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9章-等待驚喜的路上

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9章-等待驚喜的路上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9章介紹到這裏了,華欣是泰國中部海濱小城,每次刷b站或者其他旅遊相關新聞都會看到它,小編也好想去泰國玩玩呀,這疫情還得持續多久呢?馬上又要冬天的節奏了!誇張了壹點,哈哈!

等待驚喜的路上

曾經有人說過這麽壹句話:“幸福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
這句話在我的記憶裏漸漸模糊了,依稀覺得或許是父母的教導,又或許是很久以前進入到我生命裏的某個人留下的,我已記不起到底是誰說的,但這句話的內容,我卻清晰且完整地記得。
第壹次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覺得是可笑的。
我不同意這個說法,因為時光流逝的速度豈能度量,它壹直是亙古不變的24小時呀!
這就意味著無論發生什麽,時光不變,歲月不老。
如果從另壹個角度想,從我出生到死亡在這世上的二十幾年光陰裏,我似乎從未有過幸福或者絲毫類似的感覺。
但自從和他在壹起以來,我不得不同意這個說法。
和他在壹起的日子裏,我死後的生命中出現了從未有過的色彩。
原本我的世界只有灰色,但是他的到來給我的世界增添了許多色彩,並且讓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我們每個人的存在都是有價值的,這個價值往往超過我們的想象,不管我們的生命中有沒有摯愛的人或者親密的好朋友。
Than是能讓我枯燥無味的日子過得飛快的人,總能讓我忘記心情糟糕是什麽滋味,不至於有太多的苦悶和煩惱。當我從記憶中跳出來時驚覺時光已帶我來到了十二月。
我都還沒反應過來,直到Than提起“要到某個地方的海去旅行夠特別嗎”的時候,我才頓時反應過來已經是年尾了,壹臉不可置信地去看了看時間才相信的確已經快到十二月了。
壹直以來我都是個不難伺候的人,什麽都可以,而提出說要去哪裏遊玩的人壹直都是Than,但每次,他都會先詢問我的看法。
因為之前看了檔旅遊節目,這壹次恰好我有個想去的地方。
“想去華欣。”我漫不經心地說著,同時視線像我往常壹樣十分自然地落到手表上,而這壹切都讓正在用電腦查資料的Than定住了。
“難得聽到Mes哥開口說壹次想去哪”,Than壹邊說著壹邊還不忘盯著電腦屏幕,“也就是說是很想去了吧。”
我不認為自己有那麽想去,只是某種機緣巧合下這個想法在我腦海裏突然閃過,但為了不浪費時間去解釋太多,我就回答得似乎就是他想的那麽回事,“嗯,很多年沒去了。”
Than沒有再接著說什麽,只是安靜地坐著查看電腦,之後我和他也沒有繼續交談。房間裏回蕩著點擊鼠標和風吹動紙沙沙作響的聲音。
看了壹會兒書之後,我才發現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起身打算去睡覺,Than的話語打斷了我的計劃。
“那明天去旅行會不會太快了?”
“明天?”我瞪大了眼睛,擡了擡眉毛,重復了壹遍時間,為了確認自己並沒有聽錯。但明天會不會太快了,我沒有什麽需要準備的,反倒是Than。“Than來不及準備東西吧,不是嗎?”
“不會,我早就準備好行李了,方便什麽時候打算好了就可以出發。”
Than的回答讓我十分震驚。他看我沒有什麽異議,便接著說,語氣裏夾雜著藏不住的愉悅,“那我先去訂酒店咯!”
我看著眼前這個熱情洋溢,與我有著天壤之別的大男孩,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但Than這麽熱情地對待生活其實也沒什麽不好。只是對於我這個連坐著都嫌累的懶人來說,真是為他感到辛苦。
也不知道為什麽Than有這麽多富余的精力和如此高漲的熱情想去旅遊,以至於要在剛決定好去哪裏之後馬不停蹄地去訂酒店,我不禁思考了壹會兒他的做法。
或許是因為Than覺得我特別想去,所以這麽積極地訂酒店?
但我也確認不了他的想法,只是如果Than真是這麽想的,那我對他的喜歡就又多了好幾倍!
Than訂完後就從桌子前站了起來並關了電腦。我也站了起來,打算回自己的房間,但他的話語又再壹次讓我僵住了。
“Mes哥快去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壹大把年紀了小心起不來呀!”
我轉過頭來看著他,不確定他是在說真心話還是在跟我打趣,但當看到他那因為捉弄了我而洋洋自得的微笑時,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十年前那個可愛的小男孩去哪裏了?”
我小聲嘀咕著,打算只說給自己聽,並沒有想要說給他聽。但他的耳朵十分靈敏,特別是對於這種“誹謗”。
“我壹直這樣很久了,只是妳不知道而已。”
“什麽時候開始的?”我又問。
“在看到妳的第壹眼起。”
我居然像個啞巴壹樣壹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還記得小時候的Than看起來特別可愛,但其實他的內心是怎樣的我也不知道。然後我又開始思考Than到底變了多少,於是比較了小時候的他和長大後的他。
小時候,Than善良、開朗、充滿活力又有些小任性,是那種不容許別人與自己的想法相背或笑話自己的人,否則他就會十分沮喪。
至於長大之後……我壹邊想著,眉頭不由自主地聚到了壹塊。
我才意識到Than的性格變化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麽大,只是長大後的他行事更加謹慎了,於是讓人感覺好像變了,但事實是並沒有什麽差別。
盡管只記住了這些,但我仍堅持記憶中的那個小Than更好,那時的他多可愛,即使有壹部分是他的外貌的原因。
“我開玩笑的,不要生氣呀!”當看到我許久不吭聲,Than的語調變得柔和,其中還夾雜著壹絲歉意。我聽到後心軟了下來,即使我真的壹點也沒生氣。
我曾認為我自己不是壹個容易心軟的人,更像是壹個冷血甚至狠心的人,但不知為什麽他卻是唯壹壹個能讓我壹直無條件認輸的人。
“沒關系,我沒有生氣。”我說完之後嘴角微微上揚,立馬跟他道別,因為實在是困得不行了,“那我先去睡覺了哦!”
但在我正要走回房間的時候,頭上傳來的壹股暖流讓我立馬僵住動彈不得,我緩緩地呼出壹口氣,因為無端端就被摸頭,我著實嚇了壹跳。也不知道他是什麽時候離我這麽近的。
即使只是短短的幾秒鐘,但我已清晰地感受到那雙手傳遞的溫暖。
“晚安呀!”
Than說完後就走進了房間,我壹直盯著他看直到他經過我身邊,心中有千絲萬縷但到嘴邊只匯成壹句話。
“晚安。”
我雖然回復他晚安,但我自己都不確定今晚是否能安!
第二天清晨我大約七點鐘就醒來了,壹走出房間就看見Than準備好了行李並且還做好了壹桌香噴噴的飯菜。
我走到飯桌前坐下,滿是困惑地看著眼前披著煎蛋的面包和餐盤裏熱氣騰騰的薯條,於是動手去拿盤裏的煎蛋和面包吃了起來。
當面包還在我的嘴巴前時,它的香味先對我展開了攻勢,撲鼻而來的香味從鼻子壹直灌到喉嚨,令人垂涎欲滴。黃油鹹度適中,與欲熟未熟的、欲滴未滴的蛋黃完美地融合在了壹起,美妙得不可置信。除此之外,面包脆得恰到好處,不會過軟也不會過硬,面包的香味壹絲不差得保留了下來。
不可言喻的美味……
這些食物不可能是買來的成品,我看過Than買過的所有的成品,因此我能清楚知道什麽樣的包裝裏是什麽東西,但我可以肯定我之前沒有見過這種成品。
“還會做飯?”
“會做呀!”
我對他的回答呆住了好壹會兒,然後問道:“那平常為什麽不做?”
“做給自己壹個人吃,太浪費時間了,不值得。再加上早上我趕時間,所以不太想做。”
“真是這樣?”我再問了壹次,同時我的眉頭又聚在壹起開小會。
盡管覺得很奇怪,我壹直待在家卻現在才知道Than會做飯,但又不能說是他不願意說,是我主動要承擔做飯這項工作的,而且我也從來沒問過他這件事。
但令我疑惑的是如果他曾試過那道甜的炒飯,他應該知道我做飯的手藝爛到了極點,如果他是個愛惜生命的人,就不應該再讓我做飯才對呀。
“我想吃妳做的飯”,壹看到我又再問了壹次,Than只好實話實說,“還有,我更喜歡有人給我做飯吃而不是自己做給自己吃。”
壹聽到這些話,我突然感到害羞,都不敢直視他的眼睛,馬上低頭安靜地吃早餐。
“妳害羞的時候,耳朵好紅呀!”
安靜了壹會兒之後他又時不時開我玩笑,而我越是被他開玩笑越是臉紅。
“夠了夠了,可以安靜吃飯了!”我盡力用生氣暴躁的語氣掩蓋自己的懊惱,但其實我是因為害羞才不敢直視他。
看起來他似乎意識到自己今天對我開的玩笑過頭了,於是停止了對我的挑逗,並壹邊吃,壹邊聊起了其他事情。直到我們處理好了所有事情,他便把旅行需要用的東西都放進了車的後尾箱。
我坐上了車,但坐了壹會兒就開始犯困,因為昨晚睡不太著,但我心裏還是不太想睡,所以我強迫自己不要睡著。Than似乎從我的動作裏發現了我的想法,便開口說道。
“如果妳困,先睡壹下也行呀,等會到了我再叫醒妳。”
“嗯。”我簡短地回答他,因為實在困得不行,感覺困到要睡死過去。然後我就挪動身子,靠在了坐墊上準備睡壹下,Than幫我調整了壹下座位。
因為昨晚只睡了不到幾小時的緣故,我壹閉眼很快就睡著了。
當我再次睜眼醒過來,我看了看時間,已經九點半了。
真奇怪這壹次我沒有再夢到那樣的夢,可能是因為我開始習慣了與Than觸碰,因此感覺他能觸碰到我變成了壹件再平常不過的事了。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然後坐了起來,用還不太清醒的語氣問道:“快到了嗎?”
“到了壹會兒了。”
壹聽到他的話語,我原本還睜不開的雙眼突然放亮並看了看四周,因為在停車場裏光線不太好,因此我沒發現車子已經是在大廈裏了。
我轉了轉頭環顧四周,然後回頭看著他,壹臉疑惑地問道。
“那為什麽不叫醒我呢?”
“看妳睡得很香所以想讓妳再睡壹會兒。”Than說完打開車門下了車。壹看到我還呆呆坐著,他開口道:“快下車吧,我們去找點吃的。”
我跟著下了車,但還是十分暈並且因為剛醒來,倦意還未消盡。當我們辦理完入住手續並把行李安置妥善之後,他就帶著我去外面找吃的。
Than開車帶我去路邊的店吃,點了好幾樣海鮮。吃完之後,他就開車帶我去到各個景點,並在每個景點都拍了照。
我看了壹會兒這個拿著相機拍照的人,然後蹲下來低頭看著沙堆。
壹開始來海邊我不禁想我能不能站在沙子上。但現在看來我的身體並沒有像我想的那樣下沈或者跌倒,而同時那些被我踩著的沙子也沒有陷成壹個壹個坑,我就好像飄在上面壹樣。
真奇怪我的腳居然可以碰到沙子,但如果我想用腳揚起或者用腳踢,沙子就會從我的腳穿過去。
我思考了壹會兒之後發現我能碰到的東西有很多,比如坐在沙發或椅子上時,我的身體沒有穿過它們,但我卻不能移動他們。但即使那樣,我卻可以拿起廚房裏的廚具做飯。那到底我能拿起的東西的條件是什麽呢?難道說我也可以像普通人那樣碰到東西。但能在除了Than之外的其他人面前移動它們嗎?
我嘆了口氣,有好多事是關於我的但我卻不知道。在做鬼的這二十多年來,有好多事是我不能確定的,比如為什麽Than是唯壹壹個我可以碰到的人類。
但想太多可能也沒有什麽用,因為可能沒有其他人能解決我的疑惑了。
當在海邊拍完照後,他就帶我去市場買東西並在那附近找吃的,直到我突然發現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今天過得特別快,盡管我還沒來得及做點什麽,但我卻覺得特別累,就好像我的精力都被抽走了或者是去外面做了壹整天的運動。
原來我就不是壹個喜歡過度運動的人,曾經也出去運動過幾次,但不多。之後變成靈魂之後就基本上沒再去運動了。因為不管怎麽吃都不會胖。
因此壹旦要參加這麽多的活動,我就會很容易覺得累,即使我的身體沒有內心感到的那麽累。
“受得了嗎?”當看到我壹回到酒店就壹臉憔悴地馬上找床躺下,Than問道:“壹般妳都不太喜歡去外面是嗎?”
我沈默了。沒有告訴他他所想的是對的還是錯的,因為如果我直說就相當於往他頭上澆了壹盆冷水,澆滅他的熱情,但我覺得Than可能也猜出他問題的答案了。
“我感覺我好像強迫妳來壹起旅遊。”在看到我壹聲不吭之後,Than平靜地說道。盡管只是平淡的語調,但我卻感受到了他那語調背後的愧疚。
我又心軟了。積壓著的愧疚感輻射到了我,我壓抑得不行了,於是不再安靜,但也只是凝成幾句簡短的話語。
“我告訴過妳了,去哪裏旅遊都可以。”盡管我的確像他所說的那樣不喜歡出去旅遊,但我選擇說出心中所想的,“只要可以陪在妳身邊,去哪裏我都願意。”
“妳這是在跟我告白嗎?”
Than問了壹個出乎我意料的問題,心情明顯比剛剛承認錯誤時好了許多。我想了壹會兒然後說道。
“是這樣,如果Than也是靈魂,也是女性,年紀也與我相仿,我就可能會請求跟妳交往。”
說完我就回頭去看坐在床對面的這個人的臉色,我看見他怔住了,不知道是因為被我的回答嚇到還是震驚於我躲過了他的問題。
“妳跳過了我的問題。”Than用比平常還要慢且輕的語氣說道。
“嗯。”我從喉嚨裏發出聲音回應他並對他微笑著,馬上轉回頭來好結束話題,“快去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去旅行不是嗎?”
最後我看到Than目瞪口呆,壹言不發地坐在床邊,但在這之前目瞪口呆的壹方壹直是我,現在有機會反擊我覺得心情特別暢快。
Than似乎要爭執下去或者是想說些什麽,但最後只是嘆了口氣。
“晚安。”壹說完Than就關了燈為了讓房間裏的光線暗下來好休息,“好好養精蓄銳吧,明天我有驚喜要給妳。”
我很疑惑他給我準備了什麽驚喜,於是壹臉疑惑地問道他。
“什麽驚喜?”
他沒有回答我,不知道是已經睡著了還是不想回答。壹聽到躺在身邊的人均勻的呼吸聲,我就緩緩地舒了壹口氣,然後閉上了眼。
算了!如果他真的不打算告訴我,我想,正如強扭的瓜不甜,強逼出來的答案恐怕也不會讓人稱心如意。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9章介紹到這裏了,總的來說,Mew還是過於小心翼翼了,或者是因為不安全感導致的,只是驚喜嘛確實是要驚喜!就是有點難忍受到明天!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8章-走到胡同的盡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