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2章-如果妳還相信我,明天我會讓妳相信奇跡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2章介紹到這裏了,Than為了Mew壹直在默默地調查,想為他找回公道,也盡力在撫慰他,為他而努力著!

輕央求,心存念

從那之後我再沒有表現出心中的痛苦,也沒有任何躲避他的跡象。我還是像以前壹樣正常生活,就好像沒有聽到過他要結婚的消息。
但在我心裏,我還是感覺好像有塊無法鏟除的疙瘩。
時光拖著拉著把我扯到了四月,在這期間Than還是會邀請我出去玩或是去各種地方。我有時會欣然接受,有時也會拒絕他的邀請。但最近,Than好像找到能把我約出門的竅門,有時說是出新書了,有時又說要帶我去吃甜品。
那我去不去呢,當然去啊,反正有人幫我出錢,我肯定不會拒絕這樣的機會。於是漸漸的就演變成了,我成為他出門常帶的夥伴。
除了出去看書和吃小吃之外,最近我開始對樹木感興趣,每次經過植物店,我都會停下來,看上好壹會兒。
今天也是這樣,我看到了在路邊的植物店,便走過去看,Than壹看到我對那顆樹木很感興趣,就走進了那家店,二話不說就買了給我。
我眨了眨眼睛,看著他買的那棵樹,用冷靜的語氣問道:“妳也喜歡樹嗎?”
我的確沒有說過喜歡樹木,但每次經過植物店,我都會停下來看,因此即使我不說,也不難猜出我喜歡樹木。
“不喜歡。”
“那妳為什麽還要買?”
“因為我看妳喜歡呀,我就買了。”
我的確喜歡樹木,但我懶得澆水和費心思照顧它們,我很清楚自己不是壹個會去用心照顧別人的人,因此我不曾有過要養小動物,種小樹木,或者交壹個男女朋友的想法。因為我知道最後我終究會忽視了他們,小動物會死去,樹木會幹枯,而男女朋友也會離我而去。
但他卻是個例外。Than是唯壹壹個會讓我因為壹段關系的結束而害怕的人,因此我對他的關心,比對其他人都要多。
即使他並不喜歡我,我也能克制自己,勉強接受,但如果可以我還是希望他能留在我身邊更久壹點。
“謝啦,我會用心把它照顧得好好的。”
即使我做不到。
壹天早上,當我睜開惺忪的睡眼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發現時間還很早,我決定起身先去看看剛在陽臺種下的小植物再去做早飯。
當我從房間走出來,便穿過客廳徑直走向陽臺門,然後找個好位置坐下來,近距離地觀察這些剛種下的菜蔬和花朵。
好像有幾棵小苗已經要長出花骨朵兒了,而其他的卻不見絲毫動靜。我覺得這些植株太少了,應該再去找多壹些壹起種才好。反正都要去照顧它們了,那就多照顧壹些好了,這樣我才不會忘記要出來給它們澆水。
就在我正在想著要找哪種花壹起種比較好時,壹個聲音突然從我身後響起。
“Mes哥,今天要不要壹起出去?”
我回頭看了看小植株,然後跟他打招呼:“今天這麽早起。”
“妳也起得很早呀。”他說完就掃視了壹下有花骨朵兒的那幾棵小苗,然後就看向我,重復了剛剛的話語:“要壹起出去嗎?”
“好呀!”可以說我是十分輕易地就答應了他的邀請,因為壹開始我就打算要出去逛逛植物店,但感覺Than今天特別想讓我出去。
他是不是要帶我去吃什麽東西?
我也沒有特別期待什麽,於是馬上去做早飯。準備好壹切之後我就上車跟他壹起出發了。
路上,車裏十分安靜,安靜得可以清晰地聽見空調的聲音,過了壹會兒我就忍不住開口說話。
“為什麽今天突然邀請我壹起來?”壹開始我並沒想聊天,雖然我沒有再去刻意躲著他,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盡量避免跟他講話,可是車內的氣氛實在是壓抑得叫人難受,我只好開口了。
“我想去看剛上映的電影,所以想請妳壹起去。”
“哦。”我簡短地回了他,然後就安靜了下來,可是我的心裏卻是難受得快要瘋掉,原來只有我壹個人在壓抑著對他的想法,但我越是壓抑,就越是被推向前,到最後,受傷的只是我自己。
而他呢?他還是像以前壹樣跟我正常地交流,就好像對於我們之間的變化沒有壹點兒感受。
但像他這麽聰明的人,怎麽可能會不知道呢?他壹定已經從我的壹些舉止中感受到變化,只是沒有說出來,或者說不想做出任何反應罷了。
我還是與他稍微保持了壹點距離,有壹段時間我在盡量避開他,但終究,我還是不敢再離他更遠了。
其實就是我忍受不住孤寂了,所以才停止了與他保持距離的行為。
那之後我再也沒有刻意避開他了,但也會盡量避免跟他靠得太近,直到我找到壹個最適合的距離,我就會讓我們的關系止於那壹步。
到達目的地後他就帶我去吃東西,然後再帶我去看電影。當走到電影院門前,我停下來看了壹下電影墻板,心裏還在想著要看什麽好呢,Than卻已經買好票了。
“電影是關於什麽的呀?”
“鬼片”
我壹邊做著忍氣吞聲的表情,壹邊用我自己都說不好的眼神看著他,“都在家天天看著了,怎麽還想看?”
壹聽到這句話,Than就做出好像剛想起我的身份的表情,然後就做出很不解的表情,就好像我說的是十分奇怪的事情,“我想看的是恐怖的鬼,不是像妳這麽可愛的鬼。”
“……”我居然無言以對,只是用空洞的眼神望著他,即使我不恐怖,不可怕,但也不至於可愛吧!而且我還是個男人,被人家說可愛感覺怪怪的。
但從他的表情和動作看,我感覺他更像是在開玩笑,這玩笑開得我啞口無言。
最後我只好跟著他進了電影院。
“電影好贊!”當我們看完電影從電影院走出來的時候,我發表了自己的“影評”。同時Than戴起了耳機跟我說著話,淡淡的語氣中夾雜著些許失望。
“妳壹點都不怕嗎?”
“怕呀!”我答道。然後我就思考了壹會兒,含糊地說道,“就是在那個鬼突然出現的時候,就有點被嚇到了。”
“我看妳壹動不動,還以為妳睡著了。”
“我看完了的!”我說完接著說道:“對了,話說回來,平時妳都不叫我壹起來看電影,所以這次,其實是想看我被嚇到?如果我真的怕鬼,恐怕我可能早就因為看到自己而被嚇死過去好幾回了。”
壹開始我只是無意地說出心中的猜測,發現Than沈默了,壹句話也不反駁,我便眨了眨眼睛,看著他的臉,“真的是那樣想的嗎?這麽想看我被嚇到呀?”
我被嚇有什麽好看的,我努力回想最後壹次真的被嚇到是什麽場景。但過去太久了我都記不得了。通常我都會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不流露出來,也不讓自己受太大驚嚇,不然壹不小心心率不正常,發生了點什麽,就得麻煩身邊的人了。
“通常妳都不太表露妳的情緒,所以我就想看看。”
“什麽樣的情緒?生氣?害怕?”我用淡淡的語氣問道。“我呀,當我生氣或害怕的時候,我的心臟就會跳的很快,甚至可能心臟衰竭,所以我從小就要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和感受,時刻保持冷靜。”
Than聽完我的話就沈默了,然後嘆了口氣,“其實,還有壹個原因,就是我想帶妳出來做壹些以前沒做過的事,所以帶妳來看電影,但我不知道妳喜歡哪種類型的電影,想了想,覺得鬼片可能是最好的。”
我突然楞了壹下,然後在腦袋裏重復著他的話,視線移到了手腕上的手表。
四月七日?
我想不起今天是什麽重要的日子。看來應該只是壹個普通的日子。如果他在情人節那天邀請我出來,才真的會把我嚇到。我思考了好壹會兒,什麽也想不起來,於是反問他:“今天是什麽特別的日子嗎?”
“妳從來都記不住我的事情。”Than只說了這句話,但卻沒有告訴我今天到底是什麽節日。“都是我壹直在記有關妳的事情!”
聽到這句話,我也說不好此刻他是不是正在生氣,看起來好像是有壹點兒,我就安慰他,好讓他冷靜壹下,“這壹次我會努力記住的!”
壹直以來我都沒記住過任何重要節日,所以我用了“努力”。
Than對我的行為嘆了口氣,然後才願意揭曉答案,“今天是我的重要節日!”
“重要節日?”我滿是疑惑地問道,因為覺得這個答案太廣泛了。就在我想要繼續問下去的時候,我突然怔住了,因為我隱約記得這樣的場景曾經也發生過,我正打算問他,但還沒來得及問就被其他事情打斷了。
我盡力回憶,只記得有壹次Than說我吃了他的生日禮物巧克力餅幹,而且壹直以來他都會在四月份的清明節來看我。
也就是說今天是他的生日?
“呃……今天是妳的生日?”我用猜測的語氣問道,壹知道是他的生日,愧疚感立馬占據了我身體的每壹處角落。
如果我的猜測是真的,那我真的是要愧疚死了。Than為我精心準備了生日禮物,而到了他的生日,我卻什麽都沒給他準備,甚至連記住他的生日都沒做到。
"對呀!哦!我沒告訴過妳!”Than繼續說道,“不用太在意妳沒有給我準備禮物的事情,妳肯跟我壹起出來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雖然他嘴上說沒有關系,但是我聽到這裏更覺得愧疚了。“雖然我的確沒有給妳準備禮物,但妳可以跟我要壹個東西,什麽都可以,只要我做得到。”
“真的嗎?”他再問了壹次,想確認我的承諾,然後凝住了,就好像正在思考什麽,“我好想看妳穿女裝呀!”
好在我沒有喝水,但即使我沒有在喝水,我還是被他的話語嗆到了,我瞪大了雙眼,盯著他的臉,不自覺喊道:“哈?妳說什麽?”
我仔細觀察他的表情,想看看他是不是在開玩笑,但不是!我被嚇得汗都快要流出來了。才知道Than有這樣的癖好,我的腦子在快速搜索著能改變他心意的話語“是這樣,我……”
“這下被嚇到了吧。”Than打斷了我,用冷靜平淡的語氣說著,“剛才我是在開玩笑的,現在我還沒想好到底要什麽,先留著吧。”
“晚點妳就忘記了。”我壹邊說,壹邊嘆了口氣,慶幸他只是在開玩笑。我不想穿女裝,但又不想失信於他,如果Than真的想看我穿,我可能需要幾天時間做好心理準備然後穿給他看。
“有關妳的事,我都不會忘記的。”
Than馬上接著我的話說道,我看了壹會兒他的臉,然後轉向了其他地方。
不得不承認我的確因為他的話語悄悄開心了壹會兒,但馬上就回歸現實,想到了未來是充滿變數的,什麽都有可能發生,就像Than突然告訴我說他要結婚了,而他壹直以來都不是壹個隨便就做出決定的人。
因此我不會相信任何人的話語。
特別是Than。
Than告訴我他將在六月中旬結婚,我告訴自己我還有壹個月的時間做好準備,到那個時候我要盡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盡量不要露出太大的破綻,至少壹定要在那天跟他說壹句:新婚快樂。
但時間過得比預料中的要快得多,我還沒有做好準備。
當我再清醒過來時發現距離他的婚禮只剩下壹個星期了,我把自己鎖在房間裏好幾天,想著接下來的日子,我到底應該怎麽選擇。
是離開還是留下?
我不知道我應該選什麽。
這四天來我都沒有踏出過房門,不管Than怎麽敲門,怎麽叫我,我都沒有應他。每次他看到我沒有任何反應,他就不再敲門也不再叫我,只是默默走開了。
這樣敲門呼喚,無人應答,轉身離開的戲碼,上演了四天。
直到第五天,我還是照常壹句話也不說,Than卻打開了我的房門,事先並沒有任何要敲門的跡象,就好像忍耐被消磨殆盡後他不得不發起戰爭了。
我對他的行為嚇了壹跳,回頭看看此刻他的表情是怎樣的。但我只跟他眼神接觸了壹會兒就馬上轉回頭了,因為不想讓他看到我此刻的臉。
Than走過來坐在我的床邊,淡淡地說道,“Mes哥,我覺得我們應該聊壹聊了。”
我聽到他的話後,用力地抿了抿雙唇,然後努力克制自己顫抖的聲音,說道:“聊什麽?”
“妳先轉過頭來。”
聽到他的話語我依舊壹動不動,沒有轉過身也沒有回答他,哪怕壹個字都沒有。
“Mes哥!”Than用明顯夾雜著慍怒的語氣叫著我的名字。但我依舊紋絲不動,他的話語只如微風般拂過我的耳邊。
但他接下來的話卻讓我嚇了壹跳,腦子壹片空白。
“Wongsakon!”
我本能地轉過頭來看著他,還有壹部分原因是因為我確實被嚇到了,所以也顧不上現在在他面前的我的樣子。
我不知道Than是怎麽知道我的大名的,說是從我的墓碑上得知的也不可能,因為通常墓碑上刻著的是譯過來的中文名,更重要的是我的墓碑上根本沒有泰語名。
我盯著他的臉看了好壹會兒,都忘記了我要避開他的事情了,然後用疑惑的語氣問道。
“妳是怎麽知道我的大名的?”
“妳終於願意跟我說話了。”Than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說完便起身在床上坐好“Mes哥覺得自己說謊很厲害嗎?”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他就轉移了話題。
“Mes哥沒學過法律可能不知道,妳這種情況是屬於特殊情況。”Than說完停頓了好壹會兒。
“按常理來說,法律有明文規定,如果看到別人身陷危險卻不去幫助有錯,但妳是心臟衰竭,因此,看到妳的人如果不是醫生或護士,以自己不會CPR急救方法為由也是可以逃脫法律責任的。”
我越聽心情越復雜,還在想著他為什麽要告訴我這些。
“那……”
“也就是說不能怪罪別人,不然到妳的陽壽盡之前妳都不能投胎轉世,理解我的意思了嗎?”
我點了點頭,即使我已經忘了那件事了,但當他提起,我才突然記起我曾經的確隱瞞了些什麽。
我記得我有壹次騙他說我沒有親戚了,因為想斷了他幫我找那個犯錯的人的念頭,我就可以不用去投胎和他再待在壹起。
但為什麽…… Than會無緣無故提起這件事。
“Mes哥沒有要報仇的想法嗎?”當看到我只是對他給的信息點了點頭,沒有表現出很大的興趣時,Than以壹種不願相信的語氣問道我。
我是真的不想報仇。
我不是壹個慈悲的人,也不是壹個會輕易原諒別人的人,再者,如果我真的不在意的話也不會變成這樣。
但我考慮了壹下當時的情況,即使那個人想救我,我可能也難逃壹死,除非我真的特別幸運,在那附近能遇到壹個醫生,那我就可能可以活下來。
但我在意的壹件事是那個人存心讓我自生自滅。
“聽了妳說的話,即使他叫了人來幫忙也來不及了不是嗎?”
“那妳不曾想過或許真有那麽幸運會有醫生來救妳嗎?”
“我不曾想過我生命中會有好運或者奇跡降臨。”
雖然是比較消極的話語,但我也是根據我生命中的經歷發出的感觸,即使我不曾知道別人的人生過得怎麽樣,但我深知自己的人生糟糕至極。
我從壹出生就註定了是悲慘的,因此我也不會去奢望不可能的事情或者是等待奇跡的發生。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來給妳帶來好運。”
他的話語讓我差點忍不住笑了出來,真想知道Than會怎樣給我帶來好運,壹直以來我都因為他的事情而感到頭痛煩惱。
“但Mes哥如果有什麽要記得跟我說,不要總是自己壹個人憋著藏著。”Than壹邊說壹邊盯著我的雙眼,好像要把我吸進去壹樣。
“我能做的最多只是知道妳在撒謊,但如果妳不說我真的不知道妳是什麽感覺。”
我抿了抿唇,同時盯著他的眼睛,真奇怪我這次居然沒有像往常壹樣避開他的視線,反而想清楚地聽他說的每句話,每個字。
“就像剛剛,我看到妳哭,之前我都沒有打擾妳是因為我尊敬妳的選擇,不管後果是什麽。”
當他說完,我的腦海裏就立馬浮現出Than連門也不敲就直接沖進來的畫面,於是問他。
“那為什麽今天要進來摻和?”
“我受不了了,滿意了嗎?”即使他只是用淡淡的語氣說著,但我反而感受到那語氣裏夾雜著的生氣,似乎都要跑出來的怒氣。“我不是很有耐心的人,最多也不過幾天,所以我才要誇妳居然可以忍那麽久。”
我再回顧了壹下他的所有話語,心想著我要不要把我心裏所有的想法都說出來。
但還有兩天他就要結婚了,我應該說出來嗎?如果說了他會不會覺得很壓抑呢?
越想越頭痛,事實是他還有兩天就要結婚了,但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心中洶湧澎湃,已經控制不住,我的眼眶都被打濕了。
“Than說過想什麽都要說出來是嗎……”
我慢慢地重復著他的話語,為的是給他準備的時間,也給自己積聚勇氣的時間。
那壹刻我覺得時間爬得特別慢,我的喉嚨好像被什麽捏住了壹樣感覺很緊繃。
壹看到他點頭,我便將我生平能聚集的所有勇氣化作到嘴邊的壹句話。
“不結婚可以嗎……”
那是我唯壹的壹次向他發出的請求。
也是壹個特別自私的請求。
當我說完,我的淚珠猶如開了閘的水泵壹樣從眼眶裏不住地滾淌下來,打濕了我的雙頰。
我壹直以為我是壹個可以把情緒控制得很好的人,但這些日子以來壹直壓抑著的難過在這壹刻像決堤的洪水壹樣滔滔不絕,侵襲了我心裏的堤壩,我內心最真實最柔軟的壹面也顯現了出來。胸前突然壹陣滾燙,喉嚨緊繃得好像被人壓住了,然後我自己也無法讓自己停止哭泣了。
很難描述清楚這壹刻我心中的感受,這幾個月來壹直壓抑著的失望,難過和抑郁如亂麻壹般雜糅在壹起。
還有對即將聽到的答案的害怕。
壹開始我打算永遠都不要說,讓壹切都隨風而去,然後再決定接下來去做些其他什麽事情。
但Than剛才的話語就好像火花壹樣點著了我,如果我現在不說,恐怕我這壹輩子都會在傷心後悔中度過。
他的話語就好像是燃料壹般,聽了他的話之後我不管怎麽說服自己停止哭泣,眼淚還是不爭氣地不住地往外湧動。或許是因為這幾個月來我努力建起的情感圍墻倒塌了,所以我才會哭泣不止。
那時Than緊緊地抱住了我,我感受到他身體傳來的溫暖。但我越是想止住哭泣,就越是止不住,我的眼眶和胸口好像被火炙烤著壹般滾燙。
我想他抱我可能是因為想安慰我,不然就是可憐我,沒有,也不可能有其他感情了。
但我哭到累了,沒有力氣再哭下去的時候,我的哭泣聲漸漸變得微弱,只剩下啜泣聲。在這樣抑郁的氣氛下,Than突然跟我說了壹句我做夢都想不到的話。
“我不結婚。”
在聽到這句話後沒過幾秒,我的心裏便充滿了希望,但是希望之光很快就又熄滅了。
可能是因為Than只是想說些安慰我的話而已,我才沒有什麽反應,我的哭泣聲變得更微弱了,因為哭得累了,最後我很快便沈睡了過去。
第二天上午,他對我依舊跟往常壹樣,壹開始我還在想昨晚發生的事是不是只是壹個夢,但又覺得夢不可能這麽真實。
直到這壹刻我開始懷疑明天他是不是真的要結婚,因為他的舉止看起來好像不關心這次婚禮,就好像明天只是很普通的壹天。
沒有很欣喜但也沒有不開心,壹點兒也不緊張。
在Than做完自己的事情後,他邀請我壹起去兜兜風。
這壹路Than都好像在想著些什麽,他的眼神甚至都沒有在看前方的路,我開始害怕等會我會又死壹次,所以盡力找點話題跟他聊天。
“明天要結婚了是嗎?”我又問了他壹次,不確定地看著手腕上的手表的日期。
我壹定沒有記錯,但我真的對他的行為感到深深的懷疑,居然可以無所謂到這個地步。
“哦,是的,明天。”
Than漫不經心地回答著我的問題,我都開始懷疑他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講話。
“剛才有在聽是吧?”
“有呀。”
壹定沒有聽,混蛋!
“|剛才我說了什麽?”
Than想了好壹會兒,然後說道。
“明天的婚禮,我想讓妳壹起去。”
正在等待他回答的我突然怔住了,他的話超出了我的預想,所以我得再問壹次,以確保我沒有聽錯。
“在開玩笑是不是?”
“沒有,我壹開始就打算好讓妳壹起去的。”
Than用堅定的語氣回答我,堅定得讓我感覺到他不是在開玩笑。
“為什麽……”
“昨天我不是說了嗎,要給妳帶來好運。”
他問起了他曾經說過的話,我只好點了點頭。
“如果妳還相信我,明天我會讓妳相信奇跡。”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2章介紹到這裏了,要大結局了,等這個婚禮過就差不多了,可是這是Mew想要的結果嗎!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1章-但我們之間的感覺已漸行漸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