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2章-那今晚還要我親麽

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2章-那今晚還要我親麽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小說文第12章, 最近真被撒狗糧撒多了,好羨慕那些甜甜的愛戀哦!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了解到壹對cp:臟臟星星,這對現實cp也好甜呀!給妳們安利啦!

轉變

那壹晚我失眠直至天明,當看到說盡量嘗試的勉強入睡再也不奏效了,我就出來房的外面走。
當出到房間外面時,我就看見Than正準備把食物倒進盤子裏面去,當看到這樣,我才拖拽著自己的身子到靠近他的旁邊坐下,然後嘟噥道,“起的真早呀。”
當聽到聲響,Than轉過身來看著我,然後微笑回道,“今天早上有課,話說平常時Mes哥都起這麽早麽?!”
我頓時呆若木雞般置若罔聞,讓我怎麽能說得出口,說只因被他親了親額頭,我甚至都整晚睡不著。
“可能是因為昨晚上有人送了個晚安吻,所以今天就起的比平時要早。”我反開他玩笑道。
Than因此而大笑不已,“那今晚還要我親麽?!”
我甚至連想都沒想就馬上拒絕了,“沒關系,我覺得太麻煩妳了。”
Than笑著,然後把那個裝漢堡的盤子挪了過來,我便從他手上拿過來吃,然後狀似喃喃自語的開口說,“話說昨晚上為什麽親妳哥我呀?!”
“見哥妳睡不著,我才親壹下作晚安吻而已。”Than在開始用餐的同時說道,“但如果哥妳不喜歡,那我下次便不再這麽做了。”
我馬上搖搖頭,然後Than見我沒有表示說不喜歡之後,心情也愉悅了點。
看起來Than像是那種習慣在無意間碰觸下他人的人,而我則是那種不喜歡別人在不必要的情況下來觸碰我的類型,當在毫無原由的被觸碰或者被拽著的時候,我就會覺得有點奇奇怪怪的。
但凡事總會有例外。
Than就是那個例外,他是唯壹壹個我可以敞開心扉讓他按照自己的喜好隨意觸碰的人。
“話說…”
話只說到這就嘎然而止,Than也默然不語。
我揚起眉毛,像個特別好的聽眾壹般,不疾不徐的認真聆聽著他接下來的話語。
然而Than卻就那樣語焉不詳的停擱在那兒,然後不願再接著說下去,看他的神態像是正猶豫著想要說什麽某件事,但是又不知道應不應該說出來。
正當我要開口問他說有什麽事的時候,Than卻搶白開了口,宛如已經預先知道我要追問的樣子。
“話說今晚哥妳要吃什麽?!”
我張口結舌啞口無言,覺得很可惜剛剛沒壹口氣問到底,可以明確的是Than在有意轉移話題,但如若說他是這麽的不想去提及的話,我覺得哪怕強迫他說,他恐怕也不會開口說什麽的。
“不用特意給我買也可以的,妳哥我呀,哪怕不吃也不會再死壹次的啦。”
我就那樣回答他,然後Than則點頭回應。
我以為他不會買什麽回來,但哪知道,最終在那天的傍晚Than還是多買了壹份給我,當看到這樣,我不由的為他的倔強不屈而嘆息。
我看了看Than買給我的食物然後開始動口吃,但卻發現自己只吃得下壹點,大概只有四口而已,可能是因為我太久沒吃過飯了,所以幾乎已經完全忘記了想吃飯那種欲望的感覺了,Than才幫勸著我讓我多吃壹點,當再多吃了僅壹口後,我就搖搖頭表示說真的實在是吃不下了。
Than才停止強迫我,但也漫不經心地說,“哥妳太瘦了,所以我想讓哥妳多吃點。”
“忘記哥我已經是身死之人了麽,哪怕什麽也不吃,我的體重或者身形也不會有變化的啦。”我駁詰道,快速澆熄了他的希望。
“這樣我豈不是白養哥了麽?!”
我被他的話堵的啞口無言,然後徐徐的用反開玩笑的調調,“養來幹嘛?!養胖了要抓哥我吃了去麽?!”
然而Than對那句話的反應應該是是大笑或者拒絕,但對方卻以淡淡的微笑回應,宛如我所想象的正是正確了的事實。
自打那頓飯以後的下壹頓,在Than那句猶如魔咒般的話作祟之下,我幾乎什麽也吃不下,Than則微笑安撫我說只是玩笑話,但就那樣啊,遇著這樣的情況,誰還能吃得下。
最終,在那頓飯上我也還是沒吃什麽。
等到我再次恢復食欲的時候,依然是新的壹天了。打那件事以後,Than才不敢再跟我開比較重的玩笑了。
自打那件事以後,在面對我時,Than就屢屢表現出壹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起初我認真是想要打破沙鍋問到底的,但時間壹久,我便開始愈發疑惑並還伴著煩躁,直到終於忍不住先開口問了出來,但Than卻矢口推脫,然後反而說是我自己想多了。
我聽著他那矢口否認之言,半推脫逃避之意,然後淡定從容的沒再說什麽。
要是平常人聽到那樣的言辭也許已經生氣了,但我也承認,自己是個正如他所說的容易想多的人,然而與此同時,我卻也是個最擅於觀察他人的人。
因此,關於我認為對方有話想要跟我說卻欲言又止的事情,肯定不是我自己想多了。
住在壹起好多天,發生了許許多多有的沒的事情,例如我了解到了之前從未了解過的Than的脾性。
我剛剛在近期了解到Than是個頗為註重個人隱私的人,例如當我打算走去陽臺的時候,但是Than反而誤會了,然後制止我說嚴禁擅入我的房間。
其實我不是要進Than的房間,只是打算走去陽臺,但湊巧是Than的房間只是剛好很靠近陽臺,當我問說不讓進他房間的原因的時候,他卻淡淡的回答說:
'我不想讓任何人來攪擾我的東西。'
自打上次的時間後,讓我知道說Than不太喜歡讓任何人動他私人的物件,壹想到這兒,我也就開始隨之領悟了。
如若將來他結婚了,他會不會把我趕去其他地方呢?!
看Than的脾性,他肯定不希望我打擾到他的新娘,或者如果還抱有同情之心,他也許會在結婚前幫忙先爭取讓我去重新投胎吧。
壹想到這些,我就開始頭痛欲裂了起來,如果他讓我作抉擇,我肯定要比當時需要下決心跟他來這兒時還要驚慌失措。
當想到甚至頭都痛了,我就暫且休了那念頭,然後轉過來看電視屏幕上的動態圖片,然而正當此時有某壹物件被遞到了靠近我的臉頰邊。
我驚了壹下,然後馬上下意識的挪動身子遠離那個物件,但當我看到是Than遞汽水過來給我呢,我才松了壹口氣,然後從他手中抽取汽水的“魂”來喝。
Than的手還壹直就那樣保持著遞汽水的動作靜靜的在那,他的樣子像是被什麽如閃電般的速度驚到,速度太快到來不及反應。
“抱歉。”默然不語了許久的Than壹邊開口道,壹邊把真的汽水拿回去自己拉開扣環來喝,像是為了緩解剛才那會兒的窘迫,“我忘記了,哥妳是…”
Than選擇不把話說完,其中壹個原因可能是因為他不需要比這更多的反復強調。
要這麽說的話,這也是其中的壹個轉變來著。
Than看見過我抽取食物的“魂”來吃好了,但是最近這段時間他容易經常喜歡忘記,有時候Than拿東西給我吃,但是當看到我接過去的卻不是真的從他手中拿過去的實物,Than就會發怔壹會兒,然後對我說抱歉的話。
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好的變化,但我喜歡Than這種不經意間忘我的瞬間。
因為什麽時候Than忘記,就代表說他就是像看待其他人類壹般把我看成人類般對待。
可以確定的是我從不曾說過這件事,但每次Than忘記,我都總會微笑以對,難以表達說我自己感受如何,但是那抹展露的笑容應該是類似於含著憐惜什麽的那種類型,然後這壹切就會以Than的臉色瞬間轉變了作為結尾。
“哥妳幹嘛要那樣子笑呀…”
Than嘟噥著道,與此同時,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他所指的笑容確切來說到底是怎麽樣的。
今天又是Than深夜未歸的壹天,我就開始邊看電視邊等著他,希望這樣能降低壹些內心的煩躁之感。
坐在那裏看了壹會兒,也不知道是什麽時候,我在恍然間便睡了過去,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卻發覺眼前已是漆黑壹片,而在此際,耳邊還持續從電視機所播放著的電視劇裏傳來的人聲鼎沸熱鬧非凡的聲音。
睜不開眼睛…
我很努力的嘗試著挪動身子,但卻還是覺得妳身體被壹直什麽墊壓著。
神馬鬼…這是鬼壓床麽?!
新知識噢,合著鬼也同樣能被鬼壓床咯,不是啊,如果要是我遇著鬼的話,我應該更開心才是啊不是麽?!至少也可算作是他鄉遇故知呀,而且我也不怕鬼呀。
我努力的想要挪動身子了好壹會兒,但卻絲毫不奏效,直到開始心灰意冷了。
我試著瞇著眼睛睜開壹條細縫,同時想著接下來應該怎麽做才好,然而眼前的景象卻驚的我頓時僵直了身子壹動不動的了。
盡管周圍壹片烏漆抹黑到幾乎是什麽也看不見了,但是眼前這張人臉我反而看的異常清晰,清晰到讓人難以置信,或許是我暈菜了然後幻想叢生了麽?!
他挪上來坐壓著我的身子,然後用手撥開擋到臉的散發,然後低頭把臉埋進了我的頸脖裏。
我頓時身子僵直動彈不得,呼吸不暢缺氧的感覺,因為難以下決定接下來該怎麽辦。
壹方面,我又感到很開心,開心到難以抗拒,但另壹方面,相對的我又感到特別焦慮,不管怎麽樣,我是男的,哪怕對方是我喜歡的人也罷,但是讓男男之間在毫無準備之下做親吻或者親密之舉什麽的,這也…
如果可能的話,我卻更希望讓自己是主動的那壹方,不是像現在這樣是做被動的那壹方,壹有這樣的念頭了之後,我就愈發的焦慮不安。
這…我喜歡他喜歡到居然發春夢了麽?!
我不由的覺得萬分悲涼之意席卷全身,覺得自己錯的離譜,這到底是有多大的欲望才導致做這樣的壹個夢,然後明天我還能不能有勇氣直面於他呢?!我也不知道。
但不管怎麽樣,這只是個夢呀…
我努力的在思想裏催眠自己說這只是幻象、海市蜃樓,這都不是真的。
不對呀…不管怎麽說我還是難辭自疚。
現在在精神上左右雙方正在交戰中,在內心深處感覺自己有錯才致使做這樣的夢,跟打從心裏的開心到不想拒絕這兩種念頭之間爭持不下。
然後Than的聲音就壹步壹步逐漸隱約的飄遠了,不知道理智在什麽時候消失的,我所記得的種種事件的概況就只有這樣,等到驚嚇而醒,再次睜眼的時候已然是晚上九點多了。
我粗聲大口的喘氣,然後動了動身子坐了起來,當看到自己還在沙發上,且並不見Than的人在房間裏,壹邊手便把頸脖處的衣領扯了下來,用指尖輕輕摸索著自己的身軀,當確定了說確實沒有吻痕之後,我才終於放寬心的舒了壹口氣,而同時在內心深處卻不免的覺得可惜。
…終究真的只是壹場夢而已…
我很久沒做過夢了,也許是因為在墓地的時候,有的只是來來回回循環往復的日常瑣事,因此便沒有什麽事情能成為做夢的素材。
盡管不確定促使做了這樣的夢的緣由是為何,但有可能是我壹直都有想要觸摸他身體的欲望,當發現可以按照自己所祈求的那樣做了,所以便讓我衍生了壹些比這更多的期望,也是有可能的。
我深深的嘆了壹口氣,然後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祈願它只是第壹次並且也是最後壹次會做的夢吧,不然我大概是沒臉再去面對Than了。
然而那樣的祈願並未能得償所願。
那天以後我卻還是夢到好幾次,經常夢見的直到最近這段期間已然是開始不敢直面Than了。但在另壹方面,反而也讓我開始能說服得了自己說睡著了夢見自己喜歡的人,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事。
每壹次的夢中,我們都不曾發生過什麽超乎親吻之外的舉止,超乎這之外的就是被重重的啃咬,但盡管只是那樣也足以讓我感到特別美好了。
事實上,我心裏還有點介懷著說這是不是真的只是個夢而已,我曾有意要問Than,但是自打第壹次的那件事發生以來的每個清晨,當看到Than那臉色如常得像是什麽也沒發生過壹般的跟我打招呼的時候,我就趕緊馬上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
如若對什麽事情沒信心,我也不想說出來讓自己身陷囹圄當中,且要是Than知道說我所夢到的夢境是不好的那種,接下來的生活相處可就更是會尷尬難堪。
““Mes哥,今晚我可能會回來的晚點哦。”
我從自己的幻想中抽離出來,然後挑眉擡起了頭,然後在喉嚨裏出聲,回了“嗯”,然後當Than背起背包走出房間後,我忽然就陷入了沈思,像是在想什麽。
哪天要是Than的課是在早上到中午的話,他會順便先回到這兒來,然後告訴我說晚上會晚點回來,然後再匆忙快速的出去。
我也忍不住的想,說其實Than對我看來也是相對比較上心的,要不然也不會做像特地回來壹趟只為告訴我會晚歸的這樣麻煩的事情吧。
自打有電話打進來的那天起,Than就晚歸了大概兩三次來著吧。
盡管我覺得疑惑不解,但既然他不想說,我也不認為說強迫他說或者重重逼問他會有什麽用,還是等他覺得比較方便自在的時候,再自己說會比較好。
直至四月底了,我幾乎都沒再有過機會跟Than聊過天。
事實上,別說是聊天了,哪怕只是見上Than壹面都難,因為快考試了,所以Than要壹直壹直的溫書復習,因此,當Than回到住處後就會直奔自己的臥室,然後不會再出來,直到到了晚飯時間,壹吃完飯就又會重新回到他房間。
壹開始,我打算說暫時不去幹涉他的,但是像這樣置若罔聞不理不睬的話,我又會覺得有點寂寞了起來,最後我則開口問他說是否有什麽需要幫忙的。
但是Than反而從頭到腳的把我審視了壹遍,然後嘟囔道:“哥只需要來我房間靜靜的坐在壹旁就好。”
當聽到這話的時候,我都懵圈了好長壹段時間。我記得有壹次,Than嚴令禁止我進入他房間,只因不喜歡讓誰來幹預到他的財務以及私人領地。因此,我只能像是啞了的緘默的站著,因為不確定自己所聽到的那是否正確。
當Than見我像是沒明白的人壹樣默默無言的站著時,所以就開口再說了壹遍,這才讓我確信說自己是真的沒有聽錯的事實。
盡管我不太了解其原由,但我也想到說可能是因為在溫書的時候,Than或許會感到煩悶,所以就會想找個朋友聊聊天也是有可能的。
然而Than反而哪怕是回頭看我壹眼的壹丁點舉動也沒做過,他是那種不停歇的看書,有時候,我看到Than溫書看著看著,然後無意間打瞌睡釣魚了壹下便睡了過去,然後過了壹會兒就站起來去端咖啡來喝,然後就回來跟原來壹樣的坐著溫書。
這樣的氛圍持續了大概兩三天了,Than幾乎沒有跟我說過什麽,除了偶爾聊兩句,然後就去端咖啡來喝,但我總是會在壹旁守候,直到他受不了了或者不然就是Than先睡著了。
然而今天,我正要去睡覺,Than卻開口說道:
“Mes哥,再陪我壹會兒可以嗎?!”
我甚至因為他的那句話茫然無措,但即便如此我也還是心甘情願的好好的靠近過去坐了下來,當Than見到我坐到椅子上了才轉過身來。
“是這樣…”Than只開口起了這樣的開頭之後就沈寂了下去,看對方的樣子是猶豫了很久說該不該說好呢,“Mes哥有什麽地方是神往已久的特別想去的麽?!”
不知道為什麽,我總覺得說Than是在努力的要回避不直奔心中所想的事情來說,因此,我用反問代替了回答。
“有什麽事麽?!”
Than直勾勾的盯著我,然後嘆了口氣,看起來那聲嘆氣比較傾向於是松了口氣的感覺,而不是終於說出來了,不用為了回避主題而繞道外面的世界走了壹圈之後,然後再回歸主題。
“稍後不久是在學校放假的時候我要去壹趟國外,大概去壹個禮拜,而在這壹期間,Mes哥壹個人在家可以嗎?!”
在我點頭表示可以之前,壹種壓抑的氛圍籠罩了整個房間。
其實我也不知道Than為什麽問我這個問題,明明就只剩壹個選擇可供我作答,那就是只能點頭同意不是麽,如果我搖頭,那Than會留下來陪我麽,那也不會不是麽。
再說了,也只是壹周而已,那我也不至於說自己壹個人待不了啊。
既然當初住在墓地的時候,我壹直都是壹個人待過來的,這才壹個星期而已,而且在房間裏面還有那麽多的東西可供我打發時間,比如像坐看壹整天的電視那樣啊。
Than看起來舒心了些,我就用輕緩的語氣接著問我說,“那哥妳想好了麽,是有什麽地方想去的麽?!”
壹再重復問到這個事情,我就啞口無言了壹陣,我還沒能事先斟酌細想過,說自己有什麽特別想去的地方,因為只要是跟Than壹起,要去哪裏覺得都可以。
“哪兒都行。”
我輕聲嘟噥,故意把範圍說的漫無邊際,好讓他自己去想。
Than笑著沈默於我所給出的答案,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理解到了我意有所指的具體含義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等我有時間了,就帶妳去噢。”
我在喉嚨裏發出了個“嗯”作為回答,然後Than便轉過身繼續回歸原來那樣埋頭研讀法典,之後房間陷入壹片靜謐,我就那樣的看著他好壹會兒之後在恍惚間便睡了過去。
“Mes哥”
我睡眼惺忪般的醒來,直到看到Than俯身靠的有多近了之後,我壹下子就從半睡半醒到眼睛瞪得大又圓。
“這已經很晚了,去床上睡比較好,在這樣的椅子上睡,背會痛的。”
起先,我打算要反駁說還不至於那麽老,但當想到說自己年紀已經四十六歲了,我便沈默了,然後慢慢動了動身子站了起來,以便能輕易點的走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挺奇特…”
還沒來得及端立好身子,我就聽見他的嘟噥聲。
“不知道為什麽跟哥相處的時候,我覺得比跟其他那些人相處更來的舒服自在。”
盡管我不知道他所指的那些人是哪些人,但是能讓他覺得舒服自在,我也覺得格外開心。
起初我打算要轉過身回頭去告訴他說,“我也是這麽覺得舒服自在的”,但是都已經快走出門外了,回頭去說會顯得說不出的突兀,壹不小心可能還會造成雙方都尷尬慌張,所以除了走回自己房間睡覺之外,我才壹個字也沒回,只待黎明破曉的降臨。
就這樣吧,我“呵”的嘆了壹口氣,把身子拋到床上,然後用壹只手的手背蓋住自己的眼睛。
至少下定決心選擇來這兒,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麽糟糕,並且也不全算是錯誤之舉。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2章介紹到這裏了, 即使有時在後悔自己做的某項決定,但是大多數時候的,我們的選擇壹旦是從心而定的,就不會分好壞之分,好壞也可以去接受!只要不傷害自己,不傷害他人!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1章-第一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