人應該也能接觸到妳才對呀。”Than語氣平和 冷靜的跟我解釋並邁步向我靠近。
我試著按照他說的想了想,這個事情的話我還真是不確定呢,但是根據經驗 而言,我覺得自己是無法觸碰得到人類的呢。
“我觸碰不了人呢。”
“既然如此,那讓我試試看吧。”Than壹邊說的同時,在我毫無準備之際壹把 拽過我的手然後緊攥著。
壹開始我並不認為自己能觸碰得到Than,當被拽過去握住後才覺得心驚,而當 闊別將近二十年後再次感受到由某人的手掌所傳遞過來的溫度的那壹刻,我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目不轉睛死死的盯著那交纏的雙手。
現在酸甜苦辣五味雜陳紛紛湧上心頭,致使我無法準確的描述出我到底是什麽 感覺,它包含著疑惑不解、心潮澎湃…還有喜不自勝。
盡管這應該是喜逐顏開的,但我反而毫無緣由的覺得悲從中來,或許是因為那被我壹直埋在心底好幾年了的孤寂、悲傷,在這壹瞬間滿溢而出。
終於我也能觸碰到人了,我抱著這虛無縹緲的希望,就這樣期盼了將近二十年的希望變成了現實,盡管不知道因何原因讓我只能觸碰到Than壹個人而已也罷。
我閉上雙眼,只是害怕這種種都只是夢壹場而已。
是壹場當睜開眼後就要面對真正現實的夢。
Than心甘情願的放任我就那樣的緊緊攥著他的手久久都不放,甚至伸出另壹邊的手來觸摸我的臉。
我想張開眼睛然後問他怎麽了來著,但那也僅僅是想而已,然後Than則先開口了。
“哥妳又哭了…”
Than的語氣很輕,然後用指尖把掛在我眼底的透明淚珠擦了去。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時候哭的,直到Than說了出來,然而這就跟把汽油 倒進火堆的效果不相上下,他越是提起,我的眼淚越是止不住的流下來,直到眼眶 濕透貯滿了淚水。
我沒辦法交代得清楚說自己因為什麽原因而哭泣,也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這麽的喜歡他,只是被牽了下小手就能讓我像是重獲新生般的感動涕零,但要這麽說來的話,這也不失為壹個頗為貼切的諷刺比喻。
可以觸碰到他這個事實讓我有如再次重獲新生作為人類壹般的感覺。
將近二十年以來心頭壹直積壓著如大石般沈重的壓抑情緒,如山洪般洶湧爆發出來變成了歡欣雀躍。
我壹直祈盼著能觸碰得到Than,哪怕只是握握手都好,過去總想說這是壹個癡心妄想遙不可及的夢,因為我和他肯定是不可能會互相觸碰得了彼此的。
Than松開了手,那壹瞬間我閃現了害怕對方會離我而去的念頭,但是後來他反而緊緊的抱住了我,像是要安慰我說 沒關系 ,他的身軀真溫暖,溫暖到我這冷冰冰的軀殼也隨之而有了溫度。
他抱了我許久,直到我冷靜下來並敢睜開雙眼了,Than才沒繼續抱著我。
打那之後我就開口問他關於放在桌上的那個彎彎的電視機和小的電視機是什麽,Than露出驚訝的神色,然後在臉色恢復如常後,才“噗哧”的笑了出來。
“那不是電視機,而是電腦。”
電腦麽?!
我記憶中的電腦是尺寸很大的機器來著,並且平常人幾乎是沒有得用的,除了 因為它的價格貴,並且還難以使用。
Than可能是見我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著那臺機器,所以便伸出手去按了在屏幕 背後的哪裏,那個屏幕頓時便敞亮了起來。
當屏幕開啟了的時候,我就只能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眼前這景象。
我知道自己在墓地那裏待了將近二十年,外面的時間肯定是會有所變化的,但是我也不曾想會有如此之大的變化,讓我幾乎要來不及調整好自己的狀態。
電腦操作系統的外形看起來相當怪異,怪異到若對方不告訴我說這是電腦,我 大概都不會想到說那是什麽。
“當哥妳在墓地的時候,妳沒怎麽關註過外界或者科技類的壹些新聞麽?!”
Than帶著笑意的問我說,但是不知道為什麽,讓我覺得那抹笑容中摻雜的憐愛 多於嘲笑。
“就…當在墓地的時候…那兒幾乎都沒有屋舍人家…”我吞吞吐吐了好壹會兒,努力試圖為自己辯解著。
或者哪怕讓我找到壹戶人家,我也不敢貿貿然的走進到別人的家裏去,人家門前就供著土地廟在那呢。
Than看著我,露出了覺得我像是從別的世界逃離到這裏來似的神色,然後他像是按了平板上的哪裏,然後顯示屏就關了。
“等壹下下午有課,我要去上課,需要我幫開著電視機麽?!”
Than好心的提議道,與此同時那看著我的眼神就好比如是對待…小孩什麽的那樣的眼神。
我幾乎是下意識不假思索的就壹邊躲避著那眼神並點點頭表示回答,當Than看到我表示回應,對方就走過去開了彎彎的電視機然後背起背包再走了出去。
“那就傍晚再見咯,至於吃的東西,冰箱裏所有的東西都可以隨便拿來吃噢。”
然後Than就用指尖按進了按鍵那兒,是跟我在房門口看到的那個壹樣的機器, 然後向著我的視線範圍之外走去。
我看著已關閉了的房門,然後轉過身來回望擺放著電蠟燭的餐桌。
打從壹到這裏的時候我就看見這支電蠟燭了,它被分別擺在這房子的兩處,分別是餐桌和客廳,也許是因為Than需要最大限度地提供讓我能自取食物的便利,但與此同時也還能讓人聯想到的是Than應該早已心裏有數,說不管怎麽樣我都會下定決心 答應他的建議的。
真可怕…
其實我猜想到也已經有壹段時間了,說Than呀從外表看似溫和,但事實上,是 壹個比想象中還要可怕的人。盡管看起來溫潤如玉但卻不是個心軟之人,而可以說是個心如鋼鐵般堅硬的人呢,想做什麽就會毫不猶豫輕而易舉的下決心去做。
從Than講述過的關於跟他女朋友分手的事情上可以看出,他所表現出來那無動 於衷的神色是因為分手原因是其不遵守承諾,然後沒感覺到有依依不舍或者想重修 舊好什麽的情緒,那就可以大概猜到他的性格了。
除此之外Than還很聰慧,能透視人的外表看到本質,很清楚跟什麽人應該怎麽做才能讓自己也滿意。當想到這,我就不由的覺得有點毛骨悚然,所以他對我說我不 善於撒謊的那壹幕便又回流到了我的腦海裏。
盡管Than的性情看起來有點可怕,但是我並沒有隨之跟著感到害怕。
也許是因為自從察覺自己喜歡他,我便下定決心了說,不管他跟我所見的事情有多大的偏頗,我還是會壹如既往的喜歡他。
我從餐桌的籃子上拿起了巧克力,然後那巧克力就此留在了我的手上,與此 同時,那巧克力的實物還是在那個籃子裏的。
這次我嘗試著把巧克力的實物拿來然後拆開吃,但是不管怎麽努力將它放進 嘴裏,它卻總會穿過我的身體。
到最後,當看到說努力嘗試都沒有用,我才把巧克力放回籃子,然後拿那巧克力的“魂”…不知道是不是可以這麽叫,但是我想不出其他詞…代替來吃。
我把整個籃子都提了過來坐到沙發上,並看著那彎彎的電視屏幕所播出的電視。
我坐盯著電視良久,與此同時,也想起了今天發生的壹些好的事兒。
傍晚當Than回到宿舍的時候,他從小炒店買來了食物,壹開始我拒絕說不想吃,但耐不住被喋喋不休的念叨,最後我還是服了軟的過來做個伴的坐陪他吃了,但因為不知道怎麽吃,所以幹脆直接用手抓算了。
Than看起來頗為滿意,當看到我按照他的要求來做的時候,在用餐期間Than就聊了日常的瑣事,然後就看到我用手抓飯來吃很是費勁,當吃完了就開口說道。
“下次我覺得我還是給哥妳買面包會比較好些。”Than在收拾盤子去洗的同時“或者要不就讓哥妳先吃,然後我後面再吃。”
不知道Than是因為出於憐惜或者是難以忍受看我用手抓菜肴的狼狽樣子,但不管是因何理由,我也還是覺得這感覺真不錯。
吃完之後我就回了房,然後躺臥在床上,然後閉眼睡覺。
不知道是因為陌生的地方或者是因為第壹個晚上睡多了,第二晚我才開始有了 焦躁不安以及要睡不著的感覺,勉強閉眼了兩個多小時後,我就睜開了雙眼,既然睡不著我便決定走出房間外面去散散步,或者找些什麽能讓內心平靜下來的事情做來代替。
當我直接穿過門走出到房間外面的時候,卻剛好看見Than在按壓熱水壺在打熱水,我就邁步走近過去。
“在做什麽呀?!”
當聽到我的聲音,Than下意識的驚了驚,然後才轉過身來。可能是因為對方壹個人住慣了,所以喜歡忘記說還有我這長期房客在呢。
“沖咖啡。”Than回答,然後視線投向了手表,然後就看向了我,“那哥妳呢?!這麽晚了還不睡麽?!”
“我睡不著。”我走過來坐到桌旁的同時說道,有意要等到他沖完咖啡為止,“所以故意要找些什麽在睡前做壹下。”
“我的房間裏應該不太會有什麽可以讓妳做什麽的。”Than說,然後沈默了 壹會兒,“…但是如若哥真真是睡不著的話,我倒是有辦法可以幫到妳喔。”
“什麽辦法?!”我立即興致勃勃的問道。
當語音剛落,Than就邁步靠近了過來,站定在我面前,然後臉上扯出壹抹讓人 感覺不懷好意的笑容。
“冒犯了。”
“哈?!”
我只來得及發出半個音而已,當Than突然就低下頭來湊近毫無準備的我的時候。
輕輕的在額頭上碰了壹下然後迅速的抽身離去,我瞪圓了眼珠,用震驚無比的 眼神望著低下頭來親我額頭的人。
然而Than表現的卻很淡定,宛如那樣親吻某人額頭的事情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壹樣。
“晚安吻呀。”Than笑著解釋道,與此同時我的臉色宛如撞鬼了般驚悚,“當 這樣親吻過額頭了之後,會讓人安眠好夢的。”
“啊…噢…”我結結巴巴的回答道,於此同時自個兒還處在懵圈狀態,在那壹 瞬間我暗暗在自己心裏念念有詞的祈禱著,反而是在無意中想太多了,因為Than並 沒有別的什麽想法。為了不讓他察覺比這更讓人害臊的事情,我便趕緊話鋒壹轉,“那我先去睡了哈。”
道完晚安後我便馬上回了房,只因為怕自己會壹不小心做出壹些奇怪的舉動或者露出怪誕的神情。
Than說的那句“親吻了額頭會讓人安眠好夢”的話,反復盤旋在我腦海裏響起,我不知道這是有多真實,並是否有效。
但是該死的,是我真真是毫無睡意!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1章介紹到這裏了, 我想晚安吻只合適父母親就是親人才會奏效多些吧!被喜歡的人親吻,大概是不淡定的!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0章-親吻了額頭會讓人安眠好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