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8章-走到胡同的盡頭

看似沒有改變的現況,底下卻已經波濤洶湧了吧!生活也是這樣的,看似平靜的生活,看似正正常常的人,卻會突然出故障!小編這句只是舉例子哈!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小說文第17章, than還是蠻小孩子氣的,不過呢?關心則亂吧!他倆要是太“開朗”壹點點,大大咧咧壹點,事情發展會不會更快!

終於到了Than回國的日子,我坐在沙發上等了他壹整天,壹刻也沒有起身離開過。
就在我等到快要睡著的時候,突然響起了壹陣敲門聲。
壹聽到敲門聲我都快要從沙發上跳起來了,但還是立刻抑制住自己內心的猛獸,冷靜之後立馬回頭望向那扇門。
壹看到確實是那個我正在等待著的人,我舒了壹口氣。
Than真的回來了。他脫下鞋子後擡起頭來看著我,但卻沒有向我微笑問好,甚至,壹句話也沒有說。我也同樣什麽都沒做,只是與他四目相對。
我看著他的壹舉壹動,心中不免泛起小小的失落。但還是安慰著自己說自己並沒有被忽視。
但即使這樣,Than的壹舉壹動還是十分明顯得讓我感覺到不是其他,我就是被忽視了。我努力回想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麽,惹他生氣,但我實在想不出。
我意識到任由事態這麽發展下去只會更糟,無論如何都應該把事情說清楚,我要知道自己是“犯”了什麽事,不然維持這樣的氣氛只會更尷尬。但應該從哪裏插話呢,我還完全沒有頭緒。
碰巧Than要拖著行李箱從沙發,也就是我坐的位置經過,我鼓足勇氣,屏住呼吸,伸出手去,想抓住他的手腕。
但我的手卻只是從他的手邊滑過,撲空了!
這壹次我不知所措到極點,甚至聽不到自己的心跳,仿佛它驟停了壹會兒。我的記憶裏,Than可以抓住我,但現在,我卻抓不住他。
我回想起了曾經類似的場景,當時的我想要抓住Than,但是也是如此失之交臂。但現在的我沒有時間想那件事了。
Than停下了,朝我的方向看了過來,這之後,我的指尖居然可以觸碰到Than的手了。
嗯?
這壹次我居然什麽也說不出來,因為我來不及整理我的思緒。氣氛又再壹次陷入死壹般的寂靜,並讓人十分壓抑。突然,Than打破了寂靜。
“有什麽事嗎?”
“就是……”說完這個之後我就停下來了,因為我不知道該先說哪件事好,他沮喪的事?還是我突然可以碰到他的手的事?
最後我認為先把事情說清楚為好,便問道:“在生我的什麽氣嗎?”
Than看著我的臉反問道:“難道妳真的不知道嗎?”
我琢磨著他的問題,但還是摸不著頭腦,不知道他在說的是什麽事,算了,死就死吧!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麽。在他不在的這段時間裏,我壹直像個孩子壹般乖巧,沒有做任何不該做的事情。
“到底什麽事呀?”
Than嘆了口氣,然後推開了我的手,拉著行李箱進了自己的房間,把我當空氣壹樣晾在了旁邊。在關上臥室門之前,頭也不回,不曾理會過我。
我屏住了呼吸,盡管我也十分沮喪並失望到了快要爆發的地步,但仍強忍著告訴自己要保持冷靜。
在我忍著壹口氣在壹旁稍作休息的時候,我就想起了Than身上奇怪的香味。那是當我與Than擦身而過的時候,我聞到的從他身上散發出的甜甜的香味。就是那個香味讓我浮想聯翩,想到了各種可能性,比如Than是出國去見某個人了,又或者是工作需要出差去了,因為那股香味並不熟悉,不是Than之前用的香水該有的香味。
過了壹會兒Than就從房間裏走了出來。
壹看到他走出來,我就在心裏暗暗決定壹定要開口說上幾句話。
但他反而先開口了。
“很抱歉我剛把氣撒在妳身上,我現在太累了所以不想跟任何人說話。”
不知道是不是Than看出來了我剛好有事情要問他,他居然這麽合時宜地說出這些話,堵住了我到嘴邊的話。然後Than徑直走到沙發前坐下,躺在沙發上,動作壹氣呵成。
緊接著就很自然而然地睡在我了的腿上!
我看著他安穩的睡容,說不清道不明自己此時此刻內心的感受。
其實肯定是開心的。但從他壹開始莫名其妙的生氣,到現在又表現得好好的,我真的有點錯愕,跟不上他的變化。
Than有好多我十分欣賞並想跟他待在壹起的優點。但可惜Than是個不太願意表露自己的感情和情緒的人,讓人很難捉摸,我也只能在他偶爾難過發泄情緒時才從他的話語中捕捉到他的想法。
“不回房間睡嗎?”
他沒有回答。我就試著輕輕搖他,但不管我怎麽搖,他的雙眸都還是緊閉著。
“誒,不要告訴我妳已經睡著了。”這壹次壹向冷靜的我也開始急躁了起來,手也不斷搖著這個睡在我腿上的人,但卻絲毫不見他睜開眼來看我的跡象。
我才意識到Than是壹個這麽容易入睡的人,只要蜷縮著身子,抱著枕頭(此時此刻是我的膝蓋)就能在不到壹分鐘的時間內睡著,看來他可能真的是累壞了。
我不再搖他,把手輕放在沙發坐墊上,像是妥協了壹般。然後我開始思考我偶爾可以觸碰得到Than的手,偶爾卻不行的事。
壹開始我以為是要在Than有意識,清醒的時候我才能碰得到他。但從這次Than能在我的腿上睡著看來,我的推測應該是錯的。看來是只有在Than想讓我碰他的時候我才能碰到這個解釋更行得通。
如果真是這樣也太不公平了吧!我只能在Than想讓我碰他的時候才能碰到,而他想什麽時候碰我都可以。是誰說的做鬼比做人好!怎麽看都很明顯的我壹點兒都占到便宜!
我嘆了壹口氣,用手輕輕撫摸著這個在我腿上熟睡著的人的頭,然後再輕輕地拂開擋在他面前的頭發,這樣就可以更清楚地看見他的臉了。
越是細看,我就越是被他英俊的臉龐吸引,而且他還有壹種魔力,就是能輕而易舉地做到讓人看壹眼就深深地愛上他,因此如果說有很多人追求他,愛上他,為他著迷,被他折服,我都不覺得出奇。
在思考了壹會兒接下來該做什麽後,我停下撫摸著他的手,決定斜靠著沙發休息壹下。我盡力讓自己入睡,但無論過了多久我都無法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
通常我都是入睡很快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了眼前這個躺在我腿上的人的緣故,這次我無論怎麽勸著自己閉上眼休息都還是沒有壹點兒睡意。於是我幹脆睜開眼睛,再次將視線移到Than姣好的面容上。
之後我足足用了兩個小時沈浸在他那令人著迷的臉龐中。
Than睜開了雙眼,我立馬移開了原本緊盯著他的視線。他安靜地看著我的臉,然後挪了挪身子,坐了起來,依舊壹言不發。
我感覺到他是真累了,因為之前的他從不會在白天睡覺。今天他的舉動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去了美國嗎?”
我之所以這麽猜不是因為我看到了他的機票,也不是因為他事先告訴了我。是因為通常當他飛去很遠的地方出差時,特別是要飛跨東西大陸的時候,時差和旅途的奔波都會使他來不及調整作息,因而十分疲憊。我也有過類似的經歷因此不難猜出。
“對。”Than十分簡短地回答。然後站起來去拿水喝,而對於我猜出來這件事,Than沒有表現出異常的舉動。“壹個星期不見了,Mes哥過得怎麽樣?”
等會兒!該問這個問題的人應該是我吧!
“還挺好的……”我壹邊回答著他的問題,壹邊在心裏想著這壹個星期以來,我壹直待著家裏,能發生些什麽。“妳呢?這次出國怎麽樣?”
我捕捉到某壹瞬間Than的神態,他皺了壹下眉頭。即使只是壹瞬間,但我可以確定我並沒有看錯。
“還挺有趣的。”Than對著我微微壹笑,接著就把水杯放到桌子上。“我要講好多在那裏發生的事給妳聽,而且我還有個問題想要問壹下妳。”
盡管Than表面還是笑著的,但我卻感覺到Than的語氣裏明顯是隱藏著壹絲沮喪。
突然Than拿起了他的手機,滑動手機找到了點什麽遞過來給我看。
我湊近去看,看到手機屏幕上是某個人的壹張照片。
他讓我看的這張照片上是壹個女生,大概二十出頭,年紀跟Than壹般大。她的頭發烏黑發亮,皮膚細致嫩滑,冰肌玉骨,十分迷人。但很奇怪Than讓我看這張照片幹嘛呢?
說實話我壹看到這張照片,想到的第壹個詞就是:美!但是隨之而來的是壹股不知由來的不安感。
不知為何我覺得這張臉很熟悉,好像是在哪裏見過,但卻說不出到底是在哪裏。
如果真是這樣就有點奇怪了,因為倘若她年紀真的與Than壹般大,那在我去世時她應該也正好出生了,那我就不可能在生前見過她。
“誰呢?”
我絞盡腦汁也想不出答案,於是擡起頭來問他。我感覺與她似曾相識,但卻想不起在哪裏與她相遇。
“妳真的想不起嗎?”
Than著急地發問,似乎很想讓我想起照片裏的人到底是誰。我低下頭來再次看著那張照片,但我真的覺得我之前並沒有見過她,只是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但我說不清來龍去脈,只好搖頭回應Than的問題。
否認壹番之後,我往後挪動了壹下身子,坐了起來,但很快我的視線與另壹雙眼眸有了接觸,我凝住了,很久都說不出壹句話。
那個人的雙眸中充滿著剪不斷的亂麻、沮喪和其他無法言語的情感,種種錯綜復雜的感覺糾纏在壹起,以至於我都猜不準此刻他真實的想法。
之後的幾天,我能明顯感覺到Than的心情好了許多,雖然還沒有到喜笑顏開的地步,但也比出國前那個星期明媚了許多。
除了心情好轉之外,他對我的態度也更友善了。
我開始懷疑Than是不是吃錯東西了或者是被洗腦了?但不可能。這表示他應該是遇上了什麽好事吧!
現在我正在桌上看書,Than倒了杯水向我走來,並在我身邊坐下了。
“Mes哥還記得我要帶妳去旅遊的事情嗎?”
壹聽到他的話語,我馬上把視線從書本移開,擡起頭來回答道:“記得呀!”
“妳喜歡去海邊嗎?”
壹聽到這,我怔住了,反問道:“所以,這是要帶我去海邊嗎?”
生前我還沒什麽機會能到海邊去,但也不是表示我沒去過,只是過得有點久了,記憶有點模糊了,我已記不起以前去海邊遊玩的歡樂時光了。
“對!剛好那邊有點事要處理,需要在那邊過夜,就想邀請妳和我壹起去。”Than說完拿起水杯喝了口水,然後打開了電視,看似漫不經心地說道:“還有壹點,就是我不想讓妳壹個人待在家裏。”
我眼前壹亮,因為他出乎意料的話語,我擡了擡眉毛,“為什麽呀?”
“我怕妳會做壹些奇怪的事情。”Than說完馬上開始解釋,生怕我會誤解他的意思,“不是不信任妳什麽的,而是,這理由聽起來讓人有點難以置信,就是,有時候我覺得妳像個小孩,即使妳比我大那麽多。”
聽他說完我感到莫名其妙的苦澀,想要反駁他,其實這完全就是他所謂的不信任啊!
但我壹個字也說不出來,為了避免發生沖突,只好轉移話題。
“那妳什麽時候要過去那邊處理事務?”
“可能要等到第壹學期的放假期間或者畢業之後吧。”Than拿起手機翻看著,似乎是在查看自己的日程安排,“如果在十二月份左右去,妳可以嗎?”
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然後問道:“妳要去那邊處理什麽事?”
Than對於我的問題沈默了壹會,然後回答道:“去那邊拍壹些景點並考察壹下周圍的酒店。對了,妳是十二月份出生的對吧?”
壹開始我對於他知道我的出生月份這件事有些驚愕,但仔細想想,我才突然記起我曾經跟他說過。
只是已經過了很久了,沒想到他居然還記得。
“還記得呀?”我帶著滿腹的疑惑問道,因為不曾想過他居然可以記住這麽多關於我的事情。
“那肯定得記得呀!”Than壹邊說著壹邊在為我的問題竊竊自喜,“因為那是妳的事情呀!”
他的回答讓我的笑容戛然而止,問道:“為什麽還能記住?”
“因為我們的生日和名字是相反的不是嗎?”Than壹邊說著壹邊去把水杯收好。
他的話讓我頓時醒悟。的確,我們的名字和姓名是相反的。直到這壹刻,我也無法確定我的記憶力衰退是因為年紀大了還是因為健忘本就是人類自古以來的“原始資本”。
“話說回來,我曾經想過我們的相遇或許不是偶然。”
我看著Than的臉,壹臉疑惑地問道:“怎麽這麽說?”
“除了我們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是相互交錯的事之外,不知道我有沒有跟其它人說過,但我應該跟妳說過了,就是我小時候可以看到鬼魂。”
Than輕描淡寫地講述著。
“從那之後,父親就帶我去參加了壹些儀式,然後我就再也看不到魂魄了。我第壹次看到妳的時候,我還在想,以為那項特殊功能又恢復了,我又可以看到魂魄了。”
Than說完停頓了壹下。
“但其實沒有。自那之後我再也沒看到過其他魂魄,只能看到妳壹個,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
“但這讓我不禁想到,或許我們的相遇真不是壹場意外,我可能是被選中來幫助妳的真命天子。”
“哈哈哈哈……”當聽完這句話我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但當看到Than皺著眉頭的時候我就努力忍著,不讓自己笑出來,並馬上澄清,避免讓他誤會,“也有可能,但我們之前沒有過交集,為什麽Than會是被選中來幫助我的人呢?”
“或許是因為我在某些方面和妳有聯系,要不就是我的父母認識妳,正好我的父母和妳年紀差不多大。”
我對他的設想聳了聳肩。
不是說他的假設全無可能,只是我不相信世界真就那麽小,緣分真就那麽巧。
另壹個原因就是我不太相信世上有那麽多的巧合和奇跡。如果真的有奇跡,那在生前的二十年裏,壹直在等待被奇跡砸中的我怎麽就壹次都沒有遇到過呢?
況且在生前我幾乎是不怎麽跟其他人說話,也不怎麽對人友好的。如果讓我數壹數能說出名字的人,恐怕還不到十個。這讓我怎麽相信真有這樣的巧合?
但如果真的是巧合,那這件事就是在我窮困潦倒的生活裏發生的唯壹壹件好事了。
看到我的不關心又或者是不相信,Than安靜了下來,之後也絕口不提這件事。
時光荏苒,清晨的陽光照進象牙塔,又到了大學開學的日子。Than因為要寫論文,除了節假日裏的那幾個小時,忙得沒有其他空閑時間了。
Than知道我喜歡看書後,他就買了好幾本書給我,還把自己房間裏的書也拿來給我,這些書覆蓋了許多方面,種類也多,但主要的還是文學著作。
我讀了好幾本小說,還讀了好幾篇介紹科技和其他知識的文章。直至今時今日,我忍不住想如果我還活著多好,我就可以做許多我生前沒做的事。
白駒過隙,壹轉眼已過了幾個月,放假的日子也在慢慢靠近。這幾個月來,Than還是像以前壹樣跟我打鬧嬉戲,壹樣對我很好。
壹開始我感覺這樣的關系很舒服,但是再往深裏想,這段日子確實給了我遐想和過分的希望。萬壹Than只是想跟我打鬧那麽簡單,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超越這個的想法呢。
我不確定Than是否看出了我對他的感覺,但我也不曾想過要讓Than知道,因為害怕會讓雙方尷尬。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我有足夠的勇氣去問清楚他的心意。
但卻因為害怕聽到的答案而不敢啟齒。
我與Than的關系還是照舊。
感情不增不減,他以前對我怎樣,現在還是怎樣。
但往好了想,我已是十分滿足欣慰了,Than沒有改變。
但從另壹個方面想,我覺得我們的關系只能停滯不前了,不會再有下壹步的進展。
就好像是走到了死胡同的盡頭,放眼望去,沒有去路。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8章介紹到這裏了,看似沒有改變的現況,底下卻已經波濤洶湧了吧!生活也是這樣的,看似平靜的生活,看似正正常常的人,卻會突然出故障!小編這句只是舉例子哈!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7章-終於我那心心念念等待的日子降臨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