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6章-什麽鬼,這是告白麽?!

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6章-什麽鬼,這是告白麽?!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小說文第16章, Than是在撩Mew嗎?這壹步步的小情話,小動作,不過還是直接點吧!這樣的話,就不用太多猜想,反而會阻礙兩個人的前進呢!

問題的含義

從第壹天的什麽也不懂,到第二天起,漸漸的我用電腦就開始用得順溜了起來。
Than說,如果就以我是壹個什麽也沒學過零基礎入門的人來看的話,我的學習速度驚人。我不知道Than是認真的還是說只是想說來鼓勵我的而已,但平常時候我就是壹個學什麽都很快上手的人來著,所以讓我覺得相比其他次學習情況來說,這次是相當慢的了。
僅僅壹天的時間,我就開始會從網上搜索資料了,並且開始知曉各種各樣的軟件是用來做什麽的了。
但也不是說我每個軟件都會記得或者說全都會用,我懂的大多都是壹些瀏覽器或者辦公軟件為主的而已。
當學會使用了之後,我就開始積極向學了起來。隔天我醒了個大早,只因為想要起來玩電腦。
完全清醒後,我就邁出了房外面來做早餐。
我平常不太喜歡為誰洗手作羹湯,但是也不願把壹整天的時間都只花在看電視這樣的消遣中,我覺得這樣的話,顯得太浪費光陰了點,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想讓它過得更有作為有意義壹些。
自打學會在網上搜索資料了之後,我就試著開始搜索各種各樣的菜色,直到選好了中意的菜色之後,我就動手試著做給自己試吃了下。
雖然自己試吃過了,但是我還是不確定說味道是不是還過得去,但思前想後,覺得只要吃不死人或者味道沒比上壹次更爛就行吧。
當做好了之後,我就打算去叫醒那個起得比往常晚的人。然而我壹個則發現,他不知道從什麽時候就坐在了椅子上,我猛的嚇了壹跳,然後就叫他過來拿早餐過去吃。
Than聽話的站了起來,拿盤子過去放到桌子上然後才動勺開吃。然而等他吃完了之後,卻沈默的呆坐了壹陣。
“Mes 哥…”Than在送飯進嘴裏嚼的同時開口道,他那模樣看起來像是飽含著既復雜又訝異的情緒在裏面,“這是哥妳動手做的麽?!”
我點頭回應,當被這麽詢問,心開始哆嗦的提到了嗓子眼,於是趕緊反問,“怎麽了?!是味道變差了麽?!”
“沒有啦…是…”Than只說到了這兒便停了壹下,手拿勺子舀起菜肴繼續往嘴送,像是要印證某件什麽事情似的,“我正在想著說,哥是怎麽做到的,把這菜肴的味道變得這麽好。”
從正處於忐忑不安的擔心,到聽見他這麽評價了之後,笑意馬上就堆上了臉。雖然Than並沒有直接誇贊,但我也懂得那是在誇我,“代表味道沒有上壹次那麽甜了唄。”
Than因為我的話語而頓了壹下,然後他擡頭向上看,“哥上次偷吃過了是吧,我就說為什麽這次的味道會出乎意料的好吃了起來。”
我沒接話,只是予以微笑,那以後,Than就接著教了我電腦和互聯網之類的使用方法。
我有好幾次轉過頭去問Than說接著按什麽,直到最後,他就把手復在我的手上,像是努力手把手的演示給我看說應該把鼠標拖動到哪兒去。那壹瞬間我驚呆了,但是久而久之,被他握住手的感覺反而讓我覺得好到不可思議。
Than的手暖和,而且還帶著淡淡的馨香,可能是因為Than靠的很近,我才聞到了他身體的香味。
“也會噴香水麽?!”
我壹邊問壹邊努力集中精神在使用電腦上,盡管我的魂早已潰散遠飄至哪兒了也不知,與此同時,我就有點好奇起那香味來。
這香味兒…怎麽這麽的熟悉呢。
曾在哪裏聞到過這香味兒來著…我心急萬分的想著,好像有某些什麽事兒卡在記憶裏面了,熟悉到我覺得它跟自己息息相關,但總也想不起來是什麽。
“只是在有重要約會的時候啦。”
“噢。”我壹邊回他,壹邊使勁兒的在腦海裏想,說自己曾在哪裏聞到過這味道,但怎麽想也想不出來,因此我才轉念到其他事情上去,“跟誰有約呀?”
那壹刻,我好像看到Than 的臉色驟然變了,從他臉色上來看,他應該是不太想提及這件事呢。
“我爸。”
“那今天會不會再被抽耳光?!我好給妳準備藥。”
Than被我的話逗笑了,“不會的啦,謝了哈,想來今天應該不會被抽的了。”
在跟他聊天之際,我還是無法把關於香水味兒的事情驅逐出我的腦海,我覺得很熟悉…熟悉到我都因自己想不出來而煩躁了起來,當跟別人壹同走在園地的時候,我曾聞到過許許多多的香水味,但是不知道為什麽要對這像是在哪兒聞到過的味道分外的上心。
等壹下…
或許是因為我曾經用過這個味兒的香水…
我想問他這款香水的名稱,但哪怕是問了,也許也不會了解得更多,時間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我肯定記不住香水的名稱,而且每次我會噴香水,都是因為被母親耳提面命的叮囑說有重要的約會時要用香水而已。
“話說Mes哥妳多少歲了呀?!”正當我出神的浮想著其他的事情的時候,Than就張口問道,我馬上擡頭看向他,“初次見面時,我以為哥大概二十五歲作業,但觀察了哥的性情特征後,我覺得應該不是,然後就猜想說應該大概是三十好幾將近四十左右。”
我不停的轉著眼珠子,正考慮著說撒謊的話行不行,我不太想讓他知道我真正的年齡,但哪怕是撒謊,估計也難逃Than的法眼,“如若從死亡之日接著算的話,現在已經四十六了。”
剎那間,我好像看到Than回以我驚詫的鬼臉,正當我要開口問說自己說錯了啥之際,他弱弱的開口說:
“哥年紀跟我父親壹樣大耶。”
“…”
我不知道自己該先做何感想,在知道說自己的年紀跟自己所喜歡之人的父親壹樣大的時候,或許像我這般年齡的人也該為人父了。
“妳父親結婚的挺早呀。”
我語氣幹澀的開口道,在他從頭到腳的審視我的同時,我幾乎能感受到Than對我剛剛所說的話是難以置信的。但當頻頻觀察多了,也未見我有不尋常的反應,他才慢慢的調轉視線回來跟我對視。
“我應該改稱妳為叔叔什麽的那樣可好?”
“不…不用。”
我含糊不清的開口拒絕的同時眼眶發熱的有了想哭的沖動,開始有些理解了說為什麽當稱呼賣熟食的人為大媽的時候,人家會是壹副想要狠狠拍死我的樣子。
“那就好,因為要是那樣叫,我可不擅長哈。”Than聽了我的話後,壹副寬下心來的樣子,然後接著教,宛若什麽事也沒發生過似的。
當看到他在知道我實際年齡後並沒什麽變化的樣子,我也寬了心的舒了壹口氣,然後才轉而把註意力再次放在了學習使用電腦的方法上。
再兩天就到了Than要出國的日子了,起初我以為他會因可以出國而高興,但越是靠近出發之日,我卻越是能明顯感覺到,Than看起來愈發的焦躁不安。
從來我就沒怎麽猜的準過Than的心思,越是那些什麽情緒感覺之類的,大可忘壹邊去,因為如果不是他真的有意表現出來讓我知道的話,我壓根兒就不會知曉,但這次卻顯而易見的讓人生疑呀。
我覺得有兩種可能,壹是Than故意表現出來讓我看見的,不然的話或許是真的太焦灼了,焦灼到開始控制不住自己的狀態了。
從這段共處壹室的日子以來的經驗推斷,我更偏向於覺得是後者的情形,若Than真的是故意想要表現出來讓我察覺到的話,跟這種繞著彎兒的方式相比較的話,他應該會選擇直接來跟我說更有可能壹些。
“是有什麽事兒麽?!”最後我終於沒辦法再克制住自己內心的擔憂了,遂便在Than正在玩手遊的時候問了出來,與此同時我也從後方直勾勾的望著他。
這也是第壹次我撞見他玩手遊呢,不知道是因為需要找什麽來宣泄壹下焦灼不安的情緒,還是因為之前那段時間是考試階段,我才沒怎麽見他玩過這類型遊戲呢。
他的目光還是緊鎖在手機,沒有移開屏幕,語氣平和淡定的反問我道,“哥意指何事來著?”
如若不是自己多心的話,我感覺過去的這兩天以來,看Than對我的態度有種透著怪異的冷漠。
但我也盡量的暗示自己說,應該是因為他太焦灼不安了,然後比較需要獨居壹隅的去思考事情。
“這段時間Than看起來像是正在為某件事情而焦躁不安呢。”
Than晲著眸子的擡眼望著我,然後有轉回去接著玩手遊去了,表示我剛剛的問題真是入木三分,十分接近靶心了,所以他才轉過頭來關註壹下我,“就壹點點…沒什麽大不了的。”
哪裏是壹點點,這已經嚴重到顯而易見了都,我在心裏暗暗腹誹著,心想著還有好幾件事情想要問他,但另壹方面又害怕Than會因絮叨他個人隱私的事情而生出厭煩之意。
若是讓我猜的話,關於去國外的事情應該沒準又是被他父親強迫成行的成分在裏面,不然的話,Than應該不會表現出這麽的焦灼又煩躁。
我嘆了口氣,想要走回自己房間,這樣就不用壓抑的站在這兒。然而,正當要背過身去的時候,Than反而開聲道。
“哥,妳說…”Than說,然後停頓了壹下,他按停了手遊,然後轉過身來看著我,“哥妳說會不會奇怪,如果說…”
Than的話說到這兒就嘎然而止了,然後沈默了好長壹段時間,看他的神態像是正在猶豫著該不該說好呢,雖然我內心如萬馬奔騰般焦急的想要催他把話趕緊吐出來,但可以做的也只是耐著性子的翹首以盼。
“哥妳說會不會覺得奇怪呢…若是我喜歡上跟我個人反差特別大的壹些什麽。”
我沒有馬上給予答復,但正努力的在腦海裏思索著說Than所指的是什麽事情,Than的話中似乎透著古怪般的意有所指,所以我不敢大意的馬上給答案。
若是平常時候,我應該沖口而出的問他是什麽意思了已經,但當看到他如此這般的壓抑又猶豫的神情,我覺得Than應該不會想要回答我那個問題的了。
“我們每個人所謂的喜歡都不同,這是人的品味使然,有的人喜歡與自己相似的事物,或者喜歡跟自己風格迥異的事物。”我開口道,然後便默然不語的,在腦海裏努力的挑著泛泛而談的詞語來說,因為不確定對方所意指的是哪壹樁事兒。
“盡管壹般來說,大部分的人會比較喜歡與自己相似的事物,因為覺得能跟自己合得來;但對於喜歡跟自己風格迥異的事物的人呢,或許是因為他需要其缺失的那部分來補全自己也是有可能的。
“是這樣麽…”Than嘆氣的說道,“對不起哦,過去的這些天,哥在使用電腦方面進步頗大,但我可能沒法帶哥妳去玩呢,要不這樣吧,等我從國外回來後再帶哥去玩吧。”
“不用道歉的啦,哥我沒有那麽著急要去呀,什麽時候去都壹樣。”我不假思索的脫口而說,沒有去反而更好呢,看這如今的氣氛,我覺得要是真的壹起去的話,肯定會非常壓抑的。
Than回過身去繼續玩遊戲,神態看起來比適才舒心了些,但看起來還是心事重重的樣子,與此同時我也返回了自己的臥室。
我漸漸開始疑惑了起來,說此行去國外到底有何目的呢?!為什麽Than會如此的憂心忡忡?!而且假如真的是被強迫參加的話,那就去參加就完事了呀,不是麽?!
或者說是因為被強迫去工作…我覺得這不應該會是原由呀。Than不是個喜歡宅在家裏的人,他看起來反倒像是個比較勤快的人呢。
我努力的想其他導致Than不想去國外的原因,但卻怎麽也想不出來。越是猜想到說那原因可能是跟我有關的,越是覺得頭痛欲裂了起來。
為何Than對去國外這件事如此的煩躁不安呢?!
想了好壹陣之後,我就停止再去想了,因為覺得不管自己再怎麽動腦筋,可能也沒法為這件事找出答案來。然後把自己拋到床上後再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哢嗒…哢嗒…蔔
在夜深人靜的時分,耳邊傳來了挪動某件什麽物品的聲音,把我這個正處於深眠狀態的我吵得醒了過來,我睡眼惺忪的動了動身子,然後擡頭看向房間墻壁上的鐘。
淩晨四點!
我馬上坐了起來,同時耳邊仍聽見那從隔壁房間傳來的聲響,猶豫了片刻之後,我才走出房外去看發生了什麽事情。
Than的房間門沒關好,才有壹縷微弱的燈光透了出來,我皺起眉頭的疑惑著說他到底正在幹什麽呢?!所以才伸出手去輕輕的拉開了那扇門。
當壹看到房內的景象,我馬上就呆如木雞的僵立在那兒了,用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的目光把房間掃視了壹圈。
在這之前我確實曾踏進過Than的房間好幾次,在桌子上也是堆有許多書,但也不曾像這麽的雜亂過呀,當看到這樣的景象了,我才覺得說這跟在我所想象當中的形象是大相徑庭的。
我看著Than走過去拿壹些衣服以及必需品之類的收拾進了旅行箱內,並慢慢的把房間分門別類的整理且打掃幹凈。
還是說壹開始Than不想讓我到他房間來是因為亂的像狗窩…
正當我處於思考之際,Than剛好就轉過來看見了我。
那壹瞬間,Than的樣子看起來非常吃驚,但隨後的下壹秒鐘,他的臉色又宛如是場騙局似的飛快的恢復如常了。
“我吵醒哥了麽?!”
“木有,哥只是出來散散步,因為睡不著。”
我編著謊話的同時視線也環顧了房間壹圈,然後才徐徐的邁步走到靠近他的那處坐下,“之前不願意讓我到房間裏來是因為房間亂?!”
“也是其中壹個方面,加上平時我比較註重自己的個人地盤,然後起初我跟哥也還沒熟到說能讓我願意允許讓妳進房間的程度。”
我直視著對方的臉龐的同時屏住了呼吸,Than的話太直接了,使得我怔了壹下,當完全消化完他那句話的意思之後,我就語氣平淡的開口問道。
“現在敢讓我進入妳的私人空間了?!”
“那現在我和哥已經很熟了呀。”Than在雙手都還在整理行李箱的同時說,“並且哥的性情跟我所喜歡的類型也相符。”
“喜歡的類型?!”
“嗯,我喜歡這樣的人。”Than用平和淡定的語氣回答我,然後接著說,“就是不犯蠢、不幹涉我的個人隱私、成熟穩重並且睿智,所以跟哥待在壹塊兒的時間就覺得很舒心。”
我眨了眨眼看向他,正在思索著說他是不是在向我告白呀?!但應該不是吧,“什麽鬼,這是告白麽?!”
Than因我的話而面露笑意,在露齒笑出聲之前,“就是咯,如果說Mes哥是肉體凡胎,是女的,年紀跟我相仿的話,我或許會馬上提出交往也未嘗不可呀。”
第壹瞬間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臟立即如充滿氣的氣球壹般膨脹了起來,但隨後聽到後半句,則讓我感覺到了像是被人抽耳光抽醒來面對現實的尷尬。
我緘默的屏氣凝神掙紮了好幾番,然後才挪動了身子。
哪怕已經做好了說,自己並沒有什麽是跟Than相似的,反而幾乎方方面面都跟他是截然不同的這樣的心理準備也罷,但當真的聽到真相的時候,心裏還是覺得疼痛非常。
真是糟透了…不該說出來的。
我不想像上次那樣讓Than看到我流淚,所以就倉促的打斷了對話說:
“困了,那我先回去接著睡咯。”
Than把視線投向了我,當見我邁步走出房間的時候,“不管怎麽樣,還是抱歉把妳吵醒咯,祝好夢哈。”
這句話讓我感到真可笑。
遇到了這樣的事兒,別說好夢了好麽,我能不能睡得著都未可知呢!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6章介紹到這裏了,最近其實在刷SKcp之前的視頻,GMM家的藝人都好可呀!演技不錯,營業不錯,賣得起萌,耍得起帥氣!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5章-那跟哥我又有什麽關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