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3章-從前

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3章-從前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小說文第13章, 因為在那兩年裏,妳是唯壹不變的存在,所以讓Than很開心,所以是這個時候開始喜歡上的嗎?可是萬物都是會變化發展的,我們阻止不了!運用最近我在背馬克思主義裏的壹句話,我們要與時俱進!

在自己房間無聊的呆坐了好壹陣,我就起身來到外面的客廳,當看到房間裏面的燈都開著,我便才猜到說Than應該是出去了,並且應該是急到連燈都忘了關。
我壹整天的時間幾乎都花在了坐看電視,或者翻閱放在那壹帶的書本上,再次意識到的時候,時間已到了傍晚。
當Than回到住處,他就主動打招呼,簡短的問起我的日常起居情況,然後就貓進了自己的房間良久不出。
那以後,當再次出來的時候,Than就把外帶回來的熟食裝到菜盤裏,我在開吃之前便坐到了桌邊的椅子上,在用餐之際我隨口說道:
“平常Than不喜歡吃蔬菜?”
我只是隨口壹說,但是被問的人反倒了是被問的魔怔了好長壹段時間,宛如那是個攸關性命般嚴重的問題,壓抑的沈默不語了好壹陣之後,Than就開口道:
“哥怎麽會這麽想呢?”
“就平常買什麽來的時候呀,總只見壹些肉類,都不見有什麽蔬菜之類的,甚至冰箱裏也都沒有。”
從表面上看,我看起來確是像漫不經心對什麽都不太上心的人;但實際上,我是壹個相對比較善於觀察的人。我觀察了有壹段時間了,在冰箱裏或者Than從外面買回來的做好了的熟食裏,沒有哪壹頓是有蔬菜的。
“哥妳說過妳喜歡吃肉。”
我皺眉的聽著他的話,然後想起來說自己好像真的是跟他說過這樣的話來著,只是我很吃驚,不曾想過說Than居然還記得。
“那下頓來個炒空心菜澆飯好了。”
當我話音剛落,Than立即露出了驚詫的神色,當看到那個臉色,我努力的憋著笑,差點憋到要抽筋了去。
“像個小孩子壹樣不喜歡吃蔬菜呀。”我笑著逗趣道。
“人總是會有那麽壹兩樣不喜歡吃的東西的嘛。”
我淡淡的壹笑置之,沒再應聲或者反駁他話,雖然在肚子裏腹誹著說他所說的壹兩樣,幾乎就是包含了所有的蔬菜了都也罷。
用餐過後,Than就說要回房看書,而正當我在內心忐忑著說該不該跟著去的同時,Than適時就開口喚了我去。
我尾隨著他走了進他的房間閑坐著玩兒,看見Than正在本子上謄寫著些什麽有壹會兒了,我好奇的望過去,但也不想打擾到他,才打定主意說靜待到Than歇息了再說。
直到Than站起身來拿水來放到桌子的邊上,在此時我才開口問道。
“在寫著什麽呢?”我邊問邊把頭湊近去看了壹會兒,當Than看到我那疑惑不解的眼神,才正了正坐姿之後緩緩的解釋道。
“判案思路,我正在試著練習寫案卷,因為就快要考試了。”
我應聲附和,然後才慢慢挪了出來,然後笑著說:“上過政治課了沒有?”
Than緘默以對我的問題,看樣子像是為要開口回答而頗感為難,不然或許是想起了很糟糕的事,他才會用弱弱的語氣回我道:“上過…”
“學分有到B+麽?”
當說到這,Than就停下了手中的筆,然後皺起眉頭面露出窘迫的難色,“為什麽哥問的像是知道我得多少分似的?”
起初那壹刻我差點要笑了出來,但當看到Than那壹副像是啞巴吞黃連有苦說不出的苦澀臉色,我就立即趕緊強忍住了笑。
“所以是得多少呀?”我笑笑的問道。
“上政治課的老師不太喜歡我…”原該是回答我問題,Than轉而說起了別的話題來替,“但我覺得他對整個法學院的學生都是不喜的。”
嗯…我點點頭,覺得也不足為奇了啦。
昔日我的那個時候,有時候也聽見老師會時而挖苦過法學院的老師,盡管我不太理解為什麽,但看起來像是每個大學都壹樣,哪怕匆匆二十多年的光陰過去了也應該還是壹樣的。
“哥妳過去念的是法學院麽?!”Than開口問了之後像是仔細又想了想,“但不應該是啊…剛才哥還問我在寫什麽來著呢,所以念的是政治學院對麽?”
我微笑以對,視為互相心領神會般的默認。有時我也不太喜歡他總是知曉得太快,但同時其實又覺得挺好的,因為就平時而言,我是個懶於重復開口解釋什麽,且容易暗自壓抑的多想又不欲表現出來為人知的人。
當我還活在人世的時候,哪怕是親近的親人也都難以讀懂說我正在想著什麽,他倒好,隨隨便便瞥壹眼便能把我徹頭徹尾的看了個透徹。
“沒想過是因為字跡潦草難以辨認導致看不懂的緣故麽?”
“我的字跡是漂亮的。”
“…”當聽到這話,頓時我甚至像個啞巴般悶著不吭聲,不知該如何接話。盡管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但是Than反倒壹副波瀾不驚的淡定模樣,正兒八經的陳述誰也無法否認的事實,弄得我甚至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耳朵聽岔了。
的確也如他所說,Than的字跡相當工整且易讀,跟我的相比簡直是風牛馬不相及,不可同日而語呀。
但是面對如此這般臉不紅心不跳平淡從容誇自己的人,我哽住呼吸的咽了咽口水直視著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所遇所見之人不太多的緣故,所以少見多怪的覺得這事兒透著古怪。
當Than看到我眨著眼睛,然後用壹副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的神情望著他的時候,他就從他坐的椅子上起了身,轉而坐到了床上,然後就直勾勾的看向我,像是用眼神告訴我讓我也坐過去壹起。
我起身走進到他邊上坐下,然後開口問說,“所以不繼續看書了?”
“算了吧,最後壹晚了,臨時抱佛腳也不見得有什麽用。”Than壹說罷,然後視線就直落在了我身上,“現在我更想聽關於哥妳的事多壹點,妳我相識至今,已有十載,但除了哥的名字和死因以外,我還沒怎麽知道哥的其他事情呢。”
當被直直的盯著的時候,我啞口無言支支吾吾了壹陣,而接著又選擇躲閃著的把目光轉向別處去。可能是因為通常情況下,在此之前不曾有人過問過關於我的事,這之前是指在我快要死掉的以前哈,弄得我現在有點心慌慌的感覺,“是…”
在我張口僅吐出這壹個字了之後,我就靜默不語了很長壹段時間,因為不知道應該先從哪裏開始說起,平時我就是個不欲高談己事為人知曉的人,因為不想讓他人聽完我那不堪回首不值壹文的過往而對我生出憐憫之心來。
“哥妳曾告訴過我說,除了爸媽和醫生以外,沒怎麽跟別的人聊過天,表示說平時經常進醫院是麽?”
當看到我只吐了壹個字後便默然不語,Than才主動挑起了話頭說了這句話,看起來他似是大概了解到說我平時就是個不善言辭的人,所以就拋磚引玉的以提問來提出話題,“那為什麽會突然決定報讀政治學院的呢?”
由起初那不知該從哪裏開始講起,演變成了現在我措手不及的想答案來應對對方問題的情形。
“…待在醫院的那段時間是空閑的,所以就讀讀報紙也看看新聞之類的,這樣才能與時俱進跟外面的世界不脫節嘛,當我意識到這個的時候,哥我就已經喜歡上時時關註新聞,直到最後就變成了習慣,哪怕出了院,但也還是喜歡關註這類的讀物。”
“而且那時候也臨近大學入學考試了,但我還不知道說自己應該報讀什麽學院好,父母見我喜歡,所以就讓試著去學這壹方面看看,萬壹有望成了部長什麽之類的呢…”
當連著說多了,我就開始懷疑了起來說自己表述清楚了沒有,因為我不是個善於言辭的人,但當看到Than還是保持著沈默,沒開口反駁或者疑問之類的,我才接著往下說。
“但最後也沒能成,因為當時父親正好經營著壹門生意,然後當我即將升大四的機緣巧合之際,父母卻在此時雙雙與世長辭,所以當時變成了由我替雙親接管了公司的事務。”
當講述到這兒的時候,我的聲音極其低又輕讓人頗感詫異。
“抱歉。”Than平靜淡然的開口道,並未表現出什麽特別突出的情緒波動,宛若是出於禮貌的說辭,但有些東西就是這樣,才反而讓我覺得他像是打從心底正憐憫著我,或者是真的感同身受的同情著我。
“沒關系,嗯…是意外,誰也沒能預料到。”
盡管說了沒關系,但是當要再次提及此事時,也還是足以攪得我的心湖微微的起了波瀾。哪怕已然過去了那麽多年,但我還歷歷在目的記著,宛如是才發生在昨日的事情壹般。
“是什麽意外呢?”
“車禍,那天雨下得很大,然後剛巧他們倆雙雙開車去山裏面遊玩,然後就從山上翻車墜落了下來,可能是因為路面濕滑且開車的能見度又不好吧。”
當說到這兒我就屏住了呼吸,那段時日我好幾次有想過自殺,跟著雙親壹起到黃泉碧落壹了百了,因為在我的生命裏真的是壹無所有了,但卻沒曾鼓足過勇氣去下手做過。
“哥妳先閉下眼睛好不?”
當耳邊傳來與此前的內容不相符的話的時候,我壹著不慎差點發出“啊?”的壹聲出來,但最後我卻什麽也沒說,然後聽話的閉上了眼睛,因為好奇的想知道他接下來要幹嘛。
Than緊緊攥住了我的手,從他手掌處傳來的溫度,把我的手也給溫暖了起來“Mes哥真是個毅力堅韌不拔的人呢。”
我靜默著,沒開口回應什麽。
“哥跟我說沒有朋友,然後雙親也不在了,那這些年來,哥妳是怎麽做到忍著獨自壹人茍活於世直達二十年之久的呀?”
當回想起前塵往事,我也同樣犯起了疑惑來。
或許因為我所經歷的失望頗多,多到已然沒再有過希望了都,又或者是我已經習慣了生活在水深火熱的痛苦和失望當中,習慣到麻木毫無知覺了也是可能的。
“Than妳不也是跟我壹樣麽?”
我努力想找其他話題來回避這個話題,因為不想讓他在這樣的事情上來同情我。這樣的話,除了會讓我覺得自己很糟糕之外,還會因他的善心仁義而讓自己陷在越來越愛他的泥潭裏愈發不能自拔的。
“怎麽個壹樣法?”
“就Than曾跟我說過,說也是沒有知交好友啊,然後經常跟父親吵架。”
我開口說道,哪怕此際還閉著眼,但這也挺好的呢,我不太想讓Than看到我現在的眼神。
盡管Than的情況跟我的完全不是那麽壹回事也罷,但也算是有點相似的啦,對於Than來說,想找個真心的或者交心的人是困難的,而與此同時的我有是有,但卻又全都失去了。
“不壹樣的。”
他開口反駁我道。
“那我有哥妳在啊。”
哈…?
我靜默良久,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起初我還在想說自己是不是耳背幻聽了,但這話如此清晰真確,可見應該是沒聽錯的。
“…什麽意思?”
放任這氛圍被覆蓋成了壹片靜謐,最後我也就只能吐露出那麽些字,在我的腦海裏浮現出來想開口問他的問題有千百個,然而卻無法組織語言予以言表。
“我沒去找哥妳的那兩年,發生了很多的事情。”Than開口,然後留白了壹會兒又接著說,“母親去世後,我父親也變了,那段時間我覺得特別糟糕,糟糕到幾乎沒閑暇跟誰有過交流,等到我再次恢復正常意識的時候,才發現我跟朋友的關系再沒能像原來那麽鐵了,當時我的身邊幾乎是空落落的壹個朋友都不剩了已經。”
盡管語氣連貫流暢平穩,未曾表現出什麽特別的情緒波動,然而如若正是如此,其所說的每壹句話反而都蘊含著深深的痛苦在內呢。
“只有哥妳壹個,未曾改變,哪怕我消失無蹤了兩年。”
我屏住呼吸的聽他說完,無法想象那段時間他是怎麽生活的,或者對於周邊那今非昔比物是人非的人是作何感想的。
除了失去了重要之人以外,周圍諸人都把他棄如敝履。
就在那壹刻,我才方憶起說我總認為Than是壹個鋼筋鐵骨般堅強之人,實際上卻是跟我沒什麽區別呀。
在內心深處,Than也許也害怕物是人非的變化,害怕到甚至不敢真正的跟誰交心,或者差不多跟我壹般的害怕著,但他也沒有露過怯讓別人看見或者知曉,然後選擇暗自將它深埋於心底的角落處像是它不曾存在壹樣。
偶有壹次我曾聽說,經歷才是可以改變人的東西,而不是年齡。可能正如其所說,因為我幾乎沒再能多經歷過新的事情,因此,無論歲月蹉跎了幾年,我的性情還是壹如往昔的像我還是二十五歲的時候。
所以Than沒感覺我有變化的話,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事情。
“當我知曉哥妳還壹如往昔,我高興極了,但與此同時…”Than在緊握著我的手的同時說,像是害怕壹旦松開了我會從他眼前消失壹般,“…我也不敢把哥妳丟在那兒,我害怕說當下次回去的時候,哥妳會變了,壹旦到了那個時候的話,我可能會覺得自己是真真的是壹個不剩的壹無所有了。”
當聽完之後,我轉臉面向了別處,盡管如今的我正閉著眼睛,而且Than無法窺探到我的情緒波動,但我真的還是克制不住有倉惶失措之感。
高興激動的心如搗鼓般怦怦直要跳出來了。聽到的第壹瞬間,我幾乎要幻想到Than是在向我示愛來著,但看了看又覺得不像是那樣的。
Than應該是想跟我講,會帶我回來這兒的原因更多壹些,不然的話,或許只是想要安慰壹下說至少我不是壹個人了。
就是因為這樣…那要我如何能夠狠下心收回遺落在他身上的心呢。
“謝謝…”沈默良久之後,我弱弱的努力發出音符來,然後才緩緩的睜開眼睛,恰在此時Than也松開了我的手,驟然間我就不能再繼續感受到從他掌心傳遞過來的溫度了,“去溫書吧,明天就要考試了不是麽?”
Than像是剛想起這壹茬,所以邁腳走至書桌旁,然後寫寫劃劃什麽的好壹會兒。
壹開始我打算說要回自己的臥室去了,但因為剛才的事,弄得我都開始擔心說自己會失眠了。
坐在Than房間裏的沙發上有壹會兒了之後,我就開始向後靠往下躺,目光也盡量掃視壹下房間周圍,以防壹不小心太經常的盯著Than出神。
然而當耳邊傳來某種聲響的時候,我就忍不住的回過頭去看他。
Than站起身子,然後撿起書本來堆放在空桌子上,然後又那些文具之類的收拾進了包,正當我看著的時候,他就走近過來,直讓我必需得仰起頭來看。
今天Mes哥不忙著要早休息了呀?平時見妳都是晚上九點準點睡覺的。”
“…”
當聽到這話,我才馬上轉過頭去看墻上的時鐘,當看到時間都已經過了晚上十壹點了,才覺得開始犯困了起來,這我居然陪他壹起坐到晚上了十壹點麽?我忍不住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
“那…”我發出壹個簡短的音,然後動了動身子站了起來以走到房外去,“等下哥我先去睡了哈,然後今天的事兒…真謝謝妳了。”
“不用謝也可,因為我也壹直想要說這件事情來著。”Than起來相送我至門口時說道,“好夢哈!”
當從Than的房間出來後,我才緩緩邁步走回到自己的房間,然而,當坐到床上時,我才突然想起某件事情來。
為何Than會知曉我平時晚上九點就睡了呢。
盡管這才住在同壹屋檐下沒幾天。但看起來Than對我的事情觀察入微到比我自己觀察的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呀,這要是他不說,我可能也都還沒發覺,自己當壹到晚上九點了就上趕著的去休息了。
當想到這兒,我就又開始看不懂了,Than對我到底存著是什麽樣的感覺的。而且還加上今天的事情,愈發讓我壹頭霧水的什麽也想不出來。
要說是他喜歡我,又顯得太像白日做夢癡心妄想了點兒,而且有壹次Than還曾跟我說過說喜歡女孩子,再怎麽看,他還是不可能會看得上我這樣的男子的呀。
若是要給現在這段關系下定義的話,我們更像是知交好友多壹些。
但對於我這個不曾有過什麽奢望的人來說,覺得能像如此這般也就很心滿意足了。
真真是讓人頭疼呀,我按耐不住的有那樣的想法,同時挪動身子坐到了床的中央,然後再慢慢的向後靠躺下去。
如若我能知曉他的想法該多好。
至少知道自己處在什麽位置狀態,然後應該如何站穩自己的立場。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3章介紹到這裏了, Mew在这里胡思乱想,真的很辛苦呢!这样暧昧的关系,会让单相思更加严重吧!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2章-那今晚還要我親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